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27 離開的倒計時1  
   
127 離開的倒計時1

g,更新快,無彈窗,!

"我說不後悔,是因為這樣,我才能跟你有交集的機會."

蘇湘微微的皺著眉,不後悔?

面前是對她微微而笑的男人,之前一次次的送給她昂貴的禮物,一直說是她應該得到的,其實那是對她的歉意跟補償?

蘇湘此時全明白過來了,唇畔間掛著苦笑.

如果不是那位俞小姐,可能此生,她都被這兩個男人蒙在鼓里,像是個球一樣,被踢來踢去,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麼錯,要被這樣的對待.

她的價值,是他們獲得至高權利的棋子,這個時候,他還來跟她說什麼愛不愛的問題,不覺得很可笑嗎?

她一點兒也不需要他所謂的愛,她也要不起,甚至希望在最初的時候,他們沒有認識過……這樣,她便不會有後來的那麼多痛苦.

她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要如何原諒.

蘇湘彎下腰來,把花束放在門口,然後慢慢的將門關上了.

兩個面對面的人,隨著那漸漸合起的門板,視野逐漸縮小到最後關上.

祁令揚望著關起來的門板,這就好像蘇湘當著他的面關上了她的心門,而曾經,他們是無話不談的.

他看了一眼被棄之在地上的桔梗,依然勉強的笑道:"蘇湘,我知道現在很難讓你原諒我,我會慢慢來……"

他靜默的站了會兒才轉身離開.

蘇湘沒有再聽他說了什麼,拿著手包到了客廳坐下,拿出了手機.

亮起的屏幕,上面最顯眼的圖標就是那個APP,為了聾啞人專門設計,可以直接撥打與接聽電話,可以讓他們跟正常人那樣溝通交流的一款多功能軟件.

就是這樣一款讓她喜歡與興奮,甚至親自參與進去的軟件,背後竟是抱著那樣功利的目的,她不知道該說什麼.

蘇湘的手指長久的按著那個APP,屏幕的上方出現了垃圾桶的圖標,只要把APP拖到那個垃圾桶就可以刪除這個軟件了.

祁令揚,那個曾經在她最低落的時候,給了她很多鼓勵的男人,他的那些鼓勵,也是懷抱著目的的嗎?

喉嚨艱難的滑動了下,眼前又一次的模糊了起來.

她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是她可以信任的,還有誰是她可以傾吐的.

手指拖曳著那個圖標,緩緩的到了垃圾桶上方,她不想再聽到自己的聲音了,那不是她的,都是假的……

……

市區的某公寓內,傅正南拿著一杯紅酒站在陽台,看著漆黑的夜色,眉心緊攏著.

一雙柔軟的手臂從他的身後抱住了他,傅正南側頭看了身後的女人一眼,摸了下她的腦袋,淡淡的笑了下,眉心的褶皺到了這個時候才舒展開來.只是眉心的那幾道懸針紋已經深深的刻在了中間.

一根細柔的手指摁了摁那幾根懸針紋,女人嬌嗔的笑著道:"你啊,再這麼皺下去,只能拖著你去做拉皮手術了."

傅正南將紅酒擱在橫欄上,將女人拉到身前,雙眸盯著她道:"我老了?"

女人的雙手在他的兩道濃黑的眉毛上慢慢劃著,好像要將那幾道皺紋拉平.她認真的道:"你不是老,是你想的事情太多變老了."

傅正南沉了口氣,雙手握住女人的手腕道:"你不懂,你沒有子女,不知道為人父母的……"

看到女人瞬間黯下來的眼睛,他的話停了下來,在她的額頭親了下:"好了,不說這個了."

俞蒼蒼扯了下嘴唇,笑容里有著抹苦澀,隨即,她將那一抹苦澀壓了下去,純然舒心的笑著道:"我幫你解決了那個問題,以後你可以不用擔心那個女人了."

傅正南皺了下眉,低頭瞧她:"哦?"

俞蒼蒼笑著道:"我去找過她了,也把那兩兄弟的事情說了,我想,她以後跟他們都不會再有揪扯了吧."

按照傅正南的心思,將來不管是誰坐上了繼承人的位置,他都不希望任何一個兒子跟那個啞女有關系.傅家的子孫,會有更好的女人來匹配.

傅正南怔了下,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問題,俞蒼蒼往前湊了一些,嬌麗的臉蛋在他的瞳孔下小心翼翼的笑.

"老傅,我說了祁令揚是私生子的事情,你不會怪我吧?"

祁令揚的身份,除了幾個人知道以外,還並未對外公開過.雖然傅正南本人有這意思,但是沒有經過他的允許,私自往外透露,俞蒼蒼心里還是拿不准的.

傅正南沉沉的吸了口氣,拿起紅酒喝了一口,望著遠方的夜色,眉心又皺了起來.

過了會兒,他道:"說了就說了吧,這樣也好."

俞蒼蒼心中松了口氣,笑了起來,她依偎在他的胸口說道:"其實老傅,與其這樣下去,還不如早一點公布他的身份.我總覺得,令揚他這樣隨心所欲,只是身上沒有那麼大的壓力."

"身份公開了,他就沒有躲避的余地了."

"嗯?"傅正南低頭瞧了她一眼,"你覺得他是在躲避?"

聽她這麼一說,傅正南也有些感覺到了.他幾次在祁令揚面前要說起這件事,他都說往後再推推.

俞蒼蒼接過他的剩下的半杯紅酒抿了一口,垂下的眼眸之中微光閃爍.她道:"我只是有這樣的感覺."

祁令揚應該是有那個意思的,他還在為自己留最後一條路,最後關頭,要麼公開身份,他的那一條路就徹底的堵死,要麼就是留著那一個身份,等以後安靜的離開.

不過不管他是怎麼想的,她都不想他在這次的爭斗中過于落在下風.

他的失敗,就等于是她的失敗.

如果能夠公開他的身份,祁令揚就避無可避了.

另外,她之所以找蘇湘談話,不管是祁令揚還是傅寒川,都讓她與這兩兄弟生了嫌隙,不管幫了誰,她都是有功勞的.

她替祁令揚隱瞞了他跟蘇湘的事,讓傅正南對她有了些不滿,她不想在他心里,有一點的不完美.

這不只是祁令揚跟傅寒川的爭斗,也是卓雅夫人與她暗地里的較量.

而卓雅夫人為了面子不敢說自己的男人還有另外一個兒子,她可以說.

傅正南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原本,他還打算在最合適的機會,公開他的身份,如果是這樣的話……

他開口,低沉的道:"這件事,還是要再等等."

俞蒼蒼一怔,以為他會答應下來的.

"為什麼?"

傅正南道:"公開他的身份,必須要是他做出成績的時候,在這樣狀況下的公開,對他而言才是最有利的時候."

當他的成就大于他的那個身份,他歸來的時候,才不會受到太大的沖擊.

畢竟傅氏的整個家族,傅氏的那些股東董事都不是等閑之輩.

俞蒼蒼張了張嘴,也只能作罷.

"不過,你把這件事告訴那個啞巴,倒是個好主意."

傅正南微微笑著瞧著面前的女人,大手摸了摸她的臉頰.

現在他最憂心的,就是那兩個兄弟為了那女人爭奪起來,現在那女人知道了倒也好,但凡她還剩下一點羞恥心,都應該主動避開他們.

這個麻煩倒是解決了.

俞蒼蒼咧唇笑了起來,她握住他的大手,另一只手將酒杯留在了陽台,牽著他往屋子里走去.

"先不說那些煩心事了,給你的禮物已經准備好了,先進來看看."

窗簾全部的閉合,內里燃燒著香薰蠟燭,空氣里的香氣幽幽而勾人情谷欠.

女人走到里面後送開了他的手,往前走了幾步,然後緩緩的解開腰間的腰帶.

一具身穿薄薄絲衣的成熟軀體呈現在眼前,微光之下的朦朧更添了嫵媚風情.

傅正南滿意的笑了起來,上前一手勾住她的後腰,一手勾起她的下巴道:"妖精,也就只有你會玩這些花樣."

"那你喜歡嗎?"女人的媚眼微挑,點漆的眼中火光搖動,手指在他的胸口畫圈,大膽而妖媚.

傅正南捉住她的那只挑D逗的小手,放在唇邊親了一口,隨後沿著那只白嫩的手臂一點點的親吻過去……

一直到蠟燭燃盡,最後一縷青煙嫋嫋的升起,屋子里的喘息聲也平靜了下來.

傅正南掀起薄被起身,撿起地上的衣袍穿上走入浴室,里面傳來嘩嘩的流水聲.

俞蒼蒼擁著被子坐起來,撿起地上的衣服裹上,她推開浴室的門斜倚在門框上:"你今晚要回去?"

傅正南回頭看了她一眼,嗯了一聲.

"能不回去嗎?"

花灑下,傅正南對著俞蒼蒼招了招手,俞蒼蒼走過去,濺開的水花濕潤了她的衣裳.

傅正南摸了摸她失落的眼角:"怎麼了?"

俞蒼蒼抬頭瞧著他道:"老傅,你真的能在事情結束後,跟我離開這里嗎?"

傅正南:"為什麼這麼問?"

俞蒼蒼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大概是年紀大了,就越來越患得患失.

卓雅夫人與他幾十年的夫妻,雖然是商業聯姻,但他們一起經曆過不少,而且他們還有個兒子,他們之間是有聯系的.

"老傅,你剛才說,我自己沒有子女,我很怕最後連你也不在我的身邊.這樣,我就只能一個人離開了."

以前,她會聳一下肩膀,裝作沒事的轉身就走,但是現在,她已經無法再那麼灑脫起來了.

傅正南瞧著那一雙滿含哀怨的眼,跟那個人是那麼的相像,也觸動了他心底的某個地方.

他低歎了一聲道:"不走了."

他的雙手捧住她的腦袋,親了一下她的眉心,將她抱了起來,一起走向已經蓄滿了熱水的浴缸,裹著的衣袍落下,瞬間就濕透.

俞蒼蒼的目光微微晃動,依然惶惑不定的望著他:"老傅……"

"不會的,相信我,我不會再丟下你了……"

男人低沉而溫柔的嗓音響起來,溫熱的唇落在她的頸側.

俞蒼蒼被擁在他的懷里,唇角掛著一抹笑容,但是漆黑的眼睛沒有什麼神采,甚至有些悲哀.

她知道自己跟俞可蘭有七八成的相似,在了解到那個人以後,更是連神韻都模仿的很像,只為了能夠讓他多愛她一些.

到現在,連她自己都迷失了,這真的是她自己嗎?

傅正南愛著的,是她嗎?

可是到了現在,她依然只能用俞可蘭的模樣,讓他留下來……那要她怎麼相信,他一定會帶她離開這里?

……

傅家老宅.

卓雅夫人看了眼牆上的掛鍾,這個偌大的老宅是這樣的冷清,即便到了四月春暖花開的時候,夜里依然還是這麼的冷.

她掖了掖披在肩膀上的披肩,端起茶喝了一口,百無聊賴的看著電視,余光掃了眼手機.

就在她要伸手去拿起手機的時候,常妍端著托盤從廚房那邊走了過來.她微微笑著道:"夫人,我頓了燕窩雪梨湯."

卓雅夫人的手收了回來,笑著道:"每晚都燉湯,這些天都習慣了喝你的甜品,以後你回去了,可要不舒服一陣子了."

常妍謙虛說道:"夏姐也會做這些的,怎麼會不習慣."

她一共盛了三碗燕窩,一碗遞給卓雅夫人後,看著剩下的那兩碗燕窩,眼睛往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道:"大傅先生還沒回來嗎?"

住在傅家的這些日子,常妍就發現那位大傅先生有時候很晚才回來.

卓雅夫人捏著勺子的手停頓了下,扯了扯唇角道:"應該還在跟他的那些朋友打牌聊天吧.他這個人……"

她淡笑著搖了搖頭,低頭喝了一口,將話題岔了開來道:"常小姐,你的手藝這麼好,如果寒川娶了你,以後我就不用擔心他的身體問題了."

"夫人……"常妍嬌嗔的瞧了她一眼,低頭舀著燕窩,眼底卻是落下一點難堪.

傅寒川那天的話,是要她離開傅家,她哭了一場,作勢要回去,是卓雅夫人把她留了下來,她也就半推半就的留了下來.

因為她知道,如果她回去了,就一定不會再見到傅寒川,住在這里,哪怕只是見他匆匆一面也好.

她知道這樣的自己很讓人唾棄,可她不知道該怎麼辦.

那天,那個女人說要麼狠,要麼滾,她想,她只是讓自己的臉皮變得更厚了一些.

正這麼想著,門外老何走了進來,說道:"夫人,傅先生回來了."

卓雅夫人一愣:"嗯?"

這個時候已經有些晚了,傅寒川就算過來也是吃頓晚飯,更何況他已經有好一陣子沒回家吃飯了.

怎麼好端端的這個時間過來了?

傅寒川的人已經走了過來,常妍看著那張英俊的臉孔,心跳倏地快了起來.

不管他對她說過什麼,見到他,她都無法控制自己的心.

她笑了起來,但隨著傅寒川的走近,她的笑意僵在了臉上,驚詫的看著他.

卓雅夫人也是擰著眉毛瞧著兒子的那張臉,她將燕窩放在茶幾上,站起來走到傅寒川的跟前.

卓雅夫人一看到傅寒川臉上的那些青紫,臉色就沉了下來:"你的臉怎麼了?誰傷了你?"

她看了眼一旁站著的夏姐,吩咐道:"去找找有沒有去瘀的藥膏."

傅寒川側了下頭,避開卓雅夫人觸碰的手,他看了眼常妍,眉頭微微的皺起.

卓雅夫人這時記起常妍,回頭看了她一眼,便把傅寒川往她那邊拉著坐下.

她道:"常小姐燉了燕窩,你正好也喝一點."

傅寒川蹙著眉,目光從常妍殷切的臉上劃過,看向卓雅夫人道:"母親,我有些話要跟你說."

"有什麼話,你說."

傅寒川抿著薄唇站了起來,往樓上走去.

卓雅夫人一愣,先對著常妍道:"常小姐,你先在這邊坐著看會兒電視."

說著便起身跟了上去.

書房里,傅寒川一個人筆直的站著,空間里就彌漫起了一股沉重感.

卓雅夫人走進去的時候,就感覺到了這股沉重感.

她關上了房門,走到他面前道:"你有什麼要跟我說的?"

傅寒川看著她,雙眼烏沉見不到底.

卓雅夫人瞧著他的神色,心中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她先他一步開口道:"如果是關于那個女人的,我不想聽."

傅寒川捏了捏手心,沉聲道:"確實是關于她.母親,我想讓她回來."

卓雅夫人睜大了眼睛,臉色變得鐵青:"你說什麼!"

"我想要她回來."

"啪"一聲清脆的響聲響起,卓雅夫人的掌心微微的發麻.

這輩子,還是她第一次動手打兒子.

她滿眼的失望:"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麼?"

"讓她回來?你是要我死嗎?我好不容易可以擺脫她了!"

卓雅夫人都快瘋了,她一手捂著胸口,跌跌撞撞的走到書桌那邊,從抽屜里拿出一瓶藥倒了兩顆,就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放在這里的涼水咽了下去.

藥瓶重重的磕在桌上,里面的幾顆藥丸從寬大的瓶口蹦了出來,滴滴答答的散落在桌上.

她紅著眼睛怒道:"你知不知道,你爸現在在哪里?"

"我一個人守著這家,滿室的冰冷.這樣的日子有多久了,你知道嗎?"

傅寒川的手握得更緊了一些,齒關緊繃著道:"母親……"

"你閉嘴!"卓雅夫人大叫著打斷了她,"要她回來,你想都不要想!"

她深吸了一口氣:"是不是那個啞巴,她又怎麼勾Y引你了?"

"我就知道,說什麼給傅贏過生日……她怎麼可能那麼安分,她分明是有預謀的……"

卓雅夫人的眼狂亂的看著四周,好像在某個角落里,蘇湘就會突然的出現在她的面前,她抽緊著手指,隨時要把她撕碎.

這才過了幾天,那女人就讓她的兒子當面來對她說,要她回來,妖孽!妖孽!全都是妖孽!

她抬眼,深吸了一口氣後,對著傅寒川道:"我告訴你,能進到傅家的人,只有常妍,常小姐!你的路也只有一條,就是坐上那個位置.常小姐是唯一能夠讓你打敗那野種的人!"

傅寒川擰緊了眉,他知道自己這番開口一定會遭到反對,但他已經想的很清楚,該說的話還是要說.

他道:"母親,那個位置一定會是我的,但是蘇湘,我也不想放棄她.如果你告訴我說,我只能坐上那個位置,而不能有她的話,那我不如……什麼都不要了."

卓雅夫人瞪大了眼睛,身體猛地搖晃了下:"你,你說什麼?"

"你敢要挾我?"

"那個啞巴到底給你下了什麼降頭,連這種話你也能說!"

卓雅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手腕上戴著的玉鐲應聲而碎.

傅寒川抬頭,目光沉沉的道:"母親,她是傅贏的母親.如果給他換了一個媽,你讓我怎麼跟他說?"

"換做是你……母親,如果早年他跟你離婚,再另外找一個……"

傅寒川說到一半停了下來.

他早已經成年了,再說這句話已經不合適,但不可否認,這個念頭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有.

自他有記憶起,他就知道他們的感情並不好.

他的父親常常沉默的一個人坐著.

而他的母親,則一遍遍的告訴他,做男人一定要有責任心,以後娶了妻子,也一定要對她一心一意,就算不喜歡,也不能夠再有別的女人.

大概在他六七歲的時候,他看到父親一個人坐在書房哭,他走進去,他摸著他的腦袋哀傷的說,那個人走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他問,誰走了,他卻發怒的把他趕走了.

直到很多年後,他才知道,那個讓他一個人哭的人,是他最愛的女人,那一天,她死了.

而在那之後,他又找到了另一個與那人相似的女人,繼續著他未能圓滿的愛,而他的妻子,只是傅家的卓雅夫人……

傅寒川開口道:"母親,我知道這些年,是你堅持了下來,陪在我的身邊一直撐到現在.我知道你忍受的所有,所以,我一直記著你的話,也記得你遭受過的痛苦."

"所以,你能夠理解我的."

他說完,攥緊的雙手松開,虛虛的垂在身側,接著道:"蘇湘她堅持的留在傅贏身邊,這一點,不是跟曾經的你也相似?"

卓雅夫人怔愣的站著,目光微微的晃動著,像是回憶起了過去的那些日子,緊繃的雙肩微垂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她看向傅寒川:"你是為了傅贏?"

"嗯,可以說是吧……"傅寒川低垂著眼,將心比心,希望她能夠明白,不要再阻攔.

"母親,那個位置,我不會輸的.現在才是開始,你要相信我……"

門外,常妍聽到這里,已經不想再聽下去.

她紅著眼,抱著雙臂極力的忍耐著自己回到了房間,關上門就哭了出來.

她想不到傅寒川這麼晚過來,竟然是為了要卓雅夫人成全他.到了這個時候,他還要再跟那個女人在一起!

為什麼,那個女人到底有什麼好!

她緊緊的掐緊了身下的被褥,指骨泛出了白色.

為什麼!為什麼,他看不到她一點的好!

……

傅寒川是在得到了卓雅夫人的同意以後才離開的.

窗口,卓雅夫人看著夜色里那一道移動的燈光,直到消失在馬路上.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眼冰冷,面上如覆著層寒霜.

那個女人,確有與她相似的地方,但她只能狠下心來,因為她要維護的是她的兒子.

還有,她要做永遠的卓雅夫人!

這場最後的爭斗中,她不能允許有百分之一失敗的可能!

蘇湘,她無法與當初的她比較,因為那時候的傅家,不敢對她動分毫.

要怪,就只能怪她自己是啞巴,還有那麼一個給她拖累的蘇家.

卓雅夫人轉過身來,拿起桌上的座機,微想了下,撥了一個號出去,冷聲道:"停止蘇家所有的業務往來."

……

茶灣.

傅寒川從老宅離開以後就開車到了這里,他抬頭看了眼那漆黑著的地方,拿起儀表盤上方擺著的煙,點燃吸了一口.

手機亮了起來,他在淡淡的煙霧里看著那個號碼,在撥出的時候又停了下來,將手機放回了原處,然後開車離開.

第二天早上,蘇湘一臉憔悴的開門,腳尖踢到一個什麼東西,低頭一看,還是祁令揚給她的那一束桔梗,而在那束花的旁邊,又有一束新鮮的桔梗花,還帶著一些水珠.

蘇湘看了眼,兩束花被她抱在手里帶下樓,插在了樓下的垃圾桶上.

剛轉身,前面就被一堵人牆擋住了去路.

祁令揚看了一眼被她丟棄在垃圾桶上的桔梗花,覺得有些似曾相識,想起來,他曾經也是把別人的花這麼插著.

他淡笑著道:"想不到我也有這樣的一天."

蘇湘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沒有與他說笑的心情,繞過他便要走,祁令揚也不攔著她,只是與她保持著一些距離,跟在她的身後.

蘇湘回頭惱火的瞪他,他只是溫潤的笑著,說道:"我並沒有妨礙你什麼,不過要得到你的原諒,我只能這樣,你總要給我見你面的機會."

蘇湘不想搭理他,轉頭就走,但是才走了一步就停了下來.

傅寒川面色沉沉的站在那里.

他大步的走了上來,一句話不說直接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拖著她往車子那邊走.

蘇湘被他的力道捏的痛死了,對他又抓又踢的,最後直接低頭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背上……

上篇:126 賠了夫人又折兵     下篇:128 離開的倒計時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