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30 我的命運,用不著你來決定!  
   
230 我的命運,用不著你來決定!

g,更新快,無彈窗,!

所有人的人都在等待著蘇湘的決定,就在這時驟然一聲驚呼響起.

"妍妍--"

眾人被這驚呼聲嚇了一跳,轉頭看過去時,就見常夫人的身子半蹲著,手還保持著去抓的姿勢,而在她前面,常妍坐在地上,一只手緊握著玻璃碎片,尖銳的碎片割破了她的手指,鮮血從她的掌心滴落下來,將那片玻璃也染紅了.

"不要過來!"常妍舉著玻璃碎片,壓在了另一只手腕上,臉頰猙獰,雙目通紅的盯著蘇湘,一字一字道:"我的命運,用不著你來決定!"

常夫人淚眼婆娑,哭著勸道:"妍妍,你不要這樣,什麼事都可以好好說……先把玻璃放下來,好嗎?"

常守看到常妍這般突兀的舉動,驚得眼睛都睜大了,下意識的往前暴怒道:"快把玻璃扔了!"

他剛要往前想把常妍的那片碎片奪下來,只是才往前走了兩步,就見常妍毫不猶豫的往自己的手腕上一割,鮮血立即從她細白的手腕上冒了出來,蜿蜒流淌.

"我說了,不要過來!"常妍的情緒也非常的激動,那一片劃下去的時候好像根本感覺不到痛似的,又准備劃下第二下.

"好好,我不過去了,妍妍,你別,你別亂來--"常守馬上停住了,不敢再亂動,但是一雙眼緊緊的盯著她.

常夫人嚇得心驚肉顫,緊緊的盯著她的傷口,顫著聲叫道:"妍妍,你別嚇唬媽媽呀!"

此時所有的人都在看著常妍,沒有人想到,一向嬌弱的,怕痛的常妍會做出傷害自己的舉動來,而且還如此的狠絕.

常奕擰緊了眉毛,沉聲怒斥道:"常妍,你是瘋了嗎,為了一個男人,你要這麼作踐自己!到現在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常夫人眼看著鮮血不斷的從自己女兒的手指上,手腕上流淌下來,像是一下下的劃在自己的身上一樣疼.她對著常奕道:"你別再罵她了,沒看到她現在的情緒不穩嗎!"

若不是被逼到了角落,若不是絕望到了極點,若不是尊嚴掃地不忍羞辱,她也不會這麼做.

別的人可以不懂她,但是作為母親的,又怎麼會不明白?

常夫人轉頭看向常妍,哽咽道:"妍妍,到媽這里來,媽會保護你的,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

常妍搖著頭,眼淚不住的往下落,哭泣道:"媽,再也回不去了……我再也不是你心里那個純潔可愛的小女兒了……我再也回不去了……"

"妍妍,不會的,不會的……你別做傻事啊……"

常妍只是搖頭,鮮血繼續不斷的從她的手腕上滑落,她的目光移向了傅寒川,哀怨而淒楚,無奈又悔恨,她喃喃說道:"一步錯,步步錯……"

"走錯了一步,我就要為這一步錯,付出無數的代價……傅寒川,我走錯的第一步,就是愛上了你……"

"我不想只能遠遠的看著你,為了能更靠近你一些……為了這一點希望,我才去做那一切……"

"這三年,是我這輩子過的最開心的日子……沒有蘇湘,沒有那些讓人厭煩的一切,全部的人都很開心……我把自己完全的融入了進去,陪在你的身邊,悉心照顧著傅贏,我以為我會取代她……以為日子會一直的這麼過下去……"

"可是,為什麼你還要回來呢?"常妍看向了蘇湘,"你不回來,那些發生了的事,會隨著你離開而一起被人遺忘了.你的身邊有祁令揚,有女兒,這樣不是很好嗎?"

"你一回來,這麼多的人都不高興……你為什麼要回來毀了我的夢呢?"

蘇湘皺著眉,不知道她的這番理論從何而來,她本就是北城的人,卻要被迫離鄉背井,而她一個外來的人,鵲巢鳩占了還可以對她橫加指責,這是什麼邏輯道理?

她厭惡的看著她道:"常妍,到了這個時候,你不反思自己,卻怪我回來毀了你的夢?你不覺得你自己很可笑嗎?"

"那你有沒有聽說過,不屬于你的,永遠都不會屬于你?"

"你有沒有想過我--"蘇湘說到這里,倏地停了下來,罷了,說再多,在一個只為自己考慮,只感知自己心情的人面前,去問她有沒有想過別人的感受,跟對牛彈琴沒什麼兩樣.

常妍卻吃吃的笑了起來,她道:"你是想說,我有沒有想過你,是不是?"

蘇湘的眉心動了下,望著她,常妍道:"在你的眼里,我就是十惡不赦的人,是嗎?"

說著,她停頓了下,喉嚨滾動了幾番,地上的鮮血早已經融入進那一灘水中,看著觸目驚心.

也許是流了太多的血,也許是情緒悲情到了極致,常妍的身體晃了下,常夫人早已經泣不成聲:"妍妍,快別說了,讓媽媽快些送你去醫院……"

常妍的嘴唇蒼白,視線依然直對著蘇湘,握著玻璃碎片的手也沒有放松過,她輕輕的搖了搖頭,繼續道:"你怎知,我在收買蘇潤的時候,心里沒有掙紮過?"

"你怎知,在我知道你被服務員扶著進入酒店房間的時候,我心里沒有顫抖過?"

"你又怎知,我在決定放出那段視頻的時候,我心里沒有猶豫過?"

"你怎知,當我決定買通蘇潤的時候,我是怎樣的寢食難安?那個時候,我每日每夜的睡不著,所以,我才會去做慈善……"

"我不想蘇潤回來,我一邊讓日本人為我做事,一邊做慈善讓自己心安.我買通護士,讓她為我做事,我許諾會救她的孩子……我做了那麼多那麼多……"

蘇湘靜靜的看著她,開口道:"可是你做了那麼多,卻依然是左手拿著刀,右手持著經文.你,真的心安理得了嗎?"

常妍淒涼的笑了起來,喉嚨翻滾下:"可是有一個人告訴過我,要麼狠,要麼滾.我不想付出了那麼多,到後來什麼都沒有,我不想也不甘心!"

蘇湘抿著唇,沒有再說什麼.

執念是很可怕的,常妍的執念是傅寒川,但愛一個人是沒有錯的,錯的是怎麼去愛,錯的是她的強求,她不該為了愛而把自己迷失了.

蘇湘淡淡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那一灘血跡,常妍咯咯的又一次笑了起來,笑停歇了了,她一雙眼嘲弄的看著傅寒川道:"傅寒川,我因為你而犯了錯,再也無法回頭……那麼你呢?你是不是……也無可挽回了呢?"

傅寒川緊蹙著眉,側頭看向了蘇湘,垂著的手指一根根的緊握起來.常妍看著他的神情,連他眉心皺著的每一處都看在眼底,一聲苦笑後,她對著蘇湘道:"你過來."

蘇湘防備的看她,這個時候,她不覺得跟常妍還有什麼私下話可說.

常妍道:"那個護士想知道的,關于她兒子的脊髓源,我還沒有告訴她.你不是愛心大使嗎,連那個護士想什麼都能夠猜到,那麼我便告訴你吧……"

蘇湘眼睛微動了下,到底是一條生命,而且是她母親拼盡了一切換來的,她道:"你可以直接說."

常妍的唇角微翹了下說道:"可我只想對你說,你若不想知道,那孩子被耽誤了,蘇湘……那護士幫你做了錄音電話,你就這麼回報她嗎?"

她說完以後,掙紮著從地上站了起來,身體搖搖晃晃的,而她的手腕,鮮血從來沒有停止過滴落.

常老夫人看著她,想要靠近又不敢,只嗚咽著,空氣里是她不住的抽泣聲:"妍妍……"

楊燕青扶著她,皺緊了眉毛看著常妍,看她的身體晃動了下,自己的身體也跟著顫抖了下.她本就懷著身孕,連番震驚下又面對著如此血腥的場面,空氣中的血腥味道讓她作嘔難忍,臉色比起常妍好不了多少.

她難以相信,這樣一個體貼溫柔的妹妹,會做出這麼多錯事來,她們曾經有過那麼多話說,她也不止一次的勸解過她,可原來,她的心結一直沒有解開過,還越陷越深,終至不可挽回.

都說長嫂如母,常妍在北城的這些日子都是她在看管,如今她大變樣,令她也自責難過著.

"妍妍,你一直都很乖,別讓媽傷心了,你看她都快受不了了……"

常妍回頭看了一眼常夫人,眼淚撲簌簌的落下了,她笑說道:"就快了,等我把事情交代結束了,我就聽你的話,跟你們回去了……"

失去的鮮血讓她渾身覺得冰冷難受,力氣也隨著那些流逝的鮮血一起被抽走,她的身體歪了歪,勉強的向著蘇湘走了兩步:"骨髓源……在我的慈善基金會里……"

蘇湘眼見著她朝著自己走來,像是臨終囑托似的,察覺到這點時,蘇湘下意識的看向了她手里依然還捏著的碎片,果然見她更用力的握住了,鮮血也流的更急了,一條線似的往下落下.

"她想自殺!"蘇湘驚叫了一聲,而常妍也在這電光火石的一刻朝著她撲過來,這一瞬時,蘇湘感覺自己被兩股力道所牽引,一個是用力拽她的,一個是用力推了她的.

蘇湘一下子跌入一個懷里,還沒等站穩腳跟,就聽到"嘶"的一聲抽氣聲,她連忙轉頭看過去,就見傅寒川捂著手背,鮮血從他的手指縫隙里慢慢的滲出了出來.

傅寒川距離蘇湘的距離有些遠,來不及去拽她一把便只能夠快些把她推開,但還是在擋住常妍時被她的碎片所劃傷.

卓雅夫人看到自己的兒子受傷,怒道:"常妍,你還沒瘋夠!"

常妍所有人的力氣都聚集在那一刻,那一擊過後,她便跌倒在了地上,她怔怔的看著那一片染血的碎片,慢慢的舉了起來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常夫人被她這一舉動嚇得魂都要飛了,驚叫道:"妍妍,你要干什麼!"

常老先生早已怒不可遏,可女兒這已經連命都不要了,他這個時候哪還顧得上其他,怒道:"快把碎玻璃放下!"

"小妹,你別做傻事啊……"楊燕青緊張極了,肚子的不適讓她難受的彎下了腰,強撐著道,"任何事都可以解決的……"

常妍冷冷的笑了起來,對任何人的話都沒再聽進去,毫無血色的臉一點表情都沒有,眼睛里全是死寂,她看著傅寒川,再看了眼被祁令揚護在懷里的蘇湘,緩緩說道:"我看錯了……你最愛的女人,始終都是她……"

"剛才,我並不是真的要傷她……傅寒川,你騙了我,騙了所有人……你愛的,一直沒有變過……"

她的喉嚨動著,那尖銳鋒利的玻璃碎片紮在她的喉嚨,輕易的戳破了她的皮膚,血液迅速從她白皙纖細的脖子流淌而下.

"可我也要你記得,曾經有個人,為了你,可以付出一切……"

"妍妍!"常夫人眼看著她用力的將碎片紮入了脖子,身體軟軟的倒在了地上,一雙眼睛還死死的瞪著蘇湘,身體開始了抽搐.

她擠出最後一抹笑,對著傅寒川,對著蘇湘艱難開口,只是她的喉嚨里發出了咳咳的哽咽聲,只看的到她的嘴唇在一張一合,聽不清她在說什麼.

常夫人心急的推開了楊燕青的攙扶,立即上前將常妍抱了起來,用沙發上的毛毯將她包裹的緊緊的,渾身顫抖著對常守吼道:"還不快點過來,快點把她送醫院啊!快啊!"

常守回過神,連忙上去把常妍從地上抱起來,一番手忙腳亂後才把人抱穩了,往大門外沖過去:"堅持住了!"

所有的人都被這一幕所震驚了,從常守的後背看到常妍像是個破布娃娃,毫無聲息,垂落的頭發在半空中晃動,一瞬間就消失在了門口.常夫人跌跌撞撞的也跟了出去.

空氣里沉寂了很久,濃烈的血腥味卻隨著張開的大門都被風吹散了.

"唔……"一聲悶哼,楊燕青手指捂著腹部,額頭冷汗滾落,"常奕,不好,寶寶……"

常奕猛的驚醒過來,就見到一縷鮮紅血液已經蜿蜒至她的小腿,他沒再有任何的遲疑,忙不迭的抱起了她往外跑出去.

常老先生的胸口劇烈的起伏著,額頭的筋脈爆出,眼底已經是通紅一片.

他轉過身來,那雙看盡無數百態的眼此時憤怒又悲愴,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樣的一幕會發生在他們常家人的身上.

"蘇小姐,你要一個公道,這樣,你可滿意了?"憤怒的拋下這一句後,他拂手憤怒的走了出去.

蘇湘久久的沒有回神,怔愣的看著那一地的鮮血,從客廳一直到了屋外.

不是的,她要的並不是常妍的以命相抵.

常妍最後的一句,她說的是:我的命運,不會交托在你的手里.但是你的命運,一直在我的手里.

她在做下那些事情的時候,能夠做的那麼狠,對自己,也不會手軟的,所以蘇湘並不意外她的舉動.

看著柔弱的性子,但也是個頑剛性子,只是她的剛烈用錯了地方……

蘇湘的視線從地上緩緩的抬起來,傅寒川在看著她,兩人的視線便這樣的相遇了,卻也只是相顧無言.

她的嘴唇輕輕的抿了下,側開眼去,祁令揚看她臉色蒼白,低聲問道:"你還好嗎?"

蘇湘輕輕的嗯了聲,慢慢的往門口走去,這一瞬間發生的事讓她心里一片煩亂,而心頭大石放下,這一松懈讓她不知道還有沒有多余的力量再繼續支撐著自己.

她是被祁令揚半抱半扶著走出去的,傅寒川一直靜默的看著她的背影越來越遠,皺起的眉頭不曾松開過.

卓雅夫人終于從剛才常妍自盡的沖擊中回過神來,連忙上去查看兒子的傷勢,一看那傷口都見到骨頭了,嚇得腿軟了下:"傷成了這樣怎麼都不說啊!"

她急切的拉著傅寒川的手臂想送他去醫院,但是卻沒有拉動他,傅寒川從她的手中收回自己的手臂,莫非同皺眉瞧了他一眼:"走,我送你去醫院."

……

這雪,好像要把來年的雪都下完了似的,馬路上的積雪又一次的堆積了起來,再被車輪碾碎.

因著這場雪,車子開得比較慢,蘇湘坐在車內,無神的雙眼看著窗外飛舞的雪花,腦子里盤旋著常妍最後的那句話.她說,她的命運,一直在她的手里,什麼意思?

三年前,因為她的陷害,使得她跟祁令揚共度了一晚,讓她如願以償的分化了她跟傅寒川,遠避他鄉,那麼現在呢?

她又記起了常妍的另外幾句話,她說,傅寒川的心里一直都是她……一直是她……

蘇湘的手指蜷曲了起來,這時,一只溫暖的大手覆在了她的手背上,蘇湘一怔,收斂了神思看過去,祁令揚收回手卻輕輕摸了摸她的頭發,淡淡一笑說道:"都已經這麼累了,就別再想下去,先休息一下.你知不知道,你的臉色很難看."

蘇湘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前方的鏡子里照出她的臉孔,蒼白的很.她長長的吐了口氣點點頭道:"嗯,我先睡一會兒,到了就叫我."

她的身體往車門歪靠著,閉上了眼睛.這時,後面一輛車開了上來,傅寒川的余光看到旁邊的一輛車,也看到了那歪坐在副駕駛的女人,氣息沉了沉,莫非同往旁邊那輛車瞥了一眼說道:"這時候就別想了,看看你那滿手的血,都好好休息一下吧."

車子越過祁令揚的那輛車,徑直的往前開去,過了會兒就沒了影子.

常家別墅距離喬影工作的那家醫院近,莫非同便把傅寒川拉去了那里.但他忘了公立醫院的病人之多.下雪天又趕上回城潮,路上發出了幾起車禍,醫院的外科醫生都被叫去做急救了,只得叫了婦產科的喬影過來給傅寒川做縫合.

喬影手腳利落,清創了後便拿著針,像是縫衣服似的把那裂開的口子給縫合起來了,上藥包紮一氣呵成.

莫非同瞧了瞧她,今時今日的喬影跟以前不同了,沒有了那份灑脫勁,眉眼間多了幾分冷漠,也不愛說笑了.

若是換做以前的她,這個時候肯定要擠兌幾句的,現在卻只公事公辦的囑咐幾句注意事項,擺明了要跟他們也劃清界限.

回憶起以前,她跟裴羨一唱一和的把他欺負的可狠了,現在她卻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里.

莫非同輕咳了兩聲,忍不住的道:"喬影,你怎麼不問問傅少這傷口是怎麼來的?"

喬影摘了手套,淡淡的掃了一眼才問道:"怎麼來的?"

莫非同揚了揚眉毛,心忖道:看吧,還是關心他們這些老朋友的.他道:"被常妍劃傷的.三年前陷害蘇湘的人,就是她,把視頻公布出來的人也是她."

喬影面無表情的臉這才動了動,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不過一旦為愛魔怔了,應該是怎麼都做的出來的吧.

有的人為了得到不擇手段,有的人為了對方更好也可以不顧一切.

她驚訝的表情很快就恢複了平靜,說道:"都已經處理好了,你按照我開的處方單去藥房拿消炎藥,按照上面的方法每日服藥,記住不要吃發物,你可以走了."

交代結束,她便手指抄入白大褂口袋往外走,莫非同瞪著她:"誒,我說你怎麼沒幾句關心的話啊?還是朋友嘛……"

喬影就像沒聽見似的,人已經走到了走廊外,連個回音都沒給他.莫非同正想追出去再念叨幾句,傅寒川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莫非同看了看他,因為手機在傅寒川手受傷的那一側褲子口袋,他也便好事做到底的順手給他去撈手機.

進來的護士瞧見他彎著腰手指伸在傅寒川的褲袋,拿記錄本掩著鼻偷笑了起來.兩個大男人都愣了下,看她那眼神就知道現在的有些劇害人不淺.

莫非同輕咳了一聲,力持鎮定,手機遞給了傅寒川:"喏,就快掛斷了."

傅寒川握著手機,看了眼上面的來電顯示,拇指一劃接聽了起來:"如果不是好消息的話,就別說了."

手機另一端的封輕揚聽著傅寒川那不悅到了極點的聲音,懶懶道:"如果我說,那個機車男醒了呢?"

上篇:229 你把天捅了個窟窿     下篇:231 妻子跟母親同時掉水里,救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