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02 傅寒川盯著屏幕上那一個"滾"字  
   
102 傅寒川盯著屏幕上那一個"滾"字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以為,傅寒川這幾天之所以沒有過來,是為她考試考慮,不來打擾她,但是當她考試完一個星期後也沒有看到他的人,蘇湘就呵呵了.

天色將晚,華燈早已亮起.

不亮的天色里,她看著旁邊的一輛車子里坐著的一男一女.那個女孩她從來沒有見到過,也不是傅寒川眾多緋聞中的任何一張面孔.

她穿著一件白色的晚禮服,頭發松松的綰著,看起來很有少女氣息,斯斯文文的,與那些或明豔或禦姐范的名媛不同,帶著一股書卷氣.

傅寒川抿著薄唇,一絲不苟的大背頭,純手工制作的西服襯得他更加的貴氣,他的目光中帶著一些慵懶望著前方,仿佛一切盡在他的眼下.

這大概又是奔赴某個宴會去了.

蘇湘的嘴唇輕扯了下,扭轉了下方向盤,向著另一個方向奔去.

他們的世界不同,她在婚中,然而半身已在世外.

喬深看到蘇湘的車,從後視鏡看了一眼後面坐著的男人,屁股上像是粘了釘子似的動了動.

太太是不是看到了?

傅寒川看見那輛紅色的MiniCooper了,那車牌他也認識.

男人不動如山,眸光一轉便側開了去,淡淡的開口道:"已經綠燈了,還不開車?"

"呃,是的,先生."

喬深立即收回心神,駕著賓利越過斑馬線,筆直的朝前開過去.

車子在一家酒店的門口停了下來,今晚是祁家的宴會.

祁家雖然低調,但是在北城的地位舉足輕重,酒店門口豪車云集,不少商場上的大佬已經進去了.

常妍透過車窗,從酒店門口往里看了一眼,燈火通明,紅地毯從停車場一直鋪到了酒店的大廳里,一看就知道今晚的宴會級別就不低.

她捏了捏手指,看了身邊的男人一眼,他的表情淡淡的,不知道此刻的他在想著什麼.

她做過一些功課,知道傅寒川的身邊有過不少女伴,而現在,這個女伴終于是她了.

常妍微微低頭,唇角翹起一抹笑,將喜悅藏在這一抹淺笑里.

喬深先下車過來打開車門:"常小姐請小心."

他的手掌放在車頂,常妍點了下頭,微一彎腰,從車里面走了出來,另一側,傅寒川也下了車,掖了掖兩側的西服,清越的目光看過來,不帶半點溫度.

他繞過半個車頭停住腳步,常妍走過去,將手輕輕的搭在他的臂彎里,傅寒川感覺到手臂上的重量,抬腳往前走去.

喬深摸了摸頭發,也跟了上去.

祁令揚站在酒水邊,漫不經心的品了一口酒,一抬頭看到傅寒川攜著一個新女伴出現在了大眾的視野里.

他微眯了下眼睛,眸光中閃過一道興味.

常家的那位千金啊……

祁令揚輕扯了下嘴唇,拿著酒杯走到了角落里,後背抵著牆,像是局外人似的看著場中央那些大人物們寒暄暢聊.

今晚宴會的主辦方是祁家,他這個二公子,只不過象征性的露一下面,出場人是祁家的大家長,還有他大哥.

杜若涵作為祁家的長媳這次也出席了宴會,她的手搭在祁令聰的臂彎,顯得心不在焉.

她已顯出了身子,貼身的禮服微微鼓起,一露面必然要被人問候一番,笑得她臉都僵了.

祁令聰的手扶在她的腰間,低頭看了她一眼:"是不是累了?"

杜若涵點了下頭:"有點."

"再堅持一下,一會兒帶你去吃點東西."

杜若涵反感這種掛著假笑的場合,但也不得不陪著他走下去.

又跟幾個大人物照過面,祁令聰攜帶著她,走到了傅寒川跟前.

兩個都是北城叱咤風云的人物,兩人一照面,都掛著笑交握了下手.

祁令聰的目光落在常妍身上,笑著問候:"這位是常小姐吧,剛才聽你大哥大嫂提起過你."

以常家人的名望,祁家舉行宴會,定然也是在邀請之列的.

祁令聰的目光往大廳的另一側瞧了一眼,那邊常奕夫婦正在跟人說話,察覺到這邊的目光,看過來點了下頭.

常妍微微笑著說道:"我也常聽大哥提起祁先生……"

這邊說著場面話,杜若涵淡淡的瞧著常妍,縱然面前的女孩再怎麼嬌俏可愛,心里也喜歡不起來.

看她小女兒的情態,看起來也是為傅寒川迷得神魂顛倒了.

蘇湘吃了那麼多的苦,終于等到傅家承認她了,可一場變故,就把她給否定了,現在有家歸不得.傅家倒是迫不及待的又開始物色起新的傅太太.

杜若涵替蘇湘不值,陸薇琪的事,又不是她招惹來的,完全是因為傅寒川而起,為什麼受到懲罰的卻是她?

祁令聰跟常妍寒暄完,目光轉向了傅寒川,微笑著道:"傅先生帶著常小姐出席宴會,倒叫人意外,是否好事將近?"

常家的小姐不經常出現在公眾場合,出席宴會,一般也是以一家人的方式出現,可現在,她是以傅寒川女伴的身份出現,通常這是豪門間釋放某種訊號.

杜若涵想著蘇湘,忽然開口對著傅寒川道:"聽說傅家的年會上,傅先生帶著傅太太出席了,我還以為今天有幸可以跟傅太太見見面,跟她討教一下育兒經驗,有些可惜了."

說完她低頭撫著微凸的肚子,將不滿掩埋在這一低頭里.

杜若涵文文弱弱,公眾場合也極少開口,冷不丁的說了句帶刺的話,祁令聰微蹙了下眉,低頭看了她一眼,大手在她的手背上捏了捏.

杜若涵知道自己忍不住才說出口,說了這句後便不說了,但是氣氛已經被她冷了下來.

常妍一張臉漲的通紅,杜若涵的這句話,無異于在提醒著她的第三者身份,傅寒川是有太太的.

可是,不是說他們已經離婚了嗎?

那離婚聲明還是傅太太親自公布的.

常奕攜著妻子走過來,正好聽到了杜若涵的那句話,常奕皺了下眉,跟憂心的妻子交換了下目光,臉色沉了下去.

這傅寒川是有妻子的,那小妹還一頭熱做什麼.

畢竟還是在宴會中,傅寒川看了一眼杜若涵,微微笑著道:"我太太不太喜歡參加宴會,便沒有讓她過來.祁太太要想跟人討教育兒經驗,我想這里的太太們,都很願意跟你交流交流."

杜若涵扯了扯唇角,虛虛的笑了下.

傅家對蘇湘是什麼態度,全世界都知道.蘇湘明明是被禁止參加宴會!

祁令聰兩邊都看了看,身後常奕夫妻也走了出來,他微一挑眉,相信這對夫妻都聽到了,便說了幾句圓場的話,帶著杜若涵離開了.

祁令聰帶著杜若涵走到了角落的休息區,扶著她坐在柔軟的沙發上,又拿了一顆抱枕墊在她的身後.

他看著低著頭的小女人,輕吸了口氣後道:"我先給你去拿點吃的,不要亂跑."

杜若涵點了下頭,待祁令聰離開後,她從手包里拿出手機,給蘇湘發消息.

竹涵空心:湘湘,你現在在哪里?

此時,蘇湘的車在超市的地下停車場安全倒車完畢,手機震動了下,她拿起來看了眼,便回複了過去.

酥糖不香:超市呢.

杜若涵看著回複,眉頭輕輕的蹙著,這邊傅寒川帶著別的女人衣香鬢影,就快要昭告天下了,蘇湘在超市,還什麼都不知道.

竹涵空心:那你知道今天傅寒川有宴會嗎?

蘇湘看著新發過來的消息,她還當是什麼事呢,原來是為了這個.

傅寒川參加的宴會無數,她早已經見怪不怪,麻木之于,心中有些悶痛罷了.

若非要說有什麼感受,她也說不清.

以前她是住在豪門高樓的傅太太,現在是市井滿身煙火氣的傅太太.

住在高樓里的傅太太得不到承認,市井之中的傅太太像是情人.

很滑稽,也說不清道不明.

酥糖不香:知道,看到了.

杜若涵對著這條看起來滿不在乎的信息,她不知道蘇湘這會兒是什麼心情,但是她為她難過.

好不容易熬到了證明清白的那一天,卻不是守得云開見月明,反而是烏云遮月.

傅家,也夠無情無義,但這也只不過是豪門中的一個縮影罷了,誰不是在熬著?

杜若涵握著手機,仰頭看了天花板一眼,正要陪蘇湘再聊幾句,前面一道人影忽然擋住了她的光線.

杜若涵看著面前的男人:"傅先生有事?"

傅寒川涼涼的注視著杜若涵:"剛才看祁太太好像對我的太太很感興趣?"

剛才杜若涵的語氣,像是在為蘇湘打抱不平,他走過來的時候,一瞥眼間,看到了杜若涵還沒黑屏的手機,那個叫酥糖不香的女人恰好他也認識.

酥糖不香--蘇湘!

跟祁令揚曖昧不清的女人,竟然跟蘇湘關系親密.

蘇湘那蠢女人,知道她惹上了什麼人麼?

杜若涵不知道傅寒川所想,她上下看了一眼男人道:"感興趣倒是說不上,只是覺得傅先生還是不要三心二意的好.前段時間傅太太受了那麼大的委屈,傅先生不好好安慰著,現在又讓她受這種委屈,站在同為女人的角度,替她不值罷了."

傅寒川嗤笑了聲,側頭看了眼正在精挑食物的祁令聰說道:"那麼祁太太對祁先生,是否足夠一心一意呢?"

杜若涵臉色一變,捏緊了手指,傅寒川笑了下便捏著酒杯離開了.

他只是過來確認一下罷了.

傅寒川的食指中指間夾著酒杯的細腳,微涼的目光在前面熱鬧的大廳一劃而過,走到酒店的陽台.

這邊在室外,走出去一股冷風拂面,將他渾身的酒意驅散了些.

傅寒川將酒杯擱在前面的橫欄上,掏出煙點燃.

橘色的煙火一閃一暗,白色的煙霧被風吹散.

他抿著薄唇,中間煙霧徐徐吐出,清越的眸光看著天上的一彎月.

月色清冷,像極了那個女人淡淡的面容.

傅寒川想到了什麼,從口袋里掏出手機,在上面按了幾個數字.

蘇湘坐在車里,看杜若涵沒有再發消息過來,便將手機收到了包里,拎包下車.

電梯里,旁邊站著一家三口,小夫妻站在小推車後面,小寶寶坐在推車里,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蘇湘,嘴里咿咿呀呀的,時不時的吐泡泡.

是個小女孩,細細的黃毛戳在頭頂,看著才不滿一歲,奶胖的小臉鼓鼓的,小手撥動著蘇湘包上的流蘇.

蘇湘想起了傅贏一歲的時候.小家伙生下來並不胖,才五斤多重,頭發也老是長不長,稀稀拉拉黃黃的.

她費了很多的心思,才把孩子一點一點的養胖.

其實她懷孕的時候,挺希望是個女孩.

女孩子可以換著花樣打扮,傅贏不喜歡花里胡哨的打扮,性格也跟傅寒川相像,不愛哭,對著別人就酷酷的.

蘇湘逗弄了會兒小寶寶,這時候就分外的想念自己的兒子.

都已經好久沒有看到他了.

傅寒川不來茶灣,她也看不到傅贏.

電梯在三樓停了下來,幾個人走出電梯,那對小夫妻推著小寶寶往前走了,蘇湘站在電梯門口,聞著面包坊飄出來的香味.

算起來,傅贏的生日就快到了.

前兩年孩子生日,都是在傅家老宅過的,但是以她現在的狀況,是不可能過去的……

蘇湘站在面包房的玻璃門前,看著里面擺設的一個個精美蛋糕,從包里拿出了手機.

上面正有條短信,來自傅寒川的.

他不是參加宴會去了麼,竟然還有時間給她發消息.

他說:去哪了?

蘇湘鼻子里輕哼了一聲,都一個星期沒一句話說了,這會兒問她在哪里做什麼.

她將手機揣回包里,走到超市的牆角邊,拿了一輛推車從入口處進去.

她推著手推車,在一排排的貨架之間行走,把家里要補充的生活用品都放進去.

今年她想單獨的給傅贏過生日,反正現在考完試沒有什麼別的可做,她想親自做一個蛋糕給他,便又拿出手機上網搜做蛋糕要的材料.

上面又有了一條新的信息進來,依然是傅寒川的.

他說:花都酒店,808房,門卡前台拿.

蘇湘看著這條莫名其妙的短信,以為是盜號了,回了一個字:滾.

然後便退出了信息模式,上網搜材料.

傅寒川盯著屏幕上那一個"滾"字,腦子里浮現蘇湘趾高氣揚,開著她的小破車揚長而去的畫面,一口煙嗆在肺管子里,握著手機的手抵著唇咳了兩聲,眸光往兩側一掃,再看了眼手機屏幕.

這死女人膽子越來越肥了,是不是他人不在她眼前,她就越加的放飛自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傅寒川彈了下煙灰,叼著煙手指在鍵盤上按動,這時候,身後的門開合了下.

裴羨跟莫非同作為大家族的人,當然也在邀請之列,裴羨拍了下傅寒川的肩膀道:"人家都在里面攀交情,你倒躲在這里玩微信?"

傅寒川將手機抄進口袋里,拿起橫欄上的酒杯轉過身來,後背抵著橫欄抿了口酒說道:"這個月里,都見了多少回了,還能不認識?"

這商會選舉還沒開始,一場場宴會流水席似的走,新面孔也看成了老面孔,若不是這祁家的面子大,他還不來呢.

裴羨慢慢的晃著酒杯,也有些百無聊賴之感.他道:"剛才看你跟祁太太聊天,怎麼,你跟她有交情?"

傅寒川不屑的道:"我跟她能有什麼交情."

他的語氣不善,裴羨扯了扯嘴唇,將這理解為因蘇湘而引起的蝴蝶效應.

傅寒川跟杜若涵確實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的關系,不過這里面牽扯到了祁令揚,而祁令揚又跟蘇湘關系好.

傅寒川微眯了下眼睛,視線越過玻璃直看到會場里面.

杜若涵跟在祁令聰的身邊,目光卻落在祁令揚的身上.

傅寒川的唇角諷刺的翹了下,捏著酒杯喝了一口.

莫非同看著傅寒川這一杯酒就要見底了.他的視線透過玻璃門,卻是看著會場的另一個方向.

常妍一臉哀怨的站在她大哥大嫂身邊.

莫非同輕咳了一聲提醒道:"你今晚可喝了不少酒,別惹出事兒來."

常妍看傅寒川的眼神,滿眼都寫著迷戀,現在的女人有多瘋狂,他算是見識到了,誰曉得會不會再來一回三年前,哦不對,四年前的事兒.

那小啞巴還不得哭死了.

裴羨也看到了常妍,若有所思的道:"你不是不惹那種小女生的,卓雅夫人安排的?"

傅寒川淡漠的"嗯"了一聲,將剩下的一些酒液一口喝了,現在傅氏情況未明,該忍下來的還是要忍.

傅寒川的拇指搓了搓指骨,裴羨看了他一眼道:"說起來,蘇湘跟你那會兒,好像也差不多是這個年紀吧?"

蘇湘那時候二十歲,蘇家深居簡出的二小姐,無人知曉,一出現就成了轟動.

而現在的這個常小姐,才上大二,差不多也是十九二十的年紀,低調的幾乎沒有人見過她,今晚才隨著傅寒川出現在人前.

傅寒川最不願想的就是四年前,一張俊臉沉了下來.

裴羨道:"剛才那些人,都在討論你們,傅,常兩家要聯姻的風聲都傳出來了."

相信這也應該是卓雅夫人要達到的目的,才這麼安排.

傅寒川揉著額頭,諷笑著道:"知道剛才那位祁太太說了什麼嗎?"

"什麼?"

"問我怎麼沒有帶傅太太前來.外界都以為我跟蘇湘離了婚,常家的人聽到那句話,以他們的地位,就算有想法,也該打退堂鼓了吧."

裴羨眸光一閃,說道:"難怪你會去跟杜若涵聊天."

忽的,他眉頭一皺,又道:"可是這杜若涵沒道理說這話啊?"

傅寒川扯了扯嘴唇,沒把蘇湘跟杜若涵有牽扯的事情說出來.

他將空酒杯放在了橫欄上道:"你們兩個,放著自己的女伴不陪,跑到這里來跟我吹冷風?"

喬影今晚值班,沒陪著裴羨前來,對于臨時應玚的女伴,裴羨不熱衷便也作罷.

他看向莫非同,倒是這個家伙,他不是一向愛湊熱鬧.

莫非同單手搭在橫欄上,心情不佳的樣子,他道:"今晚的女伴不好看,不想對著她."

裴羨對傅寒川使了個眼色道:"莫家不想再看著他胡作非為,繼續墮落下去,給他那個那個了."

裴羨沒明著說給他安排相親,今晚他跟傅寒川的境遇差不多,被硬塞的對象.

傅寒川明了,拍了拍莫非同的肩膀.

這時候,莫非同忽然對著里面的祁令揚呶了呶嘴,陰陽怪氣的說道:"奇怪了,你說這祁令揚也三十多了吧,祁家怎麼不給他安排個老婆?"

就算是不重要的次子,在豪門世家里,也是可以用來聯姻的工具,祁令聰娶了杜若涵,就沖著這曖昧不清的關系,祁家也早該安排個女人,斷了他們的心思,免得被別人說三道四.

倒是這祁令揚,老是跑到蘇湘面前獻什麼殷勤,還真是一點都不避諱.

傅寒川瞥了一眼祁令揚,這時候,仿佛里面的人有所感應似的,也往這邊看過來,兩個人男人的目光遙遙相接,彼此對望了一瞬,傅寒川別過目光,眼睛里閃過一道冷意.

祁令揚將手中的酒一口喝干了,將酒杯擱在一邊的桌上,眸光一掃聚在一起的常家人.

傅寒川就這麼對待蘇湘,枉費她心里還記掛著他.

身側的拳頭根根捏起,祁令揚的眼中閃過陰寒.

"令揚?"

杜若涵走過來,看到祁令揚眼中閃過的寒意,嚇得頓住了腳步,她轉頭往陽台那邊看了眼.

剛才,她好像看到祁令揚看著陽台的方向,然後臉色就變了.

祁令揚身側的拳頭一松,臉色已經恢複如常.

"大嫂,什麼事?"

杜若涵想自己可能眼花了,祁令揚跟傅寒川能有什麼事.

她的胎兒養住了,祁令聰解除了她的禁令,她去過古華路,沒有再見到祁令揚跟那個女人見面.

她走過去道:"有段時間沒有見你了."

"嗯."祁令揚低頭把玩著手里的打火機,這邊不方便抽煙,又覺得無趣,他便轉身又拿了一杯酒.

杜若涵看著他興致缺缺的樣子,看了眼他手中的酒,以為他是因為跟那個女人分手了才這般情緒低落.

她伸手將他手里的酒杯拿了過來道:"少喝些酒,對身體不好."

祁令揚手里一空,看著面前低眉說話的女人,杜若涵也是愣住了,手里的酒杯輕晃了下.

她可以勸酒,但是她的身份,卻並不適合從他的手里拿過酒.

傅寒川諷刺過她,她也知道自己不該過來,可是看到他一個人孤單的站在這里喝酒,她就忍不住.

從小,祁令聰的身邊就有那麼多的人圍繞,而他從來都是被冷落的那一個.

一樣是姓祁的,祁令揚在這種場合里,這種冷遇,更像是一種羞辱,誰都不曾將他放在心上.

她只想陪在他的身邊,哪怕無人看一眼,她也願意守在他的身邊陪著他,可為什麼就變成了她只能遙遙看著他?

心里一波動,漣漪跟苦澀一起泛起,杜若涵將酒杯輕輕的放在一邊的桌上.

因著心神不甯,那酒杯沒有放穩,擦著桌邊摔落在了地上.

清脆的聲音淹沒在樂聲中,紅色的酒液血似的灑在白色大理石上,玻璃碎了一地.

附近的人被這小動靜驚到了,目光看了過來,杜若涵慌神的低下身子想要撿起那些碎片,祁令揚皺了下眉,伸手想要拉住她,但是手指還沒碰到她的手臂,就被人一下子拍開了.

祁令聰繃著臉看了祁令揚一眼,拉住杜若涵的手臂冷聲道:"這種事不是你做的."

這是一句一語雙關的話.

他冷厲的眼掃了一側的侍應生,立即就有人跑過來收拾.

杜若涵看著侍應生蹲在地上,將大的玻璃碎片從酒液中一片片的撿起來放在托盤里.

手臂傳來捏痛,杜若涵眉毛皺了起來,她回過神抬頭看去,就見男人低下頭,耳側冰冷至極的聲音像是從齒縫里擠出來的,他道:"回去再收拾你."

她的身體微微的顫了下,抿住了嘴唇.

祁令聰側頭看了一眼周圍若有似無的投過來的視線,看向一側站著不動的祁令揚冷聲道:"你還站在這里做什麼,還怕不夠人看嗎?"

祁令揚淡淡一眨眼,再淡漠的說道:"大哥,只是打碎了一個酒杯,本就沒有什麼事情,需要避諱什麼?"

"想看,就隨便人大大方方的看."

他淡淡的一瞥周圍的人,一副百無禁忌的樣子.

不遠處,莫非同跟裴羨已經從陽台那邊回來了,本是過來拿杯酒暖暖身體,將這兄弟對峙的一幕看了個正著.

裴羨胳膊肘捅了捅旁邊的莫非同,腦袋側過去一些,低聲道:"是啊,祁家怎麼就沒給安排個祁二太太?"

祁家的這些秘密不算什麼秘密,有人當著八卦看,也有人沒興趣知道.

會場里面的另一個角落,常妍得知傅寒川還未離婚,整個人郁郁寡歡都快哭了,常奕再疼這個妹妹,這回也不能再慣著她了.

要不是這里不方便說話,他早就罵醒她了.

回頭,他還要親自給卓雅夫人致電一番,問問她是什麼意思,她把他們常家,也當成了那些攀附傅家的人,那麼不要臉面了嗎?

上篇:101 老子我修身養性不可以嗎?     下篇:103 他拉長著一張臉,心情不怎麼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