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88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心有靈犀一點通?  
   
088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心有靈犀一點通?

g,更新快,無彈窗,!

傅寒川輕吐了一口氣,嚴肅的道:"這件事還未水落石出,就算是在法律上,都有疑罪從無原則.如果爸在這里,我也會這麼說,相信爸也會贊成我的做法."

"媽,你知道為什麼嗎?"

卓雅夫人看著兒子嚴肅的表情,眼中劃過狐疑,下意識的問道:"為什麼?"

傅寒川道:"陸薇琪是公眾人物,媒體一旦得知她受傷,這個消息很快就會擴散開來.如果再有人發布不利于蘇湘的言論,影響到的不止是她,還有我們傅家."

"我知道你跟陸薇琪交情不錯,但蘇湘現在還是傅家的人,希望媽這個時候,以傅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暫時放下對陸薇琪的過度關切,不要做出家門不合的事情來."

"這個時候,你跟蘇湘才是一條船上的人,還是向著一家人說話比較好."

卓雅夫人被兒子這麼一提醒,眉心皺得緊緊的,但無可否認,蘇湘現在是傅家的人,哪怕她對外從來沒有承認過.

既是如此,為了傅家的利益,也只能"堅定"的站在蘇湘這一邊,相信她沒有蓄意殺人.再怎麼說,也不能真的讓外人以為傅家養了個殺人犯.

卓雅夫人深吸了一口氣,臉色緩和了一些:"好,在這件事上,就按你說的,但是寒川,陸小姐受傷這麼嚴重,你還是要多加照顧為好,盡量的緩和她的情緒."

卓雅夫人雖然中意陸薇琪做傅家的兒媳,也是在基于對比之下,對陸薇琪這個人的缺點並非完全看不到.

那個女人的性子很驕傲,又很偏執,傅寒川如果過度的冷落她,恐怕會做出什麼對傅家報複的事情來.

接著,她的神情又一冷,嚴厲的道:"另外,一旦警方查到這件案子確實跟那個女人有關,我要求你立即跟那個女人離婚,一刻都不能拖!"

"絕不能因為她而毀了我們傅家!"

傅寒川神色淡淡的:"這件事,我心里有數."

傅寒川沒再多說,轉身向門口走去.到了停車的地方,赫然發現蘇湘的那輛車不在了.

她竟然先走了?

一會兒功夫後,傅寒川便也回到了古華路,因為他的車速快,很快就追上了蘇湘,兩輛車幾乎同時停了下來.

蘇湘抱著傅贏從車內出來,看都沒看一眼男人,徑直的往電梯走去.

傅寒川在電梯門關上之時,走了進去,他冷冷一掃蘇湘,什麼話都沒說,摁了樓層鍵.

電梯里安靜的可怕,前面的鋼板映出男人繃著的一張臉.而傅贏因為要回家了,快樂的只顧著跟蘇湘撒嬌.

"麻麻,我要吃小餛飩."

"我還要吃大草莓."

"要大大的草莓……"傅贏比劃著一顆巨大草莓,"這麼大……"

蘇湘雙手穩穩的托著小家伙的屁股,隨便他說什麼,她都笑眯眯的點頭答應,不讓孩子看出一點異色.

一會兒電梯就到了傅家的樓層,蘇湘抱著兒子先出來,正要按密碼鎖的時候,傅寒川走了過來,板著臉摁了幾個數字,滴的一聲門自動打開來,自個兒先進去了.

夫妻兩個,看起來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但分明的中間又隔著一層什麼.

蘇湘在廚房,傅寒川在書房,傅贏噠噠噠噠的兩邊跑,一會兒去看看媽媽的小餛飩,一會兒又去看看爸爸的電腦.

一會兒過後,蘇湘簡單的弄了一桌晚飯,傅寒川聞著飯香,但沒有立刻的出去,在形象大使的候選人里一張張的篩選.

傅贏跑進來:"粑粑,吃飯飯了."

小家伙嘴巴上沾著油,一看就是被投喂過了.

傅寒川睨了他一眼,"嗯"了一聲,順便一把把兒子抱了出去.

晚飯吃的很安靜,蘇湘吹涼了小餛飩,一口一口的投喂兒子,小家伙吃的像是花栗鼠似的,腮幫子鼓鼓的,看到勺子過來就張開小嘴,一臉的心滿意足.

傅寒川看了這邊一眼,放下了碗筷,蘇湘余光睨了他一眼,他應該是吃完了.

但是傅寒川沒有起身要走的意思,他交疊起雙腿,忽然從煙盒抽了根煙,淡淡的煙霧彌漫開來.

他從不在有孩子的地方抽煙,傅贏皺著小眉毛,小手捏著鼻子一臉嫌棄的道:"粑粑,不要不要……"

蘇湘沒有抬眸,舀著餛飩的勺子擱在碗邊,傅寒川睨了她一眼,把煙摁滅在碗里就轉身走了.

蘇湘聽著腳步聲,看了一眼還剩了幾粒米飯的碗底,那煙頭還在垂死掙紮的冒出最後一縷煙.

她蠕動了下嘴唇,接著把小餛飩喂到兒子嘴里.

接下來,又是各做各的事情.

蘇湘給傅贏洗了澡,把他哄睡了,打開門,傅寒川就站在書房的門口,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轉身進去.

蘇湘知道他這一眼什麼意思,他有話要對她說,其實她也有話對他說.

蘇湘跟在他的身後,進了書房以後把門關緊了.

在長達一天一夜的沉默中,蘇湘腦子里其實已經上演過無數遍兩人見面之後該有的對話.

不過到後來,她發現自己其實沒什麼可說的.

她把該說的都寫在了手機里,這時候點開了語音軟件.

"她是不是已經醒了?"

傅寒川點了下頭:"嗯."

"叮"的一聲,打火機亮起的火光照亮他暗沉的臉色,蘇湘看到他眼皮底下一層淡淡的青灰色.

這一天一夜,大家都沒休息好,臉色都是疲憊的.

傅寒川看起來比她還要更疲憊一些.

"你心疼她嗎?"蘇湘抿緊了嘴唇,直直的看著男人的眼睛.

他一直的陪在醫院,連一個電話都沒有給過她,甚至在她去了警局,那麼害怕的情況下,他也沒有出現.

那一刻,蘇湘說不出自己是什麼心情,無助,害怕,彷徨……想要有個人給她一點勇氣都不能.

他那時一點都沒考慮過她嗎?

傅寒川抽了一口煙,白色的煙霧讓他的臉看起來朦朦朧朧的,蘇湘看不透他在想什麼.

她忽的沉了下氣,像是下了什麼決定似的,往前走了幾步,一直到男人的跟前.

她伸手勾下他的頭,同時踮起腳尖,將自己的唇貼了上去,舌尖挑開他,粗魯的橫沖直闖.

他的嘴里有著淡淡的煙味,但這也不妨礙她親吻他.

她用力甚至有些急切,這已經算不上是一個吻,雜亂無章,亂啃了一記,無關情愛,她只是在提醒他,他才是她的老公.

他怎麼能一直守在另一個女人的身邊,他把她當成什麼了?

傅寒川捏著煙的手僵在那里,黑色的眼眸盯著近在咫尺的女人,對她的這個舉動很是意外.

但他也沒有做出什麼回應,過了會兒,蘇湘的手無力的抱著他的脖子,額頭抵著他的胸口喘氣,胸腔里的心髒劇烈的跳動著,腦子也一陣一陣的暈眩著.

一天一夜,她什麼都沒吃下,這會兒才有種體力不支的感覺.

蘇湘喘勻了氣息,抬眼看著低頭看她的男人.

四目相對.

蘇湘知道自己在這個時候問他是不是心疼陸薇琪顯得矯情,拈酸吃醋,可是她這個時候覺得委屈,她想得到一些他的安慰,哪怕遲到很久.

她固執的瞪著他,傅寒川皺了下眉說道:"她的跟腱斷了,無法再上舞台."

蘇湘一怔,手機里備好的那些話一時無法說出來了.

怎麼也沒有想到,傅寒川要對她說的是這個.

她松開了抱著他脖子的手,往後退了兩步,定定的看著她前方的一小塊地方.

無法再上舞台?

她想過陸薇琪把她留下來,激怒她,再掉下舞台,是為了得到傅寒川的注意,但是無法登上舞台……這個賭注是不是太大了?

蘇湘看向傅寒川,嘴唇動了下,低頭在手機上寫道:"我沒有什麼話對你說的了."

"很抱歉,讓你心疼了."

她以為,他帶著她去大劇院看陸薇琪的演出,是為了向她證明,他們之間真的已經過去了.

但是陸薇琪這一摔,看起來,是把他的心給摔疼了.

蘇湘說完,垂著頭走到了門邊,手指握在門把上,她停頓了下,轉過頭抬手比劃.

--不管你信不信,我沒有推她下去.是她一直在激怒我,我打了她沒錯,但是我真的沒有推她.

蘇湘把門打開了,這時,身後冒出來一只大手,將門又頂了回去.

傅寒川沉靜的聲音在她的身後響起道:"我留在醫院,是為了拿到第一手的消息,並且在最短的時間做出判斷.蘇湘,這個時候,不管你怎麼想,你該明白,你處在被動的一面."

"個人情感,對事件的解決毫無幫助,你明白嗎?"

蘇湘微蹙了下眉,回頭看向男人.

他的表情冷靜,嘴唇因為被她咬過而顯得紅紅的.

那只大手松開了,蘇湘可以順利的打開門出去.

門輕輕的關上,傅寒川扯松了脖子間的領帶,未燃盡的煙放到唇邊,剛碰到嘴唇就一股刺痛襲來.

傅寒川摸了下嘴唇,手指上有一點點的血跡,那女人竟然把他的唇給咬破了.

傅寒川揉了下唇,將煙頭摁滅在煙灰缸,重重的吐了口氣.

他居然會因為她那一個毫無章法的吻而差點亂了心神.

更意外的是,他竟然會對她解釋他留在醫院是為了什麼.

這些對以前的他來說,一直是覺得毫無必要的事.

書房門口,蘇湘回頭看了一眼關上的門板,腦子里重複著傅寒川最後的那句話.

她該相信,他其實是相信她的,是嗎?

……

又是一夜過去,陸薇琪舞台受傷的事情已經被媒體報道了出來,雖然內容不詳,但是聞風而動的記者湧到了古華醫院,不放過一點風吹草動.

傅正南習慣看報紙,但是這個時候,網絡新聞更快,此時他手里拿著手機,戴著老花鏡看著最新的新聞.

卓雅夫人將一杯熱咖啡放在他的手邊,在他的旁邊坐了下來,說道:"目前媒體怎麼說?"

傅正南放下手機,摘下了老花鏡,喝了一口咖啡道:"陸薇琪的團隊還沒有把她受傷的原因公布出來,只說承認了她舞台墜傷."

卓雅夫人點了下頭,微微笑了下說道:"我就知道,陸薇琪的心思深重,她知道如果這個時候報道出來更多,就要跟我們傅家起趔趄了."

"這丫頭聰明,知道這件事要私下解決."

陸薇琪不能再上舞台,那她以後的路就是傅家,這個時候,她不願意得罪了傅家的.

傅正南蹙著眉,沒有卓雅夫人那麼樂觀,他道:"她能這麼想,前提是看在傅家什麼態度上.如果傅家的舉措不能令她滿意的話,那她把料報給媒體,我們傅家有的麻煩."

傅正南經曆過的事情多了去了,所以才覺得現在的情況,只是暴風雨前的甯靜.

卓雅夫人道:"我已經叫寒川先安撫住她,怎麼也要等警方那邊調查的結果出來."

傅正南沉沉的吐了一口氣,睨了一眼卓雅夫人道:"寒川說的話不無道理,這段時間你要是去看望陸薇琪,只能站在長輩關心晚輩的份上,不能讓人覺得是我們理虧去求和.這件事,他處理的相當冷靜."

卓雅夫人輕啜了口咖啡,難得聽到傅正南誇一下兒子,雖然是在這種情況下.

她道:"寒川處事老練,臨危不亂,他處理事情來,越來越讓人放心了."

傅正南不置可否,轉移了話題:"另外,找那個女人談談,讓她離開傅家,她要什麼條件,盡量的滿足她就是了.這些年,她給我們傅家帶來的麻煩夠多的了."

傅正南握起了拳頭,目光中閃過陰冷,已經很是不耐煩.

其實不管蘇湘有沒有人把人推下舞台,趁著事情還沒有擴大,讓她盡早的離開傅家,才是最好的公關.

她一走,跟傅家就永遠的沒關系了.

一說到這個,卓雅夫人就一肚子火:"你以為我不想,但是那個女人攆不走,我能怎麼辦."

對傅家的人來說,那些姓蘇的就像是水蛭,緊緊的吸附著傅家,甩都甩不掉.

卓雅夫人擺了擺手,顯得心煩意亂:"行了,我會找時間去找她談談的."

卓雅夫人在傅正南走後就去醫院看望了陸薇琪,當然是通過秘密通道,並沒有驚動到媒體.

陸薇琪正睡著,看護說因為陸薇琪情緒激動,醫生剛給她注射過鎮靜劑.

卓雅夫人看了她一眼,吩咐老何把帶來的果籃跟鮮花放在床頭櫃上,然後就離開了.

古華路的別墅.

宋媽媽春假過後第一天上班,聽到了門鈴聲跑去開門,看到門口跟黑煞神似的站著的卓雅夫人,嚇得忍不住哆嗦了下.

"夫人,您來了."

卓雅夫人看都不看她,冷聲道:"她呢,在家嗎?"

蘇湘聽到了門口的聲音,從兒童房出來,看到卓雅夫人黑沉沉的一張臉,她並不覺得意外,神情顯得很鎮定.

以前她無法開口叫她媽,但是現在,她可以用語音叫她了.

"媽."

卓雅夫人一聽到這個字,就有種血壓飆升的感覺,嘴角猛地抽搐了下.她徑直的走到客廳,將手包放在了茶幾上坐下,趾高氣昂的道:"你可別叫我媽,或者婆婆,我受不起你這樣的兒媳婦."

宋媽媽距離了她們幾步遠,看著這架勢又是上門來訓人的.

她默默的去廚房沏了菊花茶送到客廳,卓雅夫人看了她一眼,吩咐道:"你去看著傅贏,別讓他出來."

"是的,夫人."宋媽媽送完茶,趕緊的躲去了兒童房.

蘇湘在卓雅夫人的對面坐了下來,跟她平視著.

卓雅夫人看了她幾秒鍾,從手機里調出了最新的新聞截圖,上面是陸薇琪情緒激動,歇斯底里的樣子.

這是被媒體偷拍到的,看樣子發生在她去醫院探視之前,幾分鍾的事就上了新聞端熱搜,可見這事有多受到媒體的關注.

"你應該已經知道了,陸薇琪不能再跳舞."

蘇湘看了一眼那截圖,用APP轉換了她的語音,手機替她傳遞了她的平靜:"她能不能跳舞跟我無關."

卓雅夫人立即一口氣提了上來,正要說什麼,想起了傅寒川的那些話,她把到了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說道:"蘇湘,這件事不管跟你有沒有關系,你已經牽連在其中.陸薇琪已經報了警,這件事一旦宣揚出去,難道你要傅家跟著你一起陪葬嗎?"

蘇湘微一垂眸,她怎麼也是在名門之中長大的,這其中的厲害關系她能明白.

這不同于三年前蘇家逼婚傅家的豔聞,而是涉及到了謀殺案,不管是不是屬實,傅氏的股價會受到重大影響.

"夫人想要我怎麼做?"

卓雅夫人盯著她,一個字一個字的道:"離開傅家,離開寒川."

"這些年,寒川為你做的事情不少,如果你有良心,就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把他拖下水."

"如果你肯離開傅家,你要什麼,盡管提出條件,錢,房子,車,股票基金,只有一點,你不能再跟傅贏見面."

傅家的任何人,都不會再跟這個女人有所關聯,要斷就要斷個徹底.

蘇湘聽著,輕輕的扯了下唇角.

卓雅夫人的意思是,傅家准備趁著事情還沒有鬧大,先甩鍋了.

"夫人,如果我這個時候跟寒川離婚,真的就完全的保全了傅家嗎?"

"警方的結果還沒有調查出來,假如我是被冤枉的,等真相公布的那一天,外界會怎麼看傅家?怎麼看寒川?"

"被人嘲笑大難臨頭各自飛?落井下石?傅家那麼大,卻沒有一點擔當?"

"而我,堅定我的立場,我是被冤枉的,我是無罪的!"

蘇湘完全不考慮什麼調查出來的結果,她沒有做過那種事情,如果警方的調查結果說她推了陸薇琪,那只能說陸薇琪那一方神通廣大.

卓雅夫人被堵了回來,咬著牙看著面前的女人.

這女人平時悶不吭聲,要說話的時候倒是牙尖嘴利了.

卓雅夫人用力的捏著手指頭,蘇湘看了一眼她掐緊的拳頭,幾乎能聽到她腦子呼哧呼哧轉動的聲音,想著怎麼才能讓她離開傅家.

其實蘇湘又何嘗不想離開這里,這些年,她受到的對待,讓她每時每刻的都在受著煎熬.

她唯一割舍不下的只有傅贏,還有……

腦子里又響起了傅寒川的那句話:個人情感,對事件的解決毫無幫助.

在見到卓雅夫人的時候,她的腦子里就立即的響起了這句話,所以,她才能夠在面對卓雅夫人的時候,沒有崩潰的胡言亂語,而是冷靜的予以回擊.

這個時候,她不能落跑.

她是啞巴,但不是沒腦子.

兩個女人的目光對峙著,卓雅夫人的胸口起伏很大,蘇湘反倒是顯得心平氣和.

過了幾秒鍾,卓雅夫人語氣一松,淡淡的說道:"我會再跟陸小姐那邊談談,讓她撤銷對你的控告,你離開傅家,這樣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此刻,蘇湘反而較起了勁.

她冷笑了下,手指在手機上快速的點動,語音道:"如果陸小姐撤銷了控告,那我會去報警並且發律師信,指控她們陷害以及誣告."

"你!"卓雅夫人瞪著她,"我對你好話說盡,你竟然還不識好歹!"

"夫人,你讓陸小姐撤銷了控告,我離開傅家,聽起來這樣就算是相安無事了.可真的是這樣嗎?"

"別人會認為我心虛害怕,接受了妥協.我不想讓別人以為我是個殺人未遂犯,更不想讓傅贏以為他的媽媽是個殺人未遂犯,因為逃避責任而不要他!"

卓雅夫人的眉毛再次的皺了起來,這個啞巴怎麼這麼油鹽不進.

"這件事還沒有往外宣揚,沒有人會……"

卓雅夫人試圖說服蘇湘,但是"知道"兩個字還沒說出口,門鈴聲突兀的響了起來,兩人都往門邊看了過去,蘇湘站起來去開門.

喬深走進來兩步,也看到了在客廳坐著的卓雅夫人.

他對她點了下頭,恭敬的道:"夫人,不知道您在此."

卓雅夫人看到他,眉頭一蹙,冷聲道:"你怎麼突然過來了,公司不是在忙著撲火嗎?"

她所說的撲火,指的就是陸薇琪空缺形象大使一事.按照時間推斷,今天那些做綜藝的人就應該登機去往西班牙了.

喬深微微一笑說道:"公司那邊,傅總正在處理,我過來,是來找傅太太的."

說著,他對著蘇湘道:"傅太太,警察局來電話,希望你去一趟配合調查,傅總的意思是讓我陪同你一起過去."

蘇湘涉案,警方大可一個電話打給她,讓她直接到警局報到,但她也是傅太太,警方要給傅寒川面子,就把電話打到他那兒去了.

傅寒川的意思,蘇湘口不能言,雖然有個手機能替她說話了,但不能讓人完全的放心.另外,他也要喬深把知道的事情完整的報告給他.

既然警察傳喚,卓雅夫人便不能再說什麼,她冷冷的掃了一眼蘇湘道:"我跟你說的話,你再好好考慮考慮."

喬深看著卓雅夫人出去,回頭看了一眼蘇湘道:"夫人讓你考慮什麼?"

蘇湘沖著他擠了個笑,手機語音道:"幸好你過來了."

她甯可在警局待著,也不願面對卓雅夫人,喬深一來,算是解救了她.

兩人一起坐上車,蘇湘扣著安全帶的時候,喬深看了她一眼,小心翼翼的說道:"太太,傅總現在在開會,實在走不開才讓我過來的,你可別覺得傅總不關心你."

喬深可沒忘了昨天老板一個電話都沒打回去,氣得傅太太跑了.

他不知道老板對太太是不是有感情,那個人別扭的很.有時候看起來全然不關心,但太太發脾氣的時候吧,他又躁起來了.

蘇湘明白,陸薇琪這一傷,把傅氏的計劃給打亂了,傅寒川肯定忙得腳不著地,估計頭疼病又該犯了.

這麼一想,她又有些愧疚.

卓雅夫人的話不是全無道理,她的事情,連累到了傅寒川……

蘇湘撥弄了下手機,給小嘉發了一條信息過去.

……

傅氏大樓的會議室.

此時正是會議中場休息的時候.

整個會議室,只有傅寒川一個人坐在正前方的皮椅上,一只手揉著太陽穴,眉心皺成了一個川字.

小嘉一手端著一杯溫水,一手拿著一盒藥,用後背頂開門走了進來.

"傅總,趁著休息時間,您先吃顆止痛藥吧."

傅寒川抬頭看了她一眼,拿起藥盒,小嘉看了看他,又補充道:"剛才,傅太太給我發了條消息,讓我給您拿止疼藥."

當時,小嘉看到這條消息只覺得莫名其妙,好端端的要她拿藥做什麼.

不過此刻看到傅總頭疼的樣子……傅太太是怎麼知道他頭疼病犯了?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心有靈犀一點通?

傅寒川開著藥盒,摳出了兩粒藥,聞言手指頓了下,蘇湘?

他似是嗤笑了一聲,暗忖道,那女人還算知道自己惹了麻煩,過來討好他.

……

警局里,蘇湘已經看完了所有的監控,但是這不同角度的監控,卻反而令她眉頭緊鎖.

喬深的臉色也很不好看,這些監控真的是讓人一言難盡……

這時候,傅寒川的身影出現在了警局,喬深看了看他,有些訝異,他不是應該在主持會議嗎?

蘇湘看著男人步步走近,傅寒川只掃了她一眼,對著喬深道:"會議提前結束了."

喬深有些囧,會議結束,跟他交代做什麼,他只是個跑腿跟班吶……

上篇:087 不會叫的狗會咬人     下篇:089 把自己推到了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