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68 那個是傅少的兒子,見過了沒?  
   
068 那個是傅少的兒子,見過了沒?

g,更新快,無彈窗,!

傅寒川只吃了一半的麥片粥,勺子落在碗里的時候,勺柄敲在碗邊上,發出"當啷"一聲刺耳的聲音,蘇湘以為他要說什麼,卻只看到他抽了紙巾擦了擦嘴,推開椅子站了起來.

蘇湘仰頭看他,這到底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啊?

只聽傅寒川"嗯"了一聲,表示他知道了,就往客廳走去,蘇湘一直目送著他,看他拎起沙發上搭著的外套,拿著公文包往門口走了.

今天怎麼這麼好說話?

以前他都不喜歡她晚上出去,更不要說去參加什麼活動了.

不過,大概是不想同她說話吧.

蘇湘沒再多想,到了下午挑了一套裙子就了去學校.

她需要提前把學生們集中起來,再給他們化個妝,這樣在舞台上才好看.

學校的另外一個老師同蘇湘一起,給孩子們化完妝,到了五點的時候,祁令揚也過來了.

他安排了一輛十一人座的商務用車,孩子們一個個的坐了上去,蘇湘最後一個准備上車的時候,祁令揚叫住了她.

"蘇湘,你等一下."

蘇湘看了看他.

--什麼事啊?

祁令揚先是探頭同司機打了聲招呼,叫他把孩子們送到酒店,然後才轉過頭來,往旁邊一側馬路點了下下巴道:"先上車."

蘇湘看著那輛車,不明白祁令揚叫她上車干嘛.

--不用了,我跟孩子們一起過去就好了.

祁令揚單手抄在口袋內,微微笑了下道:"你不會以為我想做什麼吧?"

蘇湘搖頭,她怎麼會那麼想.

祁令揚已經抬步往車子那邊走了,他道:"我需要先帶你去個地方."

車門打開,祁令揚看向還站在原地的蘇湘道:"你這身打扮,不適合今晚的場合."

蘇湘低頭看了自己身上的著裝一眼,她這身打扮怎麼了?

商務車已經開走了,蘇湘沒有別的選擇,只能跟著祁令揚上了車.

他把她帶到一家精品店,里面的助理設計師看到祁令揚就笑了起來:"二少,今晚帶著女朋友要去哪兒嗎?"

這家精品店是祁令揚的一個設計師朋友開的,他常來這家店,以前也沒少帶著女伴來這里做造型,那助理看到蘇湘,就理所當然的以為是他的女朋友了.

蘇湘聽到助理的那一句"女朋友"就停住了腳步,尷尬的看了眼祁令揚.

祁令揚瞪了那助理一眼道:"別亂說話,她是我的一個朋友."說著,他往蘇湘那兒看了一眼,"叫你們老板過來,幫她打扮一下,要輕晚裝風的."

那助理看兩人的情況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點點頭應聲道:"哦,好的."

她走向蘇湘,小聲道:"對不起啊,小姐,我們跟祁二少玩笑開慣了."

說著,便走去找專業的形象設計師了.

時尚的螺旋形樓梯上傳來高跟鞋的腳步聲,一個女人扶著扶手緩緩的從二樓走下來,看到樓下在沙發上隨意坐著的男人就笑了起來.

"二少,好久沒見你來了."

祁令揚抬頭看了女人一眼,又抬起腕表看了看時間道:"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給她換一個造型."

女人眉眼一掃,將蘇湘上下打量了一遍,唇角微微一勾:"沒問題."

"所謂輕晚裝風,就是比正式的晚宴要隨性一些,比起普通的聚會,又要隆重一些."

衣帽間區,女人在一大排的衣架上一件件的挑選過去,就這幾步路的時間,她已經想好了什麼類型的衣服適合眼前的女人穿著.

"你試試這件."她拿出一套一字肩的白色長款禮服遞給蘇湘,"這邊是試衣間,換好了我再看看效果."

蘇湘看了眼那件裙子,拿著進了試衣間.

蘇湘雖然參加的宴會不多,但是有關宴會的禮儀在蘇家的時候,就有老師轉門教過,所以當祁令揚說要輕晚裝風格的衣服時,她愣了下.

她以為只是公益團隊的成員,大家聚在一起辦個小活動,就像上次項目組成立的時候開的慶祝會那樣,她就挑了件適合那種場合的裙子,沒想到他們這是辦了一場宴會啊!

試衣間里,蘇湘猶豫的看著那一件禮服.

如果是宴會的話,那場合里肯定會有一些名人的,那她……

傅家……

蘇湘咬著唇,如果被傅寒川知道了,估計該發不小的脾氣……

大廳內,女人抱著手臂,嗒嗒的走了過去在祁令揚跟前停了下來,居高臨下的睨著他,懶洋洋的道:"她是誰啊?"

作為一個專業的形象設計師,她那一雙眼,不但只看一眼就知道什麼人穿什麼衣服,也看得出來,這個女人對祁令揚而言,有些不同.

祁令揚翻了一頁雜志,頭也沒抬,說道:"不是說過了嗎,我的一個朋友."

"我也是你的一個朋友之一,可我怎麼沒有感覺到那種感覺?"

女人勾著唇,微彎腰低下去,眯眼看向祁令揚,見他面不改色的,什麼都看不出來,她直起腰身來,又道:"杜若涵知道她嗎?"

祁令揚翻著書頁的手一頓,抬眸淡淡的看向她:"跟她有什麼關系?"

女人揚唇笑了笑:"我就怕她誤會些什麼."

說完,她便走向珠寶區,祁令揚瞧了一眼她的背影,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這時,蘇湘從試衣間走出來,祁令揚目光在她身上無意間的一劃過去,就停留下來了.

他站了起來走過去:"怎麼沒換呢,不適合嗎?"

正在珠寶區挑選首飾的陳楓聞言轉過頭來,看到蘇湘依然是什麼樣子進去的,什麼樣子出來的.

她手里拎著一條紅色的瑪瑙項鏈走了過來,項鏈在她的手里晃來晃去的.

還從來沒有她挑選的衣服,別人不穿的時候.

蘇湘把衣服還給她,不好意思的對著她笑了下,看向祁令揚.

--宴會,我不去了.

陳楓看著蘇湘比劃手語,眉頭忽的一皺,腦子里劃過了什麼,一雙眼緊緊的盯住了蘇湘幾秒後再看向祁令揚.

她是高級形象設計師,游走在名人圈,這位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大名鼎鼎的傅太太,她當然也是聽說過的.

她,就是那個一夜成名的啞女,傅太太?

陳楓看著祁令揚,他怎麼跟她……

陳楓不敢再想下去了.

這啞女,可是傅家在外面都不想承認的兒媳婦啊.就連傅寒川,他都是帶著別的女人來這里做造型陪同出席晚宴,怎麼祁令揚……

陳楓頭疼的擰了下眉,祁令揚明明躲過了她,怎麼又會牽扯上了?

盡管陳楓已經盡量的把微表情控制住,但是蘇湘從小到大,什麼樣的眼光沒有見過.

一個開著這麼大一間精品店的女人,肯定是見識過不少的,至于她有沒有聽說過她,她並不在意.

蘇湘對著她微微的笑了下,轉身往門口走去.

祁令揚瞧著她的身影,目光有些複雜.

蘇湘的顧慮,他不是不清楚,所以才沒有告訴她,其實這是耀世舉辦的一場宴會,公益項目團隊的活動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祁令揚抓過陳楓手里的禮服,快走幾步在蘇湘走出店門前攔住了她說道:"等一下."

前面的路被擋住了,蘇湘不得不停下來.

她望著祁令揚,只聽他說道:"蘇湘,你別誤會,這場宴會,沒有你想的那麼隆重,就是耀世的人,大家聚在一起熱鬧一下而已."

"再說,那些人都是支持APP項目的人,他們對你們沒有偏見,見一見,沒什麼吧?"

蘇湘皺著眉,正要抬起手臂說些什麼,祁令揚看著她,嚴肅的道:"其實是你在顧慮傅家的人,是不是?"

蘇湘沉默著,祁令揚笑了下說道:"不用擔心,公司的人里面沒有人認識你,你就跟你的學生們在一起,他們只會以為你是他們的老師."

蘇湘輕輕的咬住了嘴唇,有些猶豫.倒不是她對宴會心動,而是對這個項目,她真的付出了很多心血.

從項目組成立開始,她就加入了進去,還想了很多的建議,到現在,她還在想年後就要推出的公益廣告內容.

可是她為什麼就只能當一個隱形人?

祁令揚看她有些心動了,將衣服放回她手里,說道:"陳楓的眼光不會錯,去試試?"

蘇湘看了一眼祁令揚,擠了個笑勉強笑了下,拿著衣服重新走入了試衣間.

作為旁觀人的陳楓站在原地揉捏著脖子里掛著的一枚玉環,看著那兩人一前一後的從門口又走回.蘇湘經過她身邊的時候,對著她淡笑了下,陳楓扯了扯唇角,對她輕點了下頭,余光一直到看不到人影的時候,才收回來,看向祁令揚.

這次她也不說話,只是輕笑了一聲,拿起茶幾上放著的茶喝了一口,悠悠的目光在祁令揚的身上掃來掃去.

除了從前的杜若涵以外,祁令揚什麼時候對女人這麼有耐心,這麼溫柔過了?

換衣服很快,蘇湘再次走出來的時候,祁令揚的目光是真的停留在了她的身上.

她適合白色,一字肩的禮服將她的漂亮的鎖骨體現出來了,白皙圓潤的肩膀纖瘦,但不是柔弱,而是柔韌,娉婷的模樣,很容易令人聯想到早春的一株白梨花.

站在一邊的陳楓輕咳了一聲,祁令揚察覺到自己有些失態了,不動聲色的收起目光,平靜的好像什麼都沒有過.

陳楓走過去將早就挑選好了的瑪瑙項鏈給蘇湘戴上.

簡簡單單的打扮,無需太多的裝飾,就將她的美更加的凸顯了出來.

那一串瑪瑙紅,更是襯得她膚白如雪.

"怎麼樣,滿意麼?"陳楓問了一聲,其實不用問她也知道這肯定是沒問題的,她一向對自己有信心.

祁令揚笑了下道:"我把人交給了你,當然是放心的."

陳楓冷哼了一聲:"哦喲,瞧你說的,你把人交給我?這話聽起來怎麼就這麼……這麼不對味兒呢?"

蘇湘聽著那女人的調侃,難免臉紅,祁令揚也意識到自己用詞不當,皺了下眉道:"好了,你就別再瞎鬧了,趕緊幫她上妝,時間快來不及了."

陳楓挑了下眉,這才帶著蘇湘去梳妝打扮.

一頭長發,只是用一根編發棒松松的挽起,再打上一個薄妝,就已經足夠了.

待人走後,陳楓托著下巴,透過光潔的玻璃門,看著走出去的背影自言自語道:"這麼漂亮的一張臉,可惜了不能說話.所以說啊,上帝打開了一扇門,就會關上一扇窗……"

"不過祁令揚,知道他在做什麼嗎……"

……

耀世的宴會場地定在開源名都,北城一家既符合私密保護,又能舉辦大型宴會的酒店,也是上層名流辦事常借用的地方.

這里的特色,就是一不會有狗仔偷拍,二是同時可以舉辦幾場大型的宴會.

祁令揚同蘇湘到達的時候,已經稍晚了一些,里面的宴會已經開始了,蘇湘進了宴會廳,先在場內掃視了一圈,看到自己的學生坐的那一桌,便跟祁令揚打招呼.

--那我就去那里坐著了,你去忙吧.

祁令揚是項目的總負責人,又是耀世大老板的好朋友,當然是他的坐上賓,跟蘇湘分開以後,就往最前排的一桌走過去了.

學生們坐的那一桌在最不顯眼的角落處,周圍坐著的也都是蘇湘之前見過的,參與了APP項目的工作人員,看來祁令揚是一早就打過招呼,安排好了座位.

往前面看去,蘇湘發現席間還坐著幾個明星,過來的路上,祁令揚跟她說起過,宴會上會有一些公眾人物,有自家公司的,也有請來的,不過叫她不用擔心,因為這是中式的宴會,只要不出去敬酒就不用跟那些人打招呼,叫她安心享受美食就好.

那些孩子們第一次近距離的看到自己的偶像,激動的都兩眼放光,不過他們的教養很好,沒有跑過去叫人家簽名拍照,也沒有圍坐一團指著別人指指點點.

蘇湘有些懸著的心放松了下來.

應該不會被人發現她的.

……

酒店的另一個大廳,同樣的舉辦著一場宴會.

傅氏夫婦結婚三十周年的紀念日,觥籌交錯,衣香鬢影,北城的名流基本上都到場了.

台上的司儀說著兩人結婚三十年來的點滴,情真意切,說的人熱淚盈眶.

一對夫妻,能攜手走過幾個三十年?

台下,傅贏坐在傅寒川的旁邊,小家伙梳著一個油頭,穿著筆挺的小西服,又萌又紳士.

他睜著大眼睛,伸長了脖子在會場里看了一遍又一遍,拍了拍身邊爸爸的手臂:"粑粑,麻麻?"

他想麻麻了,這里好無聊.

在他們的鄰桌,陳晨輕輕的碰了下陸薇琪的手臂:"那就是傅寒川的兒子?"

陸薇琪的目光,從第一眼看到這個孩子的時候,就一直的看著,桌下的手指早已緊握了起來.

又是重重的一捏之後,她松開了手掌,輕輕的笑了下道:"應該是吧,跟寒川長得很像."

陳晨輕哼了一聲說道:"當年如果你沒有走的話,他哪來這麼大的兒子."說著,她又搖了下頭,"哦,不對,應該說,他也一樣會有兒子,或者是個女兒,不過是你他跟你的."

如果當年陸薇琪沒有走的話,他們肯定是已經結婚了,當然也會有屬于他們自己的孩子.

陸薇琪余光掃了周圍一眼,輕斥道:"陳晨,別胡說."

陳晨也意識到自己失言了,卓雅夫人經常帶著那個孩子出來跟那些太太出來聚會,也經常的帶著他去參加宴會,可見這孩子有多受傅家的重視.

而且,這里畢竟是大場合,有些話只能放在肚子里,不能說出來的.

陳晨低頭喝了一口水,把自己口無遮攔的話都咽回肚子里.

但她還是忍不住的小聲問道:"薇琪,如果你有可能跟傅寒川複合的話,那這個孩子……"

這時候,那司儀終于把話都說完了,四周響起了掌聲,陳晨連忙放下杯子,跟著拍手.

司儀的講話結束,卓雅夫人跟傅正南攜手一起走到台上,接過司儀遞過來的話筒,又講了一些感悟心得之類的話.

陳晨的話沒有說完,但是陸薇琪知道她想要說什麼.

如果她跟傅寒川複合,那她就必須得接受這個孩子.

傅寒川,跟她的孩子……

陸薇琪的目光再一次的落在那個孩子身上.

他真的很像傅寒川,簡直就是縮小版的他,如果忘記他的另一半血液的話,她想……

她又忍不住的想,如果當年她沒有去俄羅斯,而是跟傅寒川結婚的話,說不定孩子也有這麼大了.

那麼孩子是像他,還是她呢?

女孩男孩呢?還是雙胞胎?

可是什麼都沒有,她既沒有跟傅寒川結婚,更不可能跟他有孩子,只能看著他跟別的女人生下的兒子……

越想,心里越覺得難受.

陸薇琪一口一口的喝著酒,不知不覺間,一杯酒見了底.

正在發愣間,她感覺到旁邊看過來的一道視線.隨著那道視線看過去,當跟那道視線的主人接觸的時候,她身子微微的震了下,隨後倉皇的避了開來.

等卓雅夫人的最後一個字落下,宴會就正式的開始了.服務員上來將所有的圓桌撤了下去,換上了長桌方便擺放食物點心,然後賓客們就可以自由的交談,享用宴會帶來的愉悅.

陸薇琪獨自一人找了個僻靜的角落品著紅酒,如果可以的話,她更願意合上一杯濃烈的威士忌.

莫非同拿著一杯酒走了過去,說道:"是不是後悔當年的決定了?"

剛才,見她一直的盯著傅贏,那眼神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以前,在陸薇琪跟傅寒川好著的時候,她經常說不想要孩子,有了孩子,她的身材會走樣,那就跳不了舞了.

現在親眼看到別的女人生下他的兒子,心里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陸薇琪看了他一眼,扯了下唇角,苦笑道:"世事難料."

她怎麼會知道,在自己走後,就有一個女人睡上了他的床,還有了孩子……

莫非同微微的皺著眉看她說道:"薇琪,其實我一直想問你,你那個時候離開寒川去俄羅斯,你是怎麼狠的下心的?"

她明明很愛傅寒川,不然也不會一直痛苦糾結在夢想跟愛情之間了.

陸薇琪淡淡的笑了下,裝作不是很介意的說道:"一張機票,一個行李箱,上了飛機以後,就沒有回頭路了……"

她轉頭看著窗外,唇角的苦澀,眼底的憂郁遮掩不住.

莫非同搖了搖頭說道:"不,你那時是以為還有回頭路可以走的,就像你之前跟他的數次分開一樣.剛才你說,世事難料……你只是沒有料到會出來一個蘇湘."

"……"

"你……是不是在想重新跟他在一起?"

陸薇琪眸光微動了下,輕輕的歎了口氣,抬頭看向莫非同:"非同,他已經結婚了,以後就不要說……"

"說真話,在我這兒,你沒有必要說假話."莫非同打斷了她.

陸薇琪呼吸一窒,靜靜的看著莫非同的眼睛,喉頭翻滾了一下,她撐著的笑也緩緩的落了下來.

她平靜的問道:"傅寒川愛她嗎?"

"他過的幸福嗎?"

"那個女人,她配嗎?"

莫非同望著她有些凌然的目光,呼吸微沉:"薇琪……"

他知道她心里會閃過這種念頭,但是沒有想到,她會這麼直接的說出來,讓他一時都無法接下去.

以前,在她還沒有回來的時候,他倒是開玩笑的說讓傅寒川跟那個小啞巴離婚,讓他們倆複合在一起,可是要真這麼說了,這種話他是說不出口的.

這時,陸薇琪又笑了起來:"非同,剛才是跟你開玩笑的."

她的目光往宴會中央,那個被人圍住的男人看過去,說道:"不管他幸福不幸福,也不管他愛不愛,事實已經擺在那兒了.我不會去做破壞別人婚姻的事,這樣就顯得我太廉價了,不是嗎?"

莫非同剛才是有些被她嚇住了,他吐了口氣說道:"是啊,這種事情,你是做不出來的."

"聊什麼呢?看你們倆嘀嘀咕咕的."裴羨跟喬影兩個人一起走過來,喬影看了一眼陸薇琪,目光微轉,轉頭往傅寒川懷里抱著的那個小男孩看過去,噙著笑說道,"那個是傅少的兒子,見過了沒?"

不等陸薇琪開口,她又自顧自的往下說道:"我還沒有去打過招呼呢,白白胖胖的真漂亮,我們一起去看看怎麼樣?"

陸薇琪的一只手掐著掌心,都快要掐出血來了,面上依然維持著優雅的笑容說道:"好啊,我也是第一次見他."

上篇:067 蘇湘也生氣了,什麼態度!     下篇:069 哪怕我與你合法結婚,哪怕我生下了你們傅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