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51 你以為我稀罕你,一更  
   
251 你以為我稀罕你,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唔……"蘇湘應了一聲,慢吞吞的將腳套在拖鞋里,眼角余光瞥著那個男人,總覺得他這樣她很不習慣,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傅先生什麼時候這麼接地氣了……

傅寒川一扭頭,看她還在那兒磨蹭,揚了下眉毛道:"怎麼,還是很痛?"

"沒有."蘇湘搖了搖頭,這才拿了牙膏牙刷往洗手間走.

病房內有獨立的洗漱間,但到底是公用的,蘇湘整理了下,刷牙時她正對著鏡子想到了一個問題,傅寒川,他也是在這里洗臉的嗎?

當蘇湘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男人淡漠道:"我在酒店已經洗漱過了."

蘇湘拿著包子撇了撇嘴:"……"

手機響了起來,蘇湘瞥了眼上面的來電顯示,抬眸看了眼傅寒川,他正瞧著她的手機,臉色又拉了下來.鈴聲一直在持續,蘇湘嚼了下包子,還是拿起手機接了起來.

蘇湘背著身體,電話里,祁令揚溫柔的聲音帶著急切:"張媽說你受傷了,在哪家醫院,我馬上就過來."

傅寒川冷著一張臉看著那女人的背影,目光陰沉沉的.蘇湘雖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後背如鋒芒在刺,汗毛都豎了起來.她輕聲道:"我一會兒檢查結束就回去了,你不用特別跑一趟,沒多大事,不用擔心的."

祁令揚還是不大放心,堅持說道:"我來接你,什麼醫院告訴我."

蘇湘抿了下嘴唇,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輪到她去拍片子,便道:"等我檢查完了再給你電話吧."

身後感覺到一道硬硬的牆似的物體貼在她身側,蘇湘嚇了一跳,轉頭看過去時就見傅寒川黑著一張臉,不等她說話手機就被他拿過去了.

蘇湘嚇了一跳,他要干什麼!

傅寒川一只手輕而易舉的按住了蘇湘的肩膀,握著手機對著那頭說道:"我一會兒可以送她回去,祁二少還是安心工作吧."

"此外,我妻子的事就不勞你費心了."

電話那頭沉默了下來,咔噠一聲掛斷,傅寒川冷哼了下,面無表情的將手機還給蘇湘,蘇湘淡漠的瞧著他接過手機,傅寒川看她那冷下來的臉色,冷笑道:"怎麼,這就不高興了?你怕他生氣誤會?"

蘇湘垂著眼皮沒回應他,男人的手指握了起來,臉色越加難看,沉默了幾秒鍾後,蘇湘開口,聲音特別的寡淡,她道:"傅寒川,這里是醫院,我不想跟你吵架."

"還有,我們在離婚中,就別再隨便對人說我們的關系了,對你對我,都不好."他們的婚姻關系,早就名存實亡.

清晨開了窗子透氣,窗外的風徐徐吹進來,清新但是有些涼,更是將這片角落吹得冷颼颼,像是冰凍起來了似的.

男人的目光直直的瞪著女人,而女人則側過了頭,繼續吃起了早餐,對他的視線好似完全無感.

傅寒川的手指捏的噼啪響,莞爾,他忽然一聲冷笑,他道:"行啊,你以為我稀罕你."說完,他便邁開了步子走了出去.

蘇湘的手指一頓,軟軟的包子被她捏出了幾個深深的指印.她的喉頭翻滾了下,對著那早餐再沒了胃口.

各自安好,這樣……也挺好的.

接下來,護士過來送單子排號拍片,蘇湘都是一個人,傅寒川再也沒有出現過.又過了大概半個多小時,從影像科拿到了X光片,醫生對著光瞧了瞧,沒什麼大礙便開了藥囑咐回去休息幾日便好.

蘇湘從藥房買了藥走出醫院大樓,她的車還在商場那邊歇著,她這個樣子再回去開車是不可能了,拿著手機想要約車,一輛車在她面前慢慢的停下了.

祁令揚從他的車內走出來,一言不發的開了車門,蘇湘坐下後砰的一聲車門關上,他開車,一路上都是很安靜的,誰也沒有開口.

到了湘園,蘇湘打開車門時,祁令揚的手指還握在方向盤上,臉色少了那份溫潤,正生著氣,他道:"出事了為什麼不告訴我?"

"不小心撞到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祁令揚轉過頭來看她,想要說什麼但到底沒有說出口,他道:"醫院那邊應該睡得不好,你先去休息下."

蘇湘昨晚很晚才睡,沒怎麼睡得安穩,早晨醒來的又早,眼皮底下有著淡淡的青色,臉色懨懨的.她點了下頭,嗯了一聲,轉過身去開車門,這時她的手腕忽然被人握住了.

蘇湘轉頭看過去,祁令揚一臉凝重的看著她:"以後再有什麼事,不可以再瞞著我."他頓了下,又補充道,"珍珠也會擔心."

蘇湘張了張嘴,哦了一句,祁令揚等她答應了才放開她的手.他坐在車內,看著蘇湘慢慢的走進去的背影,眼眸黯淡了下來.

有些話,即便很想說卻不能說出口.他想不論何時何地,只要她有需要第一個想到的立即是他,在她身邊的也是他,而不是別的什麼人.

湘園內,張媽見到蘇湘回來,上前道:"蘇小姐,你回來了."

蘇湘嗯了聲往樓梯上走,張媽道:"祁先生聽說你在醫院,急的跟什麼似的.蘇小姐,祁先生是真的關心你."

蘇湘腳步一頓,轉過身來問道:"珍珠去學校了嗎?"

過了春節後,蘇湘就給珍珠報了幼兒園,張媽道:"去了,珍珠小姐早上沒有看到你,哭著不肯去學校,祁先生送過去的."

"哦,好."蘇湘繼續往樓上走,"中午就不要來叫我了,你先去忙吧."

張媽看她精神不大對勁,點頭答應了便去做事了.

臥室內,蘇湘躺著,明明感覺身體很累卻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腦子里冒出很多事,很多人,根本無法靜下心來.

她坐起身拿出了自己的那本筆記本,封面有些粗糙,大概是昨天摔到的時候被路面水泥刮花了.

蘇湘翻開來看自己的那些畫,抽出了筆在上面寫寫畫畫,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新的一頁紙上寫著三對詞,過去,現在,將來,兩兩相對應著,線連接起來,卻是一團亂麻.

過去的傅寒川是沒有蘇湘的,而現在的蘇湘,也不應該有傅寒川,未來更不會有.

這些線,都只是單向的……蘇湘垂下眼眸,看著握筆的手指,筆尖在紙上重重的落下一個點.

她想起了很久以前,母親送給她的一條裙子.那條裙子灰撲撲的,她不喜歡那個顏色便一直掛在衣櫃里.後來有一次她看到另一個女生穿著同樣的款式卻特別養眼,一點都不難看.

她回去櫃子里拿,母親卻告訴她說,那件裙子已經被她送人了,因為她不喜歡.

而今想來,她自己跟那條裙子又有什麼區別.

她對傅寒川來說,不過是他衣櫃里掛著的一件衣服,嫌棄難看不曾穿于人前,等到他送出去了又覺懊惱.

那些人都說,他後悔了,他喜歡她,他喜歡什麼呢?

傅寒川與她還不一樣,他那樣霸道,只是不喜歡自己的東西不再屬于他了,哪怕不喜歡了,也應該在他的地盤上呆著.

蘇湘握著筆一劃,在那幾條線上打下了叉.

為什麼不擁有的時候就對她好一點,她已經不再是他衣櫃里的那件衣服,三年前,她就被他丟出來了啊……

張媽說,祁令揚很關心她,這些年來,他也一直陪在她的身邊.他很好很溫柔,好到她無以回報……

回報……蘇湘一怔,窗外,依稀能夠聽到阿了嘎嘎的叫聲,她回過神來看了眼被她塗得亂七八糟的東西,扯著唇角苦笑,這又是何必,既然下了決定,想多了就是庸人自擾.

這天過後,又風平浪靜了幾日,蘇湘在家休養,把接下的那些歌手編舞工作完成了,少年團跟著去參加演唱會,由她的新任助手小蔡跟著去打理,蘇湘電話跟進就可以了.

蘇潤那邊,祁令揚已經去跟他說過關于蘇氏的事情,當時,蘇潤根本不相信自己被人設了套,把蘇氏拖垮了.祁令揚把他在日本也被騙的事情說了做對比,蘇潤整個人都懵了,沒有想到自己走到這一步,竟然都是在別人的精心安排下.

而他更沒有想到,自己變成這樣,來源于幾十年前的那些恩怨.

一連串的打擊,讓蘇潤差點崩潰了,瘋了兩天後才冷靜下來,也答應了祁令揚去見那個宴孤.

祁家老宅,蘇潤一掃前兩日的頹廢,修理了頭發,刮乾淨了胡須,穿著筆挺的西服看上去好像還是以往那個風光的蘇先生.

祁令揚等他收拾完畢了,把人帶了出去.

另一邊,蘇湘接觸過宴孤,名片雖然被他收了回去,但是她留了個心眼,把他的電話號碼記下了.那宴孤接到她的電話,並未拒絕見面的要求.

蘇湘在去赴約之前,去了一次蘇家老宅,那里依然是一片廢墟,過了這許多天,已經生出了雜草,旁邊別墅有人走出來,抱怨著說這邊這兒拆了以後也沒見施工隊再來,都成了老鼠窩,惹得旁邊幾戶人家不得不找了捕鼠公司過來抓老鼠.

蘇湘拍了照片留存,然後開車過去赴約.

一間茶餐廳的包廂內,宴孤已經先到了地方,蘇湘走進去時,他抬頭看了她一眼,夾著一顆蝦餃慢慢的蘸醬.他姿態優雅,鎮定沉穩,不緊不慢的動作著:"蘇小姐,既然你約我來,怎麼自己反而遲到了?"

男人夾著那顆蝦餃,手臂橫越過半張桌子,將那蝦餃放在蘇湘面前的碟子里,蘇湘看了眼道了聲謝,大大方方的吃了那顆蝦餃.

宴孤瞧著蘇湘淡淡一笑道:"蘇小姐不怕我動手腳?"

蘇湘臉色微動了下,想來這個人已經將她過去的那些事都查了個遍.她也是一笑說道:"是我有事要找宴先生相談,宴先生若要做什麼,不就是間接承認了我要問的那些問題?"

至于是哪些問題,聰明的他應該能夠猜到,若不夠聰明就自個兒琢磨唄.

宴孤淡淡瞥她一眼,眸色微動了下,拎著茶壺倒茶,開口說道:"上次蘇小姐要問的,我都已經說了,蘇小姐怎麼又找起我來了.早知道買個宅子這麼麻煩,就不接手了."

蘇湘看他倒茶,彎了彎唇角道:"宴先生上次說,房子拆了要重建,但是我剛才去看過,那里還是一片廢墟."她拿出手機,把照片給他看,"宴先生,我認識幾個不錯的房建公司,其中一家已經掌握了現今最新的技術3D打印,時間很快,幾天就能夠完工了."

宴孤笑了起來,捏著茶杯品茶,他道:"那塊地是我的,怎麼蘇小姐比我還急了."

蘇湘道:"那里畢竟是我長大的地方,看著片斷瓦殘垣,心里自然不舒服.宴先生嫌麻煩,不如出讓那邊土地,我願意買下."

宴孤慢慢的轉著茶杯,褐色的瞳眸盯著蘇湘,幾秒的安靜後,他放下茶杯笑說道:"蘇小姐說笑了,那塊地是我喜歡的,當然要好好規劃後再建造,不急."

蘇湘道:"可是我聽小區的居民說,因為那邊長期閑置,都已經被老鼠安了窩,再不動工,恐怕以後還要先請那些老鼠們搬家了."

宴孤道:"無妨.蘇湘小姐,你今日約我,就只是為了說那塊地的話,恐怕我就不奉陪了."

說著他便要站起身,這時候蘇湘看著他,聲音略微提高著道:"宴先生,那塊地我收不回來,那麼蘇氏公司呢?"

宴孤一停頓皺了皺眉狀作不解的道:"蘇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

蘇湘用著極為平靜的語調說道:"我查到三年前,蘇氏也是被你所收購,宴先生好像對蘇家的東西特別感興趣呢?"她的眼睛沉靜,直視著對方,不放過他臉上一絲絲的表情.

宴孤沉默的瞧著她,這時候門推了開來,蘇潤走進來,兩人一起轉頭看過去,蘇潤看到里面的人,情緒激動的大步上前:"是不是你干的!"

上篇:250 小伙子疼老婆,挺好的     下篇:252 你是對我有興趣?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