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25 小伙子,有對象了嗎?  
   
225 小伙子,有對象了嗎?

g,更新快,無彈窗,!

"傅贏已經長大了,你年紀也不小了,既然喜歡人家封小姐,什麼時候把事情辦一辦?"

"你也看到了,這常家是不會跟我們傅家善罷甘休的了.如今這節骨眼上,若是你跟封小姐把婚事辦了,對我們傅氏來說,也是穩定人心的一件好事.你說,是不是?"

卓雅夫人語調緩慢,但是句句皆帶著壓勢,凌厲的目光看著傅寒川,等他的表態.

傅寒川薄唇抿著,墨黑瞳孔不見丁點波瀾,幾秒後他開口道:"母親,我不希望我的婚事,再沾上任何的利益關系,也不想帶給封小姐任何壓力.就算結婚,也是要等傅氏完全穩定下來再說."

說完,他便抬腳往屋子里走去.卓雅夫人看他的身影還想再勸:"寒川--"

傅寒川未再做停留,也沒再做回應,卓雅夫人沉著氣,看他不帶任何停留的進入屋子,那果決的模樣,不容任何人置喙.

轉眼間,院子里已收拾乾淨,老何走過來請示道:"夫人,這邊都已收拾好,只是這個……"

珠寶盒內放著的是那串翡翠項鏈,一直放在桌上.

卓雅夫人皺眉看著那串項鏈,今天此舉,無疑跟常家是正面撕破臉了,這項鏈就更顯諷刺了.她冷冷道:"這麼貴重的東西,在我這兒放著也不合適.既然名為海的女兒,還是物歸原主吧."

"去,找一盒上等燕窩,合著這項鏈一起送去常家,就說謝謝常小姐的心意."

老何手捧著首飾盒:"好的,夫人."這便退下辦事去了.

卓雅夫人看了一眼老何背影,心里沒來由的覺得一陣煩躁,一天的好心情全壞了.

傅寒川進到屋內,封輕揚站起來對著他使了個眼色,這人情他可欠大了,傅寒川只當沒看到,踱步走到沙發坐下.一會兒卓雅夫人便也進來了,看了看兩人,對著封輕揚道:"封小姐,剛才幸好有你,不然這常家人,我還真不知道怎麼應付了."

封輕揚笑笑說道:"常家來勢洶洶,我都被嚇到了.夫人沉著應對,以後還要好好跟夫人多學習學習."

又一番閑聊之後,封輕揚才找了借口脫身,傅寒川送的她.

車上,封輕揚長長的籲了口氣:"這半天下來,感覺我少活了幾年,陽壽都短了."

傅寒川知她心思,終于開口道:"封小姐今日恩情,以後一定償還."

封輕揚終于得到這位大爺一句承諾,揚了揚眉毛,還沒得意起來卻聽他道:"以後若是封小姐看中了什麼人,我定鼎力相助."

封輕揚雖然不受封家器重,但是她的身份,將來要嫁人更是受到家族約束,要想自由戀愛結婚是很困難的,免不了又是一場家族聯姻.封輕揚對此深惡痛絕,聞言氣怒道:"烏鴉嘴!"

卻不想,傅寒川一語成讖,封輕揚為了擺脫封家付出多大代價,此又是後話了.

傅寒川微勾了下唇角,似乎是心情還算不錯的樣子,不跟她毒舌,封輕揚想也知道他在高興什麼,看他一眼涼涼說道:"今日常家上門來,不管是卓雅夫人還是常家,這是徹底沒了戲,你真不覺得遺憾?"

傅寒川冷冷一勾唇道:"時時受到制約的婚姻要了有何用?"

強強聯合看起來畫了個大餅,可封家的那倆個兄弟都不是省油的燈,常妍那種性子的,受了點兒委屈就回去哭訴的話,他可沒那個耐心哄著捧著.

不管是常家,還是卓雅夫人,決裂的徹底才好,不然,他找封輕揚來演戲是無聊打發時間的嗎?

封輕揚看他那表情,撇了撇嘴吐槽道:"是啊,你最好就是希望蘇湘那種,事事謙讓著你,任由你搓圓捏扁了的欺負.最好還有個混蛋哥哥,這樣她的依靠就只有你,娘家都回不去,是不是?"

呵呵,雖然不清楚他們的具體事情,但是光看那些外界傳聞,再加上近日來的觀察,她也能拼湊出一個大概.

可惜,把人欺負狠了,小啞巴鐵了心的一去不回頭,不然還能見著人家跟祁令揚去新西蘭了,連想都沒想的立即就跟了去麼?

傅寒川橫了她一眼,沒接她的話,只說道:"說真的,今天要不是你出場,還達不到這個效果.不過從今天開始,估計你在常家人的眼中就是眼中釘了."

封輕揚的手指卷著耳邊一撮短發說道:"我一個無名小卒怕什麼,再說了,我這不是已經找到靠山了嗎?"

她斜了一眼傅寒川:"這你可得負責."

常家要報複起來,不會只針對傅家,封家定然也會受到影響,若是搞不定的話,她可沒法對封家那幾個交代.

傅寒川道:"以我們要啟動的那個項目來看,以後封家會更上一個台階,這麼大一塊蛋糕還不夠你吃的?"

封輕揚挑了下眉梢沒再說什麼,倒是她想到了什麼,臉色沉下來道:"說到眼中釘……剛才我看到那常小姐的眼神,可是很不友好啊……"

……

常家別墅,常妍看著不久前傅家下人專門送來的那一串翡翠項鏈,一雙眼陰沉無比.

她緊握著那吊墜,不顧堅硬的邊緣將她的手骨膈得疼痛入骨,似乎要將那疼痛深深的刻入骨髓里.

原本,她還想做最後一番努力,再去做一下挽回,希望兩家還能重修舊好,這樣她便還有機會,可是,那個女人居然也在,坐著她曾經的位置.

封輕揚,徹底的取代了她!

她竟然敢諷刺她,說她沒有做當家主母的魄力?

常妍陰狠的眯了下眼睛.吧嗒一下,翡翠周圍鑲嵌著的珍珠配飾在她手中生生的被捏斷,一顆顆珍珠掉落在鋪著地毯的地面上,無聲無息的滾了滾才停下.

常妍看著那些散落四周的珍珠,一口氣慢慢的沉澱下來,唇角挽起一抹陰狠的笑.

……

機場,蘇湘跟祁令揚走出機場,祁令揚單手抱著珍珠坐上一早就安排好的保姆車,蘇湘坐定後便拿出手機想要打電話約莫非同詢問情況,但是剛拿出手機時就被祁令揚阻止了.

他道:"先不要找莫非同."

"為何?"

祁令揚對著司機先吩咐道:"去盛熙酒店."

蘇湘皺了下眉:"不是回湘園嗎,怎麼去酒店?"

祁令揚看了眼馬路上掠過的風景,開口道:"如果蘇潤一直昏睡不醒另有原因,那麼莫非同跟蘇麗怡挑我們都不在的時候決定給蘇潤轉院,必定是有他們的計劃."

"我們出去一天就立即趕回來,若是讓那個人知曉了,恐怕會生出疑心.那人做事那麼謹慎,若猜出那是莫非同設的局,還會動手嗎?"

蘇湘一聽,沉了口氣道:"我沒想到……"是她太心急了.

祁令揚看了看她,拍了拍她手背道:"先耐心等著.莫非同這一招是要擾亂對方陣腳,應該很快就會露出馬腳的."

"嗯……"蘇湘點了點下頭,攥緊了手指讓自己先平靜下來.

……

老城區的一棟舊樓內,藍理好好的在床上躺著當咸魚,突然就被莫非同一通電話給挖了起來.

她懶洋洋的把她舒服的珊瑚絨睡衣換成黑色打底衫白色花紋裙的裝扮,再順手套上一件紅棉襖,這便出了門.

樓下,莫非同靠著牆,等得百無聊賴之時便點了根煙打發時間.

他的面容俊秀,又是有著一副高大好身材,穿著也很有品位,這模樣讓來往小區的人看到他時回給他超高的回頭率.

莫非同早習慣了這樣的注目,但因有事在身便顯得有些不耐煩.他看了下腕表,正打算再打個電話催一下,這時一個中年大媽拎著菜籃子走過來,笑眯眯的道:"小伙子,以前在這小區沒見過你,在這邊等人?"

莫非同看她一眼,點頭道:"是."

大媽上下看了看他,眼神中更多了幾分滿意:"小伙子,有對象了嗎?"

樓梯上,藍理正慢吞吞的走下來,莫非同聽到樓梯上的腳步聲,轉頭一瞥,沖她抬了下下巴:"喏,來了."

大媽抬頭看了眼藍理,笑容尷尬了幾分:"哦,原來是藍校長的孫女,那我不打擾你們了."說完便一臉遺憾的走了.

藍理不知道他們在樓下嘀嘀咕咕的說什麼,走下來時瞅了瞅已經走遠的大媽,對著莫非同道:"在說什麼?"

莫非同道:"那位大媽大概是要給我做媒."

他一轉頭,看到藍理那一身打扮上下看了看,她的這身衣服,跟上次見面時別無二致,他道:"我說,你這身新衣,打算穿一個新年?"

藍理低頭看了看自己,這衣服好好的,又不髒,怎麼就不能穿了?不都是這麼穿的嗎?

她翻了下眼珠子,轉身就往樓上走,切,她又不是模特,干嘛要天天穿新?

莫非同一把揪住她的手臂,把人拖了回來道:"行了,反正也不是來看你穿什麼的,上車."

醫院停車場,一輛路虎停下,車上下來一個男人,隨後,一個穿著白裙紅外套的女人也跟著下了車.

蘇麗怡自己搭了出租車過來,看到藍理時,眼睛里多幾分幽怨.

莫非同沒看她什麼表情,摟著藍理徑直的往醫院大樓走,蘇麗怡跟了上去.到了病房,正好趕上護士來給蘇潤測體征.

莫非同開口道:"你說昨晚蘇潤醒來,他跟你說了什麼?"

蘇麗怡面色悲憤,她道:"我爸只是醒來了一小會兒,他說,有人趁著他不能動,想要殺他,叫我救他."

"別的呢?"

蘇麗怡捏緊了手指,眼中透出凶光,咬著牙道:"他說了一個名字便又昏過去了."

莫非同看她一眼:"名字?誰?"

護士已經測量好了數據,在做最後的收拾,蘇麗怡咬住了嘴唇,看了眼那護士,再轉頭看了看透著玻璃往內看的保鏢,對著莫非同搖了下頭.

莫非同微揚了下眉,兩人視線交換了下,似乎在達成某種默契.

莫非同慢悠悠的道:"我已經聯系好了醫院,只要你說出那個人是誰,我便答應你,隨時可以轉院."

"好,我只要我爸能夠活命."

等那護士離開後,蘇麗怡便馬上恢複了本來神情,她問道:"莫先生,我們演這出戲,真的能找出那個對我爸做手腳的人嗎?"

"你確定,你的這一劑猛藥,不會給我爸帶來危險?"

莫非同看她一眼,視線落向門口走廊.他道:"就是要逼得他們完全亂了陣腳,接下來,就看過會兒的戲了.相信剛才那些話,很快就會在醫院流傳起來,只要你演的逼真不掉線,就不會出什麼問題."

蘇麗怡看他篤定的神情,咬了咬牙道:"好,我相信你."

她緊繃了會兒,再看了一眼站在一邊默不作聲的藍理,皺了皺眉惡聲惡氣的道,"我們在做事,你又何必一直帶著她來?"

莫非同對著藍理招了招手,藍理一走過去他便摟住了她的肩膀對著蘇麗怡道:"防你."免得一直被她糾纏,他可不願被這心機深沉的丫頭以身相許.

……

安全樓梯內,一名護士握著手機,言辭激動的說著話.

"……沒有,我敢肯定,蘇潤絕對沒有醒來過,我已經加大了藥量,他不可能有機會告訴蘇麗怡的!"

電話里冷冷的聲音傳來:"既然你肯定沒有,那你這麼著急給我打電話干什麼?我讓你做的事情馬上做了,現在不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那是一條人命啊,我,我從來沒有做過……"護士慌得手機都快拿不穩了,蹲在角落痛苦不已.

"你沒有做過,我也沒有做過,這不都是被逼的嗎!按照你說的,他們隨時就要轉院,下一次換藥的時候,你必須得聽我的,不然,你就讓你兒子等死吧!"

……

到了下午的時候,一輛救護車停在醫院大樓樓下,隨時就能把這里的病人轉到別的醫院去.

護士推著推車如往常一樣的往病房而去.

莫非同疊著雙腿坐在椅子上,蘇麗怡在收拾物品,一件件的裝入到行李袋內,轉院手續都已經辦妥了.

護士推開門,看到床頭櫃上裝滿的一只大行李包,面色微動了下.她走上前道:"該換藥了."

蘇麗怡看了看她,說道:"那就換吧,小心點兒,別把我爸弄疼了."

"小蘇小姐請放心."護士說著,先走到蘇潤頭部,拆開他腦袋上纏繞的紗布.

蘇潤的頭像是個縫合起來的皮球似的,皮膚紅腫,上面布著縫合線,藍理看著忍不住的做出作嘔的動作,莫非同抬手一捂,把她的眼睛捂住了說道:"誰讓你看了."

藍理癟了癟嘴沒敢吭聲,縮在他懷里,莫非同摟著她,一雙視線緊迫的盯著那護士.

她打開了藥瓶,先拿酒精棉重新擦拭了一遍傷口,然後敷上藥物,在最後拿著乾淨棉紗要將傷口包裹起來的時候,她的手指微微的顫了下,神色也更加的凝重.

在那紗布就要纏上蘇潤腦部時,一只突然大手伸出來,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那護士嚇了一跳,整個棉紗卷從她手指落了下去,她的神情變得惶恐不已,瞳孔劇烈的縮了縮:"怎,怎麼了?"

莫非同看她一眼,冷冷道:"慌什麼."

護士力持鎮定的道:"我沒慌,這不是莫先生您突然嚇到我了."

蘇麗怡彎腰撿起地上的那一卷紗布說道:"掉地上了,弄髒了."她往推車上看了看,"還有嗎?"

這時門口傳來了腳步聲,蘇潤的主治醫生進來,院長進來,最後一個進來的是傅寒川.他冷厲的眼神一掃病房內,開口道:"我一再要求你們,積極救治蘇潤,務必讓他盡早醒來.看來,是我給你們開的薪酬太低了才不肯拿出真本事來,是嗎?"

院長連忙說道:"傅先生,我們一直都按照你的要求做事,從沒敢懈怠."

"是嗎?"傅寒川的目光刀子似的在院長跟那主治醫生臉上刮過,轉頭看向蘇麗怡,"可是蘇小姐一再堅持轉院,連轉院手續都已經辦好,利和醫院的救護車就停在我們樓下!你讓我,怎麼在她面前做保證!"

那院長也不好再說什麼,一臉的郁悶,病房內全部寂靜無聲.

傅寒川看了一眼蘇潤的頭部,目光在推車上掃了一眼:"這是在換藥?"

就見那護士哆嗦了下,蘇麗怡道:"剛換好藥,正要給我爸包紮,等結束了,我爸也該離開這兒了,樓下醫護人員都已經准備好."

傅寒川走上前,拿起推車上的藥瓶看了看,轉頭看向主治醫生:"這藥是最好的?"

那醫生看了眼道:"這是幫助傷口愈合的,已經是目前市面上最好的藥."

傅寒川掃了一眼蘇潤:"那,怎麼人還不見醒?"他的目光陰冷一瞥,"該不是做手術的時候,把他腦子給弄壞了吧?"

"傅先生,這不可能!"那主治醫生也是個有骨氣的,當被人質疑他醫術的時候,立即反駁了.

他是腦科專家,還不能判斷手術成功與否嗎?

主治醫生皺了皺眉,在傅寒川頗具壓力的注視下再上前掀開蘇潤的眼皮檢查了下,拿著床頭掛著的病曆卡翻看一遍道:"按說,早就超出醒來的時間了."

傅寒川冷冷看一眼站著的護士,再看向了蘇麗怡開口道:"蘇麗怡,你是蘇潤家屬,要求轉院我也不能強行阻攔.只是你這一轉院,傷的是我古華醫院的名譽,這醫院里,這麼多名人在這里看病吃藥呢.這樣吧,在你轉院之前,可否再讓我檢查一遍?"

蘇麗怡板著臉,看了一眼收拾妥當的行李包猶豫了下道:"那好,也不耽誤這一時."

傅寒川擺了下手,讓人把蘇潤帶走去再做了一遍全身檢查,連同推車上的藥物,那卷棉紗也全部帶走.

一番忙亂之後,除了主治醫生以外,所有人還在病房守著,只病床上的蘇潤被幾個新進來的護士拉出去了,病房內雅雀無聲,安靜的一根針落在地上的聲音都能聽見.

每個人的臉色都顯得格外沉郁,就連一直作為局外人的藍理都神色凝重,她看了看莫非同,再看了眼傅寒川,想起了什麼事似的,只覺這一幕有些熟悉.

不過沒等她細想,走廊上又一次的響起了腳步聲,一會兒蘇潤便被人推著回來了.

主治醫生開口道:"我已經再給他做過一遍檢查,蘇潤先生的身體正在康複中,數據顯示他並無其他病變."

眾人頓時松了一口氣,可問題還是要回到他為何不醒的這事兒上.

醫生接著道:"我取了蘇潤先生的傷口細胞組織拿去化驗,再等一會兒便會有結果了."

話音落下,莫非同涼涼的看向那護士道:"你抖什麼?"

所有人的視線看過去,就見那護士面色慘白,一臉的冷汗,雙目飄忽的不敢看向任何人.

當那麼多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時,她崩潰的雙腿一軟跪了下去,哭著道:"別看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別看我……"

院長奇怪的看她,走過去想把她扶起來:"你在胡說什麼?"

"趙院長."傅寒川叫住他,莫非同對著門口的兩個保鏢淡淡道:"還不把人給扶起來."

他轉頭,跟傅寒川交換了下視線,一起看著保鏢一邊一個的拎起護士胳膊把她控制起來.

院長跟主治醫生皆是愣愣的看著這一幕,莫非同對著那護士冷聲道:"之前,我跟蘇麗怡在這里談話的時候,好像也是你在給他做檢查?"

"那麼那些話,你該全部聽到的.蘇潤的事情在醫院里早就傳開,可他醒來這件事這麼大,外面居然一點動靜都沒有.你說,這是為什麼?"

他冷冷嗤了一聲:"我以為,會是別的什麼人,原來就是你--"

所以,在她換藥的時候,他才會格外的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我不是有意的!"護士嚇得嘶喊了起來,滿臉是淚,"我要救我兒子的命啊!"

"是她,是她說……只要這個男人昏迷不醒,她就有辦法幫我解決一切問題……我只是,我只是一時糊塗……"

上篇:224 你這是要強按著水牛喝水?     下篇:226 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