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89 把自己推到了絕境?  
   
089 把自己推到了絕境?

g,更新快,無彈窗,!

傅寒川到了警局,要求曹警官將監控又放了一遍.

鏡頭里,先是蘇湘從入口處走進來到前排觀眾席,然後是陸薇琪加入進去,一起幫蘇湘在觀眾席尋找手鏈時的畫面,再到後來,兩人一起往舞台上走去,一起在台邊坐下.

這三個鏡頭,兩個是來自觀眾席的監控,後一個來自舞台上面的監控.

畫面里,也可以看到兩人的情緒都激動了起來,陸薇琪先握住了蘇湘的雙手,然後蘇湘擺脫她站了起來,後退著著走,陸薇琪再進一步跟上去.

也就是在這里,兩人都不在畫面內了,過了一會兒,才又出現.只是這次出現,只有陸薇琪一個人出現在鏡頭里.

隨著畫面一幀幀的過去,鏡頭里可以看到有一只手揮打了陸薇琪,根據口供,這只手的主人就是蘇湘,然後就是陸薇琪突然摔下舞台.

傅寒川按動鼠標,將鏡頭定格在陸薇琪摔下去的那一刹那.

畫面上,只有陸薇琪倒下去的一幕,還有一條手臂出現在鏡頭里,也就是說從兩人從畫面里消失到再出現,之後的鏡頭就只有陸薇琪,而蘇湘只有一條手臂.

這樣一看,像是把人推了下去.

傅寒川擰著眉看著畫面道:"怎麼會這樣?"

曹警官說道:"這里,我們也找過大劇院的負責人來問過話."

他看了一眼蘇湘,一臉無奈.

"大劇院的負責人說,藝人在台上表演的時候,本身台下就有攝像機拍錄,所以安裝的監控更多的是放在觀眾席,以防范偷盜之類的事件.至于舞台上的監控……"

曹警官指了指屏幕:"這個唯一的監控鏡頭被帷幕遮擋住了一部分,他們並未注意到,所以監控范圍就只到了舞台的邊上部分,一旦她們離開了這個范圍,鏡頭就捕捉不到她們了.再加上她們之後出現的位置是在監控下方臨界盲區點,傅太太的個子嬌小,鏡頭只能捕捉到她抬起來的手臂,就現了這樣的情況."

"另外,劇院負責人說,在舞台上摔下人來,還是他們劇院建成後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一般情況下,舞台上出現事故,都是在演出表演的時候,這種在表演結束後發生意外的,更是很小的概率."

"那負責人也表示,回去之後會對劇院所有的演出廳監控加強管理."

傅寒川冷聲道:"事後再加強管理,還有什麼用!"

曹警官扯了扯唇角,呵呵道:"就是有了前車之鑒,以防以後再出現類似情況嘛."

他心里暗忖著,負責人還覺得這純屬無妄之災.

傅寒川看著他道:"那你覺得,這起事件,意外的可能性是多少?"

曹警官又看了一眼蘇湘,對著傅寒川說道:"傅太太解釋說,她伸手是因為看到陸小姐要掉下舞台,她想要抓住她.但是根據陸小姐那邊的說法,是傅太太推了她下去."

"而且根據陳小姐的口供,陸小姐曾經在漠野的騎馬場也有一次'意外’,當時傅太太也在場.從這些情況來看,傅太太現在處于不利的位置."

傅寒川冷聲道:"在馬場的時候,我也在場,當時訓馬師已經給出了合理的解釋,而且當時陸小姐並未說什麼.現在我們要調查的是這一起案件,不是嗎?"

曹警官笑了笑:"沒錯,不過如果從傷人動機這方面來看,還是要列為參考的."

他的雙手交握放在小腹前,微微笑著說道:"傅先生別誤會,我只是在做客觀陳述,不管是傅太太,還是陸小姐,我們都是秉公辦案,絕無偏向任何一方."

他頗有興味的再看了一眼蘇湘:"另外剛才傅太太又對我們報了案,說有人故意在這件事上陷害她,請求還她清白.所以我們只會更加的認真對待."

這在他的警員生涯中,雙方互告的情況也是不多見的.

他更意外的是,這位啞巴太太竟然有勇氣報案.

據他了解到的,這位傅太太在傅家的情況並不好,她這麼做,很有可能引起傅家的不滿.

這事情如果處理的不好,會引起軒然大波,從雙方目前的舉動來看,還是克制的.而傅太太的這一舉動,將會打破這個克制.

傅寒川眉頭一蹙,看向蘇湘:"你也報案?"

他冷眼看向喬深,用眼神示意:讓你看著她,怎麼會讓她報案?

喬深摸了摸鼻子,往前湊著身小聲道:"太太堅持要報案,說就算陸小姐撤案了,她也會追查到底."

蘇湘神色淡淡的,看著定格了的電腦屏幕,但是擺明了她的態度.

這時候,曹警官開口道:"傅太太說的也不無道理.陸薇琪是舞蹈演員,熟悉走位,在這里也演出過幾次,如果她預先設定好方位,出現這樣的情況也有可能."

傅寒川看了眼蘇湘,暫時沒說什麼,不過曹警官後來又道:"問題是,如果陸小姐要陷害傅太太……據我了解,她的傷勢很嚴重.聽說,你們傅氏的形象大使都已經把她撤換下來,她以後還要面臨一系列的問題,她失去這麼多來陷害傅太太……似乎又說不通."

"當然……"曹振說到這里又頓了下,目光瞟了一眼傅寒川,"也可以說陸小姐為了某件事偏執到了一定的程度,甯願陷害傅太太也在所不惜."

警隊里也有愛好八卦的人,這些當事人都是名人,又有為人八卦的緋聞在里面,所以當陸薇琪的事情一出來,馬上就在警局里引起不小的轟動.

傅寒川沒有什麼表情,喬深這時候說道:"那是否也有可能,陸小姐當時安排失誤,出現了這意料之外的後果呢?"

"這當然也是有可能的."曹振又輕咳了一聲,"任何可能性,我們警方都會詳加調查,嚴格取證."

"比如說,如果說這是陸小姐預先安排,那她又是怎麼知道傅太太會返回演出廳的呢?"

"陸小姐本身有演出結束再返回舞台休息的習慣,可是如果當時傅太太沒有回到演出廳,而是一直在外面,她們兩人不就無法遇到了嗎?"

蘇湘緊擰著眉,那時她回去找手鏈,之後陸薇琪才出現,如果她不回去找手鏈的話,陸薇琪會不會自己不小心摔下舞台她不知道,但她肯定不會牽連在其中.

她用手機語音道:"手鏈是陸小姐幫我找到的.當時我在觀眾席找了很久都沒有看到."

曹振道:"那傅太太可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遺失了手鏈的呢?"

蘇湘一怔,回答不上來了.

她發現手鏈丟了,已經在演出結束後.

那時她的注意力都在別的地方,並沒有注意那條手鏈.

傅寒川的臉色不大好看,他看了一眼蘇湘,再對著曹振道:"那曹警官還有別的什麼問題嗎,如果沒有的話,我們是否可以離開了?"

曹振笑了笑道:"今天是請傅太太來確認一下監控中的人是否是她本人,現在確認結束了,傅太太當然可以離開了."

傅寒川對他點了下頭,就轉身往辦公廳的門口走去,也沒跟蘇湘有任何的互動,直接的往前走了.

蘇湘看了看他的寬闊背影,大長腿都已經走到了外面走廊.

喬深安慰她道:"傅太太,我們也出去吧."

一行人本就容貌出眾,再加上身份光環,一路走出警廳引起不少注目.

到了警察局的外面,停車場上停著兩輛車,傅寒川已經先行坐上了自己的車,蘇湘的腳步停在了兩輛車的中間.

她看著駕駛座上坐著的男人,他這麼生氣,是因為她也提出了要控告陸薇琪?

可是如果她不這麼做的話,她就一直的在被動的位置,被人冤枉.

卓雅夫人對她說的那些,她不能不考慮進去.

如果他們為了傅家的利益,跟陸薇琪達成了和解,強硬逼迫她離開傅家的話,那她怎麼辦?

喬深看了一眼僵在那里的蘇湘,上前打開了傅寒川的車門,說道:"太太,你還是先上車吧."

蘇湘抿了下嘴唇,坐了上去.她拉開安全帶,又看了一眼男人冷硬的臉孔.

在咔噠一聲後,傅寒川的車立即的開了出去,喬深只剛好來及的縮回腿.

馬路上的車輛開始多了起來,傅寒川在急速行駛了一段後,遇到紅綠燈也只能停了下來.

蘇湘瞧了瞧他,調出手機語音道:"你是不是生氣我也報了警?"

傅寒川緊抿著薄唇,眼睛定定的看著前方,似乎在極力的忍耐著什麼.

就在紅燈閃爍就要切換的時候,他轉過頭來,惱怒的道:"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麼!"

"又有沒有想過,你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

他一直在控制著這件事,盡量不要擴大,但是蘇湘這邊報了警,就是激怒了陸薇琪,很快媒體就會公布出來,陸薇琪從舞台摔落是被人謀害!

現在的新聞媒體是什麼人,一點小事都能捕風捉影,她這是把自己逼到了絕境!

蘇湘被他的惱怒嚇了一跳,她捏了捏手指,手機里出現她沉靜的語音:"是你說過,我處在被動的地位,我只是在讓事情扳回平衡."

車子繼續的往前開去,傅寒川看了一眼蘇湘,冷笑了聲道:"平衡?你自己看看吧."

他在廣播鍵上按了下,音響里,廣播主持人清晰的聲音冒了出來:"現在插播一條新聞.早前著名芭蕾舞蹈演員陸薇琪從舞台墜落一案,有了最新進展.根據爆料,陸薇琪之所以掉下舞台,是有人將她推落下去……"

蘇湘的手指絞緊了,她才從警局出來,現在媒體就立即爆料,這速度可真夠快的.

傅寒川將廣播關了,冷冷的輕嗤一聲:"你以為你很聰明?"

蘇湘垂著眼,心里很亂.傅寒川把廣播關了,後面的報道說了什麼,她不知道.

不知道陸薇琪是否已經把將她推落的嫌疑人也一並公布了,還是只說了她從墜落舞台的原因,但她公布出來,是早晚的事.

沉寂一片的車廂內,氣氛緊到令人窒悶,以至于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令蘇湘的眼皮都跳了一下.

傅寒川把車載電話接了起來,也不知道電話是誰打過來的,他將電話關了,將車停在了馬路邊上.

"你自己打車回去."男人冷聲道.

蘇湘沉默著,並未看他,無聲的解開安全帶,下車.

在她腳剛踩在地面上的時候,車子就立即的開了出去.

蘇湘看著絕塵而去的車子,心里很亂.

她做這決定,是做對了,還是真的只是把自己推到了絕境?

她打開了手機,在網上隨便一搜,就能看到"天鵝公主墜落"的最新進展.

"……據悉陸薇琪經紀人所述,由于此案牽涉到重要人物,所以嫌疑人暫時不方便透露,一切靜待警方調查結果."

很官方的說法,還替她這個"重要人物"做了隱瞞.

蘇湘哂笑了一聲,不把她說出來,應該是還不想得罪傅家的人,也是在給傅家最後的時間吧.

"蘇湘?"一輛車在蘇湘的旁邊停了下來,祁令揚的腦袋從車窗內探了出來,"你怎麼站在這里,在等車嗎?"

蘇湘看了看他,走過去將後車門打開坐了上去.

"你有空嗎?能不能陪我聊聊?"

蘇湘這個時候情緒很低落,她想找個人陪她說說話,她不想一個人呆著.

祁令揚從後視鏡看了她一眼,看到她寥落的神情便沒說什麼.

車子又重新的開了起來,不過沒開多遠,只是在前方轉了個方向,在一個廣場的停車場停了下來.

祁令揚道:"這邊有一家不錯的咖啡廳,進去喝杯咖啡,怎麼樣?"

蘇湘打開車門下車.

像這種假日廣場,有很多咖啡店進駐,蘇湘下了車後,直接的進了一家近在眼前的咖啡店.

祁令揚看著她走進去,想讓她轉個彎都來不及,伸長的手臂在嘴上捂了下,無奈的搖了搖頭,跟著走了上去.

祁令揚點了一杯黑咖啡,一杯卡布奇諾,讓咖啡師做個好看的咖啡花,然後在玻璃櫃邊看了下,又再加了一份巧克力蛋糕.

不一會兒,服務生就將咖啡跟蛋糕送了上來,祁令揚將蛋糕往蘇湘那邊推了推,說道:"特意為你點的,甜食有助于大腦分泌多巴胺,而多巴胺能使人心情愉悅.電視劇里沒少聽到這樣的台詞吧?"

蘇湘沒有心情跟他說笑,扯了扯唇角,但還是低頭吃了一口.

"你應該已經看到新聞了吧?"

蘇湘的手機放在桌面上,她只要在鍵盤上寫,語音就能將她的話說出來.

祁令揚點了下頭,拎起咖啡杯放在唇邊,他看了看她道:"在車上聽到的."

不等蘇湘說什麼,他接近著道:"不過我相信你沒有推她下來."

蘇湘一愣,抬起頭看向祁令揚.這是從事發到現在,唯一一個不聽她說什麼,就直白的說相信她的人.

心頭一陣激動上湧,蘇湘喉頭有些哽咽,在手機上輕點.

"謝謝."

祁令揚嘴唇微微一掀,說道:"如果我不相信的話,就不會讓你上我的車了."

他放下咖啡杯,看著蘇湘道:"知道我為什麼什麼都不問,就說相信你嗎?"

"為什麼?"

"因為你其實是一個直來直去,很簡單又愛幫助人的人.我不相信這樣的一個人,會去傷害另一個人."

"我還記得,當初我提出請你幫忙做APP,你沒有多想就答應了我,而且不遺余力的在幫助我,之後哪怕不再參與這個項目,我請你幫忙設計節目,做廣告,你都一口答應了下來."

蘇湘用語音道:"那是因為你的這個APP同時也能幫助我."

祁令揚笑了下道:"可是在你知道,我做這個APP,甚至讓你上廣告另有目的時候,你也決定繼續幫我.說明你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所以,我甯可相信你的為人."

蘇湘扯了扯唇角,又吃了一口蛋糕.

祁令揚這麼說,讓她的心里好受多了.

"對了,你怎麼會一個人站在馬路邊?"

蘇湘在手機上寫道:"我剛從警局回來……"

她把她也報警立案的事情說了一遍,祁令揚看著她的手指從手機屏幕上收回.

他道:"所以傅寒川對這件事很生氣?"

其實一想就能明白的.

蘇湘這麼做,是對陸薇琪那一方的反擊,可作為傅家,對這件事就是最為敏感的了.

這件事一旦擴大,有著諸多惡劣效應.

最顯見的就是傅氏的股市,再來就是傅正南在商會的會長選舉.

傅家這個時候一定非常的震怒.

蘇湘沒有說傅寒川什麼態度,用語音道:"傅家有可能會跟陸小姐達成私下和解,而現在我這麼做,也很有可能造成一樣的後果."

現在新聞爆了出來,傅家應該是逼著傅寒川趕緊甩開她吧.

不論她進,或者她退,她都面臨著被逼離開傅家.

蘇湘自嘲的笑了下,將卡布奇諾上面的咖啡花攪亂成了一團.

蘇湘含糊的說了那麼一句,祁令揚皺了皺眉,沒有理解她的意思.

他沉默了幾秒,說道:"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應該也會這麼做.你也有追求真相,追回自己名譽權的權利."

蘇湘抬起頭看他,祁令揚道:"你只是把未來幾天要發生的事情提前了而已.就算你不這麼做,那些無孔不入的媒體也遲早會挖出來."

"與其被人脅迫,只能被動的惶恐不安,不如自己主動起來."

祁令揚停了下來,目光盯著蘇湘:"只是,你接下來的路會非常的難走,未來的壓力可能會超出你的想象,你……"

他微微的皺了下眉.眼前的女人,她涉世未深,以後的事,她能承受的住嗎?

"傅寒川……他的態度如何?"

蘇湘的腦子里立即的浮現傅寒川那一張冷硬的臉孔,她的手指微微的蜷縮了下,垂下了眼眸.

她在手機上慢慢的寫:"他是相信我的……"

……

傅寒川在馬路邊放下蘇湘以後,就立即的趕回了公司.

其實在警局出來,喬深就已經返回公司嚴陣以待.

陸薇琪那一方收到蘇湘立案的消息,不會一點動作都沒有,他得先把准備做起來.

在傅寒川身邊做了那麼久,這點敏銳度還是有的.

傅寒川大步的從傅氏大樓的大廳走過,喬深跟隨在他身側,快速的將他的應急預案說了下,然後說道:"傅總,大傅先生在他的辦公室等著您."

董事長辦公室里,傅寒川在傅正南面前,說了跟祁令揚一樣的話.

"在案子的結果沒有出來之前,風聲也隨時有走漏的風險,現在蘇湘只是把時間點提前了."

"放屁!"傅正南用力的拍了下桌面,怒目瞪著他道:"本來這件事可以不公開,你沒有管好你的女人!"

原本一切還在控制中,偏偏又是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自己闖了禍,還這麼的不知死活!

傅寒川道:"蘇湘的舉動確實出乎我的意料,不過父親,您應該了解我,我不喜歡被人拿捏脅迫的感覺."

"陸薇琪要求公道,蘇湘就不能要求公道了嗎?"

"父親,在這之前,其實您應該知道,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准備……"

傅寒川的話還未說完,董事長辦公室的門被敲開了,傅正南的秘書一臉凝重的走了進來,他先看了一眼傅寒川,然後對著傅正南道:"董事長,傅太太推人,致使陸小姐墜下舞台的新聞在網絡上傳開了,現在網上一片討伐聲."

"現在我們大樓下,也湧入了很多的媒體要采訪傅總,以及董事長您."

傅寒川垂在身側的手指緊握著,咬緊的牙關肌肉繃緊了起來.

傅正南狠狠的瞪了一眼傅寒川:"你現在看到了?"

傅寒川的手指一松,對著傅正南道:"喬深已經備好了會議室,我會放一部分媒體進來,先開一個簡單的新聞說明."

樓下,卓雅夫人因為正好進入公司,被等候在大廳的媒體撞了個正著.

保安努力的維持秩序也只能堪堪先護住卓雅夫人的安全,所有的記者都伸長了話筒遞到卓雅夫人的面前.

"請問夫人,關于傅太太推陸薇琪小姐,致使陸小姐嚴重受傷一案,您有什麼看法?"

"傅太太是真的推了陸薇琪小姐嗎?"

上篇:088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心有靈犀一點通?     下篇:090 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