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275 陳列櫃上的紅色高跟鞋  
   
275 陳列櫃上的紅色高跟鞋

g,更新快,無彈窗,!

有沒有搞錯,閔悅真盯著那瓶可樂,這也能拿錯?

她心情惡劣,轉頭看過去正要發作,熒幕的光忽然暗下來,她眼前一黑,不得不眯起眼睛,卻看到能見度極低的光線中,那一雙明亮的眼.

男人側著頭,雙眸一直的瞧著她,不喜不怒.

閔悅真翕動了下嘴唇,搭在扶手上的手指抓了下,大熒幕上又現鬼腳印,引起一陣驚呼,她轉頭看了眼,正好看到銀幕上一張鬼臉探出來,可她什麼心思都沒了,拿起那瓶可樂起身.

經過那對情侶的時候,因為那女的坐在男人腿上,通道變得十分窄小,而且嚴重干擾了剛才她看電影的心情,所以閔悅真走過去時,非常不小心的踩了下男人的腳,他嗷的痛呼了聲反射性的縮腳,還來不及叫罵,又一個人走了過去,那個踩了他的人已經走遠了,只得自己在那罵罵咧咧.

一直走到電影廳外,大堂的明亮燈光有種讓人豁然開朗的感覺.閔悅真將可樂丟到垃圾桶,轉身看向身後的男人道:"你怎麼找到我的?"

電影院有十幾個放映廳,又分2D,3D的,IMAX的,不會是一個個放映廳找過來吧?

喬深掏出一把票根,這個時間段還在上映的所有電影都在他手里.閔悅真看了眼,還真的是……好吧.

她抱起了手臂看他:"所以呢?"

喬深看著她道:"我想跟你談談."

閔悅真一臉平淡,說道:"該說的,不是都已經說清楚了嗎?"她不覺得還有什麼可說的.就這樣分手挺好的,她不用愧疚糾結,他也好開始新的生活.

臨近下一場電影的上映時間,大廳里的人又多了起來,喬深抬頭看了眼不遠處的自動售票機,目光落在她的臉上說道:"撩了我就跑,可你有問過我嗎?"

閔悅真愣了下,垂下手來,她看著對面的男人,縱然一向覺得自己伶牙俐齒,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該怎麼回他.

是她惹了他,可是,他不是不高興了嗎?既然愛深不及心底,她也醒悟了,不想再耽擱人家.

電影結束,放映廳的人出來,周圍人來來往往,看著這對擋在中間的男女.閔悅真左右看了眼,她不想被人圍觀,說道:"你先跟我來."

到了電影院旁邊的一家咖啡廳,閔悅真要了咖啡跟蛋糕,喬深准備掏出手機刷單,閔悅真將他的手機壓了壓,讓店員刷自己的付款碼.喬深看了她一眼,手機收回口袋.

咖啡跟蛋糕都是打包帶走,閔悅真拎著打包帶,一直走到自己的停車處.她將咖啡跟蛋糕都拿出來,放在車前蓋子上,夜風涼涼,將她的頭發吹得凌亂.

她也沒管她的形象,輕舔了下唇,下巴往咖啡那邊抬了下,吐了口氣,像是下定了決心道:"傷害到你的感情,不知道怎麼讓你咽下這口氣,咖啡蛋糕隨便你潑隨便你砸."

"如果你要精神賠償--"

她的理性思維讓她按照她處理民事糾紛時的經驗來處理,可是話才到一半,車頂上的咖啡被人拿起,她盯著他手里握著的咖啡杯,她說話慢了下來,吶吶道:"如果你要精神賠償,我可以給……"

八十度的咖啡,如果潑臉上會造成幾級燒傷?

喬深偏頭看了眼咖啡,勾唇冷笑了下,往前走了一步,閔悅真心里還是怕的.年輕人,感情受到挫折這麼沉不住氣的嗎?算了算了,她自己找的.

就見他抬起另一只手,揭開了咖啡蓋子,她吞了口口水,還是忍不住的往後挪了一小步.

他的手一歪,紙杯傾斜,褐色的咖啡嘩啦啦的倒出來,濺落在地上,空氣里彌漫起一股濃郁的咖啡香氣.

閔悅真愣愣的看他:"喬深,你……"

喬深揚起手,那空了的杯子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穩穩的落在一輛路邊停放的垃圾車中.

閔悅真看著那杯子安然落入,再轉過頭來時,他已經走到她的面前,大手扣在她的後腦袋,嘴唇落下,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肩膀,見她推到車邊順勢一壓,將她抵住,唇舌交戰,閔悅真又驚又慌,睜大眼睛看著他.

他也睜著眼,兩個人接吻像打仗,嘴唇的刺痛讓閔悅真從驚愕中回過神來,好吧,當初是她這樣撩了他,就這樣結束,就當還債.

她閉上眼,接受他的索吻,他卻松開了她,手臂撐在車頂,依然將她置身在車門與他的胸膛之間,那雙明亮的眼就那麼直接的望著她.

這樣的姿勢,從男女雙方來看,會讓女人覺得有種危險感脅迫感,可閔悅真對著面前的大男孩,又有種深深的愧責感.

她咬了咬唇,垂下眼皮道:"可以了嗎?"

喬深盯著她,清冷著嗓音道:"閔悅真,告訴我答案."

"嗯?"她抬頭,什麼答案?

"告訴我,你跑到鄉下,又在賓館陪了我一下午,為了什麼?"

閔悅真從他的眼里看到了一點希冀,一點的不甘心,她捏了捏汗濕的手指,干啞的聲音道:"你不是知道了嗎?"

"他不需要我的安慰,我便來找你.你不是都猜到了嗎?"

砰的一聲巨響在她的耳邊響起,閔悅真嚇得瑟縮了下:"喬深!"

他的濃眉擰在了一塊兒,憤怒的目光中透著受傷,可她不想再繼續傷他下去,狠狠心說下去:"對不起……"

她側開腦袋,望著遠處,喉嚨上下滾動了下,她讓自己保持著冷靜繼續說道:"我的律師事務所,原本在鳳城,你覺得,我為什麼要跑到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他的公司與我的事務所有合作,我是他公司的代理律師,北城的發展空間更大,這里是很多人的淘金夢,我這麼告訴自己.可也無法否認,我無法從他身上挪開目光."

"他的事情,我知道一點,所以他與蘇湘好,我便為他高興.我希望他們能夠早日開花結果,這樣我也好死心."

"蘇湘與傅寒川牽扯不清,我便為他揪心.我知道自己不該摻和進去了,所以我想讓自己試著放下……所以我……"她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所以才與他交往起來.

"但每當知道他難過的時候,我便不由自主……"

"我從不怪你約會不專心,不懂得哄女孩,因為比起這個,我對你更覺虧心……"

"不是因為比你年長想要對你好,而是因為覺得對不起想對你更好……"

"夠了!"男人低啞的粗吼喝止她,她的語調平穩,在他聽來卻如刀割,每下一刀,便讓他厭惡她一分.如果情絲有萬縷,她是在刀刀割斷,可即使是這樣,他還是想要網著她.

喬深看著她皎潔的側臉,手指一根根的蜷曲起來,彼時不覺得有多喜歡,此時覺得心里疼了,才發現已經陷入進去了.

"喬深,真的很對不起……"她不知道該說多少的對不起,才能彌補過來.

感情經不得當成游戲,也不是誰可以當成替代,她錯的離譜.

喬深咬著牙,寬厚的肩背微微顫抖,他道:"我不需要你的對不起,要麼永不相見,要麼為這段感情負責,你自己選."

……

半山別墅.

偌大的豪宅,裝修以黑白為主,點綴的也只是幾盆綠植,顯得冷清,所以屋子里忽然多了一雙紅色高跟鞋就多了一抹亮色.

那雙高跟鞋就放在陳列櫃上,跟那些昂貴的藝術品放在一起,特別顯眼.宋媽媽沒事打掃屋子,擦到那雙鞋的時候就覺得奇怪,傅先生干嘛買一雙鞋放在這兒?

她一個老媽子不懂,拿鞋的時候小心翼翼的.前些時間有個新聞,說一雙高跟鞋價值一個多億,也不知道那些人怎麼想的.

宋媽媽拎起鞋看看鞋底,左看右看也沒見到鑲金鑲鑽的,而且傅先生也不是喜歡女性化的東西,不然家里怎麼會是這種裝修風格?對這雙詭異的鞋,她只覺得匪夷所思.

莫非同跟裴羨兩個人過來參觀豪宅順便吃飯,宋媽媽看到他倆,詢問道:"莫先生,裴先生,你們見過的世面多,給我說說,這鞋什麼來頭?"

莫非同瞧了眼那鞋愣了下,他看了眼櫃子上放著的另一只鞋,紅色的?總不見得傅寒川買來擺風水的吧?

裴羨看到那雙鞋子,唇角微彎了下道:"傅寒川什麼都沒說嗎?"

宋媽媽搖搖頭,莫非同將鞋子拎起來也覺得好奇,裴羨道:"他什麼時候放這兒的?"

宋媽媽想了下道:"早上起來看到的."她還覺得奇怪,怎麼突然多了雙鞋.

裴羨瞧了眼莫非同,勾唇一笑,手指抄在口袋里說道:"你還是把鞋放回去吧,你碰不得."

莫非同斜了他一眼,憑什麼他就不能碰了?

宋媽媽一聽說不能碰,馬上把鞋放回去了,甚至不敢讓傅寒川知道她拿了鞋,說道:"我去給你們倒水,傅先生在樓上書房."說著就往廚房走過去,腳步很快.

裴羨往樓梯那邊走,說道:"這個尺寸的鞋,你覺得誰能穿?"

紅色高跟鞋,三十四碼,小巧玲瓏,這麼小的腳,還能是哪個?

莫非同微揚了下眉毛,訕訕把鞋放回去,心說道:傅寒川這個變態,越來越惡心了.

他跟著往樓梯上走,傅寒川的書房在二樓,走廊盡頭的那一間就是.推開門,傅寒川本人正坐在辦公桌前辦公,自從董事會以後,他偶爾去傅氏露個面,所有的事務在這邊整理解決.

對于進來的兩人,傅寒川沒有表現出太大的表情波動,只抬頭看了他們一眼便繼續的看著電腦,在鍵盤上敲打幾下.

裴羨繞到他的辦公桌後看了眼,桌上擺了三台電腦,一台是傅氏的股價圖,另一台是工廠的設計圖,還有一台是他正在用的,他在跟什麼人聯系.

"宴孤?南星公司的總裁?"裴羨看到這個名字,微揚了下眉毛,有些感興趣的彎下腰來細看,莫非同也走了過去,看了眼後說道:"怎麼,擔心你不在傅氏的這段時間,傅氏的地位被南星公司超越?"

在南城,常家已經被霍家取代了,傅氏負面纏身,要是再沒有行之有效的解決,不多時,傅家也會跟常家一樣.

傅寒川偏頭看向莫非同道:"你沒有從蘇湘嘴里聽說過這個人?"

莫非同道:"知道一點,不過她對那位宴霖更感興趣."具體的他也不清楚,應該說,對這兩個人,誰都摸不清他們的底細.

但是從目前北城的局勢來看,這姓宴的也想渾水摸魚,趁著形勢不明成為北城第一.而且目前來看,這是最有可能的.

他道:"說起來,這宴霖,好像跟你父親有點關系."

枕園是個神秘的地方,莫非同又恰好有些道上關系,聽說傅正南也是那里的貴賓.

傅寒川微蹙了下眉道:"這我知道."他們合作過錦園項目,而且還是幾年前的事兒.他現在就想知道,蘇湘到底在查什麼,為什麼她一聽說關于那邊的消息,就跟著祁令揚走了.

那邊,指的應該就是宴家父子……

傅寒川瞧著莫非同,目光微動,莫非同被他這樣的眼神看得發憷,拍了拍手肘衣服走到沙發坐下,說道:"你當著全世界的面對她說那樣的話,效果看起來也不怎麼樣."

昨天的新聞發布會他也看了,聽起來都雞皮疙瘩掉一地.

傅寒川,簡直是改頭換面,脫胎換骨,重新做人!

以前,他什麼時候說過那種話,對蘇湘那是什麼態度?卻在新聞發布會上,不嫌肉麻的對蘇湘公開告白,驚得他差點把IPAD掉池塘里去了.

不過蘇湘還不是沒有收他的鞋子,哼……

"不過你沒事送她鞋子做什麼?"雖然覺得他現在有點變態,這個答案他還是想知道的.

傅寒川一想到那雙鞋,眉頭蹙了下:"你在哪兒看到的?"

他回來時,隨手把鞋子放鞋櫃了,那女人走的時候沒帶走,他就給帶回來了.

裴羨往樓下指了指道:"客廳的陳列櫃,你今天還沒下樓嗎?"

傅寒川昨天回家情緒不好,在書房呆了很久,早上宋媽送過來的早餐,他一直在這邊處理公事,盯著發布會後的後續影響.昨天新聞發布會後,今天的新聞主題還是關于殘疾人工廠的,以及他與蘇湘兩人的那些答記者問,另外,就是那個李特蹭來的熱度.看在封輕揚的面子上,他也就不跟那個男星計較了.

傅寒川微皺了下眉毛,大概是傅贏干的,臭小子現在越發沒大沒小,回頭再收拾他.

他沒回裴羨,只道:"家里隨便逛,隨便參觀,一會兒宋媽做好飯就下去吃飯."

裴羨跟莫非同對視一眼,笑了下道:"傅少害羞什麼,都對著全世界向太太致敬表白了,一雙鞋算什麼."

他拍了下莫非同的肩膀,兩人勾肩搭背的先去參觀豪宅,走到門口的時候,他腳步頓了下,轉頭看向傅寒川:"對了,你搬新家,不是應該擺喬遷酒的嗎?"

"嗯,鑒于你現在有點落魄,不用太破費,請幾個親密的人一起吃一頓就可以了."

他扯著唇角笑,能不能get到他拋出的點,就看傅寒川能不能心神領會了.莫非同對著天花板翻了個白眼,硬拉著裴羨走了.

傅寒川對著電腦,身體往後靠在椅背,唇角微彎了下,倒是個不錯的主意.

這時,郵箱顯示多了一份新郵件,看到發件人,他的目光一凜,與上一秒放松時的狀態全然不同.他點開郵件閱讀,臉色沉了下來.

郵件中包含了一張墓地照片,墓碑上卻沒有名字.郵件上的消息說,這座墳墓出現在七年前,宴霖每年會去看望,今年春節的時候,他重返馬來西亞也曾去過那里.此外,還有一個老婦人住在那里,並且時常去探望,好像那個墳墓里的人,對她很重要.

一個沒有名字的墳墓?

他將照片放大,上面刻著時間.

七年前?

他腦中飛快的閃過一個念頭,渾身一震又覺得不可能,難道是巧合嗎?

不管怎麼樣,得到這樣一條線索他便要一探究竟.他拿起手機給喬深打了個電話,響了幾聲就被接起:"明天,飛吉隆坡."

聽到這樣的指示,喬深就知道該要訂機票,並且准備收拾行李了,不過好端端的去馬來做什麼?新聞發布會結束,正是要收集大眾反應的時候,這時候出去合適嗎?

他不確定的問道:"傅先生?"

傅寒川捏著指骨,很確定的道:"訂機票,只在那邊停留一日."

第二天,一架飛往吉隆坡的飛機起飛,但不湊巧的是人算不如天算,這一趟飛行,他沒有拜訪到那位老婦人.但他也沒有馬上飛回來,在馬來索性小住了幾日,正好給某些人一些假象.

……

發布會結束後,城郊地塊便有施工隊入駐開工,每天都塵土飛揚.

也不知道是不是起了作用,投資者的信心開始恢複,傅氏的股價開始回升,一些中斷的合作案也重新啟動了,然而傅正康並沒有恢複傅寒川的職務,也沒有給他安排任何工作崗位.

而傅寒川也好像並不著急,就如他在發布會上答記者問的那樣,工作重心放在了那家工廠上,對傅氏的運作不聞不問.聽說他去了馬來西亞,在那邊調研尋找優質水果商.

此時,傅正康咬著煙斗坐在皮椅上,臉頰到脖子都是紅的,氣息間有著一股濃郁酒氣,他微眯著眼看著電腦顯示器,不知在想著什麼.

陸薇琪一進入書房就聞到一股濃重煙味,皺了下眉走到窗邊打開窗戶散氣味.

她道:"不去歇著,怎麼這副表情?"她看了眼電腦,上面是加拿大公司的財務報表.

陸薇琪不懂商業操作,但是因為傅寒川那場新聞發布會而起的新聞讓她意識到了危機感,提醒說道:"Kong,傅寒川聯合了那個啞巴建那什麼殘疾人工廠,看起來反應很好.董事會的那些人會不會回心轉意?"

再怎麼說,傅正南父子跟董事會相處的時間更長,他們只是收買了幾個董事,利用了機會煽風點火才讓他們出局,若傅寒川後發先至,這位置坐的也不穩.

傅正康瞧了她一眼,眉心皺了皺,他正是在為此事煩心.今晚的酒會,不少人提到了傅寒川的此次行動,那幾個大佬對他的應變能力表示非常贊賞.

建工廠,代價雖然很大,但是他的姿態誠懇,讓卓雅夫人的負面影響降低不少,也讓挽回了在公眾面前的形象.再者,那工廠也不是全然的賠本買賣,只要做的好,他還由此多了一條產業鏈.

傅正康摘下煙斗,手指抵著額頭道:"傅寒川這小子,心思比他老子還深吶……"

傅正南高高在上,手腕狠辣,但比起他,傅寒川更做到了能屈能伸,不顧身份臉面,在記者發布會上那種話都能說出來了,向一個啞巴屈服……

呵呵,他冷笑了下,這真是出人意料.

陸薇琪抿了下嘴唇,手指捏了捏,傅寒川是什麼樣的人,連她也說不清楚了.當初,她自信滿滿回來,身上榮耀與寵愛于一身,可他看都不看一眼,卻對那個啞巴動了心.

在發布會上說出那種話,他的自尊驕傲,都不要了嗎?

陸薇琪不敢在傅正康面前表現的太明顯,不屑說道:"傅寒川比起傅正南,可要狡猾的多.傅正南不肯承認一個啞巴做兒媳覺得丟臉,只會往外趕垃圾,但是傅寒川懂得廢物利用,為了重回傅氏,在公眾面前說幾句服軟的話又算什麼."

傅正康瞥了她一眼,聽到她那怨憤的語氣,他握住她的手指捏了捏:"廢物利用?嗯,你這個說法倒是不錯."說到底,傅寒川還是利用了那個啞巴,才能打個翻身仗.

不過他奇怪的就是,那個啞巴被傷成那樣了,怎麼還能甘心被傅寒川利用?心里一點都不介意?

他的手背慢慢在陸薇琪臉上摩挲,享受她那滑膩的觸感,慢慢說道:"那麼如果那個啞巴跟傅寒川翻臉……"他看著陸薇琪,"你有什麼好點子?"

上篇:274 在一起了,就會看到別人的不容易     下篇:276 我喜歡皮膚白的女人