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18 吃你家大米啦,一更  
   
218 吃你家大米啦,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廊簷下,那只鸚鵡果然嘎嘎叫了起來,給園子里多了幾分歡樂.

祁令揚看了眼蘇湘的背影,面色緩緩的落了下來,溫潤眼中露出幾分清冷來.

他希望在她的面前,永遠都是那個溫柔謙潤的祁令揚,是可以讓她依靠的人,可事到如今,他已經不能再這樣放任下去……

蘇湘給珍珠換了一件紅色的漢裙,現在流行國服,過年的時候穿這樣的裙子去給長輩敬禮很有儀式感.

小丫頭長得粉白如玉,像是個玉雕娃娃似的漂亮可愛,杜若涵本人就有古典美,珍珠長相遺傳了她的那種美感,穿了汗儒裙就顯靈秀了.

這丫頭長大了,一定是個美人胚子.

蘇湘給珍珠拾掇完微微一笑,牽著她的小手下樓.

園子里,祁令揚站在一株臘梅前,這時候的臘梅已長出了花骨朵,薄薄的花瓣抱成一團,風一吹,樹枝微微搖晃,那花骨朵也跟著輕晃了起來.

珍珠瞧著祁令揚,糯糯的叫了一聲:"粑粑……"她像是只小乳燕似的撲入了他懷里.

祁令揚單手輕松的就將她抱了起來,他看向蘇湘,兩側唇角微微勾起.

她穿的裙子款式比較平常,比起平時穿著素雅顏色的衣服,這件紅色複古套裙襯得她很有精神,也很映襯現在過年的氣氛.

他把手遞過去道:"喏."修長的手指間捏著一根細枝臘梅,花兒還未綻開.

蘇湘接了過來捏在手里看了看:"好好的怎麼把花給摘下了."

祁令揚道:"看你穿的漂亮,很襯."

蘇湘抿唇笑了下,珍珠揪著祁令揚的衣服搖晃:"粑粑,我,花花……"她也要漂亮的花花.

祁令揚刮了下她的小鼻子道:"你的花兒啊,得以後等你男朋友送."

聽似隨口的一句話,卻在向蘇湘暗示著什麼.他看了蘇湘一眼,抱著珍珠往大門口走去.

蘇湘垂眸看了一眼那朵臘梅花,輕輕的咬了下唇.司機在把過年禮往車上搬,張媽手里提了一籃子裝成了元寶形狀的雞蛋,嘟嘟囔囔的道:"這都是老家稍過來的,絕對的散養雞蛋,給老爺子問好."

祁海鵬過年發獎金,給家里所有下人都包了大紅包,就連湘園這邊都照顧到了,張媽非常歡喜,把老家送過來的臘肉什麼的往老爺子那兒送.

後車廂塞了滿滿一車,砰的一聲蓋上了後車蓋,這才算結束.

蘇湘坐上車,珍珠就膩膩的靠著她坐過來了.小丫頭指著她的衣服,又指著自己的裙子:"紅色."

"對了,紅色."

珍珠正處在辨識階段,蘇湘便也趁機教她識別顏色,指著臘梅道:"黃Y色."

祁令揚看了她們一眼,兩個人的衣服都是他找設計師定做的,言明要看起來像是親子裝,但不能夠做得太明顯.

他不知道是不是每個男人都有這樣幼稚的想法,看自己的妻女穿著親子裝,很溫馨,也很有家的感覺.

但蘇湘到底跟他還未成婚,她心里又記掛著傅贏,穿上親子裝她必定會傷感傅贏,所以他只能做得這樣不動聲色.

祁令揚慢慢的搓捏著手指,斂下眼眸,將那一點點的卑微收藏在眼底.

車子很快就到了蘇家老宅,祁家老宅打掃過一番,門口掛著兩只大紅燈籠,院子里的幾棵桂花樹也掛上了小燈籠,看上去喜氣洋洋的.

珍珠早就已經跟祁海鵬熟悉起來,人還在院子里就大聲喊爺爺,祁海鵬腰上圍著圍裙,滿手是的面粉走出來應和她:"誒喲,這麼早就來啦."

珍珠笑眯眯的看他,雙手交握著像個阿福給他作揖:"爺爺,過年好."

小誠他們在北城那些天,練舞間隙無聊的時候就拿珍珠尋開心,教她這些討長輩歡心的招兒,珍珠別的話沒學清楚,這句倒是奶聲奶氣的字正圓腔.

祁海鵬對這新鮮勁兒很是愉悅,笑彎了眉毛連連道:"好好好."

珍珠直起腰來,眨了眨蒲扇似的長睫毛,小手攤開來:"爺爺,包包呢."

祁海鵬這輩子膝下無女,杜若涵那個兒媳婦又是個中規中矩的,對小丫頭這古靈精怪的一招明顯接不住,他看了眼站在一邊發笑的蘇湘跟祁令揚,然後對著珍珠道:"好好,爺爺現在手上都是面粉,一會兒就給你包包."

蘇湘跟祁令揚走上去跟老爺子問好,祁海鵬頷了頷首,蘇湘問道:"祁叔,你在做什麼?"

祁家有傭人,老爺子從來不下廚房.

祁海鵬看了眼手上的面粉道:"揉面,做小籠包的皮子."說著便轉身往屋子里走.

祁令揚跟在他後頭打趣道:"父親,你現在越發松閑了."

祁海鵬把公司交給祁令揚以後,公司事務就很少再過問,頗有晚年享福之意.

祁氏前有祁海鵬一手經營打理,後有祁令聰接棒,經過前些年的一些動D蕩再交到祁令揚手上時,那些老臣子便開始蠢蠢欲動.祁海鵬對此也不過問,全憑祁令揚怎麼處理,該降職的降職,該裁的裁,一番動作後,祁氏已經平穩下來,再也沒人敢質疑那個溫潤二公子.

祁海鵬看了一眼祁令揚,精銳的眼中劃過一道光.

他揉著面盆中的面粉,珍珠眼巴巴的等著包包,乖乖的踮著腳尖看祁海鵬揉面,一會兒便得了趣,伸著小手便摻和了進來.

祁海鵬連忙捉住了她的小手,在面團上揪了一小塊下來給她玩兒去.

祁令揚看了眼坐在小凳上捏著面粉玩的珍珠,轉頭對著祁海鵬道:"父親,你是不是有話要對我說?"

剛才那一眼,帶著一些諷刺,但祁令揚很肯定,那不是對著他的.

祁海鵬道:"前幾天,在一幫老家伙的聚會上,跟傅正南聊了幾句."

……

數日前,商會一位早就退隱的富商壽宴,邀請了商會一些老朋友前去熱鬧,傅正南跟祁海鵬都在應邀之列.

傅正南是商會會長,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被一群人圍著恭維,祁海鵬坐在一角悠然喝茶,聽著戲台上唱京戲.

正是聽得順耳舒服的時候,一道陰冷聲音從旁*:"祁海鵬,我的兒子,你用的可順手?"

祁海鵬拎著茶杯蓋,慢悠悠的抿了口茶水,他抬眼看了眼站在他身後側的傅正南一聲冷笑,嗒的一下將茶杯擱在茶幾上,幾滴茶水潑濺在桌面上.

"笑話,你的兒子?"

從俞可蘭嫁給祁海鵬以後,兩人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從不輕易跟對方接觸,生意上也是互相避開,就算幾年前爭奪商會會長之位,也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樣風平浪靜.這麼多年,傅正南從沒當著祁海鵬的面說出這一句來.

傅正南面色一僵,踱著步子在茶座的另一側坐下,對著祁海鵬冷聲道:"他是誰的種,難道還要驗證嗎?"

此時,戲台上正唱到高c潮處,鑼鼓一頓密集敲打,頗有雷霆萬鈞之勢.

祁海鵬不緊不慢的揉著手腕:"可蘭嫁給了我,生下的兒子入我戶口,也是我一手將他撫養長大.傅正南,你哪來的臉說那是你兒子?"

傅正南心里氣得正是這個,他雖把祁令揚認了,也教給他本事,但祁令揚始終都與他保持著距離,到現在居然跑去給祁家做事去了.

傅正南繃著臉道:"若不是可蘭隱瞞,令揚不會--"

"不會什麼?"祁海鵬打斷他,冷笑著道,"不會成為我兒子嗎?呵呵,要是讓你家卓雅夫人知曉,恐怕連生下來的可能都沒吧."

卓雅夫人那時候,可是卓家大小姐,誰都沒放在眼里,搶她丈夫的女人,她能放過嗎?

俞可蘭懷著孩子嫁人,可以說她是為了報複傅正南的背叛,也可以說她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有祁家這麼大的靠山在,卓雅夫人不敢對她下手.而她也決絕的絕了對傅正南的心,絕不拖泥帶水.

傅正南被激得惱羞成怒起來,他壓著嗓門道:"祁海鵬,你少在這里裝偉大.令揚是你養大,但你怎麼對他的?你從來沒把他真正的當過你自己的兒子!"

如果真心對他,就不會對他不聞不問,明知道祁令揚跟杜若涵要好的情況下,還讓祁令聰娶了杜若涵.

"要不是你的兒子死了,你會讓他接手祁氏?你沒人,才硬留著他!"

祁海鵬精銳的眼一抬,不否認道:"是,令聰死了,我不得不找令揚回來.俗話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他肯回來,也是為了回報我,這並不沖突."

"傅正南,我不明白你這時候來跟我吵個什麼勁兒.你們傅家的繼承人之爭已經結束了,你不是把一切交給了傅寒川,又何必在這里跟我吹胡子瞪眼睛?"

祁海鵬冷眼瞧著傅正南憋紅的臉色,祁家門檻沒有傅家那麼高,但他並沒把這個現任會長放在眼里.

傅正南沉著氣,眼角微紅的瞪著祁海鵬.這個老混蛋,搶了他的兒子不說,還准備要讓他們傅家鬧出大笑話來.

他道:"你為了你的孫女,讓祁令揚娶蘇湘,祁海鵬,你還敢說你是善人?"

"你為了讓祁令揚給你效力,把祁氏交給他,等以後你孫女長大了,就一腳把他踢開,祁海鵬,這,你也敢說自己是善人?"

祁海鵬冷冷一笑:"全世界都只知道你們傅家只有一個傅寒川.我兒子娶蘇湘,跟你有什麼關系?我不介意她是什麼樣的女人.一個殘聯愛心大使,又有事業在手,雖然比不得那些名門千金,但好歹靠自己吃飯."

"怎麼,她又吃你家大米啦?"

"你--"傅正南氣得恨不得拍桌子,摁著桌面動了動,但礙于周圍人來人往,只能生生的忍下來.

祁海鵬鼻腔冷冷一哼,繼續道:"要說我為了珍珠著想布下這一切,我承認.我們祁家就這麼一個骨血了,多為她籌謀一些,有什麼問題?"

"要說我利用祁令揚,以後對他怎麼怎麼樣,呵呵,傅正南,你我都是在往那死路上走的人……"

祁海鵬最後幾個字拖出一個長長尾音,不屑的看了傅正南一眼.從祁令聰去世後,他便看明白了很多事,權勢如浮云,兒孫自有兒孫福.

傅正南眼角微微的跳動,咬牙道:"你就不怕令揚搶了祁氏?"

祁海鵬看他一眼:"我忘了說,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就算祁令揚占了祁氏,他還是姓祁.我不像你,把傅家交給了傅寒川,還要再想著把手伸回去."

以祁令揚對蘇湘的心意,他就不可能回去做那傅家的長子,所以祁海鵬根本就不用擔心.

只有在祁家,祁令揚才可以將蘇湘風光娶進門.

在傅正南看來,祁海鵬的這一手卻是為了拉攏祁令揚,阻止他認祖歸宗.他攥緊了拳,憤恨的瞪著祁海鵬.

這時候有人過來打招呼:"傅會長,海鵬兄弟,你們倆怎麼聊上啦?"

傅正南收起了表情,祁海鵬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方才的爭論仿佛不存在似的.

……

白色的面團在祁海鵬手下揉的越來越有韌勁,他戳了戳面團,抬眸對著祁令揚道:"他有讓你認祖歸宗的意思."

祁令揚看著面盆中那一個圓圓的面粉團子,淡淡說道:"已塵埃落地."

在他看來,三年前那一場繼承人之戰已經結束,各得其所.

他微微的眯起眼睛,腦子里浮現傅寒川對蘇湘勢在必得的那張臉孔,手指曲了起來.

祁海鵬看他一眼:"哦,對了,他對你跟蘇湘的婚事很是介意."

傅正南之所以那麼生氣祁令揚跟蘇湘的婚事,怕的還是等將來有一天,祁令揚的身份公開,而那時候兩人已成婚,對面子榮耀重于一切的傅家來說,可真不是什麼好事兒了.

所以,傅正南動心思想要讓祁令揚認祖歸宗,有阻止他們婚事的用意.

祁令揚唇線一抿,無所謂道:"那又如何?"

且不說他想不想回去,就算是回去了,他只要蘇湘一個,能耐他如何?

晚間,一桌豐盛的菜肴鋪開在桌面上,還有祁海鵬親自做的蟹粉小籠包.

珍珠心心念念的記掛著她的包包,上座前揪著祁海鵬的衣角撒嬌道:"爺爺,包包……"

祁海鵬大手一揮,幾個下人把午間匆忙從商場購來的名牌包往沙發上排,祁海鵬寵溺的對著孫女道:"包,全是你的."說著,他看向蘇湘,"你看中哪個,一會兒全帶走."

珍珠瞅了眼那些名牌包,皺著小臉:"不是,是包包……"

"這不就是包?"祁海鵬糊塗了,蘇湘笑了下道,"祁叔,她說的是紅包.新年快樂,紅包拿來."

也不知道哪年流行的梗了,小誠教了珍珠,讓這丫頭給惦記上了,哪曉得老爺子不知這個梗,還神不知鬼不覺的讓人去准備了那麼多包.

祁海鵬看了眼孫女,又被她逗笑了:"紅包有,當然有……"

這邊熱熱鬧鬧,反觀傅家老宅就沒這麼熱鬧了.

一行人先去旁邊的副樓給傅老爺子行過年拜禮,卓雅夫人瞧著傅老爺子越發灰敗的身體,眉心微微皺起.今年老爺子連開口說幾句話的力氣都沒,發了紅包便擺手讓人回去了.

走下樓時,卓雅夫人道:"老爺子的身體越來越差了,醫生的意思,最多再撐半年."

傅正南面色沉冷:"半年?"他眉眼一動,看了眼傅寒川沒再說什麼,抬腳先往樓下走去.

一樣吃年夜飯,一桌子人坐在偌大的圓桌上,卻沒什麼聲息.並不只是老爺子的事兒讓人心頭沉悶,傅家年年如此,只是今晚還多了幾分各懷心思,就連最小的傅贏都乖乖的吃飯.

吃過晚飯,傅家照往年一樣准備了煙火爆竹,焰火騰空沖上云霄,在空中爆裂開來,開出一樹火樹銀花,噼噼啪啪的一陣響,下面幾個觀看的人臉上卻沒什麼欣喜的表情.

這也算一副怪異景象了,誰家過年不是歡歡喜喜的,看這麼漂亮的景色不多幾聲歡呼?

回去路上,傅贏摸摸車門鎖扣,看了眼傅寒川開口:"爸爸,你為什麼不保護媽媽,讓她被爺爺奶奶罵?"

以前他不懂,但記憶中還記得每次媽媽到老宅去時,都是很不情願的樣子,在那邊也從來不用手語.

現在他明白是為什麼了,爺爺奶奶不喜歡他的媽媽,可爸爸為什麼不保護她呢?

"爸爸,你是不是也不喜歡媽媽,欺負她?"

傅寒川開著車,聞言手指一滑,車子扭了扭才算穩住了.

他瞧了眼傅贏,牙關繃了繃,將油門踩到了底:"閉嘴!"

傅贏噘了下小嘴,扭頭看向車窗外:"哼,以後,我要保護她,我會比你還厲害."

傅寒川看了眼傅贏的後腦勺一怔,難怪看他主動開始做功課不渾水摸魚了.

蘇湘這女人……傅寒川唇角一勾,車子疾馳而過.

北城平時禁止燃放煙花爆竹,但是過年這幾天可以.一路過去都是煙火盛開,一朵滅了一朵又升起,接連不斷,亮如白晝.

上篇:217 跟你不合,二更     下篇:219 去你家,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