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51 他這是流氓做法,但對你管用  
   
151 他這是流氓做法,但對你管用

g,更新快,無彈窗,!

閔悅真托著下巴,一根手指頭在腮邊輕輕一點一點的,微微的眯起了那一雙桃花眼,似乎陷入了長久思考.

她這模樣,蘇湘心里一緊,緊張的問道:"很麻煩?"

"我這是被結婚,在我沒有知情權,也非自願的情況下結下的婚,不是不能作數的嗎?"

"而且,這三年里,我跟他處于分居狀態,不是也可以馬上判離的嗎?"

閔悅真看了她一眼,說道:"從法律的角度上來講,這不是最麻煩的事.不過蘇湘……"

她放下手,身體坐直了,對著蘇湘道:"你那老公,可不是什麼普通人.他那時候能那麼做,就肯定想到會有今天你的態度."

"他頂多沒有想到的是,你有今天的成就地位."

"但這對你來說,在這件事上,反而不是什麼好事."

蘇湘心里沉了沉,有些明白閔悅真的意思.

閔悅真喝了一口茶,繼續道:"你跟他,現在都是有一定影響力的人.如果要鬧到法庭上,肯定會有媒體注意,或者也可以說……如果他不肯放你的話,他會希望媒體來關注你."

"蘇湘,你現在跟祁令揚准備結婚,而且這兩年一直在一起.他若控訴你婚內出軌,你好不容易起來的這點成就就全完了."

蘇湘的一顆心一直往下沉,呼吸也沉重了起來.

她抓著膝蓋上的裙子掐緊了,心中越加憤怒.

她幾乎可以想象到,如果傅寒川真要這麼整她,她面對的是怎樣鋪天蓋地的輿論.

她想到了什麼,說道:"如果他要說我婚內出軌,那也不是等于告訴別人,他被綠了嗎?他那麼驕傲,能舍得下這面子?"

閔悅真端著茶杯在喝茶,聞言從杯子邊沿上睨了她一眼,唇角微微一翹道:"蘇湘,你真是太不了解男人了."

"再說了,你們倆之前的那幾年,幾次上新聞,這對他來說,他的面子是砸在你手里,這一次又有何妨?"

她微微一笑,做了個評價:"說白了,他這是流m氓做法,但,對你管用."

蘇湘氣得咬牙:"那,我這個婚還離不了了?"

閔悅真道:"倒也不是不行.不過,你只能以現在的時間點提出離婚,在他不同意的前提下,達到分居兩年就強制離婚的條件."

說著,她又往四周看了一眼說道:"你跟祁令揚的事,也就只能再拖一拖了."

蘇湘現在煩惱的不是她跟祁令揚怎麼樣,而是要怎樣才能擺脫傅寒川.

她恨這種被人拿捏在手里,動彈不得的感覺.這讓她想起以前的那些不堪的日子.

蘇湘用力的撚著手指頭,好像傅寒川是她指間的一只螞蟻,想把他捏成碎末似的.

但不是,她才是他手里的一只螞蟻,任由他把弄.

以前是那樣,現在還是這樣.

蘇湘沒有再開口,閔悅真看了看她道:"蘇湘,還是要提醒你一下,如果你准備跟傅寒川再耗上兩年的話,你跟祁令揚的這同居狀態,就只能改變一下了."

"若是你跟傅寒川的婚姻關系在這時間里被人知道,那你一樣面臨著被口水淹沒的風險."

有多少貌合神離的明星夫妻,私下已經離了婚,但其中一方被拍到跟異性在一起,就變成了出軌,哪怕曬了離婚協議,依然逃脫不了公眾的質疑.

蘇湘道:"我明白."

她頓了下:"令揚已經搬出去了."

閔悅真微揚了下眉毛:"搬出去了?"

她的眼睛微動了下,腦子里浮現出祁令揚氣得咬牙,但為了蘇湘不得不做出妥協的模樣.

說起來,這件事里,最難受的人應該是他了吧.

好好的結婚,被人攪了渾水,還被逼的要搬出這宅子.

這傅寒川的腹黑程度,可見非一般啊.不過,也算是印證了祁令揚對蘇湘的感情,深到舍不得她受到一點傷害.

閔悅真微扯了下唇角,明媚的桃花眼中微微的露出一點失落,不過這一些,全都在她纖長的睫毛下被掩蓋了.

她翹著唇角道:"他倒是處處為你著想,蘇湘,這個男人,你辜負不了."

蘇湘抿著唇瓣,不知道該怎麼說.

她跟傅寒川,跟祁令揚之間的糾葛,閔悅真只知冰山一角,並非全部,但祁令揚這兩年對她的好,對她的耐心,對她的尊重,她是明明白白的記在心里的.

蘇湘長長的吸了口氣道:"好了,不說這些了.你幫我起草離婚協議吧."

就算是再耗上兩年,她這離婚也得繼續下去.

閔悅真點了下頭,從包里取出一副防輻射眼鏡戴上,然後打開了電腦.

按照她的說法,她這腦子是她最賺錢的地方,而這倆眼珠子是她全身上下最有女人味的地方,受不得一點損傷.

不過她一戴上眼鏡,那一雙充滿風情的桃花眼也變了味道,變得凌厲,更給人專業的感覺.

作為一個專業律師,閔悅真的電腦中有著各種案子的協議模板,蘇湘屬于最簡單的,只求離婚,別的什麼都不要的那種.

這時,蘇湘忽然說道:"等一下,在離婚條件上,我還要再加上一條."

蘇湘沒有別的要求,就是索要傅贏的撫養權.

閔悅真聽她說完,薄薄的鏡片閃過一片光,她停下敲打鍵盤的手指,說道:"蘇湘,你確定?"

蘇湘點了點頭,三年前,她跟卓雅夫人簽下那屈辱的離婚協議時,只爭取到傅贏一月一次的探視權,而現在,她不再是以前那個被壓得毫無招架之力的蘇湘.

傅寒川私底下恢複了他們的婚姻關系,那之前的那份離婚協議上的內容便全部作廢了.

她不稀罕傅家的那些贍養費,只稀罕傅贏一個,現在又一次的機會擺在她面前,她為何不抓住?

閔悅真笑著道:"蘇湘,不是我打擊你,恐怕你很難爭取到."

"那孩子,可是傅家的寶貝金疙瘩……"

眼見著蘇湘張口要說什麼,她點頭道:"沒錯,那也是你的寶貝金疙瘩.但以你現在的力量,你覺得你的勝算有多少?"

以蘇湘現在的地位,比起之前全職媽媽的情況是好了不少,經濟獨立,也有了一定的社會地位,但是跟傅家那種超級豪門來說,依然是小漁船跟航空母艦的戰爭.

"就算砸了我這個金牌律師的招牌,不妨在這里實話實說,真的很難很難."

傅寒川連她都不打算放,更何況是他的兒子.

蘇湘抿著唇,沉了口氣道:"那我也要爭."

這是她唯一的機會了,不試試怎麼知道?

閔悅真雖然不看好她,但她是雇主,便按著她的要求寫了進去.大不了等碰了壁,再改探視權.

一會兒,協議便做了出來,蘇湘看過之後,將她的電腦輸入工作室的無線網密碼,直接將協議打印了出來.

她去工作室將打印出來的協議捏在手里,殘余的溫度還留在紙頁上.

她想起了三年前,在傅家老宅里,她被卓雅夫人強壓著簽下離婚協議的情形,心中又是一刺,她用力的翻滾了下喉嚨,看著上方的"離婚協議"四個大字,心里沉甸甸的壓了塊大石頭似的沉重.

閔悅真看著蘇湘走出來,她道:"這麼急著給他?"

蘇湘閉了閉眼,臉上帶著些微疲憊,她道:"早一天簽字,早一天結束."

她在協議上簽上字,遞給閔悅真道:"去給他吧."

閔悅真看著上面連貫有力的筆畫,微挑了下眉:"好."

……

傅氏大樓的總裁辦,喬深敲了下門,推門進去道:"傅總,前台來電話說,有一位閔律師說要找你."

傅寒川頭都沒抬,批閱著公司文件,他道:"什麼時候,這些事也要我來過問了?法務部是干什麼吃的?"

喬深摸了摸鼻子道:"說是為了太太的事情來的."

傅寒川的婚事,喬深也是知情人之一,私底下若是說到蘇湘,他便用太太來稱呼.

傅寒川的簽字筆在紙上一頓,抬眼看向喬深:"讓她上來."

"是的,傅總."

片刻過後,閔悅真的人便出現在了總裁辦.

這算是閔悅真第一次看到傅寒川本人,長相俊朗,又渾身透著讓人不可靠近的氣勢,標准的霸道總裁.

閔悅真從業這麼多年,遇到強勢的人不少,但傅寒川這種的,還是少見.

畢竟是北城的王,有這種霸氣也是正常.

一樣是對蘇湘勢在必得的人,閔悅真忍不住的在心里將這兩人比較了一番,隨後唇角微微一揚,她走上前,對著傅寒川伸出手道:"你好傅先生,我是閔悅真,受蘇湘蘇女士的委托,來跟你談談你們的離婚案子."

傅寒川淡漠的看著眼下那一只手指纖長細白的手,緩緩抬眼看向眼前的女人,沒有要跟她握手的意思.

閔悅真也不介意,將手收了回來,從公事包中取出了那份十幾分鍾前出爐的離婚協議,她道:"這里有兩份協議,蘇女士都已經簽過字,她表示,希望你能夠盡快的簽字."

傅寒川冷冽的眼盯著女人,手指接過那協議,低眸掃了兩眼.

兩份協議,一份是簽字即生效,另一份則是分居離婚協議.

閔悅真聲音平板的說著離婚協議上面的內容,幫助協議的另一方充分詳細的了解,以便盡快做出溝通,這也是提高辦事效率的一種.

這兩份協議,是按照蘇湘的要求做出來的,盡管其中一份明擺著是白做,不過她也說了一遍.

閔悅真說完以後,看著傅寒川道:"傅先生,如果您還有疑問的話,可以告訴我."

傅寒川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他對視著面前的女人,手指下的紙隨著他的動作,只聽哧哧兩聲,那兩份協議皆在瞬間變成廢紙,被丟入了垃圾桶.

他的唇角勾起一絲冷酷的笑意說道:"閔律師是嗎?你可以回去轉告她,讓她親自來跟我談……也許,我能夠考慮一下?"

閔悅真輕輕一笑:"好."

料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她沒有再多做停留,對著傅寒川點了下頭便轉身走了出去.

喬深站在門口等著送客.

他將閔悅真送到電梯口便停住了腳步,電梯門打開,閔悅真那雙灼灼風情的桃花眼一瞥喬深,說道:"帥哥,不送我下樓嗎?"

被一個美女這樣調x戲著,喬深耳尖微微泛紅,不過還是一本正經的道:"閔律師,請慢走."

電梯門合上,閔悅真唇角帶笑,她就說蘇湘那丫頭想法太簡單了,傅寒川有意跟她糾纏下去,豈是她一刀就可以斬斷的亂麻?

不過,傅寒川那種深不可測的男人,身邊怎麼帶著那麼一個純情助理,有意思.

她從包里掏出手機給蘇湘打了電話,將傅寒川的意思原封不動的轉達給了她.

聽著電話那頭沉下來的呼吸,閔悅真道:"你跟他相處過那麼多年,應該知道,他是那種喜歡將一切掌握在他手里,不容許別人反抗他的主兒吧?"

另一頭,蘇湘咬著唇瓣,一秒鍾後,她沉沉的道:"我知道了,麻煩你再弄兩份協議出來……"

……

將閔悅真送走以後,蘇湘便拿起了手機,想要聯系傅寒川將新簽的協議給他,想起來她已經將所有有關他的聯系方式都拉黑刪除了.

蘇湘沉沉的吸了口氣,拿了車鑰匙往外走.

十幾分鍾後,蘇湘坐在車內,從車窗外看向前面的傅氏大樓.

這一棟號稱整個北城最高的商務大樓靜靜的矗立在最繁華的地段,曾經,她是這里的傅太太,但是一次都沒踏入過,是她被禁足的地方之一.

說起來,她現在也是傅太太,但是一點兒都不想承認.

蘇湘推開了車門,抬頭看著那一棟直聳云霄的大樓,吸了口氣後抬步走了過去.

走入大廳,里面那些精英們步履匆匆,整個看起來很繁忙的樣子.

她看了一眼左側電梯,並不知道傅寒川在幾樓.

她走到前台說道:"請幫我聯系一下你們傅總,我有事要找他."

上篇:150 你這是算准了,蘇湘跟你離不了?一更     下篇:152 就只許你對我耍流m氓,不許我對你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