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98 傅寒川的太太之位,不可以空缺太久  
   
098 傅寒川的太太之位,不可以空缺太久

g,更新快,無彈窗,!

傅正南掀過一頁書,頭都沒抬一下,他道:"我看不到他有這個能力可以做總裁,要回來,讓他拿出本事來."

卓雅夫人咬著牙:"傅正南!"

傅正南放下書,下巴一抬,眉眼冷漠的對著自己的妻子:"卓雅,公司不是你意氣用事的地方.家里你怎麼橫行霸道我不管,但是在公司,就必須按照規則來.誰有能力,誰上!"

低沉威嚴的嗓音落下,卓雅夫人捏緊了拳頭,她冷笑了下:"寒川有沒有這個本事坐在總裁的位置上,還需要證明?"

"你只不過借著這次借口,想要扶持什麼人上位吧?"

傅正南的目光沒有動一下,只定定的瞧著她,每說一個字,手指敲一下桌面,聲音低沉的道:"我說了,讓他拿出本事來."

"上一次的事情,讓董事會的人對他喪盡了信心.讓他重新坐上裁總,他還能坐得穩嗎?"

卓雅夫人無可辯駁,深深的沉了口氣,傅正南在傅氏的說話分量最重,他不松口,她再怎麼發脾氣也沒用.

而眼下能讓傅寒川再重返總裁之位的機會,就只有盛唐科技的收購案了.

這個科技公司,她了解過,現在是投資界的香餑餑,不少投資大佬都盯著,現在傅寒川已經不是總裁,說出去的話分量就沒有以前那麼足了,反而還多了不少的掣肘,要完成收購不容易.

卓雅夫人憤憤的瞪著傅正南:"總之,你就是不讓他好過就對了!"

傅正南道:"傅寒川是我的兒子,我要他多磨礪,有什麼問題?"

卓雅夫人不屑的嗤笑了下:"是嗎?"

她的眉眼一低,警告的道:"最好是你說的那樣,不然,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在卓雅夫人離開書房之際,傅正南叫住了她說道:"傅寒川,還跟那個女人有來往嗎?"

卓雅夫人腳步頓一,往身後側看了一眼道:"沒有."

說完以後就走了出去.

那個女人,自然指的就是蘇湘.

傅家所有的恥辱都因她而起,傅寒川被罷免也是因為她,她又怎麼可能再讓那個女人回到傅家來!

卓雅夫人走出書房以後,眉頭就沉沉的攏了起來.

雖說那個女人已經離開了傅家,但是那兩人的離婚手續一直沒有完成.

這也是傅正南一直拖著不肯讓傅寒川複位的原因之一了.

卓雅夫人心里一動,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一抹意笑來,走路的步子也輕快了起來.

接下來的幾天,卓雅夫人繼續游走在貴太太們的圈子里,她依然是眾星捧月的那一個最高貴的夫人,逛商場買珠寶,禪室喝茶劇院聽劇.而在她的身邊,也不乏家世深厚,高雅貌美的世家千金陪伴.

眾人周知,傅家的那位啞巴太太出局了,雖然傅寒川離過一次婚,身邊又有個兒子,但並不妨礙女人們對他的青睞.

這一開春,傅太太這個懸空的位置,又讓名媛們角逐了起來……

……

傅氏大樓.

傅寒川的辦公室門口,那塊象征著總裁地位的金色牌子已經摘下了,傅寒川依然還在這里辦公,但只要有下一任總裁上任,就難保這里坐著的人是誰了.

卓雅夫人一走到門口,心里就堵了一口氣,以前不覺得,現在橫豎看著都不舒服.

她敲了下門就走了進去,傅寒川抬頭看她進來,叫了一聲打了個招呼就又重新埋頭工作了.

卓雅夫人走到桌邊,看著他擺滿了桌子的文件,旁邊一疊資料有一尺來厚,不由更心疼了些.

不再是總裁,手上能調配的人手也少了,很多事只能他自己來做.

傅寒川抬頭看了她一眼:"媽,你有什麼事嗎?"

卓雅夫人將桌上的幾份文件疊在一起,挪出一塊空地來,把手里拎著的保溫壺放在桌面上道:"我讓夏姐給你煲了人參雞湯,你先喝一點."

傅寒川微蹙了下眉,接過卓雅夫人遞過來的湯碗.

卓雅夫人在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我看你最近氣色都差了很多,沒有好好吃飯嗎?"

傅寒川喝了口湯道:"不是,工作忙."

說話間,他已經看完了一頁資料,在上面做了些批注.

卓雅夫人歎了口氣,拿起一頁文件看了看:"這些都是關于盛唐科技的資料?"

"嗯."

卓雅夫人不滿的道:"要不是那個女人,你也不至于累成這樣."

傅寒川喝著湯,這雞湯的人參味道太濃,沒有蘇湘燉的清亮味鮮.

說起來,自從那女人搬出去之後,好久沒吃到她做的東西了.

傅寒川將空了的湯碗擱在一邊說道:"媽,我之前沒做上總裁前,不也是這麼過來的?"

傅家的人,不會因為他是傅寒川,就直接讓他坐上總裁之位,不也一樣是自己掙來的.

只不過從低谷再往上走一回罷了.

卓雅夫人道:"我是覺得你浪費了時間."

好好的一手牌,因為那個女人而打得稀巴爛,還要重新洗牌,她能不氣嗎!

說著,她對著那些資料點了下下巴道:"這個盛唐科技,有把握嗎?"

"你父親的意思,只要你能成功收購,讓董事會的那群人閉嘴,總裁之位就還是你的."

傅寒川扯了下唇角,那他這回就讓那些老家伙們永遠的閉嘴!

卓雅夫人看他的神色放心了些,這個兒子,除了在女人問題上讓她失望以外,別的還沒有讓她失望過.

她淡淡的道:"你跟蘇湘的離婚手續,什麼時候辦下來?"

傅寒川像是沒聽到似的,專注的看著文件,卓雅夫人伸手過去,將他手里的文件拿了過來,正色道:"寒川,這個女人,我不會允許你再往家帶."

"我想我不需要再跟你說一次這里面的厲害關系!"

傅寒川抿著薄唇,眸光緩緩流動,手指慢慢的蜷縮了起來,而後一松,他道:"我會處理."

聽到他這樣的回答,卓雅夫人並不滿意,她道:"我已經聽過你太多次這樣的回答,我要的不是你的敷衍,你拖著也沒用."

她的聲音冷了下來說道:"不妨告訴你,傅寒川的太太之位,不可以空缺太久."

"那個女人已經出局了,把離婚手續辦下來,你跟她沒了關系,也讓她能夠去找個包容她愛她的男人,好好過完她的下半輩子."

傅寒川的臉色沒有什麼變化,慢慢的搓著兩根手指,像是聽著,又像是沒在意.

卓雅夫人看了他一眼,她說得再多,但也知道這兒子翅膀硬了,她早已把控不住.

不過現實已經給他好好上了一課,由不得他不低頭.

她的語氣松了些說道:"還有,今天晚上騰出時間來,回家吃飯."

傅寒川聞言蹙了下眉,自從上次跟傅正南起了沖突以後,父子倆的關系還沒和解,傅寒川沒有回過傅家老宅.

卓雅夫人知道他在想什麼,說道:"怎麼,回家都不願意了?再怎麼樣,他還是你爸."

傅寒川像是嗯了一聲,重新看起了文件,淡淡道:"知道了."

卓雅夫人見他答應了,這才轉身離開.

到了傍晚,傅寒川帶著傅贏駕車回老宅,看到門口停著的一輛白色轎車時,眉頭皺了下.

老何站在門口等他下車,傅寒川問道:"那輛車是誰的?"

老何雙手放在小腹上,畢恭畢敬的微笑著道:"傅先生進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傅寒川余光再瞥了一眼那輛車,抬步往里面走去.

客廳里有說話聲,卓雅夫人一抬頭,看到傅寒川進來了,笑著道:"人齊了,可以開飯了.夏姐,去把湯端上來."

"夫人,還是我來吧."一道輕柔的女音響起來,只見一個長相甜美的女孩微微笑著,含羞帶怯,雙手搭在卓雅夫人的臂彎里.

卓雅夫人拍了拍她的手,笑眯眯的道:"好,湯是你燉的,你去拿來."

一路目送著女孩去廚房的背影,然後她才收回目光,笑著看了一眼傅寒川道:"她是常庭寬的小女兒常妍,正在讀大二.文文靜靜的,上的了廳堂,下得了廚房,很不錯吧?"

常庭寬,南城去年的首富,做航運起家後做建築業,據說南城的地產樓盤,三分之一是常家的,底下兩個兒子,把常家的商業版圖開拓的更寬了.

傅寒川沉著臉,就這套路,他還能看不明白麼?

傅寒川什麼也沒說,拉著傅贏的小手坐到餐桌上.

常妍端著一鍋清燉甲魚湯出來,放在最中心的鍋墊上.

燉了兩個多小時的湯,湯色清亮,只有一層薄薄的油花浮在水面上,甲魚靜靜的沉在水底,旁邊一圈白色鵪鶉蛋,幾點綠蔥做點綴,看著就味道鮮美.

常妍悄悄的看了眼傅寒川,臉上暈著一層薄紅,不知道是端鍋燙著了,還是害羞.

她撫了撫裙子准備坐下,這時卓雅夫人將她拉著往傅寒川的旁邊坐了下來.

"這里空著座位,坐那麼遠還怎麼吃飯啊."

常妍的臉色更紅了一些,卓雅夫人看了眼傅寒川道:"人家常小姐第一次來我們家吃飯,嘗嘗這湯好不好喝."

"我聽常小姐的大嫂說,常小姐練得一手好廚藝,誰要能夠把你娶回家,那可就有口福了."

她又瞥了一眼傅寒川,這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

傅寒川只低頭喝著湯,撈出蔥花倒在一邊的碟子里,說道:"家里有傭人做飯,想喝湯吩咐一聲就可以了.母親,你今天不也吩咐了夏姐燉了湯?"

傅寒川極少在外人面前說話這麼不給面子,卓雅夫人在桌下踢了他一下,沖他使了個眼色,還能不能好好說話了!

常妍羞紅了臉,窘迫的道:"夫人說笑了,只是一般手藝而已."

她看著傅寒川面前那一只小碟里的蔥花,咬了咬下唇,暗暗記下,以後做湯,一定不放蔥了.

"這怎麼是一般手藝,我聽你大嫂說,你在研究紅樓夢里面的菜譜,什麼時候有空,也讓我們見識見識."

常妍余光微微一瞥傅寒川,紅著臉說道:"做菜倒是可以,就是怕被你們笑話."

這邊一來一往間,傅寒川接下來始終都是沉默的吃著飯菜,偶爾給傅贏夾一兩筷子菜,讓他自己吃飯.

小家伙自己拿著勺子乖乖的吃飯,小嘴上沾著米粒,傅寒川看到了,就拿紙巾給他擦一下.

常妍瞧著男人細心照顧孩子的模樣,芳心噗通.

這樣顧家又會照顧孩子的男人,工作能力強,模樣長得又好,誰不喜歡?

晚飯後,一眾人坐在客廳喝茶消食.

傅正南疊著腿,喝了口茶,狀似不經意的問道:"常小姐,你哥哥這次來北城,也是為了盛唐科技吧?"

像他們這種世家,基本上都是從實業起家,科技類的新興公司是各大老派集團公司都想要補足的領域.

常妍乖巧的回答道:"公司都是父親跟哥哥們在打理,我對公司事務並不知曉."

常家有兩個兒子,小女兒常妍是常家的掌上明珠,不止常家兩夫妻疼愛,哥哥嫂嫂們對她也是疼愛有加.只要是她喜歡的,都隨便她去做,從不逼迫她什麼.

傅正南挑了挑眉,看了一眼卓雅夫人,低頭喝了口茶.

卓雅夫人笑了下,看向常妍的目光更滿意了些.

北城傅家,南城常家,若是能結成姻親,就是南北聯手了.

這樣的傅家,就更加的固若金湯了.

傅家的太太不需要一定是商場上的女強人,有個家底深厚的娘家,這樣未嘗不可,這樣一看還更好.

傅寒川他太強了,有個能在事業上幫助他的女人固然是好,但是若是夫妻兩個意見不同,容易起爭執,就像她跟傅正南那樣,時間久了就變成了貌合神離.

女人再強,還是回歸家庭照顧家庭的好,常妍溫柔賢惠,知書達理.

百煉鋼為繞指柔,其實最能拴住男人心的,不還是那份溫柔可人嗎?

而在傅正南看來,常妍的可取之處就是不管公司事務,不會像卓雅夫人那樣咄咄逼人.

而且,常家的家世,是讓人非常滿意的.

傅正南看了眼傅寒川,淡淡的道:"若是常家也看中了盛唐科技,那你可要小心應付了.常家二傑,可不是隨便說說的."

傅寒川唇角微勾了下,沒說什麼,倒是常妍,兩邊看了看有些惴惴不安.

哥哥們這是要跟傅家搶生意嗎?那她……

"你們在家還說什麼公司的事,就不能消停一會兒嗎?常小姐第一次來我們家,不要讓人覺得我們家的男人就只有工作."

卓雅夫人說了一句,把話題又帶到了常妍跟傅寒川兩人的身上,不動聲色的讓那兩人多了解起彼此.

傅寒川開始還能耐著性子給些面子,又過半個小時,他看了下時間,起身站了起來說道:"我還有事,就先回了."

他看了眼常妍,對她表情淡淡的點了下頭,抱著傅贏往外走.

小家伙趴在傅寒川的背上,咬著小手看著那個大姐姐.

她怎麼這麼看他的粑粑啊,他不喜歡.

小家伙忽然伸了下舌頭,對著常妍做了個鬼臉,回頭緊緊的抱著傅寒川的脖子.

粑粑是他跟麻麻的!

常妍一愣,有些窘迫,收回目光時正好跟卓雅夫人的視線對上,她羞窘一笑,卓雅夫人道:"寒川他是個工作狂,手頭上工作又多,經常只顧著工作別的什麼都不管."

常妍一笑,說道:"我的哥哥們也都這樣,但是嫂嫂們很體貼他們."

卓雅夫人意有所指的道:"哦?那常小姐在嫂嫂們的影響下,必定也是個體貼人的姑娘了?"

……

蘇湘可以下地走路以後,就辭退了護工,租了間公寓住下來.

雖然一個人住,但是生活質量並不差,九十平米的公寓一個人住著足夠寬敞,屋內光線明亮,陽台還能養養花,曬曬太陽.

不過這段時間她要忙著考試,是不可能享受生活的.

蘇湘晚餐做了青菜咸肉飯,弄了個海裙菜豆腐湯,剛在餐桌前坐下,門口就有人敲門.

以為是送快遞的,一開門,卻是傅寒川抱著傅贏站在門口.

蘇湘對于見到兒子,當然是很開心的,但是對那個男人就沒什麼好臉色了.

她不明白,他為什麼好好的大別墅不住,三天兩頭的過來跟她擠一個小公寓.

傅寒川的臉色也說不上好看,他徑自的走進來,經過餐廳的時候看到桌上冒著熱氣的晚飯,腳步一拐,直接在餐桌前坐了下來.

蘇湘抱著傅贏走過來,就看到傅寒川坐在了她的位置上,把她的晚飯給吃了.

蘇湘看書忘了時間,這會兒才吃上晚飯,而她的晚飯卻落入了男人的肚子里,她生氣的用語音道:"你沒吃飯嗎?"

傅贏看著那一碗菜飯很好吃的樣子,咬著手指糯糯的道:"麻麻,我也想吃."

蘇湘看了眼兒子,沒聲音了.

小家伙坐在傅寒川的腿上,父子倆個用著一只碗,蘇湘進廚房,把鍋子都刮乾淨了才盛了一小碗飯走出來,她狐疑的看了眼男人.

今天他怎麼看起來怪怪的.

傅寒川幾口吃完了,擦了擦嘴對著蘇湘道:"明天多做一些."

蘇湘無語的看了他一眼,憑什麼.

傅寒川這些天雖然過來,但經常都是很晚才過來,而且他極少帶著傅贏來,晚歸早出.

蘇湘為了能在跟卓雅夫人的協議之外多見見傅贏便也忍了他,可憑什麼她還要再做他的晚飯.

他們說起來是在分居,分居!他懂麼!

傅寒川也不跟她多廢話,只一個眼神就把蘇湘壓得死死的.

他手里有她的軟肋.

蘇湘抿了抿唇,咽下了這口氣,端著碗去廚房洗碗筷.

傅贏跟著進了廚房,扯了扯她的褲腿,軟軟的道:"奶奶家飯飯,不好吃,要吃麻麻的."

小家伙抱著她的腿,對她絕對的表忠誠.

蘇湘往客廳的方向掃了一眼,原來是去傅家老宅了.

可是傅家老宅夏姐的手藝並不差,怎麼會不好吃.

蘇湘洗完碗筷出來,傅寒川已經不在客廳,大概又是去忙事情了,她便把傅贏的玩具拿出來,陪他搭積木,這時候忽然房間里有人叫起了她的名字.

"蘇湘,過來."

蘇湘皺了下眉,那個男人又來煩她了.

她讓傅贏乖乖的玩玩具,起身去到房間,就見傅寒川仰著頭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捂著鼻子.

傅寒川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問道:"有棉花嗎?"

鼻血順著他的指縫流出來,蘇湘連忙的抽了幾張紙巾蓋在他的鼻子上,讓他把身體坐直.

一個大男人,連這麼簡單的流鼻血都不會弄.

她住在這小公寓,還沒有來得及准備藥箱,哪里來的棉花.

蘇湘抽了張紙巾卷了卷,塞在他的鼻子里,暫時的止住了血.

傅寒川皺眉走到洗手間邊去洗手,抬頭就見鏡子里一個男人鼻子間插著一根長長的白紙條.

眉心皺得更緊了些.

這造型……

他傅寒川,什麼時候這麼狼狽過.

傅寒川伸手就想把紙巾條抽出來,這死女人是整他的嗎?

正要拔出來,蘇湘正好走進來,握住了他的手臂搖了搖頭.

才堵了一小會兒,血還沒止住呢,拔出來就又要流鼻血了.

蘇湘忍著笑,擠了一條冷水毛巾,拉著他出去,讓他躺下來,然後將毛巾搭在了他的鼻子上.

這樣有助于鼻孔里的毛細血管收縮.

不過這好好的怎麼流鼻血了?

蘇湘看了他一眼,再回頭看了看他帶過來的資料.

他好像比以前更忙了,那些厚厚的資料,剛才她看了一眼,都是科技類用語,中英文都有.

--這樣忙,那還兩邊跑做什麼.

蘇湘手語比劃著道.

傅寒川瞧著蘇湘眉眼靜靜的模樣,輕扯了下唇角說道:"知道我忙就少給我惹麻煩,也少惹我生氣.做點好的湯水給你男人補充營養,我這樣辛苦還要來滿足你,你不覺得羞愧嗎?"

蘇湘臉一紅,他是怎麼把這些不要臉的話說的一本正經的!

到底是誰滿足誰?

蘇湘瞪了他一眼,轉身走了出去.

傅寒川瞧著她的背影輕笑了下,將毛巾摘下來放在一邊床頭櫃上,眼睛里的笑意慢慢的冷了下來.

他起身走到了書桌前,繼續的整理起了資料.

盛唐科技,他必須要拿下!

上篇:097 女人,你想死嗎?     下篇:99 沒有口紅印,擦得倒乾淨,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