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62 叫我一句老公  
   
162 叫我一句老公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把傅贏又教訓了一頓之後,便琢磨著怎麼把孩子送回去.

孩子偷偷來了這里,傅家那邊肯定找人.

送回去倒沒什麼,就煩傅家那邊的又扯著她爭論,這也沒什麼,她更煩心的是以後傅贏的出行會受到限制.

剛才她已經跟傅贏說了,如果想來她這里,可以打電話去接他,也可以自己坐公交坐地鐵過來,但是一定不能自己一個人坐出租車來.

一個小孩子打車太危險了.

她不知道傅寒川是怎麼教孩子的,怎麼可以讓他這樣亂跑呢?

驚喜過後,蘇湘對傅寒川滿滿的埋怨.

傅贏瞧了蘇湘一眼,不以為意的晃悠著小腿,吃著一顆蘋果道:"這有什麼好煩的,打個電話跟爸爸說一下就沒事啦."

蘇湘的手里握著手機,屏幕上顯示的一串數字正是傅寒川的,只是她沒有撥出去而已.

蘇湘擰著眉瞅了他一眼,說得倒是簡單.

她一點兒也不想見到傅寒川那個人,也不想跟他說話.

蘇湘道:"如果他知道你偷溜出來,你想好怎麼跟他說了嗎?"

傅贏想到傅寒川那一張嚴肅的臉,小臉繃了下.

上次他走丟的時候,爸爸就生氣了.

他抓了抓耳朵,屁股悄悄的往蘇湘這邊挪了下,他也怕回去會被挨揍.

傅贏眼睛轉了轉,打著商量:"就說是你接我來的,這樣我就不生你的氣,怎麼樣?"

蘇湘正想著怎麼善後,傅贏的這話叫她先暫時抽離神思,她輕吸了口氣,嚴肅道:"誰教你可以這樣做交易?"

傅贏癟了癟小嘴:"不可以嗎?"

常阿姨就經常跟他這樣啊.

蘇湘道:"傅贏,交易,也代表了利益交換.你跟我,是有利益關系的嗎?"

傅贏皺了下眉毛,蘇湘看了他一眼,視線落回手機,她正頭疼著,手機先響了起來,蘇湘像是抓著一個燙手山芋,眉頭皺得更緊了.

傅贏湊過腦袋來看了她的手機一眼,他記得傅寒川的手機號碼,看了一眼後便馬上縮回了脖子,睜著眼睛可憐兮兮的瞧著蘇湘.

那烏溜溜的眼睛,像是蹲在大門口的小奶狗似的.

蘇湘深吸了口氣,將手機接了起來:"是我."

電話那頭,男人低沉的聲音穿透過來:"我當然知道是你,不然還能是打錯了電話嗎?"

蘇湘:"……"

男人的聲音又響起來:"傅贏是不是在你那里?"

電話的聲音不大,但是傅贏豎著耳朵,聽到被爸爸點名,下意識的身體縮了下.

蘇湘感覺到身側衣服好像被扯了下,她低頭看去,衣角被拖到了大腿外側.

她看了一眼傅贏,對著手機道:"嗯."

她想了想:"你怎麼會知道?"

傅寒川似是嗤笑了一聲,直接跳過了那個白癡問題,沉聲說道:"給你半個小時時間,把他送回家."

蘇湘微愣了下,不敢相信傅寒川竟然有這麼好說話的一天.

傅寒川只說了那麼一句之後就將電話掛斷了.蘇湘怔怔的看著安靜下來的手機,按照那個人的脾氣,不是又該陰陽怪氣,或者暴跳如雷的嗎?

早知道這樣的話……

蘇湘心里蠢蠢欲動,早知道她就讓傅贏住在這邊,只要明天傅家的人把傅贏的書包送到學校就好了.

不過,顯然這是不可能的,傅寒川連讓她跟傅贏見一面都不願意.

蘇湘眯了眯眼睛,這麼一想,更覺這里面有什麼不妥.

車子在古華路的別墅小區停下來,直到熄火.

不到六點的時間,周圍卻已漆黑,只剩下路燈昏昏燈光照明.

樓上,傅寒川站在陽台抽著煙,宋媽媽經過客廳,看了眼陽台站著的男人.

寬厚的身影半彎著,手肘隨意的撐在陽台橫欄上,薄薄的煙霧一縷一縷的漂浮起來.

今兒回來居然沒有進書房,而是在陽台抽煙?

因只看得到背影,所以不知道他是有煩心事,還是別的什麼.

小少爺不在家,也沒聽他問起.

宋媽媽想,大概是去了老宅那邊,所以才不急著找人.

宋媽媽走到陽台那邊問道:"先生,晚飯已經做好了,要不要拿出來?"

傅寒川頭也沒回,說道:"不用,倒了."

宋媽媽愣住了,微微睜大眼睛,她不是老了聽錯了吧?

倒了?

這在她做保姆的曆史上,還是頭一回.

而且這位主子爺,雖然脾氣不好難相處,但是也沒特別苛責她.

宋媽媽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惶恐道:"先生……"

傅寒川不等她問話,便不耐煩的打斷她:"讓你倒了就倒了."

"是的,先生……"

宋媽媽只得按照他的吩咐去做,好在准備的飯菜不多.

陽台上,傅寒川瞧著樓下緩緩停下來的車子,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他吸了一口煙,白色的煙霧從他嘴里飄起來,那一雙眼盯著獵物似的閃著光,唇角一扯微微的勾了起來.

他掏出手機,昏暗光線里,手機屏幕亮起來,將他的面容映襯的更加邪魅.

他一手夾著煙,一手將號碼撥了出去.

蘇湘剛把車停下,手機就響了起來,她微蹙了眉,看到上面的號碼時,眉心就皺得更緊了.

她將手機接起:"我已經把傅贏送到了,他馬上就會上來,不用你催."

電話里,男人的聲音低沉散漫,他說的是:"蘇湘,你以為把孩子送到,這事兒就算過去了嗎?"

蘇湘心里咯噔了下,果然,好說話不是傅寒川的風格.

她壓著脾氣道:"你想怎麼樣?"

"我說的是,把孩子送回家.你說呢?"

蘇湘捏著拳頭,從車窗里往大樓上方看了一眼.

大樓高聳,幾乎每一戶人家都亮著燈光,車窗的視野限制了她的視線,蘇湘深吸了口氣,捏了捏手指,咬著牙道:"有這個必要嗎?"

電話那頭,傅寒川陰陽怪氣的聲音傳過來:"有沒有必要,取決你的信譽.如果你以後還想見到傅贏的話."

蘇湘幾乎聽到自己的拳頭捏的咯吱咯吱的響.

傅寒川這個混蛋!

吧嗒一下,蘇湘摁斷了手機氣得直吸氣,副駕座上,傅贏把玩著安全帶,聽到蘇湘的電話結束了,他抬頭看她,眉毛皺了又皺,小嘴張了似是有話要說.

蘇湘緩了緩情緒,低頭看到小家伙欲言又止,輕聲問道:"你要說什麼?"

傅贏抓耳撓腮,想了想還是問道:"你為什麼不住到這里來?"

"是因為那個小孩,爸爸不要嗎?"

傅贏一連問了兩個問題,讓蘇湘愣住了.

她沒有想到,傅贏會在這個時候問起來.

可這些問題,她終將面對.

蘇湘摸了摸他的小臉,孩子的皮膚溫暖,軟軟的,她思索了下說道:"你問的問題有些複雜,所以你要問我為什麼,我也很難回答你."

"可能在你長大的過程中,這些問題你自己就明白了."

"不過傅贏,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只有你聽到或者看到的那麼簡單.很多時候,你需要用心去想."

她頓了下,再繼續道:"所以如果你聽到別人對你說的不好的話,你不要輕易的去相信."

"不然……你的誤解,會讓那個人很傷心很難過,知道嗎?"

蘇湘說的有些深奧,她也不知道傅贏能不能聽懂.只是她跟傅寒川的那些過往,那些恩怨糾葛,不是一句兩句說的清楚,也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對孩子說的.

下了車,蘇湘牽著傅贏的小手往樓道里走去.

傅贏以為蘇湘會像前幾次那樣,只把他送到樓下就離開的,沒想到她竟然會牽著他的手進來了.

"你要送我上去?"

"嗯."蘇湘捏住他的小手,手心里微微的沁出了汗.

小家伙有些小興奮,一會兒就把之前他糾結的問題給拋在腦後了,也沒有察覺道蘇湘的異樣.

而蘇湘,越是靠近那個曾經的"家",心里就越加的緊張起來.

她沒有想過再踏入這里一步.

電梯很快的在傅家所在的樓層停了下來,她再度的吸了口氣,牽著傅贏走出電梯.

她盡量的讓自己放松下來,可看著眼前的那一道門,胸腔心髒就不住的收縮.

傅贏到了門口幾步的時候就跑過去,天真的以為有媽媽在,就有人給他兜底,不會被爸爸責罵了.

小家伙踮著腳尖按密碼,宋媽媽聽到門口有聲音走了出來,見到門外站著的蘇湘時,她愣住了,脫口而出:"太太……"

三年沒見,宋媽媽對蘇湘一直很是想念,乍然見面,一時激動的聲音都變了.

蘇湘在這里住了多久,宋媽媽就在這里呆了多久.她是親眼見證蘇湘成為這家的太太之後,在這里所有的喜怒哀樂.

蘇湘送傅贏回家的時候,其實有一兩次見到過宋媽媽,只是不敢出來見面.

她扯了扯唇角,跟宋媽媽擁抱了下:"宋媽……"

宋媽媽聽到她開口說話還愣了下,驚愕的看她:"太太,你……"

這時,一道涼涼的男性嗓音驀然響起:"你們這主仆情深,還有完沒完了?"

宋媽媽聞言,趕緊後退了一步讓蘇湘進來,蘇湘皺了皺眉,壓下心底所有的情緒跨門進入.

傅寒川睨了一眼她的腳,沒再看蘇湘一眼,他轉頭瞧向了傅贏冷聲道:"你給我過來."

傅贏癟了癟小嘴,垂著小腦袋嗒嗒的跟在他的身後.

客廳內,傅寒川坐在沙發上,小家伙站在他跟前,小手一會兒抓抓後脖子,一會兒扯扯褲子.

"誰讓你離家出走的?"

"爸爸……"

他不是離家出走,是出去探險.

只是不等傅贏說什麼,男人又一句責備落下來了:"上次的事情,你是不長記性?"

傅贏被他一凶,瞅了瞅男人黑沉的臉色,眼睛里就開始掉豆子了,小家伙求救的看向蘇湘,卻被傅寒川大手一扯,呵斥道:"給我站好了."

"說說,你是怎麼去那里的?"

撇去傅贏跑去找蘇湘這件事不談,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未經允許,私自離開大人的視線,若是不加以警示,這孩子膽子更大,要無法無天了.

傅贏揉著眼睛,帶著哭腔道:"坐車."

"什麼車?"

蘇湘站在一邊,瞧著傅寒川訓斥兒子.

傅贏私自亂跑的事情,她已經教育過了,也不想看他怎麼教兒子.她道:"他是來找我的,我已經說過他了.可以了嗎?"

蘇湘一開口,男人抬頭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說道:"回房間去面壁思過,不准出來."

話是說給傅贏聽的,小家伙這個時候可不敢跟他頂嘴反抗,乖乖的去了房間.

蘇湘對視著男人冷厲的目光,她太清楚,他這樣的眼神意味著什麼.

在他發難以前,她微微的捏了下手指,抬了抬下巴道:"我已經把傅贏送到了,請傅先生不要再為難,阻止我跟他見面."

男人鼻腔中一聲冷哼:"傅先生?"

蘇湘抿著嘴唇不搭腔,撇過了腦袋,空氣中一片靜默.

一秒,兩秒,時間在滴答中流逝.

宋媽媽瞧著這陣仗像是又杠上了,識趣的自動退避.

這時,空氣里響起了窸窸窣窣的聲音.傅寒川站了起來,高大的身影擋住蘇湘面前一片光,投下巨大的陰影.

蘇湘的眼睫毛微微顫了下,下巴被人捏住強迫的轉過頭來,眼前男人的面容沒有任何的表情,那一雙烏黑的眼深不見底.

"你若說一句先生,我還能理解為你在叫我一句老公,只是你這傅先生……是要跟我撇清關系?"

他一句說完,腳步往前一步,與她的身體貼在一起,腳尖貼著她的.

"要我告訴你,我是你什麼人嗎?"

這麼近的距離,蘇湘可以清楚的聞到他身上淡淡的煙草氣息,也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他溫熱的氣息噴薄在她的臉上.

他的眼睛透著邪肆,也有著怒意,那帶著薄繭的手指也一再的收緊,疼的她皺眉.

"蘇湘,你以為我不知道,這幾天都是你去接的傅贏嗎?"

"若不是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你以為你可以?"

"就像你說的,我還是你的男人,所以,你才可以給他送午餐,接他放學."

"你以為,我會讓一個不相干的人,跟我的兒子接觸嗎?"

男人一句句的說著,蘇湘胸腔的心髒咚咚跳著.

傅寒川說的那些,她並不意外.

若不是他松口,傅贏不可能自己走回家,她也就沒有機會接到孩子.

只是,她忍不了……

蘇湘垂著的手,拳頭不住攥緊,忍不住的推開他的手.

那一把推得用力,成功將他的手推開,蘇湘摸了摸下巴,冷聲道:"只是我法律名義上的夫妻,你要是不高興我這麼叫你,叫你傅寒川也可以."

"只是憑我們倆目前的關系,實在沒必要裝的親密,不要鬧得太難看."

她往傅贏的兒童房看了一眼,她不想讓孩子見到.

"我已經把人送回來了,就不占著你的地方了."

蘇湘把話撂下後轉身就要走,男人在她身後,一道涼淡的聲音落下.

"站住."

蘇湘的腳步頓了下,轉頭看過來,就見男人捂著胃部皺眉說道:"去做飯."

蘇湘愣在了那里,她沒有聽錯吧?

她看向他捂著的胃部,記得傅寒川是有胃病的.

但是有宋媽在家,怎麼可能家里沒有准備晚飯?

客房里,宋媽媽悄悄的聽著門外的動靜,聽不清外面說著什麼,只是聽到"做飯"二字的時候,嘴巴張開了.

先生這是什麼意思啊?

客廳,傅寒川瞪了蘇湘一眼道:"還愣著做什麼?"

他也往傅贏的兒童房看了一眼:"你這個時候才把傅贏送過來,他吃過了嗎?"

蘇湘無語了.

傅贏在她那兒的時候沒有來得及吃就把人送回來了.但蘇湘還是維持自己原來的思維,家里有宋媽在,這個時間點正好吃飯,怎麼就要她來做晚飯了?

她又不是這兒的保姆.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呀……

不過考慮到傅贏,蘇湘忍了忍,還是進了廚房去看一看.

垃圾桶里面,米飯跟菜混在一起泡在魚頭湯里,上面還微微的飄著一層熱氣,油花還沒凝固.

身後男人的聲音傳來:"隔夜的."

男人說完以後就離開了廚房.

蘇湘看了他的背影一眼,走到冰箱那邊打開.

偌大的雙開門冰箱,里面調味料不少,但是可以用的食材沒多少.

傅家人口少,宋媽媽采購的食材也少,基本只買當天的,而今天正遇上清空冰箱的時候.

蘇湘吸了口氣,從冰箱里拿了兩張蔥油手抓餅皮,一把生菜,兩顆雞蛋,培根,芝士,又拿了一包方便面,兩顆橙子.

這已經冰箱里所有的可用食材了.

她也不知道,傅家的冰箱里什麼時候開始准備方便面了,不過也只能將就.

她在一只鍋里燒開水,另一只平底鍋煎手抓餅.

廚房門外,傅寒川雙手抄在口袋內,聽著里面的聲響,目光微微的柔軟了下來.

這廚房里,曾經是她的天下,也每天都能吃到親手她做的東西……

過了幾分鍾後的傅家餐廳.

傅寒川跟傅贏面對面的坐著,看著面前的手抓餅裹方便面,冰皮上的芝士微微化開,有著一股淡淡的蔥油味兒.

還有桌子中央放著的一盤切好的橙子.

傅贏抬頭瞧了瞧傅寒川:"爸爸,這是什麼?"

蘇湘在做完這頓簡易晚餐之後就已經離開.

傅寒川淡漠的道:"晚餐."

傅贏連方便面都沒有吃過,一直吃的是正常食物,學校食堂也不做這麼奇怪的東西.

他瞅著這奇怪的餅,有些下不了口.

"爸爸,這個真的是媽媽做的嗎?"

"……"

"爸爸,媽媽做的午飯比這個好多了,我今天下午還吃了栗子雞,還有……"

傅寒川捏了捏刀叉,聽著兒子的喋喋不休,冷聲道:"吃飯,說那麼多廢話做什麼."

"哦……"傅贏嘟了嘟嘴,乖乖的吃了起來.

這個時候宋媽媽已經從客房出來了,守在一邊瞧著那新式手抓餅,覺得還挺有趣.

傅寒川冷冷看她一眼:"為什麼冰箱那麼少的東西?"

一頓晚餐幾分鍾就做完了,那女人也不多留一分鍾,放下盤子就走,像是這里有釘子紮她腳似的.

宋媽媽也很無辜,她明明做好了熱騰騰的晚飯,是他命令都倒了的.

她道:"食材准備多了,吃兩天就不新鮮了."

以前太太在家,還從郊區市場買最新鮮的菜,尤其是魚蝦河鮮之類的,她從不放冰箱隔夜的.

傅贏自個兒用叉子卷起方便面,小家伙頭一次吃,還覺得挺有趣:"宋媽宋媽,為這麼這個面條卷卷的,像頭發一樣?"

宋媽媽好笑的道:"那個是方便面啦,樓下的太太送的,說是新式拉面."

宋媽媽在這小區做保姆時間長了,跟這棟樓別的住戶關系也好,遇到了就會打個招呼.

傅寒川閉了閉眼睛,說道:"沒事了,你去把廚房收一收."

宋媽媽"哎"了一聲去廚房,身後男人的聲音繼續傳來:"以後冰箱多准備一些."

宋媽媽還沒來得及答應,男人又改了主意:"算了,還是按照原來的習慣."

那女人,能來一次,以後未必再肯.

蘇湘臨走前,對他只說了一句話.

她說:"傅寒川,你媽讓我離你遠點兒……"

夜深,傅寒川坐在書房,手里捏著一根煙,白色煙霧直直的往上升起再擴散開來,于是空氣中有了淡淡的焦油味道.

大白貓蜷成了一個球躺在他的腿上睡覺,男人的大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撫著,他微微的眯起眼睛盯著電腦屏幕,不知在想什麼,那一雙眼閃著寒光.

而蘇湘早已回到湘園.

洗漱過後,她躺在床上有些睡不著,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

今兒發生的事情有些多,從跟卓雅夫人的硬戰到突然來的傅贏,再到之後的傅寒川,她有些應接不暇,腦子里都是亂的.

擱在床頭櫃上的手機響了兩聲,蘇湘抬頭看了下,將手機抓了過來.

發過來一條信息:睡了嗎?

上篇:161 我要是知道的話,那我還坐你的車干嘛?     下篇:163 誰年紀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