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30 離開的倒計時4  
   
130 離開的倒計時4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來到會場就徑直的走向了帝梵父女,感謝他們的邀請.

黛爾看到蘇湘就撲了過去,孩子氣的抱著她的大腿甜甜的對她笑,一點都沒有一段時間不見的那種生疏.

帝梵家族在丹麥屬于王室,禮儀應是很嚴格,但是蘇湘看帝梵先生對黛爾似乎並沒有太多的管束,不知是他太忙疏忽了,還是考量了帝梵夫人過世對黛爾格外憐愛的緣故.

總之小姑娘在這陌生的地方對著這麼多人還算自在鎮定,已經沒有蘇湘當初遇到她時,對世界的那種敵意.

黛爾看到蘇湘也是更加開朗,毫不在意形象的指著自己缺了的一顆門牙,表示她在開始換牙了.

帝梵對著蘇湘用蹩腳的中文笑著道:"歡迎你來."

蘇湘跟他擁抱了下.

眾人中,有人在議論蘇湘怎麼會出現在這里,看到這一幕都顯得有些吃驚.

一個靠不入流手段上位的啞巴,居然跟帝梵先生有交情?

因為帝梵家族強大背景的緣故,可沒有人敢說因為今天的壽星也是個啞巴,惺惺相惜之類的風涼話傳出來.

帝梵先生放心的把黛爾交給蘇湘,便跟北城的那些大佬們應酬去了,蘇湘眼尾冷冷的余光打量著那些看客們,跟黛爾兩人彷若無人的在角落聊天.

她把她准備的生日禮物送給黛爾.

如今的她,已不懼他人目光.

曾經,她被禁止出現在任何的公眾場合,她倒不是借著帝梵先生的光在這里狐假虎威無視他人,只是不想再去看別人怎麼看她.

她就是她,蘇湘,不再是蘇家藏在深閨的小女兒,也不是傅家的那個隱忍委屈的啞巴媳婦,她得試著去擺脫那些符號.

偶爾有借著跟黛爾打招呼的人走過來,有意無意的打量著蘇湘,蘇湘都淡然處之,而黛爾更不想搭理那些人,笑著點頭示意就算完事,那些人也只能悻悻的走開.

私心里,蘇湘其實是有些羨慕黛爾的.

她屬于王室,就算不能再開口說話,帝梵家族也沒有將她藏起來的意思,帝梵先生看起來很忙,卻在女兒生日的時候,為了讓她開心,也為她不懼別人的目光,為她在異國他鄉舉辦這麼盛大的生日宴會.

被寵愛的人才有勇氣對抗這世界,她比她幸運太多.

蘇湘心里用涼淡的目光看著這場浮世繪.

再次引起眾人驚訝的是之後到場的祁令揚,在見到蘇湘之後,就直接的往她那邊走去了.

上流社會的關系網盤根錯節,賓客中有不少跟傅,祁兩家都有交情,見到那一幕更添了話題.

"他們怎麼認識?"

"我好像記得,去年卓雅夫人的結婚紀念日就見過那兩人在一起?"

"哦,你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那時候只覺得奇怪,這看起來是關系匪淺啊."

有人稍稍的往傅家的人那里瞥了一眼,玩味的道:"幾年前,那蘇家不就盯上過祁家的那老二,這啞巴是不是被傅家踢出來後又看上祁家的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可就搞笑了……"幾個人掩著鼻子低笑了起來.

盡管那些人的說話聲音很低,蘇湘從余光里看到那些人眉來眼去的看好戲的神情就知道她們不會說什麼好聽的話.

祁令揚這時已經到了蘇湘的跟前,難得的露出不悅的神情說道:"不用去在意別人怎麼想,自己自在就好."

蘇湘抿唇點了下頭,祁令揚這時又溫柔的笑看著她道:"你能來這個宴會,我很高興."

蘇湘看了他一眼,用語音道:"我不是因為你來的."

在來這個宴會之前,蘇湘為了能夠跟黛爾說上話,把那個APP給重新安裝上了.

後來她也想明白了,不管祁令揚當初的企圖如何,這款軟件是實實在在的給了她方便的,而且這里面有她的心血,她沒必要跟自己過不去.

祁令揚淡笑了下,看了一眼仰頭看著他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的黛爾,他摸了摸小姑娘的小臉,對著蘇湘道:"當然."

他垂頭,將手里拿著的生日禮物送給黛爾給她道賀,然後對著蘇湘道:"我先去找一下帝梵先生."

這邊說著話,另一邊,傅寒川淡淡一掃他們,拿著酒杯轉過了身去,他微轉著酒杯,雙眸間微光閃動,不知道他在想著什麼.

他走向那些聊八卦的女人們,那些女人看到他過來,微微的驚了下.到底是那啞巴的前夫,而且還是不好惹的傅寒川,背地里說人是非不是自找麻煩嗎?其中一個女人心虛的擠著笑打了個招呼,給同伴使了個眼色就趕緊的走了.

傅寒川抿了一口酒,冷冷的掃了一眼那群嘰嘰喳喳的麻雀們,神色淡漠的將空了的酒杯放在長桌上,他只是過來放個酒杯,順便拿兩杯新酒而已.

不過嘛……

眼眸冷冷一轉,他一手拿著一杯紅酒,徑直的走到了蘇湘的面前,蘇湘看著傅寒川,眉頭皺了下,防備的看著他.

她的眼神在告訴他:這里是帝梵先生的主場,別亂來.

傅寒川遞過一杯酒去,淡淡的道:"只是請你喝杯酒,不用這樣防著我吧?"

蘇湘看了一眼那杯酒,語音道:"我開車來的,不喝酒.而且黛爾在這里,當著一個小姑娘的面喝酒不太合適."

剛才蘇湘在手機上打字的時候,傅寒川就一直的看著她手指上的那枚戒指,眼底藏著微微笑意.

這時,橫空伸出一只手來,把他的那杯酒接了過去,祁令揚已經跟帝梵先生打完招呼,回頭就看到傅寒川在請蘇湘喝酒.

他看了傅寒川一眼,淡笑道:"蘇湘不方便喝酒,我便替她喝了吧."

他仰頭一飲而盡,將空了的杯子倒過來,一滴不剩.

傅寒川的眼底閃著針尖似的寒光瞧著祁令揚,氣息微沉了下.

什麼時候輪到他替蘇湘喝酒了,他算什麼身份.

只見他一側唇角微微一勾,也不計較,淡然的將剩下的那一杯喝了,用透明的空杯對著蘇湘示意了下道:"既然不能喝酒,那請你跳一支舞,總可以吧?"

說著,他擺出紳士的邀舞姿勢,蘇湘的唇角微抽了下,能不能不要這麼高調,她只是想安靜的給黛爾賀喜罷了.

全場算得上是最引人注目的男士都圍在蘇湘這邊,引起了不小的騷動,更多的人往這邊的三人一孩看過來.

一個是前夫,另一個也是緋聞中的人,足夠腦補一場大戲了.

蘇湘余光里瞧著別人看過來的視線,她沒有想高調的引起別人的注意,但分明已經引起了別人的注意,不由腦子隱隱的作痛了起來.

傅寒川,他不是最討厭跟她在公眾場合有所交集的嗎?

她語音道:"傅先生這麼高調,不怕明天又上新聞頭條嗎?"

傅寒川勾著笑意道:"次數多了,無所謂.還是……你在意?"

蘇湘低頭,原本要寫字的手指頓了下,眸光一轉,唇角微翹了下.

她將手機跟手包都暫時交給黛爾拿著,然後比劃了起來.

--我惡名在外,以前倒是不怎麼在意,但是現在我愛惜起自己的羽毛了呢.

上次大戰陸薇琪,不管那些名流是怎麼看她的,但是在大眾的輿論中,不少人站在了她這一邊.

做傅太太的時候,外界怎麼罵她,她無力去澄清,現在既然有個好的開始,確實應該愛惜羽毛,且行且珍惜.

而其實她的惡名,也是來自于跟傅寒川的揪扯.

說起來,脫離傅家以後,她再也沒有因為壓力過大造成的嘔吐食欲不振.

蘇湘比劃完,眼底閃著狡黠的微光.

傅寒川不是忌諱她在公眾場合比手畫腳嗎?現在她是自由人,怎麼高興怎麼來.

這才是真正的放飛自我.

本以為傅寒川會反感的扭頭就走,誰知他卻順勢的握住了蘇湘的手,對著她唇角微微一扯.

他道:"你有這樣的覺悟很好,那我就放心了."

蘇湘微皺了下眉,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她掙了掙想把手收回來,就見傅寒川微側頭對著祁令揚道:"黛爾小姐跟祁少友好,不妨先陪一會兒?"

說著,他變換了姿勢,將她的一只小手搭在他的腰間,另一只手緊握著她.

眾目睽睽之下,蘇湘抿緊了唇,有些惱怒的瞪著男人卻不好發作,只好隨著他的動作跟著他動了起來.

"放輕松一些,只是跳個舞."傅寒川微抬著下巴,隨著音樂節拍慢走,倒是一點都不在意別人怎麼看.

蘇湘仰頭看著男人的臉,他好像心情很好的樣子,蘇湘微擰著眉毛,但是她的心情不是那麼的好.

他掌心的熱度,他噴拂在她頭頂的呼吸,他不經意擦過她胸口的身體,都讓她心跳不規律.

祁令揚沉著氣息,看著傅寒川借著跳舞將蘇湘慢慢的帶離這邊.

黛爾輕輕的碰了下他,語音道:"要我幫你嗎?"

黛爾跟祁令揚的關系好,在小姑娘的眼里,當然要幫自己人.

祁令揚微微一笑,明白她的意思,對她行了個紳士禮,黛爾彎著唇,先把蘇湘的東西讓隨從收好了,然後將小手貼上去.

傅寒川跟前妻共舞,已經足夠引人注目了,又來一個祁令揚牽著壽星共舞,更多了一個看點.而最叫人瞠目的是,那兩對人的相遇.

蘇湘在傅寒川的牽動下,一只手在他手心轉圈,也就在這個時候,祁令揚見准了時機,把蘇湘的手接了過去.

祁令揚對著一邊黑臉的傅寒川道:"傅少,注意形象."

沖他挑釁的一笑,祁令揚將蘇湘帶離他那邊,因為黛爾的緣故,傅寒川不好撇下她去找蘇湘,只好用目光去搜尋著那道人影.

該死的,竟然讓祁令揚鑽了空子,那死女人也不拒絕一下!

"什麼情況?"有人往那邊呶了呶下巴,一臉興味的瞧著那個最不起眼的角落,此時是最惹人注目的.

"這哪說得清啊,大概就是……舊愛新歡咯?"男人們之間的聊天如果八卦起來並不比女人少,而且更多的對那個啞女好奇了起來.

一個啞巴,弄得兩個男人圍著她轉,這可就稀奇了.

一個男人對著旁邊的女人打趣道:"瞧瞧,你四肢健全,能說會道的,竟然還不如一個啞巴來得有吸引力."

可能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吧,碗里的看著沒肉味,但是一旦有人去爭去搶了,便覺得那肉味格外的吸引人,想嘗一口了.

被嘲諷的女人不屑的哼了一聲道:"不過是個會爬床的女人,你們男人不就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動物?"說罷便揚著下巴揚長而去.

卓雅夫人還算是淡定的注視著那邊家落的暗湧,那啞巴居然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傅寒川與她有言在先,她也當面答應了,此時只翹著唇角看著那邊,並未有上前去干擾的意思.

傅正南見她反而是興味盎然的看著他們,沉著臉道:"怎麼那女人跟寒川還有牽扯,你沒看著他嗎?"

卓雅夫人轉頭瞥了一眼傅正南,諷刺道:"我也一直的看著你,可是看得住嗎?"

傅正南低頭看了她一眼,忽的冷笑了下道:"卓雅,你對那個女人改觀了?"

他知道卓雅夫人有怨氣,不過也清楚的知道,她對那啞女的厭惡,不可能容忍蘇湘跟傅寒川再有關系的.

卓雅夫人一撇頭,看著那已經在跟帝梵先生跳舞的蘇湘,再看了眼黛爾,借機說道:"她跟帝梵先生有交情,寒川的目標明確."

卓雅夫人絕不會在傅正南的面前提到傅寒川對她說過的事,她往祁令揚的方向看了眼,眸中一道陰冷的光芒一閃而過.

她意味深長的道:"放心,什麼事都不會發生的."

然後,她收回目光諷刺的看著傅正南:"倒是你那流落在外的兒子,呵呵……"

卓雅夫人沒有把話說完,留半句話讓他慢慢體會更好.

那野種對那啞巴的興趣,看樣子可一點不少.

那俞蒼蒼,辦事不力麼……

蘇湘感激的對著帝梵先生道了謝,微喘著氣下場去休息,不然不知道還要跳到什麼時候.

不管別人是怎麼猜測她跟祁令揚的關系,帝梵先生對別人介紹她的時候,很高興的說她是黛爾的家教老師,這樣一來,無形中提高了她的位置,也無形中撇開了她跟祁令揚的緋聞,只不過她跟傅寒川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叫她郁悶一些罷了.

這男人吃錯了藥似的,竟然不在乎那麼多人的目光,跟前妻眾目睽睽之下跳起舞來了,真是好笑.

黛爾的生日宴會還是以中式為主,在前面半段輕松的活動過去後,便將眾人從花園中請到了里面的正廳.

陸陸續續的,人群往正廳移動,之前蘇湘沒有與卓雅夫人正面相碰,在大門入口處時,兩人倒是站在了一起.

蘇湘對著這個從來沒有給過她好臉色的前婆婆,內心是複雜的,但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坦然的看著她.

卓雅夫人微微的翹著唇角看她,不冷不熱的道:"看來你比在傅家的時候更好了."

她若有所指的瞥了一眼站在蘇湘身側的祁令揚.

蘇湘沒有對她做出任何回應,對她只略略一點頭,便往前走去,連逢場作戲都覺得沒必要做一下.

幾大圓桌擺開,賓客落座.蘇湘被安排坐在黛爾的旁邊,接下來的一切倒還順利.

中途蘇湘去了一趟洗手間,就聽外面進來補妝的幾個女人在聊天.

"現在的人也真好笑.外國人對我們中國的東西著迷,我們倒是對國外東西癡迷."

另一個道:"是啊,現在誰過生日吃壽桃啊.那壽桃一推出來,都把我驚著了."

"是啊,那麼大一個……"

幾個人咯咯笑了起來.

蘇湘在隔間內也覺得好笑.

確實,現在只有在老人過大壽的時候還能偶爾看到,但也是更多的人定做大蛋糕時用奶油弄個壽桃做做樣子.

若不是黛爾要過中式生日,她都見不到那壽桃堆起來的小山.

蘇湘正想著明年開始,給傅贏過生日不做蛋糕改做壽桃了,外面一個女人忽然眉眼一轉改了話題.

"誒,剛才看傅寒川那什麼意思啊,不是跟那個啞巴離了嗎?"

另一個道:"誰知道啊.之前還看卓雅夫人熱絡的在物色新的傅太太呢,也沒見什麼動靜了."

蘇湘本來要出去,聽到這里,便也只能先呆著不動了.

畢竟,她也是這些女人們嘴里的主角之一.

外面的聊天還在繼續著.

女人道:"你沒聽說傅家要跟那常家聯姻,都把人接到老宅住著了,早就定好了."

另一道聲音響起來:"哎,你那新聞都過時了.我有朋友在傅家老宅那一區的,說那位常小姐搬出傅家老宅了."

"咦,這又是什麼信號,誰看得懂?我是不是又有希望了?"

"你哪來的希望,鏡子就在這里,先好好照照,再把床上功夫練好了吧."女人翻了個白眼,嗤笑著道,"沒看到傅先生還對那啞巴前妻意猶未盡嗎?"

隨著女人們調侃的咯咯笑聲遠離,蘇湘才推開隔間的門走出來.

對那些女人對她的諷刺不予理會,只是微擰著眉走到洗手台那里.

那位常小姐不住在傅家老宅了?

難怪,按照常家的地位,常妍應該也出席的,可她只看到了那位常小姐的家人,而且也沒看他們怎麼跟傅家的人走動,應該是聯姻告吹了吧.

傅寒川之前跟她說,他說服了卓雅夫人,而今天晚上,卓雅夫人也沒有再對她像以前那樣惡言相向……

可她對她說的那話,還有那眼神又帶著一種別樣的意味……

蘇湘的眉心越皺越緊,她吃不透卓雅夫人是什麼意思,但她已經身在傅家之外,他們什麼意思不關她什麼事了.

蘇湘不想再把腦細胞費在琢磨那些人的身上,將水龍頭一關,對著鏡子左右看了看,補了下粉便走了出去.

此時宴會已經到了後期,前面的看台上戲曲班子正在唱美猴王,叮鈴咣啷密集的鼓樂聲配上猴王連續的後空翻精彩紛呈,眾人也都看得入迷.

蘇湘回到座位上的時候,黛爾都沒發覺她回來,直勾勾的看著那金箍棒舞出了無數幻影,都冒出了星星眼.

祁令揚對她微微笑了下,低頭往她這邊湊過一些道:"好久沒有看過這麼熱鬧的戲了."

蘇湘點了下頭,到了精彩處也跟著鼓起掌來.

如果傅贏在就好了,小家伙都只看過動畫片呢.

對了,卓雅夫人怎麼沒有把傅贏帶過來?雖然是黛爾的生日宴,但是卓雅夫人一向喜歡帶著他出來,讓他多露臉多見世面.

候在一邊的服務員見機的給客人上酒上茶,蘇湘覺得口渴了,便伸手拿了一杯喝了起來.

嘗了一口她便皺了眉頭,原來是台下光線太暗,她不小心拿到了酒杯.

她生理期在即,本就有些身體不適,若不是為了黛爾也不會前來.此時一口酒入喉,小腹有些漲漲的感覺,她捂了捂凝神撐著.

早知道就該把酒吐出來.

她又喝了幾口溫水,肚子里才舒服了一些.

也不知道是太吵鬧了,還是那一口酒的原因,蘇湘漸漸的覺得腦袋也漲了起來,她便支著頭坐在那里,祁令揚轉頭看她不怎麼舒服的樣子,低聲問道:"怎麼了?"

蘇湘在手機上寫道:"剛才喝了些酒,有些頭暈."

祁令揚抬頭往前看了看,說道:"先去休息一下,一會兒就沒事了."

蘇湘想到一會兒還要開車回去,便點頭答應了.

酒店有休息的房間,蘇湘起身走了出去,服務員刷卡開了門,蘇湘進去後就躺在床上睡了.

睡夢里,她又不老實的翻動了起來,只覺得身上熱得她躺不住,這個天氣怎麼還開空調?

她撐開眼皮,只覺得更加昏昏沉沉,腦子里只有一個熱的念頭,全身軟綿綿的使不上勁兒.她費力的解開身上的盤扣,撫摸著脖頸臉頰.

這不對勁啊……

不等她細想,腦子又迷亂了起來.

眼前朦朧的有著人影晃動,她抬起沉沉的手臂,手指貼在那個人的臉上時,指尖一股涼意而來,很舒服.

"蘇湘……"

"蘇湘……"

低沉的嗓音一遍遍的在耳邊響起,蘇湘混沌的腦子努力的辨識著,她看不清他,也聽不清楚了.

傅寒川嗎?

傅寒川……他抱著她,讓她有種很舒服的感覺……

……

本以為小睡一下,一會兒等宴會散場去跟黛爾告別離開就可以回去了,蘇湘醒來的時候,怎麼也沒有想到,四年前的噩夢又一次的在她的身上上演!

只不過,在她身邊的人換了,是祁令揚.

而闖入進來的人,是傅寒川,還有隨之而來的卓雅夫人.

此時,蘇湘的大腦一片空白,狼狽的用被子捂著胸口,倉皇的眼對上傅寒川憤怒的看過來的目光.

她張了張嘴,身為啞巴的她,什麼也說不出來,只能化作一腔苦水咽下,冷笑了下.

卓雅夫人憤恨的瞪了一眼蘇湘,對著傅寒川冷聲道:"之前陸薇琪就曾經跟我說,蘇湘這女人的心思不定,我當時不以為意,現在看來,陸薇琪是早就把她給看透了."

"為了她們蘇家,她倒是牆頭草一個,見誰勢頭好就傍上誰."

"這種女人還要來干什麼?還值得你迷戀她?"

一直沉默著的祁令揚此時也沒有了平時的溫儒模樣,他捏了下眉心道:"卓雅夫人,你說夠了嗎?"

"說夠了,就請你們出去!"

他的聲音低沉,語氣非常的重.

此時的兩人都是衣衫不整的樣子,祁令揚就算是個大男人,也沒必要給不相干的人看他什麼樣子,更何況蘇湘她的情緒,到了快要崩潰的邊緣.

蘇湘感覺到自己的指甲穿透了被子里面的絲絨直掐著她的掌心,也清晰的感覺到了自己的痛徹心扉.

她狠狠的又使力掐了一把,抬手比劃,細白的胳膊直指著門口.

--出去!

傅寒川只覺得呼吸進入鼻腔的空氣都是肮髒的,但他無法從她身上抽回目光,好像有人使用了法術,讓他無法抽離.

身側的拳頭捏的噼啪響了起來,額頭的青筋也鼓了出來.

蘇湘!

卓雅夫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著傅寒川道:"還留在這里等她對你解釋嗎!"

傅寒川的呼吸一直都是抽緊了的,他用盡全力的閉了下眼,沒再看向蘇湘,腳尖一動毫不留戀的走了出去.

那身上散發的怒氣,那張緊繃到了極致的臉,讓人不敢抬頭看他一眼.

而蘇湘,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房間內,然後看著還留著的卓雅夫人,眼底泛起了紅色.

現在,她明白了她之前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為了防止任何她跟傅寒川複合的可能,她出手了……

卓雅夫人對視著蘇湘,眼睛里涼淡一片.

她的目光冷冷的掃過她脖子間,看到那片白皙的皮膚上那些密密紅紅的吻痕,唇角泛出一絲譏諷的冷笑,隨後走了出去.

房間里,明亮的燈光下死寂一般的可怕.

蘇湘緊繃的身體松下來,全身的骨頭都在顫抖,憤怒,還有悲哀.

這一切,讓她想起了那些可怕的過去.

好像命運始終繞不開她,當她覺得自己可以獲得新生的時候,又有一只手對著她壓了下來,讓她躲不開逃不掉.

祁令揚看了她一眼,輕吸了口氣道:"我會負責."

他的聲音沉定,沒有絲毫要逃避的意思,回答他的,是蘇湘的沉默.

她抱著膝蓋坐在那里許久,喉嚨間數次的翻滾.

過了許久,她才抬頭.

--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你沒有必要.

她跟傅寒川有那麼多次的親密,知道做過那事後身體是什麼感覺.

她的骨頭雖然有酸痛的感覺,但是並沒有粘膩跟不適感.

卓雅夫人做這一手,除了要徹底的斬斷她跟傅寒川的關系外,還有就是要祁令揚跟她有無法擺脫的關系,這樣他在傅正南那里,便沒有出頭之日了.

呵呵,現實就是這麼血淋淋,毫無道德可言,而她,就只能是個犧牲品.

是不是還要謝謝他們,至少沒有像蘇潤那樣做的那麼絕,請幾個記者來曝光,再一次的弄得滿城風雨逼婚.

蘇湘又在想,她是怎麼做到的?

那一杯茶,還是那一杯酒?

但不管怎麼說,她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蘇湘抓了一把凌亂的頭發,將散開的衣服裹緊在身上,將自己蜷縮成了一團.

除了欲哭無淚以外,她只有深深的憤怒,還有無力感.

她真的很累了……

祁令揚看著咬著手指,無聲哭泣的蘇湘,她顫抖著的肩膀,數次想要伸過手去,到最後只能停下來.

他不敢去碰她,更怕輕輕碰,她緊繃到了極致的情緒會徹底的崩塌.

祁令揚站了起來,最後連人帶被子的把她抱了起來走到浴室,將她放在浴缸內.

"你先洗個澡,一切都等以後再說."

……

林肯車的車廂內,空氣仿佛凝結成了冰團.

傅寒川的拳擱在膝蓋上,墨黑的眼不見一絲光亮,路邊一閃而過的路燈燈光將他陰沉如魔的臉照得明明滅滅.

喬深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事,大氣都不敢喘,屁股下像是紮著刺似的難安.

最後為了不至于發生因為司機太過害怕而發生車禍,他將前後座之間的隔板升了起來,這樣就看不到車後的男人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是去找蘇湘的嗎,怎麼一個人出來了,而且還是一副要殺人的樣子?

傅寒川的拳一再的握緊又松開,松開又握緊了.

讓他睚眦欲裂的一幕一再的在腦中盤旋不去.

傅寒川烏沉的眉眼瞪視著前面的擋板,眼角紅透,而確切的說,此時他的眼睛里看不進去任何的東西.

火山似的怒火在他的心間呼嘯.

四年前的事情,他此生不會忘記,而剛才,就像是那一場戲劇重演了一遍.

不同的是,那個人不是他.

不同的是,那個女人那一倉惶驚恐的雙眼中的哀怨.

不同時是,沒有那麼多的鎂光燈閃爍將那不堪一幕捕獲,卻讓他像是個窺探者,不,是捉奸者,將那對男女活捉在床!

喉節上下翻滾,再翻滾,"砰"的一聲巨響,拳頭揮在車玻璃上,那一片窗微震了下.

冒然響起的巨響嚇了喬深一跳,差點跟前面開過來的轎車撞上.

喬深連忙打了個轉,就聽身後男人怒氣沉沉的吼道:"停車!"

"吱"的一聲急刹車停下,傅寒川下了車門就將喬深給拽了出來,自己坐上了駕駛座.

不等喬深阻止,車子便如子彈一般飛了出去.

喬深在後面哎哎的叫了兩聲,車影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訕訕的垂下手,自言自語道:"傅總,您這是酒駕啊……"

幸好今晚沒有交警臨檢,不然這速度該關進去了.

之前還聽老姐說傅總光天化日之下被鬼遮眼撞車,希望今晚不會有什麼車禍報道.

車子的轟鳴聲呼嘯而過,快到只看到一道模糊車影閃過.

盤山公路,車內傅寒川雙手緊握著方向盤,屏息凝神的同時也將油門踩到了底.

只有這種飛速感,才能讓他將腦中的一切甩在腦後.

"吱"的一聲刺耳的聲音響起,傅寒川的雙掌抵著方向盤大口的喘息,他抬頭看著前方,一盞盞的路燈照亮前方的路,而他的眼底暗沉一片,比夜色還深……

……

數小時前.

傅寒川發現蘇湘不在位置上坐著的時候,是他跟一個上市公司總裁說完話,一轉眼就不見了她的人影,而祁令揚還坐在那里跟一個服務員說著什麼,他便沒有多想,以為蘇湘去了洗手間.

一直過了很久都不見她人回來,他便招呼服務員過來問了下,那人說蘇湘身體不適,去了貴賓室休息.

一場戲結束,賓客間走動起來敬酒,祁令揚剛在商場上展露頭角,又跟帝梵先生這邊的關系交好,很多人都在盯著北歐市場,當然是瞄准了他這個北城新貴套起了交情.

傅寒川對那些人情往來不屑一顧,只冷眼旁觀著.

他是在無數的酒場中練出來的,而祁令揚一直以封疆的身份隱世不出,這一冒頭,自然就成了別人灌酒的對象.

數杯酒下肚,祁令揚不勝酒力,只好在服務員的攙扶下退場,傅寒川冷然一笑,對他並不在意.

一直到了宴會結束,賓客盡歡的散場,傅寒川臨上車前,看到蘇湘停在停車場的那輛紅色COPPER,想到蘇湘應該還在休息室,便去找她,卓雅夫人眼看著傅寒川關上了車門又步入了酒店.

傅正南看了眼不遠處的那輛COOPER,眉頭深皺著道:"你進去看看."

卓雅夫人也明白他的意思,點了下頭道:"那你先上車,我去看看他."

傅正南微熏,在司機的攙扶下坐上了車,卓雅夫人讓司機關上了車門,跟著傅寒川走了過去.

那樣不堪一幕,倒是瞧了個正著.

車子在路上行駛,一馬平川.

卓雅夫人的唇角邊勾起冷酷的笑意,看了眼閉眼休息的傅正南,明天還有一出好戲呢……

上篇:129 離開的倒計時3     下篇:131 離開的倒計時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