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52 就只許你對我耍流m氓,不許我對你耍了?  
   
152 就只許你對我耍流m氓,不許我對你耍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前台小姐看著面前的女人,臉蛋素淨,神情淡漠,既不像是那些倒貼總裁的女人,也不像是業務往來的企業千金,看這臉色,倒像是來找茬的.

前台小姐受過職業培訓,以標准的待客禮儀,微微笑著道:"不好意思,要見我們總裁需要預約.請問您是哪位,我幫您登記一下?"

如果每一位來的人都說要見傅總,那老板可就有的忙了.按照流程,這些接受登記預約的人,也不一定能見得上.

蘇湘要的不是預約,而是馬上見到傅寒川本人.

她張口道:"我是蘇……"

就在這時,電梯的門打開,走出來幾位高管模樣的人,誰也沒有注意到前台這邊,倒是蘇湘心里抽緊了下.

她曾經參加過傅氏的年會,不管是不是還有人記得她,她不想被人認出來.

所幸,她的穿著打扮都很低調,沒有那麼引人注目.

蘇湘的聲音壓低了一些說道:"那麻煩你,請喬深下來一趟,就說有一位蘇小姐找她."

那前台又打量了蘇湘一下,便給喬深打了電話.

"喬助理,這邊有一位蘇小姐,說是要找您."

當前台甜美的聲音在手機里響起,喬深聽到那個"蘇小姐"頭皮就緊了起來.

世界上姓蘇的女人何其多,但就有那麼一個,讓他必須要上報的.

真的是親自找過來了!

而且還那麼快!

秘書室的人都看到喬助理匆忙間進了總裁辦.

"傅總,太太過來了,是請她上來,還是讓她在咖啡廳見?"

縱然是第一助理喬深,遇到這事兒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蘇湘的身份敏感,這事兒他可不敢私自做主.

雖然還是傅太太,這比見不得人的小情人還隱秘,加上太太在年會上露過臉,若是大搖大擺的去辦公室,被人瞧見了,傳到卓雅夫人或者大傅先生的耳朵里,這事兒就有的麻煩了.

傅寒川的眼中閃過一道寒芒,冷聲道:"你說呢?"

喬深被這眼神盯得後背起了一層冷汗,低眉道:"我知道了."

有傅寒川的那句話,喬深下樓,把蘇湘帶上了總裁專供電梯.

電梯內,喬深擠著笑說道:"太太,剛才在樓下沒有來得及說,好久不見了."

在他的印象中,那一直是一位性格溫婉的啞巴太太,乍然聽到她開口,著實把他嚇了一跳.

蘇湘笑了笑也道:"確實好久不見."

她話不多,這個時候更沒有什麼心情說話,電梯里沉寂了下來,喬深在光潔的鋼板上偷瞄她的身影,心里emmmm……

好在這是直達電梯,幾秒鍾後,就到了頂樓.

叮的一聲,電梯門移開,喬深做了個手勢:"太太,這邊請."

蘇湘跟在他的身後往總裁辦走去,手指不自覺的捏緊了文件袋.

不只是因為這里對她而言完全陌生的環境,還因為即將要面對的那個人.

她要去跟傅寒川那個人談判,就必須得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

蘇湘深深的吸口氣,後背更加挺直了起來.

而秘書處的人,看到喬深帶著一個她們從來沒有見過的女人往里面走,關鍵喬助理那耐人尋味的表情,實在是詭異.

只有小嘉見到蘇湘,愣的張大了嘴巴.喬深的眼睛看過來,對她使了個眼色,小嘉心神領會,立即將嘴巴緊緊的閉上了.

在這總裁秘書區,就只有小嘉是親眼見過傅太太本人,而且還有過親身接觸的.

只是不知道,這位早就離婚了的傅太太,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在總裁辦的門口站定,喬深敲了下門,那也好像敲在蘇湘的心頭似的,她的心髒咚咚的跳起來,更加急躁了.

門打開的那一瞬,蘇湘正好也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

喬深對著她道:"太太,傅總就在里面,您可以進去了."

傅寒川的辦公室很大,大概有兩三百平米,小客間,辦公區,專屬茶水室,一眼看進去視野開闊,裝修的色彩基調是黑白,冷硬的不見什麼暖色,也就落地窗那里兩盆盆栽多了些亮彩吧.

而傅寒川本人,就坐在那一張巨大的辦公桌後面,專注的在看著電腦文件,就好像蘇湘曾經在傅家無數次看過的那樣.

男人也是一身黑白搭配的西服,蘇湘的視線落在那個人身上,稍稍的抿緊了唇瓣.

她往里面走了進去,身後的門關起來,輕微的門鎖碰撞聲在這寂靜的區域都能聽到.

而這輕輕的響聲,卻讓蘇湘心里一緊,感覺隨著那扇門的關上,她的不安指數就直線上升.

她太沖動了,應該把閔悅真也一起叫過來,兩個人總比她一個人在這里好.

不過,按照傅寒川的脾氣,到最後應該還是她一個人面對他.

蘇湘抿著唇站在辦公室的中央,傅寒川就像是沒看到她似的,繼續在鍵盤上敲敲打打,還打了個電話出去,將什麼人罵了一通,掛上電話時,才將視線投向蘇湘.

他看了她一眼,又看向了電腦屏幕,冷冷的聲線響起:"喬深說你有事找我?"

蘇湘心里把這男人罵了無數遍,明知道她來是為了什麼,裝什麼X!

她輕吸了口氣,走上前將文件袋放在他的桌面上道:"我希望你簽了這份協議."

寂靜的空間里,"嗒"的一聲落下,傅寒川抬眸看向蘇湘,目光慵懶而涼淡,可那一道視線,就像是帶著針刺似的,將蘇湘看得渾身發毛.

他看都沒有看那文件,忽然站了起來,高大的身軀將他身後的光線遮擋了起來,落在蘇湘面前一片巨大的陰影.

而那陰影也落在了蘇湘的心頭,感覺她這輩子,從沒走出過那陰影.

蘇湘心里緊張,睫毛輕輕顫動了下,強自鎮定著.她道:"閔律師應該都已經跟你說過條款的內容了."

她頓了下,聲音再低了一個調,更加的低啞了.她道:"傅寒川,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辦成的這結婚注冊,但是按照法律來說,我可以提出婚姻無效."

"但我不想再生事端,請你簽字."

傅寒川冷笑了一聲:"如果我不呢?"

蘇湘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眼前的男人容貌冷峻,但在她眼里,跟個無賴沒什麼兩樣.

她捏了捏拳頭,聲音冷了下來:"那就法庭相見.我會提起婚姻無效的訴訟."

"呵……"傅寒川嗤笑了一聲,繞過半張辦公桌,隨著他高大身體的靠近,蘇湘皺著眉往後退了兩步,時刻與他保持著距離.

傅寒川那一雙涼淡的眼始終落在蘇湘的身上,將她所有的表情都看在眼里,也將她的身影鎖定在他的視線里.

他道:"想必你的那位律師,在跟你做出這份協議的時候,就已經跟你分析過,而且提出了中肯的建議……"

他的尾音拖長,有些漫不經心的味道.

而那一雙烏黑的眼投射出的冷光,更是讓蘇湘脊骨生涼,她忍不住的吞了口唾沫.

"蘇湘,你該知道,如果上法院,你這辛苦三年的努力,就全部都白費了.你,輸得起嗎?"

他的長腿一步,抵得上蘇湘的兩步,輕易的攥住了她的下巴.

他低下頭,這樣可以將她臉上的所有都看得一清二楚,她臉上細致的毛孔,還有她眼底的惶恐.

蘇湘在那一瞬屏住了呼吸,本能的一揮手打開了他的手,一張小臉不知因他孟浪的舉止還是憤怒而紅透.

她怒道:"傅寒川,你這是耍流m氓!"

傅寒川毫不介意蘇湘的怒罵,唇角噙著一絲笑意道:"怎麼,就只許你對我耍流m氓,不許我對你耍了?"

"我……!"蘇湘氣得噎住,六年前的事是怎麼發生的,他們都彼此心知肚明,但他此時非把這罪名按在她頭上,她也無話可說.

在一起的時候,他耍高冷,現如今分開了,他倒耍起了流m氓.

遇到對這麼一個對手,蘇湘真的是氣極恨極,又無計可施.

她不想再跟他廢話下去.

她塌著肩膀,眼眸微垂著看著腳尖道:"傅寒川,到底要怎樣你才肯簽字?"

眼前再度的落下一片陰影,男人挑起她的下巴,蘇湘平靜的眼與他對視了起來.

這時,傅寒川烏黑沉靜的眼底才見一點火光.他道:"你的律師才前腳從我這里出去,你後腳就迫不及待的跑了過來."

"你不是很怕所有跟傅家有關的人事物,這兒對你來說,應該是刀山火海才對,這樣你也肯來,怎麼,為了盡快跟祁令揚結婚,這麼奮不顧身?"

他眼底的火光,從一點慢慢擴大了開來,而蘇湘的下巴也越來越吃痛.她皺起了眉,伸手去推拒他,但這一次怎麼都推不開.

蘇湘感覺自己的下巴快被他捏碎了,對著他的手臂又掐又抓:"傅寒川,你卑鄙下流無恥,給我放手!"

不管她怎麼痛罵,傅寒川都是無動于衷的樣子,手指間又捏緊了一些,捏著她的下巴晃了下她,冷厲道:"誰給你的膽子,還敢跟我要傅贏?"

蘇湘疼的眼淚都快出來了,可說到傅贏,她顧不上痛,頂了回去:"傅贏也是我的孩子,我為什麼不能要!"

"你們一家都是強盜!我要要回我的兒子!我是他媽媽,你憑什麼不讓我見他!"

傅寒川不屑的輕嗤了一聲:"不是有另一個孩子給你盛放你無處安放的母愛了嗎?"

"杜若涵的女兒你也肯收養,忘了她之前是怎麼害你的了嗎?"

蘇湘的喉嚨一梗,看著他冰魄似的眼,跟這種無情之人,說什麼仁義道德.

"傅寒川,你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懂……你只會怪我是個啞巴……"

傅寒川看著她忽然黯淡下來的眼睛,眉心微蹙了下.

"你什麼意思?"

蘇湘即刻收回了自己不經意間露出的脆弱,淡漠的道:"跟你無關."

她輕輕吸了口氣,平靜下來的眼淡淡看著傅寒川,平心靜氣的道:"傅寒川,這個婚,我肯定要跟你離.如果你不肯簽字,那我會委托我的律師法院申請強制離婚,左右不過兩年時間,我還耗得起."

她這平淡的模樣,再度的將傅寒川心底的怒火勾了起來.

他忽然笑了起來:"這婚是你要離的,我也並非你不可.但傅贏只能是我的兒子,你要搶他的撫養權,是癡心妄想."

"不過……"他的身體微微前傾,蘇湘看著他乍然變得邪魅起來的臉,心底就浮起不好的預感.

她往後退,他就一步步的逼近她.

再往後就是小客間,中間有往下的台階,蘇湘後腳跟踩到了懸空,腳後跟往下一沉,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整個身體往後倒下去.

蘇湘本能的叫了起來:"啊……"

她以為自己就要這麼摔下去,也做好了身體受痛的准備,腰間忽然橫出一只手,一托一勾,將她拉了回來,而下一秒,她柔軟的身軀貼在他堅硬的胸口,像是撞上了一堵牆似的.

蘇湘驚魂未定,惶恐的看了眼面前的男人,等她安全的時候,是她落入下一個危險的時候.

細腰在懷,手臂鐵鉗似的牢牢的控制著懷里的女人,傅寒川低眸瞧著面前驚慌失措的女人.

逃,還能往哪里逃?

他低頭,一側唇角微微勾起,熱氣呵在她的耳邊:"如果你肯陪我睡一覺,我可以考慮看看,將你那份及時生效的協議給簽了,也讓你撫養傅贏."

"……"蘇湘的身體即刻緊繃起來,進入了防禦狀態.

"蘇湘,好好想想,這個誘惑,對你很大."

他的聲音低沉性感,從耳蝸里鑽進去,一股電流從身體中湧動過似的,從頭皮酥麻到腳尖.

蘇湘的臉再度漲紅,杏仁眼含著慍怒瞪著那個一臉邪氣的男人.

現實又給她上了一課,這個男人一旦耍起流m氓來,還真是無時不刻!

蘇湘氣得胸口劇烈起伏,抵在他的胸口.傅寒川低眸,正好將她的柔軟看了個仔細.

"你這是……願意?"

蘇湘被他那樣的目光看著,更是氣得臉紅脖子粗,恨不得將他的眼珠子給挖出來,這混蛋!

而傅寒川欣賞似的看著她充血紅透的臉頰,像是熟透了的紅李子,這皮輕輕一撕開,下面就是柔軟多汁的可口美味.

兩人已經是零距離,就連腳尖也是互相抵著,都能感覺到對方溫熱的呼吸.

蘇湘自然是不願意,除非她是傻了才讓他睡,但面前的困境讓她只有被他輕薄的份.

眼前,男人的臉慢慢的低了下來,就快貼在她的唇上.刹那間,蘇湘福靈心至,臉上突現笑意.

傅寒川被她這突來的笑弄得一怔,也就這一瞬間的功夫,蘇湘趁著他失神,抬起腳狠狠踩在了他的腳背上.

傅寒川沒料到她還有這麼一招,手一松,蘇湘即刻推開了他.

她拍著被他碰到的地方,嫌惡的罵道:"睡你妹!"

蘇湘一直憋著氣,就快炸了,這會兒連粗口都爆出來了.

上次被他困在車子里,被他強吻強摸,這次她不會再任由他胡來.

她不傻,若是真的跟他發生關系,那她這婚就真的離不了了.

而且,他那無效婚姻,也會隨之改變.

縱然她做好了兩年的長期抗戰,也不想將這婚坐實了.

傅寒川緩過痛,瞧著蘇湘癡笑道:"愛心大使也爆粗口?"

他又笑了笑:"看來,還是能說話比較好.給你解鎖了新技能?"

以前的蘇湘靠手語,靠手機APP,就算是罵人也說不出什麼來,粗話這種的,按照她的教養說不出口.

蘇湘跟隨公益組織到處走時,遇見過各種各樣的人.他們也救助失足少年,那些孩子為了反抗,什麼話都說,在那種環境下,蘇湘自然也學到了幾句.

蘇湘恨恨的瞪著他道:"你能耍流氓,我為什麼不能爆粗口."

"反正,我話已經說開了.這婚,鐵定要離."

話已經撂在了這里,蘇湘不想再跟他共處一個密閉空間,說完以後,便轉身徑直的往前走了.

才走到門口,門把也被她擰開,一點縫隙的光透進來,就被身後的的人摁上了.

蘇湘已經極度不耐煩,連頭都沒回,但感受的到男人身上傳過來的氣息.

"傅寒川,我的話已經說得很清楚."

話音落下,蘇湘感覺到自己的口袋里像是被塞進了什麼東西,她伸入口袋摸了下,有一張方形卡片.

身後男人低沉的聲音在她腦後響起.

"這是我的私人電話,你刪了我的號碼,還拉黑了是不是?勸你從黑名單恢複過來,不然你如何跟我談離婚?"

蘇湘沉著氣抿唇,心里默聲道:要你管.

在這之後,傅寒川沒再阻止蘇湘離開.

門關上,蘇湘長長的吸了口氣,待情緒平穩下來,才朝前走去.

喬深看到她出來,自然是將她送了出去.

總裁辦公室內,傅寒川站在桌邊,垂眸看著桌上那一份文件袋,臉上露出一個冷酷的笑意.

離婚?

呵呵……

他的臉色更沉了一些,打內線電話讓喬深進來.

喬深只覺今天上上下下這個忙啊……

"傅總,什麼事?"

傅寒川背對著他,微微眯眼看著落地窗外遠處的一座山.

他道:"去查一下,蘇湘的喉嚨是怎麼恢複的,她的主治醫生是誰?"

喬深在之前聽到蘇湘開口說話時便有這樣的疑問,當時還覺得那醫生醫術高超,竟然可以將一個啞巴恢複成正常人.

不過,既然恢複了就是好事,去找到那個醫生,難不成是買謝禮去謝謝人家?

不過這話他也只敢自己腹誹一下,喬深點頭:"好的,傅總."

喬深離開以後,傅寒川依然瞧著遠處,腦子里還在過濾蘇湘的那句話,那個黯然的眼神.

那個女人一直很介意自己是個啞巴,但當她恢複語言能力時,再提起這件事,好像更介意更痛苦了,這不是正常反應.

她把杜若涵當成好友,之後又因祁令揚而鬧翻,卻還肯在她死後接受她托孤,這也可以理解,可她當時的那個反應,對那孩子的感情似乎不止于此……

她恢複聲音前,或者恢複聲音後發生過什麼事?

……

蘇湘坐上車,將自己的情緒一再平複,之後撥通了閔悅真的電話.

電話那頭,閔悅真還是從蘇湘那竭力自制的呼吸中聽出了那麼一點不平靜,她曼聲的腔調傳來:"是不是談判不成,反被調x戲了一把?"

閔悅真在鳳城的律師界打拼到業內頂尖的位置,不敢說第一,但絕對敢說第二.

經手過各種各樣的官司,也見過各種各樣的人,但不管是鳳城還是北城,男人就對女人,就那樣兒.

在她見過傅寒川,並且他要求她帶話時,便有這樣的預見.

一樣的文件,她去談與蘇湘親自去談,唯一的區別便是蘇湘,她是那個男人對胃口的女人.

蘇湘抿著唇,電話那頭的聲音又傳過來:"不說話……你沒有背叛祁令揚吧?"

"沒有."蘇湘悶悶的說了一句,閔悅真松了口氣:"那最好……"

若是祁令揚知道蘇湘吃虧,又是她帶的話,肯定要跟她絕交了.

蘇湘道:"他不肯簽字,你幫我申請強制離婚,走程序吧."

"好."閔悅真一口答應,本來就已經做好了這樣的准備.

"不過在祁令揚那里,這不是個好消息,你估計得好好安慰他一下."

蘇湘嗯了一聲:"我知道."

她看了下時間:"我還有事,先掛了."

掛掉電話後,她正要將手機放回包里,想到了什麼,手指頓了下,另一只手沒入口袋,指尖按在卡片的尖角上,有一種輕微的鈍痛.

最後,那支手機還是被她放回了包里.

低頭時,下巴蹭在衣領上,有些微微的刺痛,她掰了下車前的鏡子,對著看了看自己的下巴.

只見白皙的皮膚上一個紅紅的手指印落在了那兒,像是下巴長了一撮紅胡子,難看的很.

傅寒川那個野蠻人!

蘇湘此時也只有惱恨,她從包里摸出了粉盒,將那紅印子掩蓋了起來.

這個時間去小學還來得及.

莫非同告訴她,他昨天去接傅贏的時候,那孩子是自己走路回去,看樣子,傅寒川要鍛煉他獨立.

如果是這樣的話,對蘇湘來說是好事.

驅車前往實驗小學,正趕上一年級小朋友放學,蘇湘一臉興味的站在家長群里,伸長了脖子等著傅贏的小身影從校門口走出來.

那孩子顏值高,盡管穿著跟別的孩子一樣的校服,但依然一樣就能夠認出來.

蘇湘笑起來,抬起手正要揮手,就見吳老師走了過去,她的手慢慢的落了下來.

不是說,傅贏開始自己回家了嗎?

傅贏看到吳老師來接,也是微微一愣.

旁邊連良微笑著對他擺手:"那傅贏,我們明天見啦."

傅贏眼睜睜的看著連良背著小書包走開,感覺自己誇下的口都變成了吹牛.

他才不是吹牛,他是真的要自己回家麼.

可是今天沒有莫叔叔來接,過了馬路後他就不認識路了.

他抬頭往人群里看過去,見到蘇湘,心里就安定了下來.

但是,他昨天才對她發過脾氣.

傅贏小朋友抿著小嘴,走也不是,上車也不是,心里堵得一口氣上不來下不去,就對吳老師發脾氣.

他生氣的甩開了吳老師的手:"我要自己回家,我跟爸爸說好了的!"

吳老師摸透了他的脾氣,將他的書包從背上摘了下來,說道:"是傅先生叫我來接你的.所以小少爺,你今天必須准時回去."

傅贏的小眉毛皺得緊緊的,他往蘇湘那里瞥了一眼,還是拉長著小臉坐上了保姆車.

吳老師上車之前,往蘇湘那兒看了一眼,輕歎了口氣搖了搖頭.

看先生的意思,還是不願意她們母子在一起.

蘇湘眼看著傅家的車又一次的在她面前開走,而她只接到了中午送過來的午餐盒.

坐在車內,蘇湘對著那一只空空的餐盒越想越來氣.

她將手機拿了出來,也將那寫著傅寒川私人號碼的名片拿出來,將號碼輸入進去.

電話響了幾聲後接通,蘇湘不等那邊說什麼就直接開火:"傅寒川,既然我們還在婚姻續存期間,我就有權利跟我的兒子見面,你憑什麼不讓我見他!"

傅寒川看了眼手機上的來電顯示,這個名字,三年不曾在上面顯示過了.

他的唇角微微翹起,低沉性感的聲音響起:"我什麼時候說不讓你們見面了?傅家的大門一直都開著,是你自己不願意進來,這能怪我嗎?"

嘟嘟嘟……

蘇湘在貧嘴耍賤方面,從來不是那個男人的對手,還浪費什麼唇舌.

她將手機丟入包里,握著方向盤眉眼沉沉的看著那校門.

明天……明天就是搶,她也會把傅贏搶過來!

……

晚六點,古華路的傅家.

晚餐時,傅贏捏著兒童筷子不肯動,氣鼓鼓的瞪著在安然吃飯的傅寒川.

他不滿的道:"爸爸,你怎麼說話不算話."

傅寒川冷冷一眼看過來:"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了?"

"你明明說,給我三天的試行期,可就只有一天.你今天為什麼讓吳老師來接我?"

傅寒川:"你昨天不是晚了五分鍾?說明你這試行期沒有通過,我就可以收回."

上篇:151 他這是流氓做法,但對你管用     下篇:153 我所有的時間都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