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197 你一大早跑過來,就為了問我這個問題?  
   
197 你一大早跑過來,就為了問我這個問題?

g,更新快,無彈窗,!

時間一點點過去,傅寒川竟然坐在椅子上就這麼睡了過去.

睡在他腿上的貓醒來跳上桌子,自個兒無聊的把筆當成玩具撥弄,那支筆咕嚕嚕的往前滾了滾,到了邊角直接掉了下去.

好在抽屜拉開了一條縫,簽字筆掉落在抽屜,大白貓伸長了前爪噘著尾巴在那撈.

傅寒川聽著些微動靜,蹙了蹙眉醒來,就見一條刷子似的尾巴在他眼前晃來晃去.

那貓正是興奮的時候,對著傅寒川"喵"的叫了一嗓子,前爪在抽屜扒拉了下,似是讓他幫忙拿一下.

傅寒川揉了下貓腦袋,拉開抽屜,那支簽字筆正掉落在一疊照片上面.

傅寒川將筆拿起,看到那些照片的時候想到了什麼,眉頭皺了下.

他將筆擱在桌面上,然後把那些照片全部拿了起來.

這些,是卓雅夫人拿過來給他的,蘇湘跟祁令揚的親密照.

傅寒川對著這些照片若有所思,眉頭越皺越深,呼吸也沉了下來.

大白貓依然興奮的在桌角玩筆,咕嚕嚕的響,傅寒川抬眸抽了一張紙,將那支筆拿了過來拔開筆帽,迅速的寫了起來.

大白貓失去了玩具,對著男人"喵"的又喊了一嗓子,這回男人沒理它,頃刻間,紙上寫了幾個時間點.

這些照片出現的時候,與蘇湘跟他鬧出潛規則事件的時間接近,而現在,又爆出三年前的舊聞……

那一段視頻,是三年前視頻的升級版,也就是說,這個放出視頻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三年前的那個人.

可問題是,卓雅夫人已經讓蘇潤停手,而蘇潤既然拿到了錢,為何還要繼續做下去?

那麼只有一個答案,便是另外有人指使了他,把卓雅夫人的計劃繼續了下去.

蘇潤那時把責任推在卓雅夫人身上跑路日本,但現在,他在日本欠下那麼多債,甚至需要賣房救命,為何他不回到國內?

還是說……在國內有他害怕的人,讓他不敢回來,或者是,沒辦法回來?

傅寒川捏著筆,一只手抵在下巴慢慢的摩挲著手指,想到這些事情,腦子飛快的轉動著.

因為之前喝了不少酒,感覺到口渴時,他下意識的伸手去拿水杯,湊到唇邊的時候才發現水杯是空的.

他看了眼空空的杯子,不免又是一股氣惱,苦笑了下搖頭歎氣.

以前,他在書房工作,那個女人會給他送來一杯咖啡,或者熱牛奶.

已經過了三年,他竟然還會習慣性的覺得,這桌上的水杯永遠是滿的.

大白貓端坐在桌角,安靜的看著男人,貓嘴發出親昵的喵嗚聲,看到那支筆放下了,又起來去撥來撥去.

傅寒川揉了揉它柔順的皮毛,站起身,走出書房倒了一杯水又回來坐下.

一杯水後,他拿起筆,將中斷的思路連續上.

視線落在那些照片上.

關于照片的來源,之前他找人調查過,但是除了傅家老宅門口的一段監控,別的就無從查起了.

不管是視頻,還是照片,主角都是蘇湘跟祁令揚,好像這個人就一直在盯著他們.

那麼是否有可能,是同一個人所為?

為何照片寄給了卓雅夫人?

傅寒川的筆尖停留在最後一行,手指捏了起來.

……

第二天,傅寒川一早就出現在了傅家老宅.

卓雅夫人從樓梯上下來,看到坐在餐廳享用著早餐的男人,眉毛微皺了下.

自從上次吵過架,母子倆的冷戰便升級了.在公司的時候,都只打個照面便各走各路.

卓雅夫人施施然的走向餐桌,冷聲道:"怎麼,那邊的保姆沒做早飯,讓你一大早跑這兒來?"

她拎開椅子坐下,夏姐將早餐送過來,卓雅夫人拿起筷子,並不看傅寒川一眼.

傅寒川喝完最後一口蔬果汁,抽了張紙巾擦了擦嘴唇,說道:"我在客廳,有話想要問."

說完,他便起身去了客廳.

卓雅夫人眼角余光隨著他的背影而動,爾後垂眸慢慢的吃了起來.

半個小時後,卓雅夫人走過來,在傅寒川對面沙發坐下.

"你有什麼要問的?"

傅寒川抬起眼眸,視線冷靜,他道:"三年前,你讓蘇潤下手的那個計劃,除了你們兩人知道以外,還有沒有別人知曉?"

聞言,卓雅夫人眉毛皺了下:"你什麼意思?"

傅寒川氣息冷沉,面色不變,他道:"母親,事關你自己,請一定想清楚."

卓雅夫人深深看了他一眼,空氣沉寂了幾秒.

既然是她安排下的計劃,又是見不得光的,自然只有她跟蘇潤知曉,哪里來的什麼第三人?

不過,如果是蘇潤在行動的時候,露出了馬腳被人知道了呢?

也有可能,是她跟蘇潤談話的時候,被人聽到了?

卓雅夫人心里煩亂了起來,開口道:"事情過去那麼久,我需要好好想一想."

傅寒川瞧了她一眼,拿起茶幾上擱著的羊皮手套,說道:"好,如果想起什麼來,請母親一定告訴我."

說罷,他便要起身.卓雅夫人見他要走,冷聲道:"你一大早跑過來,就為了問我這個問題?"

"……"

"蘇湘跟祁令揚的事,跟你無關,你少插手進去,免得惹上什麼不乾淨的名聲."

如今,是那蘇湘跟祁令揚的桃S色緋聞滿天飛,他要是插手進去,就變成了三角感情糾紛.

這年關將至,還想當年終大劇場免費給人看笑話嗎?

傅寒川腳步停頓了下,轉頭看向卓雅夫人道:"夫人,傅贏下周一開始就要轉學到私立學校就讀,你說,這件事我還能置身事外嗎?"

卓雅夫人身體猛然一震,驚愕的看著傅寒川往外走出去的背影,就連叫她"夫人"的稱呼都沒注意了.

孩子轉學是很正常的事,她本身也一直反對傅贏就讀公立學校.

只是現在期末考在即,孩子緊急轉學,還能是為了什麼?

小學也是個小社會,那些孩子家長看到了新聞,在自家孩子面前就會提起,傅贏在那個環境里,定然會聽到那些傳聞……

卓雅夫人捉緊了手指發愣,夏姐叫了她好幾聲她才反應過來.

"嗯,什麼事?"

夏姐一手拿著她的手機,說道:"夫人,您的電話,是常小姐打來的."

卓雅夫人看了眼手機,下樓的時候,手機忘在臥室了.

她將手機拿過來,神思還留在傅寒川留下的問題中,她心不在焉緩緩道:"常小姐,有什麼事嗎?"

電話里常妍甜美的嗓音透著些疑惑:"夫人,您的聲音怎麼這樣?"

卓雅夫人提了提精神,清了下嗓子道:"沒什麼,晚上沒有睡好罷了.你有什麼事?"

"哦,那正好,別人送了我一些養生茶,夫人如果在家的話,那我就送過來了."

"還是……一起出去逛逛街?"

卓雅夫人心中正煩悶,說道:"就要年底了,商場買點東西吧."

"那好."常妍愉快的答應了下來,約了時間地點便掛了電話.

卓雅夫人放下手機,看了眼傅寒川剛才坐過的位置,臉色又沉了下來.

夏姐等候在一邊一直沒離開,卓雅夫人抬頭看了她一眼,吩咐道:"去我房間,挑那件藏青色的外套,還有我的手提包,叫老何備車,我要出去."

"是的,夫人."夏姐馬上過去辦事,一會兒便將東西拿了過來.

卓雅夫人在夏姐的伺候下穿上衣服,藏青色的雙面呢外套穿在身上,一圈毛茸茸的貉子毛領疊在肩膀,更顯她高貴冷豔的氣質.

三十年前,她是享譽全城的三大美人之一,而今,她雖已老,臉上攀上了歲月風霜,但她那一身冷傲氣質卻好似在三十年的磨礪中越加鋒利了起來.

她拎著手包挺背昂頭的抬步走了出去,老何守在車旁邊,看到她出來便打開了車門.

車內的暖氣早就打開,此時車內溫度正好.

"開車."

一聲下來,車輪碾壓著冷硬的地面往前開去.

……

常家別墅,楊燕青拿著本書在走廊經過,半開的房門正好聽到常妍掛斷電話時的話.

"小妹,你要出去?"

楊燕青推門進來,常妍正將手機放入手包內.

"是啊."常妍笑了下,"跟卓雅夫人一起."

楊燕青微蹙了下眉,瞧著她在衣帽間挑選衣服.

前幾天她說跟傅寒川吵架,也沒見她跟卓雅夫人怎麼往來,看來情緒低落的日子是過去了,又開始跟人家熱絡起來了.

楊燕青坐在床角,看著她穿上外衣,說道:"怎麼,和好了?"

常妍扣著腰帶,垂著的眼皮微動了下.她手指利落的將腰帶挽出一只漂亮蝴蝶結,說道:"大嫂,我跟卓雅夫人的關系一直都不錯."

"而且眼下是年底了,各家各戶不是更加要多走動?"

"我們常家是外來戶,好不容易在北城站穩腳跟了,怎麼也要維持下去啊."

傅家在北城的地位顯赫,傅正南又是商會一把手,到了年底,那些太太小姐們比起往常更加八面玲瓏,都忙著送禮邀飯局.

往年這個時候,楊燕青作為常家長媳,早就開始活動起來了.只是如今她剛懷上還沒出頭三月,常奕謹慎起見便沒有讓她再走動.

楊燕青笑了下道:"以前這些事都是我來做,現在小妹出道了,都可以交給你來做了."

她看著常妍坐在梳妝台補妝,又笑了笑道:"以前你最不喜歡人情交際,現在做起來倒是得心應手."

常妍抹著唇膏,忽然手指一顫,鏡子里,紅潤的唇瓣有一抹紅色越出了唇線.

"啊呀!"她驚呼了一聲,連忙抽了紙巾擦拭起來,楊燕青看她手忙腳亂的樣子皺了下眉,"怎麼剛誇你就毛毛躁躁了."

常妍放下唇膏,笑了下道:"還不是大嫂的話嚇到我了."

楊燕青微微一愣:"我怎麼嚇到你了?"

常妍道:"大嫂剛才說,以後你的事情都要交給我來做,可不是嚇唬到我了麼."

楊燕青寵溺的笑了下:"好了,你早點去吧.卓雅夫人的脾氣,不喜歡等人的."

說著,她站起來往外走,常妍想到什麼,叫住她道:"大嫂,等一下."

楊燕青的手指扶著門把,聞言停了下來:"又怎麼了?"

常妍抿了下唇瓣,似是難以開口,看了她一眼後期期艾艾的道:"大嫂,現在應酬多了,我怕我手里的錢不夠,能不能讓大哥多給我一些?"

"這出去買東西什麼的,總不能讓別人買單吧."

楊燕青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常妍有公司股份,每年分紅不少.她以前沒有進入公司,也沒跟那些太太小姐們交往起來,除去她的那些花銷,手頭上應該還有不少.

不過,她現在也算是為公司做事,不想動自己的私錢也能理解.

說起來,那些太太們一場牌局都要花費個幾百上千萬,去一次商場,幾十萬是正常.

楊燕青點了下頭道:"好,我會跟你大哥說的."

常妍甜甜一笑,上去抱了她一下:"謝謝大嫂."

……

商場.

天氣陰沉沉似要下雪,卓雅夫人的臉色一如那天色,一直冷面不展,常妍看了眼她的臉色,眼眸微微一動,笑著問道:"夫人,看你黑眼圈都出來了.什麼事讓你睡不著?"

卓雅夫人挑著一排排的衣服,卻沒有一件看得入眼的.

她收了手指,看了眼常妍道:"還能是什麼事."

"罷了,不提了,一說起就更頭疼了."

卓雅夫人揉了揉太陽穴:"累了,去茶室坐一坐吧."

說是茶室,其實是珠寶櫃的貴賓室.

前面桌子擺了一排珠寶盒,每件首飾都像是藝術品一般令人驚歎,寶石跟金屬色澤在燈光下互相輝映.

櫃台經理親自倒了茶水送進來,微微笑道:"夫人,常小姐請喝茶."

卓雅夫人點了下頭,拿起普洱茶輕啜了一口,對桌上那些珠寶,並沒有多放在眼里的意思.

不過她道:"常小姐,你年輕,這些珠寶首飾戴起來更漂亮."

隨著年關的來臨,除了那些定制禮服商訂單爆滿以外,就是這些珠寶首飾最搶手了.一件華貴首飾戴在身上,襯得是人的高貴美豔,也是背後的家底實力.

法國作家莫泊桑不是有一篇小說,說的就是女主人公為了在晚會上亮眼一把,向朋友借了一條鑽石項鏈.

常妍笑了下,在那些珠寶上看了一圈,挑了邊上的一條藍寶石項鏈,吊墜中間是一塊嬰兒掌心那麼大的藍寶石,周圍用一圈珍珠包圍了起來.

卓雅夫人瞧著她將那條項鏈托在掌心觀察,櫃台經理微微驚訝,因為像這種款式的首飾,適合年齡大一些的女士佩戴,顯得端莊威嚴,典雅高貴.

不過櫃台經理見過那麼多客戶,那雙眼睛在油鍋里練過似的,馬上就明白了常妍的心思.

她笑著解說起來:"常小姐,您手中的這款項鏈,是設計師按照海的構思設計的."

"這塊藍寶石,是原石,只做過簡單切割,這些珍珠,是人魚眼淚的意思,說的是海的女兒."

"設計師設計這條項鏈的時候,是以女兒給母親送禮物的心情來設計的."

常妍看著藍寶石透亮的色澤,看向卓雅夫人道:"夫人,這條項鏈好看嗎?"

卓雅夫人笑了下道:"只有上好的原石,才不需要切割,這條項鏈應該是獨一無二的吧?"

她看向櫃台經理:"像這樣的原石可不多."

櫃台經理點了下頭笑道:"夫人說的正是,設計師為了這條項鏈,走了很多地方才得到的,只此一條."

卓雅夫人道:"常夫人好福氣,生了個孝順女兒."

常妍不好意思的笑了下,默不作聲的將寶石項鏈放回了盒子里,將盒子蓋上往前挪了下,意思是這條項鏈她要了.

整齊的一排珠寶盒中,那一個位置空缺了下來.

接下來,常妍又挑了一條鑽石項鏈:"下周于先生家辦宴會,就戴這一條項鏈吧."

她托著中間設計成海輪方向盤的吊墜,中間是一枚五克拉的鑽石,四周延伸出來的金屬支線又像是太陽光芒,意為向著陽光掌握幸福的方向.

五是吾的意思,可見設計師在設計這項鏈的時候,考慮了很多因素.

卓雅夫人點了點頭:"嗯,很配你."

每個女人,都希望這一生都是充滿陽光,向著幸福的方向走向人生終點.

思及此,她臉色微黯了下,嘴里茶味的余甘變得微微苦澀起來.

她放下茶杯,隨便挑選了條項鏈,而常妍又接著挑了幾件首飾,最後才讓櫃台經理去包裝起來了.

櫃台經理一下子出了幾個大單,一臉笑意的拿起那幾個珠寶盒:"夫人,常小姐,你們稍等."

貴賓室內,一時只剩下卓雅夫人與常妍.

卓雅夫人笑道:"怎麼一下子買那麼多,這些首飾可都是單品,價值不菲."

常妍無所謂的道:"不過就是些首飾罷了,女人的櫃子里,除了缺衣服,也缺搭配衣服的珠寶,夫人你說是不是?"

卓雅夫人贊同的點了下頭,眉眼多起一些笑意:"以你常小姐的身份,那些珠寶確實不過是點綴."

常妍笑了笑,想到什麼,她的笑意微微落下,看了眼卓雅夫人小心問道:"夫人,上一次在盛禧酒店……您跟寒川還好吧?"

那次傅寒川跟蘇湘單獨在包廂用餐,卓雅夫人當時就怒了起來,蘇湘頂撞了卓雅夫人,傅寒川又跟她冷戰,最後不歡而散.

卓雅夫人一提到蘇湘就一肚子火,不過視頻門那件事出來後,諒她也沒那臉面再去勾Y引她的兒子了.

她板著臉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冷聲道:"好好壞壞也就那樣了.他以為他跟那個啞巴還能怎麼樣."

常妍看了看她臉色,抿了下嘴唇小心翼翼問道:"夫人是說,那個視頻的事嗎?"

"那個視頻,我也看了……寒川他,是不是很難過?"

卓雅夫人的臉色更難看了一些:"有什麼難過的,不過是個不乾淨的女人."

"可是……蘇小姐看起來不像是那樣的人,這里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卓雅夫人本就心里紮著刺,常妍那句話,好像將那根刺更往她心里推進去了些.

她的眼神一冷,說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她的下作手段,又不是現在才知道."

她不悅的掃了一眼常妍:"你怎麼向著她說起話來了?"

常妍笑了笑:"夫人,我不是向著蘇小姐說話.不過她是傅贏的母親,這種事鬧出來了,可別傷了孩子的臉面."

她慢慢的摩挲著茶杯潤滑的表面:"對了,傅贏他應該還不知道吧?"

卓雅夫人一想起傅贏,肩膀微垂了下道:"他還不知道,好在寒川想的周到,給他辦了轉學."

"轉學?"常妍微微睜大了眼睛,"傅贏習慣了那個地方,要是轉學的話,肯定是不開心了吧?"

卓雅夫人冷聲道:"不轉學以後更不開心.那種混雜的地方,肯定沒什麼好話傳出來."

"這倒也是……"

這時,櫃台經理將包裝起來的珠寶盒送進來:"夫人,常小姐,已經好了."

常妍接了過來說道:"都記在我的名下就好了."

櫃台經理恭敬笑著:"好的,常小姐."

購物結束,兩人又一起在餐廳用了餐,走出商場的時候,天空已經飄下雪花.

常妍將兩個珠寶袋遞給了卓雅夫人,其中就包括那條藍寶石項鏈.

卓雅夫人看了眼:"常小姐,你這是……"

常妍溫柔笑道:"夫人,您就只有一個兒子,可沒女兒.我爸媽有我們兄妹三人,我的嫂嫂們都跟女兒一樣貼心,不愁我這個小女兒孝順."

"這是我給夫人的過年禮物.聽說夫人當年是北城的大美人,如今也不減當年豔色,戴起來一定很漂亮."

卓雅夫人的心情一直不大好,常妍這麼一捧一送,心中郁結倒是松了許多.

她笑道:"跟那些太太小姐們處多了,嘴巴倒是越來越甜了."

"你這禮物,我就收下了."

司機在她們的身後撐起傘,兩人一起走下台階,臨別上車時,常妍想起一事說道:"對了夫人,我也好久沒有見到傅贏了."

"把他帶到于先生的宴會上來,我陪他一下可好?"

上篇:196 我只知道,我不想失去她     下篇:198 那些殺不死我的,終將使我更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