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09 曆史又要重演了  
   
109 曆史又要重演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常妍的臉色一白,笑容僵硬在臉上.

有些話一旦說穿了,就沒有再回避的余地.

她臉皮薄,傅寒川的話更是將她堪堪維持的那點遮掩也撕下來了.

連一點曖昧的余地都不留,也不給她幻想的空間.

常妍的眼皮垂了下來,貝齒用力的咬著唇,身體微微的打顫.

傅寒川皺起了眉,正要再說些什麼,卻見一滴眼淚倏地落了下來.

常妍抬起眼睛,眼眶里蓄滿水汽,她勉強的笑著,緩緩的搖了下頭道:"不,傅先生很好,在我的眼里,你就是個好人,很好很好的男人."

"如果你一定要問我,覺得你哪里好……"

她頓了下,反問道:"傅先生,你喜歡過一個人,愛過一個人嗎?就是不知道她哪里好,但是腦子里卻總想著她?"

傅寒川平靜的眼毫無波動,也不做任何的回答,腦子里卻立即的浮現一個人影.

她哪里都不好,不會說話,惹事,脾氣還倔,可身邊了少她,就會覺得很空.

常妍淡笑了下,蒼白的面容露出些淒楚:"我本來不想跟傅先生說這些的,可是如果你要叫我不要再喜歡你,我好難……"

"你可以不喜歡我,但是我阻止不了我的心去喜歡你啊……"

常妍雙手捂住了臉,肩膀抖動了起來,眼淚濕潤了她的雙掌.

傅寒川擰緊了眉頭,對這種嬌弱的小女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他捏了捏眉心,如果是裴羨,他應該處理起來游刃有余了.

他深吸了口氣,沉聲道:"常小姐,也許你應該放開眼,去多看看,這個世界上,有更好的人值得你……"

"喜歡"兩個字還沒說完就被一陣手機鈴聲打斷,傅寒川了看眼常妍,後面的話就算沒說出來,相信她也知道是什麼.

他側過身體,先接電話,剛按下接聽鍵,電話里卓雅夫人冷淡的聲音就傳了過來:"你現在在哪里?"

傅寒川看了一眼常妍道:"常家."

"嗯."卓雅夫人的語氣更沉了一些,"你先把那邊的事情處理完了,回老宅我有事要跟你說."

傅寒川"嗯"了一聲後把電話掛斷,他看向常妍說道:"常小姐,該說的我已經說了,常小姐再考慮清楚,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他本不善于哄女人,說完這些後就出去了.

樓下常奕跟楊燕青還在說著事,看見傅寒川從樓上下來,兩個人都愣了下,楊燕青上前道:"傅先生,妍妍她……"

傅寒川道:"常小姐已經好很多了,我還有事不便留多,便先走一步."

常奕夫妻對視了一眼,常奕面色清冷,淡淡道:"謝傅先生特意過來一趟."

傅寒川的面色同樣的淡漠,說了句不客氣以後,點了下頭就往門口走去.

楊燕青等看不到傅寒川的身影了,回頭對著常奕道:"你怎麼對人這個表情.喜歡人家的是妍妍,這喜歡的一方,本就先低人一頭,再也高傲不起來了."

楊燕青深有感觸,當年不就是她先愛上的常奕,吃了那麼多的苦兩人才能相守到現在.

常奕瞪了妻子一眼,一股子怒氣無處可宣泄,氣得坐在沙發上,捏著額頭:"這丫頭真是氣死我了,應該讓老二過來處理的."

要他低三下氣的跟人說話,真是渾身難受.

楊燕青笑著給他捏肩:"她是你妹妹,你還能不管她?"

常奕擱在手邊的電話響了起來,他隨手接了起來,聽到電話里的聲音神色一變:"爸,你說要過來?"

……

傅家老宅,卓雅夫人看著手機里一張紙的照片,臉色陰沉,處在暴怒的邊緣.

這個啞巴倒是厲害了,不聲不響的腳踩兩條船,竟然連那個野種都勾搭上了,那野種還特意的為她做了個什麼APP,難怪她現在說話都不一樣了.

她把手機啪的一下拍在茶幾上,沉沉的吐了口氣.

夏姐端著水過來,呼吸都不敢大聲,小心翼翼的將溫水放下:"夫人,您該吃藥了."

卓雅夫人看了一眼藥瓶,擰開蓋子把藥吃了,比平時的量還多了一顆.

吃完藥,她側著身斜倚在沙發上,正在平複情緒.

傅寒川走進來,正看到夏姐將水杯收下去,他在茶幾前幾步路停下:"媽,你找我過來是為了什麼事?"

卓雅夫人懶懶的抬了下手,指著茶幾上的手機道:"你自己看看吧."

傅寒川微蹙了下眉,將手機拿了起來.

沒有上鎖,一打開就是圖片冊,一張張照片,雖然拍攝的距離有些遠,但是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主角是誰.

傅寒川的眉心擰了起來,卓雅夫人道:"還有視頻,你也一起看看吧."

都是蘇湘跟祁令揚坐在咖啡廳說話,還有兩人一起走出咖啡廳的照片.

照片上,兩人有說笑,也有一起沉默互對.

傅寒川翻了幾張後,在一張照片上停了下來.

照片里,蘇湘低頭喝著茶水,祁令揚脈脈的看著她,那雙眼睛里的感情,他今天在另一個人的身上也看到過.

祁令揚看蘇湘的眼神,竟然是跟常妍一樣的!

傅寒川的手指捏了起來,額頭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呼吸也沉了下來.

察覺到卓雅夫人看過來的視線,傅寒川沒有再翻看下去,他把手機放在茶幾上,神色淡淡.

卓雅夫人道:"看到了吧?那個啞巴,跟祁令揚早就認識!"

傅寒川在另一側的沙發上坐了下來,淡漠的道:"我知道."

卓雅夫人看著傅寒川不痛不癢的態度,聲音提了起來厲聲問道:"你知道?你知道還留著那個女人在你的身邊!"

傅寒川微皺了下眉:"這些並不能說明什麼問題."

"這還不能夠說明問題嗎!"

"傅寒川,你這是被那個女人迷得鬼迷心竅了嗎!"

卓雅夫人指著手機吼了起來:"祁令揚利用那個啞巴,讓你跟你父親的關系惡化,她是祁令揚的人,你知道你還留著這個禍害,你是瘋了!"

傅寒川的手指根根的握著,但是面上還在極力的維持著冷靜.

蘇湘是被祁令揚利用,但他很清楚,蘇湘並不是祁令揚的人.

祁令揚做的是刺激他注意到蘇湘的存在,讓他覺得自己的所有物被人覬覦著,讓他感到不爽.

可如果他始終對蘇湘無動于衷,對她不加理睬,他們的婚姻狀態也並沒有什麼改變.

他從娶她開始,就沒想過要離婚,不管他是否注意到她.

唯一的區別,是她對他有沒有造成過影響.

不動心,她就只是個擺設的傅太太,暖床發泄的工具;動了心,她是他傅寒川的妻子,是讓他心煩意亂的一個女人.

卓雅夫人看他沉默不語就更生氣了,怒道:"你以為我不知道,她雖然搬了出去,但還在勾引你過去."

"她根本就是兩面三刀,現在她抓著你不放,一旦你失勢,她轉身就會投入到那個野種的懷抱.你可別忘了,她們蘇家,一開始考慮的就是祁令揚,是你的身份更加高貴,他們才算計了你!"

她一口氣說了許多,氣息喘動,臉都被氣紅了.

傅寒川的眸光微微的閃著寒氣,手指更捏緊了些,腦子里浮現看過的那一張照片.

祁令揚,他還真是對蘇湘有意思,嗯?

傅寒川眸光微轉,忽的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

卓雅夫人沒有得到他的任何答複,見他就這麼走了出去,愣了下怒道:"傅寒川,你干什麼去?"

傅寒川腳步一頓,說道:"母親不是讓我回來看這些照片的嗎,現在我看完了,該回公司做事了."

卓雅夫人瞪著傅寒川的背影,陰冷的說道:"我再說一次,那個啞巴,她不能再留著了.如果你再不出手,就別怪我不客氣!"

"我不可能讓我的兒子,毀在一個啞巴手里!傅寒川,你給我聽著,你是傅家的繼承人,肩上扛的是傅,卓兩家,你口口聲聲說責任,孰輕孰重?"

傅寒川的眉頭擰了起來,胸口橫著的一股氣忽的竄動了下.

他微微的側頭,看了卓雅夫人一眼,浮躁的心微微的沉了下,隨後回頭繼續往門口走去.

嘚嘚的腳步聲漸遠,那一抹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大半的光,投下一道暗影最後消失.

卓雅夫人看著傅寒川的背影離開在視線里,目光落在茶幾的手機上,手指慢慢的撚動著,唇角冷酷的勾了起來.

……

傅氏大樓.

傅寒川坐靠在皮椅中,他閉著眼睛,但令人窒息的氛圍彌漫了整個緊閉的空間.

傅氏……

蘇湘……

傅寒川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那個被他萬般嫌棄的啞巴,竟然會讓他如此的頭疼.

喜歡,該死的,他竟然真的對一個啞巴動了心!

傅寒川倏地睜開眼,惱火的捶了下扶手.

若是以前,到了這種境地,大不了他把離婚協議送到民政局,一個鋼印敲下來就完事了.

可現在,就只差最後一步,卻只能困在這個局里面.

內線電話響了起來,喬深道:"傅先生,跟加拿大那邊的視頻會議已經連線上了."

"知道了."傅寒川掛斷了電話,暫時將繁雜的思緒放在一邊,扭開門往會議室走去.

傅正南通過跟卓雅的聯姻,成功的拿下傅氏,而傅家的長子傅正康,則被他驅逐到了加拿大.

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加拿大那邊的公司成為了傅氏在海外的重要布局.

傅正康出去那麼多年,除了重大事情才回國以外,一直都是視頻會議跟母公司聯系,而這些年跟母公司聯系起來,還是傅寒川做起來的.

巨大的銀幕上,一個頭發半白的男子坐著,但看起來很精神,跟會議室里的幾個參會人員閑聊著.

在加拿大開展的基建項目,是傅寒川牽頭,即便他不再是傅氏的總裁,項目也必須由他負責完成.

傅寒川走入會議室後,面對著屏幕坐了下來,閑聊聲也停止了,傅正康透過屏幕,對著傅寒川玩笑道:"現在應該是你叫我傅總,我叫你傅先生了."

傅寒川被罷免,公司里已經沒有人再叫他傅總,連一個正式的職位名稱都沒有,就只是幾個項目的負責人.

而傅正康是北美洲區總裁.

傅寒川板著一張臉,嚴肅道:"會議可以開始了."

兩個小時的會議結束,會議室內的參會人員魚貫走出,傅寒川還繼續的坐在座位上,傅正康指了下傅寒川道:"我的侄子,看你心情很不好,是不是要跟我聊聊?"

傅寒川雙手交握在小腹,靠著椅背對著屏幕上的人淡笑了下:"大伯,你到了加拿大以後,是不是過得反而比在國內開心?"

傅正康經曆了那麼多事,又經曆過那麼多的人,傅寒川這一句不加多少掩飾的話一聽就知道他想著什麼.

他撫了下頭道:"你看我的頭發,我跟你父親只差了三年,他有幾根白頭發?"

"小子,別以為白手起家聽起來酷."

傅氏在加拿大原本就只有一個辦事點,傅正南上位,就把傅正康這個威脅驅逐到了加拿大.

從一個小小的辦事點,發展成為一個重要的海外基地,這里面的艱辛又有多少人可以想象的到.

傅寒川扯了扯嘴唇,垂下眼皮,傅正康道:"傅正南的那個私生子要回來了?"

"……"

"呵呵,曆史又要重演了."傅正康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他人雖然不在國內,但不代表他不關注國內的事情.

傅正南奪了他的位置,又把他驅逐到了加拿大,這兄弟手足之情早已聊勝于無,倒是對傅寒川,他還有幾分欣賞,不然也不會重新跟母公司這邊聯系起來.

不過親兄弟都已經斗到了如此地步,不知道這同父異母的兄弟,會斗成什麼樣了.

傅正南不知道有沒有想過,自己竟然也有這麼一天,要看著自己的親兒子斗來斗去.

傅正康完全是一副看戲的模樣,傅寒川抬眼,看著他道:"大伯父,當年的那個女人,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你父親為了奪權,就把那個女人放棄了,轉身娶了卓雅,也就是你的母親.有了卓家的支持,他主導的項目得以展開,三年後,他的項目盈利超過了我,然後就……"

傅正康兩手一攤,三兩句話把幾十年前的那段激烈的爭奪戰概括了.

幾十年過去,現在他可以輕松的提起那段往事.

傅寒川卻道:"我不是問這個,我是說,你認識那個女人嗎?"

"俞可蘭嗎?"傅正康笑了下,"一個大美人,那個時候很多人喜歡她.嗯……當年被你父親拋棄以後,轉身就嫁給了祁海鵬,所以,你該知道為什麼傅家跟祁家的關系不怎麼樣了吧?"

不只是競爭上的關系,還有這段舊曆史.

傅正康摩挲著下巴,慢悠悠的道:"說起來,那女人看起來柔柔弱弱的,竟然報複的這麼狠."

傅寒川搓著指骨,皺緊了眉想著什麼,他重重的吐了口氣,忽然開口道:"如果我離開傅氏,自己開公司如何?"

傅正康笑了起來:"小子,想逃?"

傅寒川淡淡的一瞥他,擺了擺手,自己都覺得這個想法很鬼扯.

他在傅氏做了那麼多,要他拱手讓人他做不到.

而且,現在的傅氏不只是傅家的,也有卓家的一部分,如果拱手讓人,他如何對得起他母親.

傅正康的笑容沉了下來,精明的眼忽閃著銳光,他道:"寒川,你是你父親跟卓雅夫人的兒子,你的身上流著跟他們一樣的血.你對權力谷欠望一樣的野心勃勃,讓你放下,你做不到的."

傅寒川進入傅氏以後,就開始著手布置他的版圖,除了拓展海外市場,還在進軍新的領域.

他是個極有商業天賦的人,而他自己也發現了這種能力,一再的開創,他嘗到了成功的滋味,就不會停止.

而成功越多,他的腳步就不會停下來,不會停下,他的欲望就越大.

傅氏,是可以給他實現他野心的地方,要他離開,他忍受不了.

"那個啞巴,她在你心中並沒有那麼重要,不然,你也不會到了這個時候還在權衡.她跟以前的俞可蘭沒有什麼分別,終將被你拋棄."

……

"終將被你拋棄……"

這句話反複的在傅寒川的耳邊響起.

吱的一聲銳利聲音響起,車胎在馬路上拖出長長一道痕跡.

傅寒川的身體往前一沖,被安全帶綁了回來,他手指緊握著方向盤,目光沉沉的看著前面.

如果……停止蘇湘對他的影響呢?

也就是只是有些動心而已,也就只是習慣了她的存在……

祁令揚,他對蘇湘有感覺,是嗎?

傅寒川的眼眸眯了起來,內里閃著寒光.

祁令揚將了他一軍,分化他跟父親的關系,那麼他自己呢?

……

茶灣.

祁令揚將電閘往上推了下,對著蘇湘道:"你去試試看,有沒有電?"

蘇湘站在開關那里,手指一摁,頭頂的燈就亮了起來.

她笑著點頭,亮了亮了.

祁令揚將電閘門關上,把螺絲刀放回工具箱:"好了,換上了新的保險絲,你可以放心了."

蘇湘咧著笑比劃起來.

--你會的東西還真多,你不是富貴公子嗎?

祁令揚學了一些手語,但有些還看不大明白,他學著蘇湘的最後一個手勢:"這是什麼意思?"

蘇湘拿出手機用語音道:"富貴公子."

富二代里面,誰會去做修電路什麼的活兒.

祁令揚點了下頭,摘下手套,看了她一眼道:"既然是閑散人一個,多會些東西沒什麼壞處.我還會修修電器,你還有什麼壞的,我也能修."

蘇湘睜大了眼睛,真的假的,這麼厲害?

祁令揚扯了下唇角,將工具箱遞給她道:"去收起來,家里有個工具箱很重要.如果有什麼事,可以隨用隨拿."

工具箱是蘇湘回來的時候在五金店買的.

早上約的那個電工去了別家干活,蘇湘不可能再烏漆抹黑的過一晚上,祁令揚知道後就過來幫她修電路.

蘇湘把工具箱放在了櫥櫃下面的一個櫃子里,然後端著一盤切好的水果走出來.

--在燒水,你先吃這個.

祁令揚笑了笑,順手拈起一顆草莓放入口中:"嗯,很甜."

蘇湘笑眯眯的,這些草莓是她昨天在草莓園摘的,可惜傅贏沒在.

她已經計劃好,等傅贏生日那天早上就帶他去摘草莓,中午帶他在草莓園吃農家樂,當然如果那天傅寒川有空的話,一家人在一起就更好了.那個男人,恐怕連草莓長在哪里都不知道.

嗯,下午傅贏睡午覺,她就先把蛋糕做起來,用他摘的草莓給他做生日蛋糕,小家伙一定會很喜歡的.

廚房里的水咕嘟咕嘟的響了起來,蘇湘馬上跑進去,祁令揚站了起來,走到廚房門口,斜倚在門框上看著里面的人忙活.

她的頭發用橡皮圈圈著,兩邊的頭發松散了些,蓬蓬的垂在臉頰兩側.

升騰起來的水霧將她的臉攏在了里面,柔美的臉龐時隱時現,琉璃似的烏黑眼睛,小巧的鼻子微翹,嫣紅的唇似花瓣……

她並不是絕美,但是看了卻讓人移不開目光.

祁令揚自己都沒發覺,他的眼神溫柔,唇角微微的翹起.

如果當時那個人是他,如果在四年前他就回到了傅家,那現在跟她生活在一起,養兒育女的就是他了吧……

蘇湘將面餅放入燒開的水里面,又將另一個灶打開在平底鍋內倒入冷油.

察覺到祁令揚站在門口,她偏頭看了他一眼.

--很快就好.

祁令揚笑了下,蘇湘轉過頭,趁著熱鍋的時間將發圈摘了下來,手指隨意的扒了幾下頭發,用發圈把頭發重新的綁了起來,然後將准備在一邊的雞蛋打入進去,等雞蛋凝結以後倒出來,又把番茄放進去翻炒.

祁令揚坐回到了客廳里,一會兒蘇湘端著托盤走過來,兩碗熱氣騰騰的番茄炒雞蛋面放在上面.

兩人在咖啡廳喝了一肚子的茶水,午飯都沒吃,祁令揚幫蘇湘修電路,這會兒才開始吃東西.

才要坐下開始吃,門口忽然傳來敲門聲,蘇湘便先跑過去開門.

她買的酵母粉這麼快就到貨了?

門打開,蘇湘愣在了那里……

上篇:108 見好就收,給自己留一點臉     下篇:110 最想要的是你的喜歡,你肯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