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71 他什麼時候會說甜言蜜語了?  
   
271 他什麼時候會說甜言蜜語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笨蛋……"傅寒川捏住軟軟的貓爪子,大白貓掙紮了下在他手背上輕輕咬了一口,從他身上跳了下來,自個兒在床尾找了個舒服的地方睡覺去了.

傅寒川覺得無趣,把手機丟回到抽屜.

翌日,傅贏大搖大擺進來的時候,傅寒川正在洗漱間刮胡子.傅贏看了看他,說了聲早安,傅寒川也斜眼睨了他一下:"早."隨後繼續對著鏡子將下巴刮乾淨.剃須刀嗡嗡的聲音輕響,也沒人再開口說話,傅贏瞧他在洗漱,便走回到了房間.

床頭櫃前,小家伙輕輕的打開了抽屜,里面空空如也.他轉頭又往洗漱間看了眼,小手抄在校服口袋,又大搖大擺,裝作什麼事也沒有的走開了.

傅寒川整理完畢,從洗漱間出來,房間內並無人影,他隨意的看了眼床頭櫃的方向,隨後走到衣帽間,修長的手指在一排襯衣上劃過,最後挑了一件白色襯衣,西服領帶搭配完畢,再挑了一款機械表戴上,看似與往常並無二致.

下樓,傅贏坐在餐桌前正在吃早飯,餐桌上也是往常的幾款餐點,宋媽媽看到他過來,招呼了一聲,傅寒川淡淡的嗯了一聲,拎開椅子坐下.

偌大的一張餐桌,就只有父子倆坐著,餐桌上的早點擺的再多也是空蕩,整個餐廳安靜的很,也平常的很,就跟以前一千多個早晨沒什麼區別.

宋媽媽瞧了瞧,大概是換了大別墅的關系,就顯得更加冷清了,難怪她覺得不適應.

吃過早飯,吳老師到點來接傅贏去上課,傅贏說了句"爸爸,我去上學了."隨後就自個兒背著書包出去了,走到門口,他的腳步頓了下,回頭看了看傅寒川,只見他端坐在桌前,喝著鮮榨果汁,一動不動.

為什麼他沒說送他去學校呢?

吳老師看傅贏站在那兒沒動靜,還以為他忘了什麼,問道:"傅贏小少爺,是不是忘了什麼沒拿?"

傅贏搖了搖頭:"走吧."

宋媽媽把傅贏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里,還以為傅贏搬了新家不適應,想撒嬌又不好意思才那麼別扭,便開口對傅寒川提醒道:"傅先生,剛才傅贏小少爺似乎是想要您送他去學校."

傅寒川抽了張紙巾擦了擦嘴唇,淡淡道:"不用."

話音落下,擱在桌角的手機響了,宋媽媽看了眼,便默默的收拾桌子.

傅寒川接了電話,一邊往門口走,喬深沉穩的聲音傳過來道:"傅總,我已經到了,這邊有幾家媒體已先到場,我先安排起來."

"嗯."傅寒川站在台階上,抬頭看了看天氣,天空飄著幾朵云,氣溫也合適,是個做好事的日子.

……

學校門口,蘇湘的車子停下,傅贏站在校門口,看到蘇湘走過來,聳了聳肩膀道:"沒找到."

蘇湘微蹙了下眉毛,心里就又多一股煩悶,看起來是只能去找傅寒川本人要了.她下巴往校門里面抬了下道:"你先去上學吧."

傅贏點點頭,背著小書包進門去,回頭看到蘇湘坐上車時,小家伙想明白了些什麼,心中嘀咕:難怪他沒來送他上學,原來是想她送上門去,真是老謀深算啊……

蘇湘坐在車上,手指輕揉著頭皮.上次兩人不歡而散,他那樣的氣她,她真的是不想跟他再說一句話,也不想看到他的臉.

可手機還是要拿回來的,總不能因為這個再去換一部手機,憑什麼呀?

蘇湘咬了咬嘴唇,目光落在手腕的表上,距離記者發布會的時間不早了,也便不再耽擱,琢磨著先去參加的發布會再說,傅寒川扣著她的手機也沒意思,見她不理會,他覺得沒趣了也就還回來了.

……

西側城郊的一塊荒地,原先是一片農田,荒廢了三五年後取得荒地資格才上土地拍賣,被一名外地房產商買下,別墅群的設計圖紙都構畫出來了,宣傳造勢的同時,也開挖地基開始建造,轟隆隆的弄了幾個月卻突然停工,之後就再也沒了動靜,後來才斷斷續續的傳出風聲,那房地產商因為資金鏈斷裂欠債跑路了,也沒人接盤,從此那里就真的成了一片荒地,草長了一米多高.

這件事被城市記者揭露出來,一度被人罵的厲害,說浪費土地資源等等,新聞沉寂下來後,這片地皮又沒了聲息繼續荒蕪著,而今再引起關注,卻是這兒要建成廠房,而且是給殘疾人的廠房,消息一透露出去,新聞界都盯在這兒.發了邀請函的媒體到場了,沒拿到邀請函的也在等著第一手的資料,想知道是哪位神秘大款做了這麼件大善事.

因是荒地,主辦方提前將這里清理乾淨,除了草,搭建了簡易遮棚,入場記者看到這一大片的荒涼,還以為看到了什麼古城遺址.

喬深在現場接待賓客,忽然聽聞一陣響動,抬頭看過去時,就見封輕揚下了車,與她一起下車的還有她的那位明星男友,一下子又引起了記者關注,一個個都跑了過去,長槍短炮閃光燈不停.

喬深微微皺了下眉,他知道封大小姐作為幕後投資人之一肯定要過來看一下,但是可沒聽說她那位明星男友也要來.這年頭,公眾對于明星的關注度可比社會新聞要熱得多,可別喧賓奪主了才好.

封輕揚抱著手臂走過來問道:"傅寒川還沒來?"

喬深看了下時間道:"應該快到了."他頓了下,往仍舊被媒體圍著的男星那兒瞥了一眼,"封小姐,你可沒說李先生要來."

封輕揚聳了下肩膀,正對台上兩盆海棠花感興趣,她不在意的道:"李特聽說這邊做慈善,他正好有空就過來幫忙."

喬深眼眸微動了下,掃了眼身側這位大大咧咧的千金大小姐.她明明是個很聰明的女人,怎麼這點都看不出來.

身為傅寒川的助理,喬深對于娛樂圈事不說門兒清,但也不是一兩句話就給忽悠過去的.

明星怎麼包裝營銷暫且不說,李特這個咖位的男星可不是閑得沒事的人,而且他的經紀人很會賺錢,李特的出場費高達七位數,能放他跑來義務做慈善?

前不久,李特跟另一位明星撕番位的事兒招了些黑,看來是洗白來了.這兒有現成的記者,都不需要請人擺拍寫文章,輕輕松松就翻身,這麼好的事兒,難怪免費跑來了.

喬深道:"封小姐,我覺得這件事你最好跟傅先生說一下."

封輕揚微皺了下眉,瞪了他一眼道:"我說你怎麼這麼死板.李特有熱度,記者會不多個明星誰看新聞."

喬深張了張嘴,封輕揚掐了朵海棠花捏著道:"這花誰買的,顏色真好看."

喬深被打斷,漠漠說道:"我買的."

封輕揚沖著他笑,將海棠花別在胸口小西服的裝飾袋:"小伙子眼光真不錯,知道我喜歡海棠花."

喬深一張嘴,封輕揚往他身後看過去,對著他身後的人揮了下手,喬深轉頭看過去,就見傅寒川的頎長身影走來.喬深畢恭畢敬的跟他打了個招呼:"傅總."

封輕揚道:"你可總算來了.你知不知道,你的這位助理很煩人.怎麼說我也是重大投資人,怎麼能這麼沒大沒小."

喬深簡直暈死了,這封大小姐告狀也太能了,她那投資明明是硬摻和進來的,他什麼時候成了她手下.

傅寒川偏頭看了眼喬深,淡淡道:"封輕揚,你是認真的,還是存心氣老爺子呢,就不怕跟你家真的鬧翻?"

封輕揚跟男星鬧了一陣子緋聞,封家人以為她只是鬧著玩,也沒太當回事,但她要真陷入進去了,封家可不會高高興興的說句祝福.

"不過,別搞砸了我的發布會,不然封小姐你的面子我也不給."傅寒川往那男星那兒看了眼,最好別太出風頭,不然他會知道什麼叫封殺.

喬深看了看封輕揚給她一個眼神自己體會,隨後往前走到圍著的記者那兒,提醒發布會時間就要開始,請安排入座.

封輕揚看著在台下坐下的傅寒川,他的大長腿疊著,手里有一份起草好的演講稿,正在那兒看.封輕揚在他旁邊的椅子坐下,看了眼那份演講稿,直直的看著前方忽然道:"蘇湘來了!"

傅寒川面色鎮定,但是捏緊紙的手指出賣了他的緊張,封輕揚嗤笑了一聲道:"人還沒來呢,這就緊張了?"

傅寒川冷冷看她一眼,淡淡道:"或許我可以跟老爺子見一見面,給他介紹幾個不錯的世家子弟.聽說你大哥屬意讓你跟官二代聯姻?"

封輕揚抽了抽唇角道:"傅寒川,你一直這麼無趣又毒舌的話,就連啞巴都不想跟你說話的."

這邊說著話,前方的記者台起了一陣騷D動,聽動靜大概又是某個風云人物來了.

因為要保持神秘性,他們這個角落有意的用一塊海報遮掩起來,封輕揚手指摸著下巴微微笑,瞥了眼傅寒川,就見他的下巴抽緊了,雙眸盯著紙上的一行字,眼珠子卻沒動一下.

前方,蘇湘直到入場的時候才看到殘聯的幾名工作人員還有龐夫人.現場因為人比較多,聲音有些雜亂,蘇湘拉著龐夫人問道:"夫人,這麼大的事兒,怎麼都沒聽你提起.這到底是誰辦的呀?"

她不自然的看了眼那些記者,如今她還在風口浪尖上,邀請她來做嘉賓,這神秘人是不知情還是怎麼的,就不怕發布會被她搞砸了嗎?

龐夫人道:"一會兒發布會開始,你不就知道了.說真的,我也是臨時才知道."

前面有人在叫龐夫人過去說話,龐夫人只來得及跟蘇湘說了兩句便往台上走了.蘇湘在其他的工作人員安排下,被指定坐在了一張座椅上.她左右看了看,這視角看台上視野最好.

旁邊,一個男人坐下,蘇湘轉頭看了他一眼,男人對她笑笑,露出雪白牙齒,對她打招呼:"你好,我是李特."

蘇湘看了眼他伸出的乾淨手掌,便禮貌的跟人握了下手,覺得他有些面熟,又一時記不起在哪里見過.

李特……這個名字有些耳熟,她的眼睛微微亮起,他不就是那個得了某電視台最佳男演員獎的那個,現在就連公交站台都是他的運動飲料廣告,特別火.

蘇湘高興道:"是你呀!"

被海報遮擋起來的角落,傅寒川一臉不悅的看著那女人緊緊的握著別的男人的手對人笑得一臉燦爛.喬深在蘇湘過來時就也到了這邊躲起來,正好站在了封輕揚的身後.

封輕揚托著下巴瞅了瞅傅寒川道:"我都沒意見,你臉擺那麼難看做什麼."

九點整,發布會開始,現場安靜了下來,龐夫人開始在台上發表講話,大致意思就是在這個風和日麗的日子,一場慈善助力活動即將展開,以及一些感謝之類的話.

"接下來,有請我們的傅寒川先生上台講話!"只見龐夫人手臂往右側一劃,蘇湘順著她的手臂方向看過去,整個人像是被點穴了般愣愣的坐在那里,周圍都是鼓掌聲,蘇湘腦子里卻是一片空白.

是傅……傅寒川?

她的視線隨著那個男人移動的方向而移動,一直看著他走到台上,大手將話筒擺到一個合適的高度.他對著台下掃了一眼,那種天生的王者風范讓人移不開目光,所有的視線只在他一人身上.

耳邊,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透過話筒被放大,傳遞到每個人的耳內.

"去年,我參加了由龐夫人發起的扶蕊慈善晚會,在那里,我見到了各界人士對慈善事業的努力,給予的無私幫助,也看到了那些曾經弱小過又變得自信自強的人……"

傅寒川的語速不快不慢,語調清晰,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能聽到,記者的閃光燈不停,記錄著這一刻.

"我在那里,聽到了一個關于'回形針’的故事……"

他的目光從台上落下來,與蘇湘的在半空中交彙,蘇湘的手指微顫了下,越捏越緊,覺得眼底生出了熱意,有點想哭.

在他的演講中,說到他如何籌措這個慈善計劃,籌措的初衷是什麼,在這個過程中,受到過的支持還有阻力,到這個工廠的破土儀式.

蘇湘聽得明明白白,在他的那些字句中,他說出來他的所見所知所想,到所行動.

曾經,他那麼排斥她,討厭一個給他帶來羞恥感的女人,連走在馬路上都不願與她並肩一起,就連說好的去國外度假,因為不想被人看到,也臨時的放了她的鴿子.

現在,他卻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因為她的影響而想到要建立一座工廠,給那些殘疾人就業的機會,讓他們用自己的能力說話,給予同等的社會競爭力,給予殘疾人的是機會,是自力更生帶來的尊重.

"……我在那個人的身上,真心的相信了一句話:是金子就會發光.不管她是什麼樣的人,只要不放棄自己,只要想散發出那一點光,就會有人看到……"

蘇湘的耳朵嗡嗡的響,喉嚨幾度翻滾,腦子里分明記著了他說的每一個字,又像是打亂了次序亂糟糟的,傅寒川的演講什麼時候結束的都沒注意.

龐夫人又一次的走到了台上,又說了幾句感謝的話,然後說道:"接下來,是媒體發問的時間,大家有什麼想問的,可以開始了."

話音落下,就有某知名媒體工作室的記者站起來問道:"請問傅先生,您剛才說的那位女士,是您的前妻傅太太,也就是殘聯愛心大使蘇湘小姐嗎?"

剛才傅寒川所說的那些,很容易就讓人聯想到了那位頗具傳奇色彩的啞巴小姐,一點兒都不難猜,尤其是他絲毫沒有回避的提到了代表了蘇湘的"回形針"言論.

至今,蘇湘在慈善晚會上說到的那段話還在被很多殘疾人引用,被當做勵志的經典語錄.

傅寒川沒有避諱這個問題,平靜點頭:"是的."

"那麼,傅先生,請問您這是在對您的前妻致敬,還有表白嗎?"

話音落下,現場起了騷D動,一道道的目光像是通了電似的加熱了,比之前的更加熱烈,蘇湘被看得全身發熱,恨不得變成一只螞蟻,從地面縫隙鑽進去,同時,心跳也超速的跳動著.

致敬?

這兩個字她從來就沒想過.一直以來,她受到的都是他厭惡,看不起的眼神,什麼時候有過尊重?

他現在,卻在眾目睽睽之下點頭承認?

蘇湘在這邊亂糟糟的冷靜不下來,但是敏銳的記者可跟他不一樣.傅寒川那邊剛點頭承認,就有另外一個記者站起來發問道:"傅先生,之前因為卓雅夫人的不德手段,讓傅氏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攻擊,傅氏在公眾心目中的印象也低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那麼請問傅先生,您這個時候召開發布會,宣布建立殘疾人工廠,並且在這里給您的前妻表白,是為了傅氏挽回公眾形象所做的公關措施,重新樹立公司口碑嗎?"

"另外,由于卓雅夫人事件,造成傅先生您在傅氏的話語權急速下降,總裁位置易主,傅先生,您此舉是為重新奪回那個位置做准備嗎?"

尖銳的問題一下子將現場熱度降了下來,與之前的八卦問題引起的火熱場面相比,簡直是冰火兩重天.

而對蘇湘來說,她發熱的頭腦也一下子冷靜了下來,平靜的目光看向了傅寒川.

他失去了傅氏絕對的領導權,這一手筆,比起一句道歉聲明,無疑是最有誠意,最好的公關,傅氏的口碑得以保住,扭轉,那他在傅氏的那些人心中,形象也會跟著扭轉.

這麼說,這工地,這場發布會,包括她的到來,就又是一場精心策劃的利用?

蘇湘看著傅寒川,閉著眼吞了口唾沫,再睜開眼時,清明的眼眸靜靜的看著那個人.

台上,傅寒川看了眼蘇湘,開口說道:"我剛才已經說過,我做下這個計劃,是在去年的慈善晚會以後.而那個時候,關于卓雅夫人的事情並未爆出,所有人都不知道.而距離事發到現在,也就只有短短的幾天時間."

"在這短短的幾天時間里,要拿下這塊地,再走過這麼多道程序,哪怕是我傅寒川也不能夠做到的.我一直在做的是,盡快的讓這個計劃實施起來,讓工廠盡早建立起來,讓更多需要幫助的人能夠得到這個實惠."

"當然,選在這個時間點,我承認這會對傅氏有所助益.傅氏走到這一天,是傅氏所有員工一起努力出來的成果,不管是商業價值,還是社會價值,都是巨大的.傅氏如果繼續低迷,對企業對社會而言,造成的損失也將是巨大的.所以我希望傅氏能夠盡快走出這時期,因此,我也會盡我的每一分責任去減輕影響."

"我也希望,通過這間工廠,能為卓雅夫人減輕一些惡,同時得到一點幫助.我以前就因為自己的一葉障目而錯過了很多,我希望她能夠跟我一樣,能夠看到金子的閃光."

"至于我,我目前並沒有別的計劃.以前我的步伐太快,但現在我可以有時間靜下心來,做一些我以前沒有做過的事情,比如,挖掘會發光的金子."

說著,他掃了一眼蘇湘,台下的媒體也被他難得的幽默逗笑,剛才緊張的氣氛也跟著緩解了下來.

角落里,封輕揚手指遮著嘴唇,對著喬深小聲道:"他什麼時候會說甜言蜜語了?"

喬深摸了摸鼻子,他也覺得有些意外,不過,這也算是甜言蜜語嗎?

封輕揚看著他狐疑的眼神,無奈的搖了下頭,這個人常年跟在傅寒川那種四季冰山身邊,一板一眼的能好到哪里去……

又過了一段時間,記者問答環節結束,龐夫人捧著一張紅色封面的聘書走過來,傅寒川看向了蘇湘,拿起那張聘書道:"最後,我們會聘請蘇湘小姐作為扶蕊工廠的顧問,指導我們今後的工廠工作."

龐夫人適時接過話道:"請蘇小姐上台來接過聘書."

上篇:270 找……遙控器     下篇:272 不是利用,是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