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69 就當我賴上了你  
   
269 就當我賴上了你

g,更新快,無彈窗,!

北城的工體館,當紅歌星MO的演唱會開演,少年團也會在這次演唱會上登場演出.這是少年團自出道後,首次登上演唱會舞台,就算只有一支單獨節目,也已經是很好的一次機會了,蘇湘作為他們的老大,自然要去給他們加油打氣.

舞台下人山人海,無數的熒光棒舉起應援,與手機屏的光源形成一片熒光海,躲在後台看著場上激動的人群,小誠興奮的兩眼放光,激動道:"湘姐,看吧,總有一天,我們少年團也要開演唱會,比這個還要好."

蘇湘笑眯眯的,她的隊員有這志氣最好不過,就怕他們沒有上進心,大家正高興看著舞台上MO的表演,蘇湘的衣袖被人輕輕扯了下,小夢朝著她左側的方向呶了呶嘴.

蘇湘轉頭看過去,祁令揚帶著珍珠過來,珍珠一見到蘇湘就對她張開小手:"麻麻……"

蘇湘讓小誠他們別只顧著看,趕緊再最後准備一下,隨後就走到祁令揚那邊,把珍珠抱了過來.

也不知道是誰給小丫頭化的妝,小丫頭的額頭上點了一點紅印,小臉粉撲撲的,還有膠貼的佩奇貼在她肉呼呼的耳朵上,小丫頭小手指指耳朵,奶聲奶氣道:"是佩奇."

蘇湘偏頭看了看,好笑問道:"誰給你弄的?"

珍珠得了新玩具,認真玩著她的玩具,抓著手里的貼紙往蘇湘臉上貼,糯糯的回答說:"小姐姐."

哪個小姐姐?蘇湘抬頭看向祁令揚,她的左臉貼著一張粉紅豬,祁令揚看著有趣,笑著道:"MO的經紀人給她弄的."

祁令揚作為耀世影視的幕後老板,娛樂圈哪個人不認識他,不給他面子,就怕找不到這樣的機會.

他伸手從那一大張貼紙上也揭下一片,貼在她的右臉上來了個左右對稱,蘇湘瞪了他一眼,伸手要摘下時,祁令揚握住她的手腕笑說道:"這樣挺好看的."

珍珠覺得好玩咯咯笑了起來,撕下一張喬治非要往祁令揚的臉上也貼上去,但她的小手短夠不著,急的啊啊的叫了幾聲,祁令揚寵她,配合的低下身來讓她貼了.

舞台後面有其他工作人員走來走去,祁令揚也不介意被人看到,大大方方的抱著珍珠往台下觀眾席走去.表演在繼續,即便是在後台走廊也能聽到舞台上觀眾的熱烈歡呼聲.蘇湘不得不提高了聲音問道:"你怎麼過來了,不是說要忙嗎?"

祁令揚道:"提前做完了."

蘇湘點了點頭,前面就是觀眾區,山呼海嘯般的聲音席卷而來,再說什麼就聽不到了.珍珠還小,完全就是來湊個熱鬧,祁令揚提前給她戴了耳塞,這樣就不會被過大的聲音嚇到.

小丫頭年紀雖小,但已經見識過不少大場面,這麼多人也沒嚇到她.蘇湘將熒光棒彎成兩只手鐲套在她的手臂上,讓她舉著小手自個兒去樂,她就在那咿咿呀呀的跟著叫.

幾支節目下來,觀眾的情緒已經完全被調動起來,就連蘇湘也沉浸在這樣的氣氛中,跟著舉起熒光棒揮舞.

忽然手臂一扯,蘇湘嚇了一跳,轉頭看過去,那一張讓她驚愕的臉在周圍的熒光下平靜如水,與周圍熱烈的氣氛格格不入.閃爍的光芒將他的臉照應的明明滅滅,烏黑的眼眸靜靜的看了她一眼,也不等她稍有反應,就直接拉著她走了出去.

蘇湘手上有前排的票,不過過來時,他們的席位已經被人占了,想著不會停留太久也就隨便的站了個位置.此時,四周都是觀眾,那人拉著她的手腕穿過層層人群,逆流而出.

一直到了會場門外,傅寒川才停了下來,他看著她臉上貼著的那兩個膠貼,眉頭皺了下道:"你那是什麼鬼?"

蘇湘見到他時的懵然還沒消除,摸了摸臉上的膠貼,演唱會上,很多觀眾都貼著加油應援的標貼,只不過她的特別了一點而已.蘇湘正要問他干嘛來了,他可不是來聽演唱會的人,不過話還沒說出口,就被傅寒川打斷了.

他一伸手就直接撕了她的膠貼,扯著她臉上的汗毛疼得她倒抽了冷氣,臉上火辣辣的一片疼.傅寒川看都不看她,將那兩張膠貼揉成了一團,蘇湘搓了搓臉頰瞪著他道:"你干嘛呀!"

傅寒川淡淡看她一眼,臉色沉郁,薄唇開合道:"我不高興."

蘇湘簡直無語了,他不高興跟她有什麼關系,她因為那撞車的事又上了新聞,她還不高興呢.

蘇湘不想跟他廢什麼話,就聽傅寒川又說了一遍:"我不高興."

蘇湘瞧了瞧他,看他繃起的臉不像只是為了這兩張膠貼而不高興,像是還有別的什麼發生了.剛才她還在想,他不是個會跑來聽演唱會的人……

蘇湘神色微動了下,問道:"你又怎麼了?"傅氏的任免公告一出,上次她打電話給他,也沒聽出他有頹廢的意思.

傅寒川抬頭往前看了眼,會場中烏鴉鴉的一片人群,有人正從里面擠出來,他又一次的抓著蘇湘的手腕往外走.

祁令揚剛才還跟蘇湘一起看著舞台上的表演,轉頭時,身邊的人就不見了.待他抬頭往周圍張望,就見兩個人逆著人群往外走.祁令揚即刻追了出去,只來得及看到一個高大的人影一閃就消失了.

他微微眯了下眼睛,臉色即刻沉了下來,掏出手機……

……

工體館附近有一片人工湖,環湖種著一圈廣玉蘭,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淡淡的樹葉清香,傅寒川拉著蘇湘一直到了那片人工湖才停下.

蘇湘的手機一直在響,在這片安靜的地方,那鈴聲並著震動的嗡嗡聲格外響亮.蘇湘掏出手機還沒來得及看清上面的來電顯示,男人就上去一把搶下將手機關了,順手塞回自己口袋.

蘇湘伸了伸手:"哎,你--"

傅寒川語氣惡劣:"閉嘴!"

蘇湘看他一眼,看他臉色沉怒,像是在壓抑著什麼,也就忍了這口氣.她看了看周圍,走到這兒,她才發現在香樟樹下還安著路燈,幾乎是一棵樹一根電線杆的排布,一直往遠方延伸過去,看上去悠遠而甯靜.

湖中央裝著景觀燈,每隔幾秒鍾就轉換一下色彩,變幻出各種圖案,交彙在黑夜中.

這樣的安靜,與在工體館的山呼海嘯簡直是天壤之別,蘇湘耳中還回想著演唱會上的吵鬧聲,心中在漸漸的平靜下來.

傅寒川的臉色在這樣的光影下也好像平靜了下來,蘇湘望著他,不知道他到底怎麼了,也不見他說話.

見他這樣蘇湘有點兒緊張,開口道:"傅寒川,你--"

她一張口,嘴唇就被人堵住了,滾燙的唇貼著她的,他用力的吮著她,結實的雙臂將她箍緊,像是要捏碎她的骨頭.

他推著她,蘇湘不得不往後退,一直到她的後背抵著樹干,他靠上來,兩人的身體緊緊的貼著不留一絲縫隙.

蘇湘嚇著了,推了推他,他紋絲不動,反而因為她的掙紮而更加用力,蘇湘覺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一個勁兒的想要退出,只是才縮回時就又被他又拖了過去,抵死纏綿.

後背磨蹭著樹干,即便是穿著風衣外套,皮膚也有種刺痛感,她覺得她後背肋骨都要被擠壓斷了.樹葉簌簌搖晃,頭發上感覺有片樹葉落下,但她不能抬手去摘下,因為他已將她完全的箍緊.

過了很久,連傅寒川自己都透不過氣時,才松開了蘇湘,而此時的蘇湘已經連站的力氣都沒,只能靠著身後的大樹,她一低頭,頭頂的那片落葉飄飄的在她面前落下.

她的身體軟軟的往下滑時,又被傅寒川一把提溜起來擁在懷里,他抱著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灼熱的呼吸噴拂在她的後脖子,蘇湘後背的雞皮疙瘩都顫栗起來了.

此時,她的腦子里也是一片空白,兩人都用力的呼吸著,加速的心跳分不清誰是誰的,只是覺得那麼的快,那麼的用力,像是用盡全部的力量在拼命跳搏著.

清風徐徐的吹,在春夜涼涼的,給兩人燃起的溫度降溫,湖中的百米噴池忽的竄起來,幾道水柱沖向天際,在燈光下,每一滴水珠都發出絢麗的色彩.

落下的水霧落在皮膚上涼涼的,蘇湘打了個激靈,終于從空白中找回自己.她看著面前的男人,直覺的推了他一把,這回傅寒川沒再緊抱著她不放,她一推,他往後踉蹌了下,默默的站在那邊.

蘇湘擰了下眉毛,不知道他又抽什麼瘋,憤憤的擦了下嘴唇轉身就想走,身後男人低沉的聲音響起:"他們離婚了."

蘇湘腳步一頓,以為自己聽錯了,離婚,誰離婚了?

傅寒川低低的又說了一遍,在徐徐風中,連聲音都顯得縹緲孤寂起來.

"今天,他們離婚了."

這一次,蘇湘確定她聽到的是真的,她轉過身怔愣的看著面前的男人.他站在路燈背光處,斜斜的光投射下來,他的臉半明半暗,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可以看到他垂著的手指握了下,像是要抓住什麼又無力的松開了.

蘇湘可以感覺到他的難受,抿了下嘴唇但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麼說,卓雅夫人跟傅正南是真的離婚了.在卓雅夫人的事情鬧出來以後,就有風聲傳出說她會承擔責任離開傅氏,沒想到老爺子頭七一過,就真的離婚了……

蘇湘一臉茫然,是真的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更不知道此時她應該是什麼心情.

當年,她被陸薇琪陷害,在卓雅夫人的壓迫下登出離婚公告,在這一天,她又聽到了這樣的消息,那個高高在上的女人,也會落得如此這般……

高興嗎?解恨嗎?然而她並沒有那樣痛快的感覺.

是因為她經曆過那樣的痛苦,還是面前這個男人沉重的表情?

蘇湘覺得他此時像是個大男孩,彷徨無助,脆弱的,孤單的.

卓雅夫人跟傅正南一離婚,傅家就真正的四分五裂,徹底的散了.

蘇湘的喉嚨翻滾了下,第一次認識到,即便強大霸道的如傅寒川這樣的人,也有這樣的時候.

男人低沉的聲音響起道:"我小時候,就知道他們的感情不好.只是身在傅家,各有身不由己.我想著,他們那樣牢固的利益關系,再怎麼鬧,一條船上的人總不會散,卻還是散了……"

他勾唇諷刺的嗤笑了下,雙手抄進衣兜里,轉頭看向蘇湘:"你覺得怎麼樣?是不是痛快了?"

蘇湘垂下眼皮沉默不言,過了幾秒,她淡淡道:"傅寒川,我的快樂我自己找,不建在別人的痛苦上.我沒辦法說,我很同情她.她跟我不一樣,她是卓雅夫人,有自己選擇什麼路的權利,甚至還能決定別人走什麼路."

"走到這一步,是她自己走出來的路.但如果她因此怨恨我的話,我照樣不會對她客氣."

卓雅夫人的偏執,蘇湘是很清楚的.假如她將離婚的原因歸結在她身上,蘇湘自認不背這鍋.

傅寒川深深的吸了口氣,微微皺眉看她,蘇湘被他的目光看得身上發毛,他這眼神又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覺得她不該說這種話,覺得她說的是風涼話?

果然,傅寒川下一句道:"蘇湘,難道你覺得這件事跟你沒關系嗎?"

"如果不是你堅持要她對外道歉,她也不會被人揪著把柄,落到如此境地,名譽掃地.她才做過心髒手術,如果因此出什麼事,你的心能安?"

蘇湘頓時心頭一股火起,只覺自己剛才不該說的那麼不咸不淡,她應該狠狠的嘲諷一頓,讓他覺得他媽完全是罪有應得!

蘇湘就差罵髒話了,她就不應該同情他.

想他一個大男人,有權有勢的,又不是脆弱小孩經不得父母離婚打擊,她真是太傻了.

蘇湘怒道:"那你就該好好的陪在她身邊,如果她出什麼事的話,你也好馬上找醫生急救!你來找我干嘛!"

傅寒川往前走了兩步停下,淡漠道:"我從早上一直陪她到現在,現在,我就只想找你."

蘇湘握著拳頭,看著他削薄的嘴唇就覺得自己剛才是被狗咬了,他怎麼能說這種話呢?

難道她就該為別人的婚姻負責?

再說了,當她要求卓雅夫人公開道歉的時候,他分明說過不會干預,卻在現在來責怪她?

難道,她就應該忍受屈辱忍氣吞聲?

蘇湘噙著眼淚,狠狠擦了下嘴唇道:"傅寒川,你這是訛上我了,是嗎?你要那樣想,我跟你無話可說,你要怎麼打擊報複,隨你便吧."

她不想多呆,轉身就走,男人卻不放過她,說道:"撞車的新聞還在網上瘋傳,都在猜駕車人的身份,你想被人知道嗎?"

蘇湘腳步一停,轉頭驚愕的看他,她張了張嘴唇:"好,隨便."反正她什麼樣的都經曆過了,還怕那些做什麼?

嗒嗒的腳步聲很快,蘇湘只想趕緊離開他,不想再見到他,身後腳步跟上來,她的手臂又一次的被人抓住,她刹不住腳,身體隨著那股力量猛的往後一退,後背抵上他的胸口,撞得蘇湘後背一陣悶響.

"放開!混蛋!"蘇湘忍無可忍,扭過身去對著他一頓拳打腳踢,一巴掌打了上去,脆生生的響.

他剛才那樣的吻她,她還以為他是傷心難過,原來是對她的羞辱.他覺得卓雅夫人受到了屈辱,就對她報複起來了.

傅寒川的腦袋被打偏向一側,時空好像靜止在那一刻,蘇湘停止了掙紮,他停止了強迫,兩人靜默的站著.

蘇湘氣得渾身顫抖,眼睛都睜紅了,傅寒川冷淡的聲音響起道:"蘇湘,你知道什麼是冤冤相報何時了嗎?"

"你跟我,跟傅家,這糾纏這輩子都不會乾淨了.你身在外,可你並沒有離開過傅家,現在傅家出了事,又因你而起,你理應要還."

"早前是你賴上我,現在,就當我賴上了你.傅家的這劫,我不打算放過你."

傅寒川直截了當的說出來,話音落下,腿骨上傳來一陣銳痛,疼得他彎下腰去搓了兩下,心中暗罵,臥槽,這女人還能不能更狠一點,是要瘸了他麼!

耳邊傳來快速的跑步聲,抬頭看去時,那女人兔子似的已經跑遠.

傅寒川直起身沒再追上去,只一直看著那道身影在黑暗中消失了.他將手伸進口袋,她的手機還在他這里,指尖觸碰到一團有棱角的東西,還有粘粘的感覺,他掏出來一看,是之前貼在她臉上的那兩張貼紙.

她不會知道,在演唱會現場,他看到她臉上的貼紙,還有祁令揚臉上也貼著同系列的貼紙時,他心里有多嫉妒多惱火.

他還是沒能阻止他們的離婚,他的心情跌倒谷底,原想找她解郁,見到那一幕時,他就決定了,不想放過她了,不管她怎麼想,都不會放過她了.

只是,他原先想找一個溫和的方式告訴她,卻還是起了這麼大的沖突.

他又自嘲笑笑,其實讓她配合他一起解決傅家的問題,哪有什麼溫和的方式?

她拼了命的要逃離,鐵了心的不歸,本就是他在強人所難,非要拉著她一起沉淪.就算是地獄,他也會拖著她一起下去.

一陣風吹過來,臉上火辣辣的感覺稍減卻有另外的刺痛感,他抬手摸了下,大概是被她的指甲刮到,皮膚上摸到一種破皮的感覺.他舔了下嘴唇,眼中閃著嗜血微光.

他從口袋里掏出蘇湘的手機,開機,一片光亮亮起,待手機進入工作狀態時,鈴聲就響了起來.他淡漠看著上面的來電顯示,手指一劃接聽了起來.

幾分鍾後,祁令揚的身影從黑暗處慢慢顯出來,傅寒川勾起冷笑道:"我想我的妻子了,怎麼,你覺得你有生氣的資格?"

祁令揚看著他手里的那支手機,臉上一絲表情都沒有,他冷聲道:"傅寒川,送到你手上的東西你也能弄丟,你覺得你有資格找回她嗎?"

祁令揚的意思,傅氏,連同他送上的盛唐,都落在了傅正康的手里,傅寒川那麼聰明的人又怎麼聽不出來他的諷刺,當即冷笑落下,陰沉的臉孔如同活閻王.

祁令揚冷冷看他一眼,既然蘇湘不在,他便沒有多停留一秒的必要,轉身便走.傅寒川對著他的背影,手指捏的咯吱咯吱響.

在這爭口舌之爭沒必要,就等最後花落誰手!

……

蘇湘一口氣跑了很遠的路,到跑不動時才停下來.胸口又悶又沉又疼,她知道自己很難受.

傅寒川的那些話,深深的刺到她了.

工體館因為今晚上開演唱會,馬路邊停了不少小販車,蘇湘吸了吸鼻子,走到一輛賣冰淇淋的車那里,買了一根冰淇淋吃.

這樣的天氣其實吃冰激凌很冷,但蘇湘心里有火,一口咬下去,滿口的冰涼,心中這才舒坦了些.

"一個人跑來吃冰,不覺得涼嗎?"一道聲音從她身側響起,蘇湘一口冰激凌含在嘴里,不用轉頭看也知道是祁令揚.她還沒想好怎麼對他解釋,手上一空,冰激凌已經被祁令揚拿走.

他另一只手牽著珍珠,小丫頭看到冰激凌就想吃,奶聲奶氣的說道:"珠珠也想吃冰冰."

祁令揚瞄了一眼蘇湘,淡淡說道:"現在知道一個人偷跑來吃冰激凌的後果了吧?"

"就算覺得里面熱,出來吹吹風透透氣就行了.你知不知道,你的體質不適合吃冷的,回頭又要肚子痛."他走到垃圾桶旁邊,將冰激凌丟了進去,珍珠一見就撅起了小嘴不高興了,拍他的小腿罵爸爸壞.

祁令揚轉頭看向蘇湘道:"看到了?你給她立了個壞榜樣."

蘇湘抿了下嘴唇,以祁令揚對她的了解,他卻沒有問她為什麼出來,還先給她找了理由,這反而讓她不安起來.

"祁令揚,我……"

"時間不早了,先回家去."祁令揚不等她說完,往車子那邊走,蘇湘看了看他,只好跟著過去.她自己開車過來的,見到自己的那輛紅色小車,她又想到被她撞廢了的那輛超跑……

上篇:268 啊呸,傅寒川……唔唔……     下篇:270 找……遙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