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20 蚊子也是肉啊,一更  
   
220 蚊子也是肉啊,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藍理熱的感覺頭頂上要冒煙,她一個人穿過來就已經很不容易了,還要拖著個大男人,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麼累過.

她一手扶著腰,另一只小手扇風站在那里喘氣,紅潤的嘴唇微張,白白的煙霧漂浮在空氣里,水亮的眼眸穿過層層人群往前張望,計算著還有多少距離.

莫非同瞧著藍理在那插腰扇風,覺得這小土妞難得的有趣了一回,臉上多了些興味,倒也不覺得這條路有多煩人了.

"走吧."他往前跨了一步,抓著她的手臂往前,"腿那麼短……"

他一步抵得上她兩步,所以藍理費勁的往前鑽,出的力氣要多很多.

藍理氣還沒喘勻就被莫非同拖著往前走,不過只抗議了幾句就消停了.他做先頭部隊比她順利多了,人又高又壯,經撞嘛.

快要穿過鬧市,住宅小區就在眼前.這時候,莫非同的腳步停了下來,藍理被後面的人不小心撞了下,沒有收住腳便一頭撞了上去.

"啊呀!"藍理疼的揉鼻子,莫非同卻沒在意,只看著從小區內走出來的居民,一個個穿戴一新,左右手都沒空著,滿滿當當的提著,看樣子就是出門拜年去.

莫非同看了眼自己的手,一只還抓著藍理的手臂.他輕咳了一聲,轉頭走向最靠近的一個小販.

那小販看到他上來,再看他身上穿的檔次不低,立即熱情開嗓:"誒呦,老板買點什麼唄?"一邊說一邊拎著東西在那推銷了起來.

莫非同往那地上擺著的東西上掃了一眼,從水果籃子到鮮花,營養品到煙花爆竹,完全不搭嘎的東西這會兒湊在一起,估計也只有過年的時候才能見到.

最後,莫非同聽著那小販建議,買了兩盒據說最暢銷的獼猴桃還有一束鮮花.

莫非同在那里付錢的時候,藍理站在一邊瞧著他在那刷老板的二維碼,一盒獼猴桃七十,兩盒是一百四,怎麼會是一百五?一看就是這些小販隨口胡扯,不仔細的人很容易就被忽悠過去了.

往小區內走的時候,藍理說起此事,在那評頭論足:"你可真夠遲鈍的,這點小伎倆都沒識破,嘖嘖……"

莫非同腳步一頓,看她搖頭晃腦的吐槽,長腿往前一跨邁過她道:"我給人家的小費,可以嗎?"

前面就是樓道,莫非同先進去,藍理瞧他背影嘖嘖了兩聲:"有錢人,那一會兒你也會給我過年紅包嗎?"

藍理是很認真的問這個問題的.她的工作室資金周轉緊張,零花錢越來越少了,要是能多個紅包也好過年嘛,蚊子也是肉啊.

莫非同的唇角抽了抽,決定還是不要跟她廢話了.

藍理家在二樓,莫非同腳步停下,看著後面跟上來的女人,一張臉板的跟板磚似的,他道:"開門."

藍理瞅他一眼,站在門前就拍門:"爺爺,小籠包回來了,開門."

莫非同驚愕的看她,帶了車鑰匙卻不帶家門鑰匙?

藍理聳了下肩膀解釋道:"爺爺在家."

門內傳來老爺子的聲音:"來啦來啦."下一秒門就打開了,藍老爺子這會兒還餓著肚皮,眼睛直瞧向藍理,"小籠包呢……呃……"

視線慢慢往上,看到莫非同的時候,藍老爺子還沒反應過來:"呃……呃……"

莫非同唇角往兩側一翹,擺出晚輩的微笑說道:"校長,我來給你拜年."

"哦哦,快請進."藍老爺子反應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側開身體讓人進門,藍理跟小籠包都沒搭理.

他握著拳抵著嘴唇咳了一聲,這會兒挺著老腰擺出長輩的姿態來,老持沉著的道:"非同啊,好久沒見你了,最近工作怎麼樣啊……"

藍家房子面積不算大,家里還擺放了不少雜七雜八的東西,看起來有些擁擠.

老爺子看著沙發上堆著的一堆物件,全是藍理買的那些材料,花白的眉梢抖了抖,指揮著藍理趕緊收拾了.

藍理倒也動作迅速,兩手拎起鋪在沙發上的沙發布直接將那些材料一卷而走.

這下乾淨是乾淨了,但是那套掉漆的老舊皮沙發也一覽無遺.

老爺子花白的眉梢又投了抖,轉過身來對著莫非同笑笑:"家里平時收拾的挺乾淨,這丫頭昨天去了趟材料市場,還沒來得及收拾."

莫非同眼角瞥了藍理一眼,她從房內出來,拎著涼了的小籠包去廚房.

"沒事."他笑了笑,同藍老爺子一同坐在沙發上,心里暗忖那丫頭的工作室他又不是沒去過,那邊不也亂糟糟的.

老爺子道:"你們怎麼一起來了,是路上遇到了,還是找小鯉魚去了?"

莫非同自然不能直白說在早餐店正好遇到,回答道:"找了藍理."

老爺子立即眉開眼笑,對這個回答很是滿意.他往廚房瞥了一眼,那丫頭還說不喜歡沒感覺不來電,這不是挺有感覺的嘛.

老爺子笑眯眯的發問:"哦,對了,你家里可好啊?"

莫非同依舊擺著晚輩笑:"還好."

老爺子道:"哦,那就好,都好都好……"他點著頭,說好的時候又瞥了眼莫非同,眼底卻有些不贊同的意思,但沒表現出來.

莫家那兩兄弟為了爭奪家產鬧得那麼厲害,能好嗎?他也是沒話找話,挑了這麼一句,活糊塗了.

廚房里傳來微波爐叮的一聲,藍理端著盤子出來:"爺爺,吃早飯了."

藍老爺子抬頭瞧著那盤小籠包,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這丫頭怎麼沒點眼力見呢?

藍理卻是將把盤子直接往老爺子手里一塞說道:"快點去吃吧,涼了又要熱."

藍老爺子看了眼莫非同,便道:"那你們先聊."

客廳跟餐廳也就兩步的距離,其實也沒什麼避開的,藍老爺子甚至沒挪一下地方,盤子擱在寬大的沙發扶手上就這麼吃了起來.

老爺子雖然執教大半生,但並不喜歡受那些禮儀拘束,喜歡過得隨心所欲,退休在家後就謝絕了學校那些後輩的拜訪,所以過年的時候家里也顯得冷冷清清.

藍理在另一張沙發坐下,拿起遙控器打開了電視,正重播春晚,昨天晚上就看過了.

老爺子一口多汁的小籠包咬在嘴里,瞧了瞧坐著連一句對話都沒了的兩人,腳尖踢了踢藍理,給她遞了個眼色.

人都上門來了,也不說點什麼.

藍理看了眼莫非同,嘴唇噘了噘,說道:"喂,大過年的你往我家跑,怎麼不回你自己家啊?"

他身上的衣服倒還好,看不出什麼皺皺巴巴的,頂多就是剛才經過街市的時候被擠了下,但是他身上有煙酒的味道,眼睛里還有紅血絲,所以她猜他應該是從外面回來,並未回家.

別說她遲鈍,有些事她也是能看得出來的.

藍老爺子看了自家孫女一眼,無語的搖了搖頭.

莫非同看向她,開口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天天這麼過,有什麼稀奇的."

莫家老宅,莫非同並不怎麼回去,要麼郊區莊園,要麼1988住下,只要不回老宅,他怎麼都是逍遙自在的.

藍理撇撇嘴,這時老爺子開口了,他道:"帶著非同家里參觀參觀,這電視你不是昨天看過了麼."

九十平米的屋子,除去公攤面積也就七十平米左右,兩間臥室,餐廳客廳擠在一起,陽台廚房洗手間面積一小再小,一眼看過去一覽無遺,有什麼參觀的,老爺子的用意無非就是讓莫非同進她臥室聊聊去.

女孩子臥室是私密地方,哪有隨便讓人參觀的,老爺子的用意還是在使勁撮合他們倆.藍理拗不過老爺子,站起往臥室走,莫非同眉梢微微一挑,起身跟了上去.

地上就擺著她方才從沙發上收來的材料,別的看過去倒還整齊.莫非同隨意看著,正要拿起她書桌上擺著的一本圖冊,藍理忽然伸手把那圖冊拿走,往他面前一站,壓低了嗓音說道:"我不知道我爺爺為什麼答應咱倆的婚事,但是我告訴你啊,我是不會喜歡你這個花心大蘿蔔的.所以,你別在他面前賣乖."

莫非同看了眼她張刻意囂張的小臉,目光涼涼的落在那本圖冊上,手指一夾一用力便輕易拿了過來.他低翻了翻,都是她打的草圖,樣式算不上特別別致,但也不丑.

藍理瞧他不吭聲,豎了下手指再補充道:"也別搞曖昧."

"我知道你喜歡……"

莫非同把圖冊合上,突然打斷她道:"幫我一個忙."

他把圖冊擱回桌面上,不等藍理答應就拉著她出去了,經過客廳的時候,老爺子已經吃完了小籠包,正在那喝茶解膩.

莫非同道:"老爺子,我帶著藍鯉魚出去會兒,以後再來拜會."他對著老爺子點了下頭,便拉著藍理出門去了.

老爺子看著關上的門,呵呵笑道:"年輕人,約會就約會,這麼著急……哎呀,我這個老頭子孤獨啊……"

樓下,藍理使勁扯了一把莫非同:"喂,去哪兒啊?"

莫非同看她一眼,說道:"你不是該猜到的嗎?"

擁堵高峰期過去,路面已經沒有那麼堵了,莫非同帶著藍理很快走過那條馬路坐上車.

藍理系上安全帶,撇頭看向他:"剛剛那個女孩家?"

果然啊,他還是放心不下她的.可是干嘛非要拖著她呢?

"莫非同,你是不是覺得人家小妹妹年齡太小,你不好意思下不了手,才硬要拉著我啊?你怕人家家長揍你還是怎麼的?"

莫非同只覺耳邊嗡嗡嗡的,低喝了一句:"閉嘴!"

他把車子開得很快,眉眼沉沉的看著前方,一副煞氣的樣子,藍理摸了摸嘴巴,默默轉頭看向前方.

好吧,戳到他的痛處了.

呵呵,那麼喜歡人家,卻當著那女孩兒的面說她是他的未婚妻,現在舍不得人家傷心了吧?

車廂內安靜了下來,莫非同眼角余光瞥了眼副駕座的女人,她自得其樂,抓著一撮頭發在那掃車窗縫隙的灰塵,也是個人才了.

一路絕塵,很快就到了蘇麗怡租住的公寓.

莫非同帶著藍理摁門鈴前吩咐道:"一會兒別說話,聽我說什麼你就答應什麼."

"行……"藍理瞧著門板上的貓眼還有點兒小興奮,看這花心大蘿蔔怎麼被人家家長打出門.

門鈴按下,過了幾秒鍾後才有人來開門,開門的人是魏蘭茜.

她看著莫非同寒霜覆面一臉煞氣的樣子,嚇得就要關門,莫非同眼疾手快,伸手就將門板頂住了,冷聲說道:"我找蘇麗怡."

魏蘭茜在日本過得就是膽戰心驚的日子,此時猶如驚弓之鳥,嚇得叫喚了起來:"麗怡!麗怡!"

魏蘭茜只見過莫非同一面,就是蘇潤被救回來的那天,那會兒急著見蘇潤,眼里心里也全部是她的丈夫,哪里還記清楚別的什麼人.

藍理站在門口看著這架勢簡直驚呆了.莫非同要不要這麼猛,就這樣長驅直入啊?

這時候,大概是魏蘭茜的叫聲太大聲,驚動了對門的人家.對面公寓門打開,一個穿黑西裝的男人走出來,但看到莫非同的時候,便像是沒看到似的轉身就進去了.

藍理惴惴的看了一眼莫非同,瞧他彪悍的,把人家大男人都嚇回去了,果然是混過黑的,再這麼下去,她都懷疑這個女人要瘋了.

她喏喏的建議道:"莫非同,你這樣不好……"

莫非同轉頭瞪了她一眼,藍理馬上閉上嘴.此時,莫非同已經推開了門走進去,魏蘭茜嚇得縮在牆壁那邊像是只壁虎,雙腿直打顫,嘴里也叫的更慘了:"麗怡,快來呀!"

蘇麗怡正在補眠,聽到魏蘭茜的驚呼聲拖鞋都沒穿就跑了出來,看到莫非同這才松了一口氣.

她還以為是……

她上前安撫魏蘭茜道:"媽,別怕,是大……"她看到莫非同凶狠的眼神,改口道,"是莫先生."

魏蘭茜這才晃神過來,記起是把蘇潤救回來的人,但因她正恨著蘇潤,所以也沒有擺出什麼感激的神色.

一恢複過來,她便一副冷漠樣子道:"你來找我們家麗怡干什麼?"

莫非同淡淡的掃了一眼蘇麗怡:"這就要看她了."

魏蘭茜不知他什麼意思,轉頭看向蘇麗怡:"麗怡,你找他做什麼?要是跟你爸有關的話,就別管了,當心惹禍上身."

"看看你媽媽我,跟著他被他連累成了什麼樣子!"她伸出手臂撩開衣袖,上面的淤痕還未完全消除,一些舊疤淡淡布在皮膚上.

"你還小,可別再被他牽連了."

蘇麗怡知道自己母親這會兒禁不起刺激,于是便說道:"我不是為了爸的事兒."

"那是為了什麼?"魏蘭茜問了一句,好奇的看向莫非同,但見眼前男人器宇軒昂,氣質卓然的站在那里,一副頂天立地,唯我獨尊的尊貴模樣.

魏蘭茜的眼睛倏地一亮,這男人能從日本輕而易舉的就將蘇潤給帶回來了,是個可靠讓人安心的男人啊……

若是有他當靠山,誰還敢來欺負她?

魏蘭茜有些明白過來蘇麗怡的心思了,雖然女兒還小,但這個節骨眼上,能活好才是王道,若能跟了他的話,以後日子就安生了.

蘇麗怡沒有回答魏蘭茜的追問,她看了一眼藍理,對著莫非同淡淡道:"你先等我一下,我去換個衣服就出來."

魏蘭茜訕訕的看著蘇麗怡進屋,轉頭對上莫非同涼淡的眉眼,硬生生的擠了個笑出來,雖然剛才的樣子狼狽了些,但此刻要給人留好印象就顧不得那麼多了.她道:"莫先生,要不先坐坐,我去給你倒杯茶."

說著,她便真要去倒茶,藍理看這一幕轉變之快,簡直要看懵了.

這叫什麼啊,還有,這個老女人是完全無視了她?

她輕輕的拽了下莫非同的衣角,莫非同回頭瞪了她一眼:忘記我剛才跟你說的了?

藍理訕訕的摸了摸鼻子,魏蘭茜手腳很快,馬上就端著茶杯走了出來,不過也不是真的沒有一點眼力見兒,她的手上拿著兩只茶杯.

魏蘭茜以前好歹也是混跡上流社會圈子的,一雙眼睛看衣服首飾毒辣的很,但看藍理只穿著一套廉價衣服又跟在莫非同身邊,以為她是莫非同的司機,對她的態度就沒那麼尊重了.

空氣安靜,魏蘭茜看莫非同一臉冷淡,不敢壞了蘇麗怡的好事,轉頭對著藍理搭話道:"這位小姐,跟著莫先生東奔西跑的,辛苦了吧?"

說話時,她悄悄打量著藍理模樣,比起那些千金小姐來,沒怎麼塗脂抹粉,有個漂亮的底子,沒有多豔麗.

不過這莫先生怎麼雇個女人做司機?

藍理又一臉懵然的看了眼莫非同,跟著他東奔西跑?

不算是吧……不過就是去了她家里給爺爺拜了個年,路上人多了點,辛苦算不上吧?

算嗎?

莫非同這種身份的,一直以來養尊處優,可能對他來說,那也算是辛苦的.

藍理接過茶杯,笑了笑說道:"還好……"

莫非同看上了人家小女兒,雖然霸道的沒把人家家長放在眼里,但到底是人家的寶貝疙瘩,萬一不肯跟他拼命呢?

還是替他說點兒好話吧.

魏蘭茜呵呵笑了下,大著膽子好奇問道:"小姐,看你這長相也不像是個吃苦的,怎麼好端端的做司機了呢?"

魏蘭茜就怕莫非同身邊女人太多,這司機說不定安著什麼心才跟在他身邊,那蘇麗怡以後不就辛苦了嗎?

藍理握著茶杯,剛放在唇邊便驚詫的睜大眼:"司機?"

她轉頭看向莫非同,她一個搞藝術的,像司機嗎?

莫非同看著魏蘭茜那變來變去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莫家沒有當家主母,但是那兩位嫂子可不消停,為了爭取到他的支持,可沒在他這里保媒牽紅線.

莫非同手臂一抬,勾著藍理的腰往身邊一劃拉,冷冷說道:"蘇太太,她是我莫某人的未婚妻,請你向她道歉."

"未,未婚妻?"魏蘭茜驚得聲音都變調了,手里的茶杯劇烈的晃了下,怎麼司機變成未婚妻了?

這女人一副普普通通的樣子,看著也不像什麼名門千金,怎麼配得上?

"我,我……"魏蘭茜瞧著藍理,道歉的話怎麼都說不出口.在她還沒緩過神來的時候,蘇麗怡已經換好了衣服出來了,也正好聽到了莫非同的那一句介紹.

蘇麗怡是真心有點兒喜歡上莫非同了,可一早上的聽他說了兩回介紹,心已碎的成渣渣.她站在藍理面前道:"我媽不清楚,我替她道歉."

蘇麗怡雖然嘴里道歉,可她的表情倨傲,怎麼都不像是道歉該有的態度.

藍理這會兒覺得腦子成了一團漿糊,還在理清楚思路的時候,感覺到腰肢上的大手一緊,她只好順他意思,干巴巴的笑道:"哦,行了,沒事了."

下了樓,藍理猜想自己的使命該完成了,正打算說她自己去早餐店哪兒取回自己的車,莫非同便把她塞進了副駕座上.

蘇麗怡跟在後面,訕訕的自己打開後車座門.

一路無話,但氣氛也算不上詭異,藍理瞧瞧莫非同,再從後視鏡看了一眼蘇麗怡,明白過來一件事.

原來是莫非同招桃花,害的人家小姑娘單相思.

蘇麗怡把莫非同帶到了醫院,病房內,護士正在跟蘇潤換藥.蘇潤那玩意兒廢了但不代表不管了,護士盡責的去拆紗布,藍理睜大了眼睛,哇……

眼前一黑,她被人推著走出了病房,蘇麗怡先他們一步出來,站在走廊.

莫非同看了她一眼道:"說吧,什麼事兒?"

蘇麗怡看了看門口杵著的那兩保鏢,抿著嘴唇沒說話,顯然有所顧忌.莫非同看了那兩人一眼,也便沒催著問下去.

片刻後護士出來了,他們三人才重新進去.

藍理最後一個進去,順手把門關上了,莫非同往蘇潤床頭一站,看著蘇麗怡,等她開口.

上篇:219 去你家,二更     下篇:221 人生何處不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