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10 他的命根子沒了  
   
210 他的命根子沒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只在門口站了這麼一會兒,就見前面走廊處,傅寒川跟喬深一起走過來.他的面色黑沉,想來也是為了蘇潤.

蘇湘怔了下,他不是跟封輕揚好了,怎麼蘇潤的事兒他還要來摻和一腳,而且看樣子比她還急?未幾,蘇湘想明白過來,他對這件事上心,大概是為了卓雅夫人,畢竟這事因她而已.

只這一愣神的時間,傅寒川便已經在她的面前站定,他看她一眼,掠過她的頭頂往病房內看了一眼,再視線收回,問她道:"他何時能夠醒來?"

蘇湘吶吶道:"我也才剛來."

傅寒川皺了下眉,看向莫非同.莫非同淡淡說道:"能救下他的命就不錯了.什麼時候醒來,就看他是不是想死了."

就是說,能不能醒過來,就看蘇潤的求生意志了.

蘇湘反而松了口氣,冷聲說道:"放心,他那麼怕死的人,不會想死的."

身後又一次傳來踢踢踏踏的腳步聲,這一次,聲音更加雜亂,蘇湘轉過頭去,看到祁令揚帶著魏蘭茜跟蘇麗怡一起往這邊走.

蘇湘知道蘇潤回來後,便打電話給祁令揚,請他帶著魏蘭茜跟蘇麗怡過來彙合.祁令揚去那公寓繞了一圈,過來的時候稍晚了些.

魏蘭茜的腿還瘸著,一拐一拐的走路疼得皺眉,保鏢嫌她走得慢,一邊一個架著她,恨不得把她提起來走路.蘇麗怡更加急切一些,對著魏蘭茜道:"媽,我先去看看我爸."

蘇麗怡跑進病房,看到蘇潤昏迷不醒,渾身是傷的樣子,就嚇愣住了.她顫著嘴唇喚了一聲:"爸?"

蘇潤毫無反應,連睫毛都沒眨一下.

蘇湘看了不免有些失望,她還指望蘇麗怡在,能夠刺激他一下.

祁令揚走到蘇湘身邊,將她往旁邊帶了帶,魏蘭茜瘸著腿進來,看到蘇潤就哭嚎了起來:"老公,你這麼變成這樣了啊……"

病房內哭聲一起,應是一副感人肺腑的場景.蘇湘臉上卻毫無波動,病床上那個人是她的大哥,可她一絲一毫心疼的感覺都沒有.

她抬頭看了祁令揚一眼,平淡說道:"先出去吧."

魏蘭茜那哭聲撕心裂肺的,吵得她頭疼.

祁令揚嗯了一聲,一起回到走廊.傅寒川冷冷一瞥那哭得淒慘的一家三口,跟著走了出來.

走廊里,蘇湘對著莫非同道:"剛才你說,他惹了好幾個仇家,這是什麼意思?"

莫非同道:"我去到日本後,一邊找蘇潤的下落,一邊在道上打聽那些是什麼人.這幾天,我摸出了大概兩條線."

他的手指比劃了一個"二",往病房里一瞥,繼續道:"蘇潤到了日本後,被一個假冒做房地產的騙了,把他帶過去的那點錢都折騰光,還欠下了一屁股的債."

蘇湘點了下頭,說道:"蘇麗怡也這麼說過."

在蘇麗怡主動去找祁令揚,想要在他的公司簽約時,就將那些事都合盤托出了,還說那邊的人對他下了狠手,追著蘇潤夫妻滿地跑,蘇潤想要回來,卻被人攔著無法回來.

莫非同大概是累了,走了兩步到休息椅上坐下,說道:"我要說的是……"

他正要說下去,但看其他人都站著,他坐著,這樣一來,他得抬頭看著他們說話,這種感覺令他很不爽.

不過他要做交代,也不是對著那些人,唯蘇湘而已,便對著蘇湘招了下手說道:"你過來,不然我仰著脖子跟你說話累得慌."

蘇湘急著聽到一點有用的信息,想也不想的走了過去,在他旁邊的椅子上坐下.蘇湘個頭矮,一坐下去,莫非同就又得低著頭跟她說話,他腦袋疼,便只好側著身往蘇湘那邊傾斜一些,一條胳膊順手搭在椅背上.

這樣的角度看起來難免親密,好像擁著蘇湘似的,傅寒川跟祁令揚看得皆是眉頭一蹙,莫非同無所察覺,豎起一根手指頭就要講下去,嘴巴一張,他又一停頓,這會兒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紮著他的兩道目光.

他眉毛一蹙,抬頭看了一眼傅寒川,又看了看祁令揚,似乎在考慮著要不要當面對他們說.這是他冒了很大的險才查到的消息,憑什麼跟他們共享.

蘇湘這時等不及了,催促道:"你到底在那邊查到什麼了?"

莫非同這才回頭說起來,他道:"蘇潤被騙,是一個精心設下的局.有人不光想要他的財,也想要他的命.那些催他債的,名義上是在追債,實際是在把他往死路上逼."

聞言,蘇湘的手指慢慢蜷曲了起來,神情凝重.這一手,讓她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設計蘇潤陷入泥潭,再讓他泥足深陷不得脫身,又追著他逼債,還不清的債務……

莫非同跟傅寒川同時張口,卻是莫非同更先一步說出聲道:"是不是覺得跟三年前,蘇潤在北城被逼債如出一轍?"

蘇湘點頭,是啊,那個時候,蘇潤就是被騙了,欠了高利貸被萬哥逼著還錢,但是那個時候,只是逼著他賣房而已.

這時後,一道冰冷聲音傳來:"是跟七年前,蘇明東跳樓一樣."

蘇湘心里一顫,尋著那道熟悉的聲音看過去.傅寒川望著她,繼續冷聲說道:"當年蘇明東欠下無法償還的債務,整個公司瀕臨破產.蘇明東夫妻最後不就是被逼的從樓上跳下嗎?"

蘇湘眼睫毛顫了顫,視線慢慢的轉到前面那一堵雪白的牆上,過往在腦子里一一浮現.

那血淋淋的一幕,將她的眼睛染紅.

是了,這手段,跟當年如出一轍,只不過蘇潤沒有父親的勇氣,他無能,貪得無厭,又貪生怕死,才留了一條賤命東躲西藏.

這一樁樁事情,看似只因蘇潤貪婪而起,可細想起來,哪一次的矛頭不是對准了他,或者說,對准了蘇家?

蘇氏沒了,蘇家的別墅也被夷為平地……

而且這個人,不惜從北城追到了日本去,即便難度加大了也要蘇潤的日子不好過.

蘇湘的喉嚨翻滾了下,看向莫非同道:"那你查出來,騙蘇潤的是什麼人了嗎?"

莫非同搖了搖頭道:"時間太短,而且對方有意隱瞞,要查的話比較困難."

蘇湘露出一些遺憾的表情,不過能得到這些有用的信息她已經很感激了.

眾人還沉浸在這個線索中沉思,這時候祁令揚出聲問道:"你要說的另一方人馬,說得可是不想讓蘇潤回到北城的那一方人?"

莫非同點了下頭道:"沒錯.這一方人馬,把蘇潤想要回國逃命的路堵死了.所以,才形成了蘇潤被兩面夾擊的局面."

一部分人要對他趕盡殺絕,另一部分的人卻堵死了他逃出日本的路,所以蘇潤夫妻才像狗一樣的到處躲.

祁令揚上前一步,緊聲問道:"那你可有查出,是什麼人不讓他回來?"

莫非同望著急迫看向他的蘇湘,其實大家心里都有共同的想法,那個人不讓蘇潤回來,必定是因為蘇潤掌握了一些秘密,而那個秘密,很可能就是當年一手安排了視頻門事件的人.

莫非同道:"我只知道,是北城有位貴人,出了巨資買通了日本的黑社會,對他嚴令盯著,只要他回來,不惜下殺手!"

說著,莫非同看向了傅寒川,說道:"我還知道近期有個人,又出了一筆巨資要求留下蘇潤一條命.若非這筆巨資,恐怕蘇潤已經沒命了."

黑社會有黑社會的規矩,出了錢就要給人做事,要那個人少哪條胳膊就必須少了哪條胳膊,這就是所謂的江湖信義,不然沒辦法在江湖上立足.有人要蘇潤的命,但是看在那一大筆錢的份兒上,便稍微手下留情了.

"你就是……"

莫非同話沒說完,病房內突然傳來一聲淒厲嚎叫打斷了他的話,也嚇了所有人一跳.蘇湘連忙站起來,一眾人進入病房內,頓時都愣在了那里.

蘇潤的被子被人掀開了,露出他被紗布包裹起來的胸膛,不但如此,他兩腿J間也纏上了厚厚一圈,明白人都知道這是怎麼了.

莫非同神色淡定道:"嗯,我忘了說,他的命根子沒了."

蘇湘不自在的別過了腦袋,正好對上傅寒川看過來的目光,她淡淡的垂下眼眸.

魏蘭茜像是受到了背叛似的對著毫無知覺的蘇潤又打又罵:"你這個沒良心的,枉費我跟著你出生入死,吃盡苦頭,你卻背對著我找別的女人,這一定是那人對你的報複!"

"你的那些錢,其實是被那個女人騙去了,是不是!"

魏蘭茜哭得滿臉是淚,一張臉都猙獰扭曲了,蘇麗怡用盡了所有力氣去拉都沒能夠拉住她."你們的奸q情被那女人的丈夫發現,才追著你要打要殺,是不是!"

整個病房又一次的充斥著淒厲的哭叫聲,卻與半個多小時前一家人團聚時的氣氛截然相反,蘇湘聽得一皺眉,想來是魏蘭茜想要檢查蘇潤的傷勢,發現了那一處的傷,才想到那個地方去了.

一個男人,被打得半死不活不算,還被割了命根子,很容易讓人想到蘇潤是勾Y引了有背景的女人,才被下了追殺令.魏蘭茜愚蠢,但對蘇潤還算重情,一旦她認定遭受到了背叛,肯定承受不住這打擊.

祁令揚怕蘇潤被魏蘭茜打死了,一揮手,讓保鏢上去把她拉開了,他沉聲吩咐道:"先把她送回公寓去,盯著她別惹出事情來."

"是的,祁先生."保鏢答應著,把哭鬧掙紮的魏蘭茜帶走了,病房內才算安靜下來.

祁令揚攏著眉頭看著蘇麗怡把被子重新給蘇潤蓋上了.

蘇潤為何要被人廢了命根子,是否背叛了婚姻,這件事情還不清楚,但對蘇麗怡來說,那始終是她的父親.只見她面色凝重的轉過頭來,對著莫非同鞠了下躬道:"謝謝你救了我父親."

蘇湘驚詫的看著蘇麗怡,她什麼時候這麼服人過,就算是要找人救蘇潤,她也是拿了條件去跟祁令揚談判.

莫非同被這小丫頭鞠躬道謝,也是驚愕的不行,後背汗毛都豎起來了.這丫頭看著就有毒,誰知道她安著什麼心.

蘇麗怡道完謝後,對著蘇湘道:"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想要在我爸醒來後得到答案,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話,那還是找人看住他,別被人害死了."說完她便走了出去,經過莫非同的時候,深深看了他一眼.

莫非同被她這一眼看得莫名其妙,皺了下眉頭:"她就這麼走了,不管她父親了?"

蘇湘無語的道:"你沒聽到她說麼,她把蘇潤交給我了.因為只有我,想讓他活著."

"既然北城這邊有人想要他的命,那他回來了,就更加危險了.蘇麗怡篤定我會用盡一切保住他的命,所以她放心的很."

"而魏蘭茜受了打擊,她得回去安撫."

莫非同點了點頭,嘀咕道:"那丫頭真的只有十六歲嗎?這麼冷靜,在這種情況下,思維還能保持這麼清晰."

蘇湘一直把蘇麗怡這份頭腦歸結為隔代遺傳.她冷笑了下道:"蘇潤就算被人斷了命根子,有蘇麗怡在,蘇家也不算是被斷子絕孫了."她轉頭冷冷看了一眼蘇潤,抬步走了出去.

祁令揚安排了保鏢守在病房,而傅家在醫院有股份,傅寒川算是這家醫院半個主人,他打了個招呼,讓醫院這邊嚴加小心看管這病房的人.

一番安排後,各自散去.

走出醫院大樓,眼前的明亮是不同于醫院白色燈光的陽光,冷空氣迎面襲來,蘇湘裹了裹身上衣服,眯眼瞧了瞧那太陽.

冬天的太陽不灼人,就這麼看著也沒事,只是眼前遮著的白光似散未散,不知什麼時候才能還她一身光明.

蘇湘輕吸了口氣,抬起腳步往台階下,手臂彎卻被人拉扯住.轉頭看過去,傅寒川大手握著她,目光定定的落在她的臉上.

蘇湘皺了下眉毛,不想再與他有什麼牽扯,便道:"傅先生,這里是醫院,眾目睽睽,這麼多人看著呢."她四下掃了一下周圍,除去他們這些個人,還有進進出出醫院的醫生護士,那些人可都知曉傅寒川的身份.

祁令揚手一抬,一下將傅寒川的手打落,攬著蘇湘的肩膀道:"走吧."

傅寒川烏眼沉沉的看著祁令揚又一次的當著他的面將蘇湘帶走,拳骨捏的噼啪作響,莫非同看了他一眼,說道:"那個花錢下蘇潤狗命的,是你吧?"

魏蘭茜被救走後,那些人對蘇潤就下了更狠的手,所以他才不覺得,蘇潤被人追殺廢命根子是因情債而起.

傅寒川沒有回答他,斂著一身陰沉氣息往車子那邊走去,喬深對著莫非同點了下頭便跟了上去.

莫非同抄著手站在台階,淡淡的哂笑一下,散漫的往自己車子那走去.

……

蘇湘跟祁令揚分別開了車過來醫院,但是回去的時候,蘇湘坐了祁令揚的車,她的那一輛則讓祁令揚的手下開回去了.

車上,蘇湘攏著眉毛看著車窗外,一路沉默,祁令揚穩穩的開著車,側頭看了她一眼,他抽出一只手來握了握她的:"別急,很快就能查個水落石出了."

蘇湘嗯了一聲,雖然是這樣想著,心底只希望這事情快點結束.她背著這一身包袱太久了,久的她越來越焦躁.

她更怕隨著她挖出更多的秘密,那些想要害她的人等不及,又出什麼陰招來.

蘇潤違背了那個人的意願逃回了北城,那個人還能坐得住嗎?

蘇湘抽回手,手指攥緊了,她將心中隱憂說了出來,祁令揚道:"不必過分擔心.你要這樣想,對方越是心急越是容易露出破綻.現在重點在于蘇潤,只要他那邊安全,便不會有什麼太大的事."

他頓了下,想到了什麼又看了她一眼道:"這段時間,你也不要隨便亂走,就算是要去哪兒,也別一個人去,身邊帶個人以防萬一."

蘇湘點點頭:"哦."

年貨的事情她已經交由采購去做,另外這段時間,除了蘇潤的事兒以外,工作室還有殘聯那邊的事情也忙起來了,這出門的時候還挺多,她是得小心一下.

祁令揚把蘇湘送回到了湘園,他還有工作要忙,沒多停留便開車回了祁氏.

辦公室內,他剛脫下外套掛在衣架上,祁海鵬走了進來說道:"你的助理說,你剛才出去了一趟?"

祁令揚點了下頭道:"臨時有事."他看著祁海鵬坐下,他走過去,在另一側沙發坐下,"父親怎麼有空過來?"

祁海鵬道:"年底了,就過來看一看."他話音停頓了下,精銳的眼看向祁令揚,"傅家跟常家分道揚鑣的事情,你該知道了吧?"

祁令揚眸光微微一閃,頷首道:"這麼大的事情,很難不知道吧."

在于家宴會的時候,就已經看出苗頭,只是意外的是傅寒川的動作又快又狠,估計常家都被弄得措手不及吧.

傅家跟常家聯手之時,開發的都是一些新項目,電信,軌道基建等.有道是開頭難,這三年下來,那些項目的攻堅階段已經過去,投下去的資金也不少,傅家在這個時候踢開常家換給了別人做,在常家看來,傅家這是過河拆橋,心里定然記恨.

不知是否後悔當初選擇了傅家聯姻……一想到此,祁令揚腦中驀然閃過一個念頭,呼吸沉了下來.

祁海鵬看他一眼道:"你應該看到的是,現在傅家跟常家翻臉的情況下,傅氏的運作卻不受絲毫影響.這說明,傅寒川很早就開始籌備了."

"傅家挑釁了我們,以後,你可要更加小心."

祁令揚一擰眉,點頭道:"我明白的."

祁海鵬進來,似乎只是為了提醒他一下,說了幾句後便離開了.祁令揚一個人坐在沙發內,他身體後靠,點了根煙.

祁令揚沒有煙癮,只有在心思過重的情況下才會想要抽煙.

此時,他微微的眯起眼睛看著前方,烏黑的瞳孔中閃動著精光.

傅寒川突然跟常家翻臉,與封輕揚出雙入對,看起來是中意于那位封小姐,但他跟蘇湘的婚事根本未解除,他的這番舉動,也實在是太突兀了.而他在蘇潤一事上追查,他安的什麼心,還能不清楚嗎?

只怕傅家在安排了常妍這個女人的時候,傅寒川就開始籌謀著怎麼擺脫常家了.

所以蘇湘,絕對不能跟他單獨相處!

……

另一頭,傅寒川回到傅氏的時候,就見卓雅夫人坐在了他的總裁辦公室,一張臉繃著十分不悅的樣子.

在她面前的茶幾上,擺著一杯已經喝空了的茶杯.

傅寒川淡淡一眼掃過,兀自走到辦公桌那邊坐下道:"母親在這里等候了多久?"

卓雅夫人犀利的目光看向他道:"你剛從古華醫院回來,是嗎?"

不巧的是,她也剛從醫院那邊回來.她冷聲道:"我去醫院做體檢,出來的時候看到了你的車."

因為上次受了傅寒川的警告,卓雅夫人並非有意要盯著他,要怪就怪這段時間傅寒川把她氣狠了,身體不適便去醫院做了一番檢查.

傅寒川眉頭蹙了下,他對卓雅夫人有足夠的了解.她當時沒有出來跟他打招呼,為的是想知道他去那里做了什麼.想必醫院那邊她已經致電問過了.

傅寒川道:"母親想要問什麼?"

卓雅夫人道:"我聽說,蘇湘那個女人也去了醫院.你是否可以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們都在那里?"

她相信了他跟封輕揚的那些說辭,但是對蘇湘這個女人,她是絕對不會懈怠的.

傅寒川看著卓雅夫人,沉默了秒,他開口道:"因為那里,有著同樣的值得我們去看的人."

傅寒川給醫院打了招呼,不能透露蘇潤的信息,所以卓雅夫人沒有能夠了解道具體事情,只聽說蘇湘也過去了.

聞言,卓雅夫人眉頭皺著問道:"誰?"

"蘇潤."

卓雅夫人的臉色立即一變,急切問道:"他?他不是逃到日本去了嗎?"

傅寒川冷聲道:"他九死一生逃了回來.母親,為了他,你說我是不是應該去一趟?"

上篇:209 我真該,讓你給我生個孩子!     下篇:211 我是你什麼人,要不要公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