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95 爸爸,你怎麼可以這樣  
   
195 爸爸,你怎麼可以這樣

g,更新快,無彈窗,!

常妍抿了下嘴唇說道:"沒什麼."

"大嫂,快走吧."

她拉著楊燕青走出餐廳,拐彎往旁邊一家甜品店走了進去.

剛坐下椅子,楊燕青往窗外看了眼,對著常妍笑問道:"你們兩個是不是吵架了?"

說完,她自己都有些不相信,常妍那麼迷戀傅寒川,什麼都遷就他,幾乎沒了自我,怎麼會舍得跟他吵架?

常妍板著臉,一副不高興的樣子.她翻看著餐單,悶悶道:"哎呀大嫂,你就別問了."

"哦,看來是真吵架了."楊燕青笑了下,"這可真稀奇了."

不過,以傅寒川對女人那幅愛理不搭的樣子,如果他跟小妹吵架,倒反而是好事情.男女之間,最怕沒有任何反應,吵架至少說明一方對另一方有情緒反應,這樣的話,小妹就不是一頭熱了.

楊燕青慢慢的翻看餐單上的甜品,把她跟男女相處之道的看法說了遍,私心以為常妍跟傅寒川的關系有了曙光.

但事實,卻完全與楊燕青想的相反.

常妍心里不安,看餐點的時候完全是心不在焉的.

她的眼角往窗外瞥著,手中的餐單已經全部翻過一遍了.

前天晚上,電影院的事以後,她便不知該怎麼跟傅寒川見面了.

她的自尊,被他踩在腳下,可以說,是鬧翻了.

也可以說,是她單方面鬧翻吧,因為他從來就不曾正眼看過她,更不要說把她放在心上.

他的心里,就只有那個女人.

可是即便如此,再見到他的時候,她的心依然會被他牽動,會不由自主的想著他……

楊燕青要了幾種不同口味的蛋糕,兩份果茶,抬頭看向常妍時,她還拎著一頁紙發呆.

楊燕青將餐單遞給服務員,說道:"小妹,點好了嗎?"

"小妹?"

"啊?"常妍猛地回神,看到一邊等候著的服務員,隨手將餐單合上了遞過去,"就一份酒釀圓子吧."

"好的,請您稍等."

服務員拿了兩份餐單下去,常妍回頭就看到楊燕青看著她的奇怪眼神.

常妍摸了摸臉,不自在的笑了下道:"大嫂,你這麼看著我干什麼."

她擺弄著手機,躲閃著楊燕青看過來的視線.

楊燕青深深看了她一眼道:"小妹,你一向不喜歡吃酒釀圓子的,怎麼忽然想吃那個了?"

常妍臉色微微一紅,胡亂撫了下頭發道:"聽朋友說,這里的好吃就想著嘗嘗吧."

她擠了個笑,不自然的垂下眼皮,看著手機新聞.

"大嫂,如果男人喜歡的女人,跟另一個男人發生了關系,他會介意嗎?"

聞言,楊燕青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反應過來常妍指的是什麼事.她道:"你是想問傅寒川?"

這兩天,最熱門的新聞就是蘇湘跟祁令揚的視頻門了,財經新聞跟娛樂新聞都占了版面,連她這個在家養胎的女人都聽說了.

常妍閉著嘴唇不吭聲,楊燕青實話實話道:"男人猜不准女人的心思,同樣的,女人也猜不透男人想什麼.這個問題,我沒有辦法回答你."

常妍有些失望,將手機擱下反面朝上,她悶悶不樂道:"我還以為你結婚了,就會懂男人一些."

楊燕青笑了起來,她道:"這麼說,你從小跟你大哥二哥一起長大,不是更懂一些?"

常妍嗔怪的瞪了她一眼道:"這怎麼能一樣."

一邊是兄妹親情,而她要問的男女之間的感情.

餐點由服務員送上來,楊燕青看著面前擺著的幾塊精致蛋糕,拎著小勺決定先吃哪一個.

她看了眼常妍道:"我只能告訴你說,不管男人女人,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

"不過,男人具有天生的征服欲."

常妍點了酒釀圓子,但是卻沒有嘗一口,勺子攪動著那一顆顆滾圓的小丸子,一點食欲都沒有.

征服欲,起碼要對那個人有那麼一點動心,才能起想要擁有的心思,如果一直是心如止水,又哪來的征服欲?

傅寒川對她,就是心如止水,不管她怎麼示好,怎麼表現,他都視而不見,就像那一晚一樣.

一想到那晚,常妍緊咬了下嘴唇,楊燕青看了眼那碗晃動著水面的酒釀圓子,又看了看常妍,認真說道:"不過小妹,蘇湘的那件事,三年前就發生了.你這個問題,其實你心里有底……"

三年前,蘇湘跟祁令揚的視頻就在網上傳過,這三年里,傅寒川看似清心寡欲,但這清心寡欲的背後是什麼……

常妍捏了捏手指,不甘心的道:"他們之間只是因為傅贏的關系罷了."

"她跟別的男人上過床,他真的能不介意嗎?"

另一邊的西餐廳,傅寒川接過服務員遞過來的葡萄酒,裴羨從餐桌那邊走過來看了眼包裝袋說道:"好了沒,可以走了嗎?"

酒是餐廳老板特意從法國葡萄酒莊園空運過來的,因著與傅寒川的交情送了他幾瓶.

傅寒川看了他一眼,默不作聲的往門口走去.

裴羨跟上去嘀咕道:"讓人送去你家不就行了,再不行,讓喬深跑一趟不就好了,怎麼用得著你親自跑一趟."

經過甜品店,前面幾步路就是電梯,裴羨踏在電梯上,抬頭正好可以看到上一層樓,蘇湘的那一家門店.

商場人來人往,周末的生意都不錯,唯有那兒冷冷清清,那店門口只有經過的人,卻沒有走進去的.

裴羨有點兒明白過來,說道:"蘇湘的門店受到波及,估計這陣子不會緩過來."

他看了一眼傅寒川,玩笑似的道:"不過你可以把她店里所有東西都買下,幫她沖一下銷量,這樣她就能撐過這陣子了."

傅寒川看了看他,冷聲道:"買下那麼多東西,做年終禮物嗎?"

傅氏旗下員工多,若是作為年終禮品的話,倒是可以,人手一份恐怕還不夠送.問題是,傅氏的年終禮品,送護膚品,手工皮包?

一家公司的業績維持,如果只靠熟人買賣來支撐的話,能撐多久?

裴羨訕訕的閉上嘴,冷睨了下前面的背影,挑了挑眉.

傅寒川這種又冷又直的男人,真奇怪女人們到底看上他什麼了.沒有任何情趣可言,脾氣又差,唯一可圈可點的,大概也就他那張臉跟他顯赫的身份了.

裴羨雙手插在褲兜,隨意道:"我剛才好像看到常小姐了,她竟然沒有上來打招呼?"

傅寒川眉毛微蹙了下,好像沒聽到似的沒一點反應,電梯滑到一樓,他徑自的穿過珠寶首飾櫃台.

裴羨對著個悶葫蘆,覺得悶死了,他換了話題道:"有見過蘇湘了嗎?"

"這麼大的事,不會又跑了吧?"

走出商場,前面是晴朗的天空,寬闊的馬路.傅寒川的腳步一頓,眉毛皺了起來.

他的臉色陰沉,將手里的葡萄酒往裴羨手里一塞,冷聲道:"送1988."

說完,他便走了出去,根本不搭理身後的裴羨什麼反應.

裴羨看著男人一路走到車子那邊上車,倒車,揚長而去.

他單手拎起那幾瓶酒看了看,回頭看了一眼二樓的位置,哂笑一聲自言自語:"戳中了痛處就不理人."

他正要走下台階,肩膀冷不丁的被人撞了下,身體往前沖了下勉強穩住身形,手里的酒瓶沒有打碎.

"好險."

他籲了口氣,轉頭一看,前面的台階散了幾件衣服,女人蹲在那里匆忙的撿起.

她穿著白色的羽絨服顯得鼓鼓的,看不出什麼身形,長發披散在腦後,幾縷發絲滑落,隨著她的動作飄晃.

即便是這樣,裴羨還是認了出來.

他擰了下眉毛,往前踏了一步,看著近在腳尖的那件小女生穿的連衣裙,彎下腰撿起.

這時,女人的手也正好伸過來撿起,兩人各自捏著一片布料.

喬影看到面前的男人,微微一愣,隨即恢複了平淡的表情,手指稍微用力,將那件衣服扯了過來,隨意的塞進袋子里便匆匆的走下台階.

連一句話都沒有.

裴羨心口堵著一股氣,長腿一邁輕易的追上了女人,橫在她面前擋住她的去路.

他看了一眼喬影手里拎著的許多大大小小的袋子,都是兒童品牌.

他皺了下眉問道:"你買那麼多兒童用品做什麼?"

喬影:"跟你無關."

她繞過他,裴羨今兒就跟她過去不去了,她往左,他便也往左,她往右,他便也往右,堵著她的去路.

喬影惱火的瞪著他:"讓開."

裴羨抿著唇靜靜的站在那兒,喬影轉身往後面走.

"小心!"

剛出聲,一只脫了狗繩的哈士奇跑過來,喬影勉強躲避了過去,卻崴到了腳.

"啊!"她的右腳一軟,直接跌坐在地上,腳踝頓時一股鑽心的痛襲來.

那狗闖了禍卻徑直往前飛奔而去,也沒見後面跟著主人,喬影氣得咬牙,只能自認倒黴的站起.

她的腳之前在醫院被病床輪子碾壓過,這會兒正脆弱,再這麼一崴腳,傷上加傷,只能強撐著站起來.

裴羨的眉毛擰成了一團,剛才那狗撞過來的時候,他只來得及出聲,卻沒有辦法阻止.

其實如果她把手里的那些袋子砸出去,還來得及改變狗跑過來的路線,但她卻沒有撒手,好像那些東西比她更重要似的.

看著女人搖搖晃晃的站起來,一顛一顛的繼續往前走,他將手里拎著的酒隨手放在一輛電動車的簍子里,黑著臉大步走了過去.

"啊呀!"喬影冷不丁的騰空而起,嚇得叫了出來,側頭便看到男人黑透了的臉.

他竟然把她直接給攔腰抱起來了.

"放我下來!"

喬影用力的拍他的肩膀,試圖阻止男人這種親密行為,裴羨掐著她的大腿跟手臂,威脅道:"想不想再試試摔地上?"

喬影惱火的瞪他,小臉氣得緋紅:"都怪你!"

要不是他擋住她的路,她也不至于被狗撞到.

裴羨難得的板著臉,抱著她轉身往車子走去.

一會兒,一輛黑色保時捷也加入進了密集的車流.

電動車的主人從商場走出來,見到車簍子里多了一袋子東西,而且包裝好高級的樣子,他拎起來看了看喃喃自語:"現在不發傳單,發酒了?真豪氣……"

中醫院里,喬影看著自己腫得像是豬蹄的右腳,漂亮的眉頭皺得像起伏的波浪.

醫師用藥酒給她推拿,疼得她掐緊了拳頭.

眉毛比她皺得還深的裴羨看了眼她的腳,目光落在女人的臉上.見她小臉皺成一團,他將她的手拿過來搭在手臂上道:"握緊."

"用不著."喬影倔強的說了一句,話音剛落,醫生正使力,疼得她下意識手指一抓,裴羨擰住了眉,看了眼她掐緊的手指頭,力道真夠大的.

喬影疼的臉都白了,那一陣疼痛波過去後,她松了手要縮回,男人的大掌扣在她的手背上,牢牢的握住她.

喬影掙了掙,沒有掙出來,抬眸兩人四目相對時,裴羨掃了一眼那一大堆擱在桌上的兒童用品,又問了一次:"那些,是干什麼用的?"

喬影撇過了頭盯著自己的腳,冷漠道:"你管不著."

醫院的診療結束,裴羨又一次不由分說的把人抱起送回喬家.

喬家是一棟胡同院子,喬家父母不在,但是喬深在家.看到抱著人進來的裴羨,喬深狐疑的看了看兩人,再看向喬影,用眼神示意:和好了?

喬影用眼色懟了回去:不許透露一個字!過來抱我!

喬影的腳腫起來,她原來的鞋子穿不上,這會兒只裹著厚厚的棉襪暴露在空氣中.

喬深只看了一眼便明白過來,他輕咳了一聲,往前伸出手道:"我來吧."

裴羨只瞥了他一眼,抱著喬影繞過喬深,往她的房間走去.

他只丟下一句話:"去車里拿她的東西."

喬深轉頭看了他們一眼,無語的摸了摸脖子,這又搞什麼呢?

房間內,裴羨將人放在床上,喬影馬上滾了進去,拎起被子將自己裹起來,冷聲道:"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裴羨睨了眼閉著眼裝睡的女人,嗤笑了聲道:"過河拆橋的本事,誰都比不上你."

說罷,他也不指望她能有什麼反應,走了出去.

喬深從後車座里看到那些滿滿當當的購物袋子的時候,心里就直打鼓.

按照裴羨的性格,肯定又要追著問.

他提了滿手轉身時,就見裴羨抱著手臂站在他身後.

"那些東西……"裴羨下巴抬了抬,指了下道,"她給誰買的?"

喬深急智,面不改色說道:"家里親戚的女兒生日."

裴羨往前走了一步,又看了一眼那滿手的物品:"這麼多?"

喬深道:"家里每人都要送,讓她統一采買."

裴羨抿唇盯著喬深好幾秒鍾,看得喬深冷汗都要冒出來了.不過他跟著一個脾氣陰晴不定的老板那麼多年,不管什麼樣的情況下都能做到鎮定自若了.

他道:"謝謝送她回來."

喬深轉身之時,裴羨冷淡的聲音傳來:"喬深,你們家跟親戚沒什麼往來."

裴羨跟喬影交往了幾年,對喬家的事情就算不是所有的都清楚,但有些事他還是知道一些的.

喬家是幾年前從外地搬過來的,過年都不回去的一家子人,跟老家的親戚能有多少親密?

裴羨說了那一句,上車關門,車子當著他的面揚長而去.

喬深看著絕塵而去的車,張了張嘴,無奈的轉身回去.

喬影屋子里,聽到腳步聲,喬影便睜開眼來,看著走進來的喬深,她問道:"他走了沒?"

喬深將兩手東西放在靠牆角的沙發上,說道:"你就不怕他知道什麼?"

喬影眼眸黯淡下來,低落道:"不小心遇到的,你以為我想."

喬深看她一眼,拎起一張椅子坐下,他道:"他對你不死心,還不如都告訴他,是接受還是不能,給他個痛快,也給你一個痛快."

喬影垂著頭,絞著被面道:"說了分手,還有什麼痛快不痛快的."

喬深深吸了口氣道:"你這就不知道男人了吧."

"不明不白的分手,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都是不能夠接受的.就算是分手了,只不過是在他心里留下了一個謎.不解開這個謎,就有著永遠的好奇心,叫他怎麼忘了你,對你死心?"

喬影抓起旁邊的抱枕砸過去道:"男人男人,你連個戀愛都談不清楚的,還說什麼男人,給我出去!"

喬深被打得出了門,門關上,喬影忍住的情緒就崩了.

她雙手捂著面頰,掌心一片濕潤.

如果可以,她也不願那樣.

只願,他們再也不要遇上,時間還有那麼長,他總會忘記她的……

……

古華路的別墅.

傅寒川站在一片巨大落地窗前,手中的手機響了很久,最後轉為語音提示.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用戶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

嗒的一聲後,徹底陷入了沉寂.

傅寒川垂下手,一臉寒氣.

他給那女人打了那麼多電話,她一個都沒接.

裴羨的話在腦中響起,煩的他眉頭緊蹙.

他轉身大步往門口走去,宋媽媽在走廊拖地,門忽然打開嚇了她一跳.

"傅先生……"

傅寒川問道:"傅贏呢?"

宋媽媽指了指門外,吶吶道:"吳老師帶著他去上課了."

小少爺每周都要去上課的,這課程還是他自己安排的,忘了嗎?

"砰"的一下門關上,傅寒川給吳老師打電話,叫她把孩子送回來.

這會兒傅贏正在上書法課,吳老師按照他的吩咐,把人帶了回來.

傅贏回來的時候,連手都沒來得及洗,手指上還站著汙漆漆的墨汁.

傅寒川看了他一眼冷聲道:"打電話給她."

經過上次潛規則事件,傅寒川便以考試為由禁止了傅贏上網,連電視也不讓他看,而此次事件出來的時間尚短,而且並不是在節目播出的時候爆出來,學校那個小社會還沒來得及擴散開.

傅贏看了看爸爸,猜大概是他又打不通電話了,拿喬的轉身往洗手間走.

水龍頭打開,小家伙踮著腳尖擠出洗手液搓手,他裝不懂,問道:"打給誰啊?"

傅寒川面色冷峻,直接一把拎起他手臂,將他戴著的電話手表摘了下來,然後將電話撥了出去.

傅贏瞪圓了眼睛看著男人拿他的手表打電話,皺著小眉毛:"爸爸,你怎麼可以這樣……"

湘園,蘇湘看了眼沉寂下來的手機,定了定心想著下一步該怎麼收,才安靜下來沒多久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她看了眼來電顯示,看到傅贏的號碼,本能的伸手將手機拿了起來.

可當她的手指就要落下劃開接聽鍵的時候,她停了下來.

三年前,她最怕的就是傅贏看到了那段視頻,而此時,她更怕這個電話,是傅贏打來對她的質問.

她可以問心無愧面對任何人,可對自己的孩子,她不知道如何去面對.

她更怕因為她而影響了傅贏.

上次潛規則事件的時候,孩子就因她而蒙了羞,而這件事……

蘇湘的手指緊握到僵硬,喉嚨翻滾了好幾次,忍著就要落出來的眼淚.

她想看到兒子,可是無法面對他純淨的小臉.

她面對不了……

鈴聲不斷的響著,像是一記記鞭子抽打著她的心髒,疼得她受不了.

"別再響了,別再響了……"

她將手指咬在嘴里,盯著一直響的手機.

終于,那鈴聲又一次的安靜下來.

這次,不等電話再撥打進來,她抓著手機翻出了傅寒川的號碼,待電話一接通,不等對方說什麼,她歇斯底里的喊道:"給他立刻轉學,馬上!"

吼完她便立即將手機掛斷關機.

她將所有承受的委屈轉化成了對陷害她的人的恨.

不論如何,她都要挺下去,哪怕落得一無所有,她也要把那個躲在陰暗里的人揪出來,徹底的把這件事解決了!

傅寒川接起電話時,被蘇湘那一嗓子吼得耳朵難受.

沒有見到她的面,但是從她吼得破音的語氣,就可知她此時的狀態.

她連傅贏的電話都不敢接……

她,無法面對孩子……

傅寒川面色沉郁的抬頭,對著外面守著的吳老師道:"去聯系私立學校,要求下周一就能夠入學."

上篇:194 前面服務台的地方,站著傅寒川     下篇:196 我只知道,我不想失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