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97 女人,你想死嗎?  
   
097 女人,你想死嗎?

g,更新快,無彈窗,!

卓雅夫人好不容易借著這次機會把蘇湘趕出傅家,哪還有再往回請的道理,所以要傅家再度承認蘇湘是不可能的.

而傅寒川至今都沒有在傅氏複位,這情況看起來也不大妙.

他看了一眼傅寒川,他倒似乎並不在意,也不著急,不知道他打的什麼算盤.

這時裴羨又想到了什麼,盯著著前面的一塊飛鏢轉盤慢悠悠的道:"蘇湘的那雙腳還不能正常走路吧?不知道她跟著他那哥嫂回去,又該受什麼氣了."

傅寒川身體倚進沙發內,雙臂伸長了搭在沙發背上,瞧著天花板上的吊燈,眼睛微動.

忽而,他嗤笑了一聲道:"她不回來就不回來,又不是非要她回來不可."

裴羨一愣,瞥了眼傅寒川,覺得他的話古古怪怪的.

剛才還大發脾氣,現在又好像沒事人似的.

"你說真的?"

傅寒川睨了他一眼,拎著外套站起來道:"給我安排個司機,回家了."

傅寒川喝了不少的酒,裴羨也不可能讓他自己開車回去,叫了個小弟給他當司機.

上了車,傅寒川靠著後車座椅,掏出手機來給喬深打了個電話.

接完了電話的喬深一臉的欲哭無淚,立即開車再去把那份離婚協議給攔截下來,希望還來得及.

一路上,傅寒川都是閉著眼睛,看起來像是睡著了,可是當車一停下來,他就立即的睜開了眼,眼眸清亮,不見一點剛睡醒時的惺忪,而且還帶著一股低氣壓.

宋媽媽看到傅寒川回來,打了招呼後就去廚房把晚飯拿出來.

家里蘇湘不在,但是晚餐該有幾盤菜還是幾盤菜,一大一小兩個爺們坐在餐桌吃晚飯,顯得特別冷清.

雖說以前這對夫妻經常吵架冷戰,但是家里沒有了女主人,這氣壓就更低了.

宋媽媽每天在超低壓下工作,要不是看在傅贏乖巧可愛的份上,早就辭職不干了.

這次蘇湘不在家的時間比以往都長,傅贏小朋友又開始了哭鬧要找媽媽.

這幾天幾乎每天都要上演一場.

小家伙嘴巴一咧,嘴里還含著一口飯,說哭就開始哭了,閉緊的眼睛擠出淚來:"麻麻,我要找麻麻……"

宋媽媽看了看繃著一張臉的男主人,只見傅寒川捏著筷子的手緊了緊,臉色難看的跟吃了苦瓜似的.

宋媽媽連忙把孩子抱起來哄,傅寒川把筷子往桌上一拍,起身進了書房.

宋媽媽忐忑的看了書房一眼,這樣的日子還要熬多久啊?

……

另一廂,蘇湘回到蘇家,看著面前的樓梯.

她還需要坐輪椅,等腳徹底恢複以後才能走路,但是蘇潤不可能為她專門弄一個上下樓梯的通道.

魏蘭茜抱著手臂斜眼睨著蘇湘道:"湘湘,你也看到了.你現在雙腳不方便,我跟你哥可都沒有那個閑工夫每天伺候你上上下下的."

"上次你回來,非要把你的房間複原.好吧,複原就複原了,但是那些東西都塞在了一樓房間,現在要騰出來也來不及."

"你說,現在該怎麼辦?"

蘇湘在醫院住了一個星期,蘇潤要是准備准備又怎麼可能說來不及.

秦媽站在一邊捏緊了手指頭,也快聽不下去了.

湘湘傷的這麼嚴重,這哥嫂話里意思,還想著把人趕出去.

蘇湘眼眸微垂,扯了扯唇角,用手機語音道:"怎麼辦,涼拌?"

她轉頭看向魏蘭茜,再寫道:"大嫂,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不會勞煩你動一根手指頭.我這次回來,是拿我的行李的."

魏蘭茜一愣,沒有反應過來.

"你這是?"

蘇湘本就沒有打算在這里多住,只是之前事情沒有解決,她搬出去住會比較麻煩.現在時過境遷,她才不想再看他們的臉色.

她在醫院的時候就想好了,在網上訂了客房,讓酒店過來接人.

一會兒,門口傳來門鈴聲,秦媽跑出去開門,迎進來一個穿著酒店制服的服務生,還有在醫院專門照顧蘇湘的護工.

"蘇小姐,請問您准備好了嗎?"

蘇湘用手語語音對著秦媽道:"秦媽,麻煩你去我房間,幫我把東西收拾一下."

秦媽"哎"了一聲,雖然心里有疑惑,但還是上樓去收拾行李了.

蘇湘的行李不多,住在蘇家的這幾天,她的行李箱除了一些必備品外,基本都沒動過.秦媽收拾的時候都替蘇湘覺得心酸,這本來就是她的家啊,哪有回到家,比住酒店還不如的.

一會兒功夫,秦媽就拎著蘇湘的行李箱下樓來了.

"二小姐,你真的要住到酒店去?"

蘇湘笑了下,語音道:"嗯,住酒店挺好的,有專人伺候,不用麻煩人."

這話擺明了就是專門諷刺某些人的,魏蘭茜不滿的道:"湘湘,原來你早就想好了,那怎麼不早說.還讓我跟你哥專門去醫院跑一趟接你出院.醫院那里都是病菌……"

"大嫂,我只是叫我大哥去,可沒讓你也一起跟著去.再怎麼樣,我姓蘇,讓我哥去給我辦個出院手續怎麼了?"

蘇湘一臉冷意的瞧著魏蘭茜,她不愛說話,可不代表她就任由她欺負了.

魏蘭茜被頂得噎住了,這啞巴自從有了手機能說話以後,說話越來越嗆了.

蘇湘懶得再理她,讓酒店的服務員提了行李箱就操縱著輪椅出去了.

魏蘭茜看著蘇湘的背影,氣得拉扯著蘇潤道:"你看看她,越來越不像話了.我是她大嫂,她……"

蘇潤甩開她的手,不耐煩的道:"她都搬出去住了,你還煩什麼煩?"

蘇潤自從在醫院走廊跟傅寒川見過一面後,就一直有種惴惴不安的感覺,現在再看蘇湘這一手的安排,就更加的不舒服了.

這丫頭現在越來越不好控制,而傅家又不管她了,以後蘇家要是再有什麼事,該怎麼辦?

……

蘇湘不知道蘇潤此時又在盤算著些什麼,到了酒店,服務員把她送到房間以後,她坐在落地窗前,看著酒店的後花園.

她自嘲的笑了下,如果是別人,受傷的話,家人肯定是呵護備至的吧,又有幾個像是她這樣,有家不能回,有家人還把她往外趕的?

但容不得她過多的傷春悲秋,蘇湘打開了電腦,在上面尋找合適的公寓.

她不可能一直住在酒店,總要再尋一個落腳處的.

看著中介公司掛出的房源,在網上咨詢了下,有合適的就記下來方便以後去實地考察.

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天色黑了下來.

酒店的服務生把晚餐送到她的房間,護工過來提醒她:"蘇小姐,該吃晚飯了."

蘇湘抬頭一看,才發覺窗外的天色已經完全黑了.

雖然有人陪著一起吃,酒店的菜肴也是精心烹制的,但這頓晚餐對蘇湘來說,味道並不怎麼樣.

她端著飯碗,怔怔的看著窗外夜色,不知道傅贏有沒有好好吃飯,傅寒川又有沒有好好哄他.

她跟卓雅夫人定下一個月見傅贏一次,可是這才過去了半個月,她就難受的飯都吃不下了.

蘇湘吃不下了,將涼了的米飯擱下,推著輪椅到了窗邊的電腦前,打開傅贏的專用照片存檔.

半個月沒見,小家伙應該長高不少了吧?

蘇湘以前教過傅贏怎麼跟她視頻見面,但是前段時間她臉上也掛了些傷,不好讓傅贏看到她的臉便忍了下來,這會兒,她點開了QQ視頻,希望傅贏沒有忘記她教過的.

她得罪了傅寒川,根本就不指望他善心大發讓孩子來跟她視頻,而宋媽媽年紀大了,這些高科技東西她學起來吃力,也不能指望她,只能靠運氣了.

她等了一會兒,另一頭居然接通了,蘇湘一喜,正擺出笑臉找合適的角度見兒子,屏幕上卻只有傅家的客廳.

蘇湘用語音叫了幾聲"傅贏"但是沒有人搭理她,小家伙沒有樂顛顛的叫她麻麻,也沒有他白嫩嫩的小臉.

傅寒川支著下巴,冷著一張臉看著蘇湘在鏡頭面前搗騰,動來動去晃著虛影.

就在幾分鍾前,他在書房看文件,放在書架上的IPAD忽然響了起來.

他知道蘇湘的號,看到她發送的視頻請求,便拿著IPAD到了客廳.

正在蘇湘尋思電腦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的時候,一道低沉的男人聲音道:"你是打算吵醒傅贏,再讓他大半夜的哭著找你嗎?"

蘇湘嚇了一跳,傅寒川冰塊臉出現在了熒幕上.

他一臉很不耐煩的樣子,蘇湘捏了捏手指頭,在鍵盤上輸入:你能不能讓我看看傅贏?

只要他拿著IPAD去傅贏的房間走一趟,讓她看看他的睡覺的樣子就好.

"憑什麼?"傅寒川直接就拒絕了她,一點商量的余地都沒有.

蘇湘呼吸一頓,看到他那一臉拽樣就很想沖到屏幕那端去捶他一頓.

她的手指在鍵盤上快速翻飛:我想見兒子,你就不能讓我看一眼嗎?

傅寒川冷笑了下:"你不是不要他了嗎?放心,他很快就會適應的,又不是第一回了."

傅寒川說完就把視頻給關了,拎著IPAD又回到了書房,將之放回在了書架上.

傅贏在上次蘇湘教過以後就會使用IPAD了,有次傅寒川回來看到小家伙點開了視頻在那等待連線,就把IPAD放到了他的書房.

蘇湘看著黑了的屏幕,氣得咬緊了牙,打開了另一個文件檔案,調出傅寒川的照片在上面一通亂畫.

這個小雞肚腸的男人,她是傅贏的媽,就不能讓她看一眼嗎!

他知道她有多想兒子嗎!

一通發泄以後,蘇湘怔怔的看著幾乎看不出本來面目的照片.

她知道自己這也只是發泄罷了,不管是對傅寒川,還是傅家,對他們而言,她沒有任何的攻擊力.

十一點,這個世界上大部分的生物都睡著了.

傅寒川手臂枕著腦袋,瞪著天花板全無睡意.

翻個身,對著旁邊的枕頭,昏暗的光線中,他的眼睛一眯,從枕頭上拈起一根發絲來.

長長的一根頭發,大約有三十公分長,一看就是那個女人的.

傅寒川騰得坐了起來,抽了張紙巾將頭發絲往里面一卷丟到了垃圾桶,然後一把將枕頭往門口的方向扔了出去.

眼睛里乾淨了,他這才重新躺了下去.可是剛把被子拎到下巴下,又聞著被子上的味道也不對勁.

這床單有兩個星期沒換了吧?

宋媽這是越來越懶了,連床單被套都不換了.

傅寒川半夜換起了床單被套,連枕頭也一並的替換了,聞著有著柔順劑香味的被子,他這才閉上了眼睛.

凌晨十二點,這個世界上絕大部分的生物都睡著了.

酒店客房,護工悄悄的走到門邊,將門打開,對著門口站著的男人恭敬的說道:"她已經睡著了."

男人點了下頭,遞給護工另外一張房卡,那護工便拿著卡出去了.

男人走到床邊,皺眉瞧著睡著的女人.

她居然還睡得香甜,傅寒川一看她這樣兒,就氣得想弄醒她.

蘇湘睡得迷迷糊糊的,覺得肺部的氧氣越來越少了,身上像是壓著什麼似的沉的她透不過氣來.她的腦子里立即的浮現她被山土掩埋的時候.

蘇湘撲騰了起來,傅寒川差點被她掀翻在地,下巴被她揮了一拳,疼的眉心一皺.

"女人,你想死嗎?"

像是平地響起了一聲驚雷,蘇湘猛地睜開了眼,看到赫然在眼前,並且與她距離不足一尺的那一張臉,嚇得睜大了眼睛,下意識的"啊"的一聲叫喚.

他怎麼會突然在她的房間的!

蘇湘往套房的小客間看過去,又往門口看了一眼,伸手去摸床頭櫃上的手機,想叫酒店的人過來.

這也太不安全了.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麼,傅寒川手一伸就輕易的捉住了蘇湘的手腕,將她的手機拿了過來,隨手往遠處的沙發一扔,涼涼的道:"你難道不知道,你住的這家酒店也是傅家的嗎?"

進自家的酒店,他想什麼時候進來就什麼時候進來.

蘇湘睜圓了眼睛,她當然不知道傅家到底有多少產業,要是知道她肯定換別家的.

不過就算是傅家的酒店,現在她是客人,他怎麼能夠隨便進客人的房間!

蘇湘掙開了他的手,憤怒的比劃起來.

--我是客人,你不能隨便進入客人房間,騷R擾房客!

傅寒川短促的嘲笑了一聲:"我進我老婆的房間,有什麼問題?"

蘇湘看著那一張無賴的臉,就想撓花他.可惜她的手指甲在刨土的時候就磨沒了,後來在治療的時候,更是剪得光禿禿的連毛刺都不剩了.

--我們離……

"在你沒拿到離婚證以前,你就還是我老婆."

傅寒川冷冷一句,就把蘇湘的話給打斷了.

蘇湘手一頓,看著那個一臉高傲的男人.

她真不明白,事到如今,他還有什麼不肯放人的.

傅寒川看她安靜下來了,大手解開她的扣子,蘇湘的身體一僵,泛著淚花的眼睛瞪著他.

傅寒川盯著她那一雙水汪汪的眼,她咬著唇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樣子.

"想見傅贏?"

蘇湘咬著唇點了點頭.

傅寒川低下身來,在她的耳邊誘惑著她低聲道:"那你該知道怎麼做……"

他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捏著她的耳垂,指尖沿著她的耳廓移動.蘇湘的喉嚨翻滾了下,眼睫毛顫巍巍的閉上了……

翌日早晨,下了一場雨,窗玻璃上還掛著雨滴.

蘇湘睜眼瞧著依然在連綿不斷下著的雨.

她醒來的時候,傅寒川已經走了,仿佛他沒有來過似的.但蘇湘的身體清楚的告訴她,並非她做了一場夢.

反正就快要離婚了,就當給他榨干最後的剩余價值,而且他肯把傅贏帶過來見她,不算虧.

蘇湘動了動腳,傅寒川臨走前給她換了藥.

"傅太太,我送你去洗漱吧……"護工小心翼翼的推著輪椅走過來,心虛的不敢抬眼看她.

蘇湘這會兒還猜不出來護工是傅寒川的人就是傻了.

他那麼神通廣大,她翻不出他的五指山.

不管她怎麼想走,他都在用一樁樁的事實告訴她,她依然在他的掌控之下.

蘇湘拎開被子,雙腿移到輪椅上,護工推著她去到洗漱間洗漱.

待出來的時候,客服已經送上了精致的早點.

蘇湘吃了幾口就沒再吃,讓護工從她的行李箱拿出了要換的衣服.

"傅太太,你今天想要去哪兒?"

蘇湘看了那護工一眼,語音平淡的道:"不去哪兒,看書."

教師資格證考試就快到了,她沒有多余的時間瞎折騰.

護工沒再說什麼,悄悄的找了個安靜的地方跟傅寒川彙報.

傅寒川聽完以後就掛斷了電話,喬深看著老板講完電話了,將協議書放在他面前.

"傅先生,你的協議書."

傅寒川掃了一眼,嗯了一聲,淡聲道:"出去吧."

喬深轉身走到門外,抹了額頭一把汗.

昨天幸好他車子開得夠快,趕在律師踏入民政局的大門前給攔下來了,要是敲了章,那他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

傅寒川淡漠的看著面前平攤著的兩份離婚協議書,翹了下唇角,將協議收進了旁邊的抽屜里.

哼,想要離婚去找那個野男人,這輩子她都別想了.

這天傍晚下班後,傅寒川回家將傅贏帶走了,也沒說去哪兒.

小家伙歪著頭坐在座椅上,不哭不鬧,但也沒什麼精神.

傅寒川睨了兒子一眼,揉了一把他軟軟的頭發,傅贏生氣的拍開他的手:"不要不要!"

壞粑粑,藏了他的IPAD不讓他見麻麻.

傅寒川冷哼了一聲:"不想見你媽?"

傅贏一聽去見麻麻,立即眼睛閃閃發亮:"麻麻?"

到了酒店客房,蘇湘一看到兒子就抱著左親右親,完全沒看男人一眼.

傅寒川也不打擾他們母子團聚,徑直的走到一邊打開電腦,像是往常一樣辦公.

等到了晚飯時間,再有客服人員把晚餐送到房間來,三個人在套房客廳吃完了晚飯,就像在傅家沒有什麼兩樣,只是換了個環境而已.

傅贏乖乖的吃了一大碗飯,蘇湘也吃了不少.

洗漱完畢後,蘇湘斜躺在床上,傅贏枕著她的手臂,一大一小玩著手指頭變影子,傅贏奶聲奶氣的問:"麻麻,為什麼我們,在這里?"

為什麼麻麻不回家呢?

蘇湘看了眼坐在窗口邊還在辦公的男人,語音道:"因為我在這里度假休息啊."

"做媽媽,也要有假日休息的,是不是?"

蘇湘不想讓傅贏知道太多,他還太小,什麼都不知道,就讓他覺得他在休假吧.

傅贏皺著小眉毛想了想,好像是這麼回事兒.

他小嘴一咧露出白白的小米牙:"麻麻,贏,也休假,有木有?"

蘇湘點了下他的小鼻子笑了笑.

"你現在不是在跟媽媽一起休假嗎?"

小家伙過了年也才兩周歲,還這麼小就在學很多了.雖然是讓他學著玩,玩著學,但以後,他的童年樂趣將會越來越少.

蘇湘親了下兒子的額頭,心疼的揉了揉他的頭發,不知道她還能這樣陪著他多久……

到了傅贏固定的睡覺時間,小家伙眼皮打起了架,枕頭邊放著蟲兒飛的兒歌,蘇湘輕拍著他的背,一會兒小家伙就睡得很沉了,輕輕的打起了呼嚕.

蘇湘也半閉著眼睛就快要睡過去了,這時懷里忽然一空,她一下子驚醒了過來.

傅寒川抱著傅贏看了她一眼,然後抱著孩子去了隔壁另外的小套間.

這個時候,蘇湘就覺得傅寒川是個心狠歹毒的大魔王,用兒子來威脅她算什麼男人.

傅寒川回到房間,就看到蘇湘瞪著一雙大眼睛瞧他.

他慢條斯理的解開扣子,淡淡的道:"你這樣看著我,不如好好想想怎麼讓我高興,這樣興許我還能讓你多見他幾次."

說著,他垂下手,敞開的襯衣半遮半掩.

蘇湘咬住了唇瓣,坐了起來,伸手過去……

……

傅家老宅.

卓雅夫人推開書房的門,傅正南皺了下眉毛沉聲道:"怎麼門都不敲就進來了."

卓雅夫人走上前,一直到書桌前才停了下來.

她道:"傅正南,陸薇琪的事情已經過去了,為什麼還不恢複寒川的總裁職位?"

上篇:096 一旦喜歡上一個人,哪有什麼尊嚴可言?     下篇:098 傅寒川的太太之位,不可以空缺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