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77 你他m媽的腦子有病吧!  
   
177 你他m媽的腦子有病吧!

g,更新快,無彈窗,!

還未等轉頭,祁令揚的手臂一伸搭在她的肩膀上,閑聊說道:"珍珠挑的花,看看是不是喜歡?"

珍珠聽到說起她的名字,眼睛笑彎了,將小手捧著的小雛菊送到蘇湘鼻子底下:"麻麻,我,花花……"

蘇湘的心思被轉移了過去,看了一眼花聞了聞笑道:"我女兒挑的,什麼都喜歡."

兩人一起往車上走,直到車子消失.

喬深根本不敢吭聲,惴惴的瞥了一眼傅寒川,他光是這麼站著,就能感覺到來自他身側的莫大煞氣.

若是可以,他真希望可以馬上離開.

停車場前後貫通,這季節更是冷颼颼.傅寒川剛才一直忍著沒咳嗽出聲,憋了好長一會兒,這時咳得劇烈,一只手撐在膝蓋,腰都彎了下去.

喬深趕緊打開了車門道:"傅總,先上車吧."

傅寒川的呼吸又急又沉,喘了一會兒才平複下來.

喬深覺得傅寒川這麼咳嗽始終不是辦法,又一次的勸說:"傅總,這里距離醫院挺近的,不然,我繞道一趟?"

傅寒川閉眼背靠在座椅上,薄唇輕啟:"死不了."

喬深:"……"

這滿滿的怨念,沖誰發火呢?

又虐給誰看?

還不是自己的身體活受罪,他身邊的人跟著遭殃.

傅寒川不肯去醫院,喬深也沒轍,只好一起回公司繼續加班,路上在一家藥店停了下,買了咳嗽藥跟感冒藥.

到了傅氏大樓,也在加班的小嘉把一份快遞送進了傅寒川的辦公室.

"傅總,這封快遞是寄給您的."

傅寒川看了眼薄薄的紙皮快遞包裹,淡淡嗯了一聲,小嘉這便出去了.

男人身體乏力,一下坐在寬大的皮椅中,一閉眼就是那對狗男女勾肩搭背的模樣,他撫了下有些發熱的額頭,深吸了口氣,一下子彈坐了起來,從抽屜里拿出煙盒.

香煙叼在唇瓣,剛點上煙,他就受不了的咳了起來,到最後還是把煙摁斷在了煙灰缸.

他拆了藥盒,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也是有那麼一瓶咳嗽藥用快遞寄了過來,一大早的就到了他辦公室.

只因她聽到他出門的時候在咳嗽.

而現在,那女人眼里哪還有他?

傅寒川眼神冷淡,自嘲的勾著笑,捏著那一瓶小小的枇杷膏在手里轉圈,卻沒有立刻擰開瓶蓋.

他瞥了一眼桌上手機,拿在手里幾度打開屏幕,看著那個號碼的時候,又摁了出去.

最後,他將手機往桌上隨手一丟,擰開了瓶蓋咽了一口,涼涼的膏藥緩緩滑下,火辣辣的喉嚨這才舒服了一些.

這時,視線才落在那一封快遞袋上.

傅寒川將快遞拆封了出來,是加拿大寄過來的簽字文件.

就在這時候,他的辦公室門突然被推了開來,卓雅夫人滿臉怒容的走進來.

"你看看這東西."

一只信封被用力摔在他的桌面上,傅寒川愣了下,將信封拿了起來.

"什麼?"

卓雅夫人惱火的坐下:"你看了不就知道了."

看到這東西,她連家里都坐不住,直接去了古華路,到了那兒才知道他還沒回去,說在加班,卓雅夫人這才又繞道過來.

傅寒川拿出信封里的東西一看,臉色就變了.

"這東西哪里來的?"

卓雅夫人交手抱著手臂,一張臉繃的鼓皮似的,她道:"老何在門口撿到的,說是有人按了門鈴,出去的時候就只看到一個背影,還有這只信封."

卓雅夫人看到里面照片的時候,惡心的晚飯都吃不下去.

"這種照片,應該寄到那女人的門上去,讓她看看自己還要臉不,怎麼寄到我家來了,真是可笑."

"什麼意思!"

傅家老宅,既不是那個啞巴的地方,也不是那野種可以進入的地方,居然這兩人的照片送上門來了,太惡心人了.

卓雅夫人惱火的喋喋不休,傅寒川只靜靜的瞧著手上的幾張照片,都是蘇湘跟祁令揚同框的畫面.

大門口親吻額頭的,飛機場送別的,還有夜下草地就親吻的……

傅寒川的眸色徹底的冷了下來,手指捏的死緊,一口氣躥上來,他拳頭抵著唇猛咳了幾聲,臉頰顴骨迅速漲紅了起來.

卓雅夫人一看他咳得這麼厲害,這才看到桌上擺著的感冒藥.

她著急的站了起來,手往他額頭一摸,只覺燙手,她道:"你生病了!"

傅寒川擺擺手表示沒事,卓雅夫人呵斥道:"都病成這樣了,還說沒事!"

她把喬深叫了進來,又是一通訓斥:"傅總都病成這樣了,你這個助理是怎麼搞的,怎麼不把他送醫院去!"

喬深看了看傅寒川,再看卓雅夫人,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

這事兒根本沒法解釋,又不能推老板身上去.

傅寒川咳了一聲道:"說了沒事."

他捏緊了手中照片,一直在壓著心中怒火,對喬深道:"你送夫人回去."

喬深點了點頭,伸手往門口道:"夫人,還是我先送您回去吧."

卓雅夫人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傅寒川,她道:"這些照片,我本該一把火燒掉,不應該讓你看到的.但是我又覺得,讓你看一看,知道了對你反而有好處."

"寒川,你不應該把自己的心思,再有一點點浪費的在她身上."

"她不是我們傅家要找的女人,她以前不配做傅家的太太,現在就更配不上."

"你知道嗎?"

傅寒川的薄唇抿緊,聲音低冷到了極點:"喬深,送夫人出去!"

兒子的語氣極不好,看他臉色又處在暴怒邊緣,卓雅夫人皺眉再看了他一眼,只好轉身離開.

走之前,她說了最後一句:"我看你是應該仔細的想明白了!"

門關上,傅寒川臉色陰沉如寒冰,沒有絲毫溫度的眼眸看著手上那一張照片.

這對望,還真夠深情的!

傅寒川的手指捏的咯吱咯吱響,恨不能將照片中的人拖出來,狠狠揍一頓.

他的喉嚨翻滾的厲害,喉間又有一股急氣湧了上來.

喬深把卓雅夫人送到電梯後轉身回來,就看到傅寒川一手撐著桌子咳得厲害.

喬深又做了一回老媽子,勸道:"傅總,您這樣咳下去,會變成肺炎的,說不定已經是肺炎了."

"眼下就要年底,傅總,您可不能垮了啊."

他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傅贏小少爺還要您照顧的."

傅寒川喘了口氣,將桌面上幾張照片胡亂一收,放入抽屜鎖了起來,面色陰沉的抬步走了出去:"走吧."

喬深倒是愣住了:"去哪兒?"

傅寒川冷眸睨他:"不是說去醫院?"

他怕自己在生病的情況下受不住氣,被那女人活活氣死了,那可真順了她的意了.

喬深本還以為,傅寒川會死扛到底,居然這回勸動了,不知道卓雅夫人來這兒一趟,到底拿了什麼來讓他氣成這樣.

喬深好奇之時,傅寒川走過來遞給他一只信封:"去查一下,這封信的來源."

喬深拿過來看了看,就只有信封上面"卓雅親啟"四個字,而且還是打印字體,沒有寄信人的地址,一看就是有人蓄意放在某處的.

喬深跟在傅寒川身後:"傅總,就沒有更多一些線索嗎?"

傅寒川的聲音冷幽:"傅家老宅附近的監控,看是什麼人在傅家老宅出現過."

有這個線索,喬深便有眉目了.他捏著空空的信封,其實還很好奇這里面到底裝了什麼照片,好像剛才跟卓雅夫人的談話中,提到了太太?

不過,喬深危機意識很重,此時更是深刻知道,太太這個時候是絕對不能提的.

到了醫院,傅寒川掛診輸液,喬深看他躺在病床上,手里拿著手機不知道在看什麼.

喬深想了想,想說要不要打個電話給太太,但又不敢提起.

若是太太知道了也不肯來探望,那可就徹底大爆發了.

第二天,傅贏一出學校門口,就被傅家的司機接走了,車上坐著常妍.

她透過玻璃窗冷冷的看著蘇湘,唇角忽然勾了起來,挑釁中又帶著一絲得意.

蘇湘的眼眸冷了下來.

傅贏自己走回家的這段時間里,一直是她陪著他,她每天也僅有這麼一點點的時間可以陪著他.

常妍,她怎麼又冒出來了?

還有傅寒川,他這又是什麼意思?

明明已經說好,由她送孩子回家的,就因為那天她沒有同意他一起吃飯,他就收回了?

可前幾天,一切都還正常的.

常妍的嘴唇忽然開合,用口型無聲說道:蘇湘,我跟你的差別,是你永遠都無法坐在這輛車上.

就算她是傅贏的生母又怎樣?

傅家的大門,她一步都不能踏入進去,就連傅家的車,她也不能踏上一步.

蘇湘對唇語懂一些,捏緊了手指.

宋媽媽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蘇湘說道:"傅先生病了,小少爺要馬上過去."

說完後,宋媽媽就跟著上車了.

蘇湘看著傅家的車離開,抿了下唇.

傅寒川病了?

學校親子活動後,兩人便沒有再見過面,原來是他病了.

蘇湘微蹙著眉沉思,先回了車上.

傅寒川下午繼續醫院輸液,一根針紮在血管,透明的藥劑從輸液管進入他的身體.

他的一條手臂搭在額頭,只是閉著眼休息,喬深站在一邊,將他一天的調查成果先報告起來.

"監控上顯示,是個男子放在老宅門口的,下午四點五十的時候出現在監控下,放下信封就走了."

傅寒川漠聲道:"還有呢?就只查到了這些?"

喬深道:"那男人穿著黑衣黑褲,又戴著帽子口罩,監控中能調查到的就只有這些."

頂多再按照監控中的顯示,推算出男人的身高跟體型,連年齡都看不出.

這種事還是要交給專業的偵探來處理.

兩人說著話,傅贏推門進來了,兩人的談話也便停了下來.

傅寒川皺眉看了一眼傅贏:"你怎麼來的?"

他並沒有通知傅贏過來醫院,傅寒川往門邊看了一眼,就見常妍走了進來,他的眸色瞬間冷淡了下去.

常妍手里拿著一只水果籃,放在床頭櫃上道:"卓雅夫人說你生病在醫院,我便過來瞧瞧,夫人說把傅贏也一起接過來."

這個時候的喬深是識趣的退在一邊的,他同最後一個進來的宋媽媽站在一起,摸了摸鼻子.

這常小姐,消息得的還真快.

卓雅夫人為了撮合,連這種機會都不肯放過.

傅贏只專注在自己的世界,他瞅了眼傅寒川手背上紮著的針,抬頭看了一眼上面吊著的藥水袋子,小手輕輕扯了下輸液管,上頭的輸液袋也一起晃動了起來,嚇了眾人一跳.

傅寒川只覺手背一疼,皺眉瞪了眼兒子,寒聲道:"你干什麼呢?"

宋媽媽怕傅贏被責罵,下意識的向前一步將傅贏往後拉扯了下,她急道:"小少爺,先生在輸液呢,你怎麼可以去拉針管."

傅贏嘟了嘟小嘴,又往那針管看了一眼,喏喏的的道:"我只是想看看爸爸是不是真的病了."

宋媽媽驚得連忙伸手捂住了傅贏嘴巴,這孩子怎麼能說這話,又該挨罵了.

傅寒川氣得說不出話,隨即一想,眉頭皺了下,揮了揮手指吩咐道:"送他回去,別讓他來了."

他的語氣說不上不好,在別人看來,只是不想讓小孩子在醫院多呆.

畢竟醫院這種地方,細菌太多.

宋媽媽哎哎了兩聲,連忙牽著傅贏的小手離開.

傅寒川的針頭被扯動,不一會兒手背就鼓了起來,細細的管子里出現了回血,常妍道:"我去叫護士來."

她轉身便出去了,喬深有些愣神的看了一眼病床上方的按鈕.

這常小姐是電視劇看多了,還是大小姐從來沒有進過醫院,這兒明明有按鈴的.

走廊外,常妍在護士站說了下傅寒川的情況,便有護士即刻往病房走去了.

常妍看了下時間,又跟那些護士詢問,病人吃什麼對治療咳嗽好,吃什麼可以調理身體,眼角不時的撇向電梯口.

過了幾分鍾,電梯的門打開了,蘇湘拎著一只果籃出現.

再怎麼說,傅寒川也是傅贏的爸爸,她又是知道那人的身體有多差的,又看在他讓她去參加親子活動,這一趟她應該來.

再者,以後她若想還能每天看到傅贏,這一趟也必須來.

蘇湘提著果籃往護士站走,想先問一下傅寒川在哪個病房,就見到常妍也站在那里,正在跟護士聊天.

她手里拿著一壺熱水,是她剛從護士這邊借的.

常妍對著護士道了謝,轉頭好像剛看到蘇湘似的,微微驚訝了下:"蘇小姐."

她看了一眼蘇湘的果籃,微笑著問道:"蘇小姐是來探望寒川的嗎?"

"我知道他在哪個病房,我帶你去吧."

蘇湘看著常妍,看她此時的故作熱絡,那種跟傅寒川親密的語氣,心里就忍不住的冷笑.

她微微一笑道:"好啊,那就有勞常小姐了."

常妍臉上的笑微僵,她一直站在這兒,就是想這個女人可能會過來,沒想到她真的來了,而且對她的言語聽而不聞,更是來了個順杆爬.

常妍的手指緊捏了下熱水壺的把手,捏的手指骨都疼了.

"走啊."蘇湘淡笑著催促.

"這邊走."常妍虛虛的笑著,往病房那邊走.

病房的門再度的被推開,被叫過來的小護士早就不在病房,大概被別的病房叫過去了,只有喬深還在陪著傅寒川.

看到兩個女人進來,喬深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傅寒川.

兩個女人……

不知道傅總吃不吃得消……

常妍走進去後,就將那借來的水壺放在床頭櫃上,柔聲說道:"我剛才問了下護士,說咳嗽的病人最好多喝熱開水,我便借了一個."

"護士說,涼的東西要少吃,看來我這水果籃送錯了.不過這里面的梨子很好,跟川貝冰糖燉了,止咳潤肺挺好的……"

常妍言語親切,卻啰啰嗦嗦說了許多,蘇湘被晾在一邊,一句話都說不上,便將果籃放在了靠牆的位置.

蘇湘本就沒想跟傅寒川說上什麼話,來看一眼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反正有這位溫柔又會照顧人的常小姐在,她放了東西就想走.

傅寒川眼尾掃到蘇湘轉身,冷聲道:"你是幽靈嗎,來晃一圈就走?"

常妍還在說著話,冷不丁的被傅寒川打斷,難堪的輕咬了下唇瓣.

原來,他根本就不想聽她說話,他只是關注著那個女人而已.

她勉強的笑著說道:"對啊,我都差點忘了蘇小姐.剛才在護士站遇到她問路,便一起過來了."

蘇湘欲離的腳步不得不停下來,心中腹誹:好端端的,想起她來干什麼,她還想回去看舞蹈大賽節目播出呢.

蘇湘轉過的身子又轉回來,對著傅寒川淡淡道:"聽宋媽說你生病住院,便過來看看."

一句話說明了來意後,她便閉了唇,傅寒川還在等她下一句,等了幾秒沒見她再開口.

"沒了?"

蘇湘:"你還想聽什麼?"

傅寒川煩悶的捏了捏鼻梁骨,他一肚子的火,此時就是個休眠火山,見到她就再度的爆了起來.

他轉頭吩咐喬深:"你先回去,順道把常小姐也一起送回去."

喬深點了下頭,走到門口將門打開了一些,禮貌笑道:"常小姐,請."

常妍用了十分的力道捏住手心,讓自己一定要克制.

她擠了個笑:"那就麻煩喬助理了."

門關上,病房內就只剩下了一躺一站的兩人.

傅寒川不願用這種姿態對著女人,一下坐了起來.他氣勢太猛,抵著唇又咳了兩聲.

蘇湘皺了下眉瞧了他一眼,借花獻佛的倒了杯熱開水遞給他:"常小姐說,多喝熱開水好."

傅寒川冷眸瞧著那杯熱水,遲遲的不接,諷刺道:"你倒是會先找別人的麻煩?"

自己跟祁令揚卿卿我我,照片都被人拍下了,倒是先指責他跟常妍關系親密?

蘇湘怔了下,她只是倒了個水而已,找誰的麻煩?

傅寒川瞧著她一臉無辜的樣子,心頭的火山就噴起了火星.

他扯過一邊搭著的西服,從內袋里面幾張照片對著蘇湘的臉甩了出去.

"你不來我也要找你."

"你好像忘了我是怎麼警告你的,嗯?"

蘇湘的臉頰被照片刮到,有些尖銳刺痛,白皙的臉蛋頃刻劃出一道長長紅痕.

她的指尖在疼痛的地方擦了下,見沒出血,這才將水杯放在床頭櫃上,低眸看向那幾張散落在地的照片.

她蹲了下去,撿起一張看一張,語氣平淡:"嗯,拍的挺好的."

傅寒川氣得胸膛劇烈起伏,好在他連輸了兩天液,這會兒已經精神很多,不然肯定被她氣得吐血.

"好?你他m媽的腦子有病吧!"

蘇湘撿完了所有的照片,這才站了起來,她輕輕的笑,只是眼睛里沒有什麼笑意,只有諷刺.

她道:"你我已經在走離婚的法律程序,照片上的人,是我以後要嫁的人.而你,也有要娶的傅太太,本來就是在往各自不同的路上走著."

"只是你找人拍的這些照片,是什麼意思呢?"

"等到要離婚的時候,再用這些照片來證明我出軌了嗎?"

傅寒川一愣,等一下,他們要說的問題不是這個.

他道:"你以為我找人跟拍的你?"

"不然呢?"

在蘇湘的印象之中,傅寒川本就是個不擇手段的人,他可以親手設計她離婚,又設計了連她也不知道的複婚,她還能相信他什麼?

在她回來的時候,他就警告了她,這些,不就正好印證了他的警告嗎?

蘇湘輕扯著唇笑,再次一張張的抽著照片看.

她輕描淡寫道:"接吻算什麼,我還被人看到我跟別的男人躺一張床上."

"傅寒川……"

她只說了個名字,傅寒川一把扯下了針頭站了起來,掐著蘇湘的下巴將唇貼了上去.

"唔……"

蘇湘駭得睜大了眼,使勁的掙紮了起來.

傅寒川的一條胳膊箍緊了她的後腰,另一只手扣住她後腦,連掙紮的余地都不給她,兩人的身體緊貼在一起,一條縫隙都不留.

蘇湘人瘦,此時穿了件薄款羽絨服,這麼一摟抱反而有種軟綿綿的觸感,讓人不舍松手……

上篇:176 這是你欲擒故縱的戲碼?     下篇:178 樹欲靜而風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