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02 打住,還是不要互相傷害了.  
   
202 打住,還是不要互相傷害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祁令揚進來,點頭"嗯"了一聲,正好與轉過身來的蘇麗怡視線相撞.

蘇麗怡沒露出有絲毫怯懦,下巴高高揚著,桀驁不馴的看了眼祁令揚,再往他身後的蘇湘看過去,唇角勾了下,傲慢的視線又落回了祁令揚的臉上.

"祁先生,商量好了嗎?"

祁令揚走到茶座的正位,拎開椅子坐下,疊起了雙腿淡淡睨著她道:"蘇小姐,還沒坐下開始談,何來'商量好了’一說?"

他瞥了一眼另一張座位,示意蘇麗怡坐下談話.

蘇湘沒看蘇麗怡一眼,徑直走過來,在茶桌一側坐下.

祁令揚讓楚爭把准備好的合同拿過來,就放在他的面前,這時間,蘇麗怡已經在正對著他的座椅坐下.

蘇麗怡的視線落在那張合同上,雖然她的面部表情控制的很好,但那一眼,露出她很想簽下的迫切.

祁令揚看了眼蘇湘,兩人眼神交流了下,蘇湘淡淡看向蘇麗怡,說道:"之前問過你,是否跟你爸還有聯系,你不是很肯定的告訴我,不知道嗎?"

"怎麼,知道世道險惡,混不下去了,連他也出賣了?"

蘇麗怡撇了撇嘴,倔強道:"你少諷刺我.在我把別墅賣了的時候,你就知道我跟我爸有聯絡."

"我現在答應跟耀世簽約,也願意說出他的下落了,這樣對我們彼此來說,不是雙贏嗎?"

蘇湘輕輕的挑了下眉,看著自己擱在桌上的時候指頭.

她道:"你不好奇我為何要找他嗎?"

她抬眼,眸中有著從未有過的凌厲,像是一把刀子直刺向蘇麗怡.

蘇麗怡目光躲閃了下,三年前的事情她尚可裝不知情不回答,可是現在那段視頻又出來了,而且……而且父母親在日本的處境更加危險,回到國內怎麼也要比在日本好.

蘇麗怡深吸了口氣說道:"你們倆的事情,現在鬧得全世界都知道了."

"你不就是為了這件事,才不得不退賽的嗎?"

"你找我爸,無非就是想要弄清楚這件事.他如果不回來,你永遠都無法知道真相."

少女的聲音清脆利落,蘇湘聽完,垂眸無語的嗤笑了聲.

雖然說,陷害她的人是蘇潤,與蘇麗怡無關,可此刻聽她竟然把那些話說得這般理直氣壯,毫無愧疚,蘇湘竟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做錯事的無罪,苦主卻反而變成有罪的那個,這世界,真的很可笑.

蘇湘冷聲道:"看來,這里面的厲害關系你還真的很清楚."

她看了一眼那份合同,又笑了下說道:"不過,你跟你父親的為人,我再了解不過了."

"我怎麼知道,你簽下這份合同以後,會不會又反悔?或者,你拿了簽約金就跑了?"

當初她把別墅重新整修一番讓她住進去,沒想到她人跑了不說還倒打一耙,蘇湘自認比她多吃了十幾年的米飯,竟然被她耍了.

對這個丫頭,她不能小看,不得不防.

她慢悠悠的看過去,目光更加冷厲:"而且,你說出他的下落,是想要我去日本接他回來?"

蘇麗怡知道別墅一事,讓蘇湘對她防范加級,說道:"放心,我不會跑."

"我簽約在這里,你可以把我當成人質."

"我也不妨說實話."

她停頓了下,吸了口氣,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似的,她道:"我爸媽其實很早就想回國內,是有人不讓他回來."

"尤其是這段時間,有人對他下了狠手."

蘇麗怡說著說著,手指攥緊了,眼睛直直的盯著桌面.

蘇湘皺緊了眉毛,跟祁令揚對視了一眼.

早前,他們在談論的時候,祁令揚就曾說,蘇潤似乎是被人阻撓了回國,果真如此.

蘇湘接著問道:"那你知道,是什麼人不讓他回來嗎?"

蘇麗怡搖了搖頭:"我爸說,如果我知道的話,也會給我帶來麻煩."

祁令揚冷漠看她一眼,蘇潤知道保護女兒,卻把蘇湘當成草芥,一樣是蘇家的血脈,對這個親妹妹卻無處不算計.

他道:"我知道蘇潤逃去日本的時候,帶去了一大筆的資金,就算他什麼都不做,也可以安閑度日,何以淪落至此?"

一說起這個,蘇麗怡顯得氣憤了起來,她道:"我爸那是被人算計的!"

"他到了日本後,有個日本人找他做房地產生意,結果那個人跑了,卷走了他所有的錢!不但如此,那個人還設計我爸做了擔保人,還不上錢,就只能到處躲債了."

蘇潤去了名古屋,他手上有錢,全款買下那里的豪宅,這麼一露白就被給人盯上了.

蘇潤又是個禁不住捧的,又好大喜功,三言兩語就進了別人的套,一步步的也就淪落到此了.

蘇湘淡淡的扯了下唇角,當初蘇氏從輝煌走向沒落,也是蘇潤被套住,慢慢被拖垮,還不長記性.

蘇麗怡道:"我也不妨告訴你,我賣了別墅,就是把錢拿去還債了.而現在我急著簽約,是為了拿到簽約金,至少在他們回國之前,我們一家可以有地方住吃有住,不至于餓死."

"我有才氣又有樣貌,我自信能夠在這個圈子站穩.我可以養活他們,不會再來求著你."

"求?"蘇湘不知該笑還是該哭,"你能換個詞兒嗎?"

當初,蘇潤為了一己之私把她送到了傅寒川的床上,這也叫求?

為了拿到跑路錢,又一次的把她跟祁令揚設計在一起,這是求?

蘇麗怡對她父母有孝心,還肯自己賺錢養他們,比起蘇潤有了那麼點兒骨氣,可惜她始終都沒認識到她父母的過錯.

蘇麗怡抿緊了嘴巴,冷冷撇了一眼蘇湘,看向祁令揚道:"我知道的,我都說了,能不能簽合同,就等你一句話了."

祁令揚慢慢的摩挲著下巴,拿起那份合同懶洋洋的看了一眼,說道:"跟你簽合同沒什麼問題,不過,你提出的關于你父親的事情,我還沒有求證."

"這個約定又不能寫進合同.這樣吧,等我派人到日本,把人找到了,我會再來找你."

蘇麗怡眉頭皺了皺,她反過來說道:"我怎麼知道,你們找到了他,會不會又不跟我簽約了?"

祁令揚嗤笑了聲道:"蘇小姐,有不良記錄的人是你.而的公司,目前為止,還沒有這樣的情況."

"而且,你不是挺能說的嗎?顛倒黑白的本事你有,隨便找個記者就能往外公布,我這正規公司還禁不住你那麼黑呢."

祁令揚不冷不熱,把蘇麗怡誣陷蘇湘的事情給反諷了一下,蘇麗怡臉色漲紅,氣得找不到話來回擊.

祁令揚道:"這樣吧,我可以先給你五十萬,也就是這簽約金的百分之二十五,算作定金,這五十萬,足夠你在北城找一處比較好的公寓租住個一年半載,連生活費也足夠了."

"等到蘇潤夫婦回國,這合同簽下,剩余的簽約金也會給你."

"在這段時間里,你在我的公司當臨時工,怎麼樣?"

蘇麗怡來耀世談判,還沒有來得及談下簽約金,聞言瞪大了眼睛道:"什麼,我的身價就值兩百萬?"

"還是臨時工?"

祁令揚淡淡一笑:"小姑娘,恐怕你還沒弄明白.你現在的名氣是負的,除了我這里,就算可以找到別的公司肯要你,也不會有比這更好的了."

"我想,這也是你跑來我這里的原因吧."

"如果不是你帶來的消息還有那麼一點價值,你連見我的資格都沒有."

"讓你當臨時工,也是讓你過了這段黑曆史時期.不然,你以為簽約下來了,就能馬上把你推出去了?"

"當然,等你以後混的好了,你的工作報酬也會不一樣."

祁令揚的一番話,既把蘇麗怡自認的高價值貶成了低價,也給了她另一個誘惑.

蘇麗怡沉默著不說話,腦細胞卻非常的活絡,蘇湘看她的表情,幾乎能聽到她腦中噼啪打算盤的聲音.

這時,祁令揚站了起來,他看一眼楚爭,楚爭點了下頭,祁令揚看向蘇麗怡道:"你可以再考慮看看.如果考慮清楚了,就說出蘇潤的下落,五十萬會馬上打到你的賬戶上."

說完,他便起身走了.

蘇湘淡淡看一眼蘇麗怡,什麼都沒說,也離開了會客室,看起來像是給她思考的空間.

蘇麗怡咬著嘴唇沉思了會兒,沉著臉站起來,楚爭看她一眼,說道:"蘇小姐請留步……"

……

回到祁令揚的辦公室,蘇湘問道:"你真打算跟她簽約?"

雖然沒有白紙黑字的簽下來,但是已經做好了口頭簽約.蘇湘不想因為她的事,讓祁令揚惹上蘇麗怡這種人.

她現在還小就已然心術不正,難保以後再惹出什麼事來.

蘇麗怡的腦子,大概是遺傳了蘇明東,比起蘇潤只會更難纏.

祁令揚知道蘇湘在想什麼,說道:"這不光是你的事情,跟我也有關,我也想知道,當年到底是誰的設計."

"就當這兩百萬買下一個真相,值得."

"可……"

祁令揚對著蘇湘搖搖頭,打斷她的可是,他道:"就算簽下蘇麗怡,如果她不老實,我可以把她雪藏."

"我倒還希望她能成名,免得再來害人."

蘇湘蹙著眉,蘇麗怡比起蘇潤那兩口子,還算是有點骨氣的,就是不知道這一家子的胃口會不會撐大,故態複萌.

不過祁令揚這麼說了,眼下也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

蘇湘道:"但是你也用不著讓她留在公司做臨時工,等蘇潤回來,再跟她簽約不就好了."

說實話,她看一眼蘇家的那些人,就覺得眼睛疼.

祁令揚看她憂心忡忡,笑了下道:"你是被他們一家坑怕了."

"我給蘇麗怡一顆定心丸,也是把她放在眼皮子底下,免得她再闖出什麼禍來."

他轉了話題道:"你剛才有沒有發現,蘇麗怡說,蘇潤不敢回國是因為有人不讓他回來?"

"而且,還說了,最近這段時間,有人對他下了狠手?"

蘇湘點了下頭,就是威脅到了他們的性命,所以蘇麗怡才開始了轉變,願意主動合作了.

祁令揚臉色微沉,說道:"你猜,是什麼人?"

蘇湘抿了下唇,沉著氣道:"陷害我們的人."

此時,她真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蘇潤,問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

蘇湘離開後,祁令揚才又一次的回到了會客室.

蘇麗怡一杯奶茶喝完,看到祁令揚走進來,不悅道:"不是說了讓我考慮清楚嗎,你這是什麼意思,逼著我答應你?"

祁令揚漫步走到座椅旁邊,但沒有走下來,涼淡的目光打量著蘇麗怡.

蘇麗怡默默回視著他,忽然唇角一勾,開口說道:"你留我下來,確實是在逼著我答應下來."

"剛才其實你有個問題還沒有問."

祁令揚一聲冷笑:"哦?什麼問題?"

蘇麗怡道:"你想問我,為什麼不去找傅寒川談判,相信他也很想知道當年的謎案.我拿相同的條件去找他,得到的報酬也不會少."

"其實你留下我,就是為了要我答應你,不做其他考慮,不去找傅寒川談判."

祁令揚臉上的表情沒有做出絲毫變化,不過蘇麗怡很確定自己說對了.

她道:"剛才蘇湘在這里,你不想當著她的面提到你的情敵,不是嗎?"

祁令揚一側的唇角微彎了下,拿起一只茶杯在掌心把玩,說道:"那你不妨回答一下,你剛才自己問的那些問題."

蘇麗怡看他一眼,不怕把話說開,她道:"因為比起他,你更安全."

當年他爸的行為,是把蘇湘從傅寒川的身邊趕走,並且讓他們沒有了複合的機會.

而在更早以前,又是她爸的行為,硬是把蘇湘跟他捆綁在了一起.

且不說這兩人到底有沒有感情,傅寒川那種高傲自負的人,最恨被人玩N弄在手掌之間的感覺.

當年傅寒川差點把她父親丟下樓.

落在他手里,就算安全回了國內,只怕也不能安心過日子.

去找傅寒川,是下下策.

蘇麗怡瞧著祁令揚的臉色,她跟這個人接觸不多,當然不能完全確定這個人就是百分百安全無害的.

她笑了下,又道:"你跟我姑姑好事將近了吧?我把這個人情給你,畢竟將來也是要叫你一聲姑父的人."

祁令揚淡笑了下,放下手中把玩的茶杯,看向蘇麗怡道:"你是真的很聰明.希望你以後,不會跟你父親一樣干些蠢事害人害己."

……

蘇麗怡回去只考慮了一天,第二日便跟祁令揚達成了協定,在她說出蘇潤下落的一分鍾後,她的賬戶上便多出了五十萬.

蘇麗怡滿意的看著銀行發來的到賬消息,抬頭挺背的出去了.

祁令揚看向楚爭,冷聲道:"知道去哪兒找人了?"

楚爭點頭道:"我馬上安排人去日本."

祁令揚道:"要快,相信蘇麗怡在我這里簽約的事情很快就被人知道,蘇潤在那更不安全.你要在那些人下手之前,把他們夫妻帶回來."

楚爭:"是的,祁先生."

祁令揚沉著臉色,又道:"蘇麗怡那邊,你也安排人手保護她,不要人還沒回來,就被那些人抓去了."

不然,到時候蘇潤夫妻回來了,蘇麗怡卻被人捉走當人質,蘇潤為了救女不肯開口,那也是瞎折騰.

楚爭:"好,我馬上去辦."

另一邊,對著空空辦公室的裴羨一下一下的冷笑,舞蹈大賽的決賽在今日,但是要等的人並沒有來,這恐怕是史上最搞笑最尷尬的綜藝了.

他收到的消息,蘇麗怡去了祁令揚的影視公司.

裴羨看向傅寒川,說道:"大概是你以前對他們一家子太差了,人家甯可去找跟她沒裙帶關系的祁令揚,也不來找你這個姑父."

"那丫頭是白眼狼中的狼王,利用了你的名字殺入決賽,關鍵的時候一點都沒考慮你啊……"

面對裴羨的吐槽,傅寒川的面色更加冷峻,拇指用力的摩挲著指骨關節,眼內的冷光忽閃不定.

蘇麗怡突然跑去祁令揚的公司簽約,連決賽這種讓她可以獲得名利的好機會都放棄了,只能說她有更好的選擇.

以她的頭腦,定然是籌謀了對自己的有利條件.

裴羨看傅寒川的面色惡劣到極致,歎了聲氣道:"算了,你在這里生悶氣也沒用.看莫少在日本,會不會有更好的收獲吧."

其實,就算傅寒川不動手,真相也會被查出來,只是按照傅寒川的個性,這個真相不是在他的手上查出來,他會咽不下這口氣.

"蘇麗怡不是蘇潤唯一的女兒嗎,你要不願意真相是在祁令揚的手上查出來,你也可以把蘇麗怡綁來嘛.有她在手上,蘇潤一定會什麼都說了的."

傅寒川冷冷看他一眼,一點沒有跟他說笑的心情.

這時候,舞蹈大賽節目組的人敲門進來,那人一臉的著急,滿頭大汗的指著手表道:"裴總,那蘇麗怡不來,我們不能一直等下去啊.這都開始彩排了,節目還做不做了!"

裴羨握拳輕垂著額頭,這事情他也很倒黴啊,好好的節目就快變成爛尾工程,他也很想揪出那個壞了他一盤好菜的那顆老鼠屎啊!

他無奈道:"不是讓你們按順位找人,第四名不來不是還有第五名第六名嗎?"

"你們沒有發通知給人家嗎?"

那些淘汰了的選手,有自負不願意來的,當然也有願意放下架子,爭取一個更高位置的.

因為蘇湘一早發布了退賽聲明,舞蹈大賽節目組作為應對,在公布消息的時候,只說了會有返場嘉賓來角逐大賽,還發布了競猜活動讓人去猜,推高了決賽的熱議度,那些被淘汰了的選手粉絲加上一眾看戲的路人粉積極競猜,點擊率不愁了.

這波操作可以算是一次成功救場的案例,也可以說是一次成功的營銷炒作了吧.

節目組的人聽老板這麼說了,說道:"來了幾個,只是蘇麗怡是最佳人選……"

裴羨沒好氣的打斷他道:"既然有人了,你還廢話做什麼,還不快去趕緊安排.還有,另外幾個就當助場嘉賓,讓人家上台露個臉."

怎麼說,人家肯過來也算是救場,總得給人一個面子,讓人家心里舒服下,以後萬一成了大牌,還有人情在.

那人得了裴羨的指令,馬上下去干活去了.

門關上,辦公室再度恢複了安靜,裴羨看了一眼傅寒川,兩手一攤道:"你看,我的損失不比你少."

"不過……"

裴羨話頭一停,手肘撐著辦公桌的桌面,半側過身體對著傅寒川道:"我聽說,你們傅氏搶了祁氏的生意,祁氏作為回報,把盛唐那位總監行賄的事兒說了出來."

"你們這一來一去的互斗……"

"按照蘇湘現在的處境,如果她站隊祁令揚,你會不會更生氣?"

傅寒川的嘴唇抿成了一條線,呼吸都沉了下來.

之前那女人就常跟他唱反調,現在就更有可能了.

裴羨看他拉長著黑透的臉,打趣的笑了下道:"不然就真的休了她得了.一個不能吃不能睡,還處處給你添堵的老婆,留著給自己長耐心嗎?"

裴羨的這句話,可以說又損又毒了.

要知道,傅寒川以前可不是這脾氣.誰妨礙了他,他可沒耐性慢慢磨,直接下狠手把人給整死了,也就蘇湘,無聲無息的給他治了脾氣.

瞧把這傅少弄得,不能打不能罵,搞得脾氣都好了,情商修養直線上升.

傅寒川目光陰冷的對准裴羨,不甘示弱,陰陽怪氣的道:"那麼,你買了那麼多女童裝,是打算干什麼?"

"喬影這種成熟睿智類型的女人你駕馭不了,打算走童養媳養成路線,打算以後來個老夫少妻?"

這一句毒舌,把裴羨氣得不輕,差點吐出一口血來,他深吸口氣道:"打住,還是不要互相傷害了."

他道:"說真的,你有沒有跟蘇湘好好談一回,你們對這件事有著各自的線索,不能交流一下,互換一下線索嗎?"

傅寒川慢慢搓著手指,每次跟那個女人見面,沒有一次可以好好說話的.

那件事對她的傷害太大,讓她看到他的時候,就無法保持好好談話的狀態.

而且,蘇麗怡已然跟祁令揚達成一線,蘇湘只要等一等便可以等來真相.

這樣的狀況下,她又何必來跟他談?

她對他避之不及……

一想到這個,傅寒川的臉色就好不起來.

就算查到了真相,她也不肯回到他身邊……

忽的,他的眉頭一蹙,想到一件事.

不對,還有一件事,可以跟她談談……

傅寒川眸光微動,主意冒出來後便起身站了起來,連招呼都沒打就走了出去.

裴羨眼睜睜的看著傅寒川大步走了出去,一臉莫名,他伸出手像是要把人給揪回來:"誒,你干嘛啊……"

回答他的,只有一聲關門聲,還有滿室的空氣.

裴羨自救的收回手,撓了撓鼻子,感覺一頭烏鴉飛過.

……

傅寒川一坐上車,就拿出手機打了蘇湘的手機.

彼時,蘇湘正在巡視門店.

這是她僅有的事業了,絕對不能再被搞垮.

她在門店內看了一圈,又去了倉庫,看著堆積的產品,眉頭皺了又皺.

雖然已經跟帝梵先生連上線,解決了後面的難題,但新產品還在研發中,過渡期得靠著這些產品維持基本營收.

而且這些已經出來的產品,總不能砸在手上吧?

這些護膚品是無添加防腐劑的,保質期有限,得盡快出貨.

蘇湘從貨架上那下一支護手霜,擦在手背上慢慢搓開,潤滑不粘膩,還有著淡淡的清香.

這麼好的產品,如果扔了就可惜了.

她慢慢的擰上蓋子,情緒有點兒低落.

手機響起來,蘇湘心不在焉,來電顯示沒看都接了起來,有氣無力道:"喂,哪位?"

"怎麼了,這個調調?"

蘇湘一聽到那個熟悉的嗓音,眉頭就皺了起來:"你又有什麼事?"

傅寒川一手扶著方向盤,對于蘇湘這種惡劣又不耐煩的反應,將氣都出在那方向盤上.

他沉著氣道:"沒事就不能打你的電話嗎?"

蘇湘冷聲道:"你說呢?"

她不想看到這個人,也不想聽他的聲音.

傅寒川捏了下眉心,說道:"跟你談一件要事,來不來,隨便你."

說著,他便掛了手機,然後發了一條短信告知了時間地點.

不想再跟她廢話,免得被她氣死.

蘇湘看著發過來的短信,將手機放回,順便將那支開封了的護手霜也塞回了包內.

轉身的時候,忽的一個念頭在腦中生起,她低頭看了一眼包內的兩件東西,生出了個想法.

眼下年底,迎來送禮高峰,如果,把這些產品跟那些手工藝品作為套餐一起出售呢?

雖然價格會低一些,總比砸在手里好吧?

上篇:201 傅寒川,你的忍耐限度是什麼呢?     下篇:203 在她眼里,他就那麼差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