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15 爸爸,你噴香水了?  
   
215 爸爸,你噴香水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傅寒川倏地站了起來,大步走了出去.封輕揚看著他的背影,眉眼一動看向莫非同,抿唇微勾了下.

莫非同最後一下接住小黃雞,冷冷瞪她:"看什麼看."

封輕揚歪著頭看他,忽然道:"莫少,你幾歲了?"

不但智商低,還幼稚.

莫非同一愣,正思索著這女人幾個意思,扭頭看向裴羨,封輕揚已經站起來往外走,看起來是找傅寒川去了.

裴羨拍了拍他的手臂以作安撫,他道:"三少,這段時間你不在,我先給你補補課.吶,前段時間針對蘇湘的那些手段都又狠又陰,這卓雅夫人又不肯安分,仗著傅寒川得勢報複了祁家,然後又因為這事兒得罪了常家,于是傅少將計就計……"

裴羨把這段時間的一些事兒簡單說了下,最後道:"總之傅少想了個法子,請來這位封小姐當擋箭的."裴羨往那台抓娃娃機看了眼,"你沒看那女人玩游戲都是一副殺意?"

裴羨這麼一說,莫非同回味過來了.他皺了下眉毛,往傅寒川剛才坐過的位置看了眼,這麼說,傅寒川不是傳言說的那樣,看上了封輕揚?

可萬一封輕揚跟別的那些女人一樣,借機生了私心,還不是解決了一個麻煩又來一個更狠的麻煩?

莫非同喝著酒吐槽,裴羨笑了起來:"三少,我知道你現在全心全意維護蘇湘.但你也要明白,三少那張臉長得再好看,還沒到人民幣的程度.不過……"

酒杯抵在他的唇邊,他斜睨了眼莫非同:"不過若是傅少跟封輕揚好了,你還有上位機會,不是應該高興嗎?"

莫非同直接踹了他一腳,抓起茶幾上的酒杯大大灌了一口道:"高興你妹!"

他是喜歡蘇湘,同情她憐惜她欽佩她,可也知道自己的位置,他只是不想看到傅寒川一邊霸占著小啞巴不肯離,又在另一手玩什麼聯姻的把戲.

那樣的話,還不如直接放了小啞巴.

他狐疑的再看一眼裴羨:"他真的不是在做什麼聯姻?"

若他再是搞什麼聯姻曖昧不清的話,就別怪他不講什麼兄弟道義!

裴羨拍了拍褲腿上的腳印,往門口看了一眼道:"傅少如果真要聯姻的話,就不會跟常妍拖了三年……"

1988的後花園,男人握著手機,屏幕上顯示著的號碼還沒有撥出去,屏幕的冷光照亮他的容貌,只見他面色陰沉,又顯得猶豫不決.

屏幕暗了下來,男人的臉色也被夜色所籠罩,他將手機放回了口袋,轉而掏出了煙盒,抽一根,火光一閃,煙霧也隨之嫋嫋升起,又在頃刻間被風吹散.

她要去新西蘭,他有資格有立場不允許她去,卻敗在自己的一件錯事上.

他自嘲的笑了下,這個電話打過去,只怕又會引來她的一番冷嘲熱諷,比如,他不帶著她去,還不允許別人帶她去了?

傅寒川仰頭對著上空的那輪月亮,徐徐吐出煙霧,往後斜靠在一根圓柱上.

身後傳來嗒嗒的腳步聲,涼涼的聲音傳來道:"怎麼,怕你朋友們看到你吃癟難受的樣子?"

傅寒川夾著煙彈了下煙灰,冷哼了一聲不予理會,封輕揚在他旁邊站定了,抱著手臂看他道:"干嘛不給她打電話?"

"一個啞巴而已,還怕壓不住她?"

傅寒川一想起蘇湘那凶悍的樣子,不自覺地笑了下道:"她可不是一般的啞巴."

脾氣倔,又凶悍,可她低眉順眼的時候,又溫柔又體貼,像極了小貓咪.

他深深的嘬了一口煙,說道:"你養過貓嗎?"

一個突兀的問題問出來,封輕揚一愣,搖了下頭道:"封輕鴻對貓狗的毛過敏,家里不許養動物."

封家老大對花粉過敏,封家老三對動物皮毛過敏,所以封家花園沒有一朵花,也沒有一只動物,連皮草配飾都沒有.

封輕揚小時候在同學家逗了一只貓,因為衣服上沾染了貓毛,封輕鴻就過敏住院了,封輕揚為此付出了照顧他一個星期的處罰,真真像是個傭人一樣的伺候他吃喝拉撒.

傅寒川瞧著那輪月,慢慢說道:"貓是一種很敏感很沒有安全感的動物.信任你的時候,一旦你拋棄了它,它就很難再回心轉意."

封輕揚揚了下眉毛,看他那陷入愛情中又無可奈何的困頓樣子,還真是不好叫人瞧見了.

意氣風發,睥睨一切的男人,也有這麼為情所困的時候,也有這樣卑微的時候……

封輕揚輕吐了口氣,她只是一個局外人,不清楚當年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怎樣的事,她只道:"傅寒川,你對她說過,你愛她嗎?"

傅寒川的手指猛地一抖,一截煙灰抖落,不經意的沾在了他黑色的毛呢衣料上.他的呼吸沉了下來,幽黑的眼瞧著前面的一叢灌木.

封輕揚看了眼那灰白的煙灰,對他說道:"要是不想她去,還是應該讓她知道.至少說明你的在意.如果你什麼動作也沒有,她可能就覺得,你是真的不在乎了."說完,她便轉身走了.

傅寒川聽著她的腳步聲漸遠,眉頭也漸漸皺了起來.

給她電話,換來的是她的諷刺,不給她電話,又給她無所謂的暗示,到頭來損失的還是他自己.

頓時,傅寒川整個人更覺不好了.

他掏出手機,屏幕一亮對著那圓形的撥號鍵按了下去.電話那頭嘟嘟的響著,每響起一次,他的眉心就皺緊一分.

蘇湘拿著新買的沐浴露走入浴室,聽到房間手機鈴聲響起,脫了一半的衣服重新裹上又開了門走出來,看到傅寒川的來電顯示眉頭一蹙:"喂……"

男人低沉的聲音傳來:"是我."

蘇湘:"我知道."

電話沉寂了幾秒,蘇湘聽著那端的呼吸聲,隱隱的還能聽到樹葉搖動的沙沙聲,大概是在外面吧.

這個時候打電話給她,該不是查到了什麼線索?蘇湘想到什麼便問了出來.

傅寒川抵著唇咳了一聲,含糊道:"唔,是有些事要問你."他抬手看了眼腕表,"十一點在電影院等,你知道的."

說罷,他便把電話掛斷了.

蘇湘看著安靜下來的手機,馬上起身去換了衣服.

電影院對蘇湘來說並不陌生,在前台那邊打了招呼便往那去過幾次的包廂走去.

包廂里果然坐著人,里面光線幽暗,大熒幕的光影落在男人的身上,映射出輪轉的色彩.

他的面容清冷,一條手臂斜搭在沙發靠背上,一副慵懶放松的姿態,又覺得他隨時會變成一副凶狠模樣.

蘇湘走了進去,在他面前站定道:"你查到什麼了?"

傅寒川抬手關了電影,轉眸看向蘇湘:"給你電話的時候,你在做什麼?為什麼過了那麼久才接?"

蘇湘奇怪的看他一眼,不耐道:"在洗澡."問這個做什麼.

蘇湘穿了一件系著扣子的羽絨服,看上去鼓鼓囊囊的,傅寒川的眼落在她領口的扣子上,在上面瞄了一眼道:"你不熱嗎?"

電影院的暖氣開得很足,但蘇湘剛從外面進來,身上還沒焐熱當然不會有熱的感覺.

她忍著耐心道:"傅寒川,如果你找我來只是為了閑聊的話……"

她的腳尖沖著門口方向,不打算這麼浪費時間下去.

傅寒川倏地站起道:"等一下."

蘇湘停下腳步,轉頭看向他,傅寒川一臉別扭的道:"就要過年了,年夜飯不指望你能夠陪著傅贏吃一次,明天晚上七點,海洋公園."

蘇湘只覺得自己的呼吸止住了,目光微微的晃動,她不確定的看著傅寒川:"你……你要帶傅贏出來?"

莫非同也說可以幫她把傅贏帶出來,可是她不敢.

傅寒川看著蘇湘眼睛里的熱切跟猶豫不安,知道她的顧慮,蹙著眉道:"會安排好."

這段時間,他跟封輕揚高調的進出各種場合,在公司也是極有默契的樣子,應該有些成效了.

蘇湘咬著唇點了點,馬上又搖頭翻滾了下喉嚨道:"還是不要了."

天曉得她有多想見到傅贏,尤其已經又是一年過去.如果今年再吃不上一頓團圓飯,就是第四個年頭了.

可她更怕……

蘇湘看著傅寒川的眼眸露出一抹卑怯,她問道:"傅贏是不是問過你,為什麼要給他轉學?"

"……"傅寒川的眉心擰緊了,薄唇抿成了一條線.

"你是怎麼回答他的?"

傅寒川看到她眼中的卑怯,垂著的手指捏緊了,牙關也繃緊了起來.他咬著牙道:"因為他是傅家未來的繼承人,必須要上最好的學校,公立學校是給他的童年."

在傅贏糾纏著他問了幾次以後,傅寒川便冷硬的給了他這樣的回答.

做傅家的繼承人,是沒有什麼童年可言的.傅寒川本人小時候接受的就是精英教育,傅贏這幾年,由于母親的缺失,並未給他像他小時候那樣的壓力.但是經過這些事,傅寒川想明白了一件事.生在這樣的家族,不能夠軟弱,也沒有全然的保護.

傅贏是男孩子,就該擔起他的責任,而不是躲在誰的保護傘下繼續天真無憂無慮下去.

他是傅家的獨苗,受著萬千寵愛的同時,身上的擔子也更重.

他可以堵住常妍的嘴,讓常妍遠離傅贏,但是其他的人呢?那些不安分的人,就像躲在陰暗處的毒蛇,令人防不勝防.

她不敢見,就可以當做永遠不會有發生的可能嗎?

傅寒川沉了口氣,目光灼灼的道:"蘇湘,你想要逃避的,逃避不了."

"你以為,你不去見他,就是永遠的把那些汙言穢語與他隔離了嗎?"

"你以為事情結束了,以後就不會再起波瀾嗎?存在的永遠存在,只要有人想要對付你,你這些,就是他們的把柄."

"與其按壓著自己怯懦的內心,不如找個更好的理由,讓你成為他的明燈,讓他只信你一個."

蘇湘可以感覺到自己胸口的心髒劇烈的跳動著,越來越快,她的身體也熱了起來,掌心冒出了熱汗.

傅寒川深深看她一眼,說道:"明天七點,海洋公園隨便你來不來."

說罷,他抬起腳步走向門口,經過時帶起一股風掛在蘇湘的臉上,他未做任何停留,嗒嗒的腳步聲像是敲擊在她的心頭,這一晚,蘇湘失眠了.

她翻來覆去了好幾次,傅寒川的那些話始終纏繞在她的腦中.

是啊,她自己不也想過,與其讓傅贏從別人嘴里聽到那些歪曲了的事實,那些經過無數添油加醋的話料,為什麼不自己告訴他?

可是那些事實,她能說嗎?

她跟傅寒川一開始就是那麼的不堪,傅贏的出生就是一場籌碼.

她的前半生,就是一場昏天暗地,傅寒川,你要我怎麼讓孩子不去聽不去想,只信我一個?

窗外天色從墨黑轉為黛色,再漸漸變淡,慢慢的露出了魚肚白.

傅贏迷迷糊糊的醒過來,眼瞅著眼前一個模糊人影,他揉了揉眼睛看清什麼人,咕噥的叫了一聲:"爸爸……"

傅寒川一把把他拎起來說道:"去刷牙洗臉."

傅贏光著小腳丫踩在柔軟地毯上,慢吞吞的往洗手間去.

他上了廁所就走了出來,眼見著傅寒川還坐在他的床沿,傅贏皺了下小眉毛問道:"爸爸,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他坐在那里,他都不能再回去睡回籠覺了.

傅寒川平日里忙,再加上他前段時間突然給孩子轉學,傅贏反抗無果,還無端多出了很多功課,他反抗不成就在傅寒川眼皮子底下鑽空子.

反正只要傅寒川不在,他就可以耍少爺脾氣,那些人也不敢說什麼.

傅寒川瞧著兒子身上歪著的睡衣,眉頭一蹙冷聲道:"回去整乾淨了再出來."

傅贏翻了翻眼珠子,不情願的轉身,一邊走一邊嘟嘟囔囔道:"別的孩子都有放假……我不想做傅家的孩子了……"

寒假開始後,傅贏不用去上課,可是課外的那些輔導課更多了.他跟連良抱怨,連良卻告訴他,寒假她過得多麼開心.

她還說,有一個阿姨給她送了很多禮物,可惜他不能一起去玩.

傅贏在洗手間磨磨蹭蹭,刷了牙又洗了臉,自己踮著腳把兒童毛巾掛在架子上,轉頭就看到傅寒川站在門口.

"面霜塗了沒?"

傅贏看一眼那兒童面霜,撇了撇嘴,傅寒川不等他拿起,大手一伸把蓋子擰開了,從里面挖了一塊在掌心搓開了,在傅贏臉上一頓塗抹.

傅贏軟嫩的小臉像是面團似的被他搓揉,不滿的叫嚷了起來:"好了好了,不要搓了,我醒了我醒了!真的醒了!"

傅寒川這才放過了他:"去換衣服."

傅贏的衣服很多,但是那些款式都不是現在流行的了,看起來像是幾年前的,還有好些衣服不是他這個年齡段可以穿的.如果留意一下的話,會發現上面的吊牌還沒有剪下,敲章日期就是幾年前的.

傅寒川在那一排衣服上挑了過去,最後選定一套黑色小西服,比較適合正式場合.傅贏瞅著那衣服,問道:"爸爸,是不是要去參加宴會啊?"

傅贏還是個小嬰兒時起就參加大小宴會無數,經驗老到.

"不是."傅寒川將那衣服塞到兒子手里,"去換了."

傅贏奇怪的看他一眼,不去宴會的話,難道要去上禮儀課?在他最新的那些課業中,多加了禮儀課,但他記得肯定不是今天.

小家伙那筆挺小西服一穿,妥妥的傅寒川縮略版,白襯衣黑西服,眉眼冷峻,一副清貴公子的模樣.

傅寒川打量了下,似是滿意,點了下頭,再拿出另一套便服給傅贏道:"去換了."

傅贏看他一眼,干嘛叫他換來換去的.但是他看父親面色嚴肅,便不敢多問,乖乖的又去換了便服出來.

早晨這麼一通折騰似是過去了,傅贏如平時一樣去輔導機構上課,課上他偷偷的跟連良聊天,被老師看到又被念叨了幾句,然後再由吳老師接回家.

當他打開小書包埋頭做那些功課時,傅寒川回來了.

傅贏抬頭看他一眼,裝著很認真的寫著,傅寒川沒做檢查,吩咐道:"去洗澡,換上早上那套衣服."

傅贏唇角一翹,還說不是去參加宴會.說起來,他已經很久沒有去宴會了,連奶奶也沒帶著他出去.

倒不是他有多喜歡參加宴會,但是大人們閑聊的時候,至少他可以自己玩兒呀,不像現在,忙得他比爸爸還要忙了.

哼,就只許他自己出去跟裴叔叔喝酒聊天,就不許他玩,還說他以後沒有童年了.

他還是個孩子啊,做大人的就是這麼無理取鬧.

傅贏自己心里無數次反抗憤怒的時候,不知傅寒川把他的時間安排的那麼緊湊,不只是有意識的在把他往傅家繼承人的那條路上帶,也是在阻隔那些流言蜚語,讓他一直學習,讓他忙得沒有時間去問東問西,去想常妍攛掇他的那些問題.

傅贏依言洗乾淨了,換了小西服,出門的時候發現傅寒川也換了一身西服.小家伙吸了吸鼻子,問道:"爸爸,你噴香水了?"

他更加肯定,今晚有宴會參加了.

傅寒川瞪了他一眼,冷聲道:"走了."

……

蘇湘一整天都在看時間,等待夕陽落下.到時間差不多的時候,她用力的捏了下拳頭,心底掙紮了無數次,終是決定要去.

就像傅寒川說的,那些存在了的,是她抹不去的事實,就算她今天就揪出了那些拿她做文章的人,以後說不定哪一天,又有人翻出來做舊賬.

傅贏是傅家的繼承人,他會坐在傅寒川的那個位置,那個時候,他應該是很強大的,比傅寒川還要強大.

兒不嫌母丑,如果她過不了這一關,以後都過不去,又怎麼叫傅贏不因她這個母親而自卑?

蘇湘收拾了一番,讓張媽先照顧著珍珠便出了門.

天幕早就降臨,馬路上的電線杆子都掛上了紅燈籠,紅光與黑色交互映襯著,流蘇在風中飄舞,一派喜氣洋洋的過年氣氛.

一到過年時,馬路上便冷清了許多,在北城打工的外鄉人大部分都回家過年去了,蘇湘這一路暢通,感覺紅燈都沒怎麼遇到,直抵海洋公園.

下了車,夜色下的海洋公園透著幾分神秘感覺.

她未曾夜游過海洋公園,記憶里上一次來這個地方,是在三年多前.

蘇湘轉頭看了看周圍,也有一些情侶在這個時候來夜游的.停車場並未見到傅寒川的車,蘇湘也沒特意去尋,抬步走了進去.

傅寒川只說了在海洋公園,但是她不知道具體在什麼地方,這時候才想起來,便拿了電話准備詢問一番.

周圍的地景燈次第亮了起來,蘇湘一怔抬起眼眸,就見傅寒川牽著傅贏的小手緩緩走來,她的眼眸睜大了.

嗒嗒的腳步聲在空寂的空間里顯得那麼的響,蘇湘吞了口唾沫,緊張的看著朝她走來的人,手指一下攥緊了手機.

她的目光從傅寒川的臉上轉移到傅贏的臉上,再從傅贏移到他的臉上.

這時候她才發現,這一片場地是空的,只有他們三個人而已.她只是尋著以前進來過的路線走進來,沒有意識到那些進來的人其實已經被豎著的路牌引導到了別處.

傅贏看著前面站著的蘇湘,回頭看了眼傅寒川,小臉擺出疑惑.

傅寒川的手指落在他的肩膀上,輕輕往前推了下道:"這時候怎麼不去了?"

傅贏剛轉學那會兒反抗的厲害,曾經動過離家出走的念頭,但被一早就防范住的傅寒川壓制住了.

蘇湘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緒,蹲下身來:"傅贏,過來,到媽媽這里來."

傅贏到她的面前,蘇湘摸了摸他的小臉,又捏捏他的小手,恨不得把他抱在懷里狠狠揉一番,但她必須要保持自然冷靜.

她牽著他的小手問道:"吃晚飯了嗎?"

一想到此,她揉了揉額頭,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竟然忘了給傅贏做他最喜歡吃的東西,都已經很久沒有做飯給他吃了.

她記得這里有一家餐廳,如今她也請得起了,便道:"走,請你吃好吃的去."

上篇:214 你說什麼,二更     下篇:216 胃口挺好,我以為你對著我會吃不下去,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