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80 傅少他很在乎你  
   
180 傅少他很在乎你

g,更新快,無彈窗,!

傅寒川拉長著臉,將半濕的毛巾隨手擱在一邊,站起身去衣櫃拿衣服,傅贏的目光跟隨著他,還在等著他的回答.

傅寒川脫下浴袍,露出結實挺拔的身軀,一偏頭,傅贏還一動不動的坐在那里.

傅寒川套上白色襯衣,漠聲道:"還不去准備上學?"

傅贏看著他在那里系扣子,從沙發上跳了下來,走到了門口,他一回頭說道:"我知道,前夫就是離婚了的意思."

"你跟她離婚了,所以她才不回來."

門關上,傅寒川的手指落在胸口的一顆紐扣,額頭青筋跳了下,呼吸就沉了下來.

早飯吃的異常的沉靜,宋媽媽瞧著兩父子,一句話都不敢說.

到了傅贏要去上學的時間,本該是傅家的司機去送,傅寒川忽然出聲道:"不用了,我送他過去."

車上,傅寒川的臉色陰晴不定,傅贏抿緊了小嘴也是悶不吭聲.

車輪一路碾過去,到了學校門口,車子一停下,傅贏自己背著書包下車,傅寒川忽然開口道:"不是離婚."

傅贏扭頭看了他一眼,烏亮的眼睛閃動了下:"真的嗎?"

傅寒川這一路想了不少,他抿著薄唇"嗯"了一聲,說道:"為了擺脫嫌疑才對外發布的公告."

傅贏微微垂眸,似乎有些理解了,又不是很能夠理解.

是說,為了不被大家說"潛規則",才說離婚了的嗎?

可是,明明是他的爸爸媽媽,是一家人,又為什麼要說潛規則呢?

傅贏有些凌亂,傅寒川冷漠的聲音已經接著傳來:"但是從今天起,你不許再看任何節目,連動畫片都不可以."

傅贏猛地回神,提了口氣,睜大眼睛道:"為什麼!"

傅寒川冷眸睨著他道:"你是不是該准備期末考試了?"

傅贏張了張小嘴,發現自己無話可說,只好乖乖的下了車.

車上,傅寒川瞧著傅贏進了學校大門,漆黑的眼底閃著冷光.

離婚?她見鬼了的離婚!

傅寒川沉了口氣,從車前方拿起手機,將號碼撥了出去.

蘇湘剛送走祁令揚,手機就響了起來.

她掏出手機看到傅寒川的號碼眉頭就擰了起來.這個時候不管是見到這個人,還是見到他的號碼,都一樣的讓她火大.

他簡直就是她命中的克星,當她好不容易要起來的時候,就來擋她前路.

蘇湘承認在這件事上遷怒了傅寒川,但她還是一下子將鈴聲給掐斷了,傅寒川聽著電話被掐,臉色更加難看.

當他再次將那個號碼撥通的時候,這回電話通了,卻是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咿咿呀呀的說著他曾經聽過的嬰兒語.

蘇湘只想讓自己能夠靜下心來工作,但是傅寒川的電話一再的打過來,她便讓珍珠去對話,表示她此時無心與他談論什麼.

傅寒川眉頭一皺,咬牙切齒的道:"蘇湘,你難道沒有考慮過,當你發出那個澄清公告的時候,傅贏會怎麼想嗎!"

憑什麼這種難題,要讓他來回答!

男人扯了扯脖子間領帶,心中也是窩著一團火.

蘇湘一怔,呼吸微沉,她讓珍珠自己在地毯上玩,站起來走到了落地窗前.

她跟傅寒川在三年前,在外界面前就是離婚了的,而且鬧得非常的大.可是那時候傅贏還小,還能哄,她甚至騙他說在放媽媽假,後來又說在外地上學,可傅贏在長大,他的認知能力也在變化.

很多事,不是大人說幾句,他就會相信了的.

蘇湘考慮過,就算她此時跟傅寒川還在婚姻有效期內,在孩子面前,她跟傅寒川這種分居狀態都是不正常的.

兩年後,她跟傅寒川的離婚正式生效,那時候便是真正的離了.

她曾經想過,到了那個時候,傅贏已經是個大小孩,比較能夠接受這個事實,問題是,那個時刻提前來了.

蘇湘沉默了下,平靜道:"我會跟他解釋."

傅寒川聽著蘇湘冷靜的聲音,眉毛高高的皺起:"你要怎麼說?"

蘇湘道:"實話實說."

"你敢!"

傅寒川氣得恨不得將那個女人揪過來揍一頓,他要聽的不是這四個字.

他壓著脾氣,冷聲道:"出來,我們談一談."

蘇湘呼了口氣,說道:"傅寒川,現在這個形勢,還是不要見面的好."

她默了下,主動的掛了電話.

傅寒川一句話沒說出口就被她掛了電話,梗在喉嚨不上不下的,他氣得瞪著手機想砸了,眉骨突突的跳.

兩人還沒見面就鬧了個不歡而散.

很好,他記下了!

就不信挖不出她來.

車子在馬路上疾馳,一路到了裴羨的皇圖.

裴羨針對昨天晚上的事件正在召集主管部門開會,傅寒川不等秘書通報就徑直的走進了他的辦公室.

傅寒川是公司的大客戶,又是老板的密友,秘書很有眼力見兒的去給他泡了杯茶,掛著甜美笑容道:"傅先生,裴總一會兒就來,您先喝口茶稍等."

傅寒川拉張著臉滿臉不悅,秘書可不敢在這里作陪,送了茶水以後就趕緊的消失了.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辦公室的門推開,裴羨瞧著坐在沙發上黑著臉的男人,眉毛微微挑了下,走進來道:"怎麼,大忙人大清早的不去你的傅氏坐鎮,跑來我這兒打卡?"

裴羨主持了一個多小時的會議,這會兒正口渴,便拿起傅寒川面前動都沒動過的茶水喝了一口.

傅寒川冷眸瞧著他,說道:"你開會議,為何作為事件的相關人,我跟她都沒有接到通知?"

裴羨瞧著傅寒川板著的嚴肅臉,有點兒想笑的沖動.

他將茶杯放回茶幾上,慢悠悠的坐在斜側的沙發,長腿閑適的搭著,他瞧著傅寒川,一針見血:"她不肯見你吧?"

傅寒川的手指捏了下,指骨噼啪響了兩聲.

不出聲就是承認,裴羨了然的點了下頭,看來沒猜錯.

裴羨胳膊肘支著沙發扶手,身體傾向傅寒川的一側,說道:"說實在的,蘇湘這個時候不來見你,才是正確的."

此時雖然形勢得到了控制,但依然是風口浪尖上,避開碰面總是好的.

"外界都已經在傳她潛規則,用特殊關系讓自己的團隊晉級,這個時候她再來跟你見面,不就是給人落了實錘?"

傅寒川冷著眼看他,裴羨看他的表情,以傅寒川的智商,這一點他是非常清楚的,只是看起來蘇湘出的那一則聲明,讓他下不來台了.

更下不來台的是,在傅寒川看來,他們這個婚是離不了的.若是以後和好了,又怎麼去說,其實他們早已經複婚?

傅寒川收回了目光,卻是不冷不熱的道:"我想,在你這里就算被人拍到什麼照片,一起商討對策這個理由,夠可以了吧?"

裴羨"嘖"了一聲,當著他的面掏出手機來打蘇湘的電話.

鈴音響了幾聲後,蘇湘的手機接通了.

"蘇湘,有空嗎?"說話時,裴羨看了傅寒川一眼.

蘇湘看是裴羨的電話,將手頭事情放下來,平靜說道:"正在忙."

裴羨道:"昨天晚上的事情,看起來只是一個開始,對方有意在比賽的時候公布關于你的黑料,我們分析下來,在接下來的決賽中可能還會繼續,所以……在這樣的假設下,希望你能來一下公司,我們一起商量下對策."

蘇湘想了下,答應了下來.

片刻後,蘇湘的車也到了皇圖的大樓下.

但當她在會議室只看到傅寒川而沒有別的什麼人的時候,蘇湘的臉就沉了下來,轉身就走.

門砰的一下關上,蘇湘的退路被封上.

她皺著眉,看著一臉陰沉的傅寒川,警惕的道:"傅寒川,該說的在電話里不都說了嗎?"

傅寒川唇線抿緊,淡淡的瞧著她.

蘇湘出門走得急,連眼底黑眼圈都沒來得及遮一下,會議室的自然光下,那黑眼圈分外明顯.

他微蹙了下眉,拎開一把轉椅坐了下來,淡聲道:"坐."

蘇湘瞧了他一眼,深吸了口氣,挑了一張距離他最遠的座椅坐下,好像這樣就能跟他避嫌似的.

每一次她故意的與他保持距離,那種防備就讓他心頭怒火燃起.

他想到那些照片,怒火更盛,她跟祁令揚可不是這個樣子.

傅寒川諷刺的一聲冷笑,說道:"放心,這里是裴羨的地方,我不會拿你怎麼樣."

蘇湘一想到在醫院的那些,臉頰羞憤的紅了起來.她按壓著性子,捏著拳道:"如果你是為了傅贏的事,我會跟他說清楚."

傅寒川幽深的眼眸平靜,但是眼底深處總讓人感覺醞釀著什麼,他的這種平靜反而讓蘇湘心里不安定起來.

就聽他冷聲道:"要不要我把傅贏的原話先轉達一下,讓你先有個准備?"

蘇湘的嘴唇微動了下,傅寒川烏沉沉的眼眸將她鎖住,說起道:"他問我說,我們是否已經離婚."

"他問,為什麼我們不是住在一起."

蘇湘的心里像是被針刺了下,緊緊一縮,又疼又酸.

三年不見,那孩子總裝的滿不在乎,可他是她生下來的,他想什麼,她這個母親是可以感覺到的.

每次他的發脾氣都讓她心疼無比.

傅寒川冷漠的聲音又響起來:"這樣,你還要告訴他,要實話實說嗎?"

蘇湘的喉嚨哽咽了下:"那……你是怎麼回答他的?"

男人就回答了四個字:"權宜之計."

這樣的問題,對傅寒川來說,並不是第一次遇到.

在傅贏身邊,總有那麼幾個人會在他耳邊說三道四,但當他看到這則公告是來自他的母親,這種說服力,讓一個孩子還能怎麼想?

蘇湘垂下眼,盯著發著光亮的黑色烤漆桌面,她慢聲道:"你是要我……配合你,是嗎?"

她緩緩的抬起眼皮,兩人的視線隔開一張桌對視著,傅寒川的神情告訴她,她說對了.

桌下,蘇湘的手指幾度松開又握緊.

她忽然輕輕的笑了起來,說道:"傅寒川,我們走到這一步,你是不是也覺得挺累人的?"

傅寒川看著她臉上那種帶著疲憊的笑意,眉心皺了下,男人低沉平靜的聲線響起:"這不是配合,是事實."

"我允許你在公眾面前,為了維護你的事業說謊,但在傅贏面前,你該維護的是你的家!"

傅寒川說完以後,便起身先離開了會議室.

這一次,他沒有給蘇湘機會摔門離開.

他大步的走出走廊,徑直的走向電梯,腦子里是女人熬夜憔悴的面容.

垂著的手指握緊了,又一再的收緊,咯吱咯吱的響.

"砰"的一聲,密閉的電梯響起沉悶的響聲,傅寒川的拳頭砸在鋼板上,手骨一陣鈍痛,但他好像沒有什麼知覺似的.

額頭抵在了手臂上,他的肩膀微垂,高大的男人此時顯出了無力感.

逼著她露面,是想看看她還好不好.

用傅贏作借口,是逼著她承認,她還是他的女人.

可什麼時候,他需要用這些理由,才能見到她,才能告訴自己,她還是他傅寒川的人.

而這一次次的事,又都在提醒他,他帶給她的,好像永遠都是磨難,不是幸福.

昨夜陪著她渡過難捱時刻的,一定還是祁令揚吧?

會議室內,傅寒川走後,蘇湘還坐在那里沒有立即離開.

裴羨抄著口袋走了進來,說道:"他走了?"

"嗯."蘇湘點了點頭,精神萎靡的樣子.

裴羨拎開張座椅,在她旁邊坐了下來問道:"你還好吧?"

蘇湘:"哦,還可以吧……"

裴羨從口袋里摸出一把巧克力來,在她面前手指一張,說道:"遇到煩心事,男人抽煙,女人吃甜食.我看你這個時候腦子里大概沒什麼多巴胺,吃點兒,心情會好點兒."

蘇湘挑了一顆杏仁巧克力,剝開糖紙,巧克力在嘴里咀嚼,甜苦的味道在口腔中彌漫開,她的唇角牽扯出一抹苦笑,手指折著那金色的箔紙.

裴羨點了根煙,煙霧嫋嫋中他道:"傅少他很在乎你,也很擔心你."

"其實他也一夜沒睡."

"你也知道,他的病還沒好,這樣對他的病情不利于恢複."

"你不肯見他,他才跑到我這里來,非要我打電話誆你來."

蘇湘沉默的繼續折紙,那種小小的箔紙漸漸的有了一點兒千紙鶴的雛形.

裴羨看了她一眼,彈了下煙灰,靜默了幾秒後再開口,卻是話題一轉說道:"傅少這個人吧,他是嘴巴刻薄,性子冷淡,但是對人一直都是重情重義."

"這些年,他的身邊並沒有別的女人.常妍,是卓雅夫人硬放在他身邊的."

"你不在的這幾年,他無心別的女人,連應付都懶得應付一下,所以才半借著常妍,讓那些女人自動退避."

"你應該看到,常妍跟傅贏的關系很好,那是因為你離開後,傅贏病了,常妍照顧了他.可即便是這樣,傅寒川也沒有讓傅贏對你有任何的歪曲."

蘇湘的手指一頓,抬眸看了裴羨一眼.

她離開的時候,傅贏還小,正是需要媽媽的時候.若非情非得已,她一定不會離開.也是那個時候,常妍才有貼身照顧的機會.

如果那個時候,所有人都對傅贏說的是他的媽媽不要他了,孩子的思想是很容易被扭曲的.

所以,是傅寒川……

裴羨看著蘇湘細微變幻的表情,繼續說道:"他對傅贏很在乎,因為他是你的兒子."

"這些話,你可能很難從他嘴里聽到."

"我說這麼多,是想說,希望你能夠從另一面去看他.傅寒川他在改變,真的,你應該看一看."

蘇湘繼續的折起了紙,她的手指靈巧,那麼一張小小的包裝紙,在她的指尖下成了一只精巧的金色千紙鶴.

她將那只展翅的紙鶴放在黑色桌面,瞧著它自嘲的笑了下,說道:"謝謝你跟我說這麼多."

"但是我真的很難感受到……"

她低下頭,不知是回憶起了那些過去,還是對那個人早已絕望,她的聲音比起平時鼻音更加的重,她道:"我跟他的開始就不好,之後也沒好起來……"

蘇湘只要想到他為了他的繼承人位置,將她放棄,將她推給另一個男人的時候,想到自己那時萌芽的愛情被無情利用的時候,她就會顫栗起來.

她的心冷了,真的很難再感受.

她也會害怕,自己又會陷入那樣的絕境,所以她甯肯遠離危險,關閉感知.

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蘇湘擠著笑道:"你說,我是不是很倒黴?"

"好不容易做出一點成績了,總有人來給我找點麻煩?"

好像每次她要翻身的時候,總有那麼一只手掌壓著她不讓她翻過來.

"對了,既然你叫我過來說,是商量應付對策,不如在這兒說說吧,不枉我跑這一趟."

"你們這些大佬,應該已經身經百戰,傳授我一點兒經驗唄."

裴羨看了她一眼,這麼生硬的將話題岔開,看來是真的很怕提起傅寒川了.

他在心里默默道:傅少,你對這女人的深情,可抵不過對她的傷害,人家都怕了你.兄弟,幫你就幫到這兒了,以後還是看你表現了……

裴羨這麼一想,又想起他跟喬影的事兒.

他對喬影一直那麼好,兩人親密無間,說是靈魂伴侶也不為過,怎麼就淪落到比這對夫妻關系還差的地步?

喬影見到他,比蘇湘見到傅寒川還差,連見一面都不願意.

難道就因為少了一個孩子作為牽絆?

這麼一想,裴羨的心情也抑郁了起來.

他將那些巧克力往她面前又推了下說道:"再吃一顆."

他自己也拿了一顆,悶悶不樂的拆了糖紙,巧克力往嘴里一放,將那糖紙揉成了一個小金屬球,放在指尖輕輕一彈,那金屬球就在空中劃出一道小小的拋物線,准確無誤的落入煙灰缸.

巧克力在嘴里融化開,與殘留的煙味混合在一起,說不出的怪異味道,有點惡心,勉強的咽了下去.

兩人談論了些關于下一次決賽的事情,又提到那個抹黑蘇湘的人.裴羨說起道,抹黑蘇湘的,並非來自剩下的幾個參賽者,至于是不是某個不甘心被淘汰的,由于時間關系,這還在排查中.

裴羨道:"關于這事兒,你要做好思想准備,你要知道,名譽跟毀譽是並存的.不過也別太擔心,實力在就不怕黑."

"還有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好好准備,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蘇湘扯了扯唇角說道:"走到哪兒算哪兒吧,眼下,我只能說是佛系比賽."

都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還怕什麼更大的暴風雨?

不過在下一場暴風雨來臨之前,蘇湘下午就經曆了一場"雷陣雨".

這場雨來自傅贏.

蘇湘回到工作室後就閉門工作,卻接到了來自學校老師的電話.

蘇湘當時還愣了下,聽到說傅贏出事,立即趕了過去.

老師說,傅贏在學校跟別的孩子打架了.

學校老師的辦公室,傅贏小朋友烏青著一只眼睛,鼻子里塞著一團棉花,校服上滾滿了灰塵.

這時候正是上課時間,辦公室里沒老師在,傅贏小朋友被老師關在辦公室關禁閉.

他在學校一直受到特殊照顧,這會兒也是渾然不怕的坐在椅子上,趴著睡覺.

"傅贏……"

玻璃窗敲打了下,傅贏抬起小腦袋,就見窗子外面站著個小姑娘.

這節課是體育課,連良從操場溜了過來.

傅贏的眼睛其實很疼,但這個時候還裝作不疼的雙手抄著口袋走過去.

"你來干嘛呀,叛徒!"他的口氣很不好,小臉氣憤.

連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他道:"傅贏,我不是故意告訴老師的,但是打架是不好的."

傅贏皺了皺眉毛,重重的哼了一聲:"叛徒,我現在關禁閉,你高興啦."

連良就快哭了,瞧著他臉上的傷道:"你疼不疼呀?"

傅贏不理她了,轉身走回椅子那邊,拿背對著她.

上篇:179 什麼是前夫?     下篇:181 傅贏今天晚上要留在這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