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69 哪怕我與你合法結婚,哪怕我生下了你們傅家的人  
   
069 哪怕我與你合法結婚,哪怕我生下了你們傅家的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原本在跟傅寒川聊天的幾個老人瞧著那幾個年輕人過來了,笑著打哈哈讓年輕人們自己玩,便各自散去.喬影走到傅寒川面前,看著眼前那個油頭粉面的糯米團子.

這就是傅寒川的兒子啊,近距離看,就更覺得稀罕了.

喬影伸出手:"抱抱?"

傅贏一看面前那個笑的跟狐狸似的怪阿姨,頭一扭就撲在了爸爸的肩膀上:"不要不要……"

喬影滿頭黑線,她一個婦科醫生,親手接生過不少嬰兒,也抱過很多嬰幼兒,但幾乎每個看到她都哇哇的哭.

喬影訕訕的縮回手,委屈的看向裴羨:"他不讓我抱."

裴羨摟著她的肩膀道:"沒事,等以後我們自己生一個,讓你抱個夠."

莫非同沒好氣的看著這兩個戲精,說道:"你們倆夠了,要生就快點生,別光嘴上生啊."

這邊幾個耍貧嘴,陸薇琪直勾勾的瞧著傅寒川跟孩子愣神.

傅寒川抱著孩子的畫面……這是她以前從來沒有想象過的,眼前的一幕,令她完全不能適應.

她已經看了很久,遠距離的看,到現在近在眼前,她能看到他冷硬的臉孔有了柔軟的一面.

有人說,男人真正的轉變,是從他結了婚有了孩子開始.

傅寒川,他變了嗎?

這邊,喬影嗤了一聲,眸光一轉,看向莫非同身側正在愣神的陸薇琪:"陸小姐,不然你來試試?"

陸薇琪一怔:"我?"

"對啊,看看這孩子要不要你抱."

喬影笑嘻嘻的,眸底卻閃著惡趣味.

可別告訴她,這女人對傅寒川心里就沒舊情了.表面裝得若無其事,心里頭早就翻江倒海了吧?

敢不敢抱?

莫非同警告的瞪了她一眼,對著陸薇琪道:"別理她,一把年紀了整天沒個正形."

"你說誰一把年紀呢?"喬影一下就翻臉了,女人最忌諱的就是被人說年紀,她還嫩著呢.

莫非同才不搭她的話,這女人一看就不安什麼好心眼兒.

這孩子是小啞巴生的,讓陸微琪去親手抱傅寒川跟別的女人生的兒子,那不是紮她的心嗎?

裴羨輕蹙了眉,看了眼喬影,在她腰肢上捏了捏,暗示她別搗亂.不管怎麼說,陸薇琪跟傅寒川有那麼一長段過去,讓她去抱蘇湘的兒子,這不是故意去讓人難堪嗎?

雖然裴羨對陸薇琪無感,但是他們跟陸薇琪也做了好幾年朋友,沒必要讓人家為難.

抱前男友的孩子……這種時候,任何人都會覺得尷尬的,卻見陸薇琪輕輕的笑了下,看向傅贏,傅贏也扭著小腦袋在好奇的看著她.

"你叫傅贏,是嗎?"

傅贏點了下小腦袋,繼續好奇的看著她,但他是被陸薇琪衣服上的一根胸針吸引的.

"啊……"他張了張嘴巴,指著那根碎鑽鑲嵌的天鵝.

閃亮的東西總是吸引人的目光,尤其是小孩子,看到了就更加挪不開目光了.

陸薇琪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胸針,這是她在英國定制的,全世界也只有這麼一個.

她笑了笑,抬起手取了下來,在傅贏的胸前別上了.

"喜歡嗎?"陸薇琪微笑著摸了摸他的小臉,收回目光的時候,與傅寒川幽黑的眼眸撞上.

她笑著道:"第一次看到你的兒子,沒有准備什麼禮物,這個就當做是見面禮吧."

喬影在心中高歎一聲,高招啊,難怪是第一名媛,大概什麼處境下,她都能處驚不變.

傅贏這會兒低著小腦袋,瞧著自己胸前掛著的那閃亮的東西,小手掰扯著想要抓下來.

"粑粑……"

傅寒川手一抬,把那枚胸針摘了下來,遞還給陸薇琪道:"他還小,這種東西太名貴,還是換小孩子能玩的吧."

"……"陸薇琪瞧著捏在他指尖的胸針,並沒有伸手去接過來,唇角微微的翹起一點弧度.

一個要還,一個不接,氣氛再度的變得尷尬起來.

喬影看在眼里,這個時候都忍不住開始同情陸薇琪了.

這個男人這麼不解風情,不給面子,再高的交際手腕,到了傅寒川這里,都是油鹽不進啊……

只見陸薇琪輕笑了下,說道:"送出去的禮物,哪有再收回來的.就當做是我送給傅太太的禮物吧."

"對了,大傅先生跟卓雅夫人的結婚紀念日,這麼重要的日子,怎麼沒有見到傅太太呢?"陸薇琪的視線在大廳里轉了一圈,最後落在了傅寒川的臉上,目光里有著狹促.

兩人的目光對視著,陸薇琪和軟的微笑中,藏著些微咄咄逼人的凌厲.

那位傅太太,從不出現在宴會,這是眾所周知的秘密了,可是陸薇琪當面的問了出來.

從上次她去傅氏大樓找傅寒川,與他談簽約的事情被他無情拒絕後,陸薇琪心底里就像是紮著一根刺,她的演出,他也沒有來看,這更加讓她受傷.

就這麼恨她,對她不屑一顧了嗎?

就連送一枚胸針,他都這麼不給她一點情面的余地?

同樣被人問這話的,還有傅正南夫妻.

傅家很少辦私人宴會,一般都是對外的公司層面的,但這次傅正南准備競選商會的會長,卓雅夫人就想出辦結婚紀念日的辦法來拉攏一下人心.

黃光可以借著辦鑒賞會去拉攏人心,他們也可以.

正好,他們倆結婚已經三十周年了.

新婚前三年的時候,她倒是連著辦了三年,那時候傅寒川還是個小娃娃,夫妻兩人在家小小的慶祝一下,但是之後,就再也沒有過了,就連買個蛋糕慶祝一下都沒有了.

"卓雅夫人,怎麼不見寒川的太太呢?"黃光攜著他的小嬌妻,笑得一臉狡猾,他又往宴會廳里看了一圈,再裝作驚訝的道,"咦,怎麼也不見你們家親家?"

傅家如今最大的軟肋就是那個小啞巴,傅正南要跟他搶商會會長的位置,就別怪他揪著傅家的這個笑話不放.

說起來,這傅家做的可真夠狠的,愣是讓那個小啞巴不出席任何的場合,好像當她不存在似的,就連那蘇家,也一並的無視了.

當然,蘇家現在的掌事人跟蘇明東那會兒完全不能比,商會里最不入流的角色而已了.

卓雅夫人的手勾在傅正南的臂彎里,兩個人夫妻恩愛的樣子,笑著道:"黃會長,寒川的太太身體不適在家休養,難得黃會長掛心,我就替她說聲謝謝了."

"嘖,傅太太的身體這麼差,怎麼總聽說她身體不適,我認識一個醫術特別好的中醫,要不要介紹認識一下,給她好好調理一下身體?"

卓雅夫人道:"哦?真有這麼好的一位中醫?不過說起來,黃夫人跟黃會長結婚這麼久了,這肚子,怎麼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啊?"

"我聽說普陀山的菩薩求子很靈驗,黃會長要不要帶著夫人去求一求?"

卓雅夫人敢辦這個結婚紀念日,就已經想好了應對的說辭,敢用那啞巴來笑話他們傅家的,也就只有這個現任的會長了.

黃光年紀大了,但娶了幾個老婆,一無所出,正是著急繼承人的時候,聞言臉色微微一變,訕笑了下道:"我也聽說了,本來打算年底在普陀山那兒住段時間的,這不卓雅夫人跟老傅辦周年紀念日,就只好往後挪一挪了."

又站著你來我往了一番,黃光沒有落著好,帶著老婆訕訕的離開了.

卓雅夫人輕吸了口氣,眉峰稍稍一挑,對著黃光夫妻離開的背影冷笑了下,收回目光的時候,正好看到傅寒川所在的那個地方.

陸薇琪瞧著傅寒川的眼神,這是怎麼的了?

不過不論怎麼樣,這場宴會,她倒是覺辦的很好.

卓雅看向傅正南,笑著說道:"今年的會長之位,應該是非你莫屬了."

傅正南也正覺滿意.

他伸手將卓雅夫人手里喝了一半的酒杯拿下,換了一杯新的紅酒遞給她,兩人的酒杯輕碰了下,悠揚的樂聲里"叮"的一聲脆響.

"夫人真是我的賢內助."

卓雅夫人抿唇笑了笑,垂下眼眸喝下那杯酒,賢內助?

呵呵……

她看向傅正南,彎著唇說道:"我不只是你的賢內助,而且還是跟你攜手走了三十年風雨的老婆啊."

說著,伸出手握住了傅正南的,兩人的婚戒依然閃亮.

她抬起兩人十指緊扣的手,傅正南垂眸看著那閃耀著光芒的婚戒,眉頭微蹙了下,看向自己的妻子,卓雅夫人對他又是微微一笑,在傅正南要抽出手來的時候,被她用力的握住了.

"干嘛急著抽走啊,宴會還沒結束呢."卓雅夫人轉頭,看向熱鬧的宴會廳.

這便是他們結婚三十周年的紀念日,卻是成了幫助傅正南登上商會會長之位的一個工具……

另一邊,傅寒川淡漠的眼瞧著陸薇琪,薄唇開合說道:"我太太今晚去參加了別的活動,有什麼問題嗎?"

年底的宴會活動很多,有時候撞期了,為了不掃人面子,經常是一家人分開去參加,不過不會是夫妻分開的去參加,可是傅寒川的這回答,讓人辯駁不了.

陸薇琪淡淡的笑了下:"哦,原來是這樣.看來寒川你給了她很多自由,不像外界傳的那麼誇張."

"本來就是外界傳的誇張了."

莫非同瞧著這氣氛,撓了撓眉梢.

他怎麼看不明白啊,怎麼好好的,感覺有些火藥味出來了?

他眼睛一轉,恰好看到了祁令聰帶著杜若涵站在宴會廳的另一端,杜若涵正往這邊瞧著.

"咦,今兒是祁大公子代表祁家來參加宴會?"

因為之前蘇家在祁,傅兩家衡量"女婿",最終選擇了傅寒川,祁家雖然松了口氣,但是某種程度上,也是祁家被傅家比下去了的意思,所以祁,傅兩家的關系算不上好,只是大家同在一個商會,表面上的關系還是要維持的.

這話打斷了傅寒川跟陸薇琪越來越微妙的氣氛,眾人一同往祁令聰的方向看了過去.

傅寒川看到祁令聰就微微的皺了下眉,他對祁家的人沒什麼好感.

莫非同想起來之前在醫院看到祁令聰出現,喃喃說道:"這杜若涵不是在住院麼,祁令聰那麼寶貝她,怎麼把她給帶出來了."

裴羨對莫非同閑到關心別人家的事兒表示無語,說道:"要不你去問問?"

"切."莫非同啐了他一口,"你就會消遣我……"

……

杜若涵這邊,她來宴會,本以為會看到蘇湘的.

她想以蘇湘的處境,在這種宴會里一定很孤單,便想著來陪陪她,誰知道人都沒有見到.

這是卓雅夫人同大傅先生的結婚紀念日,是他們家的大事,別的宴會不去參加倒也罷了,但是作為傅家的一份子,都沒有資格來參加宴會,杜若涵挺同情蘇湘的.

在這種家庭里生活,一定很艱難吧.

"哎……"她輕輕的歎了口氣,祁令聰看了她一眼:"怎麼了,是不是累了?"

杜若涵點了下頭:"嗯,有點."

她的身體還沒養好,祁令聰本是不答應她來的,但想這段時間她都一直悶著,不是在醫院就是在家里躺著,就帶她出來散散心了.

"那我讓司機先送你回去."

杜若涵本就不喜熱鬧,又點了下頭:"好."

祁令聰扶著她走到角落的沙發坐著:"你先在這里坐一會兒,我打電話給老陳."

宴會廳里雜音太多,祁令聰去陽台上打電話去了,杜若涵一個人坐著休息,不經意的一瞥,看到那邊傅寒川幾個人在聊天.

不得不說,傅寒川這種人,能夠讓人在眾多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他.

因為看到了傅寒川,也就看到了陸薇琪.

大劇院的首演她因為身體原因沒有去看,但聽說反響特別好,就連二場的預訂門票都全部售出,可見這幾年她在外面沒有白混.

杜若涵以前也學過芭蕾,兩人曾拜過一個老師,算是同門師姐妹,不過她同陸薇琪不一樣.她只是興趣的學一下,而陸薇琪是要往舞蹈家的路上走的.

陸薇琪的野心也足夠讓她拋下所愛,而她,為了愛的人可以放棄一切,但依然沒有得到她的所愛……

杜若涵微微的苦笑了下,低頭摸了下平坦的肚子,抬眸再次的看向陸薇琪,想到了什麼,眉頭就慢慢的皺了起來.

她回來了,那蘇湘……

杜若涵從手包里掏出手機,給蘇湘發了個信息.

竹涵空心:今晚是去參加活動了嗎?

杜若涵記得蘇湘說過,她們做的那個公益活動就在今晚表演.

至于傅家這邊的宴會,她覺得還是不要說了,免得她知道了太難過.

祁令聰打完電話進來,正好看到杜若涵握著手機往一個方向看著,他順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在看什麼?"

杜若涵搖了下頭:"沒什麼."

她收回目光站了起來:"司機把車開過來了嗎?"

祁令聰道:"就在樓下了,我先送你過去."

祁令聰扶著她往宴會廳外走,在樓下親自的把她送上車,又叮囑司機務必要把她安全送回家.

"務必"兩個字,他特意的說了重音,也是說給杜若涵聽的.

不要趁著他不在,就亂跑亂逛,去了什麼不該去的地方.

司機把車開走後,杜若涵苦澀的扯了下唇角,他以為她要去哪里?

平安夜祁家全家人的家庭聚會,那個人都沒有出現過.

她知道,他是在避開她……

祁令聰把杜若涵送走以後回到宴會廳,就發覺大廳內好像有些不大一樣了.

他問了下距離他最近的一個人:"這是怎麼了?"

傅家的那些人看起來有些慌亂,像是在找著什麼.

那人說道:"聽說傅家的那個小祖宗不見了."

誰都知道,傅家的那個四代有多得寵,這丟了還能不急著找嗎?

只是這種重要場合,傅家的人不方便清場,只能仔細搜找了.

祁令聰蹙了下眉:"好好的怎麼會不見了."

那小孩一直的被人抱在手里,不是被這個抱著,就是被那個抱著,身後還有專門的保姆跟隨,這也能不見了?

那人看了眼祁令聰,祁家還沒有小孩子,不知道剛學會走路的孩子有多調皮.

那人解釋道:"這小孩子一旦學會走路,那就跟螃蟹似的滿地跑,大人一個不小心看丟了是常有的事兒,更不用說這宴會人多手雜的."

祁令聰剛有了人生的第一個孩子,雖然還在娘肚子里還未成形,但已經暗暗記下了.

這時,酒店的保安也開始在別的大廳暗暗尋找起來了.

而傅贏小小朋友這會兒正在探險,趴在玻璃天橋上往下看.

因為剛過聖誕,又要過元旦,高層的酒店大樓,從天花板垂下無數的星星雪花片,鑲嵌著彩燈一閃一閃,麋鹿在星光中從底樓往上一跳一跳的往上跑.

這可比大人那些無聊的話有趣多了.

"跑……跑……"

傅贏拍著玻璃地板,看著麋鹿一跳又一跳,往樓上跳去了,他仰起小腦袋呵呵笑著,渾然不覺大人們已經找他找得人仰馬翻.

蘇湘帶的學生們的表演已經結束了,這個時候有些晚了,蘇湘便帶著孩子們先行離開,祁令揚要安排車子送她們回去,跟在了她們的後面.

酒店的布局為了避免各個宴會廳之間不互相干擾,分了AB兩棟樓,中間用美觀的玻璃天橋進行連接,蘇湘從大廳里出來,就看到前面不遠處的天橋上趴著一個小孩兒,而且還很是眼熟.

當她看清楚那孩子時,嚇了一跳,立即的跑過去把傅贏抱了起來.

傅贏剛才還在看麋鹿跳跳呢,轉眼就看到了麻麻,樂的咯咯笑了起來,一把抱住麻麻的脖子:"麻麻……"

原來小鹿是帶著他來找麻麻的呀!

這個時候,跳躍到了頂層的麋鹿往天花板一躍,好像跳入了真正的星空里,消失不見了.

在大人們的眼中,都知道那麋鹿只是人工做的一束光,在底層跟頂樓之間周而複始,但是對于孩子來說,卻是不一樣的.

傅贏開心的對著那消失不見了的麋鹿揮手:"拜拜……"

蘇湘著急的在四周看,傅贏怎麼會在這里,誰帶他來的?

怎麼他跑出來了,都沒有人找他的嗎?

也就在這個時候,對面的大廳走廊一群人走了出來,步子又急又快,為首的正是傅寒川.

他沉著一張臉,指揮著酒店的保安跟服務員分別往不同的通道找去,一轉頭時,就看到蘇湘抱著傅贏站在天橋上.

他的目光一頓,揚起的手緩緩的落了下來.

不敢相信竟然在這里看到了蘇湘.

兩個人遙遙相對,蘇湘抱著傅贏往前走了兩步.

傅寒川?

看他今天的衣著,應該是前來參加什麼宴會的.

傅寒川走過去,正要把傅贏抱過來,順便問她怎麼會在這里的時候,看到了站在最後面的祁令揚!

他的目光,從祁令揚的身上轉到了蘇湘的身上,眼眸越來越冷,一股怒氣油然而生,垂下的手握成了拳頭.

她不是說,去參加的是學校的活動嗎?

這,就是學校的活動?

"寒川,找到孩子……"

卓雅夫人從後面的走廊拐角處快步走出來,正要問傅寒川有沒有找到孩子了,看到前面站著蘇湘,說了一半的話就停了下來.

她驚訝的睜大了眼道:"你怎麼會在這里?"

因為傅家丟了孩子的事,不少人都跟了出來,也都看到了前面一個抱著孩子的女人.

"她是誰啊?"

"你看那孩子能跟她那麼親密,還能是誰?"

"可是,那邊那個男人不是祁家的二少嗎?"

"是啊,祁大少來參加傅家的宴會,祁二少同這傅太太,又是怎麼回事啊?"

身後打著眉毛官司的人不在少數,陸薇琪站在傅寒川的身側,小聲的對著傅寒川說道:"她就是蘇湘吧?"

蘇湘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傅寒川身後那一大群的人,傅家的人,除了她跟無法下床的傅老爺子以外都在,還有站在他身側的那個是……陸薇琪?

黃光在宴會上被卓雅夫人刺得灰頭土臉的,這會兒終于找到了機會可以扳回一成,笑著走上來說道:"喲,這位是傅太太吧?"

他轉頭看向卓雅夫人說道:"夫人,您剛才不是說,寒川的太太身體不適在家休養……"

說到這里,他故意的停頓了一下,目光看向蘇湘再接著道:"我看她這身打扮,好像是剛從別的宴會廳出來吧?"

"夫人,這自家的兒媳婦不來參加你們夫妻的結婚紀念日,跑去參加別人的宴會,這,這叫怎麼個事兒啊?"

黃光看熱鬧不嫌事大,存心要傅家出丑,聲音故意的大聲了一些,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可以聽到.

卓雅夫人的臉色一陣白一陣紅,怒目瞪著蘇湘,如果眼神能化成火光的話,這會兒蘇湘已經是一堆灰燼了.

這個啞巴不好好的在家待著,跑出來做什麼!

她怎麼會在這里的!

還有那個祁令揚,又是怎麼回事!

傅寒川不是沒有聽到身後的竊竊私語,當然也聽到了黃光的諷刺,余光往身後掃了一眼,他鐵青著臉,低聲斥道:"過來!"

蘇湘在聽到那人說結婚紀念日的時候就明白過來了,為什麼他們這麼多人會在這里.

她的目光迎著傅寒川,一步一步的朝著他走過去,在他的跟前站定.

傅寒川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臂,那力道好像要把她的手折斷了似的.

他眉眼沉沉的,烏黑的瞳孔里湧起了風暴,壓低的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里帶著憤怒的嘶嘶聲:"你跟我說,是學校的活動?"

蘇湘的手臂疼的感覺像是要斷掉了,冷眸瞧著面前的男人.

我跟你說是學校的活動,是因為我知道你不喜歡我跟祁令揚有牽扯.可是別人幫助了我,我想要感謝他們,才參加了這個活動.

但是你們呢?

他們讓我覺得我也可以驕傲,你們卻在以我為恥.在你們的眼里,我從來就不是傅家的人,哪怕我與你合法結婚……

哪怕我……

生下了你們傅家的人……

蘇湘無言的控訴著她心底的悲憤,目光從憤怒轉為了悲涼的無奈.

她把傅贏放在了傅寒川的手里,垂下眼眸用力的閉了閉眼,再睜開眼的時候,里面一片清明,好像不認識他似的,轉頭對著還站在天橋一端的學生們招了招手.

那些學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看到蘇湘叫他們過去,便走過了過去.

蘇湘帶著她的學生們,十幾個人挺著背脊徑直從那群衣著鮮亮的"貴族"面前走過.

那些人一時都傻了眼,這是怎麼回事兒啊?

酒店門口,一輛黑色商務車停著,蘇湘一個個的數著學生們上車,直到最後一個.

她轉頭對著祁令揚比劃.

--麻煩你讓司機把他們安全送回家.

"那麼你呢?"祁令揚往燈火通明的酒店大堂里看了一眼,難道她還要回去?

當他看到傅寒川的時候,完全沒有想到傅家的人竟然也在這里辦宴會.蘇湘就這麼回去的話,那傅家的人還不把她給拆了?

"我看我還是先把你送回去吧."

--請你等我一下.

蘇湘沒有理他,比劃完,轉身走回大堂.

她換下的衣服寄放在酒店,從前台那里拿回來以後就去洗手間把禮服換了下來交還給了祁令揚.

--今晚謝謝,我很開心.

上篇:068 那個是傅少的兒子,見過了沒?     下篇:070 就因為她是個啞巴,無法為自己辯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