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74 在一起了,就會看到別人的不容易  
   
274 在一起了,就會看到別人的不容易

g,更新快,無彈窗,!

明明是近在咫尺,卻感覺總也觸碰不到她的心,好像隔在兩人面前的是一道無形的牆,翻越不過去,也打不破的牆.

這種感覺又出來了,不……也許是從來都存在著,只是刻意忽略了,只是在告訴自己,那道牆他總會打破的.

祁令揚扯了下唇角,溫潤的眼中露出疲憊,卻還在對她溫柔笑著.蘇湘咬住了嘴唇,垂下眼皮,再也見不得他這樣受傷的表情.她絞著手指頭,跟他說對不起.

"呵……"祁令揚往後退了一步,唇畔扯出一抹苦笑,他望著她頭頂的發旋,低聲問道:"如果你們的婚姻關系已經解除了,就可以了嗎?"

蘇湘的指甲一緊,她回答不上來,喉嚨翻滾了下,祁令揚好像不指望她回答這個問題,接著道:"還是說,你的身體在本能的排斥我?"

"……"蘇湘一下一下的剝著手指甲,一次比一次用力,她不知道,她的心完全亂了.

祁令揚深吸了口氣,這些話,他埋在心里已久,想說又不敢說.他不喜歡逼她,只希望她能在他身邊快樂自在,他希望她可以享受這份快樂自在,不要再像過去那樣被束縛,可現在看來,束縛住她自己的,是她的心.

他望著她,薄唇開啟道:"如果……"

才發出了一個音節,他就停了下來,用力的握了下拳頭,用力的揉下臉,他笑了起來道:"算了,你能這樣相信我,就夠了."

她可以在他提出要求,不問任何的情況下就答應照做,有這份信任在,就夠了,至少不是什麼都沒有,有這樣進步的空間,他就覺得可以了……

他做了這句話後,沒再多說什麼,轉身進了廚房.他其實想說,如果是傅寒川,她也會這樣的排斥他的靠近嗎?

可這樣的話問出口了,他們還能繼續往前嗎?他怕前路後路都給埋了,怕她把自己的那份心的束縛也給掙脫了.

說起來,她束縛住自己,又何嘗不是對他有利?

他打開冰箱,拿了一瓶冰水喝下一大口,眼眸定定的瞧著前面的一堵牆,他不該再貪心的,只要她還在他身邊就好……

張媽帶著珍珠去上課,此時還沒有回來,整個湘園靜悄悄的,阿了也不說嘎嘎亂叫了,站在鳥籠里打盹睡覺.

蘇湘轉頭看著祁令揚的方向,心里有種刺痛的感覺.她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

賓館內,宴會才剛開始,作為主辦人的傅寒川在開場時說了幾句話後便找了個清淨角落獨自喝酒.

細細的玻璃腳夾在修長的手指間,透明的圓肚酒杯將他的掌紋印出來,粉色的掌心,一條條細細的紋路分明.他輕晃了下酒,紅色的酒液晃動了幾下就平靜了下來,看在別人的眼里,顯得無聊的很.

封輕揚走過來道:"怎麼,蘇湘不在就覺得沒滋沒味了?"她往四周看了一圈,"她人呢?"

傅寒川睨了她一眼,兩人碰了下酒杯,不想談這話題,他淡淡道:"那個李特,我不喜歡他."

封輕揚往李特那邊看了眼,說道:"我的男朋友,要你喜歡干嘛,你又不是我爸."

封輕揚也知道,今天李特的某些舉動惹惱了傅寒川,但他的那個圈子就是這樣.不想做某些權貴的玩偶,又要往上爬,不能做的太出格被人閑話,又要體現自己的價值,就只能做一些小手段,有時候男明星比起女明星還要不容易.

傅寒川一口酒含在嘴里,瞪了她一眼道:"這麼維護他,真心的?"

角落的花架上也擺著一盆春海棠,封輕揚碰了下柔軟花瓣,隨意道:"在一起了,就會看到別人的不容易."

就是因為知道了這些,她原當初的一些想法在改變.原來,她跟李特在一起,是打算避開封家安排的聯姻,思想保守的封家人也不喜歡娛樂圈的浮華,這便也激怒封家的那些男人們,最好不要再來管她,可一天天的相處下來,她的心也會動搖.

傅寒川原想諷刺一番,那笑卻凝在了臉上,肌肉緩緩的落了下來.

在一起了,就會看到別人的不容易……

蘇湘……

他捏了下手指頭,封輕揚彎腰打量著那盆花,正等著傅寒川說點什麼刺她一番,卻沒聽到他的任何動靜.她偏頭看過去,見男人靠牆,垂頭在想著什麼,手指慢慢的轉著酒杯.

她直起身來問道:"怎麼了,怎麼不說話了?"

傅寒川盯著手心酒杯,淡淡開口道:"她剛來的時候,不想看到她,覺得她憑什麼就成了我的人,從頭發絲到腳底下都覺得討厭."

"明明是她設計了我,憑什麼擺出受害人的臉."

"她什麼都不做,整天呆在房間里,她卻總擺出一副很累的樣子……"

他舉起酒杯,喝空了里面的紅酒,轉動著空杯不再說什麼,封輕揚看著他,拍拍他的手臂便離開了這角落.這個時候,不需要她說些什麼.

傅寒川自嘲的翹了下唇角,轉頭看向窗外.外面的天色依然還很明亮,陽光在玻璃上照出一個明晃晃的暈圈,一只不知名的鳥兒拍著翅膀劃過天空,一直往上沖,大概飛屋頂上去了.

是因為從來都沒站在她的立場去想,所以不覺得她有什麼,覺得自己委屈當了冤大頭.有時候看她被人嘲笑,被人看不起,他也不覺得有什麼,覺得她活該,是她貪心不擇手段得到的懲罰.

可什麼時候,自己的這些想法就變了呢?

也許,應了那句話:在一起了,就會看到別人的不容易.

每天看她戰戰兢兢的在傅家生活著,連呼吸都不敢用力,不敢走錯一步,發一點脾氣在別人眼里都會被無限放大.在那樣的情況下,對她來說,那只是一個不能自由呼吸的地方……

想到這里,他捏了捏額頭,煩悶的將酒杯擱在花架上,起身走了出去.

因為傅寒川沒有出來應酬,所以喬深不得不替他,他喝了不少酒,口袋里的手機一直在響,好不容易得了個空隙,他踉蹌著腳步走到洗手間,把胃里的酒液都吐了,這才舒服了一些.

手機斷了幾分鍾後又響了起來,喬深洗了把臉,掏出手機按了接聽,閔悅真的聲音傳過來:"喬深,你在哪兒?"

喬深扒了把頭發,語氣中還有些醉意,他看了眼鏡子中的自己回道:"賓館."

"你在忙?"

"什麼事?"

閔悅真微蹙了下眉毛,這個人說話怎麼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她道:"客戶送給我兩張話劇票,想問你有沒有空去看."

"再說吧."

閔悅真聽出來他的聲音不對勁,問道:"你是不是喝酒了?"

喬深沒回應,閔悅真道:"在哪兒,我過來接你."

喬深淡淡的扯了下唇角,說道:"不用了,我一會兒睡一覺就可以了,你工作吧."

"喬--"閔悅真還沒說完,電話就被掛斷了.她看了眼嘟嘟作響的手機,重重的吐了口氣只得作罷.

喬深喝了不少酒,在賓館開了間房就睡過去了,醒來時,天色已經很暗.這里是鄉下小鎮,不比市區的高樓大廈,睜開眼,從窗外看到的是一片星空,雖然不是很大的視野,這樣靜靜看著,倒也覺得有種靜謐的美.

察覺到房間里還有其他人,他微眯眼看過去,就見休息的沙發上模糊的有個人影,喬深馬上開了燈,室內大亮,閔悅真被燈光刺得抬手遮眼,模模糊糊的道:"你醒了嗎?"

她打了個哈欠,拎起蓋在身上的毛毯站起來:"醒了就起床吧,肚子好餓."她摸了摸肚皮,咕嚕嚕的響.

喬深擰眉瞧著她:"你怎麼來了?"

要找到他很簡單,發布會的動靜那麼大,她只要找個記者朋友就能夠打聽到.

閔悅真揉著酸痛的後脖子去洗漱間洗臉,說道:"干嘛說得好像不想看到我似的."她擦了把臉,從紙巾包里抽出紙巾擦干水珠,從包里搜出幾瓶護膚品贈品,拍水上眼霜塗乳液,精華液,一系列步驟做完了,回頭看到喬深抿著嘴唇,正站在門口淡淡看她.

他穿著一件白襯衣,胸口扣子松了兩顆露出一片結實肌肉,袖子挽到手肘,手指插在褲袋.

閔悅真上下掃了他一眼,對著鏡子上妝,說道:"這麼看我做什麼?"

喬深走進來,掬了一把水隨意的擦了擦,問她道:"怎麼進來的?"

閔悅真走到外面,再進來時手里拿著一支手機,屏幕上是兩人的合照,她給他看了眼就收起來了.只要她跟服務員說她是他的女朋友,再給她看這張照片,賓館的人就放她進來了.

她微眯了下眼,揪起喬深的衣領,湊到他面前道:"怎麼,你以為我會趁你不備,把你給吃了?"

喬深平靜的看她,一點慌亂都沒有,閔悅真覺得無趣就松了手指.

喬深扯了張紙巾隨便一擦臉就走出去了,閔悅真拎著乳液追出去:"你怎麼不擦臉呀,小鮮肉也是要護膚的."

外面套房內,喬深系上胸口紐扣,穿上了西服外套,淡漠著道:"把你東西收一下,回去了."

閔悅真站在那里瞧他幾秒,他仿佛看不到,打上領帶,換鞋,走到門口時,看到閔悅真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他道:"怎麼,你想住在這里?"

閔悅真拉下臉,一屁股坐在床尾道:"難得來一次小鎮,想在這里吃晚飯.如果你要回去的話,就回去好了,我一個人也可以."

喬深看了她一眼,開門,出去.

閔悅真掃了一眼關閉的房門,心里有股火在燒.兩人之間這樣不冷不熱的已經很久,她不知道這是怎麼了.

她哼了一聲,跳起來抓起包出去,關門聲很響.

到了大門口,喬深站在台階上,她慢吞吞的挪過去道:"不是要回去嗎?"

喬深走下台階,說道:"附近有一家農家樂,去那邊."

閔悅真對著他的背影皺了下鼻子,心里這才舒服了些.

農家樂只是店名帶了這三個字,並非在什麼人跡罕至的水塘或者山坳,就在街尾,全名老張農家樂,招牌上的彩燈都壞了,家少了一點,看過去像塚字.不過這家店的生意還不錯,店堂里幾張桌圓桌都坐滿了人,只有角落一張四人桌還空著.

閔悅真倒不是吃習慣酒店的人,只要對口味就可以.她翻了翻菜單,挑了幾個招牌菜,又要了一瓶椰汁.

"你要吃點什麼?"她將菜單交給喬深,喬深什麼都沒要就把菜單還給了服務台道:"就這些."

"好的,請稍等."

等服務員離開了,兩人也沒什麼話可說,往往是閔悅真看喬深時,他在看手機,她低頭看桌上紋路時,他在看她.整個晚餐下來,兩人也沒說上一句話.

夜色如墨,鄉下的風比起城市還要更涼一些.兩人往回走去向賓館取車,到了一半路時,閔悅真終于忍不住了.她倏地腳步一停,喬深走在她的身後,瞧著她的背影,看她停下來,腳步聲零落停下.

閔悅真轉過身,對著他道:"你在氣什麼?還能好好的嗎?"

喬深盯著她靜默了幾秒,往前幾步到她的跟前,居高臨下的對視著她的眼睛平靜說道:"你找我,又是為了什麼?"

閔悅真一怔,嘴唇微動了下道:"你什麼意思?"

喬深諷刺的冷哼了一聲,他道:"他應該看到今天的新聞了.心情不好時,你不是該去陪他的嗎?"他就只差說一句,他不想做別人的備胎.

轟的一聲,閔悅真只覺得腦袋里像是炸開了,整個人都燃了起來,從頭到腳的發熱.

她站在那里,皮質的包帶被她的手指捏到變形,她也不覺得疼.

她看著對面面色冰冷的男人,風吹過來,臉上的溫度降下些,她僵硬著脖子點了下頭:"好,我知道了."

說完,她轉身就走,步子邁開,快而大步.

喬深看著那道逃離似的身影,垂在身側的手指握緊了.他並非傻子,什麼都不知道.尤其在她醉後說的那個名字時,他便什麼都清楚了.

今天的新聞一出來,所有人都會看到.祁令揚人都找過來了,她擔心的人,只會是他.

她巴巴的跑過來這麼照顧他又是做什麼,也就那個人不需要她的時候,她才會來找他,整的她好像對他很好似的.

有時候,他會覺得對她有些愧疚.老板需要的時候,一個電話打過來,他就要中斷約會去忙工作,事後想想丟下她一個人,會覺得對不起她.

可她呢,她心里記掛著別人,這樣一想,似乎也沒必要多那麼個愧疚了.

但他這麼憤怒又是為了什麼,等到他意識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追趕上她,握住了她的手臂,面對著她那一雙睜紅了的眼睛.

他懲罰似的用力的握了一下,冷硬的道:"你知道什麼!呵,你什麼都知道……"

"閔悅真,老實說,你接近我,是不是還想著從我這里套到一點有用的消息去告訴他?畢竟你那麼愛他,是不是?"

"新聞發布會,我什麼都沒告訴你,他就快要失去蘇湘了,你是不是很心疼,想為他做點什麼?"

對著面前那一張猙獰激動的臉,閔悅真吃痛的皺起眉,她道:"喬深,你是不是還沒醉醒?"

話落,喬深的手指非但沒有一點放松,反而握得更緊了一些,牙關的肌肉鼓了起來.他道:"我很清醒,就是因為清醒,所以才想得這麼清楚!"

閔悅真笑了下,笑容苦澀.她道:"在你眼里,我需要這麼做?"

"那麼我問你,我可曾從你嘴里打聽過一句,關于傅寒川的動向?我有問過嗎,嗯?"

"喬深,我是個律師,知道什麼是界限!"她的手用力一甩,掙開他的鉗制,再度苦笑一次,她道,"我唯一做錯的是,我不該在忘不掉別人的時候,嘗試著另一段感情試圖來遺忘."

"我很抱歉,不該來撩你."

她對著他點了下頭,轉身跑開,經過了一個冬天蓄長的頭發在風中飄揚,一會兒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喬深怔怔的看著她消失了的方向,胸口悶悶的難受.他還是沒有得到那個答案,她沒有說,為什麼要來這兒.

小胡同里,喬深垂著腦袋慢慢往家里走進去.他在房門口站了下,回頭看到喬影的房間亮著燈,腳步一轉往她那兒走去.

喬影剛下班回到家,往廚房找吃的,一打開門就看到自己弟弟杵在她的房門口.

看到他頹廢的臉,她微愣了下道:"你怎麼這個樣子,失戀了?"

喬深苦笑笑:"還真讓你說對了."

喬影一點都不意外,一邊往小廚房那邊走,一邊說道:"以前,我愁你不願戀愛交女朋友,給你安排了那麼多的相親,等你交到女朋友了,看你這不懂事的樣子,我又在想,估計要分手."

喬深皺了下眉,喬影從鍋里端出熱著的飯菜,看了他一眼道:"你別皺眉."

她另外拿了一只乾淨的碗,分出一半米飯裝在碗里,遞給他一雙筷子道:"這些年,是我拖累你.抱歉,不該笑話你.但如果你真的喜歡她的話,應該去把她追回來."

曾經,她把前塵往事忘得一干二淨,過得沒心沒肺,以為他喜歡自由不願結婚,卻是他守護在她的身邊這麼多年,都已經是大男人一個了,連一次戀愛都沒談過.

喬深扒了口米飯沒吭聲,但是喬影看得出來他心不在焉.

她道:"喬深,我知道你拼命工作,拼命往上爬,是為了我,希望能夠給我最大的保護,也保護我們這個家.但我可以的,你有你自己的人生.那個律師,其實她人很好,照顧你,最重要的是,她教會我弟弟怎麼戀愛了."

喬影給他夾了一片牛肉片,對著他笑了笑.

……

回到房間,喬深洗了澡,癱躺在床上,不想動,也什麼都不想去想,可睜開眼閉上眼,腦子里全是她的身影.

她委屈控訴的眼神,還有最後的無奈釋然……

像是踩到了空處整個人往下沉,心髒猛地抽了下,他倏地坐起身,轉頭看著漆黑的窗外.

"我不該在忘不掉別人的時候,嘗試著另一段感情試圖來遺忘……"

他的喉結上下翻滾了下,釋然……那個女人,不打算再掙紮下去了嗎?不想忘記那個人了嗎?

心髒咚咚的跳起來,在胸腔劇烈的鼓動著,似乎在自發的抗拒這個可能.他忽的跳下床,大步走到門口,擰開門把的時候,低頭看到身上穿著的睡衣,又轉身快速的換了套衣服,匆匆的出去了.

汽車在馬路上開很快,他知道那個女人的公寓,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那里.

他拼命的按門鈴,門鈴聲一直在響,響了很久,沒人來開門,他失去了耐心,改拍門板,這麼大的動靜,她不可能還睡得著.

然而並沒有人來開門,倒是對門的住戶出來了,對著他不高興的道:"人沒回來,你不會打電話嗎?"

喬深摸了下手機,那個女人,還願意接他的電話嗎?

他去了閔悅真的律師事務所,這個時間,整層樓的燈都關了,黑漆漆的一片.喬深站在她的辦公樓下,仰望著那一層,腦子里閃過每一個她可能去的地方.

也許,這個時候她已經找了祁令揚,兩個情緒不佳的人又一起喝酒去了吧.

喬深轉過身,失望的打開車門,看到零錢格子里隨便塞著的一張電影票,他捏起那張票根看了看,眼睛驀地一亮,電影院?

閔悅真挑了一部懸疑恐怖片,緊湊的劇情配上驚悚的畫面,全程燒腦又刺激,只有這樣的時候,她才不會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隔壁坐的女生每次在驚悚畫面出來的時候就嚇得尖叫往旁邊男友懷里躲,最後干脆兩個人擠到一張座中去了,閔悅真掃了他們一眼,面無表情的的繼續對著大屏幕看.

過了會兒,隔壁那張座位沉了下,閔悅真以為那姑娘又坐回來了,也沒太在意,拿起可樂喝了一口便放回扶手的凹槽內.有人拿了那瓶可樂,喝了一口放了回去.

上篇:273 好好說話,干嘛動手動腳,煩死了     下篇:275 陳列櫃上的紅色高跟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