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90 熟悉的街景,這里是……  
   
190 熟悉的街景,這里是……

g,更新快,無彈窗,!

沉默中的對視,生出火光來.

傅寒川的眼中,是她白皙的臉,那一雙瑩潤的眼睛終于不再是一潭死水,她的唇瓣微微開啟,胭脂紅如海棠,可見一點粉白牙齒.

淺淺的呼吸拂在他臉面,淡淡芬芳.

他幽深的眼終于不再平淡,漆黑眼底深處,生出一小團火焰,越來越亮.

他漸漸低下頭,就在要采擷那抹朱海棠時,蘇湘突然低了頭,他的唇只在她頭頂處停住.

又是持續的靜默,短短幾秒鍾好像將溫度都升了上去,周圍都干燥的很.

傅寒川懸停在她頭頂上方,看了眼她頭頂的發旋,在燈光下閃著一圈光澤.

"蘇湘,我是你丈夫."他的姿勢未變,冷冽的聲音響起.

難得的,他安排這麼一個飯局,而她如此不賞臉,還一再的與他保持距離,這對一個驕傲的男人來說,是不可能接受的.

蘇湘的喉嚨滾動了下,張開唇道:"傅……"

門在這時忽的被人打開,蘇湘嚇了一跳,轉頭看過去.

傅寒川側頭看了一眼門口站著的人,微蹙了下眉慢慢的直起身來.

"媽,你怎麼會來?"

卓雅夫人撞見方才那曖昧一幕,馬上偏過了頭,她滿臉慍怒,說道:"你們果然在這兒!"

常妍的眼睛微微濕潤,看著包廂內的男女,一坐一站.

如果不是她們突然過來,他們是不是就要在這里……

而她更深刻的發現,傅寒川的視線從來沒落在她身上.

兩人的"私會"被人撞破,傅寒川的臉上卻不見任何尷尬,神色坦然的對著卓雅夫人道:"媽,你有事?"

……

一個小時前,蘇湘還未到達酒店的時候.

卓雅夫人跟那些朋友們也在這家酒店組局,上流社會那些處在金字塔尖的太太小姐們幾乎都在場,整個包廂里噼里啪啦的牌聲此起彼落.

蘇湘近日因舞蹈大賽的事情頻頻上新聞,那些太太們聊天的時候難免提到她.

一個穿著戴著翡翠項鏈的太太先開了口道:"卓雅夫人,你那前兒媳婦最近可是出盡了風頭,比那些參加比賽的選手都招人眼球了."

另一個太太接腔道:"可不是嘛,才回來多久,又是慈善晚會,又是上節目,我們這些太太們一個個都自歎不如呢."

蘇湘是卓雅夫人眼睛里的刺,提到她心情就好不起來.但在人前,她微微笑著道:"她早就不是我們傅家的人了,提她做什麼."

"這不是沒話聊嘛."那位先提起的太太笑了笑,"說實話,我都有些佩服她,都那樣了還能再起來,而且做得還不錯."

要說做上殘聯愛心大使,可能與她曾經是個啞巴有關,但在兩年時間里,開自己的工作室,又拉起這麼一支團隊沖進決賽,是非常不容易的.

話題一提起來,一時便繞不過去了.

另一個穿著紫色旗袍的夫人笑著打趣說道:"是啊,看不出來,以前她開不了口,悶葫蘆一個,現在一開口,比我們這里這些名媛們都亮眼了."

"夫人,說實話,是不是後悔當初不要她了?"

今天晚上的聚會,常妍陪著卓雅夫人來的.從提起蘇湘開始,她便默不吭聲,只是掌心已經被指甲掐的生疼了.

卓雅夫人品著茶水,看了一眼乖巧的常妍微笑道:"不過是小打小鬧,這點兒東西算什麼."

"說的也是."一個下巴長著一點黑痣的女人笑了下,說道:"就那點兒資本,跟我們這里的人比起來……"

她輕笑了下搖頭,似乎根本不值一提.

也有人說實話道:"我們這些人,要麼是生來就含著金湯匙的,要麼就是嫁了個好老公.人家可是白手起家.說真的,女人白手起家的能有幾個?"

而且女人做事業,比起男人可要難得多了.

"小房,你可別這麼說.你怎麼知道人家是白手起家?"那長了黑痣的女人看了眼卓雅夫人,又說道,"人家那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

都是在這圈子里混的人,傅家的那點兒事,各自心里都有譜兒.

蘇家設計傅家的事,除非是得了失憶症,那蘇家兄妹的手段,連傅家都能坑了呢.

女人說道:"那女人以前是個啞巴,就把寒川給拿下了,現在這小嘴一張,你想想看,會是什麼威力?"

"你沒聽說,那祁海鵬都要她做兒媳婦了嗎?"

一個離過婚的女人,過去又不是什麼光彩的,還能再嫁入祁家那種高門,可見手段得多高了.

卓雅夫人一想到那些烏七八糟的事,臉色就難看.

她摸了一張牌回來,在一溜牌面上看了看,甩了一張七筒出去:"好了,還打不打牌了."

真是人不順起來,首先就體現在手氣上.

那些女人們看了她一眼,翻轉了下眼珠,盯著自己面前的牌面,輪到那位穿紫色旗袍的太太出牌,她看了眼卓雅夫人丟出來的牌,撿回來放在自己牌下面,笑眯眯的道:"這牌我要."

她丟了張紅中出來,看向卓雅夫人道:"說真的,你家寒川跟那蘇湘到底怎麼回事啊?怎麼還有媒體在說他們潛規則什麼的.這都離婚了的,難道是想複婚了?"

卓雅夫人嘴唇抿得好像要那撬棍撬開,冷聲道:"沒有的事,都是媒體亂寫的."

"哦,是這樣啊……"

噼里啪啦的打牌聲間雜著說話聲繼續,常妍幾乎整晚都聽著關于蘇湘的事,已經坐不下去了.

她站起來,笑著對卓雅夫人道:"夫人,我去上個洗手間."

卓雅夫人看了她一眼,說道:"常小姐,這些人都是口沒遮攔的,別放在心上."

常妍微微笑了笑,對著其他人點頭示意了下,起身走了出去.

待身後的門關上,常妍才深深的吸了口氣.

滿耳朵聽的都是蘇湘蘇湘,她簡直要憋瘋了.

她往前走了幾步,到了走廊扶手那里,站在那端想靜靜心,卻見對面三樓的位置,酒店經理畢恭畢敬的帶著一個男人走向一間精品包廂.

常妍微微一怔,自從傅贏不用她接送以後,她便很少再有機會見到傅寒川,見他那高大挺拔的身影,她的心跳就忍不住加快了起來.

身體比她的腦子反應還要快,她下意識的就想要過去打招呼,高跟鞋踩在光潔地磚上,噠的一聲響,似乎清醒了她迷了的頭腦.

她的腳步隨即停下來,目視著那一間包廂.

傅寒川怎麼會突然來這家酒店,而且,他包下一間精品包廂做什麼?

他的身邊,不見喬深,那便不是為了客戶而來……

眼見著酒店經理從包廂退了出來,她抬腳走了過去.

酒店經理得了傅寒川的吩咐,正要去後廚叮囑一番,就見前面多出一道身影.

見到這位常小姐,他笑了起來說道:"常小姐,有什麼事嗎?"

這家酒店在北城很有名氣,又有溫泉,又有理療美容服務,名媛太太們經常來這里,酒店里的工作人員幾乎每個都能認出來.

常妍往那一間精品包廂看了眼,說道:"我剛才好像看到傅先生了,不知道他是為何事而來?"

"呃……"酒店經理保持著職業微笑,眼前這位常小姐是不好得罪的,但那位傅先生的隱私他又不能隨意透露,露出了為難笑容,"常小姐……"

常妍問出口了才反應過來,自己僭越問了他人私事,說道:"卓雅夫人也在這邊,所以我才問一下.如果方便的話,就一起過去打個招呼."

酒店經理道:"哦,是這樣啊."

因為常氏企業跟酒店簽署了合作協議,常妍作為常氏的高層領導,經理得賣她面子.

他笑了笑道:"今兒來酒店的不止傅先生,還來了好多貴客呢.說是為了那個舞蹈大賽開慶祝宴會,那些大廣告商,投資商都來了."

常妍又看了一眼包廂問道:"那傅先生怎麼……"

剛才,她分明看到的是傅寒川單獨進入了包廂的.

酒店經理已經把話透露了,再說下去就真的是透露別人私事了,他曖昧著笑說道:"常小姐,圈子里的事兒,您比我更懂."

"我還有事要忙,常小姐您請便."

他對著常妍點了下頭,便先告辭了.

"好,你先忙."

常妍看著他離開的背影,視線又落在了那一扇門.

舞蹈大賽……

就是說,蘇湘也會來了?

那麼傅寒川准備的那間精品包廂,是要見那個女人?

常妍的目光變了,手指握緊的掐著掌心,氣息沉了下來.

她看著酒店的大廚親自推著精致的銅爐火鍋進入包廂,又看見了蘇湘在裴羨的陪同下進入,心中湧動的血海翻騰了起來.

卓雅夫人一圈牌打下來,見常妍走回來,看了她一眼道:"怎麼這個臉色,是不是覺得無聊了?"

常妍勉強笑了下,她本不喜打牌,只是為了給卓雅夫人作陪而來.

她搖了搖頭,在卓雅夫人旁邊安靜坐著.

卓雅夫人道:"這牌,你得學起來.牌桌上跟飯桌上是一樣的,是你拓展人脈的地方."

常妍點頭道:"啊,知道了……"

打了一下午的牌,都有些倦了,有人笑道:"今天就數房太太手氣最好,今天就你請客了."

那房太太笑著答應:"行啊,要吃什麼,都隨便."

牌桌收起來,一行人走向大圓桌,常妍陪在卓雅夫人身邊,忽然開口道:"剛才出去的時候,看到那些投資圈的了,夫人,我們是不是要過去打個招呼?"

"哦?"卓雅夫人看了她一眼,腳步一頓.

做投資的,哪個不是眼睛毒辣,看准了新興行業就先搶占位置,基本上都大賺.傅氏這些老牌公司都是實業起家,雖然做的很大,但是那些新興行業的大佬,每幾年就出來一個,沖擊著他們這些人金字塔尖的位置.

要說到這個,卓雅夫人就不得不想到那盛唐科技.

如今雖也在傅氏名下,但當初,祁令揚就憑著這一科技公司,手里攬了多少資本!

傅氏現如今也願意放下身段,與那些投資客們來往.

卓雅夫人道:"那便過去打個招呼吧."

常妍微微笑了下,兩人跟那些女人們打了個招呼,一起往大包廳走去.

酒店經理看到卓雅夫人前來,自然不敢怠慢,親自開了門.

包廳內早已熱鬧開了,鬧哄哄的聚集了不少人,裴羨正跟人碰酒杯,看到卓雅夫人微怔了下:"伯母?"

卓雅夫人看到在場的還有那些小年輕們,便明白怎麼回事了.

她的手里捏著一杯紅酒,跟裴羨的碰了下說道:"我聽說今晚這兒聚集了不少貴客,原來是你組局."

裴羨笑了笑,保持著不動聲色:"一起出來輕松下罷了."

卓雅夫人到來,那些大佬們自然也要給她面子,雙方寒暄客套了一番過後,卓雅夫人看向裴羨.

她知道裴羨跟自己兒子向來是秤不離砣,而在這些人里卻不見傅寒川的影子,她道:"你的那個比賽,我們傅氏也做了贊助,怎麼不見寒川?"

她的眼神凌厲,那些經理人里,也沒見那個啞巴.

裴羨含糊說道:"寒川他還有別的事……"

卓雅夫人的氣沉了下來:"裴羨,你跟寒川是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我可是一直把你當兒子看待,就這點事,你還要瞞著我嗎?"

"你不說,就以為我看不出來了?"

裴羨手中的酒杯捏緊了下,無奈的往左邊看了眼.

雖是包廳內,但他看的方向是傅寒川訂下的那個精品包廂,卓雅夫人在酒店進出這麼多次,也是了解的.

她看了他一眼,便抬腳走了出去.

裴羨摸摸鼻子,並非他要出賣傅寒川,而是卓雅夫人已經知曉,如果不說,她自己找過去更麻煩.

……

精品包廂,一方在內,一方在外,隔著那扇半開的門.

卓雅夫人目光怨毒的看了一眼蘇湘,再看向傅寒川說道:"我如果不來,還不知道你在這里會見'客人’."

卓雅夫人一句"客人"便有意的將他們兩人的距離劃分開.

她往里面走了進去,目光涼淡.

卓雅夫人身穿藏青色絨面的旗袍,在燈光下泛著淡淡的啞光,筆直的身姿盡顯雍容華貴,蘇湘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卻好像當她不存在似的.

她道:"那邊包廳里,那麼多商界大人物你不去,在這里見一個小小的經紀人,寒川,什麼時候你這麼不分輕重了?"

"記得你的身份,你忘了之前的那些事?"

"有些花邊新聞還是少惹為妙.我們傅氏是大公司,不需要炒作."

在卓雅夫人的口中,雖沒有提到一句"女明星",但是無疑已經將蘇湘劃分到那類為了上位不擇手段的人中去了.

經紀人跟明星,一個台前一個幕後,都是一樣的,而在她眼中,蘇湘本性如此.

從頭到尾被無視了的蘇湘默默坐著,面色平靜的將火鍋中燙熟了的菜撈了起來.

她道:"傅先生,菜都煮熟了,時間再久就要煮爛了."

當著卓雅夫人的面,她將那些菜都放在傅寒川那一端的碟子里.

就見卓雅夫人額頭青筋跳了下,這女人,竟然還敢當面挑釁她!

傅寒川淡漠的看著蘇湘將那些蔬菜連同燙熟的肉片一股腦兒的撈出來,直到那只碗碟堆成了小山.

那麼多菜,當他什麼.

他唇角微動了下,眼底劃過一道微光,一閃而逝,面容只剩嚴肅.

蘇湘手里捏著撈勺在銅鍋內最後攪了攪,直到再沒什麼可撈的,才將撈勺在銅鍋邊上輕輕敲了敲瀝干湯水,放在一邊的盤子上.

她的視線落在卓雅夫人臉上,淡笑了下道:"卓雅夫人,不知道今晚你也來了,一起坐下用餐?"

她的手做了個請的姿勢,看了一眼常妍再道:"傅先生是我們這檔節目的重要贊助商,我不過是應平台要求幫著接待一下而已."

"不過平台方考慮到我跟傅先生關系有點兒特殊,所以才安排了這麼個包廂,常小姐可別誤會."

三年前的蘇湘,是見不得人的,這種對著客人才說的客套話她是沒有機會說的,這種落落大方的儀態也就更沒機會表現出來了.

卓雅夫人想要的兒媳婦,標准之一不就是要有交際手腕,會說場面話?

蘇湘說完,微微笑著,目光不躲不閃,無言的對峙著卓雅夫人的瞧不起.

她的話音落下,傅寒川看了看她,面容依然平靜,但心頭躥起了火苗.

這死女人想干什麼,把他跟常妍湊一堆?

常妍被蘇湘突然點名,尷尬的笑了下道:"蘇小姐,我只是陪卓雅夫人過來看看.不過你們剛才……"

她的視線在兩人之間掃了下,強自按壓著心中嫉妒.

她不瞎,剛才他們那一幕什麼都看到了,那麼親密的靠在一起,這會兒倒撇的一干二淨了.

她這是被人拆穿了才裝無辜,私底下卻在勾y引傅寒川!

蘇湘的那種回擊,在一定程度上讓卓雅夫人惱怒著,她冷哼了一聲,說道:"少給自己遮丑,要說真的考慮到你們關系特殊,就不應該私下安排一起了!"

她眯了眯眼睛,覺得蘇湘還真是她眼里紮著的刺那麼礙眼.

"蘇湘,少人前一套背後一套,你糊弄不了我!"

蘇湘哂笑了下,在卓雅夫人的眼里,她何曾光明磊落過,她也懶得再說什麼.

蘇湘看向傅寒川,涼涼說道:"傅先生,看起來你母親大人很不高興,我就不惹她不高興了."

她拿起手包,對著他點了下頭拔腿就走,嗒嗒的腳步聲頻率不緊不慢,背影卻非常干脆利落.

她還愁找不到機會離開呢,正好了.

傅寒川不是不知道蘇湘是在就地找機會逃走,眼色沉了下來.他看了眼卓雅夫人,繞過半張圓桌坐回自己那位置,拎著筷子吃了兩口.

卓雅夫人沉著臉看他,傅寒川道:"這銅火鍋是酒店大廚特意擺的盤,今年的招牌,還沒怎麼動過,一起吃?"

他目光淡淡看了兩人一眼,把酒店經理叫了過來,讓人再擺上新的碗碟,然後神態自若的繼續吃著.

蔬菜燙的有些過頭了,嚼在嘴里口感已經失去了爽脆,傅寒川換了肉片,蘸了醬汁味道剛剛好.

卓雅夫人捏拳瞧著自己這越來越難以管束的兒子,深深的吸了口氣才讓自己升起來的血壓降下.

不管怎麼說,那女人走了,只要不在她眼前晃,她的目的就達到了.

她道:"寒川,你知道那些人怎麼問我嗎?"

"……"

"她們問,你是不是有意要跟那個女人複婚!你是想一輩子都被人戳著脊梁骨笑話嗎!"

傅寒川的筷子頓了下,垂眸靜靜瞧著那翻滾的水面.

常妍一直瞧著傅寒川的神色,不錯過他任何的微表情.他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反應,只有在提到那個女人的時候,才有那麼一點難以察覺的異樣……

左胸心口的血海翻滾的,就像那翻滾的水面,滾燙而激烈.

……

蘇湘從包廂離開以後,就直接坐電梯下樓.

到電梯口的時候,就見裴羨陪著笑站在那里,他道:"被氣出來了?"

卓雅夫人過去,那肯定不會有什麼好話.

這對婆媳斗了那麼多年,這才是真正的冤家,每次見面都能把對方氣得不輕.

你一句我一句,句句鋒利如劍,不見血誓不罷休.

蘇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連嘴都懶得張一下,直接走過去按了底樓的按鍵.

若不是裴羨坑她,她也不至于今晚遇上這麼多不痛快.

裴羨依然保持著笑眯眯的樣子,他道:"消消氣,今晚是我的不是.特意等在這里,給你賠罪來的."

他心忖道:他不應該將包廂安排在同一家酒店,而是分開來才好.估計一會兒傅寒川還得來找他出氣.

蘇湘目不斜視,這個世界上,她最不願意見到的人就是卓雅夫人,偏偏又遇到,還被羞辱一番.

酒店的電梯工作效率很高,一會兒就來了.

她跨步走了進去,裴羨也跟著走了進去,按了關門鍵.

蘇湘看他一眼道:"你進來干嘛?"

裴羨抬頭看著上面跳動的數字,雙手疊在小腹慢吞吞的道:"跟你一樣回家啊."

雖然今晚宴會是他組局,但是有他的那些公關們在,他完全可以先行離開.

電梯運行的平穩,三樓到地下停車場的時間不過數秒,門打開,兩人一起走出去.

裴羨在蘇湘上車前叫住她道:"蘇湘……"

蘇湘腳步停了下來,轉頭看向他:"干嘛?"

裴羨從口袋抽出一只手來,慢慢往前走了幾步,在她面前站定道:"再聊一會兒."

蘇湘蹙了下眉,不確定面前這個眼睛里閃著狡黠的男人想干什麼.

"說什麼?"

裴羨的手指在蘇湘的那輛小車上彈了幾下,說道:"這車,傅寒川一直保存在車庫,誰都不能碰.當初車頭都撞癟了,現在一點看不出來."

"……"

裴羨只是拖時間那麼隨口一說,他斜倚在車門,視線在蘇湘的喉部掃了眼問道:"你這喉嚨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出去一趟,就這樣了?"

蘇湘輕吸了口氣,說道:"裴先生,我跟你不是很熟,個人私事,你還是不要好奇了."

沖著裴羨推她進坑里,她就不想跟他熟.

也就比賽期間多了一點交情,而且他問的這個問題,跟他本人無關.

裴羨聳了聳肩膀,偏頭看向了電梯,忽然抬手打了個招呼.

蘇湘意識到什麼,轉頭看過去就見傅寒川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裴羨對她笑了下,指了指傅寒川道:"他對你的任何事情都很好奇."

說罷便起身往自己車那邊走了過去.

蘇湘對著傅寒川就拉下了臉,伸手去開車門.只是才打開,就被人一把推上了.

傅寒川扣著她的腰身,強按著她往旁邊那輛賓利推,車門打開就將人塞了進去.

蘇湘個子小靈活,被推上車後就去開另一道門,男人坐上車後一把就把她拽了回來,下一秒落鎖.

"再跑信不信在這里就上了你!"

蘇湘今晚一再受氣,聞言差點氣暈過去,她憤怒的瞪著傅寒川:"你除了會耍流m氓還能做什麼!"

傅寒川臉色陰晴不定,眯起的眼中盡是危險.

他冷笑道:"我是你合法丈夫,做點合法的事怎麼就成耍流m氓?"

蘇湘蚌殼似的抿著嘴唇,不想再跟他廢話一句,免得內傷,或者真把他給激怒了,把她強了.

這種事兒他不是沒做過.

傅寒川見她安靜下來了,反倒是有種氣悶的感覺了.

好像又像過去,她不願意說話的時候就甩臉色,那時候她是啞巴,現在是裝啞巴.

傅寒川骨節分明的手指握在方向盤上,冷聲道:"把安全帶系上."

搭的一聲,鎖扣的聲音響起,車子也隨之飚了出去.

霓虹彩光在眼前劃過,車速很快,蘇湘一晚上就喝了點水,這麼快的車速讓她有些不適.

好在車子並未開很久,一會兒就停了下來.

蘇湘從車窗看出去,微怔了下.

熟悉的街景,這里是……

傅寒川解開了安全帶,伸手順便去開她的,蘇湘轉過頭,兩人面對面的碰了個正著.

上篇:189 他傅寒川,並非一個好好先生     下篇:191 入了我傅寒川的名下,你就再也逃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