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36 女人不論何時都要有自己的錢  
   
236 女人不論何時都要有自己的錢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看向封輕揚的眼神認真了一些,說道:"那封小姐--"

火鍋咕嘟咕嘟的開始沸騰起來,白湯翻滾,煙氣蒸騰.

封輕揚苦笑了下,隨即拎起筷子在火鍋中撈起幾根菜沾了醬吃下,擱下筷子,她搓了搓手指,開口道:"女人不論何時都要有自己的錢."

"我,封輕揚,想要賺自己的錢."

話音落下,蘇湘直盯著對面的女人.蒸騰起來的霧氣將她的臉龐遮得模糊,但是她那一雙黑亮的眼睛卻分外有光堅定.

蘇湘對封輕揚這個人並不了解,但聽聞過一些封家重男輕女的說法.身在豪門之中,不受重視的女孩最後的路途只有一條,那就是成為家族的棋子,聯姻的工具.

她自己何嘗不也曾經是這昂貴棋子中的一顆?

只是這位封小姐,看起來怎麼也不像是那種隨意受人擺布的女人,不然,她也不會貿然答應傅寒川的要求.

一想到此,蘇湘眼眸微微一轉,拿起筷子挑了一個墨魚丸子吃了,再喝了一口水,慢條斯理道:"封小姐,你答應給傅寒川幫忙,不會只是友情幫忙的吧?"

跟傅寒川假扮情侶,既然是假扮就會分手,傅寒川的那本豔麗賬單上只不過又多了一員,但對女方來說,傷的是面子是名聲,這可不是一般的人情債,更何況還是帶著危險的.

而以蘇湘對傅寒川的了解,若不是傅氏搶了祁家的項目,跟封氏有了合作,他們二人的交情應該是談不上什麼深厚的.

那既然只有公事合作的交情,又怎麼會答應幫這麼大忙?

封輕揚眸光一閃,她以為自己那句話,會讓蘇湘產生共鳴效應,她便能答應下來了,沒想到她這麼敏銳,居然還能猜到她跟傅寒川的合作.

她彎唇一笑說道:"沒錯,我答應他幫忙,是因為我們還有一個大合作."

原本在她的計劃中,她以為老年樂園的項目會很順利的進行,但那兩兄弟實在是鼠目寸光,要完全通過恐怕沒那麼容易.

這個項目,她的目的在于讓封家看到她,不再是給那兩個兄弟擦屁股打下手,再不濟,她也打算用這個項目從封家半脫離出去,只是現在,她算是徹底看明白了,這是不可能的事.

就算這項目通過了,執行起來了,也不過是給哥哥弟弟,給那些封家的男人們做踏腳石.

所以,她才另有打算.

蘇湘的工作室已經運營了起來,若不是遇上常妍那些人在背後搗鬼,她的工作室還能更精彩一些.不過這也不要緊了,等這些烏七八糟的事情一結束,她的工作室就又能起來了.

而她手上有錢,投資下去等于是半道上坐了順風車,這麼劃算的投資,她當然要想辦法加入進去.

當然,她身在封家,一舉一動有人看著,無論是封氏的分紅還是別的,只要是跟封家有關的錢款,她便不能做出這麼大的動作.所以,常家的那三千萬,才讓她把這個主意得以實行起來.

她沒有告訴過封家任何人,她差點被常妍暗害,更不會提起那三千萬,這筆隱秘資金進入蘇湘的工作室,以後就是她的個人資本.

封輕揚夾著一片蘑菇,刷著花生醬道:"蘇小姐,你該不會因為我跟傅寒川另有合作,就吃醋不願意了吧?"

蘇湘看了她一眼,笑說道:"封小姐何必給我下套.傅寒川跟你合作,是他答應,而你又願意的事情,與我有什麼關系?至于我的工作室,掌控在我的手里,要說能不能答應,我也只會考慮會不會為我的工作室帶來好處."

"另外,封小姐既然已經與傅寒川達成了新的合作,想必這個合作項目也不會是個小項目,封小姐還來投資我這個小工作室,胃口是不是太大了?"

封輕揚笑笑說道:"沒有人會嫌錢多的吧?"

蘇湘了然,幾乎所有人都在追求利益最大化,就連普通小老百姓都在賣房做投資,商人的女兒,更是如此.

"不過……"蘇湘頓了下,"封小姐,我很好奇,如今那麼的多的公司在吸引投資,什麼天使輪,A輪B輪,這其中不乏發展前景遠闊的,你怎麼會看上我這樣一個小工作室?"

"你說你做過調查,那應該知道我這個工作室,這其中有很多是殘疾人,野心也沒那些公司大.你投資我,不怕吃虧嗎?"

封輕揚道:"我當怕吃虧.不過與其說我看中你的工作室,我不怕直說,我看中的是你,蘇小姐本人."

"你的工作室有殘聯的背景,在政策上會得到優惠,又能得到當地政f府的扶持,所以至少在這一塊內容上的風險就很低."

"蘇小姐在這起這方面的事業時,也許你有考慮到自己的經曆原因,但我看到的是蘇小姐,你是個很有想法的人.有創意,又有人脈,路子走得又穩,還有干勁跟韌勁,這些要素集合起來,所以我才想要加入進來."

封輕揚說完那些,心中又暗忖說:其實你的那些想法,不是現在看到,而是早就有人提過了.而且老年樂園的創意就出自于你.有這麼個現成的,又知根知底的,干嘛要去找那些二流子拿著項目書聽他們吹牛皮.

她看中的不只是蘇湘的那些想法,那筆投資資金也是因她而來.這麼說起來,蘇湘還是她的福星.當然這些,她是絕對不能夠說的.

蘇湘不緊不慢的挑著菜,淡淡笑著說道:"封小姐這麼捧我,我可不敢當,工作室也不會像你說的那麼順利."

封輕揚料想她不會這麼快就答應下來,于是又道:"蘇小姐,剛才你只問我,為什麼要投資你的工作室,可是你怎麼不問問,我打算投資多少?"

既然吹捧不動心,那金錢攻勢,這小心髒總該動一下的吧?

蘇湘抬眸,配合著問道:"多少?"

封輕揚比了下手指:"三千萬.據我了解,蘇小姐正在嘗試轉做國外市場,研發經費應該很緊張吧?蘇小姐如果願意點頭的話,這場及時雨下得恰到好處."

蘇湘眼眸微微一閃,說道:"確實是個很誘人的數字,以我工作室目前的狀況來看,這筆投資很及時.只是……"她笑了笑,"封小姐,我的工作室以後即便做大了,也不會走上市的路子.我也不怕告訴你,想要給我做投資的,你不是第一個."

封輕揚看著她:"這麼說,蘇小姐是不願意答應咯?"

蘇湘歉意一笑道:"封小姐,很抱歉."

這下,封輕揚詫異了:"為什麼?"怎麼會有人把錢往外推呢?

蘇湘笑了笑沒再回答.

雖然她也是名門出身,可又跟她們有著不一樣的經曆.她想要賺錢,但又不全為了賺錢.

她知道一但開了這個口子,以後還會有別的投資人加入進來.話語權被分釋,那些人的初衷不會跟她一樣的,局勢一但不可控,那些依靠著她的殘疾人怎麼辦?

蘇湘把話題岔了開來:"封小姐,你有錢,又是個獨立自主的女性,何不自己單獨做呢?"

封輕揚淡淡一笑,意有所指的道:"蘇小姐,試問你在蘇家的時候,可也曾掙紮過?"

蘇湘一怔,默默的看她.在蘇家的時候,她還是個連大門都不被允許隨意跨出的人,跟她又怎麼一樣.

封輕揚彎唇一笑道:"我不知道蘇小姐那時候是如何,不過,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她確實可以自己單獨開公司,可一旦被封家發現了,這公司最後的命運,還不是變成封氏旗下的子公司?

這次的談話,算是這麼涼了,分別的時候,封輕揚道:"蘇小姐,我說的,你不妨再考慮一下,我隨時等你的答複."

……

另一邊,卓雅夫人回到了傅家老宅以後,只坐在沙發上揉著額頭愁眉不展.

道歉,要她給那個女人道歉,這口氣她怎麼咽的下?

夏姐端來了紅豆湯勸說道:"夫人,先吃點東西吧,你午飯都沒吃."

卓雅夫人看到那碗紅豆湯就一把扔了出去.嘩啦一聲,碗落地碎裂開來,碎片彈了一尺來高,一地的狼藉.

夏姐嚇了一跳惴惴的看了她一眼,老何對她擺了擺手:"去收拾了吧."

夏姐連忙收拾去了,這時候,傅正南從樓梯上下來沉聲說道:"誰又惹你了,拿下人出氣."

卓雅夫人看了他一眼,諷刺道:"你在家?呵,這可真是稀奇了."

傅正南多忙啊,不是商會那邊就是公司里頭,再不然,還有外面那個妖女那里,這傅家老宅,只有她一個人守著還吊著一口氣的老爺子,幾乎成她一個人的空巢了.

傅正南走下最後一級樓梯,繞過那一灘碎碗堆走過來說道:"這是我家,還用得著你允許?"

他在沙發上坐下,看了守在一邊的老何一眼說道:"你先下去吧."

老何答應著退開了,傅正南伸手打開一只銀色錫罐,用竹勺挖了些茶葉出來放在茶壺中,倒了開水,煙霧嫋嫋中,他看了一眼卓雅夫人,不緊不慢的收拾善後,然後拎起茶壺倒了杯茶,這才問道:"聽下人說,你出去了,這是從哪兒回來?"

卓雅夫人冷冷看他一眼,譏笑道:"如果我說,我從別的小白臉那兒回來,你會怎麼樣?"

傅正南連眉頭都沒皺一下,慢慢吹涼著茶水說道:"卓雅夫人不會做出這種事的."

從認識她的第一天起,傅正南就知道,這個女人是想要當武則天的.卓雅夫人這個名號,她愛惜的緊,又怎麼會舍得讓這個名號沾上一絲汙點?

卓雅夫人瞥了他一眼,捏了著手指咬牙,氣息都不穩了.可這個時候,她不想跟他吵架互諷,還真有那麼一個汙點,正與她迎面而來.

她沉了口氣說道:"她,要求我公開道歉,用傅氏的官方賬號."

傅正南的手里的茶杯晃了下,轉頭看向她:"什麼?"他將茶杯慢慢的放在茶幾上,氣息更加沉了下去.

卓雅夫人端坐在沙發上,沒有一絲動靜,只握緊了手指挺著背目視前方.

傅正南像是不敢相信,再次說了一遍道:"你說她,要你公開道歉?"

他鼻子里哼了一聲,像是完全不屑,又冷聲問道:"如果不道歉,又如何?"

"報警處理."

傅正南精銳的眼眸微眯了下,腦子里很快就計較了一番.不論道歉與否,那個女人都占了上風,區別就在鬧出的程度大小了.

但用傅氏的官方賬號,這是萬萬不可的.這影響的可是整個傅氏!

傅正南道:"不可."

卓雅夫人不可思議的看向他怒道:"傅正南,難道你希望我被警方帶走被調查?"

傅正南端起茶杯,淡漠道:"傅氏不能被動搖."他皺起了眉,語氣更冷了一些,"卓雅,在你考慮做那件事的時候,就沒想過今天嗎?"

卓雅夫人眼睛一睜,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心里的湧動更加激烈.

她道:"傅正南,說到底,你還是在計較我設計了你的那個野種,是不是!你對我這麼冷漠無情,說到底,你還是咽不下這口氣,是不是!"

傅正南端著茶杯沒再說什麼,讓她一個人在那里心潮澎湃.

卓雅夫人看他平靜的表情,心里更是氣怒難當,他不回答,便是默認了?

忽的她想到了什麼,冷笑了一聲接著道:"你跟那個女人,其實都在等著這一天吧?等著看我的這一天?"

"以前我怎麼對付蘇湘,你想也用在我的身上?"

在陸薇琪陷害那個啞巴,制造輿論時,她逼著蘇湘跟傅寒川離了婚,現在,他是不是也想這樣,在事情沒有牽扯到傅氏以前,也讓她離開傅家?

"傅正南!"卓雅夫人嚯的站了起來,心痛難忍的看著他,只覺自己的一顆心寒徹無比.她為這個家做了這麼多,為了那個女人,他就要一腳踢開她?

"傅正南,我告訴你,你想都不要想!"她深深的吸了口氣,"就算是離婚,全世界也都知道,我是卓雅夫人!"

傅正南蹙著眉開口道:"卓雅,你是有被害妄想症吧?"

卓雅夫人冷笑著道:"我跟你一起生活了幾十年了,你在想什麼,以為我不知道嗎?"

"傅正南,我跟那個啞巴可不一樣,我在傅氏是有股份的!董事會有我的一席之地,離婚,你傅家的一半也都會屬于我.你以為離婚了,你討得了好嗎?你舍得嗎?"

說完,她譏笑一聲拂袖而去.她把背脊挺得筆直,走上樓的時候,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時候也是沉穩有力,沒有一絲慌亂.可沒有人知道,她扶著那扶手的時候,手指有多麼用力,她眼底的傷痛有多深.

走了半生,只有她一個人……

最後一級台階,她停了下來再深深的吸了口氣,垂下眼皮從扶手的鏤空雕花中看了客廳坐著的男人一眼,她唇角勾笑起來,眼淚落地,笑容也毫無溫度.

不管怎麼樣,她都是卓雅夫人,是這傅家的女主人,誰也別想從她這里奪了去!

……

"夫人,這……你真的要這麼做?"宣發部門的工作人員聽到卓雅夫人的這個要求時,眼睛瞪直了,差點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蘇湘,是前任傅太太,那個蘇湘嗎?

卓雅夫人冷聲道:"怎麼,我使喚不動你,是嗎?"

"不,當然不是."工作人員連忙搖頭,可又一臉的難色,這則消息發出來……她哪里敢啊……

她道:"夫人,這件事,傅先生知道嗎?"

卓雅夫人看了眼那段文稿,臉色跟撲克牌似的沒有一點表情.傅正南令她痛心,傅寒川令她失望,偌大傅家,沒有可以一起商量的人,沒有什麼同舟共濟……她發這個聲明,又有什麼可說的?

她冷聲道:"發."話音斬釘截鐵,不帶一絲猶豫.

看著工作人員登陸上傅氏的官方賬號,並且看著發送出去時,她才轉身離開.

沒過幾秒鍾,只要關注了傅氏官方賬號的人都看到了這一則聲明:因本人之過,令蘇湘女士被人陷害,遭受巨大損失,本人在此表示誠懇道歉.在此也特別澄清,之前種種關于蘇湘女士的負面新聞,皆是謠傳,請勿相信.

落款是卓雅二字,還蓋上了私人印章.

整個傅氏大樓的工作人員都驚愕了,卓雅夫人跟前傅太太道歉,而且還這麼突然,這是什麼鬼?

總裁辦公室,喬深連門都忘了敲,直接推門進去:"傅總……"

傅寒川正在開一個遠程視頻會議,突然被打斷時眉頭皺了下,喬深自覺失誤,連忙垂手站在一邊.

傅寒川對著視頻道:"晚點再說."隨後,他關了頁面看向喬深道:"什麼事這麼匆忙?"

喬深馬上道:"傅總,卓雅夫人剛剛用公司微博賬號發了一份公告聲明."他竭力的讓自己的語氣平穩,同時把手機拿給傅寒川看.

這可是卓雅夫人啊,且不說她的地位,就她跟傅太太在那斗得跟烏雞眼兒似的,她肯低頭道歉?

傅寒川看著這則新聞,眉頭皺緊了,眼底的詫異一閃而過.

他馬上放下手機,直接上網搜了常氏的官方微博,那邊還沒什麼動靜.不過,應該也快了.

傅寒川沒有想到,蘇湘會采用這種方式,更不知道她還有別的什麼後招.在這件事上,他沒有資格也沒有立場去決定她怎麼做,所以,即便知道她去醫院找過了常妍,他也沒有打聽她說了什麼.

不過從這份道歉聲明上看來,她是不會報警處理了.

他的心里松了口氣的同時,又多了一份愧疚,手指也跟著一起握緊了.

她始終還是顧念著傅贏,放過了卓雅夫人……

因門沒關緊,走廊上響起了腳步聲,一會兒就有人推門進來,小嘉一臉急色的道:"傅總,宣發部門那邊吵起來了."

傅寒川眉心本就皺著,此時不用猜也知道是為什麼,不過口頭上還是要問一句:"吵什麼?"

"顧董他們要求馬上把,把卓雅夫人的那則聲明撤了,但是宣發部門的人說,卓雅夫人要求他們在上面掛著不許撤,他們不敢,這便僵持起來了."

傅寒川站起來:"知道了."說話的同時,人已經走出辦公桌的范圍,往宣發部門走去.

電梯在十二樓停了下,還沒到部門就看到大廳內的那些職員往宣發部的方向張望,隱約聽到有人在大聲斥責.

傅寒川不怒自威,此時又是帶著雷霆之勢而來,看到他的人馬上自覺縮起了脖子面對屏幕,只是耳朵還伸長著,聽著每一分動靜.

這可真是奇了怪了,卓雅夫人怎麼會突然發這種聲明出來,而且還是對前任傅太太,另外,這聲明的意思,是不是說前傅太太的那些事兒,跟卓雅夫人有關?

官微上發出這種聲明,難怪那些董事們一個個氣得蹦起來了.

傅寒川走到宣發部,那位顧姓董事見到他,馬上調轉方向對著傅寒川道:"傅寒川,你來得正好.卓雅夫人發這種聲明她是什麼意思!這可是我們傅氏的賬號,她不知道會造成什麼影響嗎!我要求把這聲明撤下!"

這位顧姓董事可以說看著傅寒川長大,以前看在他是傅氏總裁的份上還叫一聲傅總,私下叫一聲大侄子或者寒川,可現在正在氣頭上,這就顧不得他直呼其名了.

可這種態度,若是在私下無人時還好,如今眾目睽睽之下,分明是打臉,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傅寒川面色冷峻,眼眸又黑又冷,低沉的聲音更帶著迫人壓勢,他道:"顧總,難道你沒看出來,這只是卓雅夫人的個人聲明,有提到傅氏一個字嗎?"

那顧董事被一堵,正要反駁過去時,另一位董事開口道:"傅總,你可不能因為卓雅夫人是你母親就偏幫不講道理了.誰不知道卓雅夫人是我們傅氏的夫人?你又見過哪位夫人隨便對外開口,而且還用官方號來說?這不等于--"

"方董的意思是說,這就等于卓雅夫人借用傅氏的嘴,說了那些話."傅寒川掐斷他的話,自己開口接了下去.

上篇:235 識大體     下篇:237 就當是花錢消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