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46 喏,這是留給你的  
   
246 喏,這是留給你的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笑了笑,視線落在那盒子上面,期待的看著傅贏的表情.

傅贏把禮盒擱在桌上,小手捏在緞帶上,不遠處的裴羨看著這邊人多也跟著蹭了過來:"干什麼呢?"

他的臂彎里掛著一條纖細胳膊,蘇湘看過去微微一愣,那女人微笑著打招呼:"你們好."

女人雖然笑著,但不知是氣質偏清冷的緣故,那笑意看上去也是清冷的,不過她的聲音非常的好聽.

蘇湘記得,裴羨跟喬醫生是一對,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了,聽說是分手了.

莫非同也是愣神,他就出去接個人的功夫,沒想到裴羨請了人來.這女的他認識,如今如日中天的歌手燕伶,想當初,還是裴羨推薦她去了傅氏的那個旅游節目,現在已經是女神級的人物.

莫非同撓了撓額頭,目光怪異的瞥了眼裴羨,幸好喬影沒來,不然就……他轉念一想,好像也沒什麼不然的後果,這兩人都涼透了,還能怎麼滴.

不過,又不是什麼正經宴會,不過是傅贏的生日而已,用得著請女伴來嗎?

莫非同微微側過一些,在蘇湘旁邊低聲介紹道:"她叫燕伶,裴羨公司的人."

蘇湘對這個人有印象,當初傅寒川選形象大使的時候,她也在其中.她跟陸薇琪大戰時,她也曾在網絡上一起聲援過,所以蘇湘對她還有些好感.

蘇湘對著燕伶點了下頭:"我記得你."

燕伶笑笑,靜靜的站在裴羨身邊也不多話,裴羨往傅贏那邊抬了下下巴道:"你們在拆禮物了?"

氣氛被打斷,傅贏把手一縮,轉而伸向裴,莫二人:"裴叔叔,莫叔叔,我的生日禮物呢?"

莫非同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臭小子,看一下都不行."就跟他那小氣的老子一樣.

他轉頭對著蘇湘道:"八月初八,我的生日,哥要一樣的."

蘇湘愣了一下,勉強說道:"恐怕那個時候,你用不上……"

莫非同:"怎麼用不上了,你的眼光可以的."他也沒多停留,往前指了下,"生日會開始了,都過去吧."

……

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傅氏大樓還有不少在加班加點的員工,樓層窗戶透出點點燈光,與之相呼應的是樓下馬路上一連串的路燈,整座大樓好像被一層黑絲絨籠罩,透著一股嚴肅氣息.

風吹樹搖曳,喬深下車時,回頭望了下身後晃動的樹枝,輕輕的歎了口氣.

今天是傅家小少爺的生日,老板卻在這里加班工作,說得偉大一點,是為了創造更宏大的商業帝國作為禮物交托,說得接地氣一點,就是躲開了什麼人.

喬深低頭看了眼手里的盒飯,這是天上地下啊……

總裁辦,傅寒川凌厲的雙眼緊盯著電腦屏幕上的數據,同時在一旁的筆記本電腦上敲敲打打.

他的白色襯衣袖子挽至手肘,手腕上的名表在燈光下閃著銀色光芒,修長手指間夾著一根煙,一柱孤煙嫋嫋升起,看上去忙的不可開交.

他停頓了一會兒,像是被什麼困惑住了,目光在兩台電腦間切換,習慣性的抬起手,薄唇微張就要含住煙嘴時,"咳咳……"他咳了兩聲,斂眉瞧了一眼那根煙,眉頭皺了皺.

正好喬深推門進來:"傅總,我把晚飯帶過來了,現在吃還是熱的."潛台詞就是,一會兒冷了還得去加熱.

傅寒川抬頭看了他一眼,伸手將煙頭摁滅在了煙灰缸,站起身走到沙發那邊坐下,喬深已經把盒飯放在了茶幾上,三菜一湯打包在盒子里,看上去還算可口,只是吃的人沒什麼胃口.

傅寒川拎起筷子就放下了,喬深看了看,很是時候的開口道:"傅總,傅贏小少爺的生日宴會這時候應該才開始,你要過去的話還來得及."

傅寒川睨他一眼,站起來走回到辦公桌後面,喬深低頭看了眼那些一口未動的飯菜,心里又是歎了口氣.

傅寒川從煙盒里抽了根煙出來,打火的時候又咳了一聲,喬深看不下去了,大著膽子勸道:"傅總,你這幾天上火,還是不要抽了吧."

傅寒川吸了口煙,白霧從薄唇里噴出來,淡淡說道:"你先下班吧."

喬深看他神色冷冷,又繼續投入工作去了,只好默默退了出來.這兩天都是如此,他也勸不了什麼.

傅氏的工作是忙不完的,加上還要給卓雅夫人善後,這工作量就更加繁重了.若是平時也還說的過去,可現在他完全就是拿工作來發泄,看著就讓人擔心.

喬深輕輕的把門帶上,走廊上響起他單調的腳步聲.

辦公室內,傅寒川捏了捏額頭,清冷的眼注視著前方一大片的玻璃,窗外已是黑峻峻的一片,每一棟林立的大樓都不缺亮著的燈火,隔著或近或遠的距離,卻更讓人覺得孤單.

傅寒川坐在那里吞云吐霧,擱在桌上的手指按在手機上,有一下沒一下的輕點著……

郊區山莊里,因為派對開在露天,周邊加了火盆取暖,火星從木柴上蹦出來,火光悠悠,與周圍黑色的夜幕融為一體.

派對一開場,先出來一個熱鬧的歌舞團,幾個穿著玩偶服的演員來了一場歌舞劇,莫非同特意請來表演的,可惜的是觀眾太少,加上山莊的工作人員也就那麼幾個,傅贏無語的看著舞台上的表演,他早就不看這種幼稚的東西了.

好在連良還算給面子,高興的跟傅贏講著話,莫非同看了看舞台上,轉頭看了對座的兩人,再看看蘇湘,桌下腳尖輕輕的踢了她一下,蘇湘轉過頭來,莫非同對她使了個眼色便站了起來,往後面的一處僻靜地走去.

蘇湘看了他一眼,跟著站起身過去,莫非同站在池塘前,雙手抄在口袋里,蘇湘一過去,他便開口道:"前天晚上,傅少喝得很醉,喬深把他送到我這兒來了.我還從來沒見過他醉成這樣的,像是醉死過去了一樣."

蘇湘沒想到他會提到那個人,更不知道該怎麼接口,便保持了沉默.

莫非同偏頭看了她一眼,看她郁郁的臉色,更加確定那天有事發生過.他別過頭轉了話題道:"我聽說蘇潤被送到了祁家老宅,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不讓他在醫院繼續住下去?"

蘇湘張了張嘴唇,莫非同補充道:"我不是計較你沒有跟我商量,只是覺得奇怪罷了.如果你不想說,那就算了."

蘇湘開口道:"這件事也沒什麼不能說的.祁令揚覺得,把蘇潤送到老宅那邊去,那里有祁叔叔在,方便我查事情."

"查事情?"莫非同皺了皺眉轉頭看她,"你是說,關于你嗓子的事?"

蘇湘看著前面靜靜的池塘,池塘邊上鋪著的是鵝卵石,中間嵌著地景燈,發出白色的幽淡光芒,風拂過時,水面泛起魚鱗似的波紋,如她沉澱下來的心情,此時一提起,那酸苦滋味又泛了起來.

"嗯……"蘇湘點了下頭,抱起了手臂,莫非同在哪本書上看過,說當一個人抱起手臂,便是潛意識的在保護自己,是一種自衛機制.

這初春的晚上,莫非同說不准她是因為冷還是這什麼自衛機制.

莫非同對著一個經過的工作人員招了招手,讓人弄了個火炭盆來,又搬了兩把椅子過來,椅子上不但有坐墊還有毛毯,莫非同坐上去,從炭盆底下摸出兩個紅薯放在炭盆邊上,他招呼蘇湘也坐,問道:"那,問出什麼來了嗎?"

蘇湘將毛毯裹在身上,望著炭盆中的火苗說道:"知道了……"

她只說知道,卻沒有說那些過往,想來是不想再提,莫非同瞧著她:"很不好?"

蘇湘嗯了一聲:"莫非同,謝謝你."她轉頭看向他笑了下,但是莫非同能從她的眼睛里看到她的苦澀,心里很想知道到底發生過什麼事,不過說出口的話卻變成了另一句.

他道:"既然查出來了就放下吧.有些秘密知道了也沒什麼好的."

"是啊……"蘇湘歎了聲,伸長了腿仰頭看天.火星噼啪,升騰而上卻在半空就熄了火,無法與那些星輝一起永.

莫非同拿著撥火棍將紅薯翻了個面,突然說道:"傅少……那天他跟我說,讓我給傅贏過生日,他要在公司加班."

蘇湘默了默,伸著手在火盆前方取暖,莫非同轉頭對著她道:"你跟他,真的再沒有可能了?"

蘇湘的手靠的火盆太近,手指發燙時趕緊縮了回來,她轉頭看向莫非同:"你說什麼?"

莫非同看了她的手指一眼,這逃避問題的方式也太LOW了一些.他道:"算了,你的心思太深,我也問不出什麼.不過,那天傅少真的很難過."

"蘇湘,我知道你一向對人寬容也能忍.當初我那樣對你,你還能不顧性命的來救我,對他,也……"

"我不想替他說話,說到底,他現在這樣是他自己找的.但是蘇湘,他也很不容易,身在傅家,又是在那個位置……他是真的想跟你和好,常妍等了他那麼多年,他早就可以跟她在一起,也沒必要過得這麼累了."

莫非同從口袋里掏出一團東西來,讓蘇湘把手伸出來,蘇湘攤開手掌,莫非同將東西往她手心一放,說道:"這是我在地上撿到的,他的東西."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站起身:"氣過就算了,連卓雅夫人跟常妍你都能放過一馬……"說了這句,他便轉身走了.

身後腳步踩著草坪的沙沙聲,蘇湘就著火光看著手里那東西,那是一團捏皺了的紙,金色的光芒一閃一閃,中間好像還夾著枯萎了的花瓣.

蘇湘展開了那一團紙,1314,還有一片玫瑰花瓣.

蘇湘默默的瞧著那東西,喉嚨翻滾了下,風吹過時,將炭火吹得旺旺的,那金色光芒更加閃耀起來,亮的刺眼,蘇湘猛地合上手掌,卡片的棱角戳在掌心,好像戳在了她心里似的讓她不能平靜.

不遠處傳來很好聽的歌聲,燕伶的歌聲激昂:"……let/it/go,let/it/go,Cannt/hold/it/back/any/more……"

傅贏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站在她面前道:"你在這里干什麼?"

蘇湘回過神來,飛快的將那紙團捏了起來塞回口袋里,她笑了笑道:"沒什麼.要切蛋糕了嗎?"

傅贏別扭的看了她一眼,抓了抓耳朵,像是憋著什麼話似的.他最後沒話找話道:"她呢?"

"嗯?"

傅贏瞅了一眼火盆:"那個小孩子."

"你說珍珠啊,她在她爺爺家."祁海鵬現在每個周末會把珍珠接過去,小孩子需要多親近才會越來越熟悉.而且祁海鵬現在把公司都交給了祁令揚,樂得在家享受天倫.

蘇湘也想過把珍珠帶過來,兩個孩子一起過生日可以熱鬧一些,但轉念一想,珍珠畢竟還小,離不開人,這是傅贏的生日派對,小家伙可能會覺得珍珠分走了她的注意力,便還是讓祁老爺子把人接走了.

"這是珍珠妹妹送給你的禮物."蘇湘從口袋里掏出一顆奇趣蛋,傅贏瞅了一眼,嘟了嘟小嘴嘟囔:"我又不吃糖."

不過他還是伸手將那奇趣蛋收下了,蘇湘摸了摸他的小腦袋,其實傅贏跟珍珠在一起的時候,還是挺照顧那個小妹妹的.

傅贏抬頭看著她,小臉又別扭了起來.蘇湘好笑的看他道:"你是不是想對我說什麼?"

傅贏腦袋一縮,躲過她的手,別扭的轉過身體,抓著撥火棍在那戳紅薯.那紅薯已經烤熟,傅贏費力的將那紅薯撥出來,他最後的那一下力氣有些大,紅薯直直的向著蘇湘飛過去,蘇湘本能的抬手一擋:"啊!"

傅贏慌了,丟了撥火棍跑過去:"媽媽,疼不疼?"

"……"

抬頭,就見蘇湘笑眯眯的瞧著他:"你一晚上想說的就是這個吧?你肯叫我了?"

傅贏不知道是被火熏的,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小臉紅撲撲的,連耳朵也紅了,小臉更加別扭了,他躲了她笑嘻嘻的目光,抓住她的手看:"疼嗎?"

蘇湘一把抱住他,用毛毯也將他裹了起來,然後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下道:"沒燙到,騙你的."

傅贏晃了晃肩膀作勢要走,蘇湘又把他抱過來,讓他坐在她的腿上道:"傅贏,你知不知道,我聽你叫這一句,等了好久好久……"

傅贏乖乖的枕著她的胸口,剝著手指頭慢吞吞的道:"我只是忘記了怎麼叫."

蘇湘笑了笑:"那現在叫順口了,再叫一聲聽聽?"

傅贏跳下了她的腿,往前面熱鬧的地方跑過去:"要去切蛋糕了."

許願切蛋糕,是整個派對的最高潮部分,燭火熄滅,大伙兒嬉鬧起來,往傅贏臉上抹蛋糕,這邊有多熱鬧,傅氏大樓的辦公室就有多冷清.沒有聲音,只有鍵盤敲打時候的嗒嗒聲.

傅寒川撐著手肘捏了下眉心又是輕咳了一聲,手機突兀的鈴聲打破這冷清.

他移了目光拿起手機,莫非同給他發了張照片,是傅贏跟蘇湘的合影,兩人都戴著生日帽,捧著蛋糕,照片沒有絲毫的布圖感,看上去傻兮兮的.

傅寒川自言自語的吐槽:"拍這麼難看,有空去學學拍照技術吧."他將手機擱一邊繼續工作,但是被打攪的注意力已經亂了,沒過兩秒鍾,他又將手機拿了起來,打開看了看.

就在這時候,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傅寒川嚇了一跳,手指在接聽鍵上滑了下,電話里,莫非同懶懶的聲音響起來:"這邊派對要結束了,你是過來接傅贏,還是我送到你那里?"

傅寒川盯著電腦屏幕,另一只手在桌面上敲著,他道:"送到古華路別墅那邊."

"好,知道了."莫非同沒再多說一句就把電話掛斷,干脆利落的很.

傅寒川正要說什麼,電話就被掛斷了,一口氣噎在那里,最後變成了兩聲干咳.

吧嗒一下,傅寒川沒好氣的將手機隨手丟在桌角的文件上,手指放在鍵盤上,但這會兒,他的注意力卻怎麼也找不回來了.

男人沉了口氣,終于沉不住氣的站起身,拿起手機,順手摘了掛在椅背上的大衣大步的走了出去.

大樓中那些正在認真工作的人見到老板走了出去,繃緊的身體一下子像是放松下來的弓弦癱坐在椅子上,隨即又一躍而起,迅速收拾桌面關機下班.

郊區山莊,派對已經結束,工作人員開始打掃場地,莫非同瞅著傅贏打趣道:"你莫叔我專門為你做了這個派對,這份禮夠大吧?"

有哪個小孩子的生日,有專業的歌舞團來助興,還在這麼大的山莊里頭.要知道他這場地,可是那些權貴子弟求婚結婚的專用聖地.

傅贏笑眯眯的道:"莫叔叔,等你六十大壽的時候,我一定辦的比這個更好."

莫非同只有籲了口氣,這孩子是傅寒川的種,能指著他說啥感謝的話呢.他道:"看在你媽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計較."

這邊說說笑笑,身後忽然傳來工作人員打招呼的聲音:"傅先生."

"嗯……"傅寒川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漠,蘇湘心里一緊,眉頭皺了下,不是說他不來的嗎?

傅寒川板著一張臉走到傅贏跟前,經過蘇湘時也沒斜眼看她一下,莫非同的眉梢挑了下,似笑非笑的道:"傅少,我車都在外面備著了."

傅寒川手里拎著傅贏的書包,冷冷睨他一眼道:"你喝了酒,我不放心."

莫非同一口氣提了起來,感覺心里無數只草泥馬奔騰而過,這種人就活該被人嫌棄.

"走了."傅寒川掃了一眼傅贏,看到連良的時候,又道,"我送你回去."

他一開口人就往前邁開腿,沒多耽擱一分鍾,也沒多一個眼神,徑直的往前走去,兩個小孩子互相看了眼,傅贏先跟在了他後面,連良才跟了上去.在他們的身後,自有工作人員捧著一大堆的禮物送到他的車上去.

莫非同撇撇嘴,瞧瞧那臭屁樣,好像真忙的日理萬機似的,擺臉給誰看.他看了眼蘇湘,蘇湘從頭到尾都是看著別處,像是在欣賞夜景,等人走了以後,她才裝作欣賞完了假山上垂下來的一叢迎春花.

裴羨站在一邊,將所有人的反應都看在眼里,只是淡淡的勾著唇角,蘇湘道:"派對結束了,我也該回去了."

莫非同道:"算了,我找人送你回去."蘇湘因為太高興,晚上喝了不少的酒,他可沒忘記蘇湘的那開車水平,那輛老古董COOPER可再也經不起撞了.

蘇湘坐在車後座上,對著莫非同,裴羨他們揮了揮手,車子開動後,她才垂下視線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背,上面已經是通紅一片.當時不覺得有多疼,此時只覺一片火辣辣的.她輕輕的撫了撫,也只是抿唇一笑.

另一輛車上,傅寒川繃著一張臉看著車,平時傅贏常坐的副駕座空著,後排兩個小孩子坐在那里拆禮物,拿到一只靛藍色的禮盒時,連良忽然抓住了他的手:"這個不能拆."

傅贏將那盒子上下拋了拋:"這個是你的禮物吧?"

連良笑了起來:"你回家才可以拆開的."

傅贏放在身後的空座上:"那好吧……這個應該是裴叔叔的,那就看裴叔叔的……"

傅寒川從後視鏡看著兩個小孩子挨在一起的小腦袋,心里有種更加郁悶的感覺.他為什麼要在這里看兩個小屁孩玩鬧,吵死了.

回到傅家別墅,傅寒川擱下車鑰匙就坐在了沙發上,宋媽媽瞧著最後進來的傅贏,他手里捧著的禮物比他人還要高,這還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還留在車里.

宋媽媽連忙上去幫他接住了放在桌上:"這麼多禮物啊……"

傅贏從桌上拿了一只小盒子,走到傅寒川的面前道:"喏,這是留給你的."

傅寒川伸手接過,打開一看,里面留著一塊蛋糕,上面還完整的保留了一個"樂"字.

上篇:245 真心愛就要愛的精彩     下篇:247 全世界都與他無關,誰都入不了他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