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21 春風得意馬蹄疾  
   
121 春風得意馬蹄疾

g,更新快,無彈窗,!

蘇,蘇小姐?

蘇湘以為自己聽錯了,這四年里,睡過了無數次,離了婚就叫她蘇小姐?

蘇湘心頭燒過一把火,不過那火苗瞬間就滅了.

呵呵……她現在可不就是蘇小姐了嗎?

看男人眼神里透出的不懷好意,蘇湘繃著臉捏了下手心,沒有任何的舉動.

一件衣服對他來說算什麼,況且帝梵先生是傅氏力爭的客戶,傅氏的公關費都花了不少,還能為了一件衣服再得罪了人家?

別以為她沒有進過大公司工作就不懂里面的操作.

他這完全是沒事找事,借題發揮!

蘇湘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得罪他了,他說離婚,離婚證往她這里一送連個面都沒露一下,她說什麼了嗎?

常妍看著傅寒川的神色,他是想要跟蘇小姐獨處嗎?

那她怎麼辦?

她知道自己在這段感情里,只有她一個人的戲,他看不到她……可只要這個人不要再在他的面前出現,他就能慢慢忘記她,只要他們能夠多相處起來,她就有機會……

常妍想到卓雅夫人那天在花園跟她說起的話,她利落的剪去多余花枝的果斷,便用力的咬了下嘴唇,鼓足了勇氣往前兩步,走到了傅寒川並肩的位置,手挽住了他.

傅寒川漆黑的眼一直的盯著蘇湘,忽的感覺到手臂上一重,微皺了下眉收回視線看向常妍,而蘇湘也一起的看了過去,看到他們連在一起的手臂.

在她還是傅太太的時候,這樣的畫面,她不知道看過多少,電視新聞里面,雜志或者是親眼看到.

只不過,現在以另一個身份來看,她心里依然會刺痛.

蘇湘只看了一眼,便側開了眼睛.

常妍對著傅寒川看過來的目光,心髒急跳.這並不是她第一次這麼主動大膽的握住他的手臂,但,這是她第一次在一個女人的面前握住他.

而這個女人,正是他的前妻.

她吞了下口水,擠出了笑意說道:"寒,傅寒川,一件衣服而已,不要為難小姑娘了."

常妍本想表現的親密一些,直接開口叫他寒川,可是張口說了還是忍不住的叫了他的全名.

不過比起之前一直生疏的叫他"傅先生",已經感覺往前跨近了一大步了.

她不敢直面的看向蘇湘,飛快的瞥了她一眼再道:"蘇小姐應該很忙的吧."

傅寒川淡漠的眼瞧著幾句話已經說得面紅耳赤的女人,瞥了一眼臂彎間細白的手指,本想直接抽開手臂,余光里瞥到蘇湘傻傻的站著,眸光一動,他保持了那個動作,看向蘇湘道:"蘇小姐之前做過老師,現在又是黛爾小姐的家教老師,教導別人的是'知錯就改’,更加會以身作則,是不是?"

詭辯!

蘇湘氣得咬牙,眯眼瞪著男人.

他既然要換個嬌妻,就好好的陪著他的小女友逛街去,沒聽出來他的小女友已經在吃醋了嗎?

兩個人兩廂對峙著,黛爾聽不懂中文,但是看這氣氛害怕的揪住了蘇湘的衣角,往她身後靠了靠.

蘇湘低頭看了眼黛爾,小姑娘才活潑了一些,就被他又嚇回去了.

她冷靜下來輕吸了口氣,半蹲著語音道:"先讓祁叔叔陪你玩會兒,我有事先去處理一下,回頭來找你們,好麼?"

她微微笑著捏了捏她的小臉,安撫她的緊張感,然後牽著她的小手交到祁令揚的手里,比劃起來.

--我去一下就回來.

祁令揚看傅寒川那故意為難的架勢就是針對蘇湘,他道:"你等一下."

他從口袋里摸出錢包,從里面抽了一張卡遞給蘇湘道:"這跟你無關,不需要你破費."

蘇湘沒有跟他多客氣,伸手接過了那張黑卡.

傅寒川看著眼前那一幕,卻是臉色更沉了一些,抄在褲袋的大手握了起來.

你以為與這個人不再日日相見就叫分開;你以為與這個人劃開了關系就叫分開;你以為她不吃的東西不再往你這邊堆送就叫分開……

原來還有一種距離,是她不再花你的錢,心安理得的接過了別人的……

"蘇小姐,我很忙,你交代好了嗎?"傅寒川不耐煩的說道.

蘇湘將卡收在口袋里,回頭瞪了傅寒川一眼,往他這邊走過來.

她用力的在手機上按了幾下:"傅先生,不知道你想要穿什麼牌子的衣服?"

傅寒川輕扯了下唇角,傅先生?

這一回嘴回的還真快.

他翹著唇角道:"什麼牌子什麼尺寸,蘇小姐不是最清楚了嗎?"

結婚這幾年,他的衣服鞋子,大多是她去購買,這個世界上連他媽都已經不清楚了的事情,不是只有她最了解嗎?

蘇湘臉色微微一紅,懶得再搭理他,抬腳往扶手電梯那里走過去.

男裝在四樓,買了就回來.

傅寒川瞧著她的背影,嗤笑的掃了一眼祁令揚,借著撿起地上手機的動作將常妍的手松開.

常妍看到蘇湘同意去買衣服時就知道傅寒川要跟著她一起過去了.

她微微紅著眼角,委屈的道:"傅寒川,你不是說要送我回去的嗎?"

對著心愛的人,難得她發了一次小姐脾氣,可她實在控制不住.

傅寒川的拇指在碎了的手機劃痕上劃了下,抬眼對著常妍淡淡道:"我還有事,你是自己回去,還是我讓喬深過來送你回去?"

常妍都快哭出來了,不是說撒嬌的女人最容易讓男人心軟嗎?

她只能在心里告訴自己,不能夠得到他的喜歡,至少不要讓他討厭.

"不用了,我打車回去了,你……你先去換衣服吧."

她找不到別的更好的話讓自己下台階,也覺得自己實在是沒有臉再跟著他一起過去,說完這句後就紅著臉匆匆的走了出去.

這大概是史上最窘迫的千金小姐了.

祁令揚看著常妍快步走出了商場的自動感應門,出了門就跑了起來,捂著臉跑下台階,估計是哭了.

他嘲笑的看向傅寒川道:"傅總,你這樣對待你未來的傅太太,這樣好嗎?"

卓雅夫人千方百計的踢走蘇湘,為寶貝兒子拉來的大助力被這樣對待,若是那位常小姐跑回去哭訴,可有意思了.

傅寒川將手機收回口袋,淡漠的道:"不知道祁總是哪兒聽到的小道消息,我怎麼不知我未來的太太是誰?"

祁令揚扯了扯唇:"我正等著收到傅總的喜帖,到時候就知道是誰了."

看出祁令揚是在拖延時間,傅寒川掃了他一眼,漠聲道:"那就等到那個時候吧,希望到時候,你還在傅氏……"

他意有所指的說了一句,便沒再多做停留往前面的電梯走去.

祁令揚看了眼傅寒川的背影,捏了下手指,輕輕的吸了口氣,這才低頭對著黛爾輕聲道:"走吧,我們先去找個地方坐下,等蘇回來……"

商場門口,常妍一路跑下台階以後,擦著沒有忍住的眼淚站在路邊等車.

"這點程度的委屈就覺得難以忍受了嗎?"旁邊伸過來一只手,拿著一張紙巾.

常妍愣了下,抬頭看著面前的女人.

女人一頭波浪卷的長發,化著精致的妝容,成熟的OL裝看起來精明干練.

女人伸手,將紙巾塞在了她的手里,似笑非笑的說道:"我知道你是常小姐,但是我是誰,你就不用知道了."

"比起你的身份,我的分量輕到不值得你知曉.我只是在商場看到了你們,就想過來跟你說幾句."

"我也曾經是傅寒川身邊女人的其中一個,但我不是他開始時的第一個,你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那位前任傅太太能留在他的身邊那麼長的時間,你覺得她忍受了多少壓力?受了多少白眼?這點你就受不住了,那還是趁早死心,不然你的眼淚掉的會更多."

女人譏誚的翹著唇,打心眼兒里對這種千金小姐看不起.

"說句不好聽的,你比別人幸運的,只是投了個好胎,讓你不費什麼心力就能夠輕易的走到他眼前."

卓雅夫人挑兒媳婦的眼光多高啊,撇去常家那層金光閃閃的外衣,這位嬌小姐什麼都不是.

常妍不是沒有聽出女人對她的諷刺,她捏緊了手中的紙巾說道:"用不著你'好心’安慰."

女人勾了下唇:"我確實沒有要安慰你的意思.只不過想要提醒你一句,既要當壞女人,那就壞得徹底一些.要麼狠,要麼滾."

這時馬路前面的紅綠燈切換過來.

女人眼底泛起一抹冷光,不屑的瞧了常妍一眼之後往前面走去,很快的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她是金語欣,一個不甘心被傅家利用,又被一個啞巴踩在腳底下的失敗者!

……

四樓的男裝區,蘇湘進了一家精品店,正在挑選男裝中.

傅寒川的衣服大都一個牌子,而且是定制的,這家商場沒有那個品牌,只能挑看著不錯的.

那個男人挑,對面料款式都挑,她起先給他買衣服,他碰都不碰掛在那里落灰,後來才慢慢的摸出他的品味.

蘇湘從一排掛著的西服里挑了一套黑色款的,反正他髒了的那件也是黑色的,而且款式也差不多,一物換一物,省的他挑毛病.

蘇湘決定了拿這一套,正要叫營業員打包起來,身後忽然伸出一只大手來,上下將衣服看了一遍道:"你覺得這件好?"

蘇湘毛著眼睛瞧他,他又想怎樣?

"你這件不是髒了嗎?"

只見傅寒川慢吞吞的將衣服掛了回去,說道:"這款式的穿了有兩年了,反正是免費換衣服,我何不換一件新的款式嘗試一下,你說是不是?"

他眼一斜,眼色中有幾分邪痞的味道,跟他平日里高冷一本正經的模樣大不一樣.

蘇湘捏著手指閉了下眼,忍.

呵呵,穿久了的衣服是要換了,免費白來的,為何不嘗試一下不同口味的?

上一個是個啞巴妻子,讓他屈辱的度過了四年,現在換個真正的千金小姐,足夠匹配的上他了.

她換了個區位,在一排淺色系的西服里面挑了一件銀色的.

天氣熱起來,穿淡色的衣服不會感覺太熱,而且他那種衣架子的身材,穿什麼顏色的衣服都能夠駕馭.

更要緊的是,銀色沒有黑色的那種沉重感,配的上他現在的心情.

春風得意馬蹄疾!

蘇湘沒給男人參與意見的機會,直接將衣服遞給了營業員.

"小姐,我要這套衣服,請幫我打包."

她在手機上寫完了,手機也替她把意思表達清楚了,男人站在一邊,抱著手臂慢悠悠的道:"蘇小姐,你確定要拿這一套?"

蘇湘抿著唇認真點頭,就是這件好看了,愛要不要.

傅寒川道:"如果衣服尺寸不合適,或者穿著不好看,蘇小姐你覺得這賠禮算是誠心的嗎?"

蘇湘瞪他,橫手將衣服拿了回來塞到他的手里.

--換,拿去換!

前幾年,兩人幾乎沒有在公共場合同框的時候,一起逛商場買衣服更是沒有過.

最開始的時候,蘇湘給傅寒川買衣服,是從喬深那里知道了他的尺寸跟款式喜好,這才慢慢的摸准了他的心思.

此時傅寒川看她像是被撩炸毛了的小貓,小臉紅撲撲的,他的眼底浮起一絲愉悅,拿著衣服進了試衣間.

進去之前,他的腳步頓了下,再轉身看向蘇湘涼涼道:"蘇小姐,希望你不會趁著我換衣服的時候偷偷結賬跑了,這樣的話,也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蘇湘額頭的青筋突突的跳了下,剛才她確實有這個想法.

男人哂笑的睨了她一眼,進去換衣服.

蘇湘坐在沙發上,翻了下打發時間用的雜志.

因為是男裝區,這雜志都是關于男士用品的,還有很多蜜色肌膚的型男,亮著八塊巧克力腹肌,從腿到胸都看得讓人口干舌燥的.

冷不丁的一聲譏誚的聲音響起來.

"蘇湘,想不到你竟然有這種愛好?"

一個女人,盯著雜志上的布料少的可憐的男人,還能看得津津有味,傅某人此時此刻不知道該怎麼體會他的心情.

以前在家的時候,她是怎麼做到含羞帶怯,羞答答的連多看一眼都不敢?

某天晚上洗過澡,傅某人沒穿衣服對著鏡子里的自己前後左右看了看,切,雜志上那些貨色跟他能比?

此時,蘇湘被男人嘲諷了一頓,卻是面不改色的將雜志合上了,再面不改色的在手機上寫道:"請問傅先生,這身衣服您可滿意?"

傅寒川淡淡看她一眼,手指往架子上的衣服點了點,意思是讓她再去挑選.

蘇湘鼻子里哼了一聲,站起來再去挑.

這種女挑衣服男人試的模式很詭異,在很多人看來,都是女人左挑右挑,男人在一邊等著的.

一連幾件下來,蘇湘開始不耐煩了.

"傅先生,您不是說您很忙嗎?"

忙還有時間在這里左挑右挑?

傅寒川高高的個子站在蘇湘的面前,蘇湘不得不抬頭看他,男人垂著眼,薄唇開合道:"衣服穿著不合適,還能有什麼心情去做事?"

蘇湘知道他是在找她的茬,這回也不再去挑什麼款了.

她將手機往斜側的沙發一拋,看都沒看一眼,比劃起來.

--傅先生,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們離婚了.你這樣找著你前妻的麻煩,不覺得讓人誤會嗎?

--而且,你這樣跟我在這里耗時間,就不怕常小姐誤會什麼嗎?

她沒有用語音說,是因為這里還有別的人在,她不想讓別人看她的笑話.

傅寒川眯著眼看了她一瞬:"看不懂你在說什麼,去……"

蘇湘打斷了他.

--傅先生,你是真的看不懂,還是看懂了裝不明白?

以前,他尚且可以用這句話結束他們的沖突,但自從看到那本書,蘇湘不會再這麼想了.

傅寒川完全看得懂她的手語!

傅寒川抿住了唇,漆黑的眼盯著她幾秒,兩人僵持了起來.

--傅先生,請你盡快的決定好要哪一件,我的時間也很寶貴.

--如果你覺得無法決定的話,我就以我的意見為准.

傅寒川看著面色嚴肅的小女人,看她那氣勢,還真有幾分雷厲風行的架勢.

幾日不見,倒是越發的厲害了.

男人眯了下眼睛,從那一堆衣服里面還是拿了最開始的那一套銀色裝的.

蘇湘看他挑准了,翻了翻眼珠子,早一開始這件不就好了.

她拿出祁令揚給她的黑卡遞給營業員,准備叫人刷卡,這時候男人的手指一夾,將她的卡隨手丟在一邊,拿出了自己的卡.

他會要祁令揚的卡刷下來的衣服嗎?

蘇湘看著男人別過去的側臉,也沒說什麼,默默地將那張卡收了起來.

是他自己不要的,就不要說她沒誠意什麼的.

為保證男人不會幾天後又變卦,在營業員給出的那張發票後面,她特意寫了一句話:此件西服為蘇湘女士賠償傅寒川先生所用,傅寒川先生已當面簽收並且認同賠禮結束,不再因此事件有任何不滿.

她將發票跟筆一起遞過去,要他簽字.

傅寒川看著那一行字,眼角抽了抽,不可思議的瞧了她一眼.

他咬著牙道:"蘇湘,你這腸子是小雞長的嗎?"

蘇湘纖細的手指點了點那發票,淡淡看他.

雖然看起來有些幼稚了,但防人之心不可無,不是嗎?

對傅寒川,她可吃不准.

傅寒川鼻子間噴著氣,拿著筆用力的簽下他的字體,蘇湘這才拿起那張發票看了眼,仔細的折疊起來放在她的手包內.

她淡淡看向傅寒川,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她便沒有必要再繼續跟他糾纏下去了.

蘇湘拿起沙發上的手機,踏步的往前走了出去.

傅寒川望著她筆挺的背影拐出門店,扯了下唇角冷笑了下.

營業員已經將他換下的那件衣服裝在袋子里:"先生,您的衣服."

傅寒川看都沒看一眼:"拿去扔了."

他就穿著那一件銀色的西服黑著臉走了出去.

他換那麼多套衣服,她都沒有正眼看一下.

……

蘇湘回到了一樓的餐廳,跟祁令揚他們彙合.

看著面前沒怎麼動,但是已經涼了的菜,蘇湘不好意思的對著祁令揚笑了下.

她將黑卡還給了他,語音道:"不好意思,讓你們等了這麼久."

祁令揚看著那一張卡,那一瞬間很想有個合適的理由將這張卡送給她.

他眨了下眼收回神思,將卡收了回來.

"他沒有為難你吧?"

蘇湘搖了搖頭,勉強笑了下.

祁令揚看了她一眼,將話題換了過去:"這些菜有些涼了,要不要再重新換幾個?你還沒有點菜."

蘇湘看著反正也沒幾個菜,就讓服務員把這些涼了的菜打包了,再重新換一桌菜,總不好叫黛爾吃熱過的.

吃飯間,祁令揚不經意的道:"下午沒什麼活動安排,不妨去看看衣服?"

蘇湘幫著不怎麼熟練用筷子的黛爾吃飯,聞言手指微頓了下,看了他一眼,腦子里驀然浮現傅寒川說過的那一句.

他說,祁令揚是喜歡她的?

蘇湘一直把他當做好朋友,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但此時,她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的感覺到了.

正不知道怎麼回答時,黛爾活潑的語音響了起來:"也可以幫我挑衣服嗎?蘇,你覺得我穿什麼樣的好看?"

有黛爾的開口,吃過午飯,蘇湘只能陪著他們一起去逛服裝店.

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大多時候是蘇湘跟黛爾在一件一件的試穿,從春裝換到夏裝,祁令揚很有耐心的在一邊等著.

每次蘇湘換了衣服出來,他都溫柔笑著說可以,然後遞給她下一件.

最後走出商場的時候,兩人的手上都拎著很多的袋子,不過大部分都是黛爾的,蘇湘沒有要那些衣服.

等把黛爾送回去,祁令揚再將蘇湘送到了茶灣,她下車的時候,男人道:"等一下."

只見他打開了後車廂,從里面拿出一個袋子來遞給她道:"就當成是你這次幫忙的回禮,不要拒絕."

蘇湘看著那紙盒,這個品牌的衣服很貴,這謝禮太過貴重了.

--我答應你去做黛爾的家教老師,但是我也有拿那邊的工資,你這衣服我收了會良心不安.

蘇湘微微笑著,婉轉的拒絕了,轉身往樓道里走去.

祁令揚看著她的身影,叫住了她:"蘇湘……"

上篇:120 這里正好方便購置衣物,蘇小姐,請吧     下篇:122 有舍才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