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56 需要我提醒你,我是你什麼人嗎?  
   
156 需要我提醒你,我是你什麼人嗎?

g,更新快,無彈窗,!

傅贏喘著氣,運動過後的小臉通紅,額頭的頭發還濕著,他推開常妍的手,從茶幾上拿了一瓶水擰開,先咕嘟咕嘟的喝了幾大口.

常妍瞧著他,手指輕輕的戳他的臉:"嗯?說想不想我?"

傅贏嘴里鼓著一大口的水,咽下去以後才道:"干嘛要想?"

常妍逗他,隨口道:"我幾天沒有見到你,都一直在想你.你沒有想我,那我可就傷心了."

傅贏眨了眨眼睛,小臉有些困惑:"如果你想我,我就要想你……這不是很奇怪嗎?我的心在這里誒."

他指著自己的胸口,這個問題好奇怪.

常妍本只是逗一逗他,孩子這麼一說,她臉上露出些微的尷尬,抬頭看了旁人一眼.

楊燕青也在看著她們,看她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長.

常妍掩飾尷尬的笑了下,對著傅贏道:"可是,我們不是好朋友嗎?你見不到好朋友,都不想的嗎?"

卓雅夫人看了傅贏一眼,說道:"傅贏,好好說話.常小姐可是很記掛著你的.你看她還專門為你做了你喜歡吃的蛋糕."

傅贏皺了下眉頭,小手撓了撓耳朵:"好吧,我想你吧."

他正在玩球的興致上,喝了水以後就想趕緊回去繼續打球,繼續得分,便對著卓雅夫人道:"奶奶,你叫我來什麼事啊,她們還在等我呢."

"你這孩子……"卓雅夫人瞅了他一眼,不過他的回答沒有讓人下不來台,便也放過了他道:"好了,別只想著玩."

"常小姐做了蛋糕請你跟你的朋友們吃,叫他們一起過來,吃完了再去打球."

不遠處的草地上,幾個孩子在叫傅贏,小家伙過去叫孩子們一起過來吃,這邊的涼棚便讓給了那些孩子們.

孩子一多就吵鬧了起來,卓雅夫人喜歡清靜,便站了起來道:"坐了這麼久,我也出去散散步運動一下."

她看了一眼常妍,說道:"常小姐,好久沒有陪我聊天了,一起嗎?"

常妍切分完蛋糕,點了下頭道:"好的呀."

兩人並肩的走上一條林蔭小道.

陽光從樹葉間射下來,路面上有著斑駁的光點.因為入了冬,鳥叫聲少了很多,只有偶爾的一兩聲叫.于是這林子就更顯幽靜了.

小路是由木板鋪成,走在上面輕輕的篤篤聲響起來.

走了一陣,身後孩子們的笑鬧聲漸漸遠去,常妍看了一眼卓雅夫人道:"夫人,要不要休息一下?"

路邊有一張雕花長椅供人休息,卓雅夫人點了下頭,往前走了幾步坐下,拿出手帕擦了擦薄汗.

從這個小坡看下去,前面是規整的農田,身後的小山坡則是楓葉林,一片片的紅楓,像是一團團火似的熱烈.

卓雅夫人道:"老方夫妻倒是好,找了這麼個好地方弄了個莊園,平時喝喝茶,散散步倒是過上神仙生活了."

頓了下,她意有所指的輕歎一聲:"不知道我什麼時候,也能歇息下來,可以悠然度日."

常妍心神領會,微垂雙眸輕笑了下道:"剛從方夫人還說羨慕你這麼年輕呢."

她看了四周一眼,又道:"這地方雖然安靜,空氣也好,不過畢竟遠離市區.住的久了也會覺得寂寞的.不然,又怎麼會約大家來玩呢?"

卓雅笑看了她一眼:"你這丫頭,倒是越來越會說話了.不過……"

常妍笑著問:"不過什麼?"

卓雅夫人道:"不過我也要說說你."

看卓雅夫人的神情嚴肅了起來,常妍也認真了起來:"夫人有什麼便說,不用隱瞞."

卓雅夫人捉住了常妍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道:"常妍,那人走後,那孩子便沒了母親.寒川工作忙,又是個大男人,有時候照顧不上孩子,幸好你不介意,幫著照顧."

"雖然你沒有生他,但也陪伴了三年,這感情,不比親媽少.我知道,你其實也是把傅贏當成了自己的孩子疼著."

常妍抿著唇,聲音低低的:"夫人……"

她與傅家來往的這些年,有人說她倒貼,傅寒川對她冷淡,她心里也難受.卓雅夫人的這一句肯定,讓她心里暖了不少.

卓雅夫人看了她一眼,手指捏重了一些,話音一轉:"但是,這就是我想要說你的地方."

"常妍,你對傅贏這麼好,不是說要做他的好朋友什麼的,是不是?"

卓雅夫人的問題透著犀利.一個二十幾歲的大姑娘,跟一個才幾歲的小孩做好朋友,這種話,也就嘴上說說,心里想的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

常妍咬著嘴唇臉頰紅了起來,小聲的道:"夫人,你想說什麼?"

卓雅夫人道:"傻丫頭,你照顧的再好,傅贏到底不是你親生的.沒有血緣關系的親情,很容易被取代."

"我想你也應該聽說了,她回來了."

"……"常妍咬著唇,她當然知道,不久前就見到過,只是沒有面對面罷了.就因她的出現,她差點弄丟了傅贏.

其實她心里也覺得委屈,她照顧了那孩子那麼久,可一個背影而已,那孩子就跑了出去.

卓雅夫人的話,讓她心里惶恐了起來.

這幾天,她只顧著耍小性子,都沒有想那麼長遠.

卓雅夫人看她不出聲,又道:"你為家族考慮,為家里分擔是好事,不過你也想想你的這三年."

常妍心中微微激蕩:"夫人,我……"

她花費了整整三年的時間呀,那個女人在這三年里,連個影子都不是.

她當然不肯放棄自己跟傅贏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感情,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

卓雅夫人又輕拍了下她的手背:"好了,我話說到這里,你自己再好好想想,怎麼才能平衡你想要得到的."

她站了起來:"再往前走走?"

這之後的路,卓雅夫人都沒再說什麼,只是曬曬太陽看看風景.倒是常妍,心事重重,什麼都沒看進去.

林間小道走了一圈,又回到了那個涼棚,那些孩子們繼續打球去了.常妍坐著喝茶,一臉心思凝重,楊燕青看了她一眼沒說什麼.

到了傍晚,這場聚會才結束.

回去的路上,楊燕青問道:"卓雅夫人跟你說了什麼?"

常妍道:"大嫂,你也聽說了吧,她回來了."

"她?"楊燕青眼睛微微一動,"你說的是那個蘇湘?"

前不久的慈善晚會上,那女人是最出彩的拍賣嘉賓,她怎麼會不知道.

在幾年前,傅家老宅的時候,見過那個女人一面,當時就覺得那女人看著柔弱,氣勢很足,只是可惜了沒有後盾,外強中干.

沒想到三年後她回來,已經是有名有利了.

楊燕青看了眼情緒低落的常妍,問道:"你這段時間不去傅家,跟她有關?"

常妍垂著眼皮,一下一下的剝著手指頭:"大嫂,傅寒川的心里,可能還想著她."

"我真不明白,一個已經……已經不清白了的女人,怎麼還能要呢?"

說這話的時候,她的眉頭皺緊了,手指用力的捏了下,眼眸中透出狠色.

楊燕青還從來沒有見過小妹這凶狠的模樣,以為自己眼花了,眨了眨眼再看過去的時候,常妍還是以往的那小白兔模樣,乖乖巧巧的,眼睛紅紅的.

可能是夕陽反射進來的光,她真的一時眼花了吧.

楊燕青道:"小妹,有時候孩子的話,你可以當成是童言無忌,但你仔細想一想,其實也是有道理的."

"你想他的時候,他就一定要想你嗎?"

"你愛一個人,那個人就必須要愛你嗎?"

"你付出了,就必須要對方給你同樣的回報嗎?"

"我們是商人,習慣了投資報酬率,習慣了付出一點,就收到幾倍的收益.但你沒有看到的是,有些投資,你拿出去了,也有血本無歸的.甚至有時候,明知道虧錢,還在往下投下去,等著翻盤的希望."

"可我們也並不是無底線的投下去,到了一定的程度,我們也只能忍痛放棄."

"愛情,差不多也是這樣."

常妍擰著眉:"大嫂,你想說什麼,讓我放棄嗎?"

楊燕青笑了下道:"放棄不放棄,是你自己說了算,我只是希望你在堅持下去的時候,也考慮一下自己."

"另外,傅贏那孩子到底不是你親生的.你希望在那孩子的心目中,你的分量超過他母親,這種想法最好不要有."

如果那個母親本身就是個混賬東西的話,那孩子的心里,未必就裝得下,但三年前傅贏的生日上,那女人不顧一切的來,只為見孩子一面,又顧慮孩子的情緒沒有大吵大鬧,這種隱忍,說實在的,撇去站位不談,她還是挺佩服那個女人的.

她看了一眼自家小妹,心中輕歎了口氣.

這丫頭一直被家里當成公主一樣寵著,要什麼有什麼,沒有受過什麼挫折,她還真有點擔心.

常妍慢慢的收緊了手指頭,她對傅贏那麼好,她就不信了,還能比不過那個女人!

……

蘇湘沒有在教育中心見到傅贏,只能打道回府.

從停車位將車倒出來,只是才倒出來一點點車尾,後面就被一輛車給堵住了.

蘇湘坐在車內,觀察著後視鏡,等著那車開過去,只是等了半天,那車就跟趴窩了一樣,一動不動的.

珍珠餓了,開始鬧起來,蘇湘打開車門下車,正要開口說話,從擋風玻璃看進去見到那車主,她瞬間沒了說話的谷欠望.

她鑽回車子里關上車門,等著那輛車快點走.

好幾分鍾過去,那車不挪一步,蘇湘心里火大了起來,再度的打開車門下車.

她走過去,敲了敲車窗,那車的車窗降了下來.

傅寒川帶著墨鏡,一張臉繃著也不說話,蘇湘冷聲冷氣的道:"麻煩你讓一讓."

男人側頭看了她一眼,摘下了墨鏡,唇角勾起一絲冷笑:"為了見傅贏,你還真是無孔不鑽,這里都找來了."

蘇湘忍著火不跟他廢話,繼續說道:"你的車擋著我的路了,請你挪開地方."

"今天傅贏沒來,你是不是很失望?"

蘇湘額頭的青筋隱隱跳動,音量提高了一些道:"你的車擋著我的路了,請你讓開!"

"陪我吃頓飯,我就讓你見他,怎麼樣?"

"……"

兩個人對視了起來,空氣一下子陷入了安靜.

蘇湘瞪了他一眼,原路走了回去,將珍珠從車內抱了出來,將車鎖上,然後就這麼抱著孩子一路走.

大不了她打車回去.

珍珠抱著她的脖子,看著後面自家的車,軟軟的說道:"麻麻,車車……"

蘇湘哄道:"車車壞了,我們打車回家."

"哦……"珍珠軟軟的靠在她的肩膀,蘇湘偏頭看了眼小丫頭.

這一上午都在教育機構等著,孩子等得都沒精神了.

"麻麻,肚肚餓……"

蘇湘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往馬路邊的店鋪看了看,余光往身後看了眼.

大不了她跟珍珠吃完了飯再回去,他還能一直在那兒擋著她的車?

傅寒川坐在車內,扶著方向盤,看著前面抱著孩子的女人,氣息沉了沉.

脾氣還真臭.

眼看著女人走入一家西餐廳,他便將車停在了停車位上,摘開安全帶下車.

蘇湘點了一份牛排套餐,把餐前小面包喂孩子吃點兒,前面一道陰影籠罩下來,她抬頭看過去,就見男人若無其事的拿著餐單點餐:"給我一份意大利通心粉,再要一份蘑菇濃湯."

服務員拿了餐單離開後,傅寒川低頭看著手機,蘇湘沉了口氣,這邊這麼多空座,他哪兒坐不行?

蘇湘正打算換一張座位,男人忽然開口道:"這就是祁令聰的那個女兒?"

蘇湘抿著唇不搭腔,抱著身體微微側過了一些,不想讓他看珍珠.

傅寒川卻自顧自的問著:"叫什麼名字?"

"……"蘇湘撕開了一片面包喂孩子,珍珠抓著桌上的紙巾玩,看了那個怪叔叔一眼,糯糯的道:"珠珠……"

蘇湘低頭,對著珍珠教育道:"不可以跟陌生人說話,知道嗎?"

傅寒川只當沒聽見,微揚了下眉毛,看了眼蘇湘道:"她叫珠珠?"

"這名字不怎麼樣.你給人家女兒取這麼俗氣的名字,她家人沒反對?"

蘇湘額頭的青筋又跳,瞪著他道:"我女兒叫什麼名字,跟你有一毛錢的關系!"

蘇湘每一個字都說的很重,幾乎是咬著牙說的.

一是告訴他,珍珠是她的女兒;二是跟他劃清界限.

她抱著珍珠,直接換了張座位,恰好服務員推著小車送餐過來,她先是將傅寒川的意大利通心粉送上來,傅寒川道了聲謝,另給了她一張百元小費.

服務員點頭致謝,看了眼蘇湘原來的座位,對著她說道:"這位太太不好意思,因為我們餐廳是按照座位號碼牌結單的,所以餐廳座位是不能亂動的."

蘇湘愣了下,什麼餐廳,居然還不能換座位了!

她看了眼傅寒川,男人垂著眼皮在那弄手機,蘇湘沉了口氣,服務員這麼說,只能忍了下來.

而服務員轉身的時候,看了眼到手的小費,上面寫著:跟那位女士說,餐廳不能換位.

蘇湘抱著珍珠坐了回去,牛排套餐她要的是土豆泥,珍珠愛吃,蘇湘拿了小勺將土豆泥挖出來放在碟子里,一口一口喂她,傅寒川從手機上方瞥著女人給孩子喂東西.

上一次見她這麼喂孩子吃飯,已經是很久以前.

上一次坐在一張桌上吃飯,也已經是很久以前.

桌下,男人的長腿舒展開,蘇湘感覺到桌下有什麼碰著她了,便縮了縮腳,只是她退一下,那東西好像跟著她似的.

蘇湘咬了下嘴唇,直接一腳踢了過去,只聽一聲悶哼,男人的眉頭皺了下.

蘇湘對著男人毛了毛眼睛,她今天穿的尖頭皮鞋,活該!

珍珠不知道桌底下發生了什麼事,葡萄似的黑眼睛盯著那土豆泥,蘇湘若無其事的繼續喂她,這時,她面前的牛排被人拿了過去.

男人拿著刀叉,將那份牛排切成一口大小,蘇湘愣了下,抿了下嘴唇.

每次出來吃西餐,祁令揚都會細心的幫她將牛排切好,所以到了西餐廳,她便習慣的點了牛排套餐,一時忘了今兒是她一個人來.

至于傅寒川,他們在一起的那三年婚期,幾乎沒有一家三口出去吃飯的時候,傅寒川也從沒有為她切過一份牛排,別說牛排了,連水果都沒.

倒是吃過一次極為難吃的面條.

蘇湘閉了下眼,算了算了,過去的事情,還去記起那些做什麼.

傅寒川將切完了的牛排移到她面前.

蘇湘對著那切割大小都整齊的牛排,反而沒有了胃口.珍珠吃完了土豆泥,她便打算帶著孩子離開,那牛排她一口沒碰.

在她站起來的時候,男人的手拉住她的手臂,用力的往下一扯,壓迫著蘇湘坐下道:"把東西吃完了再走."

他的臉色很不好看,黑沉沉的.

餐廳有新進來的客人,見著這一幕只覺詫異.

女人不肯吃,好像那牛排有毒似的,男人非要逼著吃,好像逼良為娼似的.

蘇湘不想引人注目,硬著頭皮吃了幾塊,男人看了她一眼,問道:"說說你的喉嚨是怎麼回事?"

蘇湘捏著叉子的手一緊,平靜的道:"不關你的事."

一聽這語氣,這回答,傅寒川心頭一簇火冒起,他冷笑一聲,壓低的嗓音嘶嘶的:"不關我的事,跟你那野男人有關?"

"需要我提醒你,我是你什麼人嗎?"

蘇湘的嘴唇抿緊了,抬眸跟他的對視了起來,一頓飯吃出了火藥味兒來.

她也冷笑了起來:"傅寒川,這里是公眾場合,如果你不介意掉了你矜貴的面子,你可以繼續."

傅寒川眯了眯眼睛,這女人,到底是跟以前不一樣了.

一頓飯劍拔弩張的吃完,蘇湘沒有多做一刻的停留,抱著珍珠就走.

傅寒川坐在車內,目光沉沉的看著蘇湘的車離開.

她喉嚨的事,雖已經吩咐了喬深去查,不過因為是她在外地做的手術,要查起來沒有那麼快,還要等上一段時間.不過,喬深還特意去問了專家,啞巴有無可能恢複,專家的解釋,一個是受到當時的醫療條件限制,另一個就是有特殊原因.

蘇湘的情況,很有可能屬于後者.

蘇家幾十年前還是風光的時候,有一個啞巴女兒,定然不惜財力也要醫治好她,怎麼是反而藏了她幾十年,一點風聲都沒有透露出來?

蘇湘從餐廳離開,將車開得很快.

她沒有想到在這里會遇到傅寒川,還跟他一起吃了頓飯.那牛排好像在她胃里面翻騰似的讓她難受.

沒有人知道,她只是外表堅強,骨子里,她其實是怕見到傅寒川的.

只這短短的一頓飯時間,便讓她難受至極.

有句話說:找一個人,為你遮風擋雨.

傅寒川不是她自己找來的良人,結果是為她招來了無數狂風暴雨.

她怕那種逼得她窒息的感覺,那種恐懼已經烙在心里,成了本能.

她為什麼還要受他的脅迫,不跟他直接離婚,說白了,是她怕噩夢重現.

她為什麼怕見到傅寒川不跟他正面交鋒,潛意識的想避開他,說白了,還是怕他給她招來的噩夢.

她不想再跟那個人再有接觸,偏偏,他們之間有個孩子的爭端.

手機突然的響了起來,蘇湘只顧著走神,直到珍珠拍了拍她的手臂:"麻麻,喂……"

小丫頭還不會說電話,拿著小手比劃在耳邊,蘇湘回過神來,聽到連續不斷的電話鈴聲,猛地踩了刹車.

她深吸了口氣,讓自己亂了的心平靜下來,從包里拿出了手機.

祁令揚低沉悅耳的聲音從電話那端響了起來:"你不在家?"

蘇湘道:"嗯,跟珍珠去了教育中心,正要回家.你現在在湘園?"

珍珠聽見了祁令揚的聲音,調皮了起來,抓著蘇湘的手臂要聽電話.蘇湘便將手機放在她耳朵邊,小丫頭抓著喂喂了起來.

祁令揚也配合她,兩人雞同鴨講了幾句,蘇湘把手機收了回來,祁令揚道:"一會兒去老宅,你也回來准備一下."

蘇湘一想到接下來要做的事,心里微微一沉,看了一眼珍珠……

上篇:155 幾句話一哄就貼心了     下篇:157 奇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