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53 怎麼證明?  
   
253 怎麼證明?

g,更新快,無彈窗,!

"夫人!"夏姐嚇了一跳,連忙上去抱起她,一邊對著屋內大聲呼救起來,"來人吶,夫人暈倒了!"

一輛救護車緊急送往醫院,而國內的傅,常兩家也是一團亂.

由于文章造成的惡劣影響,傅氏,常氏的股價一路下跌,公司部門作出緊急應對,公關部門到處公關,一片焦頭爛額.而在這片混亂中,只有祁氏的股價一路高升.

傅氏大樓的總裁辦公室,傅寒川一臉陰沉的關注著事態.喬深推門進來,不等傅寒川開口他便先搖了下頭,沉聲道:"時間太短,還在繼續追查中."

這一看就是有人蓄意針對傅氏,常氏做出的攻擊,只是對方目的為何?為什麼挑在事件就要平息的時候再生事端呢?

傅寒川的目光落回電腦上,手指骨緊握了起來,氣息沉沉的,喬深皺了皺眉,疑惑道,"傅總,太太那時候明明答應,只要道歉她便不再追究的,這怎麼--"

看到傅寒川凌厲的目光看過來,喬深立即閉嘴,這時候外面吵吵鬧鬧的,秘書攔都攔不住,幾個大股東硬闖進來,其中一個大聲道:"傅寒川,當初那道歉掛出去的時候,你說什麼大企業風范,堅持掛了這七天,現在你倒是說說看,這要怎麼辦!"

"這分明就是你們傅家的私事,卻連累了我們整個公司,你又該怎麼給我們全公司上下交代!"

那董事怒氣沖沖,怒不可遏,秘書嚇得看了眼傅寒川,低聲道:"傅總,我們……"

傅寒川站了起來,擺了下手示意她出去,涼淡的目光看向那幾位董事鎮定說道:"傅氏一直處在頂尖位置,也是別人要超越的目標.這麼多年來,傅氏什麼時候沒有過危機,這只是一次小事件,各位董事經曆過那麼多風浪,這次怎麼就坐不住了?"

沉默之中,傅寒川繼續沉穩道:"各位董事,也請想一想從道歉聲明發出來以後,傅氏的股價一直穩定,各分公司也正常運作,並無什麼不良影響.而這次的事端,分明是有人那這件事做文章.我也會跟進這件事,給你們一個滿意的交代."

他凌厲的眼神帶著無比威嚴在前頭幾個董事身上一掃而過,那幾位董事動了動嘴唇壓著火氣,但是眼睛依然冒著火,這時候那顧董又開口道:"小傅,以前傅氏確實有過不少危機,但是你自己想想看,這幾年來,有多少次是因你們傅家私事而起的?"

"至于這次事件,本可以避免,是你一意孤行讓公司給你們傅家私怨受到了直接影響,就算你能夠消除影響,但是你覺得,你還可以坐在這個位置上面嗎?"

"我們可是很不放心吶."他話音落下,冷冷的白了傅寒川一眼側過頭去,擺明了不想再聽傅寒川的保證.

他一開頭,另一位董事也說起來道:"寒川,你在公司業績上的表現我們都看在眼里.但是這一次次的事件,我們這些董事實在是不想再看到發生了."

一個兩個,言語之間都透露出了要罷免傅寒川這位總裁的意思,辦公室內的氣氛冷到了極點,喬深看了看僵持不下的雙方,正焦急想怎麼讓這些董事們回去,傅寒川突然冷笑了一聲,他看向那些董事道:"那麼你們想怎麼樣?"

"換人!"擲地有聲的兩個字響起來,像是平地起了一聲雷,喬深一驚,都把話亮出來了,他驚愕的轉頭看向了傅寒川.

傅寒川的薄唇抿緊著,凜冽眼神盯著那位顧董,另一位董事的語氣稍微沉緩一些,但是也是表達了同樣的意思說道:"寒川,眼下北城情況複雜,這個時候你倒不如先下來,把自己的私事處理完了再說嘛."

傅寒川嗤笑了一聲,轉頭看向他,涼涼問道:"那麼,你們意欲讓誰來坐這個位子呢?"

話音落下來,空氣仿佛凝固了一般,也越加顯得走廊上的腳步聲清晰沉穩.

傅正南的身影出現在辦公室門口,他冷冷的看了里面眾人一眼道:"你們圍在這里,是在為難我兒子嗎?"

他針尖似的目光在那顧董身上看了一眼,再一個一個的看了過去,氣氛更加僵冷.

傅正南把持了傅氏這麼多年,當年又是他逼得傅正康遠走加拿大再也沒有回來,他的威望比起這里的任何一個人都要高,也更讓人畏懼他.

那位顧董的氣焰立即消了一大半,笑了笑道:"老傅,這怎麼是為難寒川.只是事情擺在面前,我們這些董事們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另一個董事笑著道:"老傅,你不是應該在商會嗎?"

傅正南冷冷看他一眼道:"公司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我要是再不馬上回來,這公司就不是我們傅家的了."他停頓了下,看了看這間辦公室,又問道,"你們這是在開董事會議?"

此時一個助理模樣的人走進來,貼著那位董事耳邊悄聲道:"那道歉公告是大傅先生要求馬上撤下來的."

那董事眼睛轉了轉,挺著身板說道:"不,當然不是.我們只是著急,來討要個說法."

"老傅,我們這些人有不滿也是正常的.你看看從那道歉公告掛出來以後,卓雅夫人連個人影都看不到了,而我們這些人則明著暗著的被人問起.現在那些文章都爆了出來,說卓雅夫人……"

那人撇撇嘴,似是羞于提起,掏出手機繼續道:"我這手機今天都沒停下來過,不得不關機了."

傅正南沉了口氣,瞧了眾人一眼說道:"這件事因我夫人而起,我會處理給你們做出個交代,這樣可是滿意了?"他的目光落在那打頭的顧董身上,目光中可見陰狠.

那顧董笑了下道:"老傅,你這是要為卓雅夫人一力承擔了?"

傅正南道:"事情總要有解決,我也相信,是誰要整垮我們傅家,我一定不會這麼輕易放過!"

他的目光刀子似的掃過眾人,狠戾之氣令人後背發涼,眾人一看也不敢再繼續鬧下去,那顧董陰惻惻的說道:"好,既然老傅你這麼說了,我們就再等等."

喬深把那些董事們送出去以後,默默的關上了門,傅正南沉著一肚子氣,待門一關上便狠狠的瞪了傅寒川一眼道:"這就是你答應那個女人惹下的後果!"

他拎了下褲腿,氣哼哼的坐在沙發上,腹中一把火燒的正旺.事端一起,他料想那些老家伙們要坐不住,從商會那邊趕了過來.

傅寒川淡淡看他道:"父親,比利時那邊來電話說,母親暈倒了正在醫院急救,你可已經知曉?"

傅正南皺了下眉,沉著一張臉說道:"知道了."在車上的時候他就接到了那邊打過來的電話.

傅寒川沉默了下,又道:"她是你的妻子,此時人在醫院,父親難道不過去陪著她?"

傅正南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一些,厲聲問道:"你想說什麼?"

"因為她才惹出了這件事來,整個傅氏都被受到了質疑,我在給她擦屁股!"他用力拍著茶幾,整個茶幾面震動,砰砰的響.

喬深站在門口守著,都能聽到里面傳過來的聲音,暗想這次可鬧大了,正貼著門板想要聽清楚一些時,那門驟然被人走里面拉開,傅正南走了出來.

喬深身體站的筆直:"大傅先生."

傅正南看都未看他一眼,徑直的往外走了出去.

喬深輕籲了一口氣,目光看到里面時,就見傅寒川皺緊了眉毛,不知道兩人又發生了什麼事,說了些什麼……

……

湘園的門口停靠了幾輛轎車,從里面出來幾個西裝筆挺的人,看氣勢身份不低.

屋子里,蘇湘正在工作,手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打斷了她的思路,蘇湘摸著手機接起來,手上的筆也沒停下.

"喂,你好--"

"蘇湘,這是怎麼回事,你改變主意了?"

聽到閔悅真的聲音,蘇湘停下筆莫名其妙道:"什麼改變主意?"

閔悅真的聲音提了起來:"你不知道?你又上了熱搜,有人把你跟卓雅夫人她們的事捅出來了!"

蘇湘腦袋一懵,筆嗒的一下落了下來,她回過神來,馬上點開了電腦頁面,當看到那些新出爐的公眾號文章時,她腦子里像是點了把火.

"這是怎麼回事?"她一目十行,將那篇文章迅速看下來,心跳的厲害.

"我還想問你呢.傅氏跟常氏那邊的官方微博已經撤了那則道歉公告,蘇湘,這件事真的與你無關?"

蘇湘還未回答,張媽進來道:"蘇小姐,外面有位姓常的先生找,要放他進來嗎?"

蘇湘蹙了下眉毛,姓常的也就常家的那些人了.她擱下手機道:"讓他進來."

"哎……"張媽應聲出去開門,蘇湘走出了工作室,在客廳等候.一會兒,常奕嚴肅的臉出現在面前.

蘇湘看了眼張媽吩咐道:"張媽,去沏茶."

"是的,蘇小姐."張媽不安的看了看進來的人,進去廚房准備茶水糕點.

蘇湘指了下沙發:"常先生請坐."

常奕淡淡的看她,在沙發上坐下道:"蘇小姐還能如此鎮定,我真是佩服."

蘇湘看著他道:"如果你是說現在網上鬧出來的那件事的話,我可以告訴你,不是我."

常奕嗤笑了聲道:"當初蘇小姐要求公開道歉,並且賠償損失,我們按照蘇小姐的要求都照辦了.蘇小姐的事業也趁著這股風直上而起,聽聞不少公司都與你來談合作."

"蘇小姐現在又出爾反爾,這是什麼意思?"

蘇湘抿著嘴唇,張媽端著托盤走出來,看到客廳沉重的氣氛,屏息凝神的過來將東西放下後便離開.

蘇湘看了眼常奕道:"常先生,我說過了,這件事與我無關.我當初下那個決定,本就有意將這件事私下處理,就不會在這個時候再生事端."

常奕道:"蘇小姐要怎麼證明?"

"在這件事上,知情人不多.作為常家人,哪怕是傅家人都不會將這件事捅出去.我能夠想到的,便是蘇小姐又反悔了."

蘇湘放在膝蓋上的手指緊了緊,她道:"道歉公告跟之前的視頻事件相隔時間不長,如果有人要利用這個做文章也不是不可以."

常奕看她一瞬,冷聲道:"蘇小姐,你要這麼說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事件出來,常,傅兩家公司都受到了巨大影響,公眾對我們的質疑不斷,而只有祁氏,在此次事件中成了唯一的得益者."

"那視頻事件出來後,因為祁令揚的緣故,祁氏也受到了影響,再加上處于兩代人的交接之際,對此事應付的很是勉強.蘇小姐,我知道你是個心思細密的人.據我所知,你就要嫁給祁令揚,你敢說,這不是你為了祁氏做出的安排?"

蘇湘沒有立即回答常奕,只是端著茶水淡淡而笑.

在任何人看來,祁家是名門,而她一個落魄門庭出生的女人,離過婚生過孩子,更重要的是她是非不斷,跟傅寒川的過往至今還有人當成甘蔗渣一樣的嚼著最後的余味.

她要進入那樣的高門大戶,就要給那高門的人看到她的價值,所以她就策劃了這一出戲,讓祁氏得到最多的利益,讓這成為她踏入高門大戶的資本.

蘇湘喝了口水,慢慢說道:"我以前,經常被人說我花樣多,手段也狠,外界說我這個啞巴是個惡女,什麼事都做的出來,連自己的身體都能犧牲.但那些其實我並未真正的感覺到.而在這件事上,從常先生嘴里說出來,我差點真的自己都要相信,我是那樣的人.但是……"

蘇湘停頓了下,涼淡的目光看向常奕:"常先生,像祁家這樣的人家,真的容得下一個惹是生非,三五不時就要上熱搜的女人嗎?"

"我只是個普通人,有自己的一份事業,而不是那些大明星需要曝光率才能證明自己的商業價值.我也深以為,像祁家這樣的人家,更需要的是低調,常先生覺得,我會做與之相反的事情嗎?"

"祁氏之前因為祁令聰意外的事出過波折,但我也相信,祁令揚有這個能力將祁氏帶向新的高度.他不需要我利用這種事情來錦上添花!"

蘇湘聲色俱厲,常奕眯了下眼睛盯著她看了幾秒鍾後沉聲道:"蘇小姐說的有理,但是,證據呢?你要怎麼證明?"

他轉過頭看著前方,神態冷然:"我只看到了眼前看到的,而我們常氏現在正蒙受著巨大的損失,蘇小姐,如果你無法證明清楚的話,那麼這筆損失,我只會向你討要回來."

常奕撂下話後便起身出去了,蘇湘仍舊坐在原處,看著茶幾對面沒有動一下的茶水.

她握緊了下手中的茶杯,慢慢的放回去,常奕,這是把事情都推到了她的腦袋上,如果找不到始作俑者的話,她就要為此負責了.

常家是這樣,恐怕傅家那邊,也是對她恨之入骨了.

不出她所料,沒過多久,傅正南也踏進了這片園子.比起常奕,傅正南對她的敵意更加深刻.

"你這個女人,我就知道你是個禍害!出爾反爾,你害的我們傅家還不夠,非要把我們傅家都折騰光嗎!"

蘇湘一臉平靜的對視著傅正南,眼睛微動了下道:"大傅先生,常妍道歉之時,常家人都非常的抗拒.我記得常家的那則道歉公告,也是卓雅夫人先發出來,常家才跟上的."

"可見卓雅夫人道歉之時,你並未出面阻攔,我就只當你沒意見.現在你這麼對我橫加指責,大傅先生又打著什麼主意呢?"

傅正南一怔,目光更加冷厲起來,臉陰沉的可怕.

蘇湘慢慢的走向沙發邊坐下說道:"剛才常奕先生來過了,他自己推理了一番,指責我出爾反爾是為私心,演出這一出戲是為了祁氏."

"可我現在看到大傅先生,也想到了一件事.網上公眾指責卓雅夫人失德,大傅先生可是想要趁此換一位夫人?"

傅正南離開後,蘇湘凝著臉站在走廊看著那輛車離開.至此,只是常奕跟傅正南來找她質問,傅寒川呢?他想的,是否也跟他們一樣,以為是她一手策劃了這件事,對視頻事件的後續報複?對祁氏的獻禮?

……

傅氏大樓的總裁辦,傅寒川撐著額頭,手指慢慢的揉著太陽穴,眼皮微合著.

傅正南離開前的憤怒的斥責在腦中回響.

"傅寒川,我現在對你只有失望.你被那個女人迷得五迷三道,連最基本的判斷都失去了.三年前,你為了傅氏可以放棄一切,但是看看現在,你都做了什麼?"

"如果覺得這個位置你坐穩了的話,外面那些人會告訴你,這個位置誰都能來坐!"

門敲了兩聲被人從外面推開,傅寒川看了眼來人,放下手開始做事.

喬深拿了公關部的建議進來,他先看了看傅寒川的臉色,猶豫著說道:"傅總,劉總監的意思,如果要完全消除影響,最好的方法是太太出面澄清."也就是說,對網上的那些言論公開說明,那些都是不實傳聞.

傅寒川的臉色動了下,但是沒有說什麼,喬深看了他一眼,大著膽子囁喏著嘴唇道:"傅總,只是一句話,你看能不能請她……"

只要當事人發個聲明,比起公關部那些撤文章,刪除言論禁止轉發評論,或者請公關公司等等一切手段都來得快速有效.

雖然,這對她來說,等于是……喬深低垂了眼皮,不敢再往下說.

傅寒川的手指握緊了,如果讓她說明網上那些文章都是不實言論的話,就等于自打臉面,連那道歉公告都否認了,不就是反過來承認她用手段逼迫了發出公告的人,誣陷了她們嗎?

她費勁心思走到這一步,肯定不願意,死都不會願意的.

喬深可以感覺到傅寒川周圍的氣壓又低了幾帕,沉吟了片刻又道:"還有一件事,傅總,剛才大傅先生去了湘園,你看是不是去看看?"

傅寒川的眉頭立即高聳了起來,但也只是那麼一瞬,他冷聲道:"出去."

喬深以為自己沒有聽清楚,怔愣了下,什麼?傅總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喬深離開後,傅寒川身體往後一靠,身體深深的陷入在了皮椅中,椅子晃了晃,他無神的雙眼看著前方的牆壁,滿身疲憊.

是啊,他都在做什麼?做著無用功去挽回一個鐵了心不肯回來的人,把自己陷入了這樣的境地.

腦中浮起卓雅夫人之前說過的警告,她說,她親口承認了她回來是來報複他,報複傅家的.

如果這是她的報複的話,她成功了……

桌上的手機一直不停的響著,傅寒川看了眼並未理會,過了會兒那鈴聲也便自己停了.

莫非同一遍遍的聽著電話那頭傳來的手機提示音,煩悶的掛斷了電話對著裴羨道:"他沒接電話."

裴羨看了他一眼,遞給他一杯咖啡道:"看到了."如果接了電話的話,他就不會把手機收回來了.

莫非同滑動了下鼠標,再看了會兒網上輿論走向,倆家公司都在做緊急處理,已經從熱搜榜單上撤下來了,不過那些發布文章的公眾號,加上轉載要處理乾淨還有段時間.就怕這邊剛撤了,那邊又有一篇新的文章冒出來.

莫非同抿了口咖啡,嘟囔道:"自己一地雞毛都沒弄乾淨,干什麼老盯著別人的,這些網民真是吃飽了沒事做,她又不是公眾人物,老盯著她做什麼."

裴羨道:"現在是網絡時代,她跟頂級豪門傅家,祁家,常家都有牽扯,再加上有心人的煽動,不就變成一場吃瓜大會了?"

莫非同吐了口氣,實在是坐不下去,拿起搭在扶手上的外套站了起來,裴羨看他穿衣服問道:"怎麼,你要去傅氏那邊?"

"如果是的話,我勸你一會兒再去,先讓他冷靜下來再說."

這件事沒有那麼簡單,涉及到的人眾多,傅家的人,常家的人,祁家,還有蘇湘,這里面到底是針對了某一家,還是只對人,還是其中的幾個人,眼下還看不分明.

上篇:252 你是對我有興趣?二更     下篇:254 她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