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81 盲婚下去也無妨  
   
081 盲婚下去也無妨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的手,就停留在半開的門板上,生生的止住了走進去的步伐.

從那一條門縫里,她可以看到女人纖瘦的背影,也可以看到傅寒川攏在陰影中,看不分明的臉.

酒店的暖氣開得很足,她一路走過來,甚至身上起了一些汗,可這時,她卻覺得有些冷,身體微微的哆嗦了下.

在年會上,讓人驚豔的那種自信感正在從她的身上消失.

腦子里,又一遍的響起一個女人尖銳刻薄的話.

"她搶了你的男人……"

"傅寒川本來都已經跟薇琪求婚了……"

好像全身的血液都上湧到了頭頂,讓蘇湘臉色漲得通紅.

一股羞恥感從心底迸發了出來,曾經站在傅寒川身邊的女人,與他一起出雙入對的,一直都是陸薇琪……

蘇湘覺得,自己像是個小偷強盜,把人硬生生的捆在了自己的身邊.

不管她怎麼暗示自己,傅寒川跟陸薇琪已經過去了,她是傅太太,她要為自己的家,為傅贏努力,可是聽到陸薇琪的這一句,她覺得她像是搶奪了別人的幸福.

是她搶了屬于陸薇琪的幸福嗎?

蘇湘茫然的看著面前白色的門板.

她知道自己不應該再聽下去,她應該立即離開這里,或者推開門走進去,讓他們不能再說下去,可腳好像釘在了那里,動也動不了.

里面,男人低沉的嗓音響起.

"還有你回答不了的問題?"

陸薇琪笑了起來,她換了一個姿勢,軟軟的趴在了沙發的扶手上,似是不勝酒力,又與平時八面玲瓏的她不同,像是承受不住什麼而顯得脆弱.

她雙眼迷蒙的看著面前的男人,懶懶的道:"當然,我讓她們對我的回答滿意……我一直都是無懈可擊的……"

似是嗤笑了一聲,她戳了戳自己的心口,接著道:"可我真的無懈可擊嗎?我把自己變得那麼好,那麼優秀,可我失去的……只有我自己知道……"

一顆眼淚忍不住的落下,她像是驚醒了,抬手一擦,立即的坐了起來,從茶幾上抽了張紙巾擦拭了下眼角.

她擠出一個笑,立即恢複了平時溫雅的模樣,說道:"抱歉,我好像喝多了.你就當我剛才說的那些沒有說過."

傅寒川瞥了她一眼,將剩余的半支煙丟在煙灰缸里,起身站了起來.

腳步聲咄咄的響起來,經過了陸薇琪的那半張沙發,漸行漸遠.

陸薇琪聽著腳步聲,目光直直的看著那支半明半滅的煙,幽幽的聲音響起:"寒川,你愛她嗎?"

門外,蘇湘的手掌依然貼在門上,那一塊小小的門板都已經被她焐熱.

她皺緊了眉頭,心口的窒悶感讓她難受的快不能呼吸,都沒有意識到門後響起的腳步聲,正在沉思間,門被人從里面一拉,她猛地回神,就對上傅寒川那一雙冷冽的眼.

蘇湘張了張嘴,還未完全落下的手臂被男人用力握住一扯,她跌跌撞撞的跟在他的身後.

……

蘇湘被傅寒川推著上了車,剛坐下,傅寒川就緊隨著坐了上來,她只好往里讓了讓,還沒移開多遠,就被男人用力的握住手臂.

"開車!"傅寒川對司機吩咐了一句,前面的遮擋板落下,男人陰沉沉的眼盯著她:"偷聽別人說話很有意思嗎?"

蘇湘被嚇到了,搖了搖頭,她又不是故意要偷聽.

她望著他,他的臉色很難看,手上的力道也不知輕重,捏的她手骨都疼了.

他這是生氣他跟陸薇琪的談話被人窺破,還是生氣當年做了錯誤的決定,錯過了自己愛的人?

蘇湘動了動手,想跟他說些什麼,可他牢牢的握著她,根本不讓她動彈.

蘇湘滾了下喉頭,慢慢的放軟了身體,她覺得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去惹他為好.

這種沉默,一直持續到回到傅家.

到了家以後,傅寒川就沉著臉進了書房,關門聲很大,蘇湘脖子都縮了下.

呵呵,跟舊情人說悄悄話的又不是她,他這麼生氣做什麼,她都沒有說什麼呢.

蘇湘低頭,看了眼自己手腕上那幾道清晰可辨的指痕,皮膚上一圈的紅,看起來觸目驚心,那一圈的地方還有種隱隱發漲的感覺.

她扯了下唇角,回到次臥關上門.

她的東西都搬去了主臥,不過她的書還有電腦都還留在這邊,成了她的書房.

她打開書,讓自己靜下心來,但是過去了許久,卻發現自己的視線依然停留在最上面一行字.

腦子里,一直反複出現的,反而是傅寒川跟陸薇琪一起出雙入對的畫面.

她沒有見過他們一起出現在別人面前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還要去想象.

傅寒川帶著她出席,臉上是笑著的嗎?

會因為有一個又漂亮又有本事的女朋友而覺得很有面子嗎?

幸福嗎?

越想心里越難受,她往書房的方向看了眼.

前面是一道白色牆壁,這間次臥,距離書房隔了兩道牆,她什麼都看不到.

傅寒川這個時候,想的又是什麼呢?

終于,她按捺不住的站了起來,往書房走去.

走到書房門口,她興沖沖的腳步倏地刹住了,握在門把上的手猶豫的停在了那里.

真的要問他跟陸薇琪的那些過往?

問他心里是否還愛著那個女人?

這一問,才是把跟她跟傅寒川之間暫時的平靜打破.

就這樣裝作什麼都沒有聽到,什麼都沒看到,盲婚下去也無妨.

但她心里實在忍不住,撓心撓肺的讓她坐立難安.

"太太,你站在這里做什麼?你要找先生嗎?"宋媽媽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指了下門口的方向,"先生剛剛出門了,你現在去樓下的話,應該還能看到他."

蘇湘一怔,出去了?

好像這給了蘇湘一個喘息逃避的空間,他不在家,這樣,她就問不到他了.

蘇湘松開了門把,裝作若無其事的走到廚房倒了一杯水慢慢喝下.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時她的心里惶惶不定.

……

傅家老宅,書房.

傅正南指間夾著一根雪茄,煙霧彌漫了整個房間.

他背著手,看著前面如墨的夜色.

聽到敲門聲,他動了下,轉過身來:"進來."

傅寒川推門進去,聞到里面濃郁的雪茄味道,微皺了下眉:"父親."

傅正南看了他一眼,走到書桌皮椅前,不等傅寒川腳步站定,他抄起桌上的一只茶杯向他砸了過去.

傅寒川猝不及防,堪堪躲開,但眉骨的地方還是被茶杯擦到了,落下一道紅痕.

傅正南震雷般的聲音響起,怒道:"你把傅家的名譽當成兒戲嗎!"

傅寒川默著臉:"父親……"

"你別叫我!"傅正南夾著雪茄的煙的手指指著傅寒川,"我怎麼都沒有想到,你會把那個女人帶到年會上去!"

他像是一只憤怒的獅子,在桌後來回的走著步子.

一直以來,傅正南都表現的是個優雅紳士,逝去的時光除了讓他多了些白發,添了些皺紋,更讓他沉穩睿智,但是今晚傅寒川的舉動,徹底的觸怒了他.

傅寒川這回沒再輕易開口,看著他焦躁的走著.

"先斬後奏是嗎?"

"告訴我,你是什麼時候做出這個決定的?"

"上次我跟你母親的結婚紀念日,你看她難受了,舍不得了嗎?"

"我一手教出來的兒子,什麼時候這麼心慈手軟了!"

傅寒川知道自己這一決定必然引起父親的震怒,他平靜的道:"父親,我做出這個決定,不是心慈手軟,也不是心血來潮,而是經過深思熟慮."

"深思熟慮?"傅正南譏誚的冷哼了一聲,把桌子拍得砰砰響,又罵道:"你!色令智昏!"

"我以為你知道商會的重要性,不會給我弄出什麼亂子,你卻在這個時候,把我們傅家的臉面送到別人的面前去讓人打,讓人嘲笑!"

傅寒川蹙了下眉,說道:"父親,上次你跟母親的結婚紀念日,蘇湘就已經被人看到,當時的場面,不夠難看嗎?"

"就像黃光說的,她沒有在我們自己的宴會上,反而出現在了別人那里,比起把她帶到年會上去,我覺得那個更被人恥笑."

"你!"傅正南怒不可遏,又一時說不出什麼話來反駁他,一雙眼瞪直了.

傅寒川接著道:"父親,不管我們承認不承認她,她進了傅家的門,這是不爭的事實.與其一直忌諱著這一點,還不如坦然的接受了."

"傅家的臉面,不在這一個女人身上,而是傅家,能夠讓他們無話可說."

"而且,按照今晚蘇湘的表現來看,我認為我的這個決定並沒有做錯."

"呵呵……"傅正南冷笑了聲,"說完了?"

"你以為,就憑她這麼幾下,就有資格成為傅家的人?"

極致的怒火使得他額頭的青筋突突的跳了起來,他大喝一聲道:"上次的事情,我等著你給我一個交代,這就是你給我的交代?"

"你覺得你能夠坦然接受傅家的恥辱了?"

"這樣,你就能接受你的老婆是個啞巴?還要繼續下去,帶著她到處晃?"

"要我提醒你,那個女人是怎麼嫁到傅家來的嗎?"

"我給你最大的忍耐,就是她默不作聲的存在于傅家,然後,你會找一個恰當時機,讓她離開!"

傅正南從來沒有明白的說過,要傅寒川跟蘇湘離婚,但是他的態度一直擺在那里.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他的兒子已經習慣了一個啞巴,還打算徹底的放下,接受她了.

"看起來我錯了,我的兒子屈服在了命運下,成了一個啞巴的俘虜!"

"砰"的一下,桌面再度被拍響,傅正南的怒其不爭,全在這一下,桌上的筆都跳了起來.

"我告訴你,我們傅家永遠不可能承認她!"

"滾出去!"

傅寒川眉間一緊,垂著的雙手握了起來,他咬了咬牙稍頓了下,轉身走了出去.

夜色更深了些,傅寒川坐在車內,吸了滿口的煙,眉間皺的化不開.

……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蘇湘躺在床上,枕頭邊的手機在播放著怎麼才能在十分鍾內入眠.

可她聽了半個多小時了,依然睜著眼,毫無睡意.

房間的窗簾她沒有完全拉上,留了一道縫隙,這樣,她還能看到一點夜色.

終于聽到了門外的腳步聲,蘇湘立即的閉上眼睛,但沒過多久,她就被人逼著睜開了眼.

男人身上裹挾著一股寒氣,凍的她打了個寒顫,睜開眼對上的是男人一雙帶著火光的眼.

他幾乎沒有什麼停頓,冰冷的唇貼在她溫熱的唇上,帶著一股濃郁煙味,嗆得她難受,她躲閃,他掐住她的下巴讓她無所遁逃.

她說不出話,但明確的拒絕了他的粗暴索取,閉緊了嘴巴,小手抵在他的胸口.

傅寒川看了一眼那雙細白的手,冷聲道:"你以為你有資格拒絕我?"

"蘇湘,你永遠也不會知道,我為你承受了什麼!"

他的手像是鉗子似的,將她的兩只手夾住,往上一提,同時另一只手直接扯開了她的睡衣……

蘇湘的眼睛睜大了,他的猛然沉入讓她疼的扭曲了臉,隨著身體的晃動,她努力的讓自己的注意力留在頭頂的那一盞燈上.

黑暗中,那盞燈也搖晃了起來……

他為她承受了什麼?

讓他承受了失去愛人的痛苦?

這一天,發生了很多事,蘇湘以為自己有能力,為自己跟傅寒川之間改變一些什麼,但是她發現,他們之間又回到了原點.

她可以感覺到傅寒川在試著為她做出改變,比如說帶著她去認識他的朋友們,帶著她去參加年會,他試著接受她,但……

蘇湘站在蓮蓬頭下,將自己身上的泡沫沖洗乾淨.

走出浴室,她沒有往那張大床走去,也沒有去隔壁的次臥,而是在靠窗的那張沙發上睡了下來.

這一夜太過勞心勞力,反倒是很快就睡著了.

……

另一間公寓內.

傅正南半躺在床上,閉著眼,但是眉心緊蹙.

俞蒼蒼手里拿著一杯熱牛奶走進來,在床側坐下,說道:"先喝杯奶再睡吧."

傅正南睜看眼,看到女人嬌柔嫵媚的臉,緊蹙的眉才舒展開一些,他接過熱牛奶,一口喝完了.

俞蒼蒼接過空了的玻璃杯,玻璃杯上還帶著些余溫,她捂在手里,歪頭瞧著他道:"怎麼了,動了這麼大的怒氣?"

"今天可是傅氏的年會,誰讓你這麼不高興了?"

傅正南沉沉的吐了口氣說道:"傅寒川把那個女人帶到了會場上,還跟我說,他要接受那個女人了."

俞蒼蒼唇角微翹了下,將玻璃杯放在了床頭,說道:"那是他的妻子,接受她怎麼了?"

"說實在的,都快三年了,那孩子該有兩歲多了吧?"

傅正南瞥了她一眼:"就算她為傅家生下了下一代,她也沒有資格成為我們傅家的人."

俞蒼蒼眼眸一黯,看了看閉起了眼的男人.她拎開被子,偎入他懷里,細柔的手指輕點他的眉心.

"老傅,那麼我呢?如果我懷上了你的孩子,你會怎麼對我?"

傅正南眼未睜開,但准確的握住了女人的手腕,他睜看眼,低眸看向窩在他胸口的女人,目光微冷.

"蒼蒼……"

女人吃吃的笑了起來,她抬起頭,看到他再度蹙緊的眉,在他的唇上啄了一口,柔媚笑道:"跟你開玩笑的,還當真了."

"如果我真的懷了你的孩子,我也會自己處理乾淨的.我知道,我沒有卓雅夫人那樣卓然的家世,還沒有那個資格站在你的旁邊."

"但我可以在你的身後陪著你,這樣我也很滿足了."

傅正南抿著唇,皺緊的眉心沒有放松,俞蒼蒼輕歎了口氣道:"我說錯話了,你就當我沒說."

傅正南"嗯"了一聲,只當她沒有說起這話,捉著她的手指頭把玩.

俞蒼蒼瞧了他一眼:"對了老傅,我聽說那個女人拍了一支廣告?"

"嗯?"傅正南低頭看她,"你從哪兒聽來的?"

"上次,你跟卓雅夫人的結婚紀念日,她不是跟祁令揚一起出現在那家的酒店嗎?"

"卓雅夫人沒有告訴你,他們一起合作了一個做慈善的APP?"

"蘇湘是參加了那個慈善項目,被耀世的人邀請過去的."

傅正南沒有說話,俞蒼蒼動了動身體,更加的貼緊了一下他,像是取暖似的抱緊了他.

"蘇湘上了祁令揚的廣告,播出平台都已經訂好了,好像春節期間就要播出."

傅正南一把抽出了女人撫摸在他胸口的手,翻身站了起來.

俞蒼蒼看著他穿起衣褲說道:"你不留下過夜了嗎?"

"不了,你先睡."

男人說完,便大步走了出去.

在傅正南走後,俞蒼蒼掀開了被子,光腳走到窗口,看著樓下的汽車大燈亮起,那燈光在黑暗中移動,很快就消失在了視線里.

她輕輕的扯了下唇,收回目光,光著腳走到了廚房,倒了杯紅酒坐在飄窗上.

深夜,整座城市已然陷入了沉睡,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只有淡淡的月光透著寂寥.

女人的後腦勺靠著身後的牆,看著那一道殘月,抿一口酒.

她二十八歲了,沒有男朋友,更沒有家庭,沒有孩子,她不養寵物,她的全世界,只有一個情人.

從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愛上他,十年了……

……

卓雅夫人端坐在梳妝台前,她的臉上敷著面膜,又用護膚儀在臉上緩慢移動做著提拉緊致.

盡管如此,也挽不回她逐漸逝去的年華.

房間內空蕩蕩的,安靜的能聽到護膚儀發出的嗡嗡聲.

房門忽的打開了,帶起一股氣流湧動.

卓雅夫人轉過頭,看著男人沉著臉走進來,她瞥了他一眼又回頭看向鏡子,說道:"不是說跟老秦他們喝酒去了嗎,這麼早就回來了?"

傅正南在她的身後站定,看著她揭下面膜,不緊不慢的拍打著臉上剩余的精華液.

"你告訴我說,那個女人出現出現在耀世的宴會上,是她接到了那邊的邀請去做演出?"

蘇湘編的舞在電視台的中秋晚會上得了獎,所以卓雅告訴他,蘇湘那一晚出現在那里,是帶著學生去做商演.

卓雅夫人的手微頓了下,從鏡子里看了男人一眼.

隨後,她不緊不慢的從前面一大排的瓶瓶罐罐中挑了一瓶精華液,擠在手上,推開了塗抹在脖子上.

她仰著頭,雙手在脖子上來回擦,推著頸紋說道:"有什麼問題?"

傅正南冷哼了一聲,在床側坐了下來:"卓雅,是你辦事越來越不力,還是你為了維護你那個兒子,替他做了隱瞞?"

卓雅夫人的手慢了下來,從鏡子里余光看了傅正南一眼:"誰又在你面前嚼舌根了?"

"哼,你不承認不要緊,但是你知道嗎,那個女人悄悄接拍了一支廣告.我們傅家的臉面,看來不只丟在了宴會上,還要丟到全世界去了!"

三年前,蘇湘一身赤裸的出現在各大版面,網絡上鋪天蓋地,傅家好不容易才把這件事給壓下來.

現在,她居然主動上廣告,生怕別人不記得她嗎?

卓雅夫人這下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倏地站了起來:"怎麼可能,那個啞巴,她自己沒點數嗎!"

她的目光晃動著:"她怎麼敢……怎麼敢上鏡頭去拋頭露臉!"

傅正南道:"如果你還知道事情的嚴重,就不該再放縱你的兒子,讓他繼續胡作非為!"

"我……"卓雅夫人一臉怒然,"寒川不也是你的兒子,怎麼就我一個人的事情了?"

"你成天在外面跟這個董那個董的應酬,又不肯放權給他.寒川他心也冷,能不反叛嗎?"

傅正南眯了眯眼:"你覺得他這是反叛,而不是在挑戰我?"

卓雅夫人閉緊了嘴唇,沉默了幾秒後,她開口道:"我相信寒川他會處理好這件事的."

"事到如今,你還能相信他?"

"對,我相信他,因為他是我的兒子!"

上篇:080 傅太太,是誰給了你勇氣?     下篇:082 老爺子的意思,要多生幾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