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83 我都聽到了,二更  
   
183 我都聽到了,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剛跟傅贏解釋緣分的事,傅寒川的這通電話,就跟打臉似的.

她不知道傅寒川干嘛打這通電話過來,她並不想接.

然而傅贏在看著,蘇湘只能硬著頭皮接了起來:"喂……"

傅寒川坐在書房,前面是漆黑的夜色,零星的雪片慢慢灑落,男人磁性的嗓音響起:"下雪了."

蘇湘皺了下眉,往窗邊看了一眼,窗簾已經被她拉上了,看不到外面是什麼情況.

蘇湘道:"嗯,還有什麼事嗎?"

下雪了,就跟她打電話?

該不是喝醉了吧?

傅寒川聽著女人不冷不熱的聲音,口氣就溫柔不起來,惡聲惡氣的道:"晚上給傅贏蓋好被子,別給他著涼了."

蘇湘無語,也不知道是誰感冒還去醫院打點滴的.

"嗯,知道了."

"……"

蘇湘聽著對方安靜的聲音,再問了一句:"我就要睡了,還有別的事嗎?"

嘟嘟嘟……

蘇湘看了看手機,這個人真的是莫名其妙的.

蘇湘把手機擱回櫃子上,一低頭,傅贏正瞧著她,那一張臉,讓人馬上就想起跟他相似的那個人,頓時臉上一陣微窘,她道:"你爸爸讓你早睡早起."

傅贏慢慢的縮回被子里,嘟囔道:"我都聽到了."

說完,他就閉上了眼睛.

蘇湘更加無語了,她給傅贏掖了掖被子,關燈的時候想到了什麼,把手機拿過來調成了靜音.

之前的談話,也就因著那一通電話給打斷了.

夜里安靜,兩個孩子一左一右的睡在她旁邊,這是前所未有的.

一種全新的心情充盈在她心里,一時倒難以睡著了.

珍珠大概是做夢了,手指抖動了下,蘇湘輕輕拍了拍她,在她額頭上親了下,小丫頭安靜下來,鼻息深重.

一轉頭,就見傅贏睜著眼看她,蘇湘唇角一彎,在他額上也親了下.

傅贏小嘴動了動,想說什麼又咽了下去.

他翻了個身,窩在蘇湘的胸口,蘇湘看著他毛茸茸的後腦勺淡淡一笑,拍著他肩膀哄他入睡.

"要不要講個故事?"

傅贏悶著聲傳來:"不要."

過了兩秒,他又改了主意:"我想聽大鬧天宮."

蘇湘:"好……"

故事只講了一半,傅贏便睡著了.蘇湘聽著兒子沉穩的呼吸聲,也有點兒昏昏欲睡,床頭櫃上的手機屏幕閃爍,她看了看,輕手輕腳的將電話接了起來.

"你等一下."

蘇湘的聲音壓得極低,輕手輕腳的從兩個孩子中間起身,裹了件外套走到陽台.

陽台是密閉的,並不冷,一抬頭就能看到外面飛舞起來的雪花.

真是的下雪了啊.

電話里,祁令揚溫柔的聲音響起來:"兩孩子都睡下了?"

蘇湘嗯了一聲,臉上掛著淡淡幸福微笑.

祁令揚道:"累嗎?"

蘇湘搖搖頭:"還好,挺高興的."

"不過,珍珠晚上沒有看到你,找你來著."

祁令揚想珍珠,也想蘇湘,想看看她.

此時,他的車就靜靜的停在馬路上,他熄了車前燈,望著那些飛舞的滿天雪花.

他道:"你高興就好."

他頓了下:"下雪了,看到了沒?"

"看到了,好看."

祁令揚的指間夾著根煙,紫色的煙星微微閃爍,一縷孤煙嫋嫋升起,透著寂寞.

他道:"我想起了鳳城的雪.這幾天,那邊的雪應該已經厚厚一層了吧."

鳳城比北城的氣溫更低,很早就開始下雪.蘇湘記得他們從鳳城過來的那天,就是下著雪.

"蘇湘,你還記得我們在鳳城看雪的那一晚嗎?"

蘇湘默了下,腦子里浮現那一晚,眼睫輕輕的眨了下.

那天,下著比今晚更大的雪,她一個人坐在簡陋的庭院,不知冷的看著漫天的雪.

那時候的她,剛知道自己不能說話的真相,渾渾噩噩的過著日子.祁令揚抱著珍珠來找她,告訴她杜若涵死了,告訴她,他懷里的那個嬰兒以後就是個孤兒了.

那一晚,她從渾渾噩噩中醒來,兩人看了一夜的雪.

那天過後,她是另一個蘇湘.

蘇湘的聲音低低的:"記得."

兩人都握著手機,誰都沒再開口說話,只靜靜的聽著彼此的呼吸聲,欣賞著雪景.

過了不知多久,祁令揚的聲音才傳過來:"很晚了,睡吧."

"嗯……"

電話掛斷後,蘇湘心中無比的甯靜.

進入門內,她的腦子里驀然響起另一道低沉的歎息似的聲音"下雪了".

她的腳步一頓,轉頭又看了一眼窗外雪天,微抿了下唇瓣.

傅家別墅,此時的傅寒川坐在西邊的玻璃房里.

頭頂是玻璃,前面也是玻璃,有種幕天席地的感覺.

地面上鋪著一層厚厚的毛毯,傅寒川此時平躺在上面,手邊放著一杯紅酒,已經這麼躺著不知多久.

大白貓將腦袋枕在他的腰上,睡得呼嚕響,跟外面窸窸窣窣的聲音一起,聽起來更像是一種寂寞的聲音.

男人一條手臂枕在腦袋下方,英俊的面容平靜.

看著雪,卻忽然想起來很久以前,他唯一陪著蘇湘坐在這里看夕陽的那天.

桌上放了一瓶酒,她做了煎餃.

但是那天,他終究沒有陪她把夕陽看完,回來的時候,就看她一個人把酒喝完了,醉沉沉的趴著睡著了.

那件事,他並沒有怎麼放在心上,此時腦子里卻分外的清楚.

也更明白了,一個人看風景,是多麼的無聊.

也就明白了,那時候她一個人看著夕陽落下的心情.

那時,她肯定看到了他們婚姻的盡頭.

傅寒川自嘲的牽扯了下唇角,捏著酒杯抿了一口.手指在身側的大白貓上摸了一把,驚醒了沉睡中的貓兒.

大白貓伸長了身體,爪子在毛毯上抓了兩把,伸了伸懶腰,又窩了回去,靠著男人的身子舔爪子,對那只在它毛茸茸的身子上撫摸的手指也順便舔了舔.

傅寒川扯了扯唇角,大手一抓,將貓兒放在胸口,捏了捏它柔軟的耳朵,換來貓咪溫柔的蹭蹭.

……

祁令揚跟蘇湘結束了通話以後,又一個人看了會兒夜色,直到指尖的香煙燃燒結束.

車子經過一家電影院,眼前一個熟悉的身影經過,女人挽著男人的手臂,手里抱著一捧爆米花,像是拖著他往車那邊走,大概是剛看完電影去下一個場子.

祁令揚微微一怔,想起來現在閔悅真在跟喬深交往.

他輕笑了下,那女人總能自己找樂子.以前一個人買兩張票,現在總算有人陪著她不浪費另一張票了.

他下了車,往電影院里走,恍然想起來,他跟蘇湘還沒有來看過一場.

閔悅真坐在車里,看著那一個身影往電影院里走進去,臉色微微一黯,低頭沉默的看著那個空了的爆米花盒子.

喬深系上了安全帶准備開車,身邊的女人突然安靜下來,他側頭看了她一眼:"怎麼了?"

閔悅真舔了舔嘴唇邊的奶油味兒,笑著聳了聳肩膀,把空了的盒子給他看,說道:"沒有了."

喬深:"……"

就只是吃完了爆米花,至于這樣嗎?

閔悅真輕輕一笑:"送我回家吧."

她將盒子擠扁了放在一邊,歪頭看著窗外輕飄飄的雪,喬深看了她一眼,眉頭皺了皺,感覺這女人前後不一樣,突然就徹底的安靜下來了.

車子前行,閔悅真突然道:"喬深,你有沒有喜歡過一個人,喜歡到忘不掉的那種?"

喬深抿著嘴唇,沒有一刻猶豫的道:"沒有."

很久以後,再有人問他這個問題,他說:有.

此時,閔悅真看了他一眼,又問道:"那你有沒有喜歡過一個人,喜歡到舍不得看到她受傷?"

還是那一個答案,簡短的兩字:"沒有."

很久以後,再有人問他這個問題,他想了許久,說:有這麼一個人,讓他心疼.

閔悅真輕輕的扯了下唇角,忽然側過身體,在他臉上親了一口,車子猛地打了個斜,幸虧此時路上車少,不然就出事兒了.

喬深踩了急刹車,胸膛的心跳還在狂跳,他羞惱的瞪著女人:"你搞什麼!"

閔悅真那一雙含著風情的眼眨了眨,拋了個魅色:"親你啊."

喬深頓時臉色通紅,連耳朵都紅了,他偏過頭,深吸了口氣才繼續開車,甕聲道:"以後不要這樣,危險."

閔悅真咯咯的笑:"真可愛."

她轉頭看著前方,臉上的笑容慢慢落下來,咬住了唇瓣,手指也捏緊了……

到了公寓,她從喬深的車上下來,喬深怕她硬拉著他下車,把人送到以後說了句晚安,就急匆匆的走了.走的時候,閔悅真看到他的臉還是紅的.

她咯咯的笑,直到車子看不清了,她的笑聲停止,眼眸落寞了下來.

一步一步的往樓道里走,自動感應門感覺到物體靠近,自動打開,閔悅真站在門中間腳步一頓,前面是熱乎乎的暖氣,背後是涼颼颼的冷風.

她的腦子里浮現了那一道身影,終是忍不住,轉頭往停車場跑去……

上篇:182 是爸爸的電話,一更     下篇:184 把人氣個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