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88 九十九朵玫瑰  
   
188 九十九朵玫瑰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神色清淡,她道:"日子是自己過的,你們一家子過成這樣,不是我害的,這跟我沒關系."

當初蘇潤賣了公司跑去日本,那麼多錢,足夠他安然無憂的過完下半輩子,可到現在,淪落到賣房子,這能怪誰?

蘇麗怡張了張嘴,可又說不出什麼來,惱怒的撇過頭去.

蘇湘看她道:"蘇麗怡,告訴我,你父母在哪里?我不是要找他們算舊賬,你大可放心."

聞言,蘇麗怡眼珠子一轉,扭頭看向蘇湘道:"那你找他們做什麼?"

"我說了,這與你無關."

蘇麗怡抱起了手臂,冷聲道:"那就別指望我說了.至于你的那些什麼破家具,我會想辦法還你的."

說完了,她便走了出去.

少年團的孩子們打打鬧鬧的跟小鄧一起進來,正好與蘇麗怡打了個照面.

少年團人多,整個走廊被他們堵住,彼此都沒什麼好感,雙方停頓了那麼一兩秒的時間.

蘇麗怡皺了下眉毛,用胳膊撞開一條道便趾高氣昂的走了過去.

被她撞到的女生撞在牆壁上,揉著肩膀,小誠過去扶住她道:"怎麼樣,沒事吧?"

那女生搖了搖頭,大家一致的瞪著蘇麗怡的背影,小鄧生氣的道:"喂,你站住!"

蘇麗怡腳步停下來,轉身凶巴巴的道:"干嘛?"

"你撞到了人,不會道歉嗎?"

蘇麗怡翻了個白眼,抄著手臂道:"干嘛,進了三強就了不起了嗎?這整條走廊都是你們的了?"

"我只知道,好狗不擋道!"

一句話,把大家都激怒了起來.

"喂,你有沒有教養?"

"道歉!"

小鄧知道蘇麗怡做過的事,比賽結束也不瞞著了,說道:"蘇麗怡,你不是會哭賺同情分嗎?真該讓大家來看看,你這是什麼嘴臉!"

外面走廊吵吵鬧鬧,蘇湘聽著不對勁走了出來,正看到雙方吵得正激烈,小鄧把蘇麗怡怎麼陷害蘇湘的事情都說了出來,眼看著就要打起來了.

蘇湘走過去,看了少年團一眼,冷呵道:"你們跟她是一樣的人嗎?"

"外面還有很多記者在,要讓人看到你們在這里吵架嗎?"

少年團的孩子們一看蘇湘沉下臉來了,乖乖的進休息室,蘇麗怡抬了抬下巴,掃了蘇湘一眼轉身就走,蘇湘對著她的背影道:"蘇麗怡,念在大家都姓蘇的份上,那兩個人不要你的時候,你還可以來找我."

她把話說完了,便轉身走了.

蘇麗怡腳步一頓,捏了捏手指,繼續抬頭挺胸的走了過去.

哼,她死都不會去找她的!

休息室內,孩子們知道蘇湘因為蘇麗怡又被惡整了一回,義憤填膺道:"蘇姐,她都那樣對你了,你還對她手下留情?"

"是啊,她害的我們差點不能比賽!"

蘇湘做著刷手機屏幕,看最新的輿論導向,一邊冷靜說道:"你看看你們現在,就是怕你們坐不住才不告訴你們."

"現在不也安全過關了?"

蘇湘一出聲,孩子們便只好訕訕的閉嘴,蘇湘讓他們趕緊卸妝換衣服,一會兒還有采訪.

因為下一輪就是大決賽了,三支隊伍都要配合節目方做采訪,這個是無法推掉的.

小鄧看了孩子們一眼,蹭到蘇湘身邊嘀咕道:"蘇姐,我也認為對那個蘇麗怡,太便宜她了."

蘇湘道:"我有我的打算,你們安心做好自己的事."

話落,門敲了兩聲,小鄧去開門,祁令揚抱著珍珠出現在門邊,他一露面,孩子們見到他就高興起來.

"令揚哥,我們進入決賽了!"

祁令揚笑了笑,退讓到一邊,在他的身後,走進來幾個廚師打扮的人,緊接著,銅火鍋,還有各色餐點都擺在了桌上.

"哇,老北京火鍋!"大家即刻歡呼了起來.

祁令揚走到蘇湘旁邊,對著眾人道:"知道你們一會兒還有采訪,今天晚上估計沒辦法去吃大餐,我把人叫來了,這下總不會餓肚子了."

小誠笑嘻嘻的道:"就知道令揚哥最溫柔體貼了.那你答應我們的,沒有忘記吧?"

祁令揚笑道:"飛機票已經訂好了,酒店也訂好了,就差人過去了,這回答滿意嗎?"

孩子們興奮的湧上來上前將他團團圍住,又親又抱的,蘇湘怕珍珠被擠到,過去將珍珠抱了出來.

小丫頭抱住她的脖子,親了她一臉口水:"麻麻,花花……"

她小心從懷里捧出她護著的一株玫瑰,蘇湘看了眼花,摸了摸小丫頭的臉:"謝謝寶貝兒."

祁令揚好不容易從人群里擠出來,走到蘇湘旁邊道:"恭喜."

兩人對視一笑,一起看著圍著火鍋已經開吃的孩子們.

祁令揚道:"我剛才看到了蘇麗怡,有問到什麼嗎?"

蘇湘搖了下頭道:"她的防備心很重.不過,等陳晨那兩個人把她的利用價值用盡之後,她就會回來了."

祁令揚微蹙了下眉毛道:"那應該快了."

蘇麗怡是陳晨那些人用來打擊蘇湘的,蘇麗怡失敗,她散布的謠言也被擊破,已經失去了利用價值.

兩人說話時,小鄧端著碗筷跑過來把他們拉過去,嘴巴鼓著還不忘說道:"趕緊來吃啊,晚了就沒了……"

一眾人熱熱鬧鬧吃火鍋的時候,敲門聲再次的響了起來,幾乎被吵鬧聲淹沒,還好蘇湘靠近門口,她放下碗筷走了過去.

門打開,蘇湘還以為是來通知去接受采訪的,見到門口站著的人時,她微愣了下.

門口是一束巨大的玫瑰花,將送花人的臉都蓋住了,那人好不容易探出頭來,是個小伙子.

"有人訂了花說送給一位姓蘇的小姐,請幫忙簽收一下."

小伙子艱難的遞出簽收單,蘇湘先接過來簽收了,從小伙子手上接下沉甸甸的玫瑰.

祁令揚看到蘇湘在門口,走了過去,自然也看到了那醒目的一片紅玫瑰.

帶著露珠,鮮豔欲滴.

祁令揚看了眼不遠處的送花小伙子,道:"誰送過來的?"

蘇湘:"可能是少年團的粉絲們吧."

少年團火起來以後,收到不少粉絲送來的禮物,什麼樣的都有,不過這麼大一捧的紅玫瑰還是頭一回.

蘇湘低眉看了眼,這麼多玫瑰,起碼有九十九朵吧?

擠擠挨挨的花朵間,好像夾著一張卡片,蘇湘抽了出來,卡片上的字體端正,寫的是:恭喜.

蘇湘看到下面的落款人,輕抿了下嘴唇.

這麼多年,她沒有收到過那個人的一朵花,印象最深的,就是陸薇琪演出時,他送給陸薇琪的黑色郁金香.

祁令揚看著上面"傅寒川"三個字,不動聲色的將玫瑰接了過來,放在一邊的空椅子上.

"先過去吃吧,馬上就要被他們吃沒了."

他摟著蘇湘的肩膀走向火鍋那邊,轉頭看了一眼那玫瑰,眸色清冷.

……

地下停車場,電梯門打開,傅寒川邁步從里面走了出來.他的神色冷峻,喬深走在他後面都不敢吭聲.

這個時候,應該是一起慶祝的時候,可偏偏,傅寒川落單的走了出來.

喬深看著前面那道寬闊背影,覺得老板這個時候挺可憐的.

明明特意抽出了時間來看,卻只能遠遠的看.

哎……

傅寒川走到車邊,停下腳步回頭看了眼身後慢慢吞吞的助理,冷聲道:"在想什麼,還不快點上車?"

喬深回過神來,趕緊坐上駕駛座,門砰的一聲關上,喬深扣著安全帶,看了眼老板,傅寒川閉著眼睛靠在頸枕上養神.

喬深張了張嘴巴想說點兒什麼,但一看他表情,覺得還是少說為妙.

這時,低冷的聲線響起:"花送了?"

喬深道:"花店的人送過去了."

"嗯."

這一聲過後,又沒了聲音,喬深開車,問道:"回公司還是回家?"

傅寒川慢慢的睜開眼睛,過了兩秒道:"公司."

喬深心中歎了口氣,心道:為什麼不自己送花去呢,見到了人,才能說上幾句,這只見花不見人的,那不是白送了.

沒過多久,喬深就從閔悅真那里得到了答案.

喬深把傅寒川送到公司後,傅寒川便讓他下班了.

餐廳里,閔悅真教著喬深道:"你笨啊,這才叫'睹花思人’.傅寒川親自送花過去,除了去見個冷臉之外,還能有什麼好?"

喬深微蹙了下眉,瞥著閔悅真道:"你是說,這是在不知不覺的加深印象?"

閔悅真在火鍋中撈著牛肉,有些出神了.

祁令揚應該也看到那束玫瑰了,傅寒川這一手,也是在他眼里紮刺.

那祁令揚,他看到了是什麼感覺呢?

喬深看著閔悅真拎著撈勺一直立在滾燙鍋中不動,熱騰騰的蒸汽將她的手燙得紅了起來.

他道:"你不疼嗎?"

閔悅真收回神思,這才察覺到整只手火熱,一開始想撈什麼早已忘記,她忍著疼,裝作無所謂的道:"我在找魷魚片."

喬深在火鍋里隨手一撈,卻是撈了一片藕放在她碟子里.

閔悅真看著那一片藕,捏了捏筷子,剛低落下的情緒就變了.

她夾起藕片放回了喬深面前的碟子:"我不吃藕."

喬深看她:"怎麼,藕片美容,你不多吃點兒?"

閔悅真無語的摸了下額頭,擠著笑道:"吃藕,C-H-O-U,丑."

她瞪了他一眼,繼續撈魷魚.

喬深掃了她一眼,心里想的是女人世界真麻煩,怎麼還有那麼多人前赴後繼的想戀愛.

餐廳里的音樂換了,閔悅真一聽梅姐那低淳帶著滄桑的歌聲,下巴擱在手背上,身體輕輕搖晃,跟著哼起來.

"……女人花,搖曳在紅塵中,女人花,隨風輕輕擺動;若是你,聞過了花香濃,別問我花兒是為誰紅……"

"……愛過知情重,醉過知酒濃,花開花謝總是空,緣分不停留,像春風來又走,女人如花花似夢……"

喬深看著對面的女人,她低眉淺唱,眼波微微流轉,黛眉輕攏帶著一點點的憂郁,白皙的臉龐,那一點淚痣更為清晰,那一張臉,也是帶著憂郁的萬種風情.

她像是一朵開在空寂黑暗的優曇花,芳香淡淡的透出來,蠱惑著人前去……前去……

喬深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有些不正常起來,低頭喝了一口降火茶,卻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更快了.

他輕咳了一聲,收回目光低頭吃了起來,不知是辣的原因還是別的什麼,他的耳朵紅紅的,眼神也極為不安甯,總是偷瞟著那個女人.

傅氏大樓,空寂的大樓只有幾盞燈還在亮著,此時只有很少的員工還留下繼續加班加點的工作.

總裁辦公室內,傅寒川把玩著手機,另一只手夾著一根煙.

過了會兒,他撥了個電話出去,幾秒鍾後,電話接通,他道:"是不是該請吃飯了?"

……

此時的比賽場地已經清理乾淨,變成了采訪現場.

三支決賽隊伍一眾亮相,接受媒體的采訪拍照.

入口處,蘇麗怡怨恨的看著前面,握緊了拳頭.

本來,那里應該站著她的位置!

看著別人的榮耀,蘇麗怡轉過身去,肩膀倏地頹了下來,眼睛微紅.

沒有進入前三名,她想要跨入演藝界就難了,直到現在,也沒有經紀公司來找她談合作.

她坐在安全樓梯的台階上,這里只有她一個人,安靜到可怕.

手機播放著蘇湘的那一段采訪,她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輸了.

原來,是她在她不知道的時候,對她做了反擊.

聽著蘇湘的最後一句,蘇麗怡茫然的看著前面一級級往下的台階.

她不應該那麼做嗎?

如果憑著實力去比賽,她是不是有機會獲勝?

那麼此時,在接受那些媒體采訪的就是她了.

她也不會因為攻擊對手,變成人們口中為了勝利捏造假象的不擇手段的人.

蘇麗怡三個字,口碑已經爛了,再也不會有經紀公司願意來捧她.

視頻結束,樓梯間恢複了安靜,蘇麗怡吸了吸通紅的鼻子,用力的擦了一把眼睛.

她撥通了梁易輝的電話,說道:"能借給我十萬塊錢嗎?"

電話里,梁易輝冷淡的聲音傳過來:"你要那麼多錢干什麼?"

"我欠了她一筆錢,急需還上."

梁易輝:"那是你跟她的事,跟我有什麼關系?"

聽著電話里輕飄飄的聲音,蘇麗怡沉不住氣了,她握著手機嚯的站了起來,怒道:"梁先生,當初你是來跟我談合作的,也是你說,我要什麼幫助盡管來找你.你現在只是要十萬而已,你什麼意思?"

"呵呵,小姑娘,十萬塊而已,你口氣好大啊.你知道十萬塊對普通人來說,是一年的年薪了嗎?"

蘇麗怡想到蘇湘最後的那幅嘴臉,反正,她死也不會去找她的.

蘇麗怡忍氣吞聲道:"就當是我簽約你的公司,提前預支,這總可以了吧?"

電話里,梁易輝的笑聲傳了過來:"小姑娘,我們說好了,你進入前三,我就簽下你.現在你被淘汰了,我還要你干什麼?"

梁易輝找蘇麗怡談的時候,對她說的是欣賞她的才華,可以把她介紹給最好的娛樂公司,讓她進入娛樂圈,但前提是她能夠拿到好的名次.

他也出主意說,只要她散播出對蘇湘不利的消息,把她的團隊拉下來,那麼前三的位置她是穩拿的.

這麼說,她是被利用過後就被甩了?

蘇麗怡火大道:"梁易輝,你耍我?"

嘟嘟嘟……電話已經被掛斷,等蘇麗怡再把電話打過去的時候,那個號碼已經無法撥通.

蘇麗怡滿臉漲紅,氣得將手機砸了出去,啪的一聲,手機落在下一層的平台上.

蘇麗怡跑了下了下去,撿起手機,屏幕像是蜘蛛網一樣的碎開了.

她抬起頭,看著她原本站著的那層台階,再低頭看看自己腳下的,忍不住哭了起來.

她還沒起來,就已經開始在走下坡路了嗎?

不,這樣不行的,她連連搖頭.

她才十六歲,前面還有好長的路要走……

蘇麗怡抓緊了手機,扶著扶手一路飛奔往上跑去.

1988,莫非同巡視了一遍場子,打算出去跟朋友聚會,走到車邊的時候,就看到一個小女生坐在他的車頭.

莫非同的臉拉了下來,冷聲道:"誰讓你坐我車上的,下來!"

蘇麗怡從車頭跳了下來,走到莫非同面前道:"大叔,你要去哪兒,也帶上我唄?"

莫非同微眯了下眼,瞧著面前調色盤似的一張臉,他懶得理她,直接一把撥開了她,打開車門.

蘇麗怡猴子似的躥上了車,莫非同的臉色徹底黑了下來:"出來!"

蘇麗怡賴著不動,說道:"我比賽輸了,心情不好,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嗎?"

莫非同氣笑了:"喂,白眼狼,這種比賽讓你贏了,你當別人都是瞎子傻子?"

"自作孽不可活,在我對你不客氣之前,趕緊從我面前消失."

要不是蘇湘的團隊贏了,他保准讓這白眼狼哭爹喊娘.

死丫頭,連自己的親姑姑也害,跟她爸媽一個德行,都是混蛋.

蘇麗怡坐在車座上,直直的看著前方.聖誕節已經過了,但是節日的氣氛還在,霓虹燈綁在樹上,閃閃爍爍.

她的眼睛里浮上一層淚霧,燈光霓虹映在她的眼睛里.

蘇麗怡帶著鼻音的聲音幽幽響起:"你們都向著她……"

莫非同瞧著哭哭唧唧的小姑娘,頭疼的皺起了眉毛.

他一個大男人,總不見得對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動手,他不耐煩的道:"哭什麼哭,收起你的那點兒貓尿,趕緊從我面前消失,老子才不吃你那一套."

蘇麗怡哽咽著下了車,莫非同趕緊坐了上去,生怕她再上車,直接把車門關上了.他低頭扣上安全帶,抬頭時,就見蘇麗怡站在車頭.

莫非同深吸了口氣,從車窗探出腦袋:"不想死就滾!"

"我沒地方去……"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蘇麗怡水汪汪的大眼睛瞧著莫非同,又說了一遍:"大叔,我沒地方去."

莫非同氣笑了:"你覺得我像是個大善人?"

沒地方去,跟他有什麼關系?

蘇麗怡道:"你喜歡那啞巴,我是她的侄女兒,你就不能不幫我."

莫非同捏了捏方向盤:"蘇麗怡,你這腦子是怎麼長的?"

"你那麼坑蘇湘,我要是幫了你,才讓她難過呢."

蘇麗怡道:"我手上,有她想要的消息.如果我在這個城市混不下去就只能離開了.你要是希望她永遠都得不到,就走吧."

說完,蘇麗怡退開到一邊,讓出一條路來.

莫非同懶得搭理她,開了車就走,但是車子沖出去了幾十米,嘰的一聲刹住了車.

蘇麗怡是蘇潤的女兒,而蘇湘好像在找蘇潤夫妻倆……

莫非同將車子倒了回去,蘇麗怡唇角一勾,打開車門坐了上去.

"大叔,你為什麼那麼喜歡她啊?"

"閉嘴!"莫非同冷呵一聲,車子繼續開起.

車上,蘇麗怡東摸摸西摸摸,無聊的時候又試著搭話道:"大叔,你怎麼不來看我們比賽,這樣你還能看到她,給她加油鼓勁.追女生要主動的,知道嗎?"

莫非同忍住把她丟下車的沖動,將車子開得更快了一些.蘇麗怡沒有綁安全帶,她坐在車後座,身體往後翻了過去.

並非他不想去現場,而是……

算了,反正知道她順利晉級就行了.

蘇麗怡暫時的勉強的抱住了莫非同這條大腿,另一邊的陳晨跟梁易輝則是氣得火冒三丈.

陳晨的臉紅腫未消,一張臉腫的像是兩個紅糖饅頭貼在臉上,白天都不敢出門見人.

她道:"我就知道那丫頭不成事,你還說肯定能給那女人一個教訓."

她犧牲了自己的這張臉,而那個啞巴,竟然一點事都沒有,依然過得好好的.

人,是梁易輝找來的,還說這次肯定能讓那啞巴翻不了身,結果人家在比賽前弄了個什麼專訪,白費功夫.

梁易輝刪除了蘇麗怡的號碼,沉著一張臉坐在沙發上喝悶酒,目光陰沉如毒蛇.

就不信整不了那女人!

擱在茶幾上的手機鈴聲突兀的響起來,梁易輝看了眼後馬上就接了起來:"薇琪,是我……"

上篇:187 她已經放下,而他卻正介懷     下篇:189 他傅寒川,並非一個好好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