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34 出來混的,遲早是要還的  
   
234 出來混的,遲早是要還的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瞧著封輕揚,不知道她來意為何便沒有開口,封輕揚抬起手晃了下道:"我也是找她,一起?"

"你找常妍?"蘇湘倒是詫異了,隨即想到在常家的時候,常妍說到的那些話,蘇湘看向封輕揚的目光有些不自在,帶著一點探尋.

不會是……常妍還瘋狂的攻擊了這位封小姐?

可是,最近沒出什麼關于封家的新聞,那能是什麼呢?

封輕揚淡淡笑了下道:"是啊,我聽說她醒過來了,有些事兒得跟她好好聊聊."說著,眼底閃過一道厭惡又凶狠的神色.

蘇湘微微蹙了下眉,不知道常妍又做了什麼,讓人上趕著來跟她算賬.

不過,有句話說的好:出來混的,遲早是要還的.

常妍,如果一直是那個乖巧懂事的女孩子,就不會有今日這許多事了.

蘇湘輕點了下頭,往大樓里走進去.電梯里,兩人並沒有什麼交流,安靜的能聽到電梯運作時的輕微的聲音.

封輕揚透過光潔的鋼板反射瞥了幾眼蘇湘,在電梯門打開之前,她忽然開口道:"蘇小姐,一會兒聊完事情了,可否一起喝杯咖啡?"

電梯叮的一聲打開,她站在電梯門口等著蘇湘,好像她不答應,就不讓她出去似的.

蘇湘看了她一眼,道:"可以."

封輕揚抿唇一笑,這才邁腿走了出去.

常家人在病房門口安置了保鏢,不讓任何人打擾常妍養傷.蘇湘走到門口,便有保鏢攔住了她,粗暴的道:"常小姐不接受任何的探視,不管你是誰,都請回吧."

蘇湘微微翹了下唇冷笑:"這麼說,常先生跟常夫人希望我帶著警察來探視了?"

保鏢眉頭一皺,看出眼前這個女人似乎沒那麼好打發,冷聲道:"你等一下."說著便掏出手機走到了一邊,蘇湘瞧著他撥號,提醒道:"你可以跟他們說,我姓蘇."

那保鏢回頭看了她一眼,在電話中如實說了,幾秒鍾後,保鏢拿著手機走了回來,把手機遞給她道:"常夫人有話要對你說."

蘇湘淡淡看他,把手機接了過來:"常夫人,是我."

電話里,常夫人憤怒的聲音傳了過來:"那天事情都說清楚了,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妍妍好不容易才搶救了回來,非要把她弄死了才甘心嗎!"

蘇湘無語的笑了下,她道:"常夫人,你也說了,那天只是把事情弄清楚,可是這件事怎麼落幕,我是否該要個說法?"

"你--"常夫人為之氣結,"她都這樣了,你還不打算放過她?"

蘇湘聽了只覺得好笑,為什麼這些人會以為常妍抹了脖子,就是一筆勾銷了?難道是她這段時間沒來找他們的麻煩,就覺得她不再追究了嗎?

"常夫人,如果是你,你會就這麼算了嗎?"蘇湘頓了下,不想在電話中談這件事,她道,"既然常妍已經醒來,我希望能夠盡快的把這件事了結."

那天不歡而散,她沒有常家人的聯系方式,也不想借別的人嘴去通知他們,反正只要她過來醫院,那些人不管在不在,都會立即到場的.

在這之前,她已經通知了卓雅夫人也到醫院來,她打算一並解決了,不想讓這件事再占據她的時間,她的生活.

蘇湘說完把手機還給保鏢,那保鏢看了看她,這回不敢再耍橫,只默默的站回到門邊去了.

期間,封輕揚一直在打量著蘇湘,她的語氣表情,整個人身上散發出的氣場,跟她那瘦小單薄的身量都無法匹配.

就是這麼個女人,讓傅寒川又愛又沒轍的,有意思了……

這時候,蘇湘側過身來,對著封輕揚道:"封小姐先?"

如果只是來探病的話,什麼都無所謂,但她跟常妍是私怨,人情債是沒辦法一起討的,她也不想當著別人的面,去羞辱一個人.

封輕揚微微一笑,說道:"蘇小姐的事似乎更嚴重一些,我今日反正沒什麼事,可以再等一等."

她對著蘇湘點了下頭,往前面走廊走去,在護士台那邊的休息椅上坐下來,拿著手機打游戲,一副自在模樣.

蘇湘的手指握在了門把上,氣息微沉了沉,只要她手指稍微用力,這扇門一推開,面對的就又是一場苦戰了.

她唇角微微一扯,有些無奈.直到這個時候,她才發現,有些事,不只是在追尋的時候痛苦異常,要一個最終結果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門推開,映入眼簾的便是躺在病床上的常妍.她閉著眼,脖子上纏繞著白色紗布,擱在被子上的兩只手也是如此.

聽到腳步聲的常妍睜開眼,看到蘇湘的時候平靜的神情明顯變了下,同時身體也跟著顫抖了下.

蘇湘走到床側,居高臨下的把她從頭到腳看了一回,視線再落到她的面上冷冷道:"怎麼,怕了?"

常妍的喉嚨傷了,這個時候說不出話,只痛苦的搖了搖頭,對她滿目憎恨.

蘇湘開口道:"你放心,我不是你,不會要你的命,但也別天真的想我只是來探望你一下."

常妍瞪大了眼睛,喉嚨里發出痛苦的嗚嗚聲,掙紮著想要坐起身來,蘇湘看了看她的脖子,微微彎下腰,門口的保鏢一看到她的舉動,馬上走了進來警告道:"小姐,請你別亂動."

蘇湘的手上拿著常妍摘下的氧氣罩,戴回了她的口鼻上,她回頭冷冷看了那保鏢一眼,保鏢站在原地沒動,沒有再前進也沒退回門口.

蘇湘轉過頭,對著常妍道:"我以前做公益的時候,遇到很多想要自殺的殘疾人.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殘疾的身體很沒有用,讓自己沒有尊嚴,也拖累了家人."

"但是,他們告訴我說,原來死也是一個可怕的過程,死過一次沒死成,就不想死了.他們想要好好活著,等待希望……"

常妍防備的瞪著她,急促的呼吸很快便讓呼吸罩蒙上了一層水汽.

蘇湘看了她一眼,往後退了兩步,拎起一旁備著的椅子坐下,她淡淡的看著常妍,繼續說道:"當初你有勇氣害人,有勇氣殺人也有勇氣自殺……你在常家那麼多人的呵護下長大,你可以天真,但別用天真害人."

"給你戴上氧氣罩,是不想一會兒你聽到我說的,你這一口氣提不上來,真把自己折騰死了.我不會憐惜你的命,也不覺得你的命比別人的珍貴,趁著你們常家的人還在路上,這會兒好好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

"記住,別再以為自己的愛很偉大,認為自己無辜,別人都要來遷就你的心情.我不姓常!"

蘇湘說完那些,便不再開口,不過一雙眼一直瞧著常妍.

這是她跟常妍以及卓雅夫人的恩怨,所以,她必須當著她們本人的面,把這件事解決了,而不是因為常妍受著重傷而直接去跟常家的那些人談判.

常家人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醫院.

楊燕青因為常妍的事受到影響,緊急住了婦產醫院保胎,又加上剛開年需要忙著公司的事,常家人也是忙的焦頭爛額,等常妍傷勢穩定下來這邊就交給保鏢全天守著,常夫人剛探視完女兒回去,又急匆匆的趕過來,氣都還沒喘勻.

蘇湘站起身來,漠漠的看他們一眼,對方也沒什麼好臉色對著她,常守上來就怒道:"我妹妹變成這個樣子,你還想怎麼樣?"

蘇湘瞥了眼常妍,回頭看了那些人一眼,靜默著沒出聲.

不過,她不出聲不是怕了他們,而是她在等一個人,不想浪費唇舌罷了.

又過了幾分鍾,卓雅夫人也出現了.見到蘇湘,她的面色更加陰郁,連看她一眼都覺得眼睛疼似的側過頭,對著床頭櫃硬聲硬氣的道:"你又想怎麼樣?"

蘇湘瞧了她一眼,猜此時卓雅夫人心里肯定想掐死她的心都有,可她如今捏著她的把柄,她又拿她沒有辦法.

蘇湘的目光在常妍跟卓雅夫人之間來回一掃,開門見山道:"我跟常妍,跟你卓雅夫人的恩怨拖了三年,我希望今天就來個了結."

她頓了一下,微微抬起下巴,直視著前方道:"我要你們公開道歉,用常氏,傅氏的官方賬號,以你們的個人名義道歉,我的視頻在網上前前後後傳了多少天,你們的道歉就掛多少天,至于這道歉內容怎麼寫,必須要我滿意."

"還有,所有關于這件事的視頻,圖片,不管是個人微博,還是營銷號文章,必須一條不留,不留一絲痕跡."

一聽這內容,便有人迫不及待的跳起來了,卓雅夫人指著蘇湘,"什麼,你--"

蘇湘不想聽她什麼指責,沒讓她打斷便繼續說了下去:"另外,由于我的個人名譽受損,而導致我的工作室,以及殘聯名下的慈善機構受到的損失,你們要做出賠償.我已經找評估師估算過,這些你們可以看一下."

她從包里掏出兩份評估書直接遞給了常家人,以及卓雅夫人."我工作室的賠償,請你們打入我的工作室賬號就好,至于慈善機構的,則以對我道歉的方式,以捐款的名義打入進去."

說完,她便停下來不再開口,淡漠的眼依然直視著前方,臉上是沒有絲毫商量的表情.

那份評估書,沒有人看一眼,畢竟錢,對于這兩家人來說,都只是小事.

常老先生眉眼深沉,胸口很用力的起伏了下.他這個年紀的人,見過了太多大風大浪,按說沒有什麼能夠讓他有這麼大的情緒反應,除了自己女兒做下的事,還有今日,蘇湘提出的這個要求.

"蘇小姐,你可知,用常氏的官方賬號對你公開道歉,對常氏有什麼樣的影響?"

一家不管不是在國內還是全球都排的上號的大集團大企業,對一個小人物公開道歉,會引來多少側目,又有多少人議論紛紛?

雖然是以常妍的名義道歉,但是誰都知道常妍是常家的人,代表的就是常家,區別並不大.

對于卓雅夫人,也是一樣的道理.

卓雅夫人這輩子都是以傅家傅氏的利益為重,又怎麼能接受這樣的要求,馬上氣怒叫道:"蘇湘!"

常妍聽完蘇湘的那些話後,果然呼吸更加的急促了起來,呼吸罩上的水汽蒙了一層又一層,她的一雙美眸睜紅了,憤怒的瞪著蘇湘,掙紮著要下地來,手臂上插著的點滴管子啪啪的敲著杆子.

顯然,她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而連累到了常氏.

常夫人忙上去摁住她,回頭對著蘇湘語氣沉沉道:"蘇小姐,你要追究可以,但也別太過分了!"

蘇湘偏頭看向了常妍,淡漠道:"怎麼,你急了?氣了?你自己做那些事的時候,怎麼沒想到有這麼一天呢?"

她收回目光看向常老先生,說道:"常老先生,當初,因為貴千金犯下的錯,對我以及我個人工作室造成的惡劣影響,你們應該也清楚吧?"

提出這個要求,是要恢複她個人名譽的同時,也是要讓他們也去經曆一下那種煎熬過程,況且比起她的視頻影響,一個道歉,已經算是輕的了.

蘇湘道:"比起常大小姐入獄這件事,我覺得道歉的方式,已經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讓步了.若是你們不能接受,我也可以選擇去警局."

"但如果是我的話,我就會答應下來."她淡淡的瞥了一眼常妍,冷笑了下道,"因為如果報警的話,一旦被媒體聞到一絲風吹草動,她所做下的丑事,便會原原本的被還原出來,不……還會有人添油加醋,看圖說話."

就像她那樣,被人意Y淫出無數個版本,臭名遠播.

"這樣一筆賬算下來,怎麼都是劃算的了,不是嗎?"

"常小姐只是因為求愛不成而在上流社會丟了面子,但是這種事一旦傳揚出去,而且還有案底,這輩子要想找個好男人嫁了,別人也要想一想,敢不敢娶了."

所有人都鐵青著臉瞪著蘇湘,恨不得把她撕了.

常守咬牙切齒的道:"蘇湘,你還是做個啞巴比較好!"

蘇湘輕輕的笑了下道:"常先生,就算我是啞巴,也有要求公道的權利."她的面容沉了下來,嚴肅而認真的看向了常妍,"若非念在你曾經照顧過傅贏的份上,我不會讓你安穩的等到今天.恐怕你住著的不是這舒適的VIP病房,而是警方安排的特殊病房了."

這些個要求,是她反複思量才做下的決定.

不管當初常妍是安著什麼心留在傅贏身邊,她照顧過傅贏,對他用心過,對他真心過,她不能完全抹滅.

她記得傅贏生病的時候,是常妍守著她,也記得她不在的這些年,常妍給了他溫暖.

傅贏把她當朋友,她不想把這一切都看成是一場利用.對孩子來說,她希望給他留下些好的一面,別讓他的世界充滿了詭計跟邪惡.

"至于你……"蘇湘回過頭來,面對著鐵青臉色的卓雅夫人,"夫人,你是傅贏的奶奶,我必須要給你留下遮羞布.不要讓孩子把你看成童話里的老巫婆."

好事不出門惡事行千里,她不想傅贏也為此事付出代價,要他去面對他們上一代的這些丑聞.

說到底,一旦她報警指控常妍,就是拔出蘿蔔帶出泥,雖然卓雅夫人及時止住不會受到什麼大的責罰,但是這丑聞也會被人挖出來.

"你--"卓雅夫人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紅,差點氣暈了過去,牙齒都快咬碎了.

老巫婆?

在傅寒川的眼睛里,她狠辣惡毒,在這個女人眼里,她是老巫婆?

可她這個時候,找不到任何的詞語,任何一句話可以說出來.

蘇湘道:"我的話都說完了,這件事的解決方法,我只接受我提出來的,不會再有別的妥協.你們有一天的時間考慮,若不能,我會帶著另一個方式再來尋你們.但到那個時候,恐怕就是帶著警方一起來了."

說完那些,她便沒有再停留,轉身走了出去.

道歉,讓這些自以為高人一等的人,低下她們高貴的頭顱道歉,比砍了她們的腦袋還痛苦,更何況是在公眾面前.

這個懲罰,足夠讓她們日日錐心,更何況還拉上了公司做墊背,那些受到影響的人,對她們的怨憤不會輕的.

蘇湘走出房門口,腳步一頓,深深的吸了口氣.不遠處,封輕揚側坐在椅子上,看到蘇湘走過來,她看了眼時間道:"比我預計的時間要短很多."還以為要跟那些大人物再較量上很久的時間呢.

蘇湘道:"我只是喜歡速戰速決的方式."

有些人有些事可以慢慢磨,可對那些有權有勢的人,只能靠閃電戰結束.一旦給了他們空間時間,等他們回過神來,那些已經存在的證據都能夠被抹滅.

況且,新的一年了,她的工作室必須要盡快有起色,不然對那些信任她的人,她沒有辦法交代.

兩大集團公司的公開道歉,這熱度趕得上當初她失利了的舞蹈大賽所造成的損失了吧?

封輕揚點了下頭道:"好,我也爭取盡快,不過蘇小姐,這樣就要麻煩你等上一等了."

蘇湘張了下嘴唇,封輕揚擺了擺手已經往前走去,聲音落下來道:"蘇小姐,今天我們不談,以後也會談的……"

蘇湘瞧了她一眼,只得搖了搖頭,走到自動販賣機那邊買了一杯熱茶坐下來.

另一邊,封輕揚走到了病房門口,正好卓雅夫人青著臉走出來,兩人交肩而過,卓雅夫人腳步都沒停留一下,噠噠的高跟鞋聲音踩得跟機關槍似的,恨不得把地面給踩碎了,看得出來,她已經是氣怒到了極點.

封輕揚微揚了下眉毛,再看病房里面那些人的臉色時也沒有好到哪里去.

不知道蘇湘到底說了些什麼,能把這些人弄得一臉咬牙切齒又莫可奈何的樣子.

"你來干什麼?"當有人注意到封輕揚的時候,常夫人一臉氣怒,同時也下了逐客令,"出去!"

她可沒有忘記,他們去傅家老宅的時候,這個女人也在,而且是怎麼幫著卓雅夫人,讓他們顏面無光的.

常奕沉沉的道:"封小姐,你來又是做什麼?"

封揚輕漫步進來,視線盯著常妍,看到她的眼睛躲閃著不敢看她,她勾唇譏諷的笑了下,摸了摸臉頰道:"常小姐,干嘛不敢看我,我這臉又沒花,更沒被硫酸腐蝕,沒這麼可怕吧?"

常妍嗚嗚的搖了搖頭,身體往常夫人身邊偎過去.常奕擰著眉問道:"封小姐,你在說什麼?"

封輕揚諷刺的哼了一聲,冷冷道:"常小姐如今身受重傷,想必也不能開口說話了.不過,常小姐應該是沒有來得及接到那個機車男的電話吧?"

那天機車男對她潑酸,結果出了車禍撞斷了脖子昏迷不醒,等他醒了,常妍自殺自己也住進了醫院.

封輕揚轉頭對著常家人說道:"常小姐雇凶對我潑酸,想毀了我這張臉呢."

"什麼?"

有前面常妍設計陷害蘇湘的事,此時再聽到這件事,常家人已經沒有再那麼篤定常妍無辜了,只是依然不能夠接受.常守怒道:"你這個女人,又在胡言亂語什麼,不會又是傅寒川找你來的吧?"

這女人,已經羞辱過了常妍,到現在還敢來落井下石!

封輕揚抱著手臂,下巴往常妍那邊抬了下,冷聲道:"有沒有做過,問她就是了."

"健身館門口的監控,我截取下來了,你可別說沒有,那機車男還在醫院躺著呢."

常家人頓時一副憋氣樣子看向了常妍,常老先生似是再也無法忍受,暴喝了一聲:"常妍,你到底都做了些什麼!"

一事未平,一事又起,這真的是他教養出來的好女兒嗎!

封輕揚掏了掏耳朵,淡聲道:"常老先生,要教訓女兒還是等我離開了吧,我的時間寶貴.此番前來,也只是來討要個公道."

"公道?"常守輕嗤了一聲,"封小姐,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底細嗎?爹不疼娘不愛的,你們封家會為了你得罪了我們常家嗎?嗯?"

上篇:233 不知道,冷戰了     下篇:235 識大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