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23 重修舊好  
   
223 重修舊好

g,更新快,無彈窗,!

國外的月亮不會比國內的圓,大概區別就是這邊的空氣更加清新一些,沒有霧霾的緣故,月亮更亮,星星更多.

蘇湘白天的時候睡了太長時間,晚上反而睡不著了.

床頭的手機響了兩聲,在寂靜的房間里顯得格外突兀,蘇湘回頭看了下熟睡在她身邊的珍珠,小丫頭被吵到了,小手揉了揉耳朵翻轉了幾下睡得不安穩了起來,蘇湘連忙輕輕拍她的背,小丫頭的呼吸這才綿長起來.

蘇湘小心拿起手機看起來,短信上寫著:出來一下,有事與你說.

短信是傅寒川發來的,蘇湘擰了擰眉,下意識的以為傅贏出了什麼事,急急回複道:傅贏還是不舒服嗎?

短信發過去以後幾分鍾都沒有再回複過來,蘇湘攥著手機不放心,腦子里已經過了幾遍傅寒川怎麼粗心照顧兒子的畫面.

那個人總忙著工作,忙起來就會把人給忘了,以前的時候他就不怎麼會照顧傅贏,孩子一直都是她在照顧,她離開了他便丟給宋媽媽照看去了吧.

蘇湘回頭看珍珠熟睡著,握著手機到了陽台上直接給傅寒川打電話,耳邊聽著手機嘟嘟的撥號聲,她皺眉往前方沙灘隨意一瞥,模糊見到一抹身影站在海灘前.

看那背影有些熟悉,蘇湘默了默,掛斷了手機出了房間.

月下的海灘顯得靜謐,潮浪卷起的聲音有節奏的嘩嘩響著,呼啦而來,呼啦退下,空氣中帶著海水的咸腥味.

蘇湘走過去說道:"為什麼不接我電話,傅贏不舒服,你怎麼不在里面照顧他?"

傅寒川轉過身來,眉眼淡淡的看著她道:"我們之間,除了傅贏以外就沒有別的話題了嗎?"

蘇湘看著他清冷而專注的眼神微微一怔,側過身體便要往酒店回去.

手臂被一只大手拉扯住,蘇湘回頭看向男人,眉心微蹙了下道:"傅寒川,你覺得除了傅贏以外,我們還有什麼是聯系著的?"

手臂感覺到被握緊的力量,蘇湘掙了掙:"傅寒川,很晚了,我得回去睡覺了."

傅寒川的手指沒有放松一絲,灼灼目光對著她道:"你沒睡著,不然,你也不會看到我的信息就馬上回過來了."

"……"

"你覺得在你在這里看到我,就只是偶遇嗎?"

蘇湘心弦仿佛被誰撥動了下,她看著那只骨節分明的手,嘴唇輕輕抿動了下,她道:"我不知道你想要做什麼."目光往上,她對視著他的眼,"你這樣,封小姐會難過的吧."

她用了點力道把手掙了回來,腳步踩在松軟的沙地上,每一步都感覺陷入下去,所以,她把腳步走的很快,盡量的不讓腳埋在里面.

傅寒川看著她的背影,忽然開口說道:"我要回去了,明天一早的飛機."

蘇湘腳步一頓,回頭奇怪的看向他.

傅寒川一步一步的走過來,垂頭看著她冷聲說道:"三年前,你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離開,而我卻不能留你,眼睜睜的看著你跟他離開."

"現在,又要讓我看著你跟他到這地方來,怎麼可能?"

蘇湘的眉頭擰緊了,可他剛才又突然說馬上要回去,難道他只是來看她跟祁令揚有沒有什麼不妥,背著他做什麼嗎?

為了讓她有罪惡感,還帶著傅贏一起來?

蘇湘的臉色難看了起來,冷冷對著他道:"傅寒川,你用不著小人之心對著別人,我知道自己的位置.還有,你別忘了,在別人的眼中,我跟祁令揚才是未婚夫妻,跟你,是前任."

"既然有了封小姐,那就好好對待人家,別讓她像我一樣."

說完,她便轉頭離開,沒帶一點停留.

傅寒川沒再跟上去,沉默的看著她走入酒店,垂著的手指一根根的握了起來.

放在口袋內的手機響起,他拿出來看了一眼,電話居然是封輕揚打過來的.她的聲音涼涼的,聽著諷刺意味很濃,她道:"新西蘭怎麼樣,好玩不?"

傅寒川的語氣很不友好,他道:"大半夜的不睡覺,那就去找點別的事情磨時間."

封輕揚道:"傅少,提醒你一下,我這里已經是凌晨.你可知道,我為什麼不睡覺,偏要給你打電話?"

傅寒川閉著嘴唇,沒有什麼耐心跟她打啞謎,他的目光微微一閃,說道:"那個人對你下手了?"

封輕揚提醒道:"這倒還沒有,不過,你突然跑去了新西蘭,卓雅夫人這關讓我這麼過?"

現在為止,他們是情侶的關系,傅寒川大過年的帶著傅贏跑來了新西蘭,若是讓卓雅夫人知道蘇湘也在這邊,那戲不是白演了?

傅寒川眉心一蹙,呼吸沉了下來道:"我明天就會回去."

接到喬深那個電話以後,他便感覺到了事出有異,盡管不那麼想回,但他知道必須要這麼做.現在再加上封輕揚的提醒,這趟新西蘭之行注定就只是他倉促下的一個決定.

另一端的封輕揚不知他所想,懶洋洋的道:"希望你快點,因為卓雅夫人好像知道了你去了新西蘭,約我一起喝茶聊天."

封輕揚想想就頭疼,那卓雅夫人可是個難說話的主兒,愁得她覺都睡不安穩,夢里都是豪門悲劇.

就跟所有重男輕女的家庭一樣,女兒可以在家沒什麼地位,但是卻可以作為一個好的籌碼.

傅家是所有名門都在盯著的香餑餑,封老頭一直在探她的口風,嫂子跟弟媳也在探她的虛實,若是封老頭跟卓雅夫人搭上了話,這假戲就要成真了!

傅寒川嗯了一聲算作回應,封輕揚想到了什麼,話風突然一轉道:"你猜,你突然去又突然走,她會不會以為你是為了我?"

傅寒川想到蘇湘剛才的那幾句話,情緒便更加惡劣,直接把電話給掛斷了.

酒店內,蘇湘埋頭趿著拖鞋往房間走,看到門口站著的人時,她的腳步放慢下來:"令揚?"

祁令揚溫潤的面色帶著一點憂郁,他開口道:"去哪兒了?"

蘇湘的腳上沾了些沙子,她低頭看了看,說道:"睡不著,出去散散步."

祁令揚靜靜的看她,嘴唇張了張想要說什麼,看到她平靜的面容,到了嘴邊的話轉而道:"想過來看看你,沒什麼事了,早點睡,明天我們就要回去了."

蘇湘推門的手頓了下,轉頭怔愣的看著他:"嗯?"

祁令揚一臉遺憾的道:"本來不想告訴你,想再等事情明確了一點再告訴你的,不過思來想去,覺得還是先告訴你比較好."

蘇湘看他神情嚴肅,不由緊張問道:"出什麼事了?"

祁令揚道:"蘇潤一直遲遲不醒,我懷疑這里面有問題.剛才保鏢打電話過來說,蘇麗怡堅持要給蘇潤轉院,還帶了莫非同去.所以,我打算明天就回去."

他的語氣沉了下來:"只是這樣一來,這趟新西蘭之行就要泡湯了."

蘇湘道:"這沒什麼,以後再來便是了."她想了想,"你在這邊還有工作沒完成,要不然我先回去,你先把工作結束了."

祁令揚搖了下頭道:"無妨,今天會議上已經解決的差不多,我已經通知肖云,讓他留下來處理.另外,只有我們三個回去,小誠他們幾個在這邊可以繼續游玩,不能掃了他們的興致."

蘇湘點點頭:"這樣也好……"她的思緒已經被牽到蘇潤那邊去了,小臉怔怔的看著門板.

祁令揚知道她一直記掛著那件事,伸出手指握住她了的手腕,蘇湘回過神來抬頭看向他,祁令揚握著她的手指在掌心輕輕揉捏,他淡淡的笑了下道:"其實今晚能夠一起吃頓晚餐,我就已經很高興了."

她從那邊回來,他便很滿足了.

"你說的,以後再一起過來度假,別忘了."

……

回到房間,祁令揚站在窗前看著外面濃郁的夜色,耳畔可以聽到遠處海浪拍岸的聲音,一起一落,規律的就像他平靜的心跳.

沒有人知道,當他一低頭,看到前方在沙灘上夜會的兩人時,他是怎樣的心情.

他厭惡傅寒川對蘇湘糾纏不休的樣子,他都已經來了新西蘭,他還追了過來.

他更怕蘇湘會因此而動搖,好在,她還記得那痛.

他以為傅寒川會告訴蘇湘,關于蘇潤遲遲不醒的猜測,說動她回去.之前醫院那邊的保鏢把一切都轉告給他,說喬深也去了醫院打探,想來也是猜到了那方面.

他沒有想到的是,蘇麗怡去找了莫非同,以莫非同跟蘇湘的交情,應該早晚也會通知她的.

與其她從別人那里聽來消息,不如由他告訴她,這樣,她才會安心的留在他的身邊,信任他依賴他……

祁令揚收回目光,眼底漆黑而深邃,一如前面那片海,深沉而安靜.

……

常家別墅.

由于楊燕青懷孕,常家人不舍得她來回奔波,常妍要留下照顧楊燕青,南城那邊便只有常奕回去拜了祖先,過了大年初三,一大家子便從南城過來一起團聚.

門外熱熱鬧鬧的,幾輛車停在別墅門口,司機忙著把東西從車上往屋子里搬,客廳一會兒就塞滿了東西.

楊燕青指揮著他們東西放哪兒,常奕走過來拉著她去沙發坐著,說道:"你就歇歇吧,有小妹在,她能安排好."

說著,他往大門口看了眼站在那里的常妍,對著楊燕青低聲道:"她有沒有別的什麼異常?"

妻子有孕在身不方便長途坐車,但是這邊別墅傭人不少,常奕並不擔心她一個人留在北城有什麼不方便的.可常妍卻堅持要留下照顧楊燕青,說下人粗心,她得照看著才行.

常奕看著自己的妹妹從小長到大,她的性格脾氣他也清楚,若是以前,他也就信了.可自從知道常妍每個月出去的大筆金額,他心里就多了個刺似的,一直不那麼放心.

楊燕青想了想說道:"異常倒也說不上."她看了看常妍,也壓低了聲音道,"年底的時候照舊出去了一筆,不過比起之前幾個月要少很多."

"還有就是前天半夜,她出去了一趟,不過很快就回來了,買了宵夜吃."

說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她懷孕以後就疑神疑鬼的,這多了覺得不對勁,少了也覺得不對勁,看常妍的時候,總覺得看不清她了.

這邊夫妻兩個小聲說著話,常家老二常守走進來取笑道:"大哥,你至于嘛,也就三天沒見到大嫂,這就膩歪上了."

常奕擺出大哥樣子說道:"你懂什麼.你大嫂懷著身孕,當然要小心……"

話還沒說完,常守一揮手道:"行了行了,知道大嫂懷孕,求你別再說了,就差登廣告,廣而告之了."

常守轉身,看到常妍正拎著幾個貴重禮盒放在一邊,跟其他的東西區分開.

常守走了過去,腳尖踢了踢那些個禮盒問道:"你這是在做什麼?"

"啊呀,二哥!"常妍馬上掏出紙巾把沾到那點點的塵土擦乾淨了,她道,"你可別給我弄髒了,我還有用的."

她看了常守一眼,怕他有搗亂,叫住了一個下人吩咐道:"去,把這些放我車上去."

幾個人都看著下人把那幾個禮盒拿起往外搬,楊燕青想到了什麼,猶豫說道:"小妹,你這是……"

常奕猜到常妍想拿那些禮盒送哪兒去,臉沉了下來,低喝道:"站住!"

下人被唬了一跳,停下腳步猶豫的看向常奕,就見常奕站起來,走到面前道:"把東西放下來."

常妍急了,紅著臉對著常奕叫喚:"大哥!"

常奕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一些,這時候,常家二老從屋外進來,看著里面僵持住的氣氛,左右看了看:"好好的,這是怎麼了?"

剛才不是還歡天喜地的,這一個個的都沉重臉,哪像過年的樣子.

常奕不想二老擔心,正要開口圓過去,常守看出了名堂,性子火爆的他鐵青著臉,指著那幾個禮盒道:"你要去那傅家?"

常守雖然人在南城,但是對這邊的事情也有聽說,傅家對常家做的事,更是讓他氣憤.

常家捧在手心的寶貝,哪里容許別人這樣踐踏!

常妍抿緊了嘴唇不吭聲,常守的火氣就更盛了,恨不得一巴掌抽過去打醒她.可她到底是自己疼愛大的妹妹,手指狠狠的捏了下,他怒道:"你一個女孩子,還有沒有點禮義廉恥了?"

"你是常家的大小姐,人家那麼對你,你還眼巴巴的貼上去?"

以前,她喜歡什麼,看上了什麼,他這個二哥都會給她弄來,什麼時候要她腆著臉去倒貼人家了?

常妍咬住了唇,眼底浮起了一些霧氣,但還是一臉倔強的站在那里.

楊燕青一臉擔憂的看著常妍,勸說道:"小妹……"

"大嫂……"常妍開口打斷她,看了周圍一圈人,低身撿起了一個禮盒放在手心,她垂著頭,聲音微微顫著道,"這幾年,我每年都去傅家拜年……習慣了……"

她擠出一個笑,看起來卻讓人更覺心疼.

"我知道,因為我的事,傅家跟常家現在的關系不好,一起合作的項目也中止了……別人都說,我們倆家要打商貿戰了……"

她抬起眼眸,看向常家二老:"爸媽,不要開戰好不好?只是因為我,這樣不值得的."

"雖然我不懂做生意,但我也知道,以常,傅倆家的實力,一旦交惡的話,只會給別人落了好處去."

"所以,不要再為了我跟傅家交惡下去……和好吧……好不好?"

常守看著妹妹這樣委曲求全,氣得肺都要炸了,他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你是不是,還是想著跟傅寒川重修舊好?"

說什麼倆家停止交惡,說來說去,還不是為了傅寒川,想要他回頭!

這傅家的臉都打到常家的臉上來了,還這麼欺負他的小妹,欺騙她的感情,著實可惡可恨!

常妍急得眼淚都落了下來:"不是啊,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就是不想你們再亂想.事情是我一個人引起的,我去傅家,跟卓雅夫人,大傅先生說一下倆家就能和好的事情,為什麼一定要弄到成為死敵?"

"大哥大嫂在這邊苦心經營了那麼多年才有我們常家的地位,如果交惡的話,那他們不是白費辛苦嗎?"

常妍一口氣說完了,手指胡亂的擦著眼淚,把臉上的妝容都抹花了.

常奕瞧著小妹,眉頭擰成了一個疙瘩.

傅寒川先發制人,所做的一系列措施是他沒有預料到的,所以當兩家的項目中止時,傅家馬上就安排了別的公司接手,而常家卻被狠狠的擺了一道.

這幾個項目,對常家的損失可想而知.若再這麼下去,常家在北城這幾年的努力可能真的白費,又要退回南城去了.

常家二老瞧著常妍,她跟傅寒川的事,成為今年常家的禁忌話題.好好的新年,本以為這件事不會再提,沒想到還是爆發了出來.

這丫頭,對傅寒川還是用情至深啊……

常夫人輕歎了口氣,拍了拍女兒的肩膀安慰道:"大過年的不要哭.去房間洗一下臉,媽媽陪你去傅家拜年去."

話音落下,常守一臉震驚的看向常夫人:"媽,你說什麼呢,怎麼還能由著她來?"

常妍是女孩子,怎麼能讓她去做熱臉貼冷屁股的事,好像常家的女兒嫁不出去似的!

常夫人輕輕推了下常妍的肩膀,常妍便埋著臉往房間洗漱去了.常夫人看向兒子道:"常家跟傅家聯姻的事兒,這風吹了那麼多年,傅家說停就停了,總要給我們常家一個交代吧?"

"如果不能,傅家這臉,就別想在這北城高高掛著!"

常守看向常父道:"爸,這明明是傅家對不起我們常家,到頭來還要我們去先給人家拜年,這什麼道理啊!"

看著就像是常家恬不知恥的去倒貼人家.

常父一臉威儀,他沉著臉道:"誰說給他們拜年去了?"

他一揮手,讓下人把那些禮盒全部都放回儲物間去,冷冷的看向門口,目光閃爍不定.

……

傅家老宅.

封輕揚頭一回上老宅,而且還是傅寒川不在場的情況下.她心里把傅寒川腹誹了個遍,進龍潭虎穴似的郁悶萬分,只求傅寒川趕緊的飛回來,趕緊讓她解脫.

封輕揚提著十二萬分精神的喝著茶,小心應付著卓雅夫人拋過來的問題,比她應付封氏的那些老狐狸還辛苦.

封輕揚來傅家時備了禮物,卓雅夫人欣賞完了硨磲做的觀音像,十分喜歡,看向她道:"對了,封小姐,寒川去新西蘭怎麼沒請你一起過去玩玩兒?"

封輕揚就知道卓雅夫人會提起這個問題,咽下茶水淡定說道:"寒川說想趁著寒假,帶傅贏去新西蘭那邊考察一下學校.他很重視傅贏的教育,有意讓孩子去國外念書吧."

說著,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跟傅贏還不熟悉,一起去不方便."

卓雅夫人點了點頭,想到了什麼看向封輕揚道:"封小姐,寒川是個有孩子的人,你跟他現在相處著還可以,但是這孩子的事兒,你可會介意?"

封輕揚一口氣憋在了肚子里,差點咳了出來,心中暗忖道:夫人這是在問我,有沒有做好當後媽的覺悟?看夫人為傅寒川物色的那些個女人,一個個都看著溫柔可人,那常妍更是親力親為照顧傅贏三年.至于我,我是傅寒川自己開口的,夫人心里估計不那麼舒服.婆婆嘛,一般都比較信任自己的眼光.

封輕揚擠出笑道:"傅贏那麼聰明可愛,很難有人不喜歡他吧."

一句模棱兩可的話,但在卓雅夫人這里很順她的耳朵,便又接著下一句道:"寒川的脾氣也算不上好,但是對人負責.想必封小姐也聽說過他的那些事……"

門外傳來的一些雜亂聲打斷了卓雅夫人的話,老何匆匆進來道:"夫人,常家的人來了."

封輕揚聞言心里咯噔了一聲,眼睛都睜大了.

大概是天上神靈都在玉帝那里彙報工作,沒有一個聽到她的祈禱,還來了個禍不單行!

上篇:222 這跟我有什麼關系     下篇:224 你這是要強按著水牛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