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24 你這是要強按著水牛喝水?  
   
224 你這是要強按著水牛喝水?

g,更新快,無彈窗,!

卓雅夫人微蹙了下眉,似是沒聽清的又問了一句:"常家人?"

老何點頭,面色沉沉的道:"是的夫人,常家夫妻也一起來了."

封輕揚偷瞄卓雅夫人,想看看她什麼表情,卻只見她微微笑著,似乎還很高興的樣子,她道:"大客人來了,你還站著干什麼,還不去把人請進來,怎麼好讓客人在外面等著."

老何看她一眼,答應著出門接客去了.卓雅夫人轉頭看向封輕揚,封輕揚笑了下,大大方方的道:"夫人,我是否先回避一下?"

按說,這常妍可是傅寒川的"前任",她這個現任坐在這里戳他們的眼睛,出麻煩的概率太大了.

卓雅夫人笑著道:"封小姐是我請來的客人,怎麼好讓封小姐回避,再說,我們傅家又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封小姐大可不必."

封輕揚微微揚了下眉,點頭笑著便不打算再挪屁股了,這時候,老何進來,身後的一串腳步聲從屋外傳來,想來這常家來人不少.

下一秒,封輕揚便知自己猜的沒錯了,常家果然來了一大家子人.常奕夫妻跟常妍,她是見過的,那麼那對老夫妻便是長住南城的常老先生夫婦了,至于另一個,應該就是傳聞中囂張跋扈的那位常家老二了吧.

封輕揚不動聲色把人都過了一遍,大大方方的坐著喝茶,常家人進門來,第一眼看到卓雅夫人以外,就是那個旁邊坐著淡笑不語的女人了,頓時臉色更加難看了些.

常老先生夫婦更為老辣一些,看到了封輕揚也繼續保持著鎮定平靜,目光在她臉上一劃而過,對著卓雅夫人笑道:"夫人,好久不見了,新年好哇."

卓雅夫人站起迎客,笑著道:"常先生常太太,你們也新年好."她轉頭看了看客廳的幾張沙發,對著老何吩咐說道,"去,院子里備椅子去."

隨後,她再笑看著常家夫妻說道:"常先生常太太來做客,這客廳小了點兒,來,我們一起外面坐著吃茶聊聊去."

"不必了."常守才沒那麼好的耐心跟她在這里拉推磨,一雙厲眼掃了下封輕揚,再看向卓雅夫人時諷刺道:"夫人,你這是好福氣啊,這麼快就又有了新人陪著過年,我記得去年,坐在這里的還是我家小妹吧?"

這幾年,常妍哪一年沒有來傅家老宅,幾乎天天往這里跑,把這里當成自己家一樣.

常妍紅著小臉,拉扯了下他的衣袖搖頭小聲道:"二哥,你別--"

"怕什麼."常守一拂袖子,冷冷的看向封輕揚,一副找茬給人難堪的臉面.

常守語氣很沖,上來就掀了卓雅夫人的面子,氣氛頓時僵冷下來,而常家夫妻也沒有約束他的意思,再聯想如今傅,常兩家的關系,這不是來拜年,是來找麻煩的.

封輕揚站了起來,笑了笑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是常守先生吧?"

常守瞥了她一眼,鼻腔冷哼了一聲,根本就沒封輕揚放在眼里.

封輕揚見慣了這樣的嘴臉也不氣惱,依舊笑笑說道:"常先生,我想你剛才說錯了."

"傅家的大門敞開著,我來傅家府上做客拜年,這沒什麼問題吧?誰還規定這門檻誰能踏入,誰不能來了?怎麼就成什麼'新人’了?"

"聽常先生的意思,常小姐往年也常來拜會夫人,這我倒是不大清楚.不過今年只不過我比常小姐早來了一會兒,怎麼,還有規定我必須要晚些才能來?"

封輕揚一番強詞奪理,頂得常守喉嚨一噎,瞪著她道:"好你個刁鑽女人,你明知道我什麼意思……"

誰都知道這傅家的大門不好入,過年不接客,她能在這里,是隨便能進來的嗎?

"常先生,你要再說下去的話,好歹也顧及一下常小姐的顏面吧."封輕揚似笑非笑的一瞥常妍,打斷了常守的攻擊.

常守回頭看了眼常妍,她垂著腦袋,耳朵尖都紅了,一副找地縫鑽的模樣.常守沉沉的吸了口氣,狠狠瞪了封輕揚一眼,就這種道行的,難怪常妍落敗,小妹性子單純,怎麼比得過.

封輕揚見他閉嘴了,這才看向卓雅夫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夫人,不好意思,我脾氣比較沖,聽不得別人說我壞話."

方才常守的話是針對卓雅夫人發難的,但是因為牽涉到了封輕揚,她便先開口了,一來是敲打了常家人,就算對傅家有什麼不滿也別牽連別人,二來,常家人來者不善,她本與此事無關,但因與傅寒川的交情在便先出言理論了一番.

卓雅夫人一直面色淡淡的等著那二人交鋒完畢,對封輕揚方才的舉動並沒什麼不滿,她笑著對常守道:"方才封小姐的話,正是我的意思.封小姐一番好意,我總不能把人往外推吧?"

"常小姐來我傅家,我當然也是敞開門歡迎的."說著,目光落向了常妍.

常妍感覺到卓雅夫人的視線,看向她時擠出笑臉道:"夫人,不好意思,我二哥不大會說話.夫人,新年好."

一番混亂時,老何已經麻利的讓下人們在院子里擺好了桌椅,進來報告道:"夫人,都安排好了."

卓雅夫人下巴抬了抬,笑說道:"那邊一起去院子說話吧,這站著怎麼好,倒是怠慢大家了."

她先往前面走,不忘讓封輕揚跟在她身側.

常守一聲冷笑,嘴上說沒什麼關系,都這般親密了,當別人眼瞎嗎?

常奕給他使了個眼色,摟著楊燕青一起往前,楊燕青側頭看了眼常妍,但見她神色落寞,小臉上的笑容看著都叫人心疼.

不光是楊燕青,常家二老看到了也是心疼不已,常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背,用眼神示意她要先穩住.

一起來到院子外.

幾張桌椅擺在照壁前方,陽光明媚,坐在太陽下曬曬,若不是這詭異氣氛倒叫人想要睡覺了.

這時候,常夫人便開口了,她看了一眼封輕揚,對著卓雅夫人道:"夫人,我們今天上門來,是有事要與你家論道論道的,不知大傅先生何在?"

卓雅夫人喝著茶水,將茶杯擱在桌上笑說道:"我家那位一到年底就忙的不見人影,夫人有什麼事跟我說也是一樣的."

傅正南身居商會會長職務,這時候商會正是忙著應酬的時候,就更加見不到人影了.而卓雅夫人此番開口,便是有意擺出傅正南的身份,畢竟常家也是商會一員,這會兒還要看商會的面子.

聞言,常夫人淡淡一笑,點了下頭,她搓捏了下手指又是一笑道:"我們夫妻難得來一回北城,這邊大小事務都是由常奕負責,我們也不過問這邊,就連妍妍的事,我們也是放心的很."她話鋒一轉,語氣沉了下來,"可突聞變故,夫人,這是何意呀?"

封輕揚一副局外人的模樣看向常妍,就見她無措的絞著手指,埋著紅透了的小臉.

封輕揚微微的翹了下唇角,把常妍那番心思猜了個七七八八.

常小姐這是不甘心跟傅寒川無望,帶著父母來挽回局勢了?也是個癡情姑娘,傅寒川那妖孽,有什麼好的.

封輕揚在這邊打量著常妍,而常妍也在用余光看著她.看封輕揚輕松一派閑然的模樣,她心里就嫉惱的很,暗暗的咬牙,她真當自己是傅寒川的女人了?

另一邊,卓雅夫人笑回道:"常夫人,你這麼問,我也不知何意了.這哪有什麼變故,你看這不都好好的嗎?"

"卓雅夫人--"常奕冷冷開口,他看向她道,"夫人,我們既然已來,就是要討個說法的.事已至此,夫人又何必打官話."

"有些話雖然沒有明著說,但這些年我們常家跟傅家的關系,旁人都看在眼里.卓雅夫人一直以來對妍妍疼愛有加,我們常家也對傅家生意鼎力相助,就連外人都說,只差進一趟民政局了,這會兒突然翻臉……"常奕看了眼封輕揚,再對著卓雅夫人繼續道,"夫人可是對妍妍有什麼不滿?"

"夫人這話就嚴重了."卓雅夫人慢條斯理的撇著茶水浮沫,笑笑說道:"我對常小姐一直疼愛有加,還真是把她當成了親閨女的."

她擺了下手,身後夏姐走上前,雙手捧著一只首飾盒,卓雅夫人讓她把首飾盒擺在桌上,她道:"你看這翡翠項鏈,多漂亮的色澤,珠寶店的店長介紹說,這串項鏈名為'海的女兒’."

"我記得妍妍當時說,因我身邊無女,她就當女兒般給我敬孝,便將這項鏈送給了我."

卓雅夫人的目光慢悠悠的看向常妍,那目光看似親切,眼底卻藏著針芒般的冷冽,提醒著她什麼事.

她當時把項鏈送給她,卻在利用她要將傅贏帶出來跟她見面,有這事兒,可別怪她無情了.

常妍咬著嘴唇,手指一下子抓緊了膝蓋裙子,眼底拂過懊惱.

常家夫婦不知詳情,但是有常妍那些做女兒的話在先,倒是不好反駁.這時,楊燕青笑著道:"夫人,妍妍一直與你投緣,這些年夫人對妍妍的疼愛,我們也是看在眼里.只是小女孩性格靦腆,有些話不敢表達,但夫人眼光如炬,還能不明白小姑娘的心思嗎?"

卓雅夫人無奈的輕吸了口氣,雙手搓揉了下說道:"常太太,常小姐的心思細膩,我是知道一點兒.這些年,我也沒少出力啊.可這燈芯撚不到一處去,這讓我也很為難啊."

她看了眼封輕揚,又微微笑著說道:"倒是封小姐,寒川臨去國外前,還特意交代叫我好好招待."

常妍聽到這句話,指甲都掐緊了,心海劇烈翻騰了起來.

傅寒川,他從來沒有把她放在心上過,連一個正眼都不願給她,若不是她對傅贏好,只怕都見不到他.

可對封輕揚,他卻這樣體貼,明知道卓雅夫人難以相處,還特意做了交代.

這番對比下來,更讓她羞憤交加,胸口針紮似的疼痛難忍.

封輕揚眼梢余光一瞥眾人,再看了眼卓雅夫人,夫人這是也要把她拖下水啊,考驗她的處事功力嗎?

楊燕青果然將目光對准了封輕揚,笑著坦然說道:"封小姐舉止落落大方,快言快語,跟我家妍妍確實不同.妍妍從小嬌生慣養,總有我們這些哥哥嫂嫂為她出頭,這就養得她放不下女兒家的嬌羞了,想來這是害了她啊."

封輕揚把她的話咀嚼了一番,想來常家早就查過她的底細,知道她在封家是個什麼境況,明著抬舉暗著貶低.

她揚了下眉梢,將手里一把瓜子撒在果盤,拍了怕手掌笑說道:"常太太,不說我自抬身價,我們這些名門出門的,不論男女,將來總是要為家族出力的,哪能當做深閨的千金小姐養著,不問世事?這一出身就已經定好了使命,不管是在家,還是將來出嫁,早就做好了獨當一面的准備."

"當然,也有可能我沒有常小姐十分之一的命好,在家有全家如珠如寶的疼愛著吧."

封輕揚三言兩語,便把楊燕青的話回擊了回去,若是別的豪門夫人,家里有兒子的,聽到她這話也要考慮一下這位常小姐了.

誰家會把這千金娶回家當女兒疼著,沒點手腕能力,怎麼做當家主母?

封輕揚自問不想惹事,但踩了她的尾巴,就別怪她不客氣了.

卓雅夫人手指做了個掩鼻的姿勢,眼底拂過贊賞,傅寒川這倒是找了個厲害的,難怪瞧不上常妍.

常家一家人的臉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這時候,常老先生發話道:"夫人,我們就別在這邊兜圈子了.常,傅兩家關系不複從前,這是已經擺在面上的,橋要拆便拆了,可我家女兒,是實實在在的的疼愛長大的.傅家要翻臉,你說,我女兒的名譽怎麼辦吧."

"她這幾年的青春消耗,還有,這外人要怎麼看她?這要讓她怎麼出去見人?"

常老先生疾言厲色,直接把話撂下了.

話音落下,恰好一陣寒風刮過,像是凌厲的刀劍甩下,這,便是要挑明了開戰了.

噗嗤一聲笑,眾人聞著聲音看向了封輕揚,她無辜的轉了下眼珠,捂著唇道:"不好意思,沒忍住."

她清了清嗓子說道:"常先生,你這是要強按著水牛喝水?"

常老先生的臉頓時憋紅了:"封小姐!"

封輕揚笑說道:"常老生,我只知道,現在不是封建社會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無用,更何況是傅寒川那樣的人."

"你以為賣人情,他吃你們這一套?如果他是這樣的人,不用常小姐等這麼多年,她早就已經是傅太太了."

"更何況,就算是戀愛男女也有分手的,難道還管人家要分手費?你不能仗著人多不講道理啊."

"你--"常守拍了桌子站了起來,恨不得把封輕揚給撕了,"你有什麼資格在這里廢話!"

"她是什麼人,我說了算."一道冷冽聲音自門口而來,就見傅寒川背著手踱步進來.

他一身黑色西服,面無表情的擺著一張冷臉,旁邊還跟著一個同他差不多模樣的小男孩,卻有著難以言語的氣勢,叫人一時不能多言.

傅寒川走到封輕揚身邊,冷冷的看向常家人.

封輕揚看到他來了,就差給他跪下了,大爺,能不能早點過來,她在這邊都喝了多少杯茶,剝了多少瓜子,把人都得罪的透透的了!

常妍看到傅寒川進來,忍不住的手指顫了下,眼睛狂熱的看著他,可當她看到封輕揚的眼神時,心里便如狠狠捅了一刀似的.

那眼神,在她眼里就是女人對男人的崇拜跟渴望,是女人眼里只有這個男人的意思,就如她看傅寒川時一樣的心情.

可傅寒川的目光,沒有落在她的身上,而是落在了那封輕揚的身上……

就像一桶冰水倒在了身上,在這冬日里刺骨寒冷.常妍一下子攥緊了手指,眼底浮現了狠戾的光芒.

楊燕青擔心常妍,看向她時,看到她那狠色心驚了下,待再看過去時,她已垂下眼眸,一副黯然神傷的樣子.

楊燕青皺了皺眉,她剛才看到的並不是幻覺,不由多看了常妍幾眼,心里泛起了憂心.

傅寒川偏頭看著封輕揚,淡淡對她說道:"你先帶著傅贏進去."

封輕揚樂得如此,牽著傅贏的小手便進屋里去了.

傅寒川轉頭看常家人,先打招呼道:"常伯父,常伯母,沒有先去府上賀新年,不好意思."

常守冷冷看他一眼,鼻腔響亮的一聲冷哼,根本沒把他的客套話聽進去.

傅寒川唇角微動了下,不把他的無禮放在心里,擺了下手道:"諸位來我家做客,我得到消息便馬上趕回來了,請坐."

……

屋子里,封輕揚特意挑了個視野好的窗角看著院子里的情況,手邊擺了一盤瓜果點心,她拿著一顆蜜桔掰開了,看現場話劇似的觀摩起來.

傅贏坐在她旁邊,抬頭看了看她,裝作不在意的道:"我爸爸帶著我去了新西蘭."

封輕揚吃了一口蜜桔:"我知道."

傅贏又道:"我媽媽也在那邊."

"我知……"封輕揚把順口要說的"知道"二字止住,轉頭看向面前的小東西.她道:"你小子,想套我的話?"

傅贏橫了她一眼,看著前面院子里的人,說道:"我看你挺聰明的,就先把話說這這里,免得你以後傷心."

他還是個小孩子,可大人間的事兒他還是懂那麼一丟丟的.

透過潔淨玻璃,封輕揚看了眼那常妍,眼睛轉了下,唇角浮了起來,小東西這是開始護母,敲打起她來了?

封輕揚也不看前面那出逼婚戲碼了,手掌撐著下巴瞧著傅贏,傅贏故作冷酷的盯著前方,對她感興趣的眼神一點都沒回應的意思.

封輕揚戳了戳他的小胳膊說道:"小子,我現在可是你爸爸的女朋友,你這麼對我,就不怕得罪我,以後不給你飯吃,讓你睡廁所?"

傅贏故作老成的撣了撣被她碰到的地方,酷酷的說道:"我以後可是傅家的繼承人,你想做我後媽,還要看我答不答應呢."

他轉頭,一雙烏黑的眼睛與傅寒川相似,沒他那麼深沉,卻有著照射人心的澄澈,他道:"再說了,我爸爸他不喜歡你."

封輕揚:"……"這小屁孩一點都不好玩.

屋子里聽不到院子里在說什麼,只能從那些人的表情看談話的激烈程度.平心而論,這卓雅夫人撩了人家常妍,而那常妍又是癡心癡情,這才有了傅寒川的這般無奈舉動,要和平解決干戈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傅寒川要蘇湘回來,這條路還坎坷的很呢.

封輕揚又剝了一把瓜子的時間,那常家的人終于起身離開了,看樣子依然不會善罷甘休,走的時候一個個的都沒什麼好臉色.

看起來,常家的報複就要升級了.

封輕揚心里正琢磨的時候,視線落在常妍身上,就見她一回頭,滿眼怨憤,眼神中透著幾分毒辣,封輕揚一怔,再看過去時,那常妍已經背對著她.

封輕揚蹙了蹙眉毛,腦海中那一道怨憤而毒辣的視線反複出現.

那是人人口中的那個單純柔弱的常小姐嗎?

院子里,卓雅夫人目送著常家人離開,揮了揮手讓下人把場地收拾了.傅寒川抬步往屋子里走時,她叫住他道:"你等一下."

她走到傅寒川的面前,直視著他道:"我聽說,那個女人也在新西蘭,你這次去,真是只是為了給傅贏物色學校?"

傅寒川面色淡然,漠漠反問道:"不然呢?"

"我只去了一個往返,接到封輕揚的電話便趕回來,母親還有什麼好懷疑的?"

卓雅夫人面色沉沉的看了他一眼,沒再繼續糾纏這話題,她的視線往屋子里看去道:"不過,這位封小姐倒是真的不錯.見過那麼多千金名媛,有這膽魄的倒是少見,可惜生在了封家."

她看向傅寒川,意有所指道:"不過若是能在我們傅家,我是能夠放心的."

上篇:223 重修舊好     下篇:225 小伙子,有對象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