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33 離開的倒計時7  
   
133 離開的倒計時7

g,更新快,無彈窗,!

"你從哪里得到的消息?"

"又是誰讓你這麼做的!"

"你還有最後的機會,不然……"面色森冷的男人往樓下看了一眼,這樣的高度,對于恐高的人來說已經足夠造成暈眩感.

四年前,傅寒川還是一個賽車手,玩的也開,朋友三教九流都有,從那些人里花點錢買到他的消息容易,所以才能讓蘇潤得手.

而帝梵先生是個有著極高身份的國外名流,他的私人宴會,時間地點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

如果是蘇潤神通廣大得到了消息,還買通了當晚的服務員,那他倒要看看,那位販賣消息的人是誰.

或者說,敢讓他這麼做的人是誰!

蘇潤欠下高利貸的錢莫非同已經替他還了,莫非同並沒有逼著他還錢,他沒到絕路上,沒道理突然安排這出事的.

蘇潤嚇得再也不敢往下看,但這種懸空的感覺,這滋味也很不好受.

他被掐著喉管,臉色憋成了紫紅色,掙紮了一番後,他踢蹬著腿從擠壓的喉管里出聲道:"放……放我下來……"

傅寒川的力道並未減少,拎著他又往下壓了一些.

蘇潤掐著他的手腕已經開始翻白眼,大著舌頭道:"傅寒川……卓雅夫人……是卓雅夫人……"

他一說出那個名字,傅寒川的手指更掐緊了些,如同死神附體,眼底沒有一點情緒,蘇潤從他的眼里就只看到死亡兩個字.

"放……手……"蘇潤駭然之下做著最後的掙紮,"我……說了……放手……"

一聲尖叫驟然響了起來.

魏蘭茜進到辦公室,看到自己的男人就快被丟出窗外,嚇得大聲尖叫了起來.

"啊!殺人啦,快來人啊,殺人啦!"

蘇氏大樓的人就算聽到了,也不敢過去一看究竟.

那個人可是傅寒川啊,誰敢這個時候去惹他?

"閉嘴!不然把他丟下去!"傅寒川一轉頭,森冷的眼神一掃,他那一身煞氣立即叫魏蘭茜驚恐的捂住了嘴唇,只剩下兩只眼睛驚駭的瞪著蘇潤.

傅寒川深吸了一口氣,松了手,蘇潤軟腿蝦似的癱在了地上,捂著脖子大口大口的吸氣.

傅寒川冷眸盯著他道:"蘇潤,她可是你的妹妹,你就能一次次的拿她當工具?"

不管卓雅夫人許諾了他多少的好處,蘇潤如果不願意,這件事就不會發生,可是,他不但做了,還又像四年前那樣大肆的宣揚出去.

根本不管蘇湘的死活.

蘇潤一聽到"妹妹"這倆字,就惱羞成怒的吼道:"她也沒有把我當成哥哥!"

他對著傅寒川伸出手,那只手背上,一條深深的疤痕猶在.

"你看看,你看看!"

若非蘇湘的狠心,他也不會被高利貸的人弄成這樣,他那時差點死了.

為了死守著那點錢,連他這個哥哥的死活都不管了,是她不仁在先,他做這點又算什麼.

傅寒川冷冷的掃了一眼他手背上的那一條疤,就這一條疤,他就沒把蘇湘當成是個人看?

他的眼睛微微一眯,抬腿一踢一踩,殺豬似的叫聲穿透了整棟大樓.

"啊!"

蘇潤剛從死亡線上回來,再一次的忍受了極大的痛楚,他的身體以一個扭曲的姿勢跪著,渾身的肉都疼的在顫抖著.

他的手掌被傅寒川踩在了腳下,好像整只手的骨頭都碎了.

魏蘭茜見狀,連滾帶爬的跑到了蘇潤的身邊,跪扶著他,對著傅寒川吼叫道:"你跟那啞巴不是離婚了嗎?她被人睡了關你什麼事,你憑什麼對我的男人這樣!"

"啪"的一聲,一個反手巴掌將魏蘭茜打得翻到在地,臉頰迅速的鼓脹起來,像是個饅頭似的貼在了臉上.

魏蘭茜吃了苦頭,不敢再亂叫,也親身體驗到了傅寒川的憤怒,捂著臉縮在了蘇潤的旁邊.

傅寒川的腳在地上碾了碾,蘇潤仿佛聽到了骨頭碎裂的聲音,鮮血從他的腳底下流淌出來.

"啊!"蘇潤疼得渾身抽搐,豆大的冷汗一直在往外冒.

傅寒川始終都是面無表情,薄唇開合道:"這點,你就叫痛了嗎?"

蘇潤抽著氣疼得快要暈過去了,這時,他對著傅寒川忽然陰冷的笑了起來,顫著聲音道:"傅寒川,是,是你的母親要她不好過……"

……

傅寒川離開了,辦公室里,只有魏蘭茜抱著蘇潤痛哭的聲音.

蘇潤捂著被廢了的手,滴著冷汗在魏蘭茜的攙扶下掙紮著坐在了沙發上.

整個蘇氏大樓被傅寒川的人控制住了,里面的人員全部清空,只剩下蘇氏夫妻被困在里面,別人進不去,他們也別想出來.

蘇潤無法就醫,魏蘭茜只好自己哆嗦著手先給他做緊急處理.

誰能想到傅寒川會突然殺過來,而且下手這麼的狠.

明明是連離婚證都辦了的,對那個啞巴也不聞不問,怎麼那啞巴出了事,他還要為她出頭.

蘇潤喝了口溫水,忍著全身的痛看了魏蘭茜一眼,問道:"都確認過了嗎?"

魏蘭茜點了點頭:"嗯,錢都已經彙到了日本銀行."

蘇潤點了下頭說道:"好,等能夠出去了,我們立即動身去日本."

他往外面的天空看了一眼:"這地方,我們不留了."

魏蘭茜往外看了眼,哭喪著臉道:"老公,傅寒川會放我們出去嗎?"

一股痛意襲來,蘇潤咬著牙忍了一波,他道:"放心,那個人會幫我們出去的."

魏蘭茜卻沒有這麼樂觀,他們低估了傅寒川的報複.

"老公,你說的那個人是誰啊,能擋得住傅寒川嗎?"

蘇潤從口袋里掏出手機,看著那個號碼冷笑了下道:"放心,我現在有這個人的把柄,一定會救我們出去的."

……數天之前的分割線……

在傅寒川對卓雅夫人攤牌,說要讓蘇湘重新回到傅家以後,卓雅夫人便再次的封鎖了所有蘇氏的貿易往來.

蘇氏再一次的陷入了危機,蘇潤只好再次的去找卓雅夫人談判.

"夫人,傅寒川已經跟蘇湘離婚,按照協議內容,夫人您這是違約!"

卓雅夫人疊起了雙腿,冷冷的看了一眼蘇潤:"是嗎?"

蘇潤被這個女人已經是弄得煩躁不已,看到她的高貴冷傲,睥睨萬物的眼神,如同他是地上的一只螞蟻,輕易的就能碾死他.

"夫人,我親眼見到過蘇湘的離婚證,她真的已經跟傅寒川離婚了!"

卓雅夫人眼中劃過一道憤恨,她道:"我知道."

"那你這是什麼意思?"

卓雅夫人一想到傅寒川堅定決然的要蘇湘回來,心中便抑制不住那股怒氣,她冷聲道:"那個啞巴,還在繼續的勾引我的兒子,妄圖再回到我們傅家來,你說,這協議怎麼能夠算?"

蘇潤愣了下:"什麼!"

那上億的資產已經在她的名下,屬于她的私人財產,死丫頭還扒著傅寒川不放,呵呵,胃口倒是不小啊,可她就沒想過她這個哥哥怎麼活嗎?

他捏了捏拳,對著卓雅夫人道:"夫人,你逼得我毫無生路,無非是要我替你辦事,你想我怎麼做?"

卓雅夫人唇瓣微勾了下,發出一聲冷哼:"難得你聰明了一回."

她的眼眸微微一轉,眼底的冷光乍現.她道:"你四年前,不是想要祁令揚做你的妹夫嗎?"

一說這話,蘇潤便明白過來了.

傅家這門檻高,他像狗似的在人家眼皮子底下過了四年,但是蘇湘命好,跟祁令揚也扯上了關系.

呵,當年倒是他小瞧了祁令揚,如今過得這般風生水起,北城新貴,那換個妹夫也不錯.

蘇潤回頭看了一眼傅家老宅那高高的院牆,勾著一抹冷笑離開了那地方.

蘇潤別的不行,但是給人下藥這種事還真的是一回生二回熟.

他從卓雅夫人那里拿到了帝梵先生開生日宴的時間地點,狠砸了一筆錢買通了那里的服務員,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其實蘇潤還挺羨慕蘇湘的,一個小丫頭,認識那麼多牛逼哄哄的大人物,居然連國外的王室子弟都認識.

可惜她不會抱大腿,還是要他這個哥哥"幫忙".

在經過卓雅夫人又一次的對蘇氏的圍堵之後,蘇潤算是活明白了,他在那些權貴手里,真的是狗都不如,所以在卓雅夫人對蘇氏解禁之後,他便將公司賣了.

蘇家的輝煌已經不在了,他沒有必要為了這艘破船費心勞力背一屁股的債,還不如拿著那大把的錢離開這里,帶著老婆孩子一輩子過得逍遙快活.

……數天之後回來的分割線……

傅寒川從蘇潤的嘴里聽到自己母親的名字,心里是震驚跟憤怒的.

他明明聽到她親口告訴,她沒有設計蘇湘.

她騙了他!

一股氣流在他的胸腔之間躥動著,像是要撐開他的身體炸裂開來.

車子以疾速行駛在馬路上,即便是繁忙的路段,人們也只看到一輛黑色跑車左突右拐,穿梭在車流之中,一會兒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傅家老宅里,老何找了維修工來維修那扇被撞壞的大門,那一輛報廢的COOPER已經被拖車拖走了.

卓雅夫人的高血壓犯了,今天哪兒都沒去,臥床休養.

家庭醫生在給她做過檢查以後,讓護士給她注射上了點滴.

"夫人,那您先好好休息."醫生打過招呼以後,收拾了東西便出去了.

卓雅夫人靠在云堆似的枕頭里,眉心依舊緊攏著.

她一手揉著太陽穴,眼皮一下下的跳著,心里總是不安甯.

夏姐看她心煩意亂的樣子,上去說道:"夫人,醫生說了您要靜養,您就不要多想了,先睡一會兒吧."

說著,她上前准備替她抽走背後墊著的靠枕,卓雅夫人擺了擺手,有氣無力的道:"不用……我這心里不安定,總覺得這事情沒完."

夏姐也不好說什麼,勸慰道:"夫人,太……"

她剛要順口說"太太"兩字,在卓雅夫人的冷視下立即舌尖打了個滾,說道:"那個女人已經被傅先生帶走了,不會再來鬧事了."

卓雅夫人沉沉的歎了口氣道:"我擔心的不是她."

一個啞巴,她還沒有放在眼里,她擔心的是……

剛想著傅寒川,臥室的門被人大力的推開,傅寒川一身煞氣的走了進來.

他看了一眼夏姐,冷喝道:"出去!"

夏姐畏畏縮縮的看了一眼傅寒川,又看了眼卓雅夫人,卓雅夫人往門口別了下頭,低聲道:"你先出去吧."

夏姐點了下頭:"是的,夫人."

她往門口走去,經過傅寒川身邊的時候仿佛有種身上一冷的感覺,心中更加駭然,立即加快了幾步出門.

卓雅夫人微抬頭看著一步步向她走來的兒子,皺了下眉頭說道:"你沒在公司上班嗎?"

"……"傅寒川攥緊著拳頭,望著眼前一臉病色的卓雅夫人,薄唇抿成了一條線.

卓雅夫人感覺到了他的神色不對勁,眉心皺得更緊了一些:"你這是什麼態度?"

傅寒川在床前站定,咬著牙道:"你跟我說,你沒有做過!"

呵呵,她是沒有親自動手,她只要一句話,就有人替她去做,而且會非常樂意的去做.

卓雅夫人對傅寒川的態度很不滿,她冷聲道:"我沒有騙你."

從傅寒川的薄唇里吐出了兩個字:"蘇潤."

卓雅夫人微微一愣:"你去找過他?"

"我總要知道,他為何會突然下手,不是嗎?"

傅寒川的手指捏的咯吱響,似是忍到了極致,眉眼間顯出了痛色,他道:"你答應我,不會再插手我跟蘇湘的事……"

他找她去先談判,挑明他要蘇湘回來的意圖,是他知道她對他一直都在嚴密監控著.

可現在,他心中只有懊悔,他不該先去找她的.

本以為常妍離開傅家,她後來也沒有再干涉他的私事,便是她真的答應了他的要求做了退步,卻沒想到她只是為了讓他放松警惕.

走這一趟,他心里希望不是她,還是聽到了他最不想聽到的答案……

卓雅夫人看著自己兒子露出這樣的神情,心里也是很不好受.

她輕吸了口氣,語氣平靜的喚他道:"寒川……"

傅寒川抬起頭來,一臉痛色的打斷了她道:"你讓他去做那種事的時候,就沒有想過傅贏嗎?"

她可以輕視蘇湘,不把她當成是傅家的人,但是她是生養了傅贏的人!

卓雅夫人呼吸微微一頓,剛有起伏的情緒再一次的被壓下,她盡量保持著平靜道:"我想過……"

她是實實在在的討厭著那個啞巴,厭惡了她四年,也從沒停止過對她的厭惡.

從她滿腹心機的進了傅家的大門,讓傅家的人被人恥笑開始,到後來,她的兒子為了她跟她幾次爭吵,連前途都不顧了.

這樣的女人,她怎麼能忍?

可是在最後的關頭,看著那個黛爾小姑娘,她想到了傅贏.

那孩子聰明可愛,算是那女人為傅家唯一做過的貢獻.

卓雅抿了下嘴唇,稍微停頓了兩秒又繼續的道:"我是指使了蘇潤去做那件事.但是在宴會開始後,我讓他停下來了."

"所以,這是蘇潤他自己為了能夠攀上祁令揚私自做的行為,與我無關."

就連她給蘇潤的那一大筆的錢,她都沒有要回.

傅寒川眸光微轉了下,呼吸更沉了一些:"是嗎?"

卓雅夫人愣了下:"你不相信我?"

傅寒川嗤笑了一聲,目光慘然道:"我還能相信你嗎?"

她答應不會再插手,可她還是插手了.

她說她沒有做過,可,是她指使了蘇潤,即便她最後停了手,事情卻已經不再受她的控制.

卓雅夫人面對兒子的質疑,一直忍耐的脾氣也上來了.她怒道:"寒川,我是你媽媽,你難道真的要為了那個女人,來跟我翻臉嗎!"

"那女人有那樣的哥哥,是她的命不好!這是她自己的哥哥要出賣她,與我無關!"

一口氣說完,她換了一口氣,語氣又一轉,說道:"現在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也好."

她看著傅寒川:"這樣,也好讓你徹底的死心,別再動什麼讓她回來的念頭!"

面對卓雅夫人的狡辯,傅寒川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蘇湘……

一想到蘇湘崩潰嘶喊的模樣,他的心中猝然一痛.

但有一句話她說對了,事已至此,不管是直接還是間接,他還怎麼去面對她?

傅寒川冷然一笑,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母親,零落的腳步聲響起,消失.

卓雅夫人眼睜睜的看著傅寒川的身影消失,著急的叫喊道:"你去哪里?回來!"

她拎開被子想要追出去,但是升高的血壓讓她眼前一黑,她虛軟的撐在床鋪上,叫夏姐進來.

夏姐聽到里面卓雅夫人的叫喊,連忙跑了進去:"夫人?"

卓雅夫人撐在靠枕上還在緩神,低低的道:"去,去把傅寒川給我叫回來."

夏姐也是著急,她雖然在外面聽不到里面發生了什麼,但是大概知道這對母子又發生了爭吵.

樓下汽車的轟鳴聲橫空劃過,夏姐往外看了一眼道:"夫人,來不及了……"

卓雅夫人喘息一頓,沉沉的吐了口氣,閉了下眼睛道:"算了,先給我拿藥."

夏姐看她很難受的樣子,立即應諾的倒水拿藥,伺候著她把藥吃了.

"夫人,您還是先養病吧,您看您都虛弱成這樣了,還是讓大傅先生來處理吧."

卓雅夫人吞下藥丸,看了她一眼.不知是藥物的原因,還是夏姐的那一句話,她的情緒倒是和緩了一些.

傅寒川發一發脾氣,這事兒遲早會過去,但是那個野種……傅正南准備怎麼給他收場?

這視頻已經弄得全世界皆知,這可有意思了……

……

蘇潤有前科在先,所以俞蒼蒼查起來並不難.

她倒了一杯清火茶放在傅正南的面前說道:"老傅,這件事都是蘇湘的那個哥哥做的,但是讓祁令揚背了這黑鍋,你忍心嗎?"

傅正南閉著眼揉額頭,心里的煩躁憤怒已經顯露在了臉上.

為了祁令揚,他連商會會長的位置都做好了打算,不准備要了.

真的是怕什麼就給他來什麼,他一直的在給祁令揚鋪路,帝梵家族這次簽下新訂單,他就准備公開他的身份,讓他認祖歸宗了!

這輩子,他還要再忍受一次那種荒唐,兄長娶弟媳,這……這怎麼可能?

傅正南一想到那種荒唐事,額頭就突突的跳.

他深深的吸了口氣,拿起那杯降火茶喝了一口說道:"你的主意多,你看這事兒怎麼弄?"

事情剛發生,一切都這麼的突然,俞蒼蒼也是被弄了個措手不及.

原本以為,把祁令揚跟傅寒川的兄弟關系告訴了蘇湘,這事兒就算完了,沒想到的是卓雅夫人的手段比她還狠毒,居然做到了這地步.

視頻公布在了網上,雖然已經刪除,可風浪一旦起來,要想平息下來哪有那麼快,已經有不少的人在猜測里面的男女主角是誰.

如果是跟蘇湘或者祁令揚熟悉的,是完全認得出來的.

俞蒼蒼撫了下額頭,咬著拇指在屋子里走了兩圈,她想了好一會兒,轉頭看著傅正南道:"一件新聞要想盡快過去,就要有新的爆炸性的新聞出來,趁著沒有完全發酵將事情掩蓋過去."

"老傅,你是想要認回祁令揚這個兒子的,對吧?"

傅正南瞧著她看過來的目光,多年的默契,這一個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了.

他皺著眉想了下,又搖了搖頭:"不可."

"怎麼?"

傅正南沉沉的吐了口氣道:"我擔心他會為了負責要了那個女人.如果消息公布了出去,這不是成了全城的笑話了嗎?"

有了前車之鑒,他不得不防.

他慢慢的搓著手指,眯起的眼眸之中微光閃爍著,似是想到了什麼辦法,又對這個辦法捉摸不定著……

……

而鬧出這一出大戲的蘇潤夫婦,此時依舊被困在蘇氏的大樓里面.

魏蘭茜看著蘇潤給那個人打電話,一邊默默蹲在的將地上的血跡清理乾淨.

這一屋子的血腥味兒,見著讓她又怕又惡心.

她翹著手指,別過了頭擦拭著,若不是公司所有的人都被清理了出去,也用不著她紆尊降貴的做著清潔工的活兒.

"……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把所有的矛頭都指向卓雅夫人……放心,他不會有一點懷疑的……"

"請你盡快幫忙救我出去,並且安全送我們夫妻離開北城,不然,我也不能保證傅寒川之後會不會再來找我們.他的手段……我更不可能保證我能夠再次忍受得下來……"

蘇潤講了幾句後才將電話掛斷.

窗口的風灌入進來,蘇潤一看到那打開的窗戶腦子就一陣暈眩,他下意識的閉了比眼睛道:"快把窗關上."

到了日本,他一定不要再住那種高樓大廈,他有那麼多的錢,可以在名古屋那一帶買一套和式町屋,睡榻榻米,安安穩穩.

一想到不久以後的將來,手上的傷都沒有那麼痛了.

身上冷汗一層熱汗一層,蘇潤度日如年,等待之時打開了手機,看到上面的熱搜新聞,微怔了下.

"嗯?"

魏蘭茜聞聲趕緊跑過來緊張道:"怎麼了,是不是那個人不管我們了?"

蘇潤皺緊了眉頭看著手機上的截圖,看都沒看她一眼,說道:"這怎麼跑到網上去了,你弄出去的?"

他看過視頻,所以即便是只有一張截圖也認得出來.

魏蘭茜跟著看了一眼,搖著頭道:"怎麼可能,我哪有那個時間."

她一早就去了銀行辦事,再說了,他們都已經把公司賣了,沒必要再為了逼婚祁令揚把視頻公布出去.

蘇潤似是想到了什麼,嘟嘟囔囔的道:"怪不得一定要我拍下視頻……"

酒店的安保嚴格,不可能像上次那樣安排記者進去,那個人怕他糊弄,讓他一定要拍下視頻作為證據才算完成交易,他這才吩咐了那個服務生安裝了微型監控儀,等事成,他就把整個視頻都傳了過去,那人也如約的把錢打到了他的賬戶.

魏蘭茜往蘇潤旁邊一坐說道:"你傻啊,這傅寒川跟卓雅夫人都捉J奸在C床了,當然就是我們做成功的了,那個人一定要這視頻,不是想要整死那祁令揚,就是想整死蘇湘."

蘇潤這個時候一想,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他拍下這視頻不是用來公布逼婚祁令揚,只是為了完成交易,而在傅寒川面前說什麼給蘇湘換個男人,也只是為了激怒傅寒川,讓他對他的說法深信不疑.

也難怪傅寒川反應那麼大,這新聞應該是刺激他想起了四年前.

"你說那人想整死誰?"

魏蘭茜才不想管別人那麼多閑事,她用濕紙巾一根根的擦拭著手指道:"哎呀,你還管別人那麼多干什麼,反正等我們能出去就離開這破地方了.他們愛怎樣就怎樣."

蘇潤吹了吹腫得跟紅燒豬蹄似的手,哼著聲哆嗦道:"也是……哎喲痛死我了……"

這是他最後一次遭這種罪了.

然而,即便是一個多小時後蘇潤夫婦脫了困,他們也沒能如願的離開北城,連飛機場都沒能踏入,還差點死了……

上篇:132 離開的倒計時6     下篇:134 離開的倒計時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