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00 前路是光明的,看書使她快樂  
   
100 前路是光明的,看書使她快樂

g,更新快,無彈窗,!

喬影被打斷,看莫非同一直在咳,一掌拍在他的後背上道:"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再回醫院去."

莫非同不滿的道:"去你的,你才不行呢."

他瞥了一眼傅寒川,傅寒川睨了他一眼,莫非同立即的把目光側開了去,硬撐著說道:"我只是想象了下傅少麻子臉是什麼樣子."

傅寒川未看出他的異樣,冷冷的轉開了目光,懶得搭理他們的打趣.

裴羨問道:"對了,盛唐科技的收購,籌備的怎麼樣了啊?現在有常家加入進來,難度不小啊."

在這些收購的投資大佬里面,最有實力的就是傅,常兩家了,而且兩家都擺出了勢在必得的架勢.

這兩家要是斗起來,那可有得看了,這邊一抬價,盛唐的人得數錢數到笑死.

"盛唐的負責人,見過面了嗎?"

傅寒川捏著小茶杯抿了一口,慢悠悠的道:"沒有."

到現在為止,都只有一個助理出面打理,看來不到最後時候是不會露面的.

莫非同聽得無趣,擰了下眉毛道:"找你們來是陪我玩的,你們兩個在一起,除了生意就是生意,就沒有別的可以說了嗎?"

裴羨哂笑了下,對著他道:"那莫三少有什麼好的建議啊?"

莫非同仰頭看了看藍天白云,想了半天,沒有.

他懶洋洋的道:"好像沒有."

裴羨瞥了他一眼,問道:"去看過陸薇琪了嗎?"

陸薇琪的案子證據足夠,目前還關押在拘留所,等候法院的排期,不過三年的有期徒刑看來是免不了的.

莫非同沉了口氣,想了下道:"不用了."

自己真真切切喜歡過的人,變成了那個樣子,還不如不看,還是保留一點美好吧.

"聽說,她現在的精神狀態不大好,誰都不願意見."

陸薇琪回來的時候,熱熱鬧鬧,前呼後擁,到現在身邊的人散盡.

不管是想從她身上得到好處的,還是真心對待過她的,都很有默契的選擇了沉默跟回避.

莫非同看向傅寒川,其實陸薇琪最想看到的人是他,但是按照傅寒川的個性,他不會再去看她了.

……

看守所里.

陸薇琪被獄警扶著走到探望室,她的樣子看上去呆呆傻傻,雙眼空洞無神,一頭秀發亂蓬蓬的,嘴唇干裂.她穿著灰撲撲的囚服,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光鮮亮麗.

梁易輝看著她緩慢的,一跛一跛的走出來.

"薇琪……"梁易輝的喉嚨翻滾了下,一臉痛色.

陸薇琪的眼睛沒有焦距,直愣愣的看著前方,過了許久,才看向前面的人,唇角微微的動了下,像是牽扯出了一個笑.

她撫摸著手腕上的一條結痂了的傷疤,前後的搖晃著身體,嘴里喃喃的一直重複說著"三年","三年".

陸家請了最好的律師來打這場官司,但是證據確鑿,想要避過這場牢獄之災是不可能的,律師的意思,最少是三年.

梁易輝道:"薇琪,你別害怕,三年……三年很快就會過去的,我會等你出來."

陸薇琪本身是名人,受到的關注極大,要想從中間做點什麼讓她少吃些苦頭也很難.

陸薇琪的目光微微的動了下,她看向梁易輝,身體停止了擺動,笑了笑後,身體又前後的擺動了起來.

梁易輝看著她這個樣子,手掌緊緊的握成了拳頭.

她不該是這個樣子的!

"薇琪,你得振作起來,你以前的那些夢想呢?你就不想再見到傅寒川嗎?"

陸薇琪看著他,目光又動了下,眼睛里卻是閃現出了茫然.

"我斗不過她,我輸了,什麼都沒有了……"

"我斗不過她,什麼都沒了……"

"我是個廢人……"

陸薇琪自從轉移到了拘留所以後,日夜反複的就只有這幾句話.

梁易輝沉沉的吸了口氣,重重的一拳打在了大理石的台面上.

他只恨自己幫不了她.

"薇琪,你不是什麼都沒有了,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你還有我,我一定會陪著你的,你記住了,你還有我!還有我!"

最後幾個字,梁易輝說的很重,像是要把這幾個字刻入到她的腦子里去似的.

陸薇琪望著他,又淡淡的笑了下,一點反應都沒有.

陸薇琪的崩潰,源于自己過分的自信,輸給了一個啞巴,輸得一敗塗地,她接受了失敗的事實,卻再也爬不起來了.

梁易輝一臉沉痛的看著她,垂下了頭,像是在極力的忍耐著什麼,臉都忍得變形了.

他很想砸開這一面阻隔了兩人之間的玻璃,想沖過去用力的晃醒她,想抱住她……但他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看著她這樣的頹廢下去.

他用力的捏住了手指,指節咯吱咯吱的響,像是想到了什麼,他抬起頭來,眼睛里布滿了紅血絲.

"薇琪,振作起來,你比她強,三年後,你還有機會贏她的,明白嗎?"

……

商會會長選舉在即,上流社會里的走動又開始勤快了起來.

傅寒川雖然不再是傅氏的總裁,但他的影響力還在,依然出入在各個宴會里.

在他的身邊,各種各樣的美女又多了起來,名媛千金,影視紅星,那位被傅家承認過了的傅太太,不過短短一個月就被人遺忘了.

人們在猜測,誰又是新一任的傅太太?

蘇湘搬離了傅家,看似遠離了風暴中心,但就算她刻意的不去看,但是無意之間,還是會知道一星半點的,關于上流社會的那些風l流豔事.

這些她早就已經習慣了的,可是看到新聞上傅寒川同嬌貴名媛出入各種場所的時候,心里的刺痛感卻更甚了.

呵呵,這算什麼?

在外界眼里,她已經不再是傅太太了,可她依然還是傅太太.

假離婚嗎?

一場抗爭,她好像又回到了原點,一個隱形的傅太太.

不,倒是像個見不得光的情人.

蘇湘扯了下唇瓣,無力的笑了下,翻開下一頁的新聞頁面.

他住在這邊的時候,她要幫他洗衣服,衣服上有著各種香水味道,偶爾的還能看到口紅印子,長長的頭發絲.

才過了今天安生日子,一切又好像回到了過去,只不過是換了個地方而已.

蘇湘將手機丟開在一邊,努力的讓自己集中精神看書,馬上就要考試了,等拿到了資格證書,她就可以回到學校去教書.

前路是光明的,看書使她快樂.

蘇湘腦子里一遍一遍的如是提醒自己,只是目光反複的對著書上兩行字,背著背著就變成了"傅寒川同xx小姐盛裝出席xx宴會".

蘇湘看了眼牆上掛著的時鍾,已經十點多了.按照往常,傅寒川這個點已經過來了.

她告訴自己,她才不是在等著他,只是怕自己睡著了又被他的敲門聲吵醒.

又用力的翻過一頁書,蘇湘看了眼門口,忽然掀開被子下床,將房門砰的一下關上了,然後跳上床關燈睡覺.

她把手機鈴聲也設定成了靜音.

但是這一晚,蘇湘窩在被窩里豎直了耳朵也沒有聽到門外的敲門聲.

傅寒川沒有來,早上蘇湘對著鏡子里的自己,挖了兩倍量的眼霜塗抹在眼周皮膚上.

她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是常家安排的家宴,傅寒川單獨赴宴.

……隔天傍晚的記憶分割線……

喬深在臨下班前敲了傅寒川的辦公室門.

"傅先生,這是准備好的禮物,你看一下是否合適."

桌上擺著一套包裝精美的書.

喬深接到了老板的指示要求讓他備禮也是頭疼.

以往傅寒川出席宴會准備禮物,基本上都是字畫或者名表什麼的,但是這次的對象是常家小姐,這就麻煩了.

小樹林那個親吻,喬深還曆曆在目呢.身為傅先生的特助,喬深覺得老板還是不要再招惹桃花了.

可他又沒有女朋友,哪里知道該送小女生什麼,能夠禮貌又不引人誤會.

送珠寶吧,顯得俗氣,萬一弄不好,還怕給老板惹麻煩.

喬深向喬大姐求助了下,覺得一定不會出錯的.

傅寒川看了眼那些書,沒什麼意見點了下頭,將電腦關了後站起身,喬深把他的外套拿過來給他穿上.

喬深看了他一眼:"是不是要給太太打個電話說一下?"

傅寒川扣著扣子,手指停頓了下,隨後沉聲道:"不必了."

常家有意在北城拓展新業務,常奕一家過來以後,就在北城買了別墅供長住.

常妍早早的等候在門口,看到傅寒川的車子過來了,立即的漾開了笑顏.

楊燕青看著小妹那迫不及待的樣子,取笑她道:"沒有一點女孩子的樣子,進去里面等著."

常妍害羞的看了眼大嫂,想想自己這樣確實不妥,便拎著裙角跑了進去.

傅寒川下車,常奕夫妻迎上去笑著道:"歡迎傅先生光臨,里面請."

兩個男人在生意場上早已見過面,但是並未有過深入的交流,兩人握了下手,傅寒川客套了句,三個人便一起往里面進去.

常妍又去補了一下妝,看到傅寒川走進來,有些緊張的捏了捏裙子,叫了一聲傅先生打招呼.

傅寒川點了下頭,將那套書送了過去:"常小姐喜歡看書,這一套精裝版的紅樓夢用來收藏正好."

按照常妍的喜好,她應該看過不少遍也喜歡看.這種精裝書只用來收藏,不是閱讀,算是投其所好,又不至于時時刻刻記掛著拿出來翻上一翻.

莫非同有個堂妹,自稱是莫家那麼多人里,唯一一個喜歡讀書的.她買了一整屋子的書,全是精裝的,蒙了一層灰.

傅寒川看到喬深准備的這套書時,就猜到肯定不是喬深自己想出來的.

常妍紅樓夢已經看過好幾遍,里面有些橋段都能背出來了,看到這一套精裝書,微微笑著道了謝.

不管傅寒川送她什麼,她都喜歡的.

常妍捧著書傻站在那里,常奕已經帶著傅寒川往客廳那邊走去了.

楊燕青輕輕的推了她一下道:"一套書而已,你都看過多少遍了,還站著傻笑,去收起來,你大哥他們都去客廳了."

楊燕青往客廳的方向看了眼,常妍回過神來,漾著燦爛的笑道:"我去去就來."

她抱著書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寶貝的跟什麼似的,拿著簽字筆在上面鄭重的寫下誰人贈送,還有日期,小心收好了這才下樓來.

常家的家宴,不涉及雙方的長輩,免了很多虛禮,客廳里,常奕跟傅寒川已經先聊了起來.

兩個男人年紀上只差了幾年,又都是商場上的人物,聊了幾句後,有種惺惺相惜之感.

常奕拎起茶壺,給兩人的茶杯都續上茶水說道:"只可惜我們現在是對手,不然一定是好朋友."

常妍下樓來,就聽到大哥說了這麼一句,她瞪了常奕一眼,在他的旁邊坐下,在他的耳邊小聲道:"大哥,你怎麼上來就對傅先生說你們是對手,你怎麼幫倒忙啊."

常奕笑了下,看著傅寒川意有所指的道:"我們現在都在爭一個項目,當然是對手.不過商場上嘛,這個時候是對手,下個時候說不定就是伙伴了."

傅寒川笑道:"常氏有意在北城拓展業務,而傅氏也在南城有業務,相信以後會有合作的機會."

常奕的眸光微微一閃,不愧是傅寒川,把他的試探,這就給擋回來了.

他的本意是,如果兩家能合作起來,一起拿下盛唐科技,就避免了龍虎相爭的局面,但是這麼大的項目合作,需要有保證的基礎,加深彼此的信任.

而這個信任跟基礎,就是常妍了.

但是傅寒川的話里,沒有這種意思.

常奕淡淡的笑了下,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小妹,拿起茶水喝了一口.

世家里面,很多都是為了利益而結合的,傅家的上一代,傅正南跟卓雅夫人就是商業聯姻,傅家才有今天.傅寒川竟然沒有這方面的想法,倒是意外.

常妍涉世未深,更沒經曆過商場上的事,自然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只覺得無趣.

她嬌嗔的道:"大哥,今天請傅先生來我們家吃飯,是想謝謝傅先生的,你怎麼又說這些事."

楊燕青親自切了水果走過來,說道:"男人不就是說這些麼,要是說打牌喝酒,你一樣聽不懂.不過要是說女人的事呢,你肯定又不愛聽,是不是啊?"

常妍一下子紅了臉,悄悄的瞥了一眼傅寒川,將果盤往前推了推:"傅先生請吃水果,很甜的."

楊燕青在常奕的另一側坐下,笑著說道:"是啊,這些水果,都是我們妍妍一個個挑出來的,她嘴挑,挑的都是好貨."

"之前卓雅夫人請妍妍去你們家吃飯,受到諸多照顧,我都還沒來得及感謝,傅先生又救了我們家妍妍,一直不知道怎麼感謝你."

"常奕工作忙,他這個人又不喜歡那些虛的,就請傅先生過來一起吃頓便飯,大家輕松一些,希望傅先生玩得愉快."

傅寒川笑了笑,落落道:"只是碰巧遇到,而且那個人跟我們傅氏有簡接的關系,算不上什麼救,常小姐不需要在意."

傅寒川的回答,都是聽起來禮貌回答,但實則在保持著距離,這話里的意思,常妍再單純也聽出來了.

她輕輕的咬著唇,忍著哭意笑著點了點頭:"嗯,不過還是要謝謝傅先生的."

氣氛有些冷了下來,楊燕青跟常奕對視了一眼,楊燕青輕吸了一口氣說道:"妍妍,你不是說要做你的拿手菜嗎,再不開始做就來不及了."

"你們兩個接著聊你們的大事兒,我們就先告陪了."

楊燕青打完了招呼,就拉著常妍走了.

廚房里,常妍的眼睛微微泛紅,吸著有些堵塞的鼻子,楊燕青一關上門,她委屈的道:"大嫂,他好像不怎麼喜歡我."

楊燕青抽了一張紙巾遞給她說道:"他孩子都幾歲了,看過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他要是隨便對個姑娘就一見鍾情,那我跟你大哥才不放心呢."

常妍擦了擦眼睛,覺得有道理,情緒穩定了下來.

"不過……"

"不過什麼?"

常家的人雖然才來北城沒多久,但楊燕青參加了不少宴會飯局,對傅寒川的事多了些了解.她道:"這個傅寒川,身邊的女人都有些複雜,妍妍……"

常妍一聽她的意思就是想要她放棄,常妍打斷了她道:"大嫂,我喜歡他,我是真的很喜歡他,我愛他!"

楊燕青一聽到小妹連"愛"這個字都說出來了,她一直都是個羞澀的女孩子,但為了一個男人,愛這個字脫口而出……

楊燕青暗暗心驚,有種不怎麼好的感覺.

雖說一見鍾情,但是她這才見了幾次面呀.

只聽常妍接著說道:"大嫂,優秀的男人才受到更多女人的關注.你看大哥那麼好,身邊不也常有女人纏著他,你不也都挺過來了."

楊燕青知道這個時候自己說什麼都沒有用,便歎了口氣道:"那我不多說了,你自己看著辦吧.不過我可告訴你,可別不知分寸,忘了自己是誰."

再怎麼說,她都是常家唯一的千金小姐,鬧出些小笑話來還好,要是像那個什麼陸薇琪弄得自己聲名狼藉,那還怎麼嫁人.

另外,她跟常奕是有感情的,而傅寒川這個人,說得好聽一些是內斂沉穩,但也夠涼薄的.

看看他身邊的那些個女人,幾乎都沒有什麼好下場的.

楊燕青雖然憂心,但小妹鐵了心的喜歡,只希望到時候能讓她如願以償,不要鬧出什麼事來才好.

傅寒川去常家吃飯,一來是不能駁了常家的面子.這只有他一個客人的家宴,常奕根本就沒有給他拒絕的余地.

二來,他也想試探一下常奕的口風,聽聽他對盛唐科技的看法.

盛唐科技雖然出現的時間短,但是運作非常的穩健,能在四年間迅速的發展到別的公司需要十年才能達到的程度,要麼收購之,要麼滅之,如果就那麼放著,那以後就是一個重大威脅了.

不過常奕只放出了兩條路,要麼傅,常兩家有條件的一起吞了,要麼兩家拼到最後,看最後誰是贏家.

從常家別墅出來,傅寒川坐上車,扯松了領帶.

這頓飯,吃的比以往任何一個宴會都要累.

他吩咐道:"開車."

喬深應了一聲,車子開動起來:"傅先生,去茶灣嗎?"

傅寒川看了下時間,嗯了一聲,就在車子要拐過一個路口的時候,傅寒川微微的蹙了下眉,目光一直盯著後視鏡.

路口有一輛黑色的車停在那里,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剛才他過來的時候,這輛車跟在他們的後面,在這里停了下來.

本以為這輛車主也是這小區的,但是他們的車開出來時,這車也開動了.

這車主正好跟他們一樣過來拜訪客人?

要知道同進同出的這種概率是很低的.

傅寒川眸光微微一閃,對著喬深又吩咐道:"回古華路那邊吧."

前面的一個三叉路口,一個是通往茶灣那邊的,一個是往古華路的方向,喬深都已經准備開向左側了.

"啊?傅先生,不去茶灣了嗎?"

傅寒川的視線一直注意著後面的那輛車,說道:"古華路."

喬深這時候也注意到了後面的那輛車,眉毛蹙了下,怎麼會有輛車跟著他們.

傅寒川是商界的風云人物,但他其實很低調,不至于像明星們那樣有狗仔跟拍什麼的,那跟著他的那輛車,有什麼用意?

"傅先生,後面的那輛車是?"

車子往古華路的方向開,這個時候,傅寒川已經不再關注那輛車,他翻閱著文件道:"應該是卓雅夫人派來的."

他的離婚手續遲遲沒有辦下來,他的話在他母親那里已經失去了效用,她當然是不肯放下心來的了.

今天他來常家吃飯,她肯定也是知道的.

常家不像金家,陸家等那些世家,需要看傅家的臉色阿諛奉承,卓雅夫人的面子在常家是賣不開的.

她派車跟蹤,倒不是想知道他跟常家的這頓飯吃得如何,而是想知道,他吃過飯以後去哪里.

到了古華路的別墅,喬深便把車開走了.傅寒川站在窗口,撥開窗簾往樓下看了眼,那輛車還在.

他松開了窗簾,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長腿交疊著點了根煙.

嫋嫋的煙霧里,他微眯著眼按著手機上的鍵盤,想給那個女人打個電話叫她不要等了,但是當手指要摁下撥號鍵的時候,他的手指一頓,眉心微蹙了下,最後改成了ho鍵.

上篇:99 沒有口紅印,擦得倒乾淨,萬更     下篇:101 老子我修身養性不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