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47 草環二胡  
   
147 草環二胡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媽媽愣了下,怎麼好好的問起紅豆杉的問題了.

她往花架上看了眼,指著連起來的三棵小樹苗道:"喏,那就是了."

傅贏往那里看了看,往前走了幾步,小手抓了幾片細細的葉子.

"這樹好丑."

說什麼為他種的樹,結果買這麼丑的樹,哼!

傅贏只看了一眼,便轉頭踢踢踏踏的走回去了.

宋媽媽看了眼他的背影,又往花架那幾棵樹看了看,這孩子今天怎麼別別扭扭的.

不過,想起來這幾棵樹,還是太太在的時候買的呢.

宋媽媽看著土有些干了,過去澆了些水.

晚上傅寒川回來的有些晚,傅贏做完了昨夜,在客廳一邊看電視一邊搗鼓東西,沙發下邊的地毯上全是他的東西.

傅寒川一個人吃晚飯,宋媽媽將另外盛放的菜端出來,一邊絮絮叨叨的道:"小少爺已經吃過了,不過今天可能沒胃口,都沒吃幾口."

"先生,要不要再叫他過來吃幾口?"

傅寒川抬頭往客廳的方向看了一眼,問道:"他今天干什麼了?"

"也沒干什麼,就是看著沒什麼精神.可能在學校跟同學弄得不開心吧."

這是吳老師的原話,宋媽媽便照著說了.

這時,傅贏抱著飛機走過來,對著傅寒川道:"爸爸,你幫我把這個擰開,好嗎?"

小家伙把飛機舉高了,指著那個螺旋槳.

傅寒川看了一眼,認出來這是蘇湘送給傅贏的生日禮物.他眸光微微一動,淡淡的道:"壞了還修來做什麼?"

傅贏垂著小腦袋,不讓他爸爸看出來他在想什麼,手指頭推著螺旋槳道:"我想玩."

"你不是有別的飛機?"

傅贏一下子被問堵了,硬著頭皮道:"可是我就是想玩這個."

傅寒川抿著唇盯著他,小家伙的眼睛忽閃了起來,轉身就要走:"算了,不要你弄了."

傅寒川在他跑掉之前,一把揪住了他的手臂道:"宋媽說你沒吃飯,坐下來再吃點."

傅贏抬頭看了看他:"可是我吃飽了."

傅寒川無視了他的"可是",吩咐宋媽媽再去拿了雙碗筷,傅贏只好將飛機先擱在桌上,然後端著碗,從碗邊上瞅著傅寒川:"爸爸,其實你是想我陪你吃飯,對不對?"

一個人吃飯可沒勁了,爸爸肯定是吃著無聊.

傅寒川瞪了他一眼:"哪來那麼多廢話.吃飯,不許再說話."

傅贏撇了撇小嘴,往嘴里扒拉著米飯,腦子里還在想著中午那沒有吃到嘴的豆腐.

吃過晚飯,傅寒川習慣性的往書房走,傅贏抱著那飛機跟在他屁股後面,傅寒川要關門的時候,小家伙眼巴巴的瞅著他:"爸爸,你幫我修好."

傅寒川看了眼那破舊的飛機,地盤的輪子上還沾著黏住了的泥巴.

他沉沉的吐了口氣,單手托了起來,手指放在螺旋槳用力一轉,那螺旋槳便呼呼轉了起來,只是沒幾秒鍾就停下來了.

他拿著飛機,沒再往書房里去,走到了外面的客廳,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傅贏跪坐在他的腿邊,伸長了脖子看他:"爸爸,能修好嗎?"

"去拿螺絲刀來."

小家伙一聽,立即噠噠噠噠跑去找宋媽要東西去了.

一會兒,小家伙舉著螺絲刀跑過來:"爸爸."

傅寒川接過螺絲刀,上下左右看了看,找了個接口處擰了起來,傅贏嘟著小嘴認真的看著,每拆下的一個零件他都小心的擺在地毯上.

傅寒川斜了他一眼,問道:"今天在學校打架了?"

傅贏抓著拆下來的門扣在手指頭上,說道:"我才沒有打架."

傅寒川將又一片零件遞給他,傅贏接了過來,傅寒川道:"吳老師說你今天心情不好,怎麼了?"

傅贏小嘴一下子閉緊了.

他們都不讓他知道那個人來找他,還偷偷摸摸的在外面商量,那他也不告訴他們,他已經見過那個人了.

"嗯?怎麼不說了?"

傅贏站了起來:"哎呀,我累了."

"宋媽宋媽,我要洗澡."小家伙將東西擺放在地毯上,一溜煙的跑了.

傅寒川垂眸看著地上一地的碎片,往小家伙跑開的方向看了眼,神情變得幽深了起來.

傅贏,一定是見過蘇湘了.

唇角微勾了下,他瞧著手里剩下的半架飛機殼,這樣也能讓她見到面……

……

湘園.

蘇湘從學校回來後,便一直很沮喪,一個人在工作室關了許久,傭人也不敢進去打擾她.

祁令揚回來,張媽便說了下,祁令揚道:"我去看看."

他敲了下門,里面沒動靜,便徑直推開了.

蘇湘坐在椅子上發呆,珍珠見到他進來了,丟開畫筆跑過去:"粑……"

祁令揚將她抱了起來,親了下後轉頭往蘇湘那邊看過去.

她一點反應也沒有,單薄的身體窩在椅子里,一動不動的.

這屋子里,滿是她低落的情緒,連小珍珠都感受到了,紙片上的畫顏色是灰色的.

祁令揚抱著珍珠晃了下:"下午媽媽做什麼了?"

小珍珠指著蘇湘:"麻麻……"

她嘟著小嘴做了個不開心的表情,然後窩在了他的胸口,表示她也不開心了.

祁令揚輕拍了拍安撫,走到門口叫來了張媽:"你先看一會兒小小姐,給她先喝些果汁."

"是的,先生."張媽把孩子接過去了,祁令揚走了回來.

他將蘇湘的轉椅轉了過來,對視著她的眼睛問道:"是不是見到傅贏了?"

張媽之前對他說,她帶回來的便當盒,里面的豆腐沾著塵土,像是打翻了.

蘇湘抬眼,眼睛里紅紅的,臉色灰白,像是受到了重大打擊.

祁令揚摸了下她的眼角道:"我猜猜."

"是不是那孩子不肯認你?"

蘇湘雙手搓揉了一把臉,沮喪的道:"你怎麼知道?"

祁令揚淡笑了下,將她的雙手握在掌心.他道:"從我個人的親身經曆來看,要接受一個拋棄了自己的人,確實很難."

蘇湘一下子急了:"我沒有……"

"我知道你沒有,你自己也知道你沒有.可是蘇湘,這幾年,你們沒有見過面,你不知道他身邊的人會怎麼對他解釋,為何你會離開他."

蘇湘張了張嘴,沉默了下來.

在這之前,她當然想過.

可是當真正的面對了,她發現自己真的很難忍受.

每回想到傅贏對她那仇恨的眼神,心里就跟刀割一樣.

祁令揚輕歎了口氣,將她拉了起來,走到牆邊擺著的一組休息沙發前,摁著她的肩膀讓她坐下,然後倒了一杯水遞給她.

"今天都沒怎麼喝水吧?"

蘇湘舔了舔有些發干的嘴唇,接過杯子喝了一口.

祁令揚在她旁邊坐了下來,說道:"先不說別的,你之前離開傅家時,對他來說,心里就有一種不安感.再到後來的三年,你沒有再出現過,他當然會以為你不要他了."

蘇湘默默的捂著水杯,想起給傅贏過的最後一個生日,小家伙是那麼的開心.

而她走的時候,狼狽的連一個道別都不敢.

祁令揚安慰的揉了揉她的頭發:"他還是個孩子,你得給他時間慢慢來."

"最起碼,你已經見到他."

"而且……你跟他之間相隔的時間還不是太長,很多事情都還可以彌補."

蘇湘默然的點了下頭:"我知道……"

她抬頭看向他:"令揚,傅正南來找你的時候,你過了多久才接受他?"

祁令揚怔怔的看著對面的一堵牆,過了會兒,他避開了這個問題,說道:"蘇湘,其實在父母親情這件事上,我沒有太深的執念."

在祁家一個人長大,成年後,傅正南來找他回去,也不是為了找回流落在外的兒子,而是為了傅家的利益.

這樣的親情,對他而言,又有什麼可在乎呢?

他轉頭,牽著蘇湘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說道:"你跟他們不一樣.你跟傅贏,是被迫分開.你對他的思念,從來沒有停止過."

他望著蘇湘,靜眸之中是她眉眼淺淡的溫柔模樣.

他道:"蘇湘,我對父母親情這件事沒有太深的執念,但是對你……"

他緊握了下她的手指,蘇湘低頭,看他將自己的手緊握在掌心.

她張了張嘴,正要說什麼,祁令揚就松開了她的手,他對著她笑了下道:"好了,一個人鑽牛角尖那麼久,肚子也該餓了,先出去吃晚飯.把精神養足了,才有力氣跟他打消耗戰."

他推著她往門口走,掌心貼在她的後背心,目光落了下來.

他對別的並不在乎,親情,錢,他都無所謂,只有她,是他想要的執念.

他想要的是跟她的家.

被奪過了一次,他太明白那種感覺,所以,這一次,他一定不會再被人輕易的奪去!

……

第二天.

蘇湘臨近中午的時候抽出了時間,又重新的做了一份日本豆腐送去了學校.

這次保安看著她遞過來的便當盒,表情依然不那麼好看,不過這次收了下來,跟別的家長一樣登記了班級姓名,到了中午吃飯時間便叫了學生來拿.

學校餐廳里,傅贏打開便當盒蓋,里面是冒著熱氣的豆腐,小家伙對著豆腐悶悶的坐在那里不動.

他對桌的另一個小男孩也在打開自己的便當盒,看了一眼傅贏的,怪聲怪氣的問道:"傅贏,你這是誰送過來的啊?"

"你又沒有媽媽給你送飯,是你家的那個小後媽嗎?"

常妍經常來接傅贏放學,很多人都見過,班級里的孩子便都認為那是傅贏的後媽.

傅贏一下子惱了,站起來就將那個男孩的便當盒掀翻在了地上:"你才沒有媽媽!"

那男孩看著翻了一地的飯菜,憤怒的瞪著傅贏:"你打翻我的午飯,我要告訴老師去!"

傅贏在班里是個小霸王一樣的存在,惹了他也不敢上去跟他打架.而且在學校打架被老師知道了,會被罰掃教室.

傅贏哼了一聲:"去吧去吧,我才不怕你,告狀鬼!"

傅贏被同學告的狀多了,虱子多了不怕癢,而且老師也沒把他怎麼樣.

那男孩被周圍看過來的眼神盯著,重重的哼了一聲,嘀嘀咕咕的說著:"便當我不要了,但是我一定會去告訴老師的."

不過,他端起了學校發的午餐換了張桌吃去了,而地上的便當盒再沒人撿起來.

傅贏這一發脾氣,周圍所有的小孩子都默默的抱著餐盒換了座位.那里只剩下了傅贏一個人孤零零的霸占了一張四人桌.

連良從窗口領著自己的餐盒走到大餐廳,只傅贏那一桌最為顯眼.

她走過去:"傅贏,我可以坐下嗎?"

那一個被掀了便當盒的小男生對著她大聲道:"連良,不要跟他坐一起,他會打翻你的午飯."

傅贏的緊緊的抓著筷子,顯然怒氣更重了.

連良轉頭看了他們一眼,在傅贏的斜對角坐了下來,默默的吃了起來.

傅贏看了她一眼,連良嘴里含著飯,模糊不清的道:"你要趕我走嗎?"

傅贏將面前的便當盒往前推了推,連良看了一眼里面的豆腐,也不跟他客氣,挖了一勺放在嘴里咀嚼了下,眼睛亮了起來:"哇,傅贏,這個好好吃哦."

傅贏自己也吃了一勺,不過他的頭垂的低低的,似乎是不想讓人看到他的表情.

他覺得,這個味道,有一點點好吃.

之後的這頓午飯,兩個小孩子連湯帶飯的都給吃完了.

午休時間,傅贏坐在一棵松樹下撐著下巴發呆,連良走過去遞給他一瓶娃哈哈.

"你請我吃你媽媽做的飯,我請你喝酸奶."

傅贏一怔,凶巴巴的道:"誰說是我媽媽做的!"

連良瞅了他一眼,給了他一個"我就知道"的表情,她坐下來,用吸管捅破了錫紙,說道:"昨天來的那個其實是你的媽媽對不對?"

傅贏哼了哼聲,連良看他抓著酸奶不喝,便把自己的給了他,又把他的拿過來,再次捅破了錫紙,嘬了一口,滿足的眯起了眼睛.

她道:"我看到你哭了,所以,她一定是你的媽媽."

傅贏吸著酸奶,有一下沒一下的揪著草坪上的枯草,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連良輕輕的歎口氣道:"你媽媽來找你,這就好啦."

"我都不知道我媽媽是誰."小姑娘第一次對外人說起傷心事,拈著一根草在指尖打轉.

傅贏驚愕的看她:"你不是有媽媽?"

那天,她的媽媽還請他吃了肯德基.

連良道:"我是她領來的,不過她還是我媽媽呀."

傅贏的小嘴張成了"O"形,小姑娘卻是笑了起來,眉眼彎彎的:"我媽媽對我很好啊,所以我沒有不開心."

"你不要這樣看著我啦."

酸奶夾在她的膝蓋中間,小姑娘一低頭就能喝到,這便將雙手解放了出來.

她拔了兩根長在松樹下的狗尾巴草,分別打了個圈兒,又將兩根草杆插在了圈里,拎著拉了拉,像是扯二胡那樣.

"看,這是二胡,是不是很好玩?"

傅贏看著她,兩根草也能玩得這麼高興,他覺得她有點傻.

小姑娘卻把那草二胡遞給了他道:"送給你媽媽吧,謝謝她請我吃飯."

傅贏拎著那根草,小姑娘道:"你不要生她的氣啦,她離開你一定是有原因的麼."

一說到原因,傅贏就想起來在教育機構看到的,她抱著另一個孩子,去送她上課!

他將那草二胡丟在了地上,重重的哼了一聲:"她有別的小孩了,我才不要原諒她!"

小家伙爬了起來,飛快的跑了.

這天放學,蘇湘坐在車上,看著傅贏被傅家的人接了回去.他的手上沒有拎著便當盒,她的眼眸就沉了下去.

等家長們都走的差不多了,她走到保安室那邊:"師傅,我送來的便當請還給我吧."

那保安看了她一眼,轉身將盒子從窗口遞給了她.

蘇湘本來已經做好了心里准備,當那盒子拿在手里,她微微的皺了下眉,隨即眉毛舒展了開來.

她打開了盒蓋,已經洗乾淨,里面放著兩個連接在一起的草環.

對著那個放著草環的便當盒,蘇湘那一刻又想哭又想笑.

……

回去後,蘇湘將傅贏送給她的草環珍重的收在了一只盒子里,接下來的一連幾天,她都給學校送午餐,每天都變著花樣,而晚上去收回來的時候,飯盒都是空的.

周六學校放假,蘇湘便覺得空落落的,一整天都沒什麼精神,所幸她還記得跟枕園做了預約.

到了傍晚的時候,她將做好的日本豆腐打包,自己開車過去.

祁令揚剛在祁氏上任,這段時間忙了起來,經常加班不說,晚上到家書房的燈光到後半夜才關.

他不放心蘇湘一個人過去,從公司打了電話過來:"我還是跟你一起過去吧,你先等一等."

蘇湘注意著路況,說道:"不用了,人家怎麼也是開飯館的,不會有什麼事的."

"而且我只是過去問一些問題,又不是去踢館."

此時,祁令揚在會議室走廊,他往里面看了一眼,會議室的人滿滿當當的坐著.他道:"那好,有事就打電話給我."

"嗯,掛了."

蘇湘將藍牙耳機摘下,在前面的一條三岔路轉彎.

才回來北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便入了冬,馬路兩側的樹木在路燈下顯得蕭瑟,樹影綽綽,路上行人又少,更是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

蘇湘摸了摸脖子上戴著的佛珠,深吸了口氣,打開了車載音樂壯膽.

幾首歌過後,車子在枕園停下.

第二次來,蘇湘對這園子便熟悉了,沿著一條青石板路往里面走,地上的景觀燈發出橘黃色的燈光,單調的腳步聲在這安靜的空間里響起,伴隨著風吹樹葉的沙沙聲.

前面偌大的主屋燈火通明,大門敞開著.

門口站著的副手見到蘇湘,上來道:"蘇小姐?"

蘇湘出示了預約號,微微笑著道:"對,是我."

那副手看了她一眼,將她的預約號確認過後,手往里做出一個請的手勢:"蘇小姐,里面請."

進了內堂,蘇湘直接便往餐廳過去了.那副手跟在她的身後,有些好奇的道:"蘇小姐是一個人?"

蘇湘轉頭,對著他一笑道:"是."

她將手里拎著的保溫盒放在餐桌上,說道:"就請上菜吧."

副手看了一眼餐桌上的保溫盒,只覺有些奇怪,不過沒再說什麼,進去通知了.

過了一會兒,那些菜便端上來了,有蘇湘特意要點的日本豆腐.

男人看了眼蘇湘,將菜品一盤盤的放上桌後,說了聲"請慢用",便要轉身走了.

蘇湘出聲道:"請等一下."

男人看了她一眼:"蘇小姐還有什麼事?"

只見蘇湘打開了自己帶來的餐盒盒蓋,里面也是一份相同的日本豆腐,只不過她做的沒有剛出鍋的那麼新鮮.

蘇湘道:"宴先生,不知道你做的這份日本豆腐,跟我做的,哪一個味道更好?"

……

傅家的餐桌上,傅贏伸長了手臂夾菜,狀似無意的說道:"爸爸,下個星期開始我想自己回家了."

"嗯?"傅寒川抬頭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眼眸,淡漠的吃著飯,"不行."

傅贏有些急了:"為什麼我不可以自己回家?"

"為你的人身安全."

傅贏身上還穿著跆拳道服,這衣服他特意沒換.

小家伙挺了挺胸膛:"我學了跆拳道,在武術館我的跆拳道是最好的.我可以保護我自己."

傅寒川睨了他一眼:"就你那小胳膊小腿?"

傅贏立即不服氣了:"爸爸,王曉明也是自己回家的,還有連良,她是女孩子都是自己上學,難道我連女孩子都不如嗎?"

傅寒川盯著他,傅贏在他的盯視下目光縮了縮,嘟囔道:"反正,我就是要自己回家."

"你不是覺得每天有車接送很威風嗎?"

學校絕大部分的學生都是有家長接送的,只有很少的孩子自己上下學.不過傅家的豪車往校門口一停,識貨的看得出來,那車是低調的華貴.

傅贏抓耳撓腮,眼珠子一轉,理直氣壯的道:"現在我覺得能自己回家的孩子,那才叫威風!"

傅寒川微挑了下眉毛,幽深的眼盯著他看了會兒……

上篇:146 你想把我騙走,然後找我爸爸要錢對不對     下篇:148 幼稚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