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67 做人不要太貪心  
   
167 做人不要太貪心

g,更新快,無彈窗,!

傅寒川的腳步停下,再一次的轉過身來,將半掩的門推開,走了進去.

鞋底踩在木質地板上,腳步聲輕響.

房間內,常妍從地上站了起來,轉身面對著進來的男人.

傅寒川在距離常妍幾步遠的地方停下,她抬頭望著他,眼眸中含著淚水,抬起手將手里的東西遞過去.

傅寒川看了一眼,那是傅贏的玩具.

他伸手接過,開口道:"常小姐這是什麼意思?"

他的聲線很好聽,性感,低沉平穩,只是與她說話的時候,永遠都是透著疏離冷漠.

常妍喉嚨翻滾了下,說道:"傅寒川,你覺得我對傅贏怎麼樣?"

傅寒川淡掃了她一眼道:"很好."

"那我對你怎麼樣?"

傅寒川的眉心皺了起來:"常小姐,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什麼……"

常妍仰起頭,擦了擦眼鏡後對視著傅寒川道,"我想問,這三年來,你把我當成什麼?"

"……"

面對傅寒川的沉默,常妍自嘲的笑了下說道:"你該不會真的以為,只是因為我跟傅贏的朋友關系吧?"

她一直說,自己跟傅贏是朋友,更多的時間里,她也只是跟傅贏在一起.

可她來往于傅家,跟傅贏在一起,不是為了能看他一眼,跟他說幾句話嗎?

哪怕一天只有一句,只有一個問好,她都心滿意足.

明眼人都知道,所有人也都知道她的心意.

"你那麼聰明,怎麼可能不知道……"

常妍淒楚的笑了起來,微微顫抖著睫毛上沾著淚水,專注而深情的望著傅寒川道:"我一直喜歡你,愛著你,所以才願意去忍受一切."

"她背叛了你,我知道你受到了很大的傷害……我想,我就這麼默默的陪在你的身邊,陪你撫平你心里的痛,就算你不喜歡我,但每天能夠看我一眼,我也會很開心的."

"她離開了,傅贏又那麼小.我學著照顧去傅贏,該做的,不該做的,我都去學著做,希望他不會因為她的離開而感到母愛的缺失."

"我知道你對我一直冷漠,可我想,時間那麼長,我總能把你焐熱,可是……"

"可我做的這一切,你都看不到嗎?"

一行眼淚從她眼底滑落,掛在下巴上搖搖欲墜.

她固執的望著眼前的男人,她怕再不說這些,她就再也來不及.

人心肉長,她以為她不說,他也能看的到.可那個女人回來,她什麼都沒做,他便一心向著她去了.

那天晚上,她看到的那輛紅色車子,就是一直停放在傅家車庫中的一輛.

這三年里,那一輛車一直放在那里,從沒動過.

她知道傅寒川有收藏車子的習慣,但那一輛車根本沒有什麼收藏價值,可他卻將車放在車庫.

她以為,那只是一個留念,只是那個女人留在這里的一件還能當做留念的物品.

看到那輛車在馬路上行駛,她便知道,傅寒川將車還給她了.

也就是說,其實他是在等她回來?

為什麼?

她這三年,承受了那麼多的風言風語,為他做了那麼多,她自問做得沒有不好的地方,為什麼他還是忘不了那個背叛了他的女人?

"傅寒川,我想問你,你把我當成什麼?"

傅寒川面色冷淡,聽完了常妍的控訴,他輕吸了口氣,抬眸看向淚水漣漣的女人,他開口道:"是你把自己當成是傅贏的朋友,我只是尊重了你.所以,你在我眼里,我也只是把你當成是傅贏的朋友."

"至于你所說的,你照顧傅贏,不想讓她感覺到母親缺失所帶來的情感缺失……"他頓了下,語氣一如既往的冷漠,"我想常小姐,這是你的錯覺."

"我從來沒有要求常小姐去做什麼,更不要說為我做什麼."

傅寒川直白而冷酷的回答,讓常妍的臉色瞬間失了血色,身體受不住的晃了下.

她一直知道自己是一廂情願,可是被她所愛的人這麼直白的說出,依然讓她承受不住.

她的唇微微的顫抖著,眼淚汩汩而下,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她說了,她捂不熱他的心,直到現在,也是……

她的喉嚨哽咽,心里沉悶的幾乎透不過氣來,連著翻滾了好幾次才道:"好,我知道了……"

傅寒川把話挑明了,便沒有再想繼續留下的心思.他點了下頭道:"常小姐身體不適,那便好好休息."

說完他便轉身,走了幾步到門口時,他停了下來,轉頭道:"還有一句話忘了說,常小姐,傅常兩家有合作,兩家互有往來是基本社交,常小姐也請不要誤會."

常妍靜靜的站著,手指頭攥緊了.

聽著那腳步聲越來越遠,她再度的捏了下拳,起步追了出去.

"傅寒川!"

傅寒川的腳步停住,轉頭看向常妍.

常妍眼睛通紅,眼角也有使勁擦過的痕跡,她走到他的面前抬頭望著他說道:"剛才說的,是我跟你的問題."

"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想要問你."

"就算她背叛了你,你心里還是她嗎?"

"為什麼?"

傅寒川的目光涼淡,視線從她臉上移開,看向走廊盡頭.

那邊是一扇窗,陽光從窗戶透進來,投下大片的陽光,地板上一片明亮光澤.

男人開口道:"你問的,是我的私人問題.我之前已經回答過你,你我的交情並不深厚,還沒到告知你我私事的地步."

"至于你第二個問題,我就更沒有告訴你的必要了."

腳步聲重新響起,常妍捏緊了拳頭,看著那個離她越來越遠的高大背影,眼睛里透出了異樣的光芒……

樓下院子的聊天還在繼續.

傅常兩家人在說著普通的場面話,無非就是股票行情,對熱門行業的看法,投資價值等等.

傅正南作為商會會長,這些年對常家在北城的發展給了諸多照顧,常家也把南城的一些市場放開給傅家,于是這些場面話中,又多了一些試探的意思.

兩家是否還能繼續這麼互惠互利下去.

楊燕青將半空的茶杯中添上了些茶水遞給常奕,常奕對著愛妻笑了下,伸手接了過來,卓雅夫人看在眼里,臉上掛著淡然的笑扭頭看向別處.

常奕輕啜了一口茶,眉梢微挑了下,似是想到了什麼,意有所指的道:"有件事我覺得有些奇怪,現在想起來了,正好大傅先生也在,就想順便問一下?"

傅正南正在剝一顆石榴,瞥了他一眼笑道:"哦,常先生有什麼覺得奇怪的,不妨問."

這時候,卓雅夫人才看了過來,說道:"是什麼,我也好奇起來了."

楊燕青笑了下道:"不知道卓雅夫人是否也關注那些小年輕的話題."

"最近,有兩個視頻網站聯合舉辦的舞蹈大賽很是熱鬧,一直登上話題熱搜呢."

卓雅夫人面色微微動了下,笑著說道:"我都已經老了,小年輕的話題,我怎麼會知道."

楊燕青垂下眼,眼眸微動了下,伸手拿起一顆黃岩蜜桔剝了起來.

卓雅夫人常年參加太太團的社交活動,那些太太小姐們也有關注娛樂圈的,對那些看中的小鮮肉小花,出手闊綽,私下里也會聊起來,卓雅夫人就算不關心,也會聽到.

舞蹈大賽,是眼下最熱門的競技綜藝之一,想不聽到也難.

小小的蜜桔,幾下就去了皮,她便順手遞給了常奕,自己又拿了一個.

之前在常家的時候,常妍不開心,她在丈夫面前不想說起她的傷心事,不過在車上的時候還是跟自己的男人提了下.

常奕在大前方,她這個守著後方的,也要睜著眼時刻關注著.

如今傅,常兩家這關系,更要關注傅家的異動.

常奕將空茶杯放在桌上,手里捏著蜜桔,笑了下說道:"卓雅夫人是傅氏的大股東,不知道是否清楚傅氏也贊助了那個舞蹈綜藝?"

說著,他轉頭看向了傅正南.

傅氏贊助節目,那筆數字對于龐大的傅氏來說只是九牛一毛,但公司資金的去向,還有這一贊助產生的影響,對公司內部總要有個說法吧?

能不知道嗎?

傅正南之所以今天抽空來作陪,就是為著這一事.

要說傅氏贊助一檔綜藝節目,本沒什麼大驚小怪,但是往里仔細看了,就出問題了.

那女人也參加了節目,只是不是由她親自上場而已.

但常家跟傅家有著這一層曖昧不明的關系在,自然是關注到了的.

傅正南一想到這之中的關聯,心里就堵著不舒服,可面上還要掛著笑.

他道:"原來常先生覺得奇怪的是這件事."

常奕偏頭問:"哦,那麼這件事,大傅先生也是認同了的?"

傅正南的一條胳膊擱在座椅扶手上,拇指慢慢的搓著一截食指側面.

他笑著道:"現在是年輕人的天下了.剛才常太太也說,那個節目很火.我們這些老骨頭是不清楚這節目到底有多火,但是既然都這麼說了,那傅氏贊助節目,借著機會打個廣告,提高一下品牌知名度,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常奕微微笑著,心內暗忖,老狐狸就是老狐狸.

他微揚了下眉毛,干脆挑明了說道:"那大傅先生可清楚,前傅太太也參加了這檔節目?"

傅正南的笑容微微僵住,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傅寒川處理完事情,走了過來.

剛才那兩人的那些話,他聽到了一部分.

他不動聲色,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傅寒川一來,那些人的臉色也是各有精彩.

有些話就是想避開當事人,從傅家二老那里要個明白,傅寒川一來,這話題就有些說不下去了.

傅寒川直視著前方,伸手拿了茶幾上的茶水輕啜一口,他道:"你們常家做生意,會因噎廢食嗎?"

"生意場上,只講究利益關系.我贊助節目,節目為我傅氏擴大品牌影響力,如果因為一個小人物我就放棄這種機會,按照這推理下去,那我傅氏何以做到這地步?"

他側頭看向常奕夫妻,直視過來的目光毫無退避躲閃.

……

送走了常家的人,傅正南便把傅寒川叫到了書房里.

傅寒川之前就曾不經過董事會擅自做主的做些事,而這次贊助節目同樣的是.

在外人面前自然要撐著場面,但是關起門來,傅正南就要算個清楚了.

到了書房,傅正南就對著傅寒川擺起了臉.

他道:"我以為你坐上了傅氏的頭把座椅,做事能更加沉穩些,能有所顧慮,你看看你現在做的這是什麼!"

"你為一個女人,要得罪了常家嗎!"

傅正南把桌子拍的梆梆響,一臉怒不可遏.

"你做的那些小動作,當常家的人都是傻的嗎!"

傅寒川面對傅正南的暴怒,他神色淡漠,只說道:"父親,傅家跟常家,只有生意場上的交情在,既然如此,一個贊助而已,又怎麼會得罪常家?"

"你……"

傅正南指著傅寒川:"你還天真的以為,把自己撇乾淨了,跟常家只有生意上的往來嗎?"

"常妍將來是要做傅家的人的!"

他沉沉的吐了口氣,狠狠的瞪了一眼沉默不語的兒子.

傅寒川卻道:"我從沒想過要跟常妍有什麼,我已經跟她說清楚了,她不適合我."

聞言,傅正南氣得瞪眼睛,不過對于富貴名門,婚姻之事又豈是個人就能做主?

若不是當年蘇家耍手段,傅家也不會……

傅正南深吸了口氣,不想再去想那件糟心事,但更讓他糟心的事,他不得不提.

他道:"你說常妍不適合你,她配不上你,那個啞女就適合你?"

他諷刺的笑了下,接著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贊助那個節目想的是什麼?"

"那我也不妨告訴你,我見過那個女人."

傅正南的眼睛里閃過一道陰狠的光:"她回來,是來報複的!"

傅寒川一直擺著一張面無表情的臉,直到傅正南說出最後兩句,他的眉心皺了下:"報複?"

……

常家的私家車內,車後座坐著的三人臉色都不好看.

常奕對傅正南,傅寒川的那番托辭自是不滿的,只是話到了那個份上不好再說下去罷了.

傅寒川的心思不在常妍身上,他們都知道.

按照常妍的身份地位,要嫁人的話,要找個跟傅家差不多的,也不是什麼大難事.

只是這兩家要聯姻的風吹了這麼些年,兩家為了推動他們二人感情,也先做起了往來.

被架到了這個份上,再說兩家婚事只是空穴來風,那常家的顏面就不好看了.

尤其,那個蘇家的女人跟常妍相比,身份背景差的那麼多,那讓常妍以後挑人的時候,被人怎麼看?

楊燕青捏了捏丈夫的手,往常妍那邊使了個眼色.

常妍神色憔悴,精神萎靡的靠在車門上,比來之前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楊燕青關心問道:"妍妍,你這是怎麼了,身體真的很不舒服?"

常妍抿了嘴唇,直起了身子來.她直直的看著前面,忽然說道:"大哥,我想讓那個少年團給常氏做代言."

話音落下,楊燕青跟常奕都愣住了.

常奕擰著眉道:"妍妍,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

舞蹈大賽十六進八的那一期比賽在網絡上播出以後,果然引起了大熱潮,網絡點擊再創新高.

屏幕上,每個參賽者一出場就刷起了彈幕,播出第二天便熱議了起來.網絡微博成了粉絲們的另一個戰場,有為支持的參賽者打CALL的,也有為被刷下來的人抱不平的.

有些商家提前就簽約下代言人的,到了這期節目播出,銷售額直線上升.

蘇湘靜默的刷著微博,看著少年團的最新大數據,桌角的手機響個不停.

蘇湘知道這次比賽過後,少年團一定會火起來,為了分擔工作量,聘請了一個助理.

助理小鄧敲門進來道:"蘇姐,又有幾個商家想來談代言的事兒.要不要談一下?"

蘇湘的問好少年團,是那麼多參賽者中,唯一一個沒有簽下任何代言廣告的.

小鄧在娛樂圈也混了一年多,從她的從業經驗來看,對蘇湘的這個做法一直不了解.

砸了那麼多錢,又花了那麼多的心思培養起來的藝人,有簽約廣告賺錢的機會,當然是要敲下來的.

有的人飲料廣告,服裝,食品,已經簽下了七八個,這還在不斷的尋找機會再多簽約幾個呢.

那可都是搖錢樹.

而蘇湘的這支團隊一直被看好,絕對是香餑餑,可她卻一直不松口.

此時蘇湘聽到這個消息,也依然只是笑笑,她道:"去幫我推了吧."

"好的."

小鄧作為助理,老板發話自然是只能答應下來的,但她又架不住好奇.

她問道:"蘇姐,怎麼又往外推啊?你是不是在等一個更合適的機會,簽更高的代言費?"

隨著名氣的不同,代言費肯定也是不一樣的.

但比賽已經過半,都已經過了十六進八,再後面幾場比賽下來,節目就結束了.

到了那個時候,就算得了冠軍,節目的熱度已經過去,那時候的簽約費不一定會比現在的高.

有些商家在一開始就找看中的參賽者簽約,一反面是為了降低簽約費,另一方面也是趁著節目火的時候蹭個熱度提高銷量.

小鄧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蘇湘笑了下道:"我的人,哪怕是得了冠軍,我也不會給他們簽下別的代言."

"為什麼?"小鄧下意識的問了出來.

蘇湘道:"因為他們只為我的品牌代言."

小鄧微怔了下,她才來不久,只以為蘇湘只是一個舞蹈團的經紀人跟編舞老師.

小鄧在圈子里也聽說過這位編舞老師的名氣,有很多歌手開演唱會或者拍MV,會請她幫忙編舞.

"你,你的品牌?"

蘇湘淡笑了下,將自己的電腦轉了過去,上面是回形針工作室旗下負責的內容.

小鄧看了眼,不由睜大了眼睛.

首飾品,工藝品,護膚品都有.網頁上赫然掛著那五個少年人的廣告.

蘇湘道:"你才剛來,這些我還沒有來得及告訴你,以後你就會慢慢接觸到了."

她將電腦又轉了回來,這組廣告是蘇湘親自帶著孩子們去拍攝的,那時候小鄧還沒來.

不過這個時候可以開始掛在門店宣傳了.

蘇湘將一疊資料遞給小鄧道:"這些你負責跟一遍,這樣下來,你便了解我的業務了."

小鄧將資料接了過來,她想了想,還是忍不住的問道:"可是少年團只代言自己的品牌,這樣不是很浪費他們的商業價值?"

"如果這時候多簽約幾個,有了更多的資金,不是可以將產品擴大了嗎?"

小鄧雖然看到蘇湘有自己的產品內容,不過她也注意到那些品牌還沒有什麼產生什麼大的價值.

小鄧的這個想法,是很多經紀公司的固有想法,但前提是他們只是經紀公司.

蘇湘道:"任何藝人,如果過度消費,價值就會削弱."

"得了一次獎就馬上去消費他們,拍廣告,趕通告,然後進軍影視界?"

祁令揚有影視公司,如果她要這麼做,完全不愁資源問題.

蘇湘道:"他們還是孩子,要學習要充電,後面還有幾十年的時間.電量不滿,很快就會被消耗光的."

"而且……"

蘇湘看著電腦上自己的產品,笑著說道:"代言的產品少,被代言產品的關注度就更高,所以就算只有這麼一次機會,我的品牌知名度也提升一大截了,已經賺了."

"做人不要太貪心."

小鄧笑了笑,了解了蘇湘的意思:"好的,我知道了."

她轉身走了出去,蘇湘支著下巴,心情好的時候,點開了少年團的歌舞曲,手指跟著音樂節拍轉動.

這時候響起來的手機鈴聲將蘇湘的愜意打斷,蘇湘關了音量,看到手機上"傅寒川"三個字,眉頭就皺了起來.

自從喬深將車還給她以後,他還沒有來找過她的麻煩,這就來了?

上篇:166 我把石頭捂在心尖上     下篇:168 你敢冤枉我,這就是對你的懲罰,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