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19 去你家,二更  
   
219 去你家,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此時的古華醫院,除了病房門口的兩個守著的保鏢以外,再無他人.

魏蘭茜憎恨蘇潤的背叛,來醫院也只是對著昏迷不醒的蘇潤又打又罵,後來就不再過來了.蘇麗怡傍晚的時候來看了一趟,然後便回去陪著魏蘭茜過年了.

病房內,蘇潤安靜的躺著,窗外一朵煙火砰的一聲爆裂,火光將房間也都照亮了起來,床上的人手指動了動,別的就再無異樣了.

外面走廊,一個護士推著小推車走過來,這只是每晚照例的體溫測量,還有藥物替換,保鏢看了眼便放行了.

大概半個小時後,那護士再推著小推車出來,保鏢進去檢查了下,看蘇潤還有呼吸便放心出來了.

門關上,蘇潤才費力的撐開眼皮,顫著手指從枕頭底下摸出一支手機.

這支手機是晚間蘇麗怡來時,蘇潤趁著她不注意時偷拿了的.

他憑著記憶,撥了一個號碼出去,電話響了幾聲後,他干啞的嗓音響起:"我……我要告發你……"

因為過于虛弱,他說每一個字都是用盡了力氣的,但也是從他嘴里咬牙切齒的說出來的.

電話那頭的人明顯感覺到他的恨意,說道:"蘇潤,做人要憑良心.我救了你,還給了你那麼多錢,你這是要忘恩負義嗎?"

蘇潤擠著冷笑說道:"你救我?那是……因為我……抓著你的把柄吧?"

"你阻止我回來……還,還派人來殺我,不就是怕我……告訴傅寒川嗎?"

電話里,可以感覺到那人呼吸一窒,隨即那人說道:"蘇潤,我說過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誰知道你得罪了什麼人才惹來的追殺,你的事情與我無關,不要錯把恩人當仇人!"

蘇潤呵呵笑了一聲,干裂的嘴唇滲出一縷紅血絲來,他的另一只手抓著一根廢棄的針管,在眼皮即將合上的時候就紮自己一下保持清醒.

他道:"你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

"你讓人……在我的替換藥中混了安眠藥……讓我一直醒不過來,是不是?"

若不是蘇湘安置在這里的保鏢非常警醒,而那人怕弄死了自己鬧出更大的事兒來,只怕早已經沒命了.

蘇潤的傷,全是外在傷口,在這麼精細的治療下,早就應該醒來.而他一直昏迷不醒,只因有人在他的藥物中混入了具有安神功效的藥物.前幾日蘇潤身體極度虛弱,那點劑量藥物可以讓他一直這麼睡下去,但是近幾日,他的體力好轉,那點劑量已經沒有那麼大的作用了,再加上換藥時傷口刺痛,蘇潤才保持了一點清醒強撐著.

此時,那剛換上的藥物開始作祟,蘇潤捏著針頭再次紮了下.

電話那頭,那人說道:"蘇潤,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是你要清楚,如果你敢說出去,我是真的可以讓你馬上就徹底的閉嘴!"

"但是……"那人話鋒忽然一轉,冷笑著說道,"其實你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是誰要你的命吧?"

"不然,你完全可以讓你門口的那兩個保鏢叫上傅寒川,或者是蘇湘."

"你這會兒偷偷摸摸的給我打電話,無非是你說出那些之後,蘇湘再像三年前那樣,再對你捅一刀,是不是?"

"你想我救你出來?"

蘇潤只撐著這麼一會兒就已經氣喘籲籲,他道:"是……讓我離開這里……"

蘇潤自己很清楚,他此時還能在醫院活著一條命,只因他還有價值.

他道:"讓我出去……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如果我跟傅寒川開了口……大不了,我們一起同歸于盡……到那時候,你會怎麼樣……還要我說嗎?"

"救你出去不是那麼容易的,你以為你那病房是你家房門?我想想辦法,你再安靜睡上幾日."說著,她忽然停頓了下,轉而問道,"蘇潤,你沒把那件事告訴給任何人吧?"

"放心……暫時還未."蘇潤握著手機,眼眸瞥著另一只手上的針管.

"好."咔噠一聲,電話掛斷了.

蘇潤好像跑了一圈馬拉松似的,在結束了這一通電話後,他把通話記錄刪除了,然後將手機放回了枕頭旁邊,做出好像從來沒有醒過的樣子.

蘇潤剛醒來不久時,很多事情他還弄不清楚,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在他的藥物中做手腳,甚至不知道是不是這麼一回事兒.他自己本身也以為是身體太過虛弱才會一直昏昏沉沉.直到有一次他醒來,本來覺得挺有精神,那藥物換上後他就覺得非常累想要睡過去.

那會兒,魏蘭茜在病房大吵大鬧把他給打疼了,他才又醒了一會兒,之後他便特意留意起這種狀況.

蘇潤雖蠢笨,但求生欲很強.在這醫院,他直挺挺的躺在這里,在有保鏢的情況下還有人能夠在他的藥物中做手腳,萬一那人狠起來,他不就徹底死翹翹了?

一會兒,門口便傳來說話聲.

蘇麗怡剛從公寓那邊過來,此時都已經大半夜,保鏢見著她,防備的道:"小蘇小姐,這麼晚了還來探視你父親?"

蘇湘也姓蘇,保鏢稱呼她蘇小姐,為了區分兩人,便叫蘇麗怡小蘇小姐.

蘇麗怡瞪了一眼那保鏢道:"我來看我爸,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關你什麼事兒.你只要在這里看好了,別讓那些想要害我爸的人進來就好了."

保鏢面無表情的道:"只要小蘇小姐沒別的意思就好了."

蘇麗怡眉毛一豎,惱火道:"你什麼意思?你看我這樣一個小女生,能把我爸那麼個大男人弄出去嗎?"

保鏢上下看了看她,這樣一個嬌弱小女生是不可能,但有人特意交代過,這個小女生不簡單,千萬要防住她.

"那蘇小姐這麼晚還來,是陪他守夜過大年?"

蘇麗怡簡直要氣炸,她道:"我的手機忘在這里了,我去拿回來不行嗎?"

保鏢看蘇麗怡牙尖嘴利的,也懶得跟她廢話,門把一扭,讓她進去,但門沒有關上,這樣便能看清楚她進去做什麼了.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蘇麗怡雖然氣憤時刻在那倆保鏢的監視下,但只能忍了.

魏蘭茜嫁給蘇潤這麼多年,每年都在一起過節,連在日本過得那麼苦的情況下,兩人都抱團的過了三年春節.今晚過節時,魏蘭茜很是傷感的抱著蘇麗怡哭了很久,又喝得酩酊大醉,蘇麗怡好不容易把她安撫睡了才騰出身來回到醫院.

蘇麗怡進到病房,一眼就看到了忘在這邊的手機,從枕頭邊拿了過來.

手機沒有上鎖,她隨便一按屏幕就亮了起來.蘇麗怡翻了翻記錄,看了眼沉睡著的蘇潤,這才從病房內走出來.經過門口時,她驕橫的對著保鏢晃了下手機道:"看到了沒,這下可以放心了?"

保鏢笑了下:"小蘇小姐請走好."

"哼."蘇麗怡翻了個白眼,轉身便走了.跨入電梯,她便跟祁令揚打電話投訴.

此時,祁令揚跟蘇湘一眾人已經在去機場的路上,看到手機來電看了蘇湘一眼,接起電話道:"可是你父親醒了?"

蘇湘聽到祁令揚如此說,便馬上意識到什麼,緊張的看著祁令揚:"是蘇麗怡?"

祁令揚點了點頭,那頭蘇麗怡道:"如果是我爸爸醒了,還需要我來通知你嗎?門口的那兩只看門狗早就告訴你了."

祁令揚聽出來蘇麗怡滿腹怨憤,說道:"那你打這電話是何意?"

蘇麗怡把剛才那保鏢對她的態度說了一遍,她道:"祁總,我來找你的時候,就已經把話都說開了.我既然在你的公司為你賣命,你大可以放心,還怕我帶著我爸跑了?"

祁令揚淡漠道:"防人之心不可無,你也知道你父親現在是關鍵人物,我讓我的人盯緊一些並無不妥."

"你--"蘇麗怡氣得牙癢癢,但又莫可奈何,電話已經被人掛斷了,她憤憤的走出電梯.

私立醫院的深夜大廳平時人並不多,但因路上有一起車禍,救護車把人送到這里來,大廳內亂哄哄的.

蘇麗怡避開了人群往大門口走去,而此時,一個包裹得密實的人神色匆匆的走進來,兩人交叉走過……

飛機場內,一行人在登機口等著檢票,祁令揚把玩著口袋里的手機,眉頭微微皺起,似在想著什麼.

蘇湘看了看他:"在想什麼?"

祁令揚看著蘇湘,眼眸微微一動,平靜說道:"沒什麼,檢票吧."

他把飛機票遞給檢票員,轉頭看了一眼機場大廳.

蘇潤昏迷已經好幾天,按照正常情況,他早就該醒了……除非,是有人不願他醒過來?

可是在這麼嚴密的防守下,那個人又是怎麼做到的?

飛機上,蘇湘抱著珍珠先睡了,祁令揚看著她安靜的睡顏,眼眸平靜.

他應該把這件事跟她商量一下,但私心里又不願那麼做.因為他知道,一旦說出來,這一趟新西蘭之行便不能成行了.

……

大年初一,街道上掛著的燈籠在風中晃悠,除了商場還在開業外,很多商鋪都休業,整個北城反而冷冷清清的.倒是有一些婚車連排而過,卷起路面還未來得及清掃乾淨的爆竹碎屑.

莫非同在1988熬了個通宵,走出門口的時候眼睛還是紅的.

"操,這些人可真夠瘋的……"他眯眼看了看太陽,衣服外套搭在肩膀晃著腳步往車子那邊走過去.

昨兒有幾個闊少在1988包場說什麼跨年,莫非同便留下鎮場了.這時候忽然有個人躥了出來,將他剛拉開的車門給拍了回去.

莫非同嚇了一跳,看清來人時頓時眉頭擰了起來:"你神經病啊!"

他瞪了蘇麗怡一眼,伸手又去拉車把手,蘇麗怡一把握住莫非同的手道:"大叔,我想請你幫幫我!"

"幫你?"莫非同掃了她一眼,把手甩開了,"我干嘛要幫你?你又不是我什麼人."

蘇家的人除了小啞巴以外都不是什麼好人,他才不要惹上.

莫非同坐上車,當著蘇麗怡的面把門拍上了.

莫非同懶得搭理蘇麗怡,但是蘇麗怡卻只認准了他.眼看著車要開走,她不怕死的往車頭一攔,莫非同火了:"蘇麗怡,你要找死離遠點兒,別找我這兒來碰瓷."

一個爛招用不膩似的.

蘇麗怡速度很快,哧溜一下鑽到了他車上.莫非同冷冷看她一眼,踩了油門往前開去.

一家為數不多還開著的早餐店內,莫非同慢悠悠的吃著豆漿油條,蘇麗怡在服務員收單前也蹭了一份,這會兒吃得還特別香.

莫非同看了她就來氣,當的一聲,勺子丟在碗里,他道:"蘇麗怡,我大你一輪還多,你該不會真的看上我了吧?"

想想那天晚上,蘇湘對蘇麗怡的那些話,他就渾身起雞皮疙瘩.

蘇麗怡抬頭看了莫非同一眼,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道:"看上你怎麼了,我都沒嫌棄你年紀大.我年輕漂亮,你喜歡的那些老女人比的上我嗎?"

"噗……"莫非同一口豆漿差點噴出來,咳著道,"蘇麗怡,你是女生……"

看到蘇麗怡笑吟吟的看著他,一點都沒覺得害羞的樣子,也就懶得再說她了.沒皮沒臉,大概也是蘇潤夫妻遺傳的.

蘇麗怡才不在乎別人怎麼說.說實在的,她在新加坡落難的那段時間,就有人想要包Y養她,那人都已經四十多,兒子比她還大.回到北城這段時間里,這樣的人也不少.

蘇家以前還有點兒名氣,再加上蘇湘跟傅寒川的新聞斷斷續續,有些人認出她來,對她沒少奚落羞辱,占她的便宜.所以,面對莫非同的時候,蘇麗怡反而很信任這個外表看起來沒個正經的男人.

蘇麗怡神色認真了起來,開口道:"大叔……"

在莫非同的世界里,叫他叔叔的是小孩子,叫他哥哥的是那些嬌滴滴的小姑娘們,蘇麗怡一口一個大叔,聽得他想吐血.

他壓著額頭跳動的青筋,抬手阻止她道:"蘇麗怡,你韓劇看多了吧?"他不是她的歐巴,也不是阿栽惜,少來煩人.

蘇麗怡道:"好,那你說,叫你什麼?"

莫非同是不想她再來煩他,直接說道:"不想聽到你的任何聲音,所以不需要你叫我,趕緊從我面前消失就可以了."

蘇麗怡紅了紅眼睛,咬住唇瓣幽幽看他,這時候,早餐店門推開,一個穿著白裙外搭紅棉襖的女人走了進來.她摘下腦袋上戴著的毛線帽,在櫃台點餐:"我要一份粢飯團,還有花生核桃汁."

莫非同聽著這聲音有點耳熟,轉頭看了過去,眼睛一閃:"藍鯉魚?"

藍理聽到有人叫她,轉頭看了過去就見到莫非同坐在距離她不遠的桌位,她拿了營業員給她的小票走過來道:"你怎麼也在這兒?"

藍理看了一眼蘇麗怡,再看看莫非同,這麼小的姑娘也泡,真的是傷天害理,禽獸.

藍理對他嫌棄的皺了下鼻子,在另一張座位坐了下來,莫非同看她剛才那嫌棄的表情怔愣了下,等回過味來的時候頓有種被噎住的感覺.

說她又土又鈍一點沒錯,這種乳臭未干的小女生他能瞧得上?

莫非同忍著脾氣,把面前的托盤端起坐到藍理那一桌去了.

藍理看他一眼,轉頭看了看只一個人坐著的蘇麗怡,看她一臉受傷又氣悶的表情,便對著莫非同道:"吵架了就去哄哄人家,拖我下水干什麼."

莫非同一口氣哽在喉嚨口,氣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跟她吵架.我……"

藍理眨了眨清澈的眼睛,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表情,托著下巴笑眯眯道:"喂,她是不是那個潤唇膏的主人?"

如果是送給女人的話,那應該送唇膏啊,楊樹林,蘭蔻,雅詩蘭黛那種大牌的,又美又豔,保准喜歡.

潤唇膏,小女生才會用的吧?

莫非同深吸了一口氣,偏頭看了一眼在那暗自神傷的蘇麗怡,再看了眼藍理,眼睛里劃過一道不懷好意的光芒.

他唇角一勾,對著蘇麗怡道:"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未婚妻,藍理."

空氣頓時安靜了好幾秒鍾.

藍理睜大了眼睛瞪著莫非同,他們的關系,除了幾個知情人知道以外,從沒對外宣揚過.

"喂,你亂說什麼!"

莫非同斜她一眼道:"安靜點兒,我說錯了嗎?"

莫非同一直想擺脫蘇麗怡,看到藍理的時候便想拖她下水了.

服務員把藍理點的餐送過來,藍理此刻也顧不上吃了,急得要站起來解釋,卻被莫非同一把摁在了座位上.藍理看著蘇麗怡默默坐在那兒像是要哭了,手忙腳亂解釋:"喂,小姑娘,你別哭啊,他是亂說的.我,我還沒男朋友呢."

這話沒毛病,她跟莫非同只是未婚夫妻的交情,沒有男女朋友關系.

蘇麗怡咬著唇瓣深吸了口氣,她倏地站了起來,對著莫非同道:"莫非同,我是真的有事要找你幫忙.我不信任別人,只能找你."

"如果你不想幫我也可以,但這件事跟蘇湘也有關,你如果想清楚了,就去我那公寓找我吧."

這段時間,蘇麗怡都在劇組幫忙,昨天大年夜她才抽了點時間回去陪魏蘭茜,從醫院離開以後便又去了劇組打下手,早晨一收工便去了1988,這時候回家休息.

蘇麗怡說完那些以後便離開了,沒忘了帶走她沒吃完的早餐.

莫非同皺了下眉毛,表情複雜,目光隨著蘇麗怡跟出去,直到她走到店門外.

藍理聽得莫名其妙,只覺得這里面有故事,她狐疑道:"蘇湘?"

這個名字她有點耳熟,恍然記起來是三年前那個偷了她車跑出去的女人.

莫非同收回視線,正好撞上藍理探尋的目光,他輕咳了一聲道:"看什麼看.你不在鄉下呆著,一大早跑出來干嘛?"

藍理嗤了一聲道:"我又不是長待鄉下,那邊是我工作場所之一.大過年的,我當然要回來陪我爺爺."

說完,她別了別腦袋,噘著嘴唇嘀嘀咕咕的小聲吐槽:"心虛什麼,花心大蘿蔔……"

聲音不大不小,莫非同也不聾,聽了個清清楚楚,他勺子當啷一丟:"誰花心了!"

對著藍理壓根不信的眼神,他懶得狡辯,也用不著跟她解釋,小土妞一個,解釋什麼.

藍理的性格跟她的名字很貼合,她不想搭理的事情就懶得搭理,所以以前同學給她起的外號就叫"懶理".對于莫非同的氣急敗壞,她懶得跟他吵嘴,主動找了別的話題說道:"對了,好久沒見你人,跑哪兒去玩了?"

莫非同把最後一口油條吃了,嘴里含糊著道:"日本找人."

藍理看他一眼:"哦……"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莫非同抬頭看了看她,就不追問下去了?

他從日本回來,會所那些姑娘們還追著他問那邊有沒有遇到什麼好玩的,追著要禮物.

"沒了?不問點兒什麼?"話說出口,莫非同都覺得自己蠢,可能跟這個小土妞在一起,智商也會跟著一起下線.

藍理的工作就是捏泥巴,粢飯團在手,她習慣性的捏著,把糯米飯壓實了,聞言抬頭看向莫非同:"問什麼?"

"……"莫非同看她抓著那飯團一直捏,他撫了把額頭,得,算他白說了.

吃過早飯,兩人一起走出店門口,莫非同看著藍理把她的那毛線帽套在腦袋上,她的一只手上掛著一盒小籠包子.

莫非同眼睛一動,問道:"你回家?"

藍理整理著頭發,不經意道:"不然呢?"

莫非同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往前走,一邊道:"好久沒去看校長了,去你家."

藍理照舊的開著自己的那一輛小破車來的早餐店,此時卻被莫非同塞到了他那輛路虎車內,不由叫嚷道:"誒,我的車!"

莫非同直接一把揪住了她按在車座上道:"坐好!"

話音落下的同時,車子也已經開動了起來.

藍理的爺爺曾經是小學校長,早已經退休,莫非同小時候受他啟蒙,不過後來長大了,也便漸漸的失去了聯系,直到很久以後,莫老頭突然簡給他定下了這門親事,莫非同見到藍老爺子了,才認出他來.

藍家在老城區一個老舊小區內,進來的時候還要經過一條小商販自發擺起來的零散市場.小區的路面本就狹窄,再加上這一個小市場,莫非同那點兒車技到了這里也犯難,慢吞吞的磨了好一段路還沒進去.

大過年的出去串門要送禮,路邊那些商販會做生意,見到車來就主動上來招攬:"要不要獼猴桃,進口的,一盒七十,兩盒一百五……"

"水果籃子,這個一百二,這個好的兩百……"

"正宗金華火腿……"

莫非同聽得頭大,心里一陣一陣冒火,藍理瞧了瞧他,抱著那盒快涼了的小籠包慢悠悠道:"這會兒車子開不進來的,你應該在前面路口就下車的."

莫非同瞪她一眼:"你怎麼不早說?"

藍理很是無辜道:"前面路口停了那麼多車,你沒看到嗎?"

她以為他腳下尊貴,不肯下車走路,只肯以車代步.以前她就遇到過這樣的老板,甯肯讓車在路上蝸牛爬,也不願意下地走一步.

莫非同狠狠瞪她一眼,感覺自己要氣出毛病來.他把喇嘛按得震天響,讓那些商販讓路,倒車出去.

車子回到路口,前面就是寬闊的大馬路,莫非同已經開口說要來拜訪藍老爺子,就不能走回頭路了.可過年上門去拜年,以他們現在的這關系,上門去拜年就等于去拜見未來岳祖丈.

婚事是那些老頭子們定下來的,他從來沒承認過.莫非同覺得自己一定是沒有一晚上沒睡的關系,腦子不清醒,不然怎麼給自己挖了個坑?一時心中後悔不迭.

藍理先下車,她瞥了眼莫非同,沒管他是不是真的要去她家,拎著那溫涼的小籠包走入那小市場.

就當是莫非同送她回來吧,但她也沒必要說謝謝,她自己明明有車,誰要他送來著?一會兒還得麻煩她再去把車開回來.

莫非同看著藍理的身影就要消失在人群里,咬了咬牙推開車門,下車時把車門甩的很大力.

話是自己說出來的,還能再收回去嗎?他莫非同好歹是個男人.

莫非同一走入街市,嘈雜聲迎面而來,小區內的私家車出來,他還要在那只能下腳的地面上再縮一下腳,頓時額頭的青筋又突突的跳了起來.

這時候一只手伸過來,抓著他的手臂往前硬擠,藍理模模糊糊的聲音從人堆里傳過來道:"你在這兒站著不動,就要等到中午散市了."

好容易擠過那最擁擠的一段路,莫非同後背一層汗都冒出來了.他看了眼藍理,她的毛線帽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擠掉了,披散的頭發亂蓬蓬的,小臉紅撲撲.

上篇:218 吃你家大米啦,一更     下篇:220 蚊子也是肉啊,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