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12 你可以滾了  
   
212 你可以滾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傅寒川站在那里吞云吐霧,蘇湘擰眉瞪著他越發沒有耐心,正想轉身而去的時候,傅寒川忽然開口道:"你站那麼遠做什麼?"

兩個人之間的距離橫跨了一張茶幾,還有一條沙發,若大的客廳各據一端.

蘇湘掃了眼橫在中間的茶幾,淡淡說道:"我能聽清你說什麼."

傅寒川看了看她,一側唇角斜勾了下,發出一聲嗤笑.他一口煙吸起,徐徐吐出,不緊不慢的走過來,腳步踩在地毯上無聲,但是他靠近過來的高大身體卻給她一種莫名的壓迫感.

窗外陽光燦爛,屋內他的身影被陽光拉得斜長,一部分已經遮掩在她身上.蘇湘忍住想要往後退的*,就見他在茶幾上停住腳,彎腰將煙頭摁滅在煙灰缸內.

蘇湘看著那一截煙頭火星,在他的碾壓下掙紮的發出最後一縷煙霧.她的身子驀地一顫,忽然感覺自己就是那一截煙頭,在他手指下苟延殘喘.

隨即,她的眉頭狠狠擰了下,暗忖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感覺.她已經不在傅家,也不在他的五指山下,沒必要這麼怕他.

蘇湘蹙了下眉,再問了一遍:"你讓我過來,不是要說蘇氏的事嗎?"

傅寒川抬起身來,一雙漆黑眼眸落在她身上,從她的嘴唇緩緩落下,一直到她的喉嚨.

他經過了那張茶幾,一直走到她的面前,低垂的視線始終落在她的喉嚨.蘇湘被他一直盯著覺得難受,步步後退,他卻手一伸,輕而易舉的握住她的腰,蘇湘掙紮了起來,怒道:"傅寒川,你這樣耍著我好玩嗎?"

"你不覺得這樣很無聊嗎?"

她大力的拍打他的手臂推拒著他,傅寒川聽著她異樣的語調,手指緊了緊,另一只手突然抬起來握在了她的脖子上.

"傅--"蘇湘嚇了一跳,語音消失在了喉嚨里,終于明白為什麼剛才會覺得自己像是那一根煙頭.

寂靜下來的空氣中,蘇湘的神經可以清楚感覺到他手心下微粗的掌紋,熱熱的溫度.

他想干什麼?

蘇湘皺眉瞧他:"傅寒川,你在干什麼?"

把她騙過來,又這樣掐她的脖子,她哪里惹著他了?

傅寒川的眼眸更濃黑了些,掌心皮膚可以感覺到她說話時喉嚨的顫動.他低啞著聲音道:"你是被毒啞的?"

蘇湘的瞳孔倏地睜大,一把推開了他,往後退了兩步站定.她的喉嚨翻滾了兩下:"你怎麼知道的?"

這件事,沒有多少人知道,她跟鄭醫生說過替她保密,不希望自己被毒啞的事情知曉.

回到北城,那麼多人驚訝于她恢複了語言能力,傅寒川也問過,她全都閉口不提.

傅寒川一雙眸一直的盯著她,說道:"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我總有辦法去弄到.你的事情,我更要知道!"

蘇湘嘴唇掀了掀想要說什麼,最後還是閉緊了撇頭看向一側.

既然已經知道,再說什麼也沒意思.反正是誰做下的,誰都不清楚.

傅寒川繼續道:"所以,你一回到北城,就在找蘇潤的下落,不只是為了三年前的事,還為了那一段真相."

蘇湘冷靜下來,轉頭看向他道:"如果你讓我過來,只是為了這件事的話,那沒什麼好說的了.蘇潤一日不醒,這個真相沒人清楚."

"沒事的話,我走了."說著,她便轉了身要走,傅寒川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又把她給拖了過來.

蘇湘腳下打了個踉蹌,一頭就撞在他的胸口,額頭痛了下,她忍著脾氣道:"傅寒川,你想要知道的已經知道,你沒弄清楚的我也不知道,問我也沒用!"

傅寒川人高馬大,低頭看著她的發旋,心里壓著一股子怒氣,也是一忍再忍.

他還沒生氣呢,她倒先發起脾氣來了?

"你剛才就在跟我刻意保持距離,怎麼,你怕我吃了你不成?"

他熱熱的口氣噴拂在她的頭頂,幾根發絲微動,蘇湘聽著他低沉的聲音,心道她能不怕嗎?

這里是酒店,這邊客廳門口進去就是臥室.那喬深來開了個門,這會兒人都不知跑哪兒去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什麼條件都備好了.

蘇湘道:"我是為了傅先生好."

傅寒川莫名其妙的看她,且不說她剛才又刻意的叫他傅先生,他壓著怒氣問道:"好?怎麼個好法?"

蘇湘抬起眼眸,一本正經的對著他道:"傅先生跟封小姐現在正打得火熱,如果讓封小姐知道我跟你在一起,你讓封小姐怎麼想?"

"哦,對了,既然已經說起這個,傅先生跟我還有婚姻關系在身,雖然別人不知情,不過我覺得還是就此解除了比較好.萬一被封小姐知道了,傅先生就是騙了人家,對誰都不好."

話音落下,空氣里更加安靜了起來.

傅寒川的眼專注看她,那一雙盛著怒火的眼底,忽然隱隱閃動的火苗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點笑意.

"看到我跟封輕揚在一起,吃醋了?"

蘇湘的嘴唇抿了起來,淡淡的靜望著他,眼睛里沒有一點兒波動,于是傅寒川眼底里的那點笑意也一點點的落了下來.

她心心念念的就是要跟他離婚,要遠離他!

傅寒川的齒頰咬肌鼓了起來,握著她手臂的手指更加的用力,蘇湘吃痛,低頭看了他的手指一眼,無奈說道:"傅寒川,如果你選擇的是封輕揚,我會祝福你們的."

"比起常妍,我甯可是她."

雖然她跟那位封小姐只見過一面,但是感覺那些封小姐氣傲,起碼沒有利用傅贏來接近傅寒川.

這時,傅寒川已是寒霜覆面,他冷笑著道:"哦,為什麼甯可是她?"

蘇湘還真的認真探討了起來說道:"比起為了討好你把傅贏往歪路上帶的女人,我甯可她是一個對他不聞不問的人."

"呵呵……"傅寒川深吸了口氣,冷笑更盛.他更加用力的控制著自己,不要把手移到她的脖子上去掐死她.

他道:"你還真是認真為了傅贏挑選後媽啊,嗯?"

腦中驀然想起幾年前兩人爭吵,她懟他說,如果他找的女人對傅贏不好,是他無能.

那個尾音從他的鼻腔哼出來,聽得蘇湘後背涼颼颼的.倏地,就見傅寒川的臉色變得陰冷如冰,他咬牙切齒的道:"蘇湘,你不知道我為什麼……"

看到蘇湘黑白分明的眼,他就懶得再說下去.

傅寒川用力的吸著氣閉了下眼,她對他的心門已關上,不是他給她制造一點刺激,她就能夠給他看到他想要的反應.

手指再用力的捏了捏,他松開她道:"蘇氏在三年前被蘇潤變賣,買家姓宴."

一聽"宴"字,蘇湘一愣,腦子停轉了幾秒,對這個回答不知道擺什麼表情才好.

蘇家老宅的買主就是姓宴的,如果是巧合的話,那這個世界上姓宴的人也太多了.

蘇湘喃喃的道:"蘇家老宅的買主也是姓宴……"

在推斷出蘇家一再陷入危機有可能是被人布局陷害後,傅寒川便著手從蘇家老宅跟蘇氏買主找起來,這是最直接的線索.

蘇氏在三年前被變賣,傅寒川在蘇湘離開後本想再買回蘇氏,所以這個消息他在三年前就知道.

不過那時候他只查到買家姓宴,是個外商,而且蘇氏在被購下後既沒有按照原公司名繼續經營,也沒有做過更改,而是被人直接注銷了.

也就是說,蘇氏在被變賣後沒多久就消失在了商界.蘇氏本就已瀕臨破產,即便消失了也沒人注意.

聽聞蘇家老宅的買主也姓宴,傅寒川擰了下眉:"你查到了傅家老宅的買主?"

蘇湘曾經在老宅被拆的時候去問過那個工頭,但是當時只拿到了一張名片,老宅被拆後,那里已經是一片荒蕪,人影都沒一條.對方有意隱藏身份,找起來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不知道這是否也算是一種幸運,在對方還沒抹去痕跡前,竟然被他們提前找了出來.

蘇湘她點了下頭道:"是,我還去找過那個人."

她一瞬不瞬的盯著傅寒川:"買下蘇氏的人,是不是叫宴孤?"

傅寒川對視著她的眼,並沒有立即回答她,過了一秒鍾,他卻突然冷冷道:"好了,我知道的已經告訴你了,你可以滾了."

蘇湘正等著他的答案,因為激動而渾身發熱著,他一張口,卻像是一桶冷水對她潑了過來,把蘇湘凍得透心涼.

回去路上,蘇湘心里把傅寒川罵了幾十遍,她想起來傅寒川知道她被毒啞一事,給鄭醫生打了個電話.

電話被接起來的時候,卻不是鄭醫生的男人聲音,而是一個女人的.對方問道:"你是蘇湘?"

蘇湘心中暗忖,這不是廢話嘛,老鄭的通訊錄上記著的都是人名,又沒有一個是昵稱代號什麼的,連他爸媽兒子也都是直接寫名字.

蘇湘不知,對對方而言,她是老板特意派她去調查的人,是聽說過但是沒有見過面的人,對她自然好奇.

蘇湘忍耐著性子說道:"我是蘇湘,你可以幫忙找老鄭來接一下電話嗎?"

女人的聲音嬌媚,說道:"啊,你不用找他了,他正在做手術.你要問什麼的話,我可以告訴你."她停頓了下,有意要透露她什麼信息,"蘇小姐,你打電話找老鄭,應該是為了傅先生知道了你的事兒才來找他的吧?"

聽到這里,蘇湘便已明白,那個女人應該是傅寒川指派到鄭醫生那里去打探她消息的人.

她嗤笑了一聲,果然是,他想要知道的,沒有什麼能夠瞞得住他的.

……

傅寒川能夠想到蘇家老宅以及蘇氏買主的線索,祁令揚自然也能想到,只是調查的時候多費了些功夫.

掛斷電話,他調出了蘇湘的電話撥打了過去,蘇湘剛到湘園,一邊往屋內走,一邊道:"我也剛知道那個買主也姓宴,就是不知道,那個人是否也是宴孤."

祁令揚道:"你之前跟他喝過咖啡,還有他的電話號碼嗎?如果你要約他,必須我陪著你去."

按照蘇湘的性格,她肯定會把那個人約出來.既然猜測那是個危險人物,對蘇家人抱有敵意,他便不可能再讓蘇湘單獨去赴約.

蘇湘歎了聲氣道:"他大概是把我拉到黑名單去了,打不通."

就跟那個枕園一樣,把她列為黑名單人物,恕不接待.在那次喝過咖啡後,她嘗試著再找那位姓宴的,那電話就已經打不通了.

祁令揚反而松了口氣,這樣她就沒辦法亂跑了.他道:"再耐心些等等,沉住氣等待,沉在水底的總會浮上水面."

蘇湘語氣沉沉的嗯了一聲,也只能這麼想了.

電話掛斷後,祁令揚把手機擱回桌角,正要放下時他眉頭一蹙,忽然反應過來一事.他去查蘇氏買主的時候尚費了些功夫,她竟然這麼快就查到了?

祁令揚的眼睛微動了下,拿起手機給蘇湘的專屬司機打電話問道:"剛才蘇小姐去過哪里?"

保鏢回道:"云鶴酒店."

"她去見過傅寒川?"

得到如實回答後,祁令揚沉著氣放回手機,傅寒川在蘇湘的事情上不會死心,查,他是定然要查的.

可是蘇湘並沒有告訴他,她去見過傅寒川,以往,她會知會他一聲的.

祁令揚盯著那支手機,手指輕輕的按在屏幕上,眼眸微微閃動著.

……

夜幕降臨.

傅寒川穿上喬深送過來的禮服,直接從公司出發去參加一個宴會.

喬深轉身之時,傅寒川叫住了他道:"幫我預約一下枕園的時間."

喬深微愣了下:"枕園?"聽說,那里是達官貴人常去的地方,一個極為神秘的私家廚房,不過老板從沒提起去那里,好好的怎麼想到那兒去了.

老板的要求做屬下的不好質疑,喬深答應了聲便出去了.

一樓大廳,封輕揚穿著小禮服站在前台,看到傅寒川從電梯里出來便走了過去.

傅寒川上下看了她一眼,封輕揚整理了下脖子間的花式領帶:"傅總可還滿意?"

她的穿著有明顯的個人風格,依然是高腰闊腿褲,上身搭配一件襯衣即可.

要配合傅寒川的這場戲,所以這一段時間,她都是傅寒川身邊的固定女伴,出席各種大大小小的宴會,就連在公司也要裝一裝樣子.

傅寒川道:"能看出來是個女人就行了."他可不想被人以為他轉了性趣.

封輕揚對他翻了個白眼,手臂重重的掛在他手臂彎往外走去.

門口的自動感應門打開,兩人並肩步出大門,傅寒川道:"怎麼不上樓去等?"

封輕揚:"穿高跟鞋累……"

于是在傅氏大樓里,不少人看到傅總裁跟那位封小姐甜蜜赴宴的畫面.

到了轎車中,封輕揚便把手抽了回來,他的手臂她可不敢亂搭.她張開了五指欣賞著所謂的美甲,上面一顆顆的鑽鑲嵌著,真是難受的很.

她道:"今天下午,卓雅夫人邀我喝茶,還去做了指甲美容."

這水鑽貼花什麼的,是卓雅夫人要求那美甲師弄的,說年輕女孩要裝扮裝扮什麼的.不過比起這做美甲,她甯可在手上套上兩個拳擊手套去出一身汗.

傅寒川看她一眼,說道:"過幾天,陪我去一趟枕園."

封輕揚眼睛一轉,奇怪的看他道:"你該不是真的看上我?"枕園可是極為私密的地方,聽說那些名門政商經常帶著見不得光的女人出入那里,那他沒事帶著她去那兒做什麼.

傅寒川直接冷哼了一聲,然後把去那里的目的簡單說了下.

畢竟那並非是一個淺灘,請人過去也要給對方考慮一下.

封輕揚狐疑的看他道:"你沒事去調查人家做什麼?"

"還有,既然這事兒可能跟蘇家有關,你自己帶著蘇湘過去,不是正好還有機會拉拉她的小手,親親她的小嘴,聯系一下感情?"

傅寒川冷冷睨她一眼道:"我說了,枕園可能跟蘇家有關,她去那里可能有危險."

這時候,車輪碾過一顆小石子,汽車顛簸了下,封輕揚身體晃了晃,坐直了身子道:"我就不危險了?"

傅寒川看過她那雙做過美甲的手,淡淡說道:"封小姐身體健壯,精通柔術跟散打,自保應該沒問題."

封輕揚只覺一口氣梗在了喉嚨,她氣怒道:"傅寒川,像你這種注孤身的直男體質,蘇湘那種女人跟了你,你就該當菩薩一樣供起來.她不需要普渡眾生,普渡你就可以了!"

她練習柔術跟散打,是因在封家受欺負,不想被重男輕女的思想荼毒,當然,也有強身健體,保護自身安全的用意.

封輕揚出氣了,話頭一轉又道:"可是傅總,你想要保護蘇小姐的心感動到了我.問題是,那位蘇小姐應該也會查到那兒去吧?"

她冷冷掃他一眼,涼涼道:"就算蘇小姐沒查到,不是還有祁令揚嗎?"

那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能夠在幾年間做出一家業內排得上號的公司,轉個身回來,就是文娛公司大老板,現今又帶著祁氏再沖高峰,這樣的人物玩的一手好手段,查那點消息綽綽有余.

"祁令揚跟蘇湘現今有這未婚夫妻關系在,走枕園一趟名正言順光明正大,好套話."

"倒是你,你一個前夫的身份,再帶著一個八竿子打不著關系的我去枕園問關于前妻的家事,你覺得人家會怎麼看你?"

封輕揚用輕蔑的眼光看著傅寒川,別看他平時一肚子算計,腦子不在線的時候挺蠢的.

傅寒川在她提起蘇湘跟祁令揚未婚夫妻那一句時,身上的肌肉便繃緊了,散出一股冷厲氣息.他冷聲道:"這就不需要封小姐費心了,我自有理由."

蘇氏還在蘇潤手上的時候,他照拂過不少,這個理由,夠可以了.

不過,封輕揚說的不無道理.他不願帶著蘇湘去,但是祁令揚會……

傅寒川搓著指骨,眼睛微微的眯起.

封輕揚一回頭就看到傅寒川眯眼沉思著,那幅陰冷表情看得嚇人.她胳膊肘捅了下傅寒川,問道:"對了,有個問題一直想要問你."

"當年祁令揚把盛唐做的好好的,後來盛唐被你們傅氏收購,他也成了你們的股東之一,怎麼突然就甩手不干了,走得那麼徹底?"

"就為了蘇湘?"

傅寒川找她幫忙,但是只透露了他認為可以透露的,封輕揚只是結合了一些已知的信息,反而更覺迷糊.

這都是怎樣的事兒啊?

七年前那位蘇小姐爬上了傅寒川的床成了傅太太,人人都在猜她什麼時候被踢出來的時候,她卻牢牢的占據了傅太太之位三年之久.還是跟那陸薇琪一番大戰後才自動出戶,至此豪門夢落幕.

沒過多久,又聽聞她爬上了祁令揚的床,另攀豪門去了,卻在那之後失去了蹤跡,再也沒在北城出現過.

再回來時,她已經半只腳踏入了祁家.眾人還以為這三年只是一個過渡階段,畢竟剛離婚就馬上嫁給另一男人更被人說三道四,這也說得通麼.

可這傅寒川,又拉著她演什麼戲啊?

既然對那位蘇小姐余情未了,怎麼好端端的讓她爬了別的男人的床?

再者,祁令揚明明是祁家的二公子,怎麼好端端的把自己苦心經營的公司賣給了傅氏,而不是納入祁氏,還跑去為傅氏效力?是因為那會兒跟祁令聰不和?祁令聰死了,他才回來繼承家業?

這些說法,表面上說的通,可細想之下又覺得怪怪的.

傅寒川冷冷看了封輕揚一眼道:"封小姐,有句話叫好奇害死貓.對別人的事還是少關心,多關注你自己的家務事吧,你家那位哥哥不多盯著點兒,遲早給你弄出個大簍子.到時候,你就什麼八卦的閑心都沒了."

一提到那位哥哥,封輕揚就真的一點勁都提不起來了.她撐著腮看傅寒川道:"傅寒川,你還真是……"她搖了搖頭,連合適的形容詞都找不到怎麼去形容他了.

這麼毒舌,脾氣又差,性格別扭,那位啞巴太太沒少被他荼毒吧,也是辛苦了,難怪要跑.

上篇:211 我是你什麼人,要不要公告一下?     下篇:213 莫哥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