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42 又是日久生情  
   
142 又是日久生情

g,更新快,無彈窗,!

祁令揚停了車進來,看到蘇湘抱著小珍珠哦哦的哄著,眼眸更柔軟了一些.

只有他自己知道,看到她在哄孩子的時候,他那顆浮躁起來的心會稍稍安定下來.

在停車場看到傅寒川的時候,他是真的真的,害怕會失去她.

祁令揚走過去,對著小珍珠伸出手指擦了擦小姑娘的眼淚,溫柔道:"小傻子,是不是怕爸爸媽媽不要你了?"

珍珠從被蘇湘撫養起,她都一直帶在身邊親身照顧,從來沒有超過三個小時以上的.

有時候睡醒看不到身邊有人,她就會哭鬧起來.

小姑娘小臉紅通通的,水汪汪的大眼睛還蓄著淚水,一抽一抽的抽噎著好不可憐.

"麻……"

"麻麻……"

小丫頭的聲音嘶啞,像是小貓叫似的,蘇湘聽著都心疼,將她小小的腦袋按在她的肩窩里,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安撫.

蘇湘看了眼祁令揚,低頭對著充滿了不安感的小珍珠溫柔哄道:"珍珠乖,媽媽不會丟下你的."

有的家長照顧孩子時,因為孩子的不聽話,哄不乖,會威脅的說不要你了,但是對蘇湘來說,不管是傅贏,還是珍珠,她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她總是溫柔安撫,連給一張怒臉都沒有.

對待傅贏時,因為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離開,她珍惜跟孩子在一起的每一刻,希望在傅贏的記憶里,所有的她都是好的.

而對珍珠,則是因為她的父母是真的徹底的丟下了她,再也不會回來了,對她只有憐惜.

靜靜的客廳里,只剩下了珍珠止哭時的抽泣聲,而對剛經曆了一場惡斗的兩人來說,此時的溫靜畫面,更像是最後的安撫,在這溫靜里,平撫下躁動的心.

蘇湘抬頭看了一眼祁令揚,他出去的時候一身筆挺的西服,現在渾身髒兮兮的,臉上還掛著彩.

家里的傭人看著他們的眼神都是怪異的,還以為他們路上遇到了打劫的,只不過不敢多嘴罷了.

蘇湘哄著珍珠,一邊對著祁令揚道:"你先去洗個澡,我看著她就行了."

祁令揚卻伸出手臂,將女兒抱了過去,輕聲說道:"你先去洗."

收起的目光狀似不經意的在她的脖頸處劃過,那里一抹淡淡的紅印讓他如鯁在喉,硬是讓自己轉開了視線,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走到客廳沙發坐下.

小丫頭哭了那麼久,祁令揚問了下保姆,說她還沒有吃東西,他便吩咐人再去弄點吃的過來.

蘇湘看了看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滿是皺痕的禮服,肩膀微松了下,轉身往樓上臥室走去.

她的腳步很沉,灌了鉛似的,扶著扶手才能一直的往上走.

盡管已經回到了屬于自己的地方,也尋得了片刻的甯靜,但她知道,今晚才剛揭開序幕.

浴室的門打開,蘇湘擰開了浴缸的水龍頭,汩汩的水流聲中,她緩緩的褪去身上的衣服.

一張蒼白的臉呈現在鏡子里,妝容已花,嘴唇紅腫,蘇湘側過脖子,瞧著下巴的那一處紅痕,還有她身上那一根根的手指印子,全部都是傅寒川弄在她身上的.

骨頭縫隙里,仿佛還殘留著那密密的疼痛,皮膚上仿佛還記著那個人的指尖溫度.

蘇湘連人將頭全部的沒入水中,不想留下他一點點的味道,一直到窒息的憋悶感讓肺部灼燒起來,才起來大呼了一口氣.

為什麼她無法再生育?

還有那張結婚證……

傅寒川……

她以為自己回來,做好了足夠的准備,但傅寒川一出現,就輕易的將她一身的武裝打碎.

……

樓下,祁令揚抱著珍珠,小姑娘已經不哭了,但是也哭累了,這會兒抱著奶瓶大口大口的喝,一雙大眼睛也不放松的盯著祁令揚,生怕他又不見了似的.

祁令揚輕笑了下,指尖在她粉嫩的小臉上撫了撫,低聲道:"你放心,我不會讓她離開你的."

"你是她的女兒,他是你的媽媽."

珍珠松開了奶嘴,圓溜溜的大眼睛瞧著他,小嘴上蠕動了幾下,忽然叫了一聲:"粑……"

這一聲過後,又接連叫了兩聲:"粑粑……"

祁令揚愣了下,仿佛那兩聲脆嫩嫩的聲音是什麼咒語似的將他定住了.

過了兩秒鍾,祁令揚才回過神來:"乖寶,再叫一聲來聽聽?"

"粑粑……"

這時候,蘇湘已經洗完澡,她走樓梯上走下來,祁令揚一抬頭看到她,興奮的道:"聽,珍珠會叫爸爸了!"

祁令揚太高興,雙手夾在下姑娘的胳膊下,直接將她拎了起來.

珍珠的小腿在半空中踢蹬著,見到蘇湘卻是又叫起了麻麻,怎麼哄都不肯再叫了.

"奇怪了,剛才還說的很清楚的."祁令揚的手指頭碰了碰小丫頭的嘴唇,她卻伸出小舌來舔他,一點都感受不到他的郁悶.

蘇湘笑了下,把珍珠抱了過來道:"好了,你先去洗個澡."

兩人的距離挨得近,祁令揚可以聞到她的身上有著一股沐浴露的乳香味道.

她的臉上身上都是干乾淨淨的,比起剛才那模樣,讓他舒心多了.

"好……"男人的聲音微微沙啞,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之後才轉身上樓.

蘇湘在洗澡的時候,祁令揚就吩咐了傭人做晚餐,這時候傭人走出來問道:"蘇小姐,要吃晚飯嗎?"

其實這個點,可以說是吃夜宵了.

蘇湘往樓上看了一眼,說道:"先放著,等先生下來了再開飯."

她抱著珍珠往樓上走去,先把她哄睡了.

再下樓的時候,祁令揚大概是剛洗完澡出來,正在問傭人她的去處,看到蘇湘的人影,他明顯的松了口氣,好像生怕蘇湘突然消失了似的.

蘇湘道:"我讓珍珠先睡了,這個時間,她早就應該睡了."

祁令揚對著她伸出手,在樓梯最後幾步的時候,蘇湘的手握在了他的手里,兩人一起往餐廳走去.

祁令揚道:"她還沒有吃晚餐,只喝了點奶粉,夜里會餓醒."

蘇湘道:"沒事,夜里起來再喂一次就好了."

她頓了下,又道:"令揚,我哪里都不會去的."

她的聲音極低,但是足夠祁令揚聽得清楚,他偏頭看向她,抿著的薄唇並沒有什麼話要說,只是將想要說的都放在了眼睛里.

他更緊的捏住了她的手指.

兩人如往常一樣閑聊著落座,傭人將准備的晚餐端出來.

只是簡單的三菜一湯,不過足夠飽腹.

吃飯間,都是無話的人,只有筷子不經意時輕撞在碗碟時發出的輕響.

兩人也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似的,安靜的享用著晚餐,只是各自在想著什麼,就只有他們自己清楚了.

這一頓晚餐,吃起來比起平時時間更長.

祁令揚先放下碗筷,正要離開餐桌的時候,蘇湘叫住了他:"你先等一下."

祁令揚回頭看向她.

蘇湘放下了手中的碗筷,也跟著站了起來,她吩咐傭人去把藥箱拿過來,然後拉著祁令揚的手臂,讓他在客廳坐下.

傭人把藥箱放在了茶幾上,蘇湘從里面拿出了藥棉,沾了藥水擦拭他裂開的唇角.

雙氧水的刺痛讓男人的肌肉顫了顫,眉毛都擰了起來.

但是看著面前女人小心翼翼的模樣,他的唇角一彎,又笑了起來.

蘇湘沾著藥水,看到他那麼笑,問道:"你笑什麼,不痛嗎?"

祁令揚笑著道:"看到你為我心疼的樣子,我覺得很舒服."

"說明你在乎我……"他低低的說著,手指慢慢的伸過去,想要握住她的手.

兩人的視線在半空中交彙著,安靜的空氣中只有他最後一句蠱惑似的余音.

當他溫熱的指尖就要握住蘇湘的時候,蘇湘一驚,手指微微頓了下,卻是不小心將藥棉在他的傷口上重壓了了下.

"嘶……"祁令揚下意識的往後縮了縮,眉頭更是高高皺起了,"雖然你為我心疼讓我高興,但我還是很痛的."

洗了澡,淤青在他俊秀的臉上更是明顯,再加上他眉頭緊皺一副吃痛的模樣,有點讓人發笑.

蘇湘瞪了他一眼,將藥棉丟到了垃圾桶再了換一根,抓著他不老實的手像是小學生似的放在膝蓋上.

指骨上都擦破了皮,被水浸泡過後更是微微泛白,蘇湘在吃晚飯的時候,就看他捏著筷子不怎麼靈便的樣子.

不知道他當時用了多少的力氣,竟然打成了這樣.

每當蘇湘的藥棉擦拭在傷口上的時候,祁令揚的手指都會條件反射的輕顫下.

蘇湘抬頭看了他一眼,捉起他的手放在唇邊吹氣.

帶來的涼涼空氣減少了手指的灼燒感.

祁令揚看著她低眉嘟嘴認真吹氣的模樣,心中更加軟了下.

"蘇湘……"他的聲音低沉,像是大提琴的琴弦震動了空氣.

蘇湘抬眼看向他,杏眼墨黑,那一瓣櫻唇粉嫩誘人,偏她的眼神中只有純然的明亮清澈.

這樣的她,對男人而言,只有更純粹的蠱惑.

祁令揚的喉結上下滾了滾,身體慢慢的往她那邊傾斜過去.

蘇湘看著他的靠近……

一點點,慢慢的,兩人距離的拉近……

那一張溫潤的俊臉在她的面前漸漸的放大,濃密的睫毛,挺直的鼻梁,還有他那薄薄的性感嘴唇……

祁令揚望著眼前的人,溫柔的目光中只有她,也只容納的下她.

那距離,更清楚的聞到她身上淡淡的芳香,還有她輕淡的呼吸……

在就要覆上她嘴唇的時候,祁令揚閉上了眼……

但是並沒有想象中的柔軟觸感,也沒有她溫柔的呼吸拂在他臉上的感覺.

他慢慢的睜開眼,只見蘇湘側過去的腦袋.

她垂著的手指握緊了,捏著衣角.

空氣似乎被尷尬所凝結.

過了會兒,一道低低的聲音響起.

"為什麼?"

"你不喜歡我吻你?"

蘇湘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之後垂下了頭,用力的吸了一口氣後,才抬頭看著他道:"令揚,現在我沒有辦法做到……"

"他有結婚證,我不知道……"

她的聲音一頓,痛苦的搖了搖頭.

若是她跟傅寒川還是有婚姻關系存在的,她就不可能還能心無芥蒂的跟祁令揚在一起.

傅寒川,他成功了,只出現了這幾十分鍾,就在她跟祁令揚之間制造了障礙.

祁令揚的呼吸也沉了下來.他握起了蘇湘的手,說道:"只要你的心里不是因為還有他,而不能夠接受我的話……"

後面的話他沒有說出來,是因為他沒有足夠的自信.

更怕他這樣一說,反而讓那個人在蘇湘的心中再次侵占了位置.

傅寒川跟蘇湘,是有個孩子真實存在的,這是無法斬斷的聯系,而珍珠……畢竟他們都不是珍珠的親生父母.

還有,他不想讓蘇湘在口頭上一次次的承諾著他什麼.

"我沒有……"蘇湘說著,像是在肯定自己的感覺,又說了一遍,"我沒有."

"他有結婚證,如果那是真的,我跟他的關系……我必須要弄清楚才可以……"

如果她跟傅寒川的婚姻關系還存在,她跟祁令揚在一起,這算什麼,偷Q情?出軌?

她承受不起這些髒水.

此時的蘇湘是糾結混亂的,直到祁令揚低沉的聲音讓她鎮定下來.

"噓噓……蘇湘,你沒有做錯什麼,冷靜下來,這些都不是你造成的."

祁令揚的手掌按壓在蘇湘的肩膀,讓她深呼吸.

沒有人知道,其實看著強大起來了的蘇湘,背負著怎樣的沉重,沉重到她開始懷疑自己.

……

三年前,蘇湘離開北城,開始祁令揚還陪著她一起走了幾個城市.後來他發現,那時候的蘇湘敏感到脆弱.

她甚至把自己封閉了起來,拒絕一切外來的感知.

他發現自己陪在她的身邊,無法讓她心里的傷口治愈起來,便只好去了鳳城.鳳城是耀世文化的注冊地,是他的大本營,在這里,他也可以避開傅寒川的眼線.

而蘇湘在跟祁令揚分開後,才算真實的放松下來,去開始她的旅行.

她在菲律賓的時候,遇到了一支國際公益組織,跟著他們走南闖北,她的心境也因此漸漸的開闊了起來.

結束了國外的救助項目後,他們一行人從國外再轉回國內,那時又有一個醫生加入了他們.

這名醫生曾經在耳鼻喉領域非常有名,卻也因此而膨脹了起來,因貪汙受賄而入了獄,出獄後他想要重新找回自己,便加入了這個組織.

也就是在那時候,蘇湘接受了他的檢查,得知自己並非天生不能說話,而是在她是嬰兒的時候,被人毒啞.

她接受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啞巴事實,卻告訴她,她本來應該是個正常人!

這二十多年,她承受的屈辱,誰來告訴她,她要怎麼讓自己冷靜?

那時,蘇湘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心牆再次崩塌.

還是一個嬰兒,就那麼殘忍的對待她,她做錯了什麼?毒啞她的又是什麼人?

她每天都糾結在這樣的痛苦中,這時候,祁令揚抱著杜若涵的女兒找到了她,一切才仿佛有了生機.

在那名醫生的治療下,蘇湘接受了幾次高難度的手術,慢慢的恢複了聲帶.

為了照顧珍珠,蘇湘跟著祁令揚回到了鳳城,在那里,她用自己在那一年游曆中得到的感悟開始自己的事業,一切都似乎在好轉,只除了她心上那些舊的新的傷痕.

未愈的傷口,漸漸的沉積下來,成為了暗傷,稍有觸動,就會讓她緊張不已,懷疑自己.

……

祁令揚將蘇湘慢慢的安撫下來,他對視著她的眼睛道:"蘇湘,他只是拿了一張證來給你看.我們可以先去證實那張證書的真實性."

"就算那是真的,你也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結婚了.你跟他這三年中,沒有任何的夫妻關系,你可以跟他再解除這種關系.是不是?"

蘇湘微微的皺著眉頭,是的,祁令揚說的沒錯,她只是被結婚了.

可是,那個人是傅寒川,他想要做到的,還沒有不成功過.

可以嗎……

……

同樣的一個問題,在距離慈善宴會舉辦地不遠的一處大排檔被人問起.

祁令揚跟蘇湘離開後,傅寒川便也離開了,他那個樣子,再回到宴會場地才叫嚇人.

裴羨幫著傅寒川把祁令揚拖住,久等不見人回來便知不會那麼順利,就打了電話給傅寒川,三個人再聚,當然,莫非同其實並不那麼想看到傅寒川.

在今晚再見到蘇湘之後,莫非同莫名的對傅寒川更加不爽了.

大排檔,傅寒川叫了一打啤酒,當喝水似的猛灌.

他的舌尖被蘇湘咬傷,酒精刺到傷口的時候,火辣辣的疼,但在持續的疼痛下,那傷口竟然也漸漸麻木了.

裴羨看到那個坐著在喝酒的男人,身上戾氣未除,一身昂貴的西服被他穿出了古惑仔的味道.

裴羨拎開一張塑料椅坐下,打開了瓶啤酒喝了一口,調侃道:"你是不是對蘇湘做了什麼,她把你打成了這幅樣子?"

傅寒川的臉上,還沾著未擦乾淨的脂粉,所以裴羨推斷傅寒川肯定久旱遇甘露的先解渴了.

最後一個走過來的莫非同聞言皺緊了眉頭,嫌惡的掃了眼傅寒川,拎開了椅子坐下,冷嘲熱諷的道:"活該."

到底誰打的,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

要說蘇湘能夠把一個大男人打成這樣,除非傅寒川站著不動任由她打.問題是,傅寒川根本就不是站著任人挨打的主兒.

他是一個征服型的男人,只有他征服別人,不管是用武力還是用詭計.

傅寒川勾唇冷笑了下,只當那句嘲諷沒有聽見,他對著裴羨道:"那個人也沒占到什麼便宜."

裴羨挑了挑眉,喝了一口酒道:"意料之中."

只要祁令揚出現,傅寒川就不可能把蘇湘帶走.

他道:"該說的都說清楚了?"

如果沒有這場慈善晚會,傅寒川肯定也是坐不住的會去找人的.

傅寒川淡淡的"嗯"了一聲,皺著眉頭反而更愁悶的樣子,一口氣喝了許多.

雖然他知道,不會那麼容易的把那個女人帶回來,但是看到她跟著另一個男人走了,還是心甘情願的走的,真的是讓他很不爽,想要殺人!

莫非同有些聽不明白,傅寒川跟蘇湘之間,還有什麼可說的.

他諷刺道:"小啞巴回來,憑什麼還要再跟著你?你就是她的災難!"

"你最好離他遠一點兒才是!"

傅寒川捏著啤酒罐,噼啪的響,他冷睨著他,眼睛冒著火光.

裴羨怕這兩人又打起來,也不想莫非同再繼續犯傻下去,他道:"寒川他跟蘇湘還是夫妻."

"……"莫非同掏了掏耳朵,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說什麼?"

"寒川他跟蘇湘還是夫妻."裴羨又清楚的說了一遍.

莫非同愣住了,瞪著傅寒川道:"這怎麼可能?"

"你不是把離婚證給小啞巴,讓她去跟祁令揚好了嗎?"

莫非同一想起這事兒,心里頭就冒起一股火.

只見傅寒川單手抄進來口袋里,"啪"的一下甩出一張結婚證在桌上,唇角泛著輕漫的笑意.

莫非同瞪著那一本紅本,像是要瞪穿他.

他拿起來翻了翻,這,這怎麼可能?

就他所知道的,當時的蘇湘完全沒有跟他複合的意願,怎麼可能會跟著傅寒川再去一趟民政局?

一個人辦理結婚,在莫非同看來,就像是一個人玩著自吻,自己跟自己生兒子一樣可笑.

裴羨像是感慨,又像是調侃說道:"還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啊."

"我們的傅先生找人費了些勁,又把蘇湘捆牢了."

"所以莫少,你就收收心吧."裴羨委婉的勸了一句.

莫非同一聽,就把那一張"值錢"的結婚證當成垃圾似的丟還了回去.

真夠陰險卑鄙的,不愧是傅寒川,這都能干得出來.

"呵呵,沒本事把人追回來,也就耍點蠻橫手段了."

他泄憤似的,一把掀開了一罐啤酒,一下子干了半罐,然後重重的敲在那張可憐的塑料桌上.

他瞪著傅寒川,像是想到了什麼,他開口道:"你這兒拿著結婚證又有什麼用?"

"我看小啞巴跟那祁令揚好得很,說不定人家已經在國外注冊結婚了."

一席話,成功的讓傅寒川的臉色沉了下來.

他的臉上泛著黑氣,冷冷道:"她不會."

這一點,他剛才已經試出來了.

他也惶恐過,尤其是蘇湘消失的那兩年,但心里一個念頭告訴他,蘇湘不會跟祁令揚結婚.

他也只能這麼告訴自己.

莫非同討厭傅寒川的篤定,存心讓他不舒坦,他道:"憑什麼呀?人家這幾年一直陪著,不就日久生情了?"

說著,他"嘖"了一聲,覺得這句話有些熟悉,好像在什麼時候也這麼說過.

哦,對了,是很早之前,他就這麼說過傅寒川對蘇湘.

莫非同把玩著啤酒瓶,無視了傅寒川越來越沉的臉色,繼續說著道:"祁令揚那個人,很受女人喜歡,小啞巴本來就跟他關系好,而且祁令揚為了小啞巴,連傅氏的繼承權都不要了,你怎麼知道這沒有感動到小啞巴?"

"而你為小啞巴做了什麼?你為了繼承人的位置,你甩了她,把她當成了餌,對祁令揚用美人計."

"哈,現在你又有什麼臉叫人再回來?"

"我要是小啞巴,我也躲得你遠遠的."

"砰"的一聲巨響,傅寒川的一拳頭下去,塑料的桌子上捶出了一個洞,他一站起來,高大的個子渾身冒著煞氣.周圍的人被他嚇了一跳,以為這幾個爺要打架,趕緊逃離了是非.

大排檔的老板很無辜,人家能跑,他的小攤子還在這里,這是他賺錢的營生啊.

就在老板鼓起勇氣,打算上去勸他們換個地方打架的時候,傅寒川的一拳揮出去,就要招呼在莫非同的臉上.

而莫非同也不是吃素的,上來一以掌心擋住了那一拳,他眯著眼睛道:"怎麼,惱羞成怒了?"

"我就告訴你了,你要再欺負小啞巴,我也不對你客氣了!"

裴羨看著這兩個針尖對麥芒懟起來的兩人,沉沉的歎了口氣道:"你們兩個,真要打就換個地方,不然招來了警察又惹麻煩."

他看了一眼那個縮在一邊愁眉苦臉的老板,掏出幾張大鈔放下了,然後一手拉一個人,拖著兩個大男人往車子那邊走,順道叫那兩人把剩下的啤酒也帶著.

漠野附近的那條盤山公路,此時安靜的就像是一條沉睡著的巨龍,靜靜的橫臥在山間.

從這往山下看,可以看到遠處漠野點燃起來的篝火,幾個碩大的蒙古包隱隱約約的在夜色中,仿佛還能聽到那悠揚的蒙古歌.

裴羨左右看了眼兩個好友:"打呀,在這里打個痛快,結束了就回去."

就要入冬了,在這半山吹夜風可一點都不浪漫,冷死了.

裴羨拎著左右兩片衣服裹了裹,這時候所有人都沒什麼形象,在寒風中縮手縮腳的團成了一團.

莫非同悶聲悶氣的道:"誰傻的在這里打."

萬一掉下山了,就直接飛升上天了,他人間還沒玩夠,最主要的,他還沒留個後呢.

上篇:141 重婚罪,你考慮清楚了嗎?     下篇:143 我是傅贏的媽媽,為什麼我不能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