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11 我是你什麼人,要不要公告一下?  
   
211 我是你什麼人,要不要公告一下?

g,更新快,無彈窗,!

卓雅夫人的眼睛冒出凶光,那個人竟然回來了.要不是蘇潤搞出那麼多事情來,她跟兒子的關系也不會弄得這麼僵.

她道:"那你去了,問出什麼了嗎?"

傅寒川搖了下頭:"差一口氣吊著,能問出什麼來?"

卓雅夫人擰了下眉毛,臉上露出一些厭惡跟失望.竟然是活死人一個,那還能查得出什麼來.

她沉了口氣,看向傅寒川時警告道:"查歸查,我不希望你跟那蘇湘再弄出什麼事兒來.你別忘了,你為了跟封輕揚在一起才把常家給得罪透了.可別因為那個女人,把封家也得罪了."

說完,她還是不放心,又繼續道:"不行,這件事你別插手了.反正你們已經離婚,她的事情與我們傅家沒有任何關系了.你還是把心思放在公司的事情上.傅家跟常家起了摩擦,以後有的麻煩,你還是打起精神去對付常家,免得讓你父親抓到你的差錯,再生出什麼事端來."

反正,她甯可不再插手管這件事,也絕對不能再讓那個啞巴有接近她兒子的機會!

傅寒川斂著眉,容貌冷峻,他冷笑了下道:"母親,這件事因你而起,你覺得可以無所謂?就這麼放任不管了?"

"如果蘇潤醒來,再一口咬定當年的事就是你指使,你覺得你能脫得了干系嗎?"

"這件事,我們傅家可以不去追查,但祁家在查.到時候如果祁家認定是你做的,你覺得父親那里,你能有所交代嗎?"

這幾句話,像是掐住了卓雅夫人的命門,她一下子僵住了,傅正南一直在乎那個女人的兒子,他認定是她所為,那他……

她沒有忘記三年前,自從那件事鬧出來以後,夫妻兩人便形同陌路,若蘇潤咬死是她指使,只怕她這卓雅夫人也別做了.

她的大半生交給了傅家,她可以只當自己沒了那個丈夫,但是卓雅夫人這個名號,她死都不會放棄,就算是死,也絕對不會給那個女人挪位!

卓雅夫人一把揪緊了衣角布料,緊緊的攥在手里,眼神一再的縮緊,氣息凝重.

傅寒川再一句道:"就算母親不在意,但是就沖著她是傅贏的媽,我也必須要把這件事弄明白.所以母親,無論如何,你都阻攔不了我要插手."

"這件事,我管定了!"

卓雅夫人離開後,傅寒川一個人坐在辦公室內慢慢的撚著手指,漆黑的眼眸閃爍著微光冷芒.

蘇潤逃回來的事情,相信幕後人已知曉,這個消息沒必要封鎖,但是那個人不知道蘇潤是否已說出實情,此時肯定很焦灼,會想盡一切辦法來探聽消息.

他有意泄露給卓雅夫人,就看有沒有人從她那里入手了……

……

楊燕青做孕檢的醫院就在古華醫院.那時常傅兩家關系好,卓雅夫人便推薦了自家有股份的醫院.

常妍看到家里傭人收拾好了楊燕青的東西去醫院,快步從樓梯上跑下來道:"大嫂,你要去做孕檢?"

楊燕青已快走到大門口,回頭看了她一眼道:"是啊."

常妍快步走到了楊燕青的身邊,看了看她還不明顯的肚子,扶著她的手臂道:"那我陪你一起去吧."

楊燕青道:"你馬上就要回南城去了,還是在家好好把東西收拾收拾.這段時間你大哥事兒忙,你要丟三落四的,沒人給你來回跑."

一說起常奕事情忙,常妍便難過的垂下了頭,低低道:"對不起大嫂,是我害的大哥不能常陪著你."

楊燕青做孕檢,常奕不管多忙都會抽時間陪她去,但是因為傅家突然要中止跟常家的合作,常奕不得不把精力放在那些事上面.

楊燕青看她那自責的樣子就心疼,安撫的拍了拍她的手道:"這事也不能全怪你.要怪就怪,當初傅家有那意思的時候,我們沒有拒絕."

當初畫的餅太好,現在這大餅吃到嘴里,吃了一嘴的沙子.

常家又氣又怒,不能白被傅家占了這個便宜去.更重要的是,常家的掌上明珠被傅家這麼羞辱,這口氣怎麼咽得下來!

楊燕青看了看幾天就瘦下了一大圈的小妹,這臉頰都凹陷下去了.

從上一次常妍跟卓雅夫人出門了那一次後,這丫頭便幾日不出門,現在出去透透氣也好.

她笑了下,摸了摸肚子道:"罷了,你要去便一起去吧,看看你未來的小侄子也好.你大哥見不著,你去替他看了."

常妍勉強笑笑,兩人一起走到門外,坐上一早就備好的保姆車.

到了醫院,楊燕青去做產檢,常妍一直陪伴在她身側一直到結束.

"大嫂,你在這里休息一下,我去拿報告單就好."說著,她吩咐跟來的傭人,"你把太太看好了,千萬小心."

那傭人自是萬分小心,連連點頭:"我曉得的,小姐."

楊燕青做完產檢就在VIP病房休息,私立醫院不需要自己去拿單子,等檢測報告出來自會有護士送過來.

楊燕青瞧著常妍的背影眉頭微微的皺起,總覺得她有些古怪.

從上次她出去之後,回來便說想要回南城,家里人都以為她是為了傅寒川一事傷心,但傅家突然就中止繼續跟常家合作,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也太奇怪了.

常妍去護士站那里拿檢測出來的單子,拿到手後她大略的翻看了下,然後轉頭往對面的一棟大樓看了一眼.

醫院大樓分為A棟B棟,中間有一個天橋連通,此時她在B棟樓,對面就是A樓.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常妍從電梯內走出來,向著楊燕青的休息室走過去:"大嫂,拿到了."

楊燕青等得困了,頭枕在傭人肩膀迷迷糊糊的將睡未睡,她支起身體來打了個哈欠問道:"怎麼去了這麼久?"

"有一項檢測報告沒出來,我在那里等了會兒."常妍把那些單子一股腦兒放到楊燕青的手里,"這些都要給醫生看過嗎?"

楊燕青捏著那些單子看了看道:"是啊,這些東西我又看不懂."她摁了下床頭鈴鐺,一會兒便有主治醫生過來了.

楊燕青的一切數據指標都正常,給常奕打了個電話告訴他以後,她關掉電話,看向常妍道:"好了,可以回去了."

常妍正對著窗外發呆,楊燕青說的什麼她都沒注意到,一直到傭人過來催促她:"小姐,我們該回去了."

常妍猛地回過神來,看到楊燕青看過來的疑惑眼神,她恢複了下神色道:"大嫂,我想自己再逛逛,散散心."

楊燕青看她魂不守舍的樣子,體諒她失戀受到的打擊,又不放心她就這麼一個人亂逛,說道:"你想去哪兒?"

常妍道:"大嫂,你那麼累了,我可不敢再拉著你到處跑."她轉頭往窗外看了眼,幽幽道,"既然出來了,以後大概也不會再回到這傷心地了,最後一次逛逛."

看她一副落寞傷心的模樣,楊燕青也不好再說什麼,這個坎,得她自己跨過來.她點頭:"那好吧,你自己小心,早些回家."

在醫院門口兩廂分別,常妍看著常家的保姆車越來越遠,她一個人原地站了會兒,掏出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

卓雅夫人剛回到傅家老宅,以後熱茶才喝到嘴里手機就響了起來.她看了看來電顯示,眼睛閃過一道冷光.

"常小姐,怎麼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了?"

……

茶室內,卓雅夫人姍姍而來,看著坐在位子上臉色蒼白的常妍,她的面色不複往日見到她時的熱臉,而常妍還勉強的撐著笑意打招呼道:"卓雅夫人."

卓雅夫人在她的對面坐下,冷聲道:"常小姐還邀我出來,這次又是為了什麼想拿我當借口?"

上次傅寒川當著她的面把常妍做過的事給說了,那時,卓雅夫人便意識到常妍把她當槍使了.

常妍臉色更白了一些,笑意全無,幾乎就要哭出來.她道:"夫人,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卓雅夫人冷哼了一聲道:"你自己做了什麼,還要我說嗎?"

"邀請我出來喝茶,又送貴重珠寶,讓我帶著傅贏出來跟你見面.你居然在孩子面前說起那個女人--"卓雅夫人惱恨的眯起了眼睛,恨鐵不成鋼的道,"常妍,我以為你是真的愛護傅贏!"

常妍咬著嘴唇垂下了眼睫,一顆眼淚掛在睫毛上要掉不掉的看著可憐兮兮.

"對不起夫人,我不是有意想要那麼做."

"我……我只是想再為自己爭取一次……我看到他跟封小姐,我就……我只有傅贏可以幫我了……"

卓雅夫人深吸了口氣,拿著茶杯喝了一口,冷聲道:"常小姐,我一直很喜歡你,但是你做的事情踩了傅寒川的底線,事到如今,我幫不了你了."

在卓雅夫人看來,常妍這次邀她出來,還想為自己最後再爭取一次.

說到底,常妍利用她想要拉攏傅贏,爭取傅寒川的心思她可以理解,一個女人為了爭取自己所愛之人的心,可以用盡一切手段.但是傅寒川,她的兒子,早就已經不是她可以掌控的了.

"常小姐,那女人再怎麼樣,她是傅贏的生母,你當著孩子的面去揭她的丑事,你讓傅贏情何以堪?你怎麼能做的這麼糊塗!"

若不是常妍惹怒了傅寒川,傅常兩家也不至于走到這個地步.

常妍吧嗒吧嗒的掉眼淚:"對不起,我做錯了……我看到那位封小姐,就沉不住氣……"她語氣一頓,又搖了搖頭淒婉一笑,"到現在,還說那麼多做什麼,是我慌了神什麼都沒考慮清楚……"

"我也想好了,打算回南城去了,以後再也不回來……"

卓雅夫人皺眉看了她一眼,看她哭哭啼啼悔不當初的樣子,她也就沒再說什麼.就當這杯茶是告別茶吧,再怎麼說,常妍也陪在她身邊這麼幾年,也照顧了傅贏幾年的.

常妍微側過身子,從包里拿出一只珠寶盒來,放在卓雅夫人面前,擠著笑道:"這是我在珠寶店特意挑的玉鐲子,就當我送給夫人的離別禮物."

卓雅夫人冷眼看著常妍淒楚的小臉:"常小姐,現在傅常兩家鬧到這般難看境地,你又何必?"

常妍笑了笑:"夫人,不管別人怎麼樣,我是真心感謝夫人這些年的照顧."她的笑緩緩落下,羞愧的再一句,"也為我做下的事道歉."

卓雅夫人道:"你要真覺得對不起,就該回去勸勸你大哥,中止什麼報複.若不是你惹怒寒川,他怎麼會做這麼狠?"

常妍為難的抿住了嘴唇,一臉愧色像是又要哭了,她低低的道:"夫人,你也知道,我雖被家里寵愛,但是家族里的事務我是說不上話的."

"外界都以為我會嫁入傅家,現如今弄成了這樣,大哥他氣不過……"

常妍一再的道歉,又提醒卓雅夫人曾經給她的有意無意的暗示,卓雅夫人擰了下眉歎了聲氣道:"行了,禮物就沒必要了,這茶我就喝了."

常妍苦笑了下,那珠寶盒沒人動,靜靜躺在桌面上.她想到了什麼,說道:"對了,聽說蘇湘的大哥回來了,夫人跟寒川沒有吵架吧?"

卓雅夫人安排了蘇潤去設計蘇湘跟祁令揚重蹈覆轍,常妍這幾年跟卓雅夫人關系親密,自然也知曉一些,還知道因為這件事,母子倆鬧得很不愉快.這也導致了她接近傅寒川時異常艱難,因為她是卓雅夫人相中的兒媳婦.

卓雅夫人的臉色立即就冷了幾分:"你怎麼知道的?"

常妍放下手中的茶杯,解釋道:"我今天陪著大嫂去醫院做產檢,聽那里的護士說起,說有個男人被……被切除了那個,他的妻子還在醫院大吵大鬧,一問之下才知道是蘇湘的大哥."

卓雅夫人緊蹙著眉頭,一提起這件事,她心里就堵得慌.她道:"他回來了又怎麼樣,半死不活的還不知道能不能開口呢."

"啊,傷得這麼嚴重?"常妍眼眸一晃,眼內劃過一道光,快的無從察覺.

一提起此事,卓雅夫人就心中煩亂也就沒有察覺常妍的異樣,她擺了下手,拿起手包站了起來:"好了常小姐,今日再見一面,以後大概也不會有什麼機會再見了,就此別過吧."說罷便轉身離去,沒帶一絲猶豫不舍.

常妍瞧著她高傲離去的背影,手指一直的攥緊再攥緊,眼里射出恨怒的光芒.

如果不是她一再的給她希望,她也不會……

……

蘇潤一日不醒,便一日得不到真相.

蘇湘忙了一會兒,閑暇之余便托著下巴發呆.桌面上擺著一張紙,凌亂記錄了好幾條線索.

當年逼著父親跳樓的,很可能就是要現在要了蘇潤命的人.

這就說不到蘇潤跟人結下私仇的事情上去了.可蘇潤被人斷了命根子,為什麼要那麼做?

還有買下蘇家老宅的是那位宴孤,那麼三年前,蘇潤又把公司賣給了誰?

蘇湘敲了下腦袋,她怎麼忘了魏蘭茜,這件事,她應該知道的.

蘇湘事不宜遲,馬上拿著車鑰匙走了出去.

蘇麗怡租住的公寓.

自從魏蘭茜疑心蘇潤在外面有別的女人以後整個人便像是瘋了一樣,要麼一蹶不振半天不張口,要麼精神起來罵個沒完.

蘇湘去的時候,魏蘭茜正處在亢奮階段,叫罵聲透過門板傳來.蘇麗怡耳朵里塞著棉花,冷冷看著蘇湘道:"你來干什麼?"

蘇湘往房門方向看了眼道:"她這樣多久了?"

蘇麗怡看了眼桌上的潤喉水道:"等著吧."

魏蘭茜前半輩子一直養尊處優,又得丈夫寵愛,之後日本三年從天堂掉到地獄,再得知丈夫對她的背叛,整個人精神崩潰了,變成這樣也不奇怪.

蘇湘看了眼蘇麗怡:"你知道當年,你爸把公司賣給誰了嗎?"

蘇麗怡面無表情的坐著,說道:"我那個時候還在新加坡,怎麼可能知道?"

蘇湘也只是抱著希望問一句,這樣一來,只好去工商局查一下蘇氏的備案記錄了.

站在大樓下,她看著前方樹葉稀稀拉拉的一棵樹.現如今,早就沒有蘇氏的名號了,要查起來還得費上一番功夫.蘇湘正琢磨著跑一趟工商局,包里的電話響了起來.

來電顯示寫的是傅寒川.

蘇湘皺了皺眉,但是那手機只響了兩聲便安靜了下來,仿佛打錯了電話似的.

蘇湘正把手機放回包里的時候,一條短信傳了進來,寫的是:要想知道蘇氏的事,就過來.

下一條信息發過來,是一家酒店的名字,還有房間號.

蘇湘板著臉將手機放回包內,司機看到她走過來,將車門打開,蘇湘坐穩後,司機問道:"蘇小姐,回湘園嗎?"

蘇湘嗯了一聲,汽車開動起來,她轉頭看著窗外移動起來的風景,心里糾結著.

她想要知道的信息,傅寒川可以馬上給她,或者,她再費些時間自己去查.

仿佛知道他在想什麼似的,那手機又響起了信息傳進來的提示音,拿出來一看上面寫道:有人不想你知道真相,你以為你現在還能查到?

蘇湘心里咯噔了下,可傅寒川又哪里來的信息?該不是誆騙她?

蘇湘在屏幕上敲了幾個字:我可以請祁令揚幫我查.

她的話不夠分量,但是祁令揚總可以吧?

另一頭,傅寒川發完信息後手里把玩著手機,另一手拿著茶水品茗.當手機叮的響起,他解開鎖一看,看到那條信息讓他那口茶直接咽不下去了.

咚的一下,茶杯被重重的擱在茶幾上,杯中的茶水潑灑出來,桌面上撒上了一片水漬,里面剩余的茶水還在不住的晃蕩著.

喬深收拾著文件,被他嚇了一跳.

他們此時在這家酒店出現,只是來跟一位國外客戶洽談合作項目.那位客戶剛離開,喬深正要去辦理退房,便被老板叫住了.

喬深小心看了一眼傅寒川道:"傅總,你沒事吧?"

傅寒川冷光射過來,聲音冷硬似冰,幾乎是咬牙切齒:"沒事,把東西收拾乾淨了."

喬深莫名其妙看他一眼,不知道又誰惹了他,剛才談合作項目的時候還好好的.

喬深拿著紙巾將桌上水漬擦乾淨了,余光里看到傅寒川在發信息,目光微微一轉,想明白了些什麼.

這世界上,也就那麼一位讓老板喜怒無常,陰晴不定了.

蘇湘的手機一會兒又進來一條信息:到了嘴邊的東西不吃,非要去求別人,你是笨還是蠢?

一條剛看完,又一條進來:我是你什麼人,要不要公告一下?

蘇湘用力的捏了下手機,沉著氣對司機吩咐道:"去云鶴酒店."

司機從後視鏡看她一眼,調轉了車頭往云鶴酒店開過去.

到了酒店,蘇湘按照傅寒川給的房間號找了過去.司機也是保鏢,她吩咐道:"你在這里等著,我一會兒出來."

"是的,蘇小姐."保鏢點頭後便筆直的站在牆邊,蘇湘按了房間門鈴,沒過幾秒鍾就有人過來開門.

開門的人是喬深,見到蘇湘一點都不意外,待蘇湘進來,他關上門道:"傅總就在里面."

蘇湘踩著柔軟地毯,一臉警惕的進入,就見傅寒川站在窗前看著外面,手指間夾著一根煙.

蘇湘在距離他很遠的地方站定,冷笑對著他道:"傅寒川,你要公告全世界你是我什麼人,我沒意見啊,可你敢嗎?"

有她跟祁令揚的視頻在先,眼下所有人都知道,她跟祁令揚就要步入結婚禮堂,傅寒川若是在這個時候跳出來說他們還是夫妻,這聲譽毀的不是她一個人.

"傅寒川,我蘇湘二字臭大街,你傅寒川三個字,代表的是高高在上.你敢嗎?"

傅寒川冷淡的眼眸中含著戲謔,他漫不經心的彈了下煙灰道:"可你還是來了."

跟他玩心理戰,她還嫩了些.

若她不在乎自己的名譽,就不會想方設法的去找蘇潤,也不會被他這一句激得過來了.

蘇湘咬牙否認道:"我是不想你一直來煩我!"若她不過來,他總有法子讓她過來,又何必扯來扯去.

她不想跟他廢話,直接道:"蘇氏的事,你知道多少?"

上篇:210 他的命根子沒了     下篇:212 你可以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