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37 就當是花錢消災了  
   
237 就當是花錢消災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那位董事張了張嘴巴,意思是這個意思,可聽起來怎麼就這麼不對呢?

"傅寒川,你就別在這里玩文字游戲了."顧董緩過神來了,拉長著臉,他道,"不管卓雅夫人做過什麼事,可這是她的事情,憑什麼用傅氏的賬號去跟她人道歉?"

他的臉色陰沉下來,語氣也更重了些,不滿道:"傅寒川,傅氏不是你們一家的,用著公家的賬號做著私人事情,這恐怕很不合適吧?"

他轉頭,在身後那些董事們之間看了一圈,又低沉說道:"我們這里,可沒有一個人這麼做的."

這時,另一個聲音也說道:"傅寒川,以前你私自做決定,不經過我們董事會也就算了,怎麼,如今連卓雅夫人也走你那一套,看起來是不需要我們這些董事了,是嗎?"

這些董事們,對傅寒川以前不經過董事會就下決定的做法早有不滿,此時又出來卓雅夫人私用賬號一事,頓時雙方頗有劍拔弩張的態勢.

四周都沉默著,各方董事施壓,即便傅寒川執掌著整個傅氏,此時也感覺到沉重壓力.喬深大氣都不敢出,謹慎的看著每一個人的神情,這件事尤其不比從前,這純粹是卓雅夫人的個人私怨,不帶任何好處,對這些只想賺錢的董事們來說,當然是極度不滿的.

喬深在傅寒川身側小聲建議道:"傅總,不然,這則聲明先暫且撤下?"

這已經引起了董事會的公憤,而卓雅夫人在出了這則聲明後人就不見了,大傅先生此時還在商會,也不知他什麼態度?不過眼下在他看來,還是撤了為好.

傅寒川眼眸微微一動,臉上表情未有任何變化,薄唇開合道:"既然這則聲明掛出來了,撤下來又有何意義?難不成一會兒還需要請卓雅夫人再做個澄清說是誤發?"

"再者,既然是道歉,就該有道歉的樣子.也符合我們傅氏大企業的風范,有所擔當.我不認為,這件事中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傅寒川淡淡的掃了一眼工作人員,說道:"現在公眾對這則新聞的關注度如何?"

那工作人員立即道:"已經在商業類新聞中排第一了."

傅寒川眸色淡淡,看向那些董事們說道:"這件事並非我們傅氏的產品出現問題而引起的關注,占了個第一也沒什麼大不了吧?"

他這麼一說,那些董事想要發作又找不到什麼理由,一股氣憋在了肚子里,傅寒川又是淡淡一瞥,開口道:"宣發部這里已經被議論了一個早上,各位董事們,難不成還要繼續在這里鬧下去?"

"哼!"那脾氣最為火爆的顧董重重的哼了一聲,對著傅寒川說道:"傅寒川,今天才只是剛開始,你最好希望這件事不會給公司帶來任何影響!"

說罷,他便氣哼哼的走了.他一先走,其他的幾位董事也拉長著臉走了出去.最後走出來的是幾位傅家的本家,幾位堂叔伯輩的人,剛才這些人都一言不發,此時其中一個走上來,拍了拍傅寒川的肩膀,語氣沉重的道:"寒川,你這次有點勉強了啊……"

他搖了搖頭,經過傅寒川的身側往前走去,其他的幾個經過傅寒川身邊時,也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搖頭,看得出來,這些人對于此次事件也是很不滿意的.

傅寒川的唇線抿緊不發一言,但喬深可以感覺得到,此時老板的心情十分惡劣.

這次事件,純靠傅寒川強撐著挺了過去,卻是為了一則道歉聲明,換個角度想,若是別的人也做了這事,只怕傅寒川自己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喬深瞧了瞧自家老板,心中暗忖:這次事件,對傅氏一點影響都沒有是不可能的,無非兩種結果.一種是,開年就上了榜單第一,露了個臉,第一季度也許就開門紅了.另一種可能,有心人利用此次事件趁機抹黑傅氏,加上如今跟常氏的關系那麼緊張,那麼傅氏的業績就面臨大面積下滑.

不過,按照老板的脾性,定是要防止出現後者的局面的,也就是說,未來這段時間不能有半點松懈,也就是說,又要加班加點,還有各種出差到處飛了……

喬深跟在傅寒川的身後,默默的抹了一把額頭,沉沉的歎了口氣,卓雅夫人啊,早知當初……

傅寒川聽著身後的歎氣,腳步一頓回頭看了一眼,喬深馬上調整表情,擠出笑來:"傅總,什麼事?"

傅寒川冷冷瞥他說道:"馬上去盯住傅氏所有的對手,一旦發現有人在這件事上做文章,馬上介入進去."他頓了下,眸光一閃,"必要時,放出對手黑料."

這件事,大家心里都有數,卓雅夫人既然公開道歉,必然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為防止有人要深挖下去,就要做好"防火牆".

喬深點頭答應著去了,傅寒川的手指握在門把上,剛握上時,他的眉心微微一蹙,推開門就見裴羨站在他的書架前,手指貼在一本書上.

隨著門板的推開,更多的視野落入眼中,就見莫非同跟封輕揚也大大咧咧的坐在里面.

裴羨收回手指抄在口袋里,慢慢往沙發那邊走說道:"這麼大事,我還以為你要處理很久才能回來呢……"他都准備拿本書打發時間了.

傅寒川信步走進去,淡漠道:"聞著聲就跑過來了?"

裴羨對他勾唇一笑,說道:"這麼大的事,能坐得住嗎?"

他們幾個這麼好的交情才有資格第一時間跑過來在這等著,別的那些也在想方設法的想探聽點八卦吧?

高貴不凡的卓雅夫人,對一個啞巴公開道歉,更重要的是,這還是她從前從不允許出現在公眾場合的啞巴媳婦,這簡直堪稱年度新聞了!

因為太勁爆,太出乎意料,所以這些人看到那則聲明時,屁股都沒坐得住就跑來了.

莫非同瞧見傅寒川,板著一張棱角分明的臉皺了皺眉頭,他原本是先去找蘇湘的,但是裴羨先過來找了他,硬是把他拖過來了.

裴羨走回沙發前坐下,翹著腿拿起茶幾上的咖啡抿了一口,別的不說,這傅氏的秘書沖泡的咖啡,有咖啡館的水准,不愧是傅寒川這種刁鑽口味的人調J教出來的.

他道:"蘇湘的這個決定,你事先知情嗎?"

傅寒川往辦公桌那邊走去,往皮椅上一坐,電腦屏幕擋住了他的臉,完全看不到他是什麼表情,就聽兩個沒有任何聲音起伏的字響起來:"沒有."

裴羨跟莫非同互相看了眼,莫非同眉頭微蹙了下,倒是沒有什麼不滿的表情了.

裴羨淡淡的笑了下,蘇湘的這個決定把所有人嚇得不輕,這家伙肯定以為傅寒川又對她說了什麼,才讓她放棄了報警追責.

裴羨道:"其實也不難理解.蘇湘……她這是給傅贏留面子.不過卓雅夫人這一道歉,感覺跟殺了她也差不多了."

越是處在高位上的人,越是不容易低頭.犯下的錯要承認,自打巴掌這種事做起來很不容易.就像有的人,明明法庭已經宣判了有罪,甯可當庭給錢賠款,但是那句道歉等十年都不會等得到.

但是蘇湘,她讓這件事反了過來,讓卓雅夫人對她道歉,堪稱奇跡.所以,聽說卓雅夫人這會兒已經在去機場的路上了,估計短時間內不會回到國內來.

莫非同聲音低沉的嘀咕了一句:"這也是便宜她了."

小啞巴那三年幾乎是抽筋剝皮一回,三年不敢回來,卻一句公開道歉就算完事了,可不是便宜了她嗎?

裴羨連忙往傅寒川那邊看了一眼,這家伙到現在還不願給人好臉色,他道:"你以為蘇湘傻嗎?"

正要接著往下說時,封輕揚這時候突然*進來,她晃了晃手機,翻過來對著那二人道:"常氏也公開道歉了."

……

作為北城商界的龍頭老大,幾乎所有人都盯著傅氏的一舉一動,常氏尤其如此.

常氏公司內.

看到傅氏官方賬號上發出來的聲明,常老先生皺緊了眉,常奕兩兄弟看著那些文字,又反複看了幾遍,常守有些不敢置信,指著那聲明道:"這……那卓雅夫人,這就道歉了?"

那老太婆高傲的很,居然這麼輕易就低頭認輸了?這麼說,那傅寒川沒攔著?他就不怕公司那些人鬧事嗎?

常老先生起身離開了辦公桌,雙手背在身後站在了落地窗前,看著遠方沉緩道:"把常妍的,也發出去吧……"

傅氏都能發出來了,那常氏,還有什麼不能的?

常奕沒做什麼停留,立即轉身走了出去,常守道:"父親,我們這邊發出去了,那,那公司的那些股東們……"

常老先生回頭看著他道:"傅寒川可以,怎麼,你沒這個本事?"他擺了擺手,"去把那三千萬也付了吧,我們常家,不缺這點錢."

就當是花錢消災了.

常守歎了口氣,到了這個時候,似乎也沒什麼可以再堅持的了.

……

傅氏,傅寒川的總裁辦內,眾人看了看常氏發出來的道歉聲明,常妍的那個道歉明顯的要比卓雅夫人的那則更為深刻,就只差把她做過的事一樁樁列出來了.

可以想象的到,常妍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裴羨晃了晃咖啡,輕呷了一口說道:"這下好了,傅氏可以減輕一些壓力了."他看向傅寒川咧唇一笑,"是不是?"

傅寒川從進來以後,就開始忙碌,他們說他們的,他做他的.

傅氏出現這種新聞,肯定有人聞風而動,卓雅夫人可以一走了之,但是傅寒川得給她收拾了這個爛攤子.現在常氏也出現了差不多的道歉新聞,分攤了壓力,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同舟共濟"了.

兩家已經"分手"的公司,到了這個時候還能有這樣微妙的關系,事世難料啊……

傅寒川沒有回應,裴羨挑了挑眉毛,他看向莫非同道:"蘇湘的這種做法,才是最大程度的爭取到自己所需要的."

封輕揚一揚眉:"哦?怎麼說?"

昨日在醫院,她遇到蘇湘,也是親眼看到那些人的臉色的,當時她還在猜想蘇湘說了些什麼,直到看到了那則聲明.她居然沒有要求報警處理,用法律來還自己公道?

裴羨道:"以常家的背景,就算常妍被帶走調查,就算她被判刑入獄關個幾年,你覺得她會是在牢里吃苦做苦工嗎?"

封輕揚眼眸微微一轉,權貴們的把戲……

裴羨繼續道:"與其常妍入獄,她成為常家的眼中釘被報複回來,倒不如抓住他們的把柄,讓他們時刻忌憚著她."

"所以說道歉跟賠償,更為實在."他停頓了下,下巴朝著封輕揚手里的手機抬了下,"不信,你再看一下她工作室的微博?"

封輕揚明白了什麼,唇角微微勾了起來說道:"不用看了."

兩大公司公開道歉,所有人的都會去看她那里看看,一個小小的工作室,是怎麼讓這些巨人們對她俯首的?

封輕揚的手指托著下巴,手指在臉頰上輕輕點動,她笑道:"這倒是像一盤棋,前半局被人圍困奄奄一息,後半局來了個大反攻,把人將死了."

她長吸了口氣,意有所指的道:"難怪,她不要我的投資了……"如今,她那工作室受到了眾多大佬們的關注,還愁沒錢嗎?

一直沒吭聲的傅寒川這時候突然出聲道:"什麼,你找她投資,什麼時候?"

封輕揚瞟他一眼道:"怎麼,這會兒肯開尊口了?"

傅寒川冷著眼瞧她,封輕揚撇了下嘴唇,興致低落了下來,她拿起半冷的咖啡喝了一口,手指在杯圈上打圈,把昨天跟蘇湘一起吃火鍋的事情說了遍.

不過,越是知道那蘇湘這般聰明仔細,她就更加不想放手了.

封輕揚微皺著眉,自己在肚皮里打著算盤,冷不丁的男人不悅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沉思.

傅寒川擰著眉道:"誰讓你找她去了."

封輕揚一怔,又好氣又好笑,她道:"傅寒川,你見不著人,也不能把氣撒我這里來吧?"

"怎麼,你怕我跟她成為了合伙人,你那手就伸不進去了?還是怕我跟她說什麼呀?"

不用想也知道,以傅寒川那性子,巴巴的想在那工作室去燒一把錢,只是估計得被損得很慘,這才憋著沒能說出口.

而且,她還有著他"女友"的身份,怕蘇湘恨他吧?

傅寒川冷冷瞥她一眼,嗤笑一聲道:"我是覺得你沒必要浪費這個時間了.你要投資她的工作室,無非就是想在那里面撈一杯羹,吃個現成飯.不過,你這個算盤只會落空,沒有任何可能的."

他的眼眸深沉,漠漠道:"她跟你不一樣."

封輕揚看他的表情,眼眸微動了下,腦子里浮現昨日蘇湘那張波瀾不驚的臉孔,好像任何事都打動不了她.

她,跟她認識的那些名門千金都不同……

這時,莫非同開口道:"如果你讓自己一年不能開口說話,只用手語交流,你大概就能體會到了."

不需要十年八年,就能感受到一個殘疾人所承受的痛苦.封輕揚跟蘇湘的接觸不深,不像他們這些人,都是曾經看過那些發生在她身上的冷暖目光的,更也是曾把嘲諷施加在她的身上.

傅寒川看向莫非同的目光更加幽深了些,莫非同似是感受到他的目光,抬頭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淡淡道:"我回去了."

既然已經明白了蘇湘做這些決定的初衷,那便沒必要再留在這里了.

裴羨眼看他走出去,回頭看了眼傅寒川道:"我也走了,等有時間再一起喝酒."

說著,他便走了出去,在走廊上快走了幾步,追上了莫非同,他問道:"心里還放不下她?"

這里還是在傅氏的范圍內,莫非同四下瞧了周圍一圈,一拳捶在裴羨的肩膀,低斥道:"你胡說什麼呢."

走到電梯口,他摁了下樓鍵,隨著電梯門的打開,兩人一起走了進去.門一關上,安靜的能聽到電梯嗡嗡下沉的運行聲音.

裴羨看著前方鋼板上莫非同的倒影,他道:"按說,你找回蘇潤,也算償還了當年她救了你的恩情.你這是情根深種了?"

當初莫非同喜歡陸薇琪,追著她幾乎跑遍了全世界,但也只是看看她的演出,從未有過這般出錢又出力的.更甚至,從沒見他設身處地的為別人去想過.

說實在的,在找蘇潤這件事里,要論功的話,莫非同是頭功了.

莫非同神色未動,說道:"我只是不希望她再吃那麼多的苦."

他知道,她的心里不會有他,他也不想讓她難過.她那般好的人,應該得到這世界上最好的,至于他,可以這般護著她就好,能明白她的心,就好.

裴羨搭著他的肩拍了拍:"兄弟……"別的,他也說不出什麼來了.

他們這些人,經曆的事情多,看到的也多,但真正成熟起來的好像就這幾年.每個人都有不同變化,也有相同的變化--都變得更加深沉了,沒有再玩世不恭了,就連莫非同這樣的人,也是如此.

總裁辦內,封輕揚看了眼已經關上的辦公室的門,人都走了,此時這里就只剩下了她跟傅寒川兩人.

手機突然響起,她接完電話,唇角微勾了下,將手機放回了口袋內.

傅寒川繼續埋頭工作,封輕揚也不是閑著整天沒事干的人,她拍了拍褲子站起來說道:"傅總,現在人都走了,我倆的事情,也該說說了吧?"

傅寒川抬頭看她:"我跟你還有什麼事?"

封輕揚對于傅寒川這種過河拆橋的行為深表不齒,她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傅總,不帶你這麼傷人的.我在常妍那里可是受了傷回來……"

"你在這件事里不會吃虧."傅寒川毫不給面子的打斷了她的賣慘,"那個電話."

封輕揚無趣的聳了下肩膀,她剛才雖然說了想加入蘇湘工作室的事,但是並未提起她去找過常妍.這都能知道,也是神了.

傅寒川看她道:"常家這個時候還有心情發聲明,說明你也去找過他們.你跟常家又沒什麼交情,沒道理白放過人家一馬,定然是私下協商解決了.不多時,你就會把案子當做普通的交通類案件結案了,不是嗎?"

封輕揚受不了傅寒川這種看穿一切的眼神,反駁道:"人家可是明白說了,我爹不疼娘不愛的處境,封家不會為了得罪常家而為我出頭."

傅寒川唇角冷冷勾了下:"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你就不會有閑心在這里跟我爭辯,更不會有閑心跟她一起聊投資的事情."他冷笑了下,"你把從常家那里要來的錢,再去投資她的工作室,你還真以為我看不明白你?"

封輕揚這樣的女人,根本就不願意受到封家的控制,而是想要控制整個封家,不然她就脫離出去,只是目前沒有這個條件跟決心而已.她那點心思昭然若揭,偏偏封家的那些人還以為把她牢牢握在掌心里.

傅寒川心里還惦記著別的事情,眼角余光瞥了眼桌角的手機,他對著封輕揚道:"什麼事,盡快說了吧,我很忙."

封輕揚認輸了,這男人真的是毫無樂趣可言,她道:"分手.這戲都演完了,總該有個落幕吧?"

再不盡快把消息公布出去的話,封家那些人,可真的要有所動作了.

傅寒川,北城所有女人都渴慕的對象,除卻他的相貌能力等,就傅家這顯赫背景,封家都看得兩眼冒光,還能真的不動心嗎?只是不願意在她與傅寒川剛有點消息放出來時,就立即上趕著來罷了.畢竟前面還有個常家作為前車之鑒,怎麼也要顧忌一點,但是再拖下去的話就不一定了.

說到這里,她笑著抱起手臂輕輕搖晃身體,慢吞吞的吊著他的胃口道:"昨日我都已經跟她說清楚了……"

封輕揚一直是中性打扮,做事干練從不扭捏,此時看她這般學著嫵媚女人的模樣,傅寒川捏了捏眉心:"直接說,你對她說什麼了?"

上篇:236 女人不論何時都要有自己的錢     下篇:238 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